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神不寧

「允浩君,頭抬起來一些。」化妝師拿著粉刷的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快要合上的眼睛猛地睜開,活動了一下頸部擺正腦袋,鄭允浩伸手揉了一下眉間,不好意思地說「麻煩了。」

化妝師用遮瑕筆熟練地掩蓋住他臉上細細的疤痕,縱然在YJ身邊工作很久了,但所謂的審美疲勞倒是一直沒有苗頭,這麼近距離的接觸,還是覺得男人那張臉,帥氣的讓人妒忌啊。

化粧室裡的燈光大多比較明亮刺眼,雖然有些疲倦,但還沒有到不能忍受的地步,鄭允浩手裡拿著手機摩挲,拇指好幾次都停留在快速鍵上,卻始終按不下去。

 

距上次被沈總長叫去談話之後已經過了半個多月。

沈經紀跟沈總長一致認為打從一開始利用曖昧炒作的路線該停止了,所以現在他跟金在中是怎麼回事?明明不是解散,同在本國,卻被分開做宣傳。雖然沈經紀說這只是新的宣傳策略,但是‥‥靠,那小子的眼神分明寫著“棒打鴛鴦”。

鄭允浩有些不爽,那種不爽並不關沈經紀什麼事,儘管很多時候沈經紀會把那種不爽刺激化,但是,主要原因還是因為金在中不在身邊。

被剝奪的習慣,總是讓人不好受。

 

助理手裡拿著幾套衣服過來,問「穿哪套?造型師的建議是搭格子衫,圍巾要什麼顏色?豔一點的吧?」說著,就要把搭配好的衣服遞過去。

鄭允浩將手機在指尖轉了一把,從助理手上扯了一套衣服過來,沒什麼起伏的語調「黑的。」

簡單的黑西裝白襯衫,就像他現在的心情,單調的空落落。

化妝師把檯子上的粉刷眉筆唇蜜一個個小心放回化妝盒裡,瞥眼瞄見鄭允浩去了更衣室才小聲對助理抱怨「哎~最近心情很糟糕哦。」

助理嘆了一口氣,攤在沙發上,發洩的蹂躪自己的頭髮「可不是,簡直是糟透了。」

其實也不算很糟,只是比起之前的笑臉迎人現在的皮笑肉不笑糟了很多,再加上不怎麼能開玩笑,話變少,私底下不太搭理人反差太大了而已。

助理沮喪的望天「你說我怎麼這麼悲摧啊,之前盼星星盼月亮的想到他們身邊,結果真被沈經紀分過來了‥‥唉!真是在錯的時間遇見了對的人啊!」助理抱頭。

化妝師拎著粉色的化妝盒,同情的看了她一眼,更衣室的門打開來,鄭允浩照了照鏡子,然後把手機扔給助理「中午訂貝利斯的甜點,沈經紀的電話——」頓了頓「不接。」

接著出去跟MC對等一會的節目流程。

助理哀怨的看遠去的背影,想起之前的前輩說唉呀YJ的隊長真是彬彬有禮風度翩翩笑一笑陽光都暗了冰雪都化了又帥又man又溫柔‥‥

「結果,還是因為在中君不在吧?」

看著化妝師望著鄭允浩遠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樣子,助理茫然的應了一聲「欸?」

跟在中君有什麼關係?

