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9‧看看我的眼睛,你會發現你對我而言意味著什麼。

 

金在中長得好看鄭允浩不是第一天知道,知道他好看但產生了某種奇異的心跳那就叫不對勁了,鄭允浩花了很久的時間平復心情,八成是太陽曬昏頭了,嗯,一定是這樣的,他這麼反反復復地對自己強調了好幾遍才勉強鎮定了一點。

他是鎮定了,但很快的,他發現在中不對勁了。

也不是不理他,就是那態度不冷不熱的,早上起床的時候也沒來喊他,倒是昌珉苦著個臉老大不情願地來喊他,好吧,這也就算了,上課的時候在中也不喊他了,任他睡個天昏地暗,筆記是有幫他記沒錯,但那臉上的笑容卻少了很多,說話的語氣也淡淡的沒有起伏,好像突然之間兩人的距離拉開很遠。

對此,鄭允浩很慪氣。

難道‥‥在中感覺到他趁他睡覺的時候想親他了?

想到這鄭允浩不禁心驚肉跳,但鄭允浩是聰明人,也不會就這麼點破,試探了好幾句,發現也不是那麼回事,在中是在和他生氣,可生氣的原因並不是知道鄭允浩想親他那事,好像是在氣別的什麼。

「在中啊‥‥」鄭允浩勾搭上了他的肩膀,用那種特無辜特單純的語氣,「你在生我的氣啊?」

不著痕跡地推開了鄭允浩的手,在中只是搖了搖頭。「怎麼會。」

那人沒有看他,目光停留在書上,細碎的髮絲是陽光的顏色,遮著大半個側臉,寧靜溫和的感覺,說著怎麼會,語氣依舊淡淡的。

鄭允浩洩氣了,想發火也找不到理由,他倒寧願金在中脾氣火爆點,這樣軟軟的來一句,對他不冷不熱的算怎麼回事?一氣憤就把手裡拿著的筆扔到桌上,繼續趴著,看也不看在中一眼。

聽到不大不小的聲響,在中手裡的筆也跟著頓了一下,終於肯看鄭允浩一眼,卻又很快的回轉了頭去,目光凝住書本,上面的字一個也沒有看進去。

鄭允浩又怎麼會知道他的心情。

這樣矛盾的,自己也揣摩不透的心情。

 

等鄭允浩從睡夢中醒來的時候居然已經是中午,出了一點汗,有點熱,十分不適地睜開眼睛,下意識地看旁邊,是空的,在中不在,倒是有天和俊秀他們在,昌珉還是在一刻不停地吃著東西。

「在中呢‥‥」聲音有點迷糊。「去頂樓空教室了嗎?」

學校才搬的新校區,所以還有很多空的教室,頂樓走廊盡頭的空教室是他們五個人最喜歡去的地方,很清靜,適合中午看書和休息,有空的話在中會和昌珉輪流幫他補習功課。

「一醒來就急著找人啊?真把他當兒子管著了‥‥」有天就著俊秀的手喝一口湯,「我說,你還是給別人一點自由吧,看他被壓迫得多慘‥‥」

「廢話那麼多幹嘛!我問他人呢?!」

俊秀抖抖索索。「被一個叫小飯的女生喊走了‥‥是去天台那邊了吧‥‥」

鄭允浩沉著臉站起來就走,他一定得跟他說說,這樣算什麼個事啊,態度不冷不熱的,更離譜的是,大中午還跑到天台上,真當自己吃飽了沒事做啊?還和個女生一起,八成沒什麼好事。

 

「在中‥‥雖然我總欺負你,其實,我是喜歡你的。」

鄭允浩還沒邁進天台就聽到了女生害羞的聲音,天台上有阻擋不住的明媚陽光,微風吹拂過女生紅撲撲的臉頰,又拂動著男生細碎的髮絲,這樣的畫面比偶像劇還要養眼。

可鄭允浩看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礙眼得很,他沒有動,就站著冷眼看他們,他倒要看看金在中怎麼回答。

「對不起,雖然很高興有人喜歡我,但是我不能答應你。」在中抿了抿唇,頗為歉然地拒絕了。

真是俗氣的對白,但鄭允浩莫名地鬆了一口氣。

「可我真的很喜歡你啊。」小飯急得快哭了,踮起腳尖在在中的臉頰上輕輕一吻,可憐又期待的望著他。

在中僵在原地,有個人比他更快地行動了,怒氣沖沖地橫在了小飯和在中的中間,一點也不溫柔不紳士。「都說了不喜歡了,親什麼親?他是你能親的啊?」話一出口覺得不對勁,頓了一下,更加凶地說:「都什麼時候了還拐帶他早戀,現在就快給我滾!」

