番外5——128和綠豆的邂逅愛情

 

叮!

【公告】:草率小組完成蒼茫山任務,升級到LV7。

【公告】:隊伍——128與綠豆,完成踏破紅塵任務,同居模式正式開啟。

 

同居模式可以說是風雲OL與時俱進的典範,在這個“好基友”詞彙盛行的時代,風雲OL首開先河,設置了踏破紅塵任務,要求不管是同性的玩家還是異性的玩家,只要完成這個任務,就可以開啟同居模式,得到月老的祝福,最終有情人終成眷屬。

自從這個任務上線,朴有天和金俊秀就跟打了雞血一樣,放棄了重新開小號的決定,沒日沒夜的做任務,從一線地圖過關斬將的殺到十線地圖,又是畫畫,又是猜謎,偶爾還要被扔到鳥不拉屎的偏僻角落裡考驗默契,活生生的折騰了一個多月,總算成為了風雲OL的第一對同性戀人玩家。

 

『世界』【喵喵水水】:

筒子們,特大新聞!!!!!

 

『世界』【一隻貓的孤單】:

老記者,你不會是想說草率小組竟然完成了蒼茫山任務吧。

 

『世界』【喵喵水水】:

口胡!你才老記者,你全家都是老記者,我永遠十八歲!!!

還有,我想說的是,你們看見公告沒,同居模式開啟了喂,風雲好高端啊。

 

『世界』【一隻狗的寂寞】:

這個其實是草率小組很高端吧,我們也組隊做過這個任務,死的那叫一個衣衫襤褸,遍體鱗傷。

 

『世界』【一隻貓的孤單】:

我還五馬分屍呢,你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吧。

 

『世界』【新人弱弱】:

新人弱弱求問,這個草率小組的成員都是誰啊,這麼牛X。

 

『世界』【紅酒煮兔子】:

圍觀新人。

 

『世界』【午夜摸胸黨】:

圍觀新人+1。

 

『世界』【超人掛倒檔】:

圍觀新人+2。

 

『世界』【喵喵水水】:

‥‥‥

你們欺負新人幹毛線。

 

『世界』【新人弱弱】:

滿地打滾【噴淚

 

『世界』【俠骨英雄】:

那都是我老大們,得瑟,傳說中的人物啊,O(∩_∩)O哈哈哈~

 

『世界』【喵喵水水】:

下面是科普貼:

【草率小組】:

風雲OL排名第一的隊伍,LV7

成員:即墨,滿級劍術師

         是金花不是菊花,滿級醫仙

         幫寶適,滿級牧師

         鬼見愁,轉職,滿級咒術師

         胖哥哥是婦女之友,滿級戰士

         四五六八我是七,滿級戰士

         老紙屁股是D cup,轉職,滿級藥師

         泉水叮咚,滿級法師

         不離不棄,滿級戰士

 

『世界』【新人弱弱】:

天啊,天啊,這個隊伍要逆天啊,即墨大神是隊長?!

 

『世界』【喵喵水水】:

是的,全服唯一一個滿級的隊伍,所向披靡中。

 

『世界』【新人弱弱】:

這得玩了多長時間了啊?!(驚恐)

那那個128和綠豆隊伍又是誰?!

 

『世界』【喵喵水水】:

望天,我來的時候即墨就已經是大神了,只是那個時候是金花不是菊花還是菜鳥一枚,保守估計十年以上了吧。

128和綠豆隊伍的成員是草率小組裡的幫寶適和屁股,都是神級的人物啊。

 

『世界』【新人弱弱】:

好羡慕!!!!

我也想知道他們過去的事情。

 

‥‥‥‥

 

世界上頓時掀起一陣懷舊加崇拜風,曾經發生的事情全都被玩家翻了出來,一樁樁一件件都充滿了傳奇色彩,引得眾多新人唏噓不已,叫嚷著想要穿越回那個最初的時代。

 

 

 

KTV裡,在中笑瞇瞇的讀完最後一條消息,風雲OL年年有改進,現在的手機用戶端已經強大到可以開啟一些小型的戰鬥,這也是為什麼有天和俊秀的任務可以做得這麼快的原因之一。

「恩康康,竟然有人覺得在中哥是大神,唉呀媽呀,笑死我了。」金俊秀拍著大腿狂笑,邊上的有天一臉糾結。

「俊秀,咱能好好說話,不拍大腿嗎?」

「為啥?」

「‥‥因為你拍的是我的大腿!」

「喵哈哈哈!!!」小白菜被逗得大笑,栽倒在大神的懷裡,就差抱著腦袋滿地打滾了,「有天,俊秀的意思是,你倆不分彼此。」

「是啊,就是菊花可以共用,黃瓜可以共用。」泉水叮咚語出驚人,明明已經是有名的建築師,但是依舊咋呼的跟個路邊賣地瓜的頭巾大娘一樣。

「噗~~~~,泉水,你能不要說的跟早餐一樣嗎?」在中一口水噴出來。

尼瑪啊!!

又是菊花又是黃瓜,都能做一碗打滷麵了,喂!!