化妝師腳尖點點地,圍上圍巾,跟出影棚以備隨時補妝的工作,臨走之際留下一句「你這種小女生不會懂得,他們的感情,可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

 

 

接到金在中的電話時,沈經紀正在公司迷思苦想YJ接下去的發展方向到底該如何是好。前段時間的粉紅事件完全被放大,儘管動用關係禁止了幾家大型的雜誌社犀利的筆尖,但轉換風格的溫柔氣息倒是更加火熱了起來,甚至還為那事件塗抹上了一層愈演愈真的色彩。這種事本來依照定律,是過一段時間風頭過了也就罷了,但這一次不知戳中了哪個風暴中心,這麼長時間了還不見消停。

沈經紀有點心力交瘁,日日承受鄭允浩的臭臉也就算了,連帶金在中也不歡迎他串門吃飯,其實最主要的是,他最近得到一個消息,Y先生的國內巡演就要開始了,據說這一次新曲目的伴奏者是J先生。

可惡,就是福岡時見面的幼稚男,一想到那張一點都不可愛的臉‥‥靠。

 

「什麼叫手機碎了?」沈經紀聽那頭金在中鬼哭狼嚎的聲音不解道。

手機碎了?是肢解還是解剖才能用“碎了”這個詞去描述?

金在中拿著助理的手機看著地上那一堆黑色的殘骸,囧了「就是爬上了高處,覺得——啊~真的好高啊,然後就掉下去了。總之,它犧牲了,我的新夥伴離開了人世。」

沈經紀坐在老闆椅上,面前是重重疊疊的工作文件,對面牆上是YJ新專輯的海報,金在中畫著眼線的狐媚眼睛此刻看起來真是‥‥恨不得‥‥讓人戳瞎。

「拜託你說話能不能使用正常的邏輯思維方式,不要擬人的那麼深奧。」沈經紀拿麥克筆蹭蹭蹭的走到海報面前,在金在中臉上畫了兩陀暈線說「總之,就是不能用了是吧?!」

「嗯。」電話那頭傳來沮喪的聲音「不能重生了。」

掐掉手機,終止通話,沈經紀撥通內線,動用高層的權力,肆意的指揮部下做牛做馬「馬上買個手機給金在中送去。」

說完,又重新埋首工作。只是落地窗射進來的光總讓他想起Y先生身邊那張傻楞過頭的J先生的臉。於是再一想到不久之後兩人青梅竹馬上臺演奏的情景,密密麻麻的字體怎麼都看不進去了。

所以說,他好不容易遇上的愛情就要夭折在途中了嗎?

 

 

會在這種情況下碰上A小姐實在算不上什麼愉快的經驗,那種早該斷掉聯繫的人(對金在中來說)費心周旋忒是惱人。

可沒辦法,誰讓他們都是藝人,再怎麼討厭對方還是要假惺惺笑眯眯的伸手上前「好久不見了,最近過的好嗎?」

感覺到A小姐溫熱的手握了上來,鄭允浩鬱卒的想吐,女性獨特的愛美嗜好指甲彩繪恰恰是他最討厭的東西。他也實在不覺得那種累贅有什麼好看的,就算是一隻潔白的手,還是會讓人覺得髒。

 

高檔旋轉餐廳的靠窗座位上,落座了一男一女兩個身影。

之所以放心的落座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這家旋轉餐廳因為價格高昂的緣故客人不多,還有狗仔隊會因為絕佳的保密措施卡在一樓的保安大叔結實的臂膀上無法蹲點,大大降低了風險度,再者,就是儘管藝人都對緋聞事件比較敏感,但市場不會公司也更樂得在沒有空檔期的時候靠緋聞增添曝光率。

他們本身就是偶遇,所以在A小姐見到他時露出一臉興奮表情境況之下,身為大男子主義的鄭允浩也沒辦法再顧慮什麼緋聞,邀請了A小姐共用下午茶。

A小姐點了一杯焦糖咖啡,鄭允浩沒有拿A小姐推過來的菜單,直接道「玉米濃湯,三文治。」

侍者收拾菜單離去。

 

A小姐把手提包放在隔壁座位上,厚厚的唇蜜遮掩下看不出原本的唇色,睫毛刷的太重,顯得僵硬,底妝倒是打得不錯,很自然,這麼看來也不是很醜,但也說不上漂亮,卸了妝之後應該很平凡。

