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31‧對於我來說,浪漫莫過於一些微小的事。

 

你要相信世界上一定會有一個你的愛人,無論你此刻正被光芒環繞、被掌聲淹沒,還是那時你正孤獨地走在寒冷的街道上被大雨淋濕,無論是飄著小雪的微亮清晨,還是被熱浪炙烤的薄暮黃昏,他一定會穿越這個世界上洶湧著的人群,他一一地走過他們,懷著一顆用力跳動的心臟走向你。他一定會捧著滿腔的熱和目光裡沉甸甸的愛,走向你、抓緊你。他會迫不及待地走到你的身邊,如果他年輕,那他一定會像頑劣的孩童霸佔著自己的玩具不肯與別人分享般地擁抱你;如果他已經不再年輕,那他一定會像披荊斬棘歸來的獵人,在你身邊燃起篝火,然後擁抱著你疲憊而放心地睡去。他一定會找到你,你要等。

 

在中覺得,他好像是,不,應該是等到了這個人。

如果忽略鄭允浩的那些怪脾氣,他還是對他很好的,只是有時候看到他手忙腳亂地想在廚房裡試圖給他做頓像樣的飯時,在中總是哭笑不得,好吧‥‥他是明白鄭允浩的一片苦心的,也知道他純粹是想表達對自己的喜歡,多不容易啊,人高馬大一男人圍著小圍裙在小小的廚房裡給他做飯,可也不用打碎了好幾個碗吧‥‥

在沙發上坐立不安的在中再次聽到一聲瓷器破裂聲後是再也坐不住了,「鄭允浩,再這樣下去我們就沒碗吃飯了。」真的不明白,也就是做個菜,不是蹭到放在這裡的碗就是手忙腳亂打破了那裡的碗,平時叫他洗碗還不至於這樣呢。

這男人究竟有多少面?真應該把他們公司的人叫過來看看他們平時板著臉嚴肅無比的鄭大少爺,現在這副模樣,做錯了事就知道裝傻裝天真,「你快去坐著,我來就好。」偏偏在中就奈何不了他這個樣子,只能無奈地把鄭允浩推出廚房,自己開始忙活起來。

 

收拾了佐料放得亂七八糟的檯面,把湯裡放入配料,把火關小慢慢燉,又細細地開始切肉絲,這才意識到背後似乎有人一直在看他。「看我看什麼?」在中看了眼悠閒倚在廚房門邊的鄭允浩,回轉身繼續切肉絲。

「我以前也是這麼看你的。」鄭允浩微笑,狹長迷人的眼睛一直看著在中不放,而臉上的表情分明是幸福的,閒閒地打了個哈欠,鄭允浩又接著說。「那時候我就想,要是你是一個女人,我非得娶你回家不可,wuli在中那麼賢慧‥‥」

「去你的,賢慧是用來形容我的?」在中背對他揮了揮手裡明晃晃的菜刀威脅。「而且我也不是女的。」

「事實證明,你不是女的我也還是想和你在一起,還記得那次我給你做飯嗎?」鄭允浩又恍惚記起了那時在中一點也不嫌棄他做的飯難吃而勉強下嚥的樣子。「你那時笑著看我,卻好像要哭了,如果我早看出來你喜歡我,我那時就應該不放過你的,你看‥‥害我們白白浪費了四年時間相愛,如果多了四年,你愛我會不會也像我愛你一樣?」

現在想來,那時他們都太年輕了。

那樣笨拙的喜歡,然後耗盡漫長時光變成愛。

 

在中沉默,淺淺地呼吸,眼眶又不爭氣地紅了半圈。

鄭允浩看他沒有反應,果然自己太白癡了連說句動人的情話都打動不了人,頗有點自討沒趣地摸摸鼻子要走,本來也就是不太會說肉麻話的不懂浪漫的男人,他可學不來朴有天。在中連點面子都不給,至少也要感動到給他一個擁抱啊,鄭允浩懊惱地想,以後再也不說了。

「允呐,快來嘗嘗湯的味道怎麼樣。」

回頭看在中噘著粉嫩的唇吹著湯,對他笑得明亮,眼角帶著些微濕潤地看他,鄭允浩馬上把抱怨全都忘光了,屁顛屁顛地湊過去喝了口湯,把心愛的人抱了個滿懷,在中是個很害羞的人,感動的話也不會說出來,不過‥‥鄭允浩嗅著他身上似有若無的香味想,不過只要他心裡明白就好。

