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7.我有很多個夢想。每個夢想裡都有你。

 

金在中本來的髮色是純黑色的,從國外回來就被愛多管閒事的俊秀拖去染了同樣的一頭暖黃色,原本就漂亮的人,如果不戴眼鏡不遮掩自己的美貌,真的是會讓人移不開眼睛,所以當金俊秀推著在中出現在鄭允浩面前的時候,鄭允浩半天說不出話來。

眼睛很大,大到總是有點單純無辜,皮膚也是白皙如玉,挑不出一點點的瑕疵,頭髮蓬鬆著,暖黃色有點陽光的味道,有些局促地抿著粉粉淡淡的嘴唇,很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髮。

俊秀蹦蹦跳跳地拉來了有天,三個人並排一起,「YE,我們是黃頭髮兄弟三人組。」還嫌不夠鬧騰地要昌珉也去染個,只遭到昌珉斜眼鄙視。

在中還是挺不好意思的,看鄭允浩還直愣愣地盯著他,更加局促地咬了一下嘴唇,「還‥‥還好嗎?」低垂著的眼睛又瞄了鄭允浩一眼,那樣子,像迫切想得到表揚的小孩子一樣。

「蛤?」鄭允浩這才意識到自己盯著金在中看很久了,真是失態,為了掩飾用一副覺得荒唐的表情乾笑幾聲,「好什麼?頭髮黃的和營養不良一樣。」

會嗎?在中苦惱地皺眉,他自己也覺得挺好的啊,昨天剛染完回去的時候,金苑玲還抱著他一口一個寶貝兒子真好看,把他的頭髮揉的亂七八糟來著,俊秀也說不錯啊,還有就是‥‥鄭允浩那是什麼表情啊,那麼嫌棄。

「你丫才營養不良。」在中想出言反擊的時候,有秀二人組已經異口同聲地開口了,撲上去和鄭允浩廝打。

 

又鬧成一團了‥‥在中每次面對這些人的抽風行為的時候,總是選擇默默讓開場地給他們鬧,坐到正在邊吃邊複習功課的昌珉旁邊,惡趣味地去搶老小的餅乾吃, 搶完這個搶那個,直到昌珉哭喪著臉求他別搶了,小孩要長身體的,在中才滿意地笑起來,眼睛彎成好看的弧度。

其他人他不敢說,只有昌珉最好欺負。

擺平了有秀兩人之後,鄭允浩又忍不住看向在中,他正在笑著,流光溢彩的那種,整個人似乎燦燦生輝一樣,鄭允浩又愣了,怎麼以前就沒發現,金在中這小子可以漂亮到這程度,看他笑,心情整個都會跟著明快起來。

呃,好吧,他剛剛說不好是說謊了。

 

人變得好看了,自然也就會有花癡的小女生追,當在中收到人生中第一封情書和巧克力的時候,樂得一整天都停不下來,捧著情書和寶貝一樣,巧克力也捨不得吃,情書是娟秀的字體,看上去也許是個溫柔可愛的女生。

在睡夢中被金在中第N次傻笑吵醒的鄭允浩終於忍無可忍,瞥了一眼那信封上的名字,似乎是那個高二年級很有名氣的季優亞,長相漂亮而且人氣頗高,男生女生都打成一片,居然也會看上金在中這個傻小子。也不知道是哪來的火氣,一把扯過情書,揉成一團以準確的抛物線落入垃圾桶。

在中的表情從震驚變成了不可理喻。「幹嗎啊你!」還想站起來去把那封被無情對待情書撿回來,那好歹是他人生當中第一封情書,怎麼能說丟就丟了。

可鄭允浩擋在外邊不肯讓座,「不就一情書?我這有很多你想要幾封拿幾封去,我不介意。」掀開桌子果然情書有一大堆,禮物什麼的也很多。

「那怎麼能一樣?」在中瞪他。

鄭允浩更加不耐煩起來,一副就不給他出去的樣子就趴在桌子上不動了。「丟都丟了還撿什麼撿啊。」還更加變本加厲地搶過那巧克力就往嘴裡塞,還一邊砸吧嘴說難吃死了。

在中簡直跟雷劈過一樣,明明是給他的情書和巧克力,為什麼突然之間情書讓鄭允浩給丟了,巧克力也讓他給吞了?「難吃你還吃!你給我吐出來!」伸手去掐鄭允浩的脖子,氣憤的心情讓平時安安靜靜的在中也忍不住要抓狂了。