鄭允浩暗暗在心裡打量,琢磨著之前金在中到底是看上了她哪一點。說是“看上”顯然抬舉,他太瞭解金在中,之前對A小姐那點淡淡的喜歡之情大概就是工作宣洩之際的曖昧遊戲。

似是看出鄭允浩在看她,A小姐不好意思的客套「近來工作順利吧?」

「嗯,順利。」

「是嗎,那預祝頒獎禮大獲全勝了。」

「現在謝過還太早。」鄭允浩從隨身包裡拿出煙和打火機,修長的指間夾著菸蒂湊近唇瓣,一手玩著火機,並不點燃「今年有實力的團體很多,大獲全勝什麼的,A小姐抬舉了。」

鼻息之間全是香菸的氣味,卻沒有想抽的衝動,況且公司也要求他們儘量少在公眾場合抽菸,以免造成不好的影響,但最近工作時身邊少了金在中唧唧喳喳的聲音,淡淡的煩悶就一直揮散不去。

 

今早錄影的時候還被攝影師連續提醒了好幾次「允浩君,保持微笑。」

私底下關係不錯的MC大哥也問他說有什麼不開心的?說起來,他表情是有多僵硬?

還有新來的助理,對他的生活習慣不太熟悉,明顯需要一個適應期,他雖然應該給予包容,在助理忘記訂甜點的情況下說聲沒事,但還是忍不住發了脾氣。結果倒好,小姑娘紅了眼睛躲在廁所抽泣,被化妝師瞧見了不說,看他的眼神帶了懷疑不說,更重要的是他本來就不是容易低頭的人,向助理道個小歉什麼的他實在做不到,簡直不知道怎麼相處了。

的確,變得越來越不像自己,就像身邊少了穩定劑。

想來想去,源頭還是在金在中身上。

他們的行程不同,儘管還是住在一個屋簷下,但往往是他出門時金在中剛回來,他回來時金在中正要出去,通告很緊,間隙間不知出於什麼原因他總是忍住想要打電話給金在中,聽他聲音,隨便說點什麼都好的衝動。

那種克制,就像是要用來證明,那些浮出水面的情愫就像那通電話,還是可以壓抑的程度。

 

「允浩君,不吃嗎?」A小姐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水晶指甲被透過玻璃窗的陽光鍍上一層光亮「在想什麼,叫你好幾聲了呢。」

鄭允浩回過神來,才發現不知何時餐點都已上齊,做了一個請用的手勢,A小姐端起咖啡抿了一口,他也拿起勺子實用面前淺黃色的濃湯。

「有心事嗎?」

鄭允浩抬起頭,疑惑「什麼?」

A小姐意有所指的指指他指間的菸,道「我不介意。」

看著理論上是金在中的“戀人未滿”前任,鄭允浩在沒反應過來之前就脫口而出「他不讓我抽煙。」

這句話出口之後,兩人都有些怔楞,鄭允浩是訝異於自己面對A小姐想起金在中時淡淡的醋意,A小姐則是想到了另一個方面。

只能說豆花這CP真的很有知名度。

看著鄭允浩指間的菸,聽他說『他不讓我抽』,聯想近來風風雨雨粉紅事件,A小姐不得不想歪。

彩妝遮住了尷尬的神色。

A小姐不知道該怎麼接話,況且對方也是一臉『靠‥‥我在說什麼』的表情,所以她只好端起咖啡,緩和氣氛,尋找新的話題,以至於不冷場。

「允浩君喜歡吃粥啊?」A小姐笑笑「總覺得允浩君你這樣的長相比較適合和黑咖啡什麼的,感覺很帥,像小說裡的BOSS啊什麼的。」

鄭允浩拿起三文治「我胃不好,他說咖啡對胃不好。」

三文治在距離嘴巴不到三公分的距離處停下,對面端起咖啡的手也頓在了半空。

他們都知道,那個“他”是誰。

 

停車場裡,鄭允浩禮貌性的詢問A小姐接下來要去哪,他可以順路送一程。A小姐搖頭表示不用,她自己也有開車過來,謝謝了不用麻煩。客套幾句允浩君還有工作吧?那下次見面再好好聊吧之類的場面話,儘管誰都知道再見是無期之說,但是他們的性質不就是這樣嗎?

