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29‧我發誓不再說謊了,多愛你就會抱你多緊的。

 

有秀珉三個人來的很突然,幾乎就是在中開門想出去買貓糧的時候三個人就赫然立於眼前了,在中愣了好一會兒,昌珉已經整個撲過來了。「在中哥~~我想死你了!!!你怎麼知道我們要來。」左蹭蹭右蹭蹭,就差沒在他臉上啃幾口以示熱情了。

有天和俊秀懶得理會抽風的老小,徑直繞開進到客廳。

「‥‥珉啊,我也很想你。」在中承受不起這小子快1‥90的大個子,輕微咳幾聲,推搡了他幾下。「但是,你也不用一來就想壓死我吧?」

「沈昌珉。」鄭允浩陰沉的聲音響起。

昌珉聞聲立馬站好稍息,畢恭畢敬地行了個大禮,「允浩哥,我也想你。」小孩最怕的就是鄭允浩,也不知道是不是受欺壓慣了,一聽到鄭允浩快發怒的聲音就條件發射地正經,絕對聽話。

「嗯‥‥」鄭允浩滿意地點頭,擺了擺手。「今天我休息,在中你招待他們,我睡覺去了。」說著連連打著哈欠,心情好就不跟昌珉計較了。最近和在中關係親密了許多,雖然什麼都沒點破,在中對他好就比什麼都管用,鄭允浩心情好到不行。

「好吧。」在中點頭。

瞧吧,連點頭都那麼乖巧可愛,鄭允浩心裡樂著,往臥室去了。

昌珉委屈地揉鼻子。「切‥‥抱一下也不給,小氣死了。」是用小的不能再小的聲音說的,但也不知道鄭允浩怎麼就聽見了,這回是饒不了他了,鄭允浩一點點睏意也沒了,怎麼著也要把沈昌珉抓來狠狠修理一頓。

客廳裡頓時雞飛狗跳,昌珉抱著頭四處逃竄,連帶著JIJI也受到了驚嚇喵喵叫著四處竄著,有天和俊秀還在沙發上旁若無人視若無睹地膩膩歪歪,在中目瞪口呆地看著,那種熟悉的無奈挫敗感又來了,想著又撲哧笑了出來,這樣的感覺也不差。

「在中哥,救我!」昌珉急中生智躲在了在中後面,貓著個腰只探出個頭,得意洋洋地笑,有靠山不用怕。

鄭允浩還拿著抱枕要砸沈昌珉,無奈在中堵著,只能乾瞪眼。

「好了,不要鬧了。」在中笑彎了眼,手掩著嘴,這是他習慣的笑法,只留了一雙流光溢彩的眸子盛滿溫暖,看著頭髮因為追逐而淩亂的鄭允浩,無奈地搖著頭,手很自然而然地幫他順了順,白皙的指尖戳了一下他有些嬰兒肥的臉,在中語氣是輕柔的。「多大的人了,還和以前一樣愛鬧。」

在中看起來很不經意的舉動,已經引起了其他三人的高度關注。

還有一個人,為此心潮起伏,彆扭地偏過頭去咳了幾聲。「好吧,我才懶得和沈昌珉這小子吵。」抓了抓亂糟糟的頭髮就要往臥室去,平時驕傲冷漠的男人,此時此刻卻像情竇初開的小男生一樣,為了喜歡的人一點親密舉動而心跳難抑,臉也微微發燙,如果不趕快離開就要被人發現他的窘迫了。

想到這,鄭允浩不由得更走快了點。

‥‥‥‥‥‥

 

三個人的視線從鄭允浩消失在臥室處的身影又轉移到了在中身上,如果沒看錯的話,剛才‥‥那是怎麼回事,老小抖了抖,簡直和有秀兩人的肉麻有過之而無不及。

「怎麼了?」在中看他們都齊刷刷地看過來,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

一瞬間昌珉翻冰箱去了,有秀繼續膩歪了,連JIJI都打了個哈欠像看完好戲一樣甩著尾巴回窩了,在中有些茫然,抓了抓頭髮進廚房給他們泡茶。

倒是有天,賊兮兮地貼到俊秀耳邊。「我看他們有戲。」

 

這無疑是在中這麼久以來最開心的一天,以前五個人總在一起的時候從來不覺得聚在一起的時間有多可貴,其實早在四年前他決定離開的時候他就想過,自己一旦離開,也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五個人完整地聚在一起的時候,所以總是很懷念,想起來的時候還是眼眶發疼到想哭。