 

「各位,我來遲了。」包廂的門被推開,踩著大高跟兒的不離不棄拖著大行李箱走進來,這些年,這個女人在國際上的名氣愈發的響亮,甚至創立了自己的服裝品牌,天南地北的飛,留下泉水叮咚一人兒沒事就寂寞的四處串門兒。

「呦,大名人遲到了。」俊秀太太腳丫子算是打招呼,被泉水叮咚用墊子猛烈攻擊。

「我都算遲到,那還在後面晃蕩的沈教授算什麼。」不離不棄一進門,御姐范兒頓無,甩了高跟鞋,逮誰想親誰。

「他是叫獸,獸都跑的比較慢。」

啊喂!!

 

一轉眼已經過去了近十年的時間,當年那群恨不得把自己當成容嬤嬤的囂張的禍害們終於慢慢的沉澱成了令妃娘娘,雖然私下見面的時候還是好像一群花果山放出來的猴子,讓人想一巴掌推進水簾洞裡淹死完事兒。

果然是禍害活千年啊!

大神和他的感情穩定,年前在國外辦了證,請了二三好友辦了酒席,買了市中心的新房,大神升了台長,他也接了主任的班。

泉水和不離不棄事業有成,出櫃之後還在和家裡做拉鋸戰,平時沒事就一偷拍其他人的生活為樂趣。

大七結婚後完全秉承了21世紀新好男人的標準,只要去麵館,就能看見大七的身影,雖然,他總是在吃麵。

有天和俊秀的家人因為有他和大神的例子在先,倒是很容易的接受了他們的戀情,雖然說俊秀還是很糾結到底是足球是他老婆,還是要有天是他老公這個問題。

就連最不靠譜的胖子也成了每天朝九晚五送女兒上學的好爸爸,沒事兒帶著媳婦秀恩愛。

昌珉小同學是隊伍裡唯一一個單身的人,研究生畢業後又讀了博士,然後讓人跌破眼鏡的是,這孩子竟然選擇留校當了個老師,據說是因為T綜大的蛋包飯太好吃了,所以不願意走(喂= =?!)

可是,即使這樣,他們對於風雲的執念依舊,每晚固定上線聚會,從一線地圖一路追到十線地圖,成了遊戲裡不二的傳說。

 

「尼瑪,累死姐了,每天裝笑臉真痛苦,」不離不棄脫了襪子摳腳丫子,嘴裡還不忘了問,「我說,朴小二和屁股,你倆那隊伍名是咋回事?」

「我看你天天對著泉水笑的挺開心的啊。」胖子吐槽。

「那能一樣嗎?」不離不棄斜了他一眼,「那是我媳婦,我就不信你天天都跟你的女病人說我愛你,你以為普天之下皆你媳婦啊。」

‥‥‥‥

口胡!不離不棄這嘴就跟喝了千年鶴頂紅一樣,一出口秒殺一片。

「這個名字是昌珉起的。」俊秀打了個飽嗝,把有天的腦袋當皮球拍。

劈裡啪啦,劈裡啪啦‥‥

「昌珉起的?!」

「是啊,」俊秀繼續笑,「不過他沒說為什麼,就說這是很有營養的名字。」

很有營養?!

這娃以為自己是道菜嗎?!

「還是我來解釋吧,」最近越長越高的好像電線杆兒的昌珉低著腦袋進來,嘴角有掩飾不住的笑意,「128和綠豆就是王八看綠豆啊,對眼了唄。」

128=王八?!

十二八?!

合著這貨在玩拼字啊,難為俊秀還在這喜滋滋的以為自己的名字很營養?!

不過,這個王八燉綠豆湯搞不好也挺滋補的喂!

在中囧囧有神的幻想,自己忍不住的笑。

 

「不過,話說,俊秀你是怎麼和有天勾搭上的啊?」

「此事,說來那話就長了,」朴有天搖頭晃腦,表情中痛苦和歡快交雜,「你們要聽嗎?」

「你要是不想說,我們可以選擇讓俊秀說。」一進來就猛吃的昌珉挑眉。

噗~~~~~~

讓俊秀這貨說這個故事,估計一直到明天早上他們都找不到重點在哪裡,能把葫蘆娃最後講到白雪公主上的,他一定是天下獨一份兒。

 

=====================================

 

「允浩,你為什麼不找那個胖子和大個兒,要找俊秀出來見面?」朴有天萬分好奇的看鄭老大打完電話。

聽說那個金俊秀同學的糊塗程度絕對不下於他哥,最近聊天的時候他深刻地發現了這個問題,對於一個一心想要去買一個D cup的BAR用來測測自己的屁股的孩子,他深表‥‥佩服。

「你為什麼不勾搭胖子和大個兒,要招惹俊秀?」大神淡淡反問。

「因為‥‥」

朴有天囧,他為什麼要勾搭一個肥頭大耳的胖子和一個滿臉鬍子的大傻個兒,他又不是孫悟空,也不是唐僧,幹嘛要帶著八戒和沙僧?!

「你跟我一起去。」大神頒佈聖旨。

「為毛?!」

「把對方的人發展成自己的這邊的比較有利。」沈昌珉默默亂入,默默爬走。

所以,他朴有天這次是飾演一個深入敵營,還要把對方勾搭過來的正面人物嗎?!