 

 

不知不覺秋天快到了,天氣也漸漸轉涼,兩個人決定去買衣服。

在中不愛挑,鄭允浩也更加不愛挑,倒是女店員推薦得特別勤快,甜甜心裡樂得很,帥哥是不多見的,一下還來了兩個,殷勤一些也是正常現象,連試了幾件鄭允浩都不喜歡,實在不耐煩了,指著櫥窗裡那情侶裝。「我就要那個了。」

「‥‥‥你是要這個帥哥穿裙子?」甜甜驚疑未定。

「白癡嗎?」鄭允浩看了眼在中,即使他想看在中穿,但也是想想而已,怎麼敢真讓他穿?沒好氣地沖店員說:「兩件男式的。」

甜甜來回打量了一番,意味深長地笑了笑。「我這就去拿,等等。」

在中心裡不滿了,明明就是一樣的衣服,為什麼鄭允浩穿了就那麼有男人味?身材比例也好,天生的衣架子,都可以直接當模特了,和鄭允浩並排站在同一個鏡子前面,又瞅了瞅自己,雖然也不賴,可這外套偏的是粉白色,襯得他膚色盈白,因為他太瘦有些鬆鬆垮垮的,袖子有些長,蓋住了小半個手掌,掩住嘴笑的話,怎麼看怎麼像女生。

「啊‥‥挺不錯呢。」甜甜笑眯眯地幫他們把帽子戴起來,「這衣服這樣穿比較好看對吧?兩位‥‥」原本想說真般配,甜甜覺得太露骨了,只好語鋒一轉,「都挺帥氣的。」

在中在帽子的遮掩下更加漂亮,鄭允浩二話不說付了錢就拉著在中走人,更加肆無忌憚地摟著他的肩,在中覺得彆扭,用手去推他,鄭允浩就是耍流氓不肯放,還親昵地去蹭他的鼻尖,把在中鬧了個大紅臉。

在路人看來兩人是甜蜜的情侶,只不過女生有點高啊‥‥‥

 

在外面吃了晚餐才回家的,可鄭允浩說什麼也要去買霜淇淋吃,舉著兩個霜淇淋跑回來,遞給在中一隻,那表情卻神秘兮兮的,在中對他偶爾的抽風也習慣了,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只是接過來抱怨了句:「你胃不好,還總愛吃些涼的折騰自己。」在中平時都不給他吃的,只是今天心情不錯,也任由他去了。

鄭允浩拉著他在路上慢慢走著,也不是真想吃霜淇淋似的,漫步經心的吃幾口,又扭頭來看在中。

在中被他看的奇怪,摸了摸臉。「我臉上有髒東西?」

「沒有。」鄭允浩果斷否定,把剩下的甜筒幾口吃完了,看在中還慢吞吞地吃著還吃不到一半,就急了。「吃個霜淇淋也磨磨蹭蹭的,金在中你就不能大口大口吃嗎?你怎麼老像個娘們兒似的。」

在中被吼得莫名其妙。「你想吃給你好了。」他把甜筒遞過去,也挺沒好氣的。「幹嘛老是說我像女人,你想吃說聲不就行了,又不是不給你。」

真想一把掐死他,鄭允浩咬牙切齒,把霜淇淋拿過來三口兩口吃到底,最後從裡面拿出一樣亮晶晶的東西,放在手心裡給他看,「送你!」鄭允浩向來沒什麼好脾氣,今天想浪漫一下耍個小把戲,金在中他媽還不肯配合。

在中一開始還沒看清,後來才看清是一個銀戒,很簡單卻也很漂亮的款式,只是在戒指內側刻了一行英文。「YOONJAE?」在中喃喃地念了出來,允在,他們兩的名字一起刻在了這個小小的銀戒上面。

鄭允浩也不等他有所反應,拿了他的手就往無名指上套,戒指居然小了,卡在指節上不上不下的,再也套不下去了。

「該死‥‥」鄭允浩低咒了一聲,這戒指很早以前就買了,也沒想過在中手指的尺寸,就那樣買了下來,心想著總有一天會把它套在在中的手指上,終於有機會這麼做了,居然會太小了套不上無名指,氣得就要把自己手上那個戒指也一併拿在手裡要丟。

