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5‧We'll always have Paris

 

還好平時金在中是個好孩子,就說是複習到太晚,乾脆去同學家將就了一夜,理由是有夠扯的,但好歹是把夜不歸宿的理由給交代了,金苑玲對在中是十分信任的,她不會認為自己的乖兒子會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倒是在中,宿醉過後頭痛的幾乎要裂開,趴了一整天都沒恢復過來。

 

晚上鄭允浩的生日PARTY,慶祝的只有他們五個人,他不想和別人一起過,說是嫌太吵。幾個人鬧鬧騰騰地又要喝酒,金在中幾度懷疑鄭允浩的胃是不是真的不想要了,縮在一邊看他們四個拼酒,在中想他是不是不該來的,還不如回去看書,居然還被鄭允浩拖著逃了兩節晚自習跑出來,真是罪過。

在中老老實實地沒招著誰,吹了蠟燭之後鄭允浩用蛋糕第一個砸的居然是他,糊了滿臉的奶油後,在中才記得要反擊,五個人鬧成一團,整個KTV包廂裡都弄得奶油滿天飛,沈昌珉倒是沒砸蛋糕,追在他們後面嚷著浪費食物可恥。總是是一團糟,在中覺得自己都快被折騰瘋了。

鄭允浩半壓著他,笑得沒心沒肺的,很有成就感地看在中白皙的臉上都是亂七八糟的奶油,自己其實也沒好到哪裡去,偏偏就是挺得瑟。「看你還敢反擊,打不過我了吧。」說著大力捏著在中的臉,好像欺負他就是人生最大的樂趣。

「走開。」處於弱勢,在中這樣的反抗話語顯得更軟弱無力,還被人曖昧的捏臉,心裡真是特不舒服特彆扭,推搡著鄭允浩,好歹能坐起來喘口氣,把歪掉的眼鏡扶正了,也不忘了強調。「看你生日才讓你幾分的‥‥」

「哈哈哈!」鄭允浩笑得像聽到了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話,金在中這白白嫩嫩的小子,他還需要他讓嗎?大力拍拍他的肩膀,半是吊兒郎當半是正經的,蹦出一句不著邊際的話。「金在中,我們以後是好兄弟。」

 

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吧。

嗯,原本以為自己這樣沉悶的性格不會交到什麼朋友的。和鄭允浩他們幾個的關係密切了幾分,就在不知不覺中,在中有所改變。居然也有了和自己性格截然不同的幾個朋友,有點花心的有天,可愛的俊秀,少年老成但大部分時間在抽風的昌珉。

還有,一個蠻不講理不可理喻的鄭允浩。

 

在高考前一百天,學校有一次畢業旅行,其實他們所就讀的這所高中是貴族學校,總是有很多意外的活動,在備考前最後一次放鬆的國外旅行,地點定在了巴黎,再轉向捷克的首都布拉格,就算是喜歡悶在家裡的在中也忍不住心動了。

其他四個人早就迫不及待了,鄭允浩還下了決心,吼著爺玩完了回來一定用功念書。在中沒敢諷刺他,只是對又趴回桌上睡覺的允浩悄悄翻了個白眼。

豬也會有志向,稀奇了。(= =!!)

 

金苑玲給他收拾了一大堆行李,在中是很少一個人出遠門的,就算是學校集體旅行她也不放心,行李是一件都不能缺的,在中只能拖著一大箱的東西上飛機。

他們四個都隨意地背個小包,就在中行李最多,比有些女生帶的還要多,難免逃不過鄭允浩念念叨叨地說他像女人,看他沉了臉,鄭允浩又賴皮地粘上來和他道歉。

朴有天和金俊秀理所當然地坐在一起,昌珉和帶隊的老師在一起,低頭按著PSP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無法自拔。

有秀兩人在後面實在鬧騰的厲害,鄭允浩想睡覺都睡不著,回頭惡狠狠地瞪了眼他們,那股子惡霸氣息又上來了,「你們給我安分點!老子要睡了!」

有天和俊秀相互捂著嘴,老老實實點頭。

在中在旁邊想笑,鄭允浩一凶起來真是天下無敵,與生俱來的領導氣質讓別人不由自主地就會聽他的話,就是凶的有些不是地方。在中低頭像在自言自語。「平時還睡不夠嗎?」差點要把覺得鄭允浩像豬這句話說出來了。