艾瑪,太感人了!!

「沒問題,包拯完成任務。」

「是保證,不是包拯,你以為你腦袋上睡出個紅印子,就能當成月亮啊。」沈昌珉麵包渣子噴了一牆,也噴碎了有天正義的心靈。

 

次日一早

朴有天穿的人模狗樣,咳咳,穿的一本正經的和大神坐在學校邊的咖啡廳裡等著目標任務的出現。

「允浩,我有點‥‥緊張。」

「廁所在那邊。」

「‥‥不是,我是說我肚子疼,能不能先走。」

「隔壁有超市。」

「什麼?」

「裡面有賣用品的。」

用品?!

他不會說的是,女生用品吧?!

摔!他不是大姨媽來了好不好,他要是有那功能早就把自己弄出去展覽了!!

「哎呦,這門怎麼亂轉啊,」門口傳來男生沙啞的聲音以及撞到門上的一聲巨響,「好疼!!」

這年頭,竟然有人會逆著旋轉門走?!

朴有天偷笑,然後看著撞在門上的男孩子東張西望的四處亂看,最後徑直朝他們走來。

艾瑪,這不是金俊秀嗎?

那雙可愛的蝌蚪眼以及特有的穿衣風格讓人一眼就能認得出來,更別說他手上抱著的那個髒兮兮的足球,以及帶著一個碩大無比的腳印的藍色球衣。

「俊秀這裡。」朴有天揮手示意。

「恩康康,你們來的好早啊,」大大咧咧的坐下的男孩子隨手拿起朴有天面前的水杯一飲而盡,然後豪邁的一抹嘴,「我剛去踢球了。」

「看得出來,」朴有天指著一直沒有說話的大神介紹道,「這是鄭允浩,就是即墨,我是‥‥」

「嗷嗷嗷,即墨大神!!!」金俊秀彈簧一樣跳起來,想要握手,看了眼自己黑黢黢的爪子笑著在衣服上擦擦,又飛速的伸出去。

俊秀同學,你不覺得你的衣服比你的爪子還髒嗎?!、

「對了,不是說幫寶適也來嗎?」

「咳咳,」終於說到他了,有天站起來一臉王子范兒的開口,拽了句有文化的,「正是在下。」

然後‥‥

金俊秀一臉莫名的低頭看了看桌底下,茫然地問:「在哪?下面沒有。」

O(╯□╰)o

是誰說的,金俊秀和金在中是醫學院兩大高材生的?!

「幫寶適就是俺,」朴有天挫敗,頗有些傻氣的回答,「很高興見到你。」

「原來你就是幫寶適啊,長得也不像尿不濕啊?」

‥‥是誰說起什麼名字就要像什麼啊?!

小白菜也沒長得像菊花啊,老大也沒有內褲外穿啊~!!

「先叫吃的。」大神叫來服務生,把菜單遞給俊秀,順便解釋了下為什麼叫俊秀來的原因。

 

 

「就是說,你早就喜歡我哥了!!!!」金俊秀嚇得霜淇淋球掉在桌在上,一臉震驚,「我哥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啊?!」

有這麼說自己家哥哥的嗎?!

「嗯。」

「好神奇,」俊秀站起來,「我要先去洗個臉清醒下,太夢幻了,為什麼柯南會喜歡毛利小五郎?!」

男孩子的球衣晃悠晃悠的走遠,朴有天默默的注視著,然後一拍桌子道:「老大,決定就是他了,我喜歡,好喜歡。」

決定就是他了?!

「你以為他是寵物小精靈?」

「‥‥這是我喜歡的類型,哦吼吼。」

「啊,牛排呀。」還沒說完,俊秀就歡呼著屁顛屁顛的跑回來,前面走著個一頭黑線的服務生。

「要不,我們也點一份兒?」朴有天看著服務生痛苦的表情提議。

「好呀好呀,要兩份,我要打包回去給我哥。」

「‥‥行。」

 

之後朴有天和鄭允浩就一臉窘迫的看著金俊秀小朋友和牛排奮鬥,啊嗚啊嗚的吃的歡快。

「喂,老大,這孩子太可愛了。」朴有天拐了拐面無表情的大神。

「所以?」

「所以我要追他,給你看看本大爺的魅力,學著點,」有天一抹鼻子,趾高氣昂的開口,「俊秀,你很‥‥」

「別吵,吃飯呢。」

‥‥‥

大神投過鄙視眼神一枚。

難道他的所向無敵的嗓音和魅力對著這孩子就失效了?!

「真好吃,我要去拿水果,」吃飽喝足的俊秀起身,然後腳下一滑,整個人往後仰去,「哎呦。」

「小心。」機會來了,朴有天站起來摟住俊秀的腰,深情的眼神陪著紳士的笑容,邊上飄起粉紅泡泡無數。

俊秀也定定的看著他的眼睛,引得有天內心得意洋洋。

看來,他朴有天還是少男少女的殺手啊,唉,真是太驕傲了。

「有天。」

「俊秀,你說。」

「你‥‥對眼了。」(這裡作者要表示的意思鬥雞眼??)

