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 親愛的,你知道你的關心有多笨拙嗎?

 

送我回到社區,允浩就走了。我突然想起他一開始說的教授有話要對我說,我竟然忘了,忘得這麼徹底,和允浩在一起時一次也沒有記起過。我匆忙跑上樓,將手機卡放進新買的手機裡,按下開機鍵,卻沒看到任何未接來電或是未讀短信‥‥我頹然的將手機扔到沙發上,走進浴室去洗澡。在浮滿霧氣的浴室裡,我想起了允浩。始終不敢去問他是否討厭自己,害怕聽到『怎麼不討厭?你破壞了我的家庭』或是『你這個第三者,誰不討厭』這樣的話。而且,也不知道他對同性戀的看法,會不會因為爸爸是個雙性戀而困擾。我把自己這個人沒入熱水底下,試圖沖走讓允浩覺得不乾淨的東西。他的話一會在我耳邊迴響,他說,金在中,你應該知道你的立場,你根本就沒權利拒絕我,這是你欠我的。是啊,允浩從頭到尾都是受害者,我怎麼可以拒絕他。

洗完澡後我把浴巾隨便一圍就出去了,允浩真的像他說的那樣不會請我吃飯,而是帶我兜了幾圈就把我送了回來,所以,我沒有吃晚餐。感覺並不是很餓,剛剛洗了澡,所以也不想進廚房。我懶懶的趴到了沙發上。決定放棄晚餐。

趴了不知有多久,腰側微微的震動把我的注意力震了過去,爬起來才發現是手機在震。我一個激靈坐了起來,拿起手機,閃著光的螢幕上顯示我有新資訊,但卻是個陌生號碼。

【明天早上七點,在家裡等我。】

我的第一反應是教授,或許是新號碼呢?但是事實上,那只我的自我安慰。這種語氣,這個內容,除了允浩,還能是誰。教授是不可能不署名的。我懶懶的從沙發上爬起,原本圍在身上的浴巾因此而滑到了地上。於是,我便一絲不掛的慢慢挪進了我的臥室。這就是一個人住的好處,我雖然不會經常光著身子滿屋子晃,但是裸睡的習慣我是有的,一個大男人,也無所謂被不被偷窺了,怎麼舒服怎麼過。昏昏沉沉的爬上床,我才想起我沒有喝牛奶。罷了,現在也睏了,沒必要再喝牛奶助睡眠了,也沒有長個兒的可能了,睡吧‥‥

 

 

早上是在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被驚醒的,一看鬧鐘,竟然7點零5分了,生物鐘一向很準時的我竟然沒有在六點鐘醒來。下床,又要穿衣服,我拖了好一會兒才得以去解救快要被敲散架的門。打開門看到的最後一幕是允浩慍怒的臉,然後什麼都看不到了,只有耳邊允浩充滿怒氣的聲音,慢慢變遠,變遠‥‥

 

 

 

「低血糖,金在中減肥啊還不吃飯?害我以為是我把你嚇暈的。」坐在對面的允浩叼著根菸沒好氣的說。我不好意思的笑笑,定定的看著他嘴裡的那根菸。其實坐在他的車後座時我就聞到他身上的菸草味了,但這是第一次看到他抽菸,那樣的允浩,有著與年齡不符的成熟感。

「吃啊。」發現我的注視,允浩眉頭一皺,敲敲擺在我面前的那碗粥,「想來一根?吃完再說。」

嘿,被誤會了。我搖搖頭,拿著勺子攪著那碗還熱氣騰騰的粥:「我不抽菸。」

不喜歡菸草,但也不討厭,教授也是不抽菸的人,卻不知為何會允許兒子抽菸,或是,根本不知道允浩抽菸的事。大概是怕我不開心,教授極少提起他的家庭,我所知道的都是自己暗中留意的,只是想大概的瞭解一下,我所愛之人的家庭。,知道他在“那邊”也幸福便好。所以,在遇到允浩之前,我並不知道那個曾經笑容燦爛的孩子已經變成了現在坐在眼前的這個個性極為張揚的少年,他現在的一切,對我而言都是那麼的新鮮。

「那就快吃。」允浩拿下嘴裡的香菸,起身去了浴室。我看著他的背影偷偷的彎起了嘴角,這孩子其實不壞,只是剛好這個年紀,叛逆了一點。低頭嚐了一口允浩在知道我低血糖後跑出去買的粥,那味道,顯然就是我喜歡的那家店的味道,是恰巧,還是他也喜歡呢?