鄭允浩力氣明顯大過於他,很靈活地擺脫了他的鉗制,也沒用多少技巧就把在中壓制在了牆上,手臂橫在他的脖頸上,料到在中也不會真的出手打他,就那樣眯著狹長迷人的眼睛,閒閒散散地笑著。「你造反了是吧?不就是情書巧克力嗎,你要喜歡,爺給你寫給你送。」

鄭允浩向來是五個人中最不正經最不講理的一個,在中當然知道這是句玩笑話,掙扎了幾下。「你別壓著我,像什麼話。」情書巧克力什麼的也就算了,被鄭允浩整個圍困在角落裡,處於弱勢,兩人距離又近,怎麼都覺得曖昧不清的,在中臉上居然也熱了起來。

「哎哎。你臉紅什麼?」鄭允浩更加肆無忌憚地捏上他的臉,「怎麼的,愛上爺了啊?」

臉紅這種事情一旦開始也只是會更加紅而已,在中本來就臉皮薄,哪能像鄭允浩一樣厚顏無恥的,還被當成小女生一樣調戲,他真是忍無可忍了,用了全力打在鄭允浩沒有防備的肚子上。鄭允浩壓根沒料到他真的會下狠手,捂著肚子哎喲哎喲地蹲了下去,委委屈屈地嘟起臉。

「謀殺親夫呀?」鄭允浩孩子氣的樣子讓周圍一干人等都傻了眼。

在中本來還在氣著,也忍不住撲哧笑了出來,他似乎能明白為什麼人人都喜歡鄭允浩。不瞭解的人也許會覺得他傲慢又不可一世,認識了之後就會發現,他哪裡是不可一世又酷又帥啊,都是裝出來,惹了別人生氣就要孩子脾氣撒嬌,讓人氣也氣不起來。

鄭允浩就有那種本事,讓人好氣又好笑。

「亂說什麼啊。」還能板起臉呵斥一句,說完之後在中卻忍不住更加明朗地笑了起來,無奈至極。

 

情書禮物什麼的日漸多了起來,鄭允浩每次都嫌在中搶走了他的人氣,把情書一封一封扔掉,巧克力也順手拿給大胃王沈昌珉解決掉。

鄭允浩更加肆無忌憚地管教起在中來,從國外回來後,金苑玲說什麼也要請他們吃頓飯,還特別叮囑鄭允浩要好好照顧她的笨兒子,鄭允浩也就真把在中當兒子一樣管手管腳的,每次都被在中形容為無理取鬧,鬧就鬧吧,也沒什麼。因為方便上下學,爭取多一點時間複習,在快畢業的這段時間裡金苑玲想在學校旁邊給在中找個住處,恰巧鄭允浩和沈昌珉合租,房間還有空,在中也就被金苑玲放心地送了進去。

 

抬頭不見低頭見,金在中無時無刻不被鄭允浩的劣性根困擾著。

說是回來要用功讀書了,上課還是睡覺,在中肩負起了監督鄭允浩的重要任務,用筆敲了敲睡成死豬的鄭允浩,沒反應,在中不得不去捏住他的鼻子,他卻用嘴巴呼吸,在中忍無可忍,一本書用力砸在他的腦門上。

「他媽的,誰...」鄭允浩憤怒地大吼,好在在中及時捂住了他的嘴,周圍的同學包括老師的眼神都齊刷刷地掃了過來,他才意識到這是在上課,憋了氣小聲地對在中兇狠地威脅,「你想死了啊?金在中你膽子長毛了啊?」

「是誰說回來要用功的?」在中也不樂意了,好心督促他還凶什麼凶。

「是我‥‥」鄭允浩氣勢上弱了一半,老老實實地拿出書來,在他的指導下翻倒老師講的那一頁。

安安靜靜地聽了一會課,一腦袋又擱在中肩上了,在中撥了撥沒能撥開,晚上也沒看他幹什麼去啊,白天怎麼會有這麼多覺要睡?揪了一把鄭允浩的大腿,在中不得不再次提醒,「聽課了。」