說漂亮話,漂亮的面對鏡頭。

A小姐在鄭允浩上車之前叫住他,眉頭微皺「在中君‥‥換了電話嗎?」

鄭允浩看著她,良久才點頭說「換了。」

A小姐歎氣「果然呢‥‥」

「我讓他換的。」

一手把包甩在肩上,面對A小姐呆若木雞的神情,鄭允浩突然覺得有那麼一點舒暢,一擊即斃的快感。

嘀——之後一聲啪嗒的聲音,遙控開了車鎖,鄭允浩盯著她一字一句道「公司不允許我們跟女藝人談戀愛,你知道的。」

他沒說公司不允許我們談戀愛,他說——公司不允許我們跟女藝人談戀愛。

 

晚上回到家時已經將近十二點,金在中洗好澡開了暖氣和加濕器,開了電視躺在沙發上啃一個又大又紅的蘋果。

工作過量的身體很疲倦,卻不想睡,聽著電視裡吵吵鬧鬧的綜藝聲效不時的看著牆上的時鐘。

「怎麼還不回來?」金在中掀開窗簾試圖看看有沒有駛進院子的車子,結果當然是黑漆漆一片。

今天打電話問過鄭允浩的助理,助理說晚上十點就結束了通告。

想著要不要打電話問問,客廳裡就傳來了開門聲,金在中放下手裡的電話,奔過去抱住鄭允浩的手臂,笑眯眯的說「回來了?怎麼這麼晚,助理說你十點就‥‥咦?你喝酒了?!」

鼻子湊上去聞了聞鄭允浩的臉,哢嚓一聲咬下一口蘋果「果然有心事。」

「在中。」

「嗯?打算傾吐了,來哥抱抱,什麼想不開的給哥說‥‥」

鄭允浩把他轉了一個方向,從背後抱住,在他脖頸間深深嗅了一口,手掌握住他拿蘋果的那隻手,移至嘴間,尋著他剛剛啃過的地方咬了一口。

「很甜。」他說。

那一瞬,心臟猛地跳動了一下,看著緊閉的浴室門裡傳出的嘩嘩水聲,金在中盯著手裡的蘋果鄭允浩咬過的那個地方,臉紅了。

 

 

 

 

情愫漸起

GC音樂會場懸掛著巨大的宣傳海報,就連高架橋的廣告位全都換上了Y先生演奏會的畫布,雖然只是簡簡單單的手部照片,卻不得不說修長的十指飛舞在琴鍵上的意境確實很美,不似這年頭靠臉吃飯的演奏家,一個演奏會也整的跟賣肉似的。

「啊~Y先生的確很有才。」

保姆車行駛在高架橋上,橋下碧藍的河面上鳴起輪船的嗡嗡聲。

金在中把玩著手上的鏡子,對目不轉睛盯著每一張宣傳海報都笑意盈盈不知道在意淫什麼的沈經紀感慨。

沈經紀點頭表示同意,食指在膝蓋上有節奏的敲打「朴有天‥‥」喃喃道出Y先生的名字,笑道「他十一歲的第一場個人演奏會,我就注意他了。」

所以說,這傢伙不僅想要嫩草吃老牛搞“姐弟”戀,還是顆早熟的種子。

 

前座的助理抱著手提轉身面向他們,指著介面顯示MSN的對話方塊上「在中,你沒帶手機嗎?允浩找你哦~」

眼角微抽,金在中喪氣的垂下雙肩「早上睡過頭。」

耳旁又響起卡擦卡擦的蘋果聲‥‥昨晚,他是怎麼回事啊,不就是吃了一口蘋果嗎,自己的心臟卻因為那圈好看的牙印撲通撲通跳個不停,總覺得鄭允浩抱住他的力道,耳後潮濕的呼吸都還未散去,縈繞在他耳垂,溫熱的,慢慢的鑽進耳蝸‥‥