「幹嘛啊‥‥」在中連忙去攔,把戒指搶了過來。「幹嘛丟,挺好看的。」嗔怪地瞪他一眼,把戒指套上了小指,就著路燈的光線把手拿遠了一點細細打量,「當尾戒剛剛好。」

誰要拿這個當尾戒了,鄭允浩氣悶。

在中當然知道這個男人彆扭的心思,心情突然變得特別溫柔,眸子笑得微微彎起來,把鄭允浩的手拿過來把戒指也套上了小指,睫毛低垂著的那抹溫柔讓鄭允浩好像也不那麼氣了,就只是氣自己,英氣的眉毛皺的死死的,「下次再買個。」

「允‥‥」在中近距離地抬起頭看他,波光瀲灩的眸子裡仿佛能映住鄭允浩的影子,白皙的手指拽住了鄭允浩的帽子向下拉了拉,和他鼻息相融,溫暖又濕潤的氣息撲在臉上,氣氛也漸漸曖昧起來,這條路沒什麼人經過,其實讓別人看到也沒有關係,他就是愛這個男人。即使有帽子的遮擋在中還是覺得害羞,臉也不可抑止地紅起來。「我很開心,真的。」他說話的聲音如同夢囈,迷蒙而不真實。

近距離地看在中,依然美得不可思議,美人在懷,鄭允浩不可能會無動於衷,輕吻了一下那讓他迷戀已久的睫毛,在中揪著他帽沿的手指便不安地顫動一下,鄭允浩又吻一下他的鼻頭,目光溫柔地看向他,如同低訴。「我要吻你了‥‥不要動。」

吻是溫柔的,輕觸一下又離開,然後又吻下來,反反復復怎麼也離不開在中唇上的柔軟,看他閉著眼睛還在緊張,鄭允浩又惡作劇一樣咬了一下他濕潤的舌尖,這會在中就睜開了,還紅著臉,眼睛霧氣濛濛的。「疼啊‥‥」他軟弱地責怪。「不知道會疼嗎?」

說著湊過去咬了一下鄭允浩性感的下唇,鄭允浩順勢就吻下去,兩個人只是接吻,安安靜靜地吻了一會。

 

捧著在中漂亮的臉蛋看了個遍,還企圖用手指去撥弄那長長的睫毛,懷疑是不是假的,鄭允浩用額頭抵著他的額頭,情深深似海。「你是不是妖精變的啊,怎麼會漂亮成這個樣子?」他一誇他漂亮,必然會笑得明朗,連帶用額頭蹭蹭在中。

肉麻‥‥在中不適應地推了一下他,沒能推開,抿了一下粉嫩的唇不好意思地笑,難得沒有因為別人誇他漂亮而生氣,只是眼睛亮晶晶的。

「我知道啊。」在中頓一下,笑得更加開心。「我知道你是有多喜歡我。」

 

 

 

 

 

 

Part32‧我願意做整個世界都顛覆時, 那個唯一走向你的人。

 

這種天氣,坐在毛絨絨的地毯上也不會太冷,何況有棉被裹著,背後還有個隨時可以依靠的“大暖爐”,天亮了有好一會兒了,陽光也毫無保留地從落地窗透進來,金燦燦的晃眼,在中打了個哈欠,不太想動,住的高也是很有好處的,從這往下看就看到了大半個城市,視野遼闊心情也會明亮很多,他往後靠了靠,伸出手抓住鄭允浩的手翻來覆去的看。

難得這麼靜謐的時光,鄭允浩懶洋洋地把下巴擱到了他白皙光滑的肩膀上,任他鬧。

 

嗯‥‥為什麼他的膚色就是恰到好處的小麥色?在中對比自己,白的有點過分了,而且苦惱的是怎麼曬都曬不黑,手掌?鄭允浩比他大上一些,屬於指節分明修長的手,再看看自己,纖細而且指節不突出,倒有些纖纖十指的意味,好吧,連肌肉也都是鄭允浩的比較耐看,在中洩氣地把鄭允浩的手丟到一邊去。

難不成真像優亞說的那樣,自己天生是受?