「MO?」鄭允浩耳朵尖,聽到了他的自言自語。

「沒啊‥‥」在中當然不會承認,扭過頭去,眼裡藏著的促狹還是沒能逃過鄭允浩的眼睛。

「好啊,現在還學會嘲笑人了不是?」鄭允浩惡意地去掐他的臉,在中的皮膚很好,掐起來很柔軟,比果凍還Q,上次生日掐了一次還不過癮,鄭允浩一逮著機會就要掐,這回可是他自找的。直到在中臉掐得紅通通了,語氣微微沮喪地求他放開的時候鄭允浩才放開。

「會痛的。」在中抱怨了一句。

鄭允浩不以為然,踏踏實實地閉上了眼睡覺,沒多久就睡著了,在中是在佩服他超強的睡眠能力,無聊地翻了翻雜誌,想看看昌珉在幹嘛的時候,鄭允浩一腦袋就擱過來了,壓在他肩上。睡容真讓人不敢恭維‥‥在中瞅了一眼鄭允浩毫無形象可言的睡臉,雖然說也是帥氣的臉,可那越張越大的嘴和快要流出來的口水是怎麼回事‥‥= =。

正巧空姐送來咖啡,為了避免丟人現眼,在中終於選擇了用毛巾蓋上他的臉。= =。

 

巴黎,是一個很浪漫的城市。

沿街城堡一樣的復古建築,給人一種歷史的沉重和滄桑感,巴黎是多雨的,也許走在連綿的細雨中欣賞巴黎會更有情調,但是他們運氣不錯,巴黎正巧是難得的陽光燦爛,比起那一份沉重和滄桑,更多了一份明亮溫柔。

街上金髮碧眼的法國人也很友好,目光相遇都會回以善良微笑。

昌珉早就拿出了準備好的單反相機拍著,有天俊秀走在前面還在瞎鬧,心情真的很好,在中眯起了眼睛感受陽光的肆意親吻,連空氣中都有甜蜜的芬芳,在中和允浩走在後面,鄭允浩口裡嚼著口香糖,懶懶散散地打了一個又一個哈欠,昨天到巴黎休息了一個晚上還沒休息夠,有些睏。

鄭允浩是沒什麼浪漫細胞審美情趣的一個大男生,比起在中的細膩來,差得遠。

「 We'll always have Paris‥」在中念出了一段英文。

「 什麼?我們將常常擁有巴黎?」

在中知道他這個不懂浪漫的人是不會理解其中的深意的,斜眼看了鄭允浩一眼,慢慢和他解釋。「是在《卡薩布蘭卡》裡看到這句話的,不是我們將常常擁有巴黎的意思,而是,我們將永遠懷念那段美好的時光的意思。」

把巴黎指代那段,最最美好的時光。

在中覺得,只有親身到巴黎了才能理解這句話的美妙之處。

鄭允浩沒金在中那麼文藝,大咧咧地勾著在中肩膀走。「你就是文藝青年。」那語氣好像還挺不屑的,不經意地拿過在中手裡的大包。明明就出來玩的嘛,拖了個大行李箱也就算了,逛街還帶個大包,瘦的要死看起來拿著也吃力,偏偏他正義感十足,就勉為其難幫金在中拿一下算了。= =

跟這種人沒法溝通,在中懶得理他,被蹭蹭蹭跑過來的俊秀拉走了,加入了一起對著來往的公車遊輪大喊:「Bonjour」的隊伍裡去了,一群人樂抽地像個孩子,還在比理會他們的人數,鄭允浩拿著金在中的大包,真他媽的重的要死,他這都是為了誰啊他,連句謝謝都沒有,金在中真是越來越得瑟了。

雖說不滿,但還是認命地挎到了肩上。

 

中午吃飯的時候,在中終於徹底認識到沈昌珉驚人的食量,風捲殘雲地吃完了自己的那一份,還追加了一份牛排,在中吃不到一半,昌珉的第二份也吃完了,在中看的有些愣。

「在中哥,你的甜點還要嗎?」昌珉眨巴著可愛的大小眼問。

就知道會這樣‥‥在中不忍心拒絕,自覺把甜點推了過去。

「那‥‥水果沙拉還要嗎‥‥」o 0?