全身像被電了一樣,雞皮疙瘩起了一身。

沈昌珉拍他的頭「思春啊!」

臉紅,立馬否認「你才思春!」

「你老公呼你,還不快點。」用眼角斜他,沈經紀撫著袖口暗笑。

點下接受視頻邀請,金在中坐正了身子,把手提放在腿上,小聲問「幹嘛啊‥‥」

「沒帶手機?」

「唔。」你不是知道嗎,還問什麼啊= =

「中午給你送去吧。」視頻中,鄭允浩穿著白色的背心悠哉悠哉的吃著早餐「再給你帶吃的,吃什麼?」

「隨便。」金在中看著背景熟悉的擺設,疑惑「你今天不是有一個什麼什麼‥‥珠寶展要出席嗎?」

「改晚上了。」

「哦。」

 

車子到達目的地,拍外景的工作人員都已經在場,忙碌的搬動攝影器材擋光板,搭零時帳篷,一些助手買了食物飲料擺放在帳篷裡的小桌子上。

沈經紀摟過金在中的肩膀搶鏡頭「拜拜,你們家親愛的要上工了。」

那頭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掐掉視頻之前還不忘道「等我。」

意有所指‥‥雖然不在眼前,但鄭允浩的眼睛放佛就在觸手可及的地方,這樣直直的看著他,心又跳了一下,金在中茫然的點頭「嗯。」

視頻中斷,只餘助理超級喜歡的喬巴頁面。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把包扔給助理,金在中咬著嘴唇快速的朝零時工作間走去。剛一出現,造型師化妝師現場助手就一窩蜂的湧了上來。

在中君,這是等一會要穿的衣服,試一下吧!啊‥‥麗娜針線針線快點,腰還是寬了一點啊~

眼線要畫重一點比較好看,在中君眼睛往上看,嗯,保持。

咦,剛剛放在這裡的圍巾呢?不是,不是這個,有流蘇的,嗯,下擺有一個線頭,趕快處理一下。

現場不一會就沸騰了起來,那點心臟失序的茫然,無法顧及。

 

這次外景拍攝是在比較偏離市中心的廣場,進行服裝贊助照刊照,雖然說是偏離市中心,fans也不見減少,被工作人員攔在隔離線外,穿著會服的fans們倒也乖巧,沒大聲嚷嚷,就只是圍繞著他的一舉一動低聲驚呼,興奮地交流。

金在中朝她們笑了一下,眨眨眼睛「早上好!」

「啊——啊啊啊啊!」

亂了,粉絲激動了。

沈經紀坐在椅子上嗤笑「這傢伙‥‥」

換服裝的間隙,有幾個後援會的會長被允許進入工作棚拍照。沈經紀跟她們顯然再熟悉不過,雙手環胸,利用身高的優勢製造壓力,看著只到他肩頭的女人們道「等會相機要給我過濾,知道規則吧。」

女人們眼睛早就飛到了正在換臉妝的偶像身上,哪還仔細配合沈經紀上演【我們是聽話的小綿羊】的戲碼。

沈經紀揮揮手「去吧去吧。」

這幾個都是【老相識】了,沒什麼擔心的。

 

化妝臺上的手機嗞嗞嗞的震動了一下,正在閉目養神的人眯了一下眼,睜開,手指點擊閱讀——

湯?

「‥‥就一個字?!!」不知道在計較什麼,就是覺得簡簡單單一個疑問根本一點都不溫暖。

以前他們發短信哪有這樣的,都是一條被分成兩條發送出去的好不好。鄭允浩這傢伙最近太奇怪了,怎麼性格變那麼古怪啊,不LOLI就算了,氣場那麼強是要怎樣,真的要去當“鄭CEO”嗎!