大神只看見朴有天的脊背僵硬了下,然後無限的縮小,縮小‥‥

原來沈昌珉不是他的剋星,這個金俊秀才是。

「沒摔傷吧,」朴有天咽下一口血,努力地讓自己聲音平靜一點,「還好嗎?」

「你抱得我有點緊,勒死了。」

o(︶︿︶)o唉

雖然說見過不解風情的人,但是這種不解風情的堪比木乃伊一樣的人,到底是怎麼樣的存在?!

 

「俊秀,你比較喜歡什麼?」追愛第一條,先從個人喜好下手。

「足球。」

「哎呀,我也很喜歡。」

「真的嗎,真的嗎,你喜歡哪個球星?我最喜歡亨利,好帥的!!!」

「福特公司的那個老闆?」

「欸?」俊秀瞪大眼晴,「你說什麼?有天,你喜歡哪個球星?」

「踢足球的啊,那個大力翔。」

「大力翔?!」

「他說的是動畫片足球小子裡的。」大神默默補充,囧到周圍群眾一片兒。

「你真得喜歡足球?」俊秀雖然不精,但是也不傻,「你知道足球是多少個人踢嗎?」

「五個?」

‥‥‥

「十五個?」

‥‥‥

「六個?」

‥‥‥

「總不會是二十個吧?」

‥‥‥

「都不對,那十個?」

‥‥‥

「喂,你以為是有獎競猜啊?」在不遠的地方偷聽的沈昌珉終於忍不住吐槽,而對面金俊秀的表情已經皺的好像用過的抹布。

「‥‥我今天有點短路,」有天立刻解釋,「要不找個時間我陪你去看足球吧?」

「好啊好啊,下個星期我就有一場比賽,你要不要來?」

「一定來。」

「你哥來嗎?」久不發言的大神開口。

「應該會來吧。」

「好,我先走了,你們聊。」

大神施施然的離開,昌珉緊隨其後,留下兩人默默的對視,朴有天暗喜,老大太上道了,知道給他們留個共處的機會。

 

「啊,我下午還有課,要先回去了。」聊了一會,俊秀看了看錶,準備離開,有天一臉不捨的挽留無望,只好約了下次見面的時間,目送著他的背影離開。

「先生,你好,這是你的帳單。」服務生見有人離開,這才走上來。

「為什麼有兩張?」

「是這樣的,剛剛有一位沈先生說算在你的帳上,他還點了兩份甜點讓你打包帶回去。」

!!!!!

為什麼他身邊的人都這麼的表臉,明明一個是主要的意圖者,一個是莫名圍觀黨,為毛現在讓他一個附加品結帳?!

 

(其實這段是個BUG,俊秀見大神和幫寶適是在接到電話後就去赴約了,並不是第二天早上。詳情請看《Chapter seventeen——DAY 17》)

=========================================

 

「這真是一個憂傷的故事。」第一次聽到內幕的大七由衷感慨。

「是啊,過程很狗血,結局很離奇,」胖子總結,「有天,你最後是怎麼拿下他的?」

「這是個很艱辛的過程,」昌珉開口,有天點頭,「他回來之後惡補足球知識,還買了個足球每天三炷香的在宿舍拜,要不是老大阻止,他本來想把頭髮剪成板寸,然後染成黑白的。」

「勇氣可嘉,」小白菜掌聲鼓勵,「俊秀對足球的執念可不是一點兩點。」

「那你是怎麼表白的?」泉水好奇,「屁股娃的情商可真是‥‥差到人神共憤。」

「那次我陪他去看那個誰誰誰的足球賽,然後結束後,跟他說‥‥」

「說什麼?說什麼?」小白菜從大神的懷裡探出身子。

「我說‥‥」朴有天和俊秀對視一眼,然後同時開口:

——我可以做你的足球嗎?

你高興的時候讓你拍,你不高興的時候讓你踢,不論出現什麼事情都能第一個滾到你的身邊,陪著你,守著你,即使被發了黃牌,紅牌,哪怕是藍牌,也都不會離開,永遠執著於你。

「俊秀竟然聽懂了?」不離不棄灌了好幾杯酒,笑的見牙不見眼。

「喂!!!!」

「幹嘛,咬我啊?」不離不棄挑釁。

「你你你,你下次去醫院我給你亂開藥,虧死你。」

「不好意思,金醫生,我不看腦科的,你還是多給你家小二看看吧。」

‥‥‥

「愛情不需要明白,只需要感受。」大神終於開口說了晚上第一句話,震驚全場。

不愧是大神,這完全是神總結啊!!

比湯姆貓還厲害啊?!

在場的幾對情侶看著身邊的人,心中同時升騰起無與倫比的滿足感。

這些年,他們從學生步入社會,從家庭中離開又走入自己的家庭,經歷了很多,也學會了很多。

爭吵過,哭過,笑過,鬧過,沮喪過,也分開過,可是最後,還是他們,在一起,不論前方的道路如何,在身邊的,總會是那個人。

這幾段愛情都是從一個遊戲開始,然後一起成長,最後長成愛著彼此的模樣。

十年風雲,風雲十年!