現在真的五個人聚在一起,他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我真的‥‥」在中突然有話要說,拂開了遮了眼睛的細碎髮絲,眼神很明亮。「真的很想你們。」這是真心話,他開始後悔當初離開的決定,白白錯過了四年的時光,很多時候,都覺得感激,如果不是擁有了這珍貴的友情,他可能還是很沉悶很自閉。

是他們把陽光帶給了他。

有些沉默,就在俊秀感動到要和在中來一個友情之抱的時候,鄭允浩很破壞氣氛地一個巴掌拍在了在中的後腦勺上,「總是那麼矯情,受不了你!」那語氣有時極為嫌棄,對其他三個揮揮手。「別理他,吃飯的吃飯,膩歪的膩歪。」

‥‥‥昌珉直翻白眼,允浩哥總是不懂情調。

 

事實上,鄭允浩拍在在中後腦勺的手沒有拿開,而是順著摸了摸他的頭髮,安慰性地攬了攬他的肩膀,那眼神仿佛在說我們都知道,先撇開自己那比友情已經超出太多的感情不講,內心深處,他們的友情是比什麼都珍貴的。

只是鄭允浩從來不說,不用表達,因為他們都應該明白。

在中盯著他笑了笑,鄭允浩吃東西總沒個准數,雖然說不比昌珉吃得多,但是吃相的狼吞虎嚥卻和昌珉有的一拼,剛剛喝的牛奶還印了一圈在嘴邊,怎麼看怎麼傻氣,手邊也沒有紙,伸過手去,就這麼直接用裸露的手背幫他擦了嘴,「你怎麼總是這麼邋遢。」

三隻又投來了高度關注的目光,鄭允浩又不自在的咳了咳。

 

房間只有兩個,卻有五個人,有天和俊秀一間房的話,那剩下的三個人怎麼分配?允浩是堅決不肯睡沙發的,也不能欺負老小,在中想了想,抱了被子去沙發,沙發還算長,將就著睡一晚上應該還好,頂多第二天有些腰酸背痛。

昌珉拼命搖頭,「我才不要和允浩哥一個房間。」再遲鈍的老小也懂有秀拼命要留下來睡的原因,他可不敢‥‥‥

「為什麼?」在中沒想過別的什麼,只是單純的以為昌珉不想擠著睡。「床有夠大,不會太擠的。」

「那也不行!」

「‥‥為什麼?」

鄭允浩此時此刻倚在臥室門邊,聽到他們兩對話眉毛是越皺越緊,「我說,他想睡沙發就讓他睡好了,金在中,你要是嫌棄我就和昌珉擠沙發好了,我不介意。」說了不介意,可那樣子分明是生氣了,也不等他回答就進臥室去了,門還大力被關上。

「在中哥‥‥你就別跟我搶了,快去睡吧。」昌珉忍辱負重地往沙發上一躺,一副死活要睡沙發的樣子,閉了眼裝死屍。

看昌珉不動,在中也沒有辦法,猶豫地望了鄭允浩的臥室那邊,不是嫌棄他的,只是害怕和他太親近,自己的不正常和面對他時總是不安的心跳。走到門口去,卻又忐忑,最後還是決定敲門,沒有人應,想必是真的生氣了,「允浩‥‥」他試圖輕輕地喊了一聲,也沒打算鄭允浩會應的,都決定他不回答就真的和昌珉在沙發上擠一擠就算了。

可鄭允浩卻應了,語氣還是氣惱的,「門沒鎖!」

 

可以選擇不進去嗎?可在中畢竟是打開門走了進去。鄭允浩坐在筆記型電腦前,似乎還在處理些什麼檔,房間裡只開了盞小小的檯燈,好歹看起來溫暖些了。在中也不是第一次進來這個房間了,只是今天特別的緊張,手心都是汗,原本兩個男人大大咧咧地睡在一張床上也不會怎麼樣,可因為在中對他的感情不僅僅是朋友而已,平時連在他面前光著膀子都覺得拘束,現在突然要睡在同一張床上。

真是要瘋了。

「愣在那裡幹什麼?」鄭允浩好一會兒沒聽見有動靜,回轉身來就看到呆怔地站在門口沒動的在中,也不知道在想什麼,看了就來氣。「你不睡了啊?還不快去洗澡睡覺。」

「哦‥‥好‥‥」在中慢了半拍,收拾了東西去浴室。

 