在中晃了晃腦袋,怎麼可能。他企圖忽略這奇奇怪怪的想法,鄭允浩只感覺那細碎的髮絲掃得他鼻尖癢癢,想打噴嚏也打不出來,埋頭在他光裸的背上一咬,威脅道:「別亂動,不嫌累咱回床上去。」

「流氓!」在中臉騰地就紅了個燦爛,連忙離這個危險的男人遠一點,被子扯了大半過去遮掩住自己,又覺得自己是個男人這樣太窩囊,可又不敢拉下被子,他算見識這男人是多欲求不滿了,不敢招惹他,到頭來吃苦的是自己。

「冷死了。」鄭允浩打了個寒顫,他也是光著上半身沒穿的,溫暖的被子突然被扯走了倒還是真的冷。「還不快過來?」細長的眼睛危險地眯起來,一副你不過來我就撲過去的架勢。

擁著被子又乖乖挪過去,分了大半給鄭允浩,老老實實窩在那不動了。

 

鄭允浩就喜歡在中這好欺負的樣子,想不管怎麼樣親下去再說,手機卻不適時地響了起來,是誰大清早就擾人好事的?鄭允浩不耐煩地把手機拿了過來,來電顯示是淩子那丫頭,想了想她沒什麼事也不會隨便打來的,接了起來。

「U-KNOW呀。」她還是拖著軟調喊他的英文名字。「good moring~darling~」

鄭允浩捂了手機怕在中聽見給誤會了,看那傢伙還不亦樂乎地揪著被角玩也就放心了,惡狠狠地喊她的全名。「淩冰宜!一大早發什麼神經?」

女生輕咳了幾聲,正經了起來。「我爸要見你,我攔不住了,非得要見你。」

鄭允浩一聽就皺了眉,肯定是要催婚事了,兩家原本就打算聯姻,他以前和淩子在一起自然也就沒什麼,可他現在有在中了,是不可能會答應這門婚事的,再加上淩子原本也就沒打算嫁給他的意思,兩個人也還年輕,真不知道淩伯父有什麼好急的,怕夜長夢多恨不得把女兒馬上就打包送到鄭家,他是不可能娶淩子的,又不能得罪淩伯父這個生意上的夥伴,只能拖著。

淩子是獨女,淩伯父本來就寵她,只要她說不就是不,可是在聯姻這事上偏偏固執得讓人頭疼,淩子說什麼也沒有用,鄭允浩只能慢慢開解他。

「知道了‥‥」鄭允浩有氣無力地應著。「我呆會去。」

 

其實在中對淩子的事也大致瞭解一些,聽到鄭允浩要出去一趟也沒有很在意,就是怕淩子的爸爸會為難他,鄭允浩反而更煩悶一些,本來就打算和在中膩一整天的,偏偏淩伯父要來破壞,縮在被窩裡半天不想動,最後還是在中把他的西裝外套什麼的拎出來要他換上。

低下頭就可以看到在中幫他繫領帶的溫柔樣子,他穿著寬鬆的粉灰色針織毛線衫,袖子有點長,只有小半的纖長手指露在外面幫他整理,褐色的半長碎髮軟軟的,顯得整個人都很溫暖,唉‥‥鄭允浩在心裡嘆氣,真不想丟在中一個人在家。

「看什麼呀?」在中幫他都弄妥帖了,推了推還目不轉睛看著自己的男人。「還不走?」說完就打著哈欠要回床上睡回籠覺,淩晨天不亮就被人弄醒來說什麼要看日出,都沒休息好,現在正好可以好好眯一會。

「你男人都被人逼著要娶別的女人了也不擔心擔心。」鄭允浩一把把金某人扯回來,委屈地控訴他的罪行。「你心裡沒我,金在中。」

這男人別的不說,撒嬌倒是很有一套的,被指責的金某人眼角還有剛剛打哈欠惹出來的淚花,揉著眼特別無辜,看鄭允浩撒嬌又心軟。「我心裡有你,我放心你。」他在鄭允浩臉上吻了吻,又慢吞吞挪回床上睡覺了。

真敷衍,不過也像是真心話,鄭允浩出去的時候不滿地踢了踢門口窩著的JIJI,貓咪也懶洋洋地起身,琥珀色的眼睛掃了一眼他,漫不經心地踱到另一個地方趴下,舒展著四肢愛理不理快抓狂的男人。

切!和主人一個眼,鄭允浩大力地甩上門出去了。

 