「呃,你拿去吧‥‥」

「那‥‥」

鄭允浩看不下去了,一拍桌。「沈昌珉你給我節制點!」小孩子長身體是需要營養,但像沈昌珉這樣狂吃猛喝的還真不多見,吃了也不長肉,浪費國家糧食。偏偏在中那傻子,不會拒絕別人要求,自己瘦的和小雞雛似的,還把吃的讓給別人。

「壞人‥‥」昌珉氣哼哼地扭頭。

「沒事,我也吃得不多。」在中很喜歡昌珉的乖巧,讓點吃的給他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YEAH,在中哥是好人~」昌珉歡呼雀躍。

水果沙拉也被昌珉拿走了,面前卻被鄭允浩放上另一份甜點,在中不解地看向鄭允浩。

「看什麼看!快吃!」鄭允浩用手把他的腦袋用力撥回去,氣的牙癢癢。就說自己正義感十足,最看不得老實巴交的人受人欺負。鄭允浩命令道:「我不喜歡吃這個,你給我吃了它。」

在中揉了揉發疼的腦袋,不敢有任何異議埋頭吃飯。

「允浩哥什麼時候不愛吃甜點了‥‥?」天真的俊秀忍不住小聲發問了,在遭到鄭允浩兇狠眼神秒殺之前,有天自覺捂住了俊秀的嘴。

 

下午一直在亂溜達,香榭麗舍大道在秋天落葉時分最浪漫,雖然沒能趕上那時節,可巴黎獨有的浪漫氣息籠罩著每個處,漫步著,感受著,心也好像在雲端一樣,興許是風太過溫柔,髮絲掃在鼻尖癢癢的,讓人都忍不住甜蜜地打個小噴嚏。

還去一家咖啡館留了影,和其他四個分別照了掛在那牆上,可不知道為什麼和鄭允浩那張兩個人看起來特別傻,還比著個俗氣的“V”字的手勢,在中睜隻眼閉隻眼,也難為他平時呆呆愣愣的人還能做出這麼活潑的表情,鄭允浩笑得有點二,不,簡直是二到不行。

在中扯了張便利貼刷刷地寫了一行字貼在下面。「我旁邊這人是二貨。」鄭允浩更加不會示弱,刷刷地也寫了句「我旁邊這人是女的。」明目張膽無所畏懼地貼在了在中那張的旁邊。

= =!

-  -!

結果是在中追著鄭允浩打,衝出了咖啡館,跑了老遠才發現自己是吃虧了,忘了把那紙條撕下來,不過異國他鄉的應該也沒有幾個人認識他,也就算了。

只有時光見證他們來過這裡,或許還有別的人,看到那照片,見證他們兩明燦的笑容,也會被感染,會心一笑吧。

年輕真是再好不過了。

 

在巴黎的最後一天才去看的艾菲爾鐵塔,好的東西要留到最後。是夜晚去的,夜晚的塞納河畔燈火輝煌,艾菲爾鐵塔也閃著無與倫比美麗的光,一群人站在河邊吹著風,愜意地有點不想離開,河面上折射著細細碎碎的光,如夢似幻,在中看著不遠處的艾菲爾鐵塔微微出神,雖然在電視上看過無數次,但是遠遠不如真實看到那麼美,美的讓人想沉浸在這夢一樣的景色裡。

鄭允浩被幾個花癡女生纏的有點煩,還是慢悠悠地踱到了在中身邊,把在中手裡買的好幾個艾菲爾鐵塔的小型紀念品拿過來把玩著,想起在中買的時候差點要買了一個巨型的,被他呵斥不長腦子後,只好委委屈屈地買了幾個小的,真不知道買了有什麼用,又不能吃又沒什麼大用處。

「送我一個。」雖然這麼想,鄭允浩卻還是取了一個掛在了自己的包上。

「我想我也會永遠記住巴黎的。」在中突然回過頭對鄭允浩笑了一下,烏黑的眸子也仿佛帶上了巴黎的星光璀璨。

在中有讓人不得不承認的美麗,真的太過美麗,讓人屏息。

鄭允浩心裡咯噔了一下,這小子忒妖孽了,他都差點閃了神,不知道怎麼的就發起火來。「行了行了,別再感慨了!」一腳踹在在中屁股上,沒使全勁。「我們得回去休息了,走了一天我累死了。」

 

原本鄭允浩是和沈昌珉一個房的,但金媽媽打電話過來的時候鄭允浩不小心接到,金苑玲千叮嚀萬囑咐地要鄭允浩好好照顧她的寶貝兒子,怕在中和不是熟識的人一個房間太尷尬,於是鄭允浩把昌珉踹了出去,老小抱著一大堆零食可憐兮兮地挪了出去,那哀怨的眼神看得在中十分不忍,又迫于鄭允浩的壓力只好作罷。

雖說媽叮囑了鄭允浩要好好照顧他,但是怎麼覺得彆扭得像要照顧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孩一樣?在中憋著沒敢說。

鄭允浩百無聊賴地看著電視,浴室讓金在中先用了,他只能等他用完才能洗澡休息,翹著二郎腿又不耐煩了,怎麼慢慢吞吞地還不出來,溺死在浴缸了不成?