他們從小菜鳥變成大神,變成眾人景仰的傳奇,一切不為其他,只為了讓身邊的人知道:

——選擇我,不會後悔。

 

 

「我說,這麼好的天氣,不要泡KTV啦,去江邊玩咋樣?」泉水的提議得到了眾人的附和。

幾輛車在夜色中奔馳而去,載著眾人的歡笑聲。

黑暗中的江邊,一行人併肩而站,當年穿著校服的青澀的少男少女們,如今或是西裝筆挺,或是長裙翩然,時光沒有在他們的臉上留下過多的痕跡,只是讓他們在歲月的洗禮下愈發的成熟而精緻。

九個人搭著彼此的肩膀,相視一笑,然後對著茫茫的夜色,一起喊出心中最想說的話:

——喂,我愛你!

——青春無悔!!

「老大,網游33天是不是太短了?」

「噗,我也覺得,泉水,咱們應該33年。」

「33年也不長啊,我們要333年。」

「胖子,你說的那是烏龜。」

「你不就是嗎,128俊秀。」

「哈哈~~~~」

‥‥‥

皎皎月光下,笑聲越傳越遠,告訴著所有人:

——我們,很幸福!!

 

 

 

 

 

番外6——時光,從不曾走遠

 

時光是什麼?

有人說時光是柯南的臉,從小學到大學,這孩子永遠是小學生的臉;有人說時光是超人的內褲,不管看了多少年,永遠都一個色兒還朝外穿;有人說時光是沙僧的嘴,不管重播了多少次,他都在重複大師兄,師父被妖怪抓走了‥‥

只是,即使如此,那些年少輕狂的衝動,那些對月高歌的豪放,那些不顧一切的執著,那些過往的濃烈與粘稠,似乎都像是沙漏中的細沙,從透明的容器中一點點的溜走,最終留下一個空蕩蕩的玻璃房,裡面充滿了輕飄飄的空氣,抓不住也帶不走。

 

醫院裡,金在中結束了最後一台手術,看著護士們嘰嘰喳喳的準備下班,一個人晃蕩回辦公室裡不想動彈,雖然他和允浩的新家就在醫院不遠處的別墅區,走路也不過十分鐘的路程,但是,他現在就是不想回家!

當然不是離家出走,他都三十來歲的人了,怎麼可能幹那麼幼稚的事情!!

最多也就是,嗯,上個月鄭允浩不答應他一個人去泰國看大象,他跑到俊秀家混吃混喝了幾天,被有天打包送回來了而已。哼!

╭(╯^╰)╮

只是他家鄭允浩被派到國外出差,滿打滿算已經半個月有餘了,他們倆從二十歲在一起,現在都是三十多的半老徐娘,不對,半老男人,從來沒有分開過這麼久。

平時天天膩在一起倒不覺得有什麼,雖然大神不愛說話,但是他已經習慣了回頭就能看見大神的日子,現在留他一個人獨守空閨(咦= =?!),實在是太寂寞了。

 

「金院長,你的手機一直在響。」

這麼些年的摸爬滾打,加上專業過硬,水靈靈的小白菜早就一路進化成了菜花兒,從科室的小醫生爬到了副院長的位置,成為醫院建院以來最年輕的院長。

雖然,大神那個非人哉的人類早就在幾年前,拿下了台長的位置,想要請他播個節目,都得提前好幾天預約,並且還要看那位大爺的心情。

哼(ˉ(∞)ˉ)唧

看來他就算變成大力水手的菠菜也不可能比得過大神這根開掛的狗尾巴草。

「金院長?」小護士拿著手機進來,「您的手機。」

「喂,鄭允浩,你還知道給我打電話!!」中氣十足的吼過去,這人平時都準時在中午吃飯的時間給他打電話,現在晚飯都吃完了,竟然才想起來!!

「呦,小白白,你這火氣可真不小,看來是欲求不滿啊。」胖子戲謔的聲音傳過來,金在中一秒中石化。

口胡!!這個死胖子,兒子女兒都成群了,為什麼還這麼熱衷於調戲他?!

果然是一入NC深似海,從此正常是路人嗎?!

「幹嘛給我打電話?」

「聽俊秀說大神出差,我怕你太寂寞,晚上撓牆,特意打來慰問你一下。」

「那我真是謝謝你啊。」

「咱倆誰跟誰,穿一條褲子的交情。」

摔!誰要和胖子穿一條褲子啊,死胖子的褲腿兒他都能直接套在腰上!!

「‥‥胖子,你要沒事可以回家餵奶了。」

「別啊,小白白,你現在還在辦公室?」

「嗯。」

「不打算回家了?」

「沒想好。」

「那好吧,拜拜了您嘞。」

‥‥‥‥

神經病!!!

在中掛了這個莫名其妙的電話,靠在凳子上閉目養神,完全沒有想到那邊老奸巨猾的胖子充當了間諜,正和他家那位彙報地理位置。

【胖子畫外音:老紙容易嗎?!這會兒還要充當GPRS導航!!!】

 

咚咚~~~~~

不知過了多久,突如其來的敲門聲讓小白菜迷迷糊糊的清醒過來,慢悠悠的從躺椅上爬起來,雙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裡,晃晃悠悠的去開門。

這麼多年來,金小在在草率小組的定位一直是青春迷糊小可愛,但是自從不離不棄上次來醫院探班,看見了穿著白大褂漫不經心的在走廊上晃悠的小白菜同學後,就大驚失色的表示,原來,姓金的骨子裡都是妖孽!!!