 

允浩很快就出來了,看樣子是沒看到菸灰缸而進去丟菸頭。感覺到氣氛似乎有點尷尬,我把話題放到了他的功課上。

「那個,要我給你補習,是認真的嗎?怎麼說我也畢業那麼久了,對功課都生疏了,我覺得你還是找個專業的老師或者是‥‥」

「後悔了?」允浩有點鄙夷的打斷我,英氣的眉微微蹙起,「你以為我昨天是在跟你過家家?」

「不是‥‥」被允浩的反問弄得有點侷促的我根本不敢去看他,低頭用手中的勺子有一下沒有一下的攪著碗裡的粥,「我只是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明明就討厭我,為什麼要這樣?‥‥我猜來猜去只能想到那是你爸爸的意思,如果你不願意,你可以不管我的,不用這樣勉強自己‥‥」

對面一直沒有聲音,我不知道允浩是什麼表情,許久,才聽到對面打火機的聲音,然後一股菸味鑽進了我的鼻孔裡。我不怎麼適應的咳了兩下,聽到允浩罵了一句「shirt!」,然後,他又起身,走出了陽臺‥‥

 

 

 

 

 

 

Chapter 5. 親愛的,我真的可以走進你的生活嗎?

 

當允浩把一摞書丟在我家茶几時,我才相信他沒有開玩笑。他告訴我他申請了休學,讓我過去簽字。我很慌,這樣的事怎麼能讓我來處理呢??!

「你媽媽呢?你有跟她商量過嗎?」我不敢再提教授,因為經過幾次交談,我發現只要是我提到他,允浩就會沉默,甚至會生氣。

「她不知道。」允浩坐在沙發上,很平靜的說:「你去不去?不去那我下半學期的課就算是缺席,你自己看著辦吧。」

我算是兩難了,明明不是家長卻要背這種責任,在這是否是教授的意思這個問題上允浩又沒有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被允浩盯了一個下午後,我不得不答應了他。因為之前打過照面,允浩又有著比較特殊的家庭背景,休學手續很快就辦好了。從學校出來的時候,我看到允浩跟門衛打了招呼,收發室老頭兒和藹的笑著問:「允浩又去哪玩兒啊?」然後允浩咧嘴一笑說:「老頭兒,我要離開這個學校半個學期,有人欺負你的話就去找俊秀他們。」說著跟他擊了掌,才又走回摩托車那邊。

這是我這兩天第一次看到允浩笑,在陽光下真的很晃眼。他的五官跟父母都沒有太大的共同點,既不是很像教授,也不是很像林曦真,但都是一樣的出眾。他好像比教授還要高那麼一點,178cm的我也只是到他的耳根。在感嘆後生可畏的同時一頂頭盔戴到了我頭上。我把頭盔的擋風鏡掀上去,眼前的允浩已經沒了笑容。幫我扣好頭盔,他邊發動車子邊說:「再跟我去個地方。」

 

 

年輕人的心思真的不好猜。被允浩載著轉了好久,才來到他的目的地。原來以為會是什麼商場之類的地方,沒想到卻是一棟小小的,簡單的別墅。附近沒有什麼高樓大廈,看樣子是到郊區了,樹很多,給人很舒服的感覺。

允浩把車停好,示意我跟著他走。別墅的門被打開,一片狼藉的客廳就這樣突兀的出現了。酒瓶,菸頭,零食袋‥‥允浩顯然是不滿的,踢開腳邊的瓶子,掏出手機摁了幾下,然後不耐煩的邊揉亂自己的短髮邊等回應。