出來的時候鄭允浩已經坐在床邊翻著雜誌了,剛洗了弄乾的頭髮有些蓬,看起來竟多了幾分可愛,看他出來目光兜了一圈,又開始沒好氣了,「頭髮那麼濕也不擦,過來我幫你擦。」

「我自己可以的‥‥」在中咬了一下嘴唇,不安的樣子很無措,看鄭允浩臉色又差了幾分,似乎是已經灰心喪氣了,又急急忙忙補充了一句。「好吧,你幫我。」話說出口又後悔,這不是給自己找罪受嗎?

以前兩個人也經常這樣,幫對方擦頭髮,胡亂地用毛巾蓋著亂揉一把,看在中頭髮變得亂七八糟鄭允浩就莫名地好心情,哈哈大笑地笑他白癡,現在看來的話‥‥這樣的距離也太近了點,在中垂著頭老老實實不動,鄭允浩也沒有鬧他,仔細幫他擦著,在中不敢睜眼,抿著嘴唇,睫毛烏黑纖長。

「頭抬起來一點。」鄭允浩托起他的下巴幫他擦額前的碎髮,原本擦完了就可以放開了,可是他沒有放,手指有些涼地劃過在中的眉。

「你不會又要說我像女人吧?」在中突然說,苦惱地皺皺眉,波光瀲灩的眸子睜開來了。「不要說。」

鄭允浩失笑,看來每次他凝神盯著在中的時候,說他漂亮或說他像女人也好,在中已經形成條件反射了,「沒有。」鄭允浩搖頭,指尖微微地又從眉頭劃到眉尾,目光中是眷戀多了幾分。「只是想說,如果你的頭髮不遮住眉毛,看起來會英氣很多。」

在中真的是鄭允浩見過最好看的人,稍稍換個樣子又會是那種不一樣的好看。

「是嗎?」在中想伸手去拿鏡子來照,卻被人抓住了手。

鄭允浩凝神專注地看他,托著他的下巴打量他玉一般溫潤的容顏,上帝在造他的時候是不是費了很多心?為什麼在中看起來會這麼完美?在他看來,簡直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

情人眼裡出西施?鄭允浩輕笑,也許。

 

在中就那麼睜大眼和他對視,覺察到他越來越深邃的眼神,和越來越貼近的呼吸,已經知道接下來鄭允浩可能會吻他,他越貼近在中就越後退,直到抵上了牆無處可退。

不可以‥‥在中那種莫名的排斥感又浮現了。

鄭允浩半個臉隱在黑暗的陰影裡,看起來不知道是期盼多一點還是難過多一點,在他親下來的那一瞬間,在中側過了頭去,嘴唇險險地擦過去,在中突然就像瀕臨滅絕的小獸一樣極力抗拒起來,用力推開了鄭允浩,「不要這樣。」他低低地喘著氣,慌張地站了起來,又無意識地重複了一遍。「我們不可以這樣‥‥我們都是男的‥‥」

「是嗎?」鄭允浩原本溫暖的眼神瞬間冰冷,扯著嘴角冷笑一聲,「那你就不要對我那麼好,別讓我有可以和你在一起的錯覺。」說到這是再也說不下去了,每當他想靠近,為什麼他總是想躲呢?心裡的苦澀漫延,鄭允浩再也沒看在中一眼,躺到床上用被子蒙住頭。

天氣很熱,悶在被子裡也真的很難受,可鄭允浩卻不想動,就這麼睡吧,睡著了也許就不會那麼難受,可感覺卻那麼敏銳,他無法不去在意在中的舉動,他感覺在中似乎站了很久,然後坐到了床上,又不再有動靜了,最後他躺了下來,似乎隔著很遠的距離,被子中間空了很大一塊,他關了燈,就再沒有聲響了。

鄭允浩憋著氣,惱自己還是惱在中多一點,他不知道。後來也漸漸有了睡意,正待要睡沉的時候,卻聽到了一絲抽泣的聲音,是那種為了努力壓抑哭聲而發出的聲音,漸漸的,變成了低低地抽泣,在安靜的房間裡尤其突兀。

在中在哭?