金在中咬牙切齒的丟開手機,助理飛身撲過去接住,張著嘴猛喘氣「OMO OMO OMO~幸好幸好,沒壞沒壞。」沈經紀說了,下次買手機的錢要從他工資裡扣。

金偶像怎麼這樣亂扔啊!抱怨「該不會又想換新手機了吧‥‥」

那傢伙愛趕潮流眾所周知,但是手段‥‥會不會太惡劣了一點?

就在這時,女人們衝了進來「在中君~~~~」

A女嚷道「唉呀,小助好久不見,變正太了嘛~咦,你手裡拿的是金偶像的手機??」

「真的哎!」衝上去,擠上去,沒搶手機,就是包圍住可憐的小助理捉住他的手舉起來「咦‥‥短信!湯?寄件者是——」

停頓了三秒,眾人臉上浮起紅暈「wuli允浩?>///<」

「允浩君等會要來麼要來嗎?」女人們站在離金在中三米遠的地方扭動身子,仰著星星眼「在中偶吧你們是真的吧真的吧!!」

你看,女人再怎麼激動還是站的遠遠地以防打擾到工作進程。化妝師的粉刷抖了一下,噢~腐女的氣場好強烈,沈經紀背景了‥‥被鎮住了。

面對著眾人的星星眼,金偶像賣關子「我們允浩可是很忙的,能不能抽空來探班‥‥唔,你們說呢?」

啊——暈倒,金偶像的笑容秒殺‥‥

 

沈經紀踏出鬧哄哄的棚子,撥了一個電話「喂,您好,我是沈昌瑉,是GC的C總吧,朴有天演奏會的票子能麻煩您給我留一張最好的嗎?」頓了頓「兩張‥‥好的,謝謝,改天請你吃飯。」

肩上搭上一隻手,毛茸茸的腦袋湊近「Y先生?」被白眼「哦,那就是有關Y先生演奏會的事了吧。唔,演出是幾月幾號?」抬手遮住刺眼的陽光,廣場上自然也有Y先生的海報「下週三晚,我沒通告對吧?沈經紀‥‥再拿兩張票子吧嗯?」

沈經紀一副見鬼了的表情「這可不是交響曲,是獨奏會,你不是會睡著嗎‥‥別想跟著我丟人。」

金在中笑了,遙指另一個款式的海報上另一張臉「俊秀不是也要來嘛~」

得,感情這傢伙就是沖著人去了,別奢望他能體會到古典樂的魅力。

 

拍攝進行到一半,遠遠就駛過來一輛黑色的奧迪,不少粉絲眼尖,認出那是鄭允浩的車,尖叫著跑過去。隔離線內要守規矩,可是鄭允浩可不在那個範圍啊,不抓緊機會簽名合照怎麼行。

正在拍攝的金在中自然也就被這個高潮吸引去了目光。

鄭允浩脫下墨鏡,臉上是他再熟悉不過的公式化的笑容,在人群中熟練地簽名,合照,微笑以待。

時間真是過得太快了,金在中面對鏡頭,餘光裡都是鄭允浩的身影,高大,帥氣,不再是那時候可愛的,長著虎牙的,因為有人喜歡就抱著他撒嬌的少年了。自己也能做到,任何情況下面對著鏡頭,都不會被看出神遊的狀態,不會再被抓到“你連POSS都不會擺嗎”的小辮子了。

他們不再是初出茅廬的存在,而是,熟悉了這個圈子,如魚得水的自在。

不再是了,他們都。

 