來回換了好幾個頻道,看看時間都快一個小時了,真溺死了?鄭允浩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打算去浴室看看情況,這時候在中才從浴室出來,白皙的肌膚淡淡粉色,寬寬鬆鬆地穿著白色浴袍,蒸騰著熱氣,頭髮還滴滴答答地往下滴著水,倒真有幾分美人出浴的感覺。

鄭允浩還是惱得很。「你怎麼這麼磨蹭?」

「我這不是洗好了嘛‥‥」在中沒戴眼鏡,大睜著眼也看不清鄭允浩在哪,就光聽到他的大嗓門了,這人怎麼老有這麼多氣要生‥‥在中挺鬱悶的。

瞧瞧這像什麼話!總一副呆呆傻傻的樣子,鄭允浩把他拉到沙發上坐好,接過他手裡的毛巾,洩憤似的來來回回幫他擦頭髮,在中倒也聽話,坐了不動任他折騰,頭髮亂糟糟的,粉色的唇輕輕抿著。鄭允浩第一次近距離觀察他,同為男人,在中就是要秀氣很多,下巴的線條也很完美,睫毛不長但是很密,投下淺淺的陰影,札在嘴唇上的感覺肯定不賴‥‥‥停!鄭允浩又不由自主地把他當女人看了。

「怎麼了?」在中睜開眼,眼神迷迷濛濛的,怎麼突然停下來不擦了?毛巾就蓋在頭上,怪不舒服的,他扯下來一點。

鄭允浩受不了他這懵懂的眼神了,一把揪住他的臉。「我真懷疑你是不是男的。」

毛巾撲頭蓋臉地丟過去,罩了鄭允浩一臉,在中拿了眼鏡戴上,不忘狠狠白他一眼。「我要睡覺了。」說完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就去臥房了。

留下鄭允浩在背後張狂的哈哈哈大笑。

 

 

 

 

 

 

Part6‧布拉格,白鴿,查士丁尼大橋,天空,還有你。

 

一行人轉去布拉格,雖然在巴黎還沒玩夠,但布拉格也不失為一個浪漫的旅遊勝地,女生們也嚷嚷著一定要去。

布拉格古舊的繁華,好像永遠也不會被歲月洗滌。

廣場上的白鴿在陽光燦爛下悠閒地漫著步,俊秀早就興沖沖地跑到了鴿群中央,驚起了一大堆白鴿,白色的羽毛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手裡放著麵包,鴿子便又飛回來啄食,俊秀被啄得手癢癢,恩康康地笑個沒完,還招呼著有天說要偷偷帶一隻回去。

「俊秀哥整個一傻子。」昌珉對俊秀的幼稚呲之以鼻,專注於自己的拍攝。

腦後被有天毫不客氣的一拍。「秀那是單純,你懂個屁!」

昌珉憤憤地瞪他一眼,不屑和白癡夫夫計較。

在中一個人安靜地坐在一邊,看著昌珉和有天打打鬧鬧,鄭允浩還是那麼人氣高漲地被一群人圍著,突然有些慶幸,雖然知道自己是很難變成像他們那樣開朗又受人歡迎的人,但是能作為好朋友被他們接受,也是件幸運的事情。

 

有一隻鴿子邁著優雅的步伐踱過來,歪著小腦袋看了他一眼,撲騰著飛到了他的肩上,在中才從恍然中醒過來,不禁心情很好地拿出麵包撕成小塊餵它,小傢伙不但不吃,還探究性地啄了啄他的頭髮,「我的腦袋是不能吃的‥‥」在中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點點它的頭。

「金在中你傻啊,和只鴿子對話。」鄭允浩興許是被纏得煩了,皺著眉毛走過來,手裡還有幾顆女生硬塞給他的糖,全放到了在中的手裡,也不管他要不要。「那群女人鬧死了,我們去逛逛那幾條小巷吧。」