有了這樣的想法讓鄭允浩再沒有睡意,忍不住坐了起來,開了燈,就看到床的那邊隆起的一團,在中背對著他,肩膀一直在顫抖著,「在中‥‥」鄭允浩小心翼翼地喚了一聲他的名字,在中也不應,只是往被子裡縮了縮,整個人都埋了進去。「在中。」鄭允浩去扯他的被子,扯不開,在中一直拽著被子,頭怎麼也不肯抬起來,只是努力克制哭聲不要發出來。

「怎麼了‥‥」鄭允浩拍拍他的背。「在中啊‥‥我剛剛是太凶了,對不起,別哭了抬頭讓我看看吧,好不好?」好聲好氣地勸,就算有再多的失望和難過也不比看到他哭來得難受,再扯了一下被子,在中沒有拽著了,索性全扯下來半抱著他轉過來。

 

是真的在哭,眼淚一直沿著眼角滑落下來,覺得難堪用手臂搭著額頭,發出像小動物一樣細微的嗚咽聲,眼睛紅得不成樣子,嘴唇被咬得發白也不肯鬆,這是鄭允浩第二次見到他哭,並且哭得厲害。在中不是女孩子,是從不輕易掉眼淚,就算再難過也只是把眼淚逼回去,還曾開玩笑說自己是只會在心裡流淚的男人,可他卻哭了,兩次都是為了鄭允浩,哭的委屈又狼狽,苦的鄭允浩的心也跟著狠狠痛起來。

手忙腳亂地去幫他擦眼淚,卻發現根本是徒勞,那些眼淚好像已經積蓄了很久,怎麼流也流不完,在中嗚咽著卻又不說話,只是用那雙濕潤的眸子哀哀地看著鄭允浩,嘴唇都快被咬出血來。

鄭允浩心痛卻沒有辦法,只能笨拙地把他整個抱進懷裡,很用力地抱著,感覺那溫熱的眼淚沾濕了胸前的衣服,一直滾燙到他心裡去。在中抓了他的手臂狠狠地咬,直到口腔裡都有血腥味,眼淚砸了下來,聲音歇斯底里的,「鄭允浩!你為什麼又要出現!你為什麼還不依不饒的不肯放開我!我有什麼好的!為什麼不乾脆忘了我去和別人在一起!我難受了這麼久!我努力了這麼久!這些年的苦都是白受的嗎?!」他顫著肩,像用光了所有的力氣,頭埋進鄭允浩懷裡大聲哭著。

 

溫暖的檯燈的暖黃色光芒映得鄭允浩臉上溫柔一片,「你是不好,任性,自私,又膽小。」他用手指順著那褐色的髮絲,在在中耳邊輕輕一吻。「可怎麼辦,我就是喜歡你。」

僅僅是你只為了我哭,我就義無反顧地愛上。

 

 

 

 

Part30‧每天醒來最幸福地事就是、你沒有睜開眼、我還可以偷看你一眼。

 

早上醒來的時候,覺得胳膊有點酸,側過頭去看的時候,就看到在中枕在他胳膊上睡的很香,手還揪著他衣服的一角,褐色的髮絲柔順地貼在他白皙如玉的臉頰上,嘴唇粉嫩得頗有些誘人親吻的感覺,鄭允浩心情突然變得很好,笑著看他,在中睡覺的樣子也很乖,不流口水也不亂動,只是發出小動物一樣的呼嚕聲,也不像打呼,偶爾還小小地哼一聲,咂一下嘴。

真的可愛,鄭允浩去掐他的臉。

「唔‥‥」他不滿地動了一下,側了臉要躲開那惱人的捉弄。

鄭允浩看他要醒,閉了眼裝睡,在中坐了起來,揉了揉眼怔怔地發了會呆,把小鏡子拿過來,發現自己眼睛果然腫得厲害。是哭的,在中有些迷糊的這麼想,早上大腦總是反應遲鈍。

「允‥‥」在中推他。「允呐。」剛起床的時候聲音總是甕裡甕氣的,叫出來的鄭允浩的名字總有別樣的親昵,這是屬於在中特殊的昵稱。

鄭允浩就不動,他非得裝睡要在中耐著性子一遍一遍叫他起床,這樣的惡作劇他總是樂此不疲。

「起床了。」在中伸腿踹他,抓了他的手臂搖晃。「起來了,鄭允浩,豬啊你。」

鄭允浩忍不了笑,睜開眼把在中扯了過來抱住,在中措手不及地趴在了鄭允浩胸前,狼狽地撐起手臂怒視他,鄭允浩看他瞪大眼睛要生氣其實又不是真的很氣的樣子,越看越喜歡,傾過臉去就要親。