「俊秀,你怎麼搞的?玩夠了也不給我收拾乾淨?‥‥行,這次就不跟你們計較了,以後不能在把這種爛攤子丟給我收拾啊,再有一次我就沒收你鑰匙。今天放學後過來一趟吧,把兄弟們帶上‥‥沒什麼,就說哥我請客,大家聚一聚‥‥她愛來就來吧,好‥‥在上課?‥‥收了就收了吧,誰讓你在教室接電話還吼那麼大聲啊,回頭再叫有天給你買一部不就得了,掛了,給她吧。」

一直注視著打電話的允浩,從沒在他臉上看到過那麼多表情,從微怒,到無奈,然後很輕鬆的笑,不知是不是錯覺,我竟在他的表情裡看到了溫柔。

 

「收拾一下這裡,我出去買些東西,一會回來,你在這等著。」掛了電話的允浩也收回了那些表情,用近似於命令的口吻對我說。直到摩托車的轟鳴聲遠去,我才發現自己又被命令了。拍拍自己的腦袋,為自己的遲鈍懊悔。早就發現了允浩對我那種不正常的強硬態度,他總是命令得那麼自然,就像他說的都是我的義務那樣。我縱使有愧於他但也不能總像個小跟班似地跟著他任他使喚吧?這樣想著,手腳卻開始不自覺的動了起來。我為自己找了個藉口,閒著也是閒著,權當為侄子打掃下房間吧‥‥

房子不大,打掃起來並不難。很快便打掃乾淨的我四邊轉了轉,發現這間小別墅有著很明顯的長期居住的痕跡,而且,只住著一個人。只有床和小衣櫃和一個書櫃的房間,很簡潔。書櫃裡放的一些外文書籍我自然是看不懂,唯一能看懂的也是一些乏味的經濟學書籍。不過房間的窗外是一片向日葵,按照窗的方位來看的話應該是在傍晚時能看到向日葵黃燦燦的笑臉。這樣的情景光是想想就會覺得很溫暖,住在這裡的人,該是覺得幸福的。

 

我把可以去的地方都走了一遍,唯獨那張上了鎖的房間沒有能夠進去。允浩的姿態告訴我這房子應該是他的,這讓我更想知道房間裡面的是什麼。

然後我聽到了開門聲,我以為是允浩回來了,便向玄關走,剛好迎上要進門的人,面對面的,落了一地的尷尬。

「你是誰啊?你怎麼會在這裡?」一個染著紅髮穿著校服的男孩把丹鳳眼瞪得大大的,很沒禮貌的沖我大聲的喊。他身後本來還有幾個男孩,原來鬧哄哄的,聽到他說的話後立馬靜了下來,十幾隻眼睛齊刷刷的看向我,看得我都差點以為我自己是私闖民宅的賊。

「是允浩帶我過來的。」看著男孩手裡把玩著的鑰匙,聯想到他之前的電話,我大概能猜出來的是什麼人。

「你是他什麼人?」紅發男生聽到允浩的名字,敵意弱了幾分,但還是沒有進門的意思,只是繼續瞪著他的丹鳳眼問。

「是‥‥家教。」原本想說是允浩父親的朋友,但又覺得這樣不妥,我也只能搬出這層剛剛建立的關係了。、

 

「你們站在這裡幹嘛?」門外允浩的聲音響起的很是時候,因為紅髮男生明顯一臉不相信的樣子,氣氛正尷尬。

「允浩‥‥」我的喊聲使堵在門口的孩子自動的讓出了 一條道,於是我看到提著兩個大袋子的允浩站在門口,有點不耐煩。我趕忙上去接,他也不客氣,將兩個袋子都給了我,帶著那幾個孩子就進了客廳。

「哥~」紅髮男生走到允浩面前,笑得咧出兩排小白牙,眼睛瞇得像兩隻小蝌蚪似的。背對著我的允浩看不到表情,聲音卻是帶著笑的,一一跟那些孩子打了招呼,這時我才發現男孩堆裡有個女孩子,瀑布似的及腰長髮,精緻的五官,小小的臉,像個洋娃娃一樣靜靜的站著,目光分明是一直在允浩身上的。