「喔‥‥」鄭允浩揉了揉眼,目光仍是飄的盯著黑板。

也不能太勉強他了,在中無奈地看了一眼。都狠下心懶得管他了,卻在下課後把給鄭允浩備的筆記遞到了他桌上。

諸如此類的事還有。

 

早上叫鄭允浩起床是件艱巨的任務,自從在中搬來之後,沈昌珉就二話不說交給了他,鄭允浩有起床氣,沈昌珉已經受夠了,來了個在中哥他也就解脫了,在中是不知道他的起床氣有多可怕,抽了枕頭就往鄭允浩身上砸。

「吵什麼!媽的‥‥」鄭允浩猛地坐起來,搶過了枕頭,雙眼佈滿了紅血絲,頭髮亂的不成樣子,看起來是挺可怕的,目光觸及床邊的在中後,滿肚子的怨氣消了一半,反而哈哈大笑起來。

平時看在中特別正經,但他的睡衣卻是哈姆太郎,可愛幼稚地讓人髮指。

「笑什麼啊。」在中從櫃子裡抽了衣服丟給他。

鄭允浩滿頭滿腦的衣服,扒拉下來強裝兇悍,「金在中!你越來越不聽話了哈?」越來越囂張,越來越得瑟,越來越不把他當回事。雖然還是老實巴交的,和別人也不太會相處,但是膽子大了,敢反抗鄭允浩了,不過對於這個,鄭允浩還是挺欣慰的...

「哦‥‥」在中無視他。「快穿衣服了。」

鄭允浩哪裡肯放過他,就著手臂一拉,把在中抱了個滿懷,半調戲地開著玩笑,捏著在中軟軟嫩嫩的臉頰,越看越可愛。「來來來,看看我養的兒子,真漂亮。」更加變本加厲地揉亂他毛絨絨金燦燦的頭髮。

還真把他當兒子了。在中氣哼哼地推開他,把弄亂的頭髮撫平。「我去叫昌珉起床。」對於鄭允浩偶爾抽風地開玩笑,他一般是不予理會的。

 

吃早餐的時候,昌珉一邊大聲地讚歎他廚藝好,一邊呼嚕嚕地喝著粥,自從在中來了而且擁有好廚藝,他們索性把鐘點工都給辭了。那衣服誰洗?衛生誰打掃?在中可不指望他們兩會做,偏偏在中有輕微潔癖,只能一手包辦了。

‥‥有時候在中發現他真是兩孩子的媽。

 

 

 

 

 

 

 

Part8‧對不起,對不起,我好像沒有辦法看著你對著別人微笑。

 

在中就知道週末鄭允浩是不會乖乖在家用功看書的,才安靜了一小會,就聽到鄭允浩坐不安穩地搖晃椅子的聲響以及頻繁地打哈欠的聲音。在中知道他馬上就要開始抱怨了,這樣想著,不出意料地鄭允浩就慢慢地挪了過來,下巴從後面抵住了在中瘦瘦的肩,硌得在中一陣疼,可他卻無動於衷。

「在中啊‥‥在中啊‥‥」鄭允浩又嘟起了豆包臉,「天氣這麼好,又不熱,我們去逛街散步曬曬太陽吧,怎麼樣?昌珉都出去玩兒了,憑啥我們不出去嘛,就一上午好不好,下午再回來看書。」

在中居家的時候還是那一副黑框眼鏡,看也不看鄭允浩,目光還專注在書上,用食指推了推眼鏡,特別冷酷無情地拒絕了他的提議。「我覺得不怎麼樣,小珉和你不同,他腦子好使,你腦子不好使,鄭阿姨不是也交代我要好好監督你學習嗎,作為室友同學同桌,我有義務管教你。」

「你才腦子不好使!」鄭允浩怒了,把手裡的書甩到一邊去,露出了兇殘的本來面目,惡形惡狀地沖在中說。「你不出去我出去,你攔不住我,金大頭!」氣急敗壞就點在中的要害攻擊,在中一是討厭別人說他漂亮像女人,二就是討厭別人揭露他頭大。鄭允浩心裡這麼想著,對對對,頭大欠扁!