「哎喲我的媽。」冒冒失失開門衝進來的昌珉用手捂住眼睛。「我可不是故意的,門沒鎖,我只是想說,允浩哥你別巴著在中哥不放了,我肚子餓得不行了,麻煩你就把在中哥放開給我做飯,完了你想怎麼樣都行,不能這樣虐待老小啊,我還長身體呢‥‥」

在中慌慌張張地爬起來,臉紅得厲害,「昌珉‥‥亂說什麼呢你‥‥」說著就往浴室衝,期間還不小心絆了一下,做賊心虛地說:「我這就去刷牙,等下馬上給你做早飯。」

被人破壞好事的鄭允浩什麼都沒說,直接一枕頭飛了過去。

 

 

陰霾的日子好像已經過去了,生活也漸漸變得明朗起來,在中也不用去咖啡廳打工了,被一家不錯的公司聘用,也算是一個小白領了,他始終相信,只要自己再努力一點的話,會有更多的收穫的。

和鄭允浩住在一起,其實他完完全全有資本可以搬出去住了,偶然提了一次,鄭允浩什麼也沒說,悶著好幾天不和他說話。

不說就不說吧,在中也故意不和他說話。

再沒幾天鄭允浩就忍不住了,把他的行李都丟了出去,連同JIJI也一併丟出去,站在門口對在中吼。「你走啊你!快走!和我住一起委屈你了不是!反正我們什麼關係都沒有!」吼到最後臉紅脖子粗的,嘭地就把門關上了。

在中知道是玩笑開大了,他只是想看鄭允浩倔脾氣能撐多久不和他說話,沒想到他會那麼生氣,甚至要把他趕出來,想來鄭允浩吼他的時候眼裡滿是受傷,心裡更加過不去,連忙去敲門鄭允浩也不應。

早知道就不和他倔了,在中抱著JIJI拖著行李就往電梯去,不管怎麼樣先找個地方住,又埋怨鄭允浩狠心,大半夜的發什麼臭脾氣,他可不是偶像劇女主角要蹲在門口癡癡地等,他可是個男人,他做不來這種肉麻事,只想著過幾天再來哄他。

剛進到電梯裡面,按了一樓的鍵,門正要關上就被人強制地拉開了,在中目瞪口呆地看著氣喘吁吁衝過來的鄭允浩,半天沒緩過神來,倒是懷裡抱著的JIJI跳了下來,沖著鄭允浩討好地喵喵叫了兩聲。

鄭允浩粗暴地拽著在中胳膊就把他從電梯裡扯了出來,劈頭蓋臉地一頓訓斥,「我叫你走你還真走啊?!金在中你腦子不好使還是怎樣?!大半夜的你要去哪?你明知道再多敲一下門我就會給你開,他媽的還給我倔脾氣!要走哪去你說,你真想我揍你啊?!」越說越氣,揮了拳頭就要砸過來,到挨到在中的時候又頓住,顯然是氣得牙癢癢,想打又不忍心打下去。

在中埋著頭閉眼,拳頭卻沒有落到自己身上,看鄭允浩怒氣衝衝地收回拳頭,偏轉了頭去看都不想看他一眼,心裡突然就湧上一股暖流,伸了手去搆鄭允浩的手,抓住晃了晃。「允呐‥‥」軟軟的語調是明顯的示好。

沒甩開,只是皺了眉不理。

「對不起。」在中看他有軟化的跡象,又走近了些,咬著嘴唇可憐兮兮,「我錯了還不行嗎?」

鄭允浩順勢就把在中帶進了懷裡,還生氣卻又氣不起來了,只是用手在他屁股上象徵性地一拍,「金在中,你是不是故意的。」

「嗯?」乖乖埋在他懷裡的在中哼哼了幾聲。

「你就是看準了我是不會生你的氣的是不是?總是這麼任性。」鄭允浩在他臉頰懲罰性地咬一口。「你就是看準了我離不開了你是不是?」

在中抬了眼,滿是笑意。「是啊。」

自那之後再也不敢提要搬出去住的事情。

 

==========================================

在中終於敞開心扉接受允浩了~死小孩!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