「雅拉你也來了啊。」允浩沖她微微點頭,她也淡淡一笑,大方,又帶點羞澀,感覺是個很不錯的女孩子。

 

「金在中,你傻站在那裡幹嘛?」

正當我看那女孩看得正出神時,允浩不滿的聲音把我喚了回來,只見他慢慢向我走來,走到我跟前時突然低下頭,在我耳邊小聲的說:「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是個雙的啊?男女通吃?」

「不是的!」我不知道我立馬的否認是出於怎樣的想法,就是下意識的。等允浩抬起頭時我看見他那抹邪邪的笑容,意味不明。

「把東西拿到茶几那邊去放好,先放吃的再放喝的。」換上無感情語調,允浩邊說邊往裡邊走,而這時有個個子高高長得很帥氣的男孩也看著我這邊,沖我招手,「是啊老師大人,我餓了!趕快過來!」

允浩買的東西擺了滿滿一茶几,炸雞,Pizza,炒年糕,還有很多零食,真是各式各樣。看著從我擺出第一樣就開始大快朵頤的那個男孩,允浩的笑意十分明顯。

「昌珉你慢點,沒人搶得過你的!」紅髮男生嗓門還是那麼大,一直吵吵嚷嚷的倒也挺可愛,那位被叫做昌珉的男生一點都不受他影響,拿起個雞腿繼續啃,邊啃邊給他白眼,惹得紅髮男生氣得要去拍他頭,卻被允浩拉住哄著,俊秀你再不吃就真的沒了,然後紅髮男生醍醐灌頂般的拍了下腦門,加入戰鬥。

客廳裡面充滿年輕人的歡聲笑語,我卻插不進去。本來就是局外人,不知道允浩把我帶來到底是要幹什麼,而誰也沒有注意到坐在不遠處的我,靜靜的,微笑的看著他們。

 

「怎麼不一起去吃呢?」

事實上還是有人注意到我了。一個看起來很斯文,有著一雙桃花眼的男孩拿了一塊Pizza和一罐啤酒向我走來,很自然的遞給了我。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過他手中的東西,然後他坐到了我身邊,示意我吃。

「謝謝。」

我咬了一口Pizza,是我喜歡的海鮮味,吞下去後也才發現,其實我餓了。

「你是允浩哥的家教?」男孩看著我,像是不經意的聊天般的問。

「嗯。」我匆忙咽下第二口Pizza。為什麼這些孩子又要這樣究根刨底,而我,為什麼要這麼膽戰心驚啊‥‥

「這可真是新奇呢,我認識允浩哥10年了,第一次看到他聘請家庭教師。」男孩似乎話裡有話,但是他的態度我始終把握不住。是好奇,詫異,還是諷刺?我真的猜不透。

「我們是今天才協議好要進行家教工作的,不是要高考了嗎,允浩大概也是擔心自己的成績了吧。」我努力擺出我最自然的樣子,生怕被那孩子發現什麼。所幸那孩子沒有下一個問題,而是沖我友善的一笑,伸出手,說:「老師您好,我是允浩的同班同學,朴有天,叫我有天就好。」

我趕忙放下手中的啤酒,握住他的手:「你好,我是金在中。」

「老師您長得真漂亮‥‥」一握之後,朴有天並沒有馬上鬆開我的手,而是笑眼彎彎的看著我說,可話音未落就變了臉,然後發出一聲慘叫,向前倒去,嚇得我立馬掙開他的手,才看見他身後的紅髮男生,那個叫俊秀的孩子,瞪著大大的眼睛,邊用腳踹他的後背邊罵:「票有錢你吃飽了撐著討打是吧?膽敢調戲人家老師?!」那高音真是堪比海豚了。