這樣穿著白大褂,領口微微敞開,唇紅齒白,大眼睛微微瞇起的小白菜,完全可以把人誘惑的不可自拔。

「有什麼事?」在中口齒不清的把門打開問道,下面的話卻全都噎回了嘴裡,因為,站在門口的是穿著襯衫,拖著行李箱的大神。

這個明明說要出差一個月的男人風塵僕僕的出現在他辦公室的門口,雖然面露疲憊,但是那雙漆黑的眸子卻閃爍著別樣的光彩。

為什麼,他總覺得大神現在像一頭餓久了的狼?!

 

「你怎麼‥‥唔‥‥」詢問的話還沒出口,金小在就被人封了口,滾燙的唇貼在他略微冰涼的嘴唇上,先是暴風雨般的攻城掠地,大神的舌頭肆虐一樣的沖進他的口腔,勾著他的小舌,模仿著歡好的動作,一下下的甚至要頂進他的喉嚨,包不住的唾液順著嘴角落下,強烈的刺激逼得在中的大眼晴氤氳出粉紅的色彩。

「鄭‥‥」似乎感覺到小白菜濃重的呼吸和顫抖的手,大神這才放緩了腳步,狂暴的吻轉而柔和,肆虐的舌頭輕柔的勾勒著在中的唇線和牙齒,舔舐著在中柔軟的舌頭,將它帶入自己的口中,糾纏著,愛撫著,似乎要把分離這麼久的思念都寄託在這個吻上。

「怎麼回來了?」在中摟著允浩的脖子,劇烈的喘息著。

在黑暗中兩人的額頭相觸,深情的對視著,沒有開燈的辦公室,只有透過窗戶的淡淡月色讓他們可以看清彼此眼眸中濃烈的幾乎要把人灼燒的情感,一絲絲,一縷縷的纏繞。

「想你了。」在一起十幾年的時間,大神從來不是一個把情話掛在嘴邊的人,這個沉默的男人的愛融入了生活的一點一滴,只有偶爾的時候,才能聽見他的表白。

比如說床上,比如說分離許久的現在。

「我也想你。」

在中摩挲著大神的臉,在月色的籠罩下,踮起腳去親吻大神的脖頸,上面流下的汗滴有著淡淡的鹹味,刺激著在中的味蕾,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讓在中整個人都漂浮起來,隱藏在白大褂下的褲子也支起了小帳篷。

那是,大神的味道!!

這個念頭讓他更加興奮,下半身急切的摩擦著允浩堅如磐石的大腿,舌頭伸出來,挑逗般的用舌尖去勾大神臉上落下的汗珠,鄭允浩的嘴角很敏感,就像他的背部一樣。

在一起的這些年,他們早就成為了最瞭解對方的人。

「妖精。」

即使是平時淡漠的跟個哈根達斯一樣的大神也忍不住低聲咆哮,喉嚨裡溢出的低吼帶動了胸膛的震動,金在中只覺得自己突然騰空而起,辦公桌上的東西被一隻大手掃落在地,然後他的背就貼上了冰涼的大理石桌面。

「嘶‥‥好涼。」

「一會就熱了。」

魂淡!!他又被勾引了!!

 

這麼多年的共同生活,讓金小在早早的認清了一個真相:大神平時沉默寡言,但是在床上就完全是頭餓了百八十年的惡狼,時常還會語出驚人的用言語調戲,雖然,調戲的都很簡短。

但是,能讓大神這樣已經很不容易了喂,這比讓可口可樂愛上百事可樂還要難啊?!

永遠改不到在重要場合天馬行空的金小在只覺得面前白花花的一片,一抬頭才發現大神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脫了個溜乾淨兒,此時正拿著把剪刀對著他。

尼瑪,這是磨刀霍霍向豬羊嗎?(喂= =?!)

「你,你幹嘛?」

冰涼的剪刀貼著他的身體而過,鋒利的尖頭引得他一陣陣的戰慄,白大褂裡面的黑色T恤最終被剪成了兩片兒黑布,無情的扯下,然後扔到一邊兒,緊接著牛仔褲也被脫下,丟在了地上。

所以,現在是鬧哪樣?!

把他脫得光溜溜的,只剩一個白大褂包裹,大神以為這是吃粽子還是怎樣,留個皮兒好抓啊?!

小白菜秉承著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原則,正打算自己脫掉白大褂的時候,手卻被一把按住,然後是大神喑啞的聲音:「穿著。」

惡趣味!!!

赤裸裸的惡趣味!!

就像他特別喜歡大神穿著西裝的樣子一樣,大神難道也很喜歡他穿著白大褂的樣子?!