在中慢悠悠地掃了他一眼,「好吧‥‥你儘管出去好了。」頓一下,嘴角上揚一點點,頗有點惡毒的,「我大不了打個電話給鄭阿姨好了,鄭大胸!」

同樣是要害。鄭允浩硬憋了半天愣是沒能喘上口氣來,怎麼以前就沒發現金在中小綿羊的外表下一顆惡毒的心呢?平時也沒見多能說會道,必要的時候一針見血,算自己當初瞎了眼,被金在中雪中送炭一頓晚餐也騙了,攤上這麼個損友。無力地癱倒在床上,開始翻來滾去。

「金在中你不能這麼對我~~」鄭允浩無比糾結地嚎著。「這世界是民主的,是公平的,反對霸權,反對專制~~!!」

在中在心裡默默嘆口氣。

拍拍翻滾中的鄭某人的頭,「起來‥‥」在中從衣櫃裡拿出外出要穿的衣服扔給他。「煩人精,我們出去吧。」

 

在中一度懷疑鄭允浩有點人格分裂,一邊要把他當女生一樣護在馬路的內側,一邊又耍小孩子脾氣拽著他的小拇指不肯撒手,說是逛街又不是買什麼東西,純粹是一直走一直走。好吧,其實他也喜歡這樣漫步街頭,有時鄭允浩看到什麼好玩的就會跑上前去看,然後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招呼在中來看。

做棉花糖而已‥‥有什麼好稀奇的。在中看他一米八的大個子硬是擠在一群圍觀的小毛孩裡,有些突兀,唉‥‥這真的是鄭允浩嗎?那個人人嘴裡又酷又有型的鄭大少爺?在中無奈地看著那一臉明燦笑容的大孩子。

這樣的鄭允浩,也許,比較真實?

 

在中正要走過去,卻又突然停了下來,一個女生比他還要快一點走熬了鄭允浩背後,美麗的眼睛笑起來清澈動人,調皮地拍了一下鄭允浩的背,鄭允浩回頭看她的時候,她歪著腦袋笑眯眯地說了些什麼,鄭允浩也笑了,無不寵溺地買了棉花糖給她,大大的蓬蓬的一團雲朵一樣,女生拿在手裡特別甜蜜。

看起來很溫馨的樣子,在中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那個女生正是淩子,鄭允浩青梅竹馬的玩伴,更是初戀女友,雖然已經分手,可兩人關係看上去還是不錯,一點都沒有疏離或尷尬。看著看著,在中莫名地有點想就這麼悄悄離開的感覺。

太刺眼了,他們的笑容。

可鄭允浩沒有給他悄悄離開的機會。「金在中你幹嘛愣那阿,傻了呀?」他皺了眉在不遠處看他,似乎有點埋怨。

「哦‥‥」在中慢了好幾拍才回過神來,神情有些僵硬地走了過去。

淩子瞪大了眼睛,盯著在中看了好久,用力捶了鄭允浩一拳,「有這麼好看的美男也不介紹給我認識?鄭允浩你也忒不夠義氣了,我最愛美男了。」說完沖著在中甜美一笑。「你好啊,我是淩冰宜。」

「你‥你好。我叫金在中。」他有些結巴的回答,握住了她伸向他的手。很好,真的很不錯的女孩子,漂亮而且性格也可愛‥‥在中這麼想著。

鄭允浩不樂意了,一把拉開了兩人的距離,母雞護小雞仔一樣擋在了在中面前。「淩冰宜你別想糟蹋良家婦男。」

「誰的良家婦男?你的?」

「你什麼時候這麼不正經了。」

「切切,吃醋阿。你這樣子。」淩子擠眉弄眼地做鬼臉,眼神還是往在中那邊瞄。「人家在中看起來也很想認識我的樣子啊。」

在中有些尷尬地笑了笑,沒說話。

「自作多情。」鄭允浩伸手去惡意揉亂她的頭髮。「是啊是啊吃醋啊,你不要我看上別人了。」

這只是開玩笑,在中也看得出,兩人是早已分手的戀人,看樣子也不太有可能繼續,只是很好的朋友而已,可在中心裡很煩,堵得慌,可他不知道為什麼煩,連這陽光也覺得曬的慌,萌生了一種一刻也不想多呆的感覺。

誰願意當電燈泡啊,誰願意誰當去。

 