在中被鄭允浩像母雞護小雞一樣護在了後面,還沒回過神來。

小飯也從來沒被人這麼凶過,抹著眼淚跑下樓去。

 

鄭允浩把金在中扳過來,面對面站好,看他還呆呆的,埋怨他太不爭氣,才被女生親一下就找不著魂了,用手反復擦著那被親過的臉頰,怎麼都覺得髒,又掏出紙巾粗魯地擦,在中白皙的皮膚立馬紅了,呆滯的眼神顯得有點無辜。

看他還回不過神,鄭允浩氣得咬牙切齒,索性俯下頭咬上了那粉嫩的臉頰,狠狠的,一點也不溫柔地咬。在中終於有反應了,痛的眼淚都快流下來,一把把這粗魯的野蠻人推開,「幹嘛啊!真的很痛。」捂著發疼的臉頰,在中的語氣也很凶。

鄭允浩覺得自己彆扭,說是生氣也不知道怎麼的就咬上去了,心虛所以乾脆翻了臉,「她親你你不會反抗的啊!傻愣愣地在那裡幹嘛!金在中我就告訴你吧!你這樣的行為是不對的!要是你敢早戀你就完了!金阿姨要是知道了,皮都得給你扒下來一層。」一口氣吼完,氣息不穩地喘了口氣,眼睛仍是瞪著金在中的。

 

終於在中也翻了臉,聲音不大但是很惱怒的樣子。「你憑什麼管我?就憑我媽讓你照顧我?我告訴你鄭允浩!你管不著我!」把臉扭到一邊去,倔強地抿著嘴唇,肩膀都有點顫。

鄭允浩沒有料到他會這麼說,一時之間臉都氣得煞白,一把抓住了在中的手腕,力氣大得幾乎要把他的骨頭捏碎。「我是關心你!你怎麼能這麼說!」

兩人這樣語氣僵硬的對話還是第一次,可同樣是男生,又怎麼可能先服軟,在中十分用力地甩開了那只鉗制的手,眉毛也狠狠皺起來。「我不用你關心我!你有什麼資格!」

「沒有資格?」鄭允浩怒極反笑。「對,我是沒什麼資格,我就是多管閒事!好心被人當成驢肝肺!」

鄭允浩沒察覺在中生氣地很不對勁,可在中沖他發了火就在後悔。

他這是什麼話,又什麼語氣。

鄭允浩的眼神淩厲的很,說的話也近乎氣得不輕,在中幾乎沒辦法再多說一句,卻又心痛,他並有嫌他多管閒事,只是‥‥

只是‥‥用力的咬一下嘴唇,又懊惱又心煩地扭頭就走,在中埋頭走著,腳步重重的,到底是沒辦法再面對鄭允浩,他的情緒有點失控,隱約有些什麼要呼之欲出,可他拼命壓制著。

沒關係的,怎麼會有什麼,怎麼會。

 

埋頭走了好一會兒,又停下來,無力地倚在樓梯的轉角處,平穩著氣息,有種前所未有的慌亂,閉了眼睛再睜開,感覺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莫名有點期待會不會是鄭允浩,卻看到了一個漂亮的女生笑容滿面的看著他。

「在中OPPA,沒事吧?」漂亮女生開口說話了,笑得特別可愛。「我是季優亞。」

 

 

 

 

 

Part10‧我想佔據你所有的溫柔。

 

金在中和鄭允浩鬧矛盾了,導致沈昌珉和他們同住在一個屋簷下感到十分不自在,持續的低氣壓,兩個人的臉色都十分鐵青,一起吃飯的時候也說不上一句話,就算沈昌珉努力想活躍一下氣氛也無濟於事,他的笑話明明那麼好笑,兩個人愣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只有老小一個人笑,到頭來也只是換來兩個人像看神經病一樣的看著他。

沈昌珉鬱悶,而且相當的鬱悶。

這樣不尷不尬的算什麼嘛,兩個人之前的關係不是好到可以同穿一條內褲,怎麼說翻臉就翻臉,面對兩張面無表情的臉,簡直是食欲大減,昌珉覺得再這樣下去他是會瘋的。

不是沒問過原因的,換來的卻只是鄭允浩的大發雷霆。「別給我提他!我管不著他,懶得管!」幾乎是咬牙切齒,拳頭捏得格格作響。

沈昌珉唯恐當成沙包被揍,再也不敢問了。

在中那邊則是欲言又止的,又不安又委屈的模樣,昌珉還是一無所知,有天和俊秀也努力協調了,但是沒有用,小孩就納悶了,怎麼和小情侶鬧彆扭似的,怪糾結的。

 