鴿子被驚飛了,飄飄悠悠地掉下來一根羽毛,在中用手接住站了起來。「走吧,叫上有天他們。」把手裡的糖果又塞進鄭允浩口袋裡,好像有些不滿。「別把別人送你的東西拿來送我,很不禮貌的。」

鄭允浩奇奇怪怪地看他一眼,臭小子就是講究多,隨手丟給了昌珉,招呼上有秀兩人去逛小巷。

 

布拉格的小巷沉澱著歷史的繁華,說不定就在下一個轉角邂逅一堵佈滿了青苔的石牆,建築物都是古老的,微微仰起頭的話,是小小的一片天空,清澈的藍,陽光透不起來,卻添了一份婉轉。

在中光顧著仰著頭看天,一不小心就撞到了昌珉的背,鼻子撞得紅通通的,惹得眼淚也在眼眶裡打轉,痛‥‥在中哭喪著臉揉著鼻頭。

被人大力扯過去,戳著額頭罵。「走路不長眼啊?!是昌珉還好,電線杆的話你豈不是要一頭撞死了?!」

 

「允浩哥‥‥是我也不好‥‥」昌珉被在中一撞,自己差點撞上電線杆,不過好險,他驚魂未定的拍拍胸口,不過下一秒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別一副要哭的樣子。」鄭允浩把在中拉得近一些,一點也不溫柔甚至很隨便地在他額頭上呼口氣。「呼一下就不痛了吧。」

‥‥‥ 受到淩子姐的傳染了吧,昌珉抖索了一下,以前淩子就總是呼呼來呼呼去的,讓人汗毛倒豎,允浩哥自己挺受用的,該不會以為別人也很受用吧?不過看起來在中也並不覺得膩歪,笑得有點委屈,被允浩哥毫不留情地拖走了。

這世界是腫麼了,老小不明白了。

 

路邊有賣小玩意的小攤,鄭允浩直接拿了條粉紅羽毛的圍脖搭在了在中的脖子上。「這挺配你的。」他摸摸下巴。

在中不愛搭理他,擱下圍脖快走幾步趕上俊秀他們。

「哎,這就生氣了啊?」鄭允浩小跑步衝過來,竟直接撲到了在中背上,在中瘦是瘦居然也能背起他,俊秀玩心頓起,也撲到了有天背上,不知怎麼的就要求比賽,看誰先跑到巷子的盡頭。

在中半逼迫地背起了鄭允浩,也不很吃力,哼哧哼哧地跑著,鄭允浩在他背上安然舒適地趴著,微風溫柔地拂過耳邊的髮絲,有些許不想停下來的感覺。跑到終點的時候有天和俊秀還被甩在大老遠的地方,在中像得到徹底的放鬆一樣,扶著膝蓋喘口氣,忍不住笑了起來。

他摘了眼鏡,抹掉細細的汗,大眼睛彎起來流光溢彩,臉上還有小小的酒窩,是真的在笑,沒有拘束也沒有勉強,笑得風都變得溫柔,他難得這麼瘋一次。看鄭允浩直愣愣地盯著他沒反應,伸手在他面前晃晃,在中疑惑。「怎麼了?」

「你別那樣笑,牙齒露出來,真不好看。」鄭允浩不自在地轉過頭去。

是嗎‥‥在中掩住了嘴,卻掩不住笑意,看鄭允浩實在不對勁也沒有管太多,幫著俊秀去扶累得癱倒在地死活不肯起來的有天了。

「有天沒有用!在中哥那麼瘦都能超過你!」╭(╯^╰)╮

「誰叫你自己胖,胖海豚,屁股大。」= =。

「MO!朴有天你造反了不成!」 = =#

「哎哎,俊秀別這樣‥‥嗷‥‥」T T,

「在中哥別攔,讓他們打去吧‥‥」-  -

 

如果說,在中對布拉格的記憶的話,不是陽光,不是白鴿,不是查士丁尼大橋神秘的戀人祝福,而是在布拉格不知名的小巷,他背著鄭允浩哼哧哼哧地跑,仰頭便是清澈的天空,很近很近,好像可以抱住天空一樣。

那樣的場景在日後的夢境裡,反反復復。

 

==================================

 

今天這兩篇是不是特別的有感覺‥‥令人懷念的巴黎和布拉格。。。

 

95175d3edb8c86c454e723a7.jpg  

f82fd5d527f5d32aa08bb71.jpg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