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痕之災

就在三人因為G先生的飯局事件把氣氛鬧得有點僵,心情不太好的時候G先生就給沈經紀來電話了,看著來電顯示沈經紀摸摸鼻尖去陽臺接電話。

鄭允浩因為聽兩人講之前金在中在泰國被G先生吃豆腐的事情而惱火,黑著一張臉,踹了一旁的包,幾個手機被踹出來了他也沒去撿,只覺得一肚子火氣沒出撒。

什麼泰國啊!他現在只想把G他媽的什麼狗屁大爺給宰了。鄭允浩是越想越覺得腦熱,金在中長得漂亮,圈子裡很多人都對他有那麼些念想,只是沈經紀比較有手段,平時基本碰不到什麼動手動腳的下三爛,或者更碰上些厲害的人物,飯局什麼的,也有他在擋著。

對於金在中,只要其他什麼人眼神不對動了歪念,鄭允浩就沒法控制表情,有時恨不得撕了對方。

媽的金在中那張臉簡直就是禍害!

「金在中,過來!」鄭允浩雙手環胸坐在床沿,冷冷的朝正在幫他撿手機的人吼。

總覺得背後發涼,也不知道鄭允浩在氣什麼,金在中摸不著門道「怎麼的火氣那麼大?」還是聽話的坐過去,然後用下巴指指正在陽臺講電話的沈經紀「這飯局估計吹了,那傢伙似乎鬆了一口氣。」

他也知道沈昌珉不是那種為了錢途就隨便把他們賣掉的人,畢竟相處了這麼久,亦兄亦友,沈昌珉是真的為他們做了很多,如果不是實在沒辦法,他是絕不會開口的。金在中有些後悔,火氣一上來就對著人吼錢罐子什麼的,雖然平時也老愛這樣鬧他,但這次的語氣‥‥顯然動真了。

 

不開心的掐鄭允浩大腿「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人家怎麼會凶沈經紀,那傢伙‥‥畢竟挺好一孩子嘛。」金在中一邊捏鄭允浩大腿一邊嘟囔。

鄭允浩捏住金在中下巴,冷冷一笑「你還有心思想這想那,這禍害,妖精!」順勢把人壓在床上,黑著臉狠狠掐住金在中的脖子「那他媽鬼大爺的怎麼動你了說!」

喂喂喂,這是怎麼回事啊!你這樣掐這我脖子,我要怎麼說話呀!

沈經紀拉開拉門進來,一進來就捂著眼睛「唉呀你們倆夫妻要恩愛也悠著點嘛,這不還有第三者在場呢。」

鄭允浩鬆手,然後瞪沈經紀,金在中坐直,然後瞄沈經紀,沈經紀一邊舉手做投降狀一邊往門口移,咻的一聲逃出門後只留下「晚上沒事了。」人就跑了。

還真給說對了,G先生因為私人原因這飯局取消了。

 

金在中正想喘氣,沒喘上來「鄭允浩你幹嘛!」

被鄭允浩摁住雙手壓在頭頂上,雙腿也被壓制,兩人的臉距離不到兩公分,只是這根本一點也不曖昧‥‥

倒是讓人冷汗直冒。

「你在生氣啊?」

冷笑。

「那個‥‥你幹嘛生氣啊?」鄭允浩那臉戾氣嫩重,搞得他怕怕。

「G先生的事,怎麼沒告訴我。」

哪