在中似乎遭到某高二年級女生的瘋狂喜愛,女生長了張極漂亮的臉蛋,家境也頗為富裕,平時特別張揚學校老師也不怎麼管,只要不太過分。性格有點嬌縱,但恰好就是那個度,讓人又愛又恨的,男生女生都能打成一片,這次追在中,別人都猜測十有八九能成功。

但據當事人季優亞表明,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那是怎樣?當事人沒說,但對金在中特別待見那倒是眾所周之的。

 

在上課的時候無所顧忌地推開了高三教室的門,優亞臉上還有些泥土的灰塵,不知道從哪裡摘來的小野花還帶著新鮮的露珠,五顏六色的一大束捧在手裡,一頭棕色的及腰長卷髮,微翹著下巴雄赳赳氣昂昂地忽視了講台上的老師,大搖大擺地徑直走到了在中桌前。

「在中OPPA。」用那種甜到可以膩死人的聲音。

鄭允浩成功地從睡夢中醒了過來,橫在面前的一大束花讓他驚了一跳,但這花明顯是給在中的。女生笑得特別燦爛,不知道為什麼有些故意的感覺,又接著用那種甜蜜的聲音說著。「好看嗎,在中OPPA收下吧。」幾乎是完全無視了臉色發青的鄭允浩,一眨不眨地看著在中。

鄭允浩瞥了一眼旁邊已經好幾天沒說上一句話的在中,以為他會拒絕的。

可在中居然也笑起來,伸手接過了那束花。「謝謝!」看樣子還挺喜歡那束花的,眼睛笑得半彎起來。「快回去上課吧。」

居然還不忘了叮囑一句!鄭允浩臉色更加沉重。

季優亞竟也不怕他,一般的小女生看到鄭允浩那殺氣騰騰的眼神都會畏懼,可她居然一點驚慌的表情都沒有,還像模像樣地回瞪他一眼,轉向在中的時候,笑容又洋溢著明亮。「好,那我先走啦,BYE!」

鄭允浩就眼睜睜看著那小丫頭又大搖大擺地晃出去,氣得簡直沒法說。

直覺告訴他這丫頭比淩子還不好惹,更刁蠻。

 

回頭看在中,他也只是笑著看那丫頭出去了,而後又低下頭去繼續看書,老師維持了一下課堂紀律,又開始上課了。鄭允浩覺得荒唐,敢情那丫頭還來頭不小,老師也管不著,這倒也算了,更荒唐的是,金在中什麼時候跟季優亞勾搭在一起的?他竟然還一無所知。

而金在中完全沒有和他說明一下的意思。

「你還學會來者不拒了是吧?」鄭允浩刻意壓制著怒氣,聲音都低沉了好幾個度。「你也不掂量自己幾斤幾兩重就學別人談戀愛了是吧?」

「你在生氣嗎?」這些天一直沒和鄭允浩正正經經說句話的在中終於開口了,並沒有因為鄭允浩的冷嘲熱諷而生氣,只是看著他,眼神是難以言喻的困惑和迷思,像有一道怎麼也解不開的謎題。

鄭允浩被他這種困惑的眼神看得心慌,匆忙扭過頭去,因為生氣連下巴的線條都微微僵硬,假裝不在意。「我幹嘛生氣。」

「是啊‥‥」在中微微嘆息,莫名有點失落。「也沒必要。」

 

突然有點不忍心,鄭允浩看他沮喪的樣子,想說點什麼。說什麼呢?說他其實挺在意?說他很生氣?說他不知道這是怎麼了?說他其實一點也不想和他吵架?

可是,話到嘴邊,說不出來。

「優亞,只是認的妹妹而已。」在中解釋。這是事實,忽而又像妥協了什麼一樣,嘆著氣說:「鄭允浩,我們不吵了好不好。」

訝異他的失落,鄭允浩有些怔怔地看著他。

那樣星光璀璨的眸子和他對視,洩露了一絲的脆弱。「我心裡,很難受。」說得極其艱難,似乎還有很多話要說,卻猶豫再三,只說出了這麼一句,再也說不了別的什麼了。

那模樣有點期待,有點失落。

 

鄭允浩仍是怔怔地,這樣的在中他從沒見過,又是那麼誠懇地讓人無法拒絕。「好。」他下意識地就點頭。

然後在中又笑了,眸子彎成漂亮的弧度,輕柔地抱了他一下。「謝謝你。」在中在他耳邊這麼說著。

 

=================================================

 

作者我BS你!你竟然還給自己安排給乾妹妹的角色!!!!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