「俊秀!秀秀!秀‥秀!輕點,內臟都被你踹出來了!」朴有天狼狽的往前跑,俊秀卻窮追不捨,拿起沙發上的靠枕一路狂打。客廳裡亂成一片,而其他人卻是見怪不怪一樣的吃的吃喝的喝。我一直在觀戰,直到最後朴有天被俊秀拉進了一個房間,那暴力場面才得以消失在我眼前,只是朴有天的慘叫還是從開著的門裡往外傳,我有點怕的想讓允浩進去看看,允浩卻遞給我一罐啤酒很不以為然的說:「俊秀的暴力是出了名的,誰也勸不來,你還是等著收拾殘局吧。」說完又開始跟別人拼酒去了。

 

 

 

 

 

Chapter 6. 親愛的,那真是個危險的遊戲

 

沒過半分鐘,朴有天的慘叫聲就停了,但是沒有看到他們出來,裡面什麼動靜都沒有‥‥朴有天不會是‥‥那個了吧‥‥!

我想都沒想就往裡面衝,剛跑到門口就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到了。

朴有天正躺在地板上,而俊秀坐在朴有天身上,俯著身子跟他接吻‥‥或許是我的動靜被注意到了,朴有天摟著俊秀的腰翻了個身,把俊秀壓在身下,俊秀也順勢摟上朴有天的脖子,繼續旁若無人的熱吻。

 

「偷窺也是你的癖好嗎?」熟悉的聲音傳入耳裡,我受了驚猛地往後看,沒有任何懸念的看到允浩那張拉得長長的臉。見我一臉窘迫樣,他不由分說的把我拉進了那間書房。

「怎麼樣?發現同類,很開心吧。」一進房允浩就把我推在門上,用手很輕佻的抬起我的下巴,語氣裡滿是鄙夷。

「你認為我是異類嗎?」第一次那麼直接的與允浩對視,他那戲謔的視線令我有些失落,悵然。

「哼。」允浩輕笑了一下,鼻息打在我臉上,然後放下抬著我下巴的手,「那身為異類的兒子的我,又是什麼?」

我感覺到他在慢慢的想我靠近,英氣的臉上滿是邪魅的表情,那表情在不斷地放大,放大,以我仰頭45°的角度看,完美的攝人呼吸。

「不躲嗎?等著我吻你?」在彼此間只有一層稀薄的空氣隔著的距離處,允浩的臉定格住了,他每講一個字,唇都險些擦過我的。我不知哪來的勇氣,突然貼了上去,感覺到他有些慌,然後用力的推開了我。

「覺得噁心?那你是正常的,可以放心了。」我有點詭計得逞後的小開心,又或許是因為第一次成了事件的主導者而得意。雖然說總是逆來順受,但我還是有脾氣的,允浩這種戲弄早就該制止,只是被他那麼激動的推開,我卻也有些苦澀。這孩子,果然是討厭我的。

「金在中,看來我低估你了。」回過神來的允浩用手背抹了一下嘴唇,竟然笑了起來。那笑看得我心虛,也讓我後悔。他把我拉回了客廳,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似地又開始喝起酒來。那個叫雅拉的女孩從一開始就安安靜靜的坐在允浩旁邊,但現在,她的目光卻時不時的投向我,。

 

 

沒過多久俊秀也和朴有天從房間裡面出來了,朴有天臉上的掌印還很清晰,一個跟有天長得很相似的男生嬉皮笑臉的問:「哥,你又摸嫂子屁股了吧?」俊秀聽罷立馬一記眼刀殺過去:「朴有煥,你也皮癢了是吧?」語落男孩馬上捂住自己的嘴,往沙發裡縮,才使俊秀放下已經抬起的手

見人到齊了,允浩站了起來,整個客廳隨他的動作靜了下來。他邪邪一笑目光卻投向我:「想必大家都知道我找了個家庭教師吧,這位金在中先生呢,就是我的家庭教師,大家一定對他很好奇吧。」

順著允浩的話,孩子們都把目光放到了我身上,我一下子緊張了起來,允浩的目光太耐人尋味了,我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些聽了允浩的話後都想把我的事情掏個乾淨的孩子們的欲望。