還沒來得及抗議,小巧的耳垂就被濕熱的口腔包裹,濕嗒嗒的舌頭伸入耳孔裡,引得在中的手在空氣中虛抓。

「唔‥‥啊啊啊‥‥允浩‥‥」

赤裸的下身相撞,禁欲了半個月之久的兩人同時呻吟出聲,巨大的頂端冒出絲絲液體,在中的手在允浩的闊背上留下一道道紅色的痕跡,縱橫交錯‥‥

嗯,估計做完就能下棋了(噗~~)

 

「允‥‥」允浩的吻順著耳朵一路滑到小腹,平坦的小腹上被留下了晶瑩的口浮水印兒,似乎很滿意這樣的作品,支起身子觀賞著全身被蒸的粉紅的小白菜,低沉的笑意從胸腔裡發出。

笑毛線啊?!

沒有了大神撫慰的在中可憐兮兮的伸手想要去安慰早就一柱擎天的小在中,然後,可憐的爪子再一次被按住。

「我的。」意味不明的話音剛落,小在中就被大神納入口中,按照他最喜歡的口交的方式,從根部一圈圈的向上,最後舌頭挑逗著敏感的小孔,吐納之間,空氣的湧入和擠出像是不斷在真空和保鮮中交替,大神的牙齒撞到筆挺的柱身,讓在中的表情一會歡愉到極致,一會痛苦交雜。

「啊啊啊‥‥嗯‥快點‥‥啊啊‥‥允浩‥‥要‥要你‥‥」

愛人甜膩的呻吟永遠是最好的催情劑,大神挑眉看了一眼欲死欲仙的在中,牙齒狠狠的咬了下早就不斷濡濕的小孔,只覺得被壓在身下的在中的腿抽搐著,然後一股熱流沖入口中,腥熱的從嘴角溢出。

「一直在等我?」大神的語氣中帶著些許戲謔,餘光瞄了眼小白菜的右手,「很濃。」

「你!!」高潮後虛脫的在中聲音嘶啞,美目微挑的樣子格外的妖豔誘人,大神只覺得自己的下半身灼熱的幾乎要爆發。

於是伸手箍住小白菜的腰身,把他從辦公桌上拖下來,自己轉了個身靠在桌邊,聲音低沉而誘惑:「醫生,我這裡很漲,怎麼辦?」

這裡?!

在中身子一軟就跪在地上,一抬眼就看見大神的巨大幾乎要戳到他的鼻尖。

哇~~~~~

雖然看了這麼多次,在中還是忍不住咽了口口水,這男人的尺寸實在是有點驚人。

知道大神的意思是想要他用嘴安慰小允浩,他的嘴小,每次做這項工作的時候,都能把自己噎得半死,所以要是擱在平時,他一定會撒嬌胡鬧混過去,但是今天,和心愛的男人分離了這麼久,他也很想讓允浩感受到他的愛意。

雙手撐在地上,舌尖挑逗著大神的大腿內側,然後慢慢地向上,一點點的順著柱身打轉,時不時的送上一個親吻,站著的人很快就受不了這種蜻蜓點水的安慰,大手按住他的腦袋,將巨大送入他的口中。

魂淡!!不知道這樣突如其來的容易把他噎死嗎?!

在中翻了個白眼,努力的擴張口腔,去接納大神的巨大,大概是因為很久沒有享受到這種待遇,在中聽見頭頂傳來一聲悶哼,立刻得意的笑了。

只有他金小在才能讓大神這麼失控!!

於是更加賣力的吞吐著巨大,試圖讓這個人完全為自己瘋狂,可是除了幾不可聞的淡淡呻吟外,他的嘴巴都要酸了,這個人還是硬的跟個金箍棒一樣。

你倒是射啊!!

在中抬頭看了眼大神閉著眼睛,滿臉歡愉的表情,奸笑著移開嘴,包住大神的小球,猛力一吸。

「啊‥‥」

「咳咳咳‥‥」

害人終害己?!

在中被濁液嗆得連連咳嗽,險些暈過去,剛想討伐這個不給點提示的男人,就感覺到胸前的凸起被大神用腳趾輕輕的撥弄,而這種感覺竟然讓他再一次的興奮起來。

 

「輪到我了。」

鄭允浩低笑著俯下身,再次把人搬回桌子上,然後雙手撐著桌面看著在中面色潮紅的無力的歪著頭躺著,頭髮濕濕的黏在臉上,小嘴微張的大口大口喘氣,白色的醫生大褂淩亂的散在身子兩側,若有若無的遮著泛紅的身體,白色的胴體和黑色的桌面形成巨大的反差,整個人好像是被欺負的人偶娃娃,讓人忍不住的想要撲上去把他吞進肚子裡。

「寶貝兒,心跳的很快啊。」鄭允浩開腔,一隻手指慢慢的深入在中的後穴,小心的摳挖著,耳朵裡聽著在中細微的呼吸聲和呻吟聲,另一隻胳膊伸出去不知拿了什麼過來,塞進自己的耳朵。