鄭允浩走在中間,隔開了淩子和在中的距離,淩子幾次想和在中套近乎都被鄭允浩打斷,吵吵鬧鬧走了一段路。鄭允浩不是什麼細心的人,要是他細心一點就會發現在中始終一言不發的,他以為純粹是在中在陌生人面前容易緊張,也沒管太多,只顧著和淩子鬥嘴,你一句我一句吵個沒完。

所以他也沒發現,一言不發的在中默默地拉開了和他們一小段距離。

「吃KFC嗎?在中。」鄭允浩走了好一會才發現在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落下了好遠,停下來等他走近。在中走得很慢,有些心不在焉的,也不知道有沒有聽到他說話,繼續保持著那緩慢的速度在在走,到鄭允浩跟前幾乎撞上了才回神。鄭允浩特別無奈地敲了下他的頭。「你走路不看路的習慣什麼時候得改改?」

在中有點面無表情的。「哦‥‥」

「問你吃不吃KFC呢,這小丫頭非得鬧著要去。」鄭允浩縱使再粗心也發現了在中臉色有點白,無精打采的,手捂向他的額頭,有點擔心。「該不會是中暑了吧,還好嘛‥‥」

「沒事吧‥‥?」淩子也關心地湊上來,卻遭到鄭允浩蠻不講理地對待。一點也不憐香惜玉地撥弄到一邊離在中遠點,她委屈兮兮地皺鼻子。

中暑了嗎?有點吧,在中閉了閉眼有些恍惚地想,不然心裡也不會這麼堵得慌了,他想回家,最好是馬上,不看到這兩個人就好,再睜開眼的時候感覺好點了,勉強笑了一下。「我就不去了,你們去吧,我先回去了。」

「一個人回去沒事嗎?」鄭允浩想陪他回去,可又不太好意思把淩子一個小女生就這麼甩在大街上。

「嗯,就這樣吧,我搭出租回去就好。」在中招了輛出租坐進去,鄭允浩有交待他如果中暑回去就休息一下,可他不想搭話。

沉默地點點頭,然後計程車就開走了。

鄭允浩有些茫然地看著他離開,隱約覺得在中會不會是在生氣。

 

鄭允浩回到家的時候是下午2點,他沒忘了答應在中要回來看書的,本來以為在中應該在複習,還特意買了吃的回來給他,可在中卻躺在床上,天氣熱得很也不開空調,睡得髮絲都濡濕成一縷縷,一動不動的。

這不中暑才怪,鄭允浩瞪了一眼睡得死沉的在中,把空調開了,悶熱的房間才有了一絲涼氣。「起來了,我給你帶吃的了。」用腳踹了踹他,沒使多大力氣,也不知道在中是不是一回來就睡著的,竟沒有搭理他,睡得很沉。

「喂,豬啊你。」鄭允浩趴到他旁邊,用平時在中試圖叫醒他的方法去捏他的鼻子,讓他也嘗嘗憋氣有多難受。

在中十分不耐煩地皺眉,轉了個身,躲開了他的手。

這情況有點不太對,鄭允浩心裡咯噔一下,金在中那張白皙到可以掐出水來的臉極近地在他面前,幾乎要和他鼻尖碰上鼻尖,那頭髮還濕著,亂亂地貼在臉邊,莫名有點性感的感覺,嘴唇卻粉嫩得和櫻花的顏色一樣,淺淺的淡淡的,鼻息似乎也有著莫名的曖昧香氣,真的很想很想親下去‥‥

等鄭允浩理智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才驚恐地發現自己竟然忘我地靠近了那漂亮的嘴唇,只差一點點就要挨上去了,一時心跳如擂,觸了電一樣蹦了起來。

瘋了嗎!鄭允浩!

不可理喻地捂住胸口,這心跳是怎樣?他沒事對著個男人心跳到快蹦出來了是怎樣!

用力地瞪了一眼還在睡著的金在中,也不知道是到底是睡得太沉還是不想理他,鄭允浩越想越來火,這算怎麼回事?!自己這麼失態但那人卻和沒事人一樣在睡,弄得自己和個要偷親男人的變態一樣!

抓狂地扒拉了幾把頭髮,鄭允浩逃難一樣的離開了金在中的房間。

都怪金在中長得和女人似的!!!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