「‥‥接下來我們來玩個遊戲吧,一個能讓我們儘快瞭解到對方的遊戲。轉到了誰大家應該怎麼問,你們知道的。」

於是,我被迫加入了他們的真心話大冒險遊戲。大夥一起圍坐在地板上,我兩邊是俊秀和叫昌珉的孩子,俊秀的另一邊是朴有天,而允浩則坐在我的正對面,旁邊是雅拉和有煥。

 

第一輪開始的時候,我的手心已經都是汗了。瓶子還在轉,眼看著瓶口就要停在我面前了,我索性閉上眼睛不去看他。結果,在大家的歡呼聲中,昌珉第一個中獎。

「我選大冒險。」小孩子倒是乾脆,毫無畏懼的選了大冒險。

「去,親你俊秀哥一口。」轉瓶子的允浩也不含糊,,一下就給了指令。然後我看到三張黑起來的臉‥‥

「沈昌珉,你敢?!」首先是變身成小獅子的俊秀。

「哥,這太為難人了吧‥‥」昌珉也哭喪著臉說。

只有朴有天不說話,但是臉色也不好看。

「有天,你不會是也不答應吧?不就是親一下嘛,俊秀都已經選擇了你,你好歹也給苦戀俊秀的昌珉一點福利嘛。」

我聽到了什麼‥‥昌珉,苦戀俊秀‥‥不是吧?我偷偷的觀察昌珉,他顯然是沒想到允浩會把這事說出來,低著頭,表情有點隱忍的怒氣。其他人也是被嚇到了吧,空氣一下就凝固了,我甚至可以聽見昌珉越發急促的呼吸聲。有天則是低頭,不做聲的抓著俊秀的手,看來也很在意這件事。

「怎麼樣,親還是不親?遊戲有遊戲的規則,選了就不能後悔哦。」允浩慢條斯理的打破寧靜,那種置身事外的態度讓他看起來很陌生。

「允浩,別鬧了,你難道沒看到他很為難嗎。」我實在看不下去了,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是現在氣氛真的不好,。

「嗯?你說什麼?我們都在遊戲啊,怎麼會是鬧呢?要不我給你們換一下,你去親俊秀,親完算昌珉的,這個算是人性化了吧。」允浩突然改口,看著我,嘴角上翹:「你應該不會喜歡上俊秀,都是被壓的,頂多就是惺惺相惜。」

允浩的話有如一枚重磅炸彈投入了我們這個小小的圈,所有人都已七分震驚三分異樣的眼神看著我。我從來沒想過我的秘密會以這樣的方式暴露在這些孩子面前,同時殃及另一個孩子。我想逃離這裡,但那一定很狼狽。這就是允浩的目的?

 

「鄭允浩你到底是怎麼了?!」一言不發的朴有天終於忍不住爆發了,他撲過去抓住允浩的衣領,突然的動作嚇得雅拉尖叫了起來,有煥也才反應過來慌忙去抓朴有天的手想要阻止事態惡化。

「怎麼?說到俊秀你還沒抓狂,說到金在中就不行了是吧?」允浩一絲畏懼都沒有,還是那樣邪邪的笑,「金在中是你的style吧,長得這麼漂亮,俊秀可是比不上的‥‥」允浩還沒說完,朴有天的拳頭就揮了下去。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拳,允浩像是不服氣般的想要還手。有煥一個人根本拉不開扭打在一起的兩個人,雅拉嚇得一直在尖叫,昌珉看起來是想要旁觀,俊秀還完全處於發懵的狀態,客廳裡亂作一團。說實話,在看到允浩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拳後我的心就懸了起來。雖然他說了很過分的話,但我就是見不得他受傷。

我也撲過去,試圖拉開允浩。但兩匹小野獸般的年輕人都氣頭上,手上的力道都不小,在扭打的同時,根本就顧不到別人。我從小到大都沒打過架,更不知道要怎麼勸架。只是卯足了力氣去拉允浩,一心想要把他和有天分開。所以當有天的拳頭揮過來時,我根本沒有預見,更沒有防備,只看到允浩驟變的表情,然後感覺到有雙手用力的推開我,接著我的頭好像撞到了什麼東西,沉悶的一聲後,就什麼都看不到,聽不到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