「唔‥‥好‥額啊‥‥允‥‥」手指逐根增加,在中只覺得自己久未開啟的蜜穴飽滿的幾乎要張開,口中嬌聲連連的邀請允浩的進入。

「呵!」男人的笑意回蕩在辦公室中,然後,在中只覺得手指全部從體內拿出,然後一個冰冰涼涼的東西忽如其來的深入體內,圓圓的觸感讓他忍不住驚呼出聲。

「什,什麼?」

異物慢慢的深入,後面突然變得細小,好像是一個管子狀的東西越進越深。

作為醫生的感覺襲來,在中瞬間驚恐萬狀的確認了一個事實:

天,那玩意不會是他放在邊上的聽診器吧?!(==||| 聽診器是圓的吧?!這聽診器的直徑應該比大神的巨物還大吧?!難不成大神的巨物尺寸和聽診器的直徑一樣=口=!!! 不過從幾次現場LIVE照片中透露出來的訊息‥‥這個可能性是很大滴╮(╯◇╰)╭ )

 

大神的手在甬道口慢慢的調整,然後閉著眼睛似乎在聽著什麼,在中只覺得自己後穴的內壁被擠壓著,不舒服和快感交雜著讓他的手不斷地握緊又伸開。

「在中這裡跳的也很快呢。」

該死的,這個男人竟然用這玩意,這讓他以後怎麼聽診啊?!

太YD 了!!!

「你要不要聽?」

「嗯‥‥額‥‥才‥才不要‥‥啊啊‥‥」

努力的呼吸著收縮著後穴,想要把異物排出體外,但是隨之而來的又是一股冷冷的液體,在中努力的抬頭,這才看見大神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拿了一個針筒,灌著液體慢慢的注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讓他癡迷。

「你‥‥幹嘛‥‥啊‥‥停下‥‥啊啊‥‥」

「快好了。」

被羞得恨不得把臉埋進桌子裡的在中感受到大神注視著下身火熱的目光,幾乎可以想像自己的蜜穴被水打濕的淫靡景象,加上大神的手在身上四處點火,雙管齊下的刺激讓他忍不住嚶嚶的哭泣出聲。

「唔‥‥混蛋‥‥」

「乖。」

看到小白菜都要被折磨的嚎啕大哭,大神這才大發慈悲把聽診器和針筒抽出,早就挺立的巨大在穴口研磨,引得身下的人兒更加的急迫的湊近。

「啊!!!」

長驅直入的飽滿感讓在中險些暈倒,整個人都抽搐著尖叫出聲,尺寸非凡的硬挺幾乎頂到了小肚子,讓他覺得自己下一秒一定就會被玩壞。

「慢‥‥慢點‥‥啊啊啊‥‥嗯‥‥」

大神每次都全部抽離再狠狠的撞擊最深處,敏感點被不斷的摩擦,讓在中爽的死去活來,連呻吟聲都變得斷斷續續。

他這次一定會被玩壞的!!

‥‥‥‥

「啊啊啊!!」

「在中~~~」

大開大合的活塞運動之後,兩個人終於同時達到高潮,在中的小穴尚不能閉合,但是已經累得睜不開眼,感覺大神幫他扣好了白大褂,整個人癱軟的縮進愛人的懷裡,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嘀咕些什麼。

鄭允浩湊過去,這才聽見小白菜正在念叨的是:「壞人‥‥允浩‥‥好想你。」

「睡吧,在中。」

大神在他的耳邊低低的安慰,移動中卻不小心按開了辦公室的電視。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網路上玩家最多的網路遊戲是:風雲OL,該遊戲歷經數十年的變遷,在各種遊戲不斷更新的今天,竟還能保持著如此火爆的人氣‥‥」

「大神‥‥」在中迷迷糊糊的嘀咕著,允浩低著頭看著懷裡容貌還跟大學時一模一樣的人,終於無聲的笑了。

——那些屬於他們的時光,原來從不曾走遠。

 

第二天一早,在辦公室醒來的兩人聽見手機響起,大神接起電話,裡面是溫和的女聲:「鄭允浩先生,你要辦的收養手續已經辦妥,明天你就可以和愛人一起來接走小朋友了。」

允浩和在中相視一笑,明白了對方的想法:他們的家更完整了。

 

======================全文完==========================

 

唷呵~~~~~終於完結啦~~~~~~~(灑花)

這文一開始決定要放的時候就預感文的人氣可能不會很高

不過文到中間時發現好像看的人愈來愈多了就很開心

這作者雖然是個新人寫手,但文筆一點也不生澀

雖說這文是個十分搞笑的文,但內容我覺得一點也不馬虎

作者在每章開頭前的都有一段毫不含糊的引述

穿插在文中打醬油的超人、水冰月、奧特曼、蜘蛛人

那笑死人不償命的比喻,可以看得出作者深厚的寫文功力(路人甲:哇~~~大人火眼金星的眼睛太厲害了,醬也能讓你看出來!!!)

咳咳!

這文最後的番外我十分的喜歡

喜歡允浩寵溺在中的佔有欲

喜歡在中被寵溺的一臉幸福

喜歡允在身邊一群耍白癡的一干好友

喜歡那堅貞不移的友情和愛情

那堅貞不移耍白癡的一干好友我已經擁有了

至於那愛情嗎‥‥(遠目)就順其自然吧。。。

 

 接下來會休息幾天再放新文!敬請期待~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