聽到關門的動靜就知道鄭允浩是出去了,在中在床上滾了幾圈把自己用被子全捲起來,像個毛毛蟲一個一拱一拱的,頂到床頭又蜷縮成一團不動了。

唉‥‥他嘆氣,想睡又睡不著了。

平時工作忙的時候兩個人能靜靜呆一會的時間是很少的,難得休假,他也是很想和鄭允浩好好處一會,可是不盡人意啊‥‥嗅了嗅枕頭上殘留的鄭允浩的氣息,被子也是昨天剛曬過的,鬆鬆軟軟的,在中閉了眼使勁想睡也只是迷迷濛濛地眯了會,煩悶地翻了個身,背又梗到什麼硬硬的東西,用手摸過來一看,那腦袋裡有塊橡皮擦的健忘男人手機忘帶了。

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

 

百無聊賴地拿手機過來擺弄,ANYCALL很普通的款,男人不追求時髦能用就行,還是很節儉的,手指撥弄那埃菲爾鐵塔的掛飾,真的很舊了也不換掉,說明男人也是戀舊的,開機有密碼,輸入0206是錯的,在中想了想又輸入0126,果然就開鎖了,鄭允浩來來去去密碼也不過那幾個,腦袋也不開竅不會改一下,也不怕有一天他把他銀行卡裡的錢都取光,把那幾個在中熟知的密碼輪流試總不會錯,這說明什麼呢?在中咂了咂嘴,說明男人對他很信賴?

屏保是很久以前的照片了。

大抵是昌珉要給鄭允浩拍一張,無意間卻把在中照進去的,穿著白色上衣的鄭允浩笑得一口白牙,自己悶不拉嘰地穿著格子襯衫跟在後面,有些模糊卻還是能分辨得出那是他的,頭頂就是一片清澈的天空,陽光斜斜的照下來,照片挺好看的,就是在中覺得自己呆了點,強烈要求鄭允浩換,可他不肯,他說這照片有意境。

意境嗎?有什麼意境?

翻了翻短信什麼的,發現男人的收件箱裡也只有一些垃圾短信和天氣預報什麼的,通訊錄也只有寥寥可數的幾個名字,要說特別的話,在在中的名字後面有一個和其他人不一樣的小紅心,不突兀也不顯眼,在中看著看著反而樂了起來,自己到底是和別人不一樣的存在。

 

JIJI從門縫溜了進來,貓是極聰明的,平時鄭允浩總不讓JIJI到床上來,說JIJI佔據了在中的懷抱,彆扭的大男人和一隻小動物吃醋,在中想想都荒唐。這回JIJI似乎是看鄭允浩出門了,才肆無忌憚地跳上了床,在中坐起來把它抱住,摸著它毛絨絨的腦袋,JIJI舒服地眯著眼,喵喵地叫著很滿足。

「你說‥‥我怎麼真像個女人一樣了?」在中又和JIJI自說自話了。「他也就是出門去了我就心神不寧,患得患失的,還翻起他的手機來了,唉唉,我都受不了我自己了,JIJI啊‥‥你說我怎麼辦?」捏著貓咪肚皮上軟軟的皮肉,在中又發起呆來。

還是不能安心地放開一切和鄭允浩在一起,他總感覺良心上過不去,不能心安理得地霸佔這個太優秀的男人,畢竟都是男人,這份愛情原本就是世俗不認可的,他們兩的關係也不能光明正大地公諸於世,所以他總是在不確定,他不確定他們的感情是不是真的無堅不摧了。

鄭允浩曾說想要個漂亮女兒,名字都取好了,要叫鄭智律,也許他和淩子結婚,他的願望就可以實現,相信鄭允浩也會是個很合格的父親和丈夫,如果沒有金在中的話,鄭允浩的人生會不會完全不一樣‥‥‥

他們如果在一起,世俗的輿論呢?雙方父母的壓力呢?

他甚至沒有辦法給他一個漂亮女兒。

這樣‥‥真的好嗎。

 

越來越紛雜的思緒堵得在中喘不過氣來,手機尖銳地響了起來,他條件反射地一震,倒從那亂成一團的想法裡掙脫了出來,拿手機來一看,又是淩子的來電,在中接起來,靜靜地貼在耳邊。

「喂‥‥在中嗎?」那麼試探地問了一句。

「是‥‥」在中沒料到她會這麼問,說話也有些反應不過來而結結巴巴的。「有‥有什麼事嗎?」

「我就說嘛,手機哪裡是丟了啊,明明就是忘家裡了嘛!」淩子低聲念叨了一句,聲音又明快了起來,對在中很有興趣。「我是淩子啊,淩冰宜,你還記得我吧?呀‥‥在中啊,我很想和你做個朋友的,可是鄭允浩那小氣鬼就是不肯讓我太接近你,你都不知道,哎喲‥‥」