「想什麼呢?」鄭允浩捏住金在中的下巴抬起來,給他餵了一個壽司「第一次做,怎麼樣?」

金在中不太自在的接過鄭允浩倒在保溫杯裡的湯「你‥‥自己做的?」

鄭允浩一臉不然呢的表情,解釋「一直都是你做給我吃,不覺得不公平嗎?」從包裡拿出一本小小的烹飪食譜「有沒有喜歡的,我嘗試著做一下。」

一邊喝湯,隨便翻了翻那本五顏六色的食譜,沒什麼心情的把它丟在一旁,整個人縮到沙發上,抱著腿,看著鄭允浩堅毅的脖頸伸手撫了上去,感覺手下的肌膚頓時僵硬,金在中皺眉「為什麼要覺得不公平?」

他不明白鄭允浩為什麼突然要這麼想。

分開活動並不是對他們沒有影響,不像他想的一樣無論分開多久回到原點的時候還是一樣,還會一樣自然的相處。

鄭允浩這段時間有心事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不說他也不想多問,就像以前的每一次一樣,等著他自己想開,自己告訴他。

心慌‥‥隱約覺得這次不太一樣。

太久沒有好好的在彼此身邊,鄭允浩蒙上了一層煙霧,他看不清。

「允浩。」金在中閉上眼睛,感受著手下的肌膚漸漸放鬆「我沒有覺得不公平,你不一樣的。因為是你,所以我從來沒有覺得‥‥有什麼要從你那裡得到‥‥我不知道怎麼說‥‥」

懊惱的揪著鬢髮,聲音小了下去。

他討厭那個詞‥‥不公平?

「我知道。」鄭允浩說「我只是,想對你好一點。」他摸摸金在中的臉,待那人睜眼看他,才用力掐了一下,見金在中吃痛的表情,慢慢湊過去「好不好吃?」

金在中望向別處,躲開那抹惑人的視線「還‥‥還不錯。」

鄭允浩像摸貓似的揉他腦袋,金在中低頭,唧唧歪歪的害羞「有‥‥有點鹹‥‥」

「怎麼會?」鄭允浩捏住他的手腕,就著碗口喝了一口湯「鹹嗎?你口味什麼時候變淡了?」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濕潤的嘴唇,目光移到碗口上‥‥間接‥‥

蘋果又出現了!!!

「喂!金在中——」鄭允浩摟過他的肩膀「臉紅啊?幹嘛臉紅?」手指搔他咽喉上方柔軟的地帶,真像對貓似的。

「誰‥‥誰‥‥誰臉紅啊!」

可惡!為什麼鄭允浩一來就要休息半小時!其實十分鐘也夠的!

金在中哀怨的想,與其自己在這裡不知道發了什麼瘋,還是讓他累死吧,拍照拍死吧!

 

鄭允浩和金在中在棚間溫馨,周圍一干豆花真愛飯怎麼可能又放過,幾個女人湊在一起捂著嘴壓制著尖叫,一秒鐘都不願放過的盯著他們的互動。

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溫情,臉上可疑的紅暈,淡淡的寵溺——

「真的吧,他們。」

他們是真的吧‥‥

不然,為什麼要拋棄君子遠庖廚洗手作羹湯?不然,為什麼要那麼曖昧的靠那麼近?不然,為什麼看他的眼神,那麼認真?

「咳咳~」背後響起一陣咳嗽,低沉,有魅力的咳嗽。

女人轉過身子去,把相機藏在身後「沈經紀‥‥不要啊啊啊啊!」搖頭,淚眼朦朧,裝可憐。

不湊效,沈經紀不吃“同情”這套,朝她們伸手「拿來。」挑挑眉「還不快點,哦,還有手機!」

沈經紀拿過手機相機,把什麼摸臉的,餵壽司的,這樣那樣角度曖昧的可以掀起腥風血雨的統統刪掉‥‥結果到最後,女人們都快哭了,就剩鄭允浩提個餐盒過來是怎麼回事啊!

「非常時期。」沈經紀說「還希望他們在一起的話,難道不是要低調一點嗎?嗯?」

美好的記憶,就用腦子記下來吧。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