「呃‥‥」在中有些受寵若驚。

淩子就滔滔不絕的。「我覺得我有必要告訴你的,我其實一點都不想嫁給鄭允浩,你大可以放心,我跟你說啊,鄭允浩這個人就是缺心眼兒,他要是真愛上誰了,八成這輩子都要賴著他了,你真是個神仙啊,瞧鄭允浩現在,不抽煙不喝酒不打架不泡吧,每天應該都不管多晚都會回家吧?那簡直一新時代好男人了,在中我就把他託付給你了,你千萬別因為我想東想西的,真沒什麼,就我爸那人有點固執‥‥」

‥‥‥‥‥在中聽了這麼一大堆話有點蒙,這淩子簡直和優亞有得一拼,說話都不帶喘氣的。

「你可千萬別不要他,千萬別退縮了,鄭允浩總和我說他抓不住你的心,生怕哪天就給溜了,再也找不回來了。剛他還吩咐我要是你接了就要你別悶家裡太久,怕你胡思亂想,要出去透透氣,媽呀我可第一次見他這麼溫柔體貼,看來他真的愛你愛到天荒地老了,要是有一天真和家裡鬧翻了,我就要你一句話,你得答應我別離開鄭允浩。」

在中釋然地笑了起來。「謝謝你告訴我這麼多,我答應你,我不會離開他的。」

那個男人,總是知道他在想什麼,知道他的不安,知道他的退縮,知道他的不勇敢,他全部都知道。

「好,我就放心了。」淩子鬆了一口氣,像完成了重大而艱巨的任務。「我看他和我爸也快從書房出來了,我先去喝口水,準備接受我爸的嘮叨,在中啊,有空約出來一起玩兒吧,就這樣,我掛了哈。」

在中倒是沒說什麼,聽淩子就說了一大堆,他還來不及回答她就掛了,把手機塞到枕頭下面,抱著JIJI縮進被窩裡,暖烘烘的貓咪蹭在他懷裡,盯著落地窗那的陽光看,細小的塵埃在陽光裡漂浮著,像陽光金燦燦的碎末,閉了眼就這麼睡了過去。

 

是被冰涼的手給凍醒的。

睜開的眼睛天已經快黑了,房間裡灰濛濛的,在中沒料到會一下子睡了這麼久,鄭允浩剛回來,手是涼的,貼到他溫暖的臉上取暖,整個人貼過來,從背後把在中抱了個緊,像是無尾熊一樣手腳併用,嘟了臉悶悶的。「在中不給我做飯。」

在中也餓了,揉著眼想起來,無奈被箍得緊緊的動也動不了。「你倒是放開我,不然怎麼給你做飯?」手抓住了男人貼在自己臉上冰涼的手揉了揉,企圖分點溫度給他。「怎麼了,今天外面很冷嘛?」

鄭允浩也不放開,就是抱著他。「不冷。」蹭了蹭,嗅著在中髮絲上的香味。

覺察到鄭允浩有點不對勁,在中努力地在他的壓制下翻了個身,和他面對面躺著,男人眯了細長的眼眸很疲憊的樣子,在中睜了明亮的大眼看他,「怎麼了,允?」

「如果有一天我和家裡坦白了,鬧翻了,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走?」鄭允浩仍然是很疲倦地問,雙手貼在在中臉邊,和他貼近,鼻尖對著鼻尖問。

不是沒顧慮的,可金在中怎麼可能是那麼扭捏的人?

「你覺得為了我,值得嗎?」只是微笑著反問。

鄭允浩反而失笑,滿不在乎地說:「只有我願不願意,管什麼值不值得?」捏了在中臉邊的肉往兩邊扯,半是威脅半是恐嚇。「你到底跟我走不走?」看在中疼得張嘴要咬他,轉而把他摟進懷裡,雙手環上他的腰,呼吸熱熱地撲在他耳邊。「我只是不想這麼藏著掖著,我只是想和你有個家。」

在中老半天沒說話,終於開口的時候聲音有些啞啞的,「允呐,不要對我這麼好,我很傻,我會相信的。」

抬起的臉,印在他唇上的吻,就是他給他最好的回答。

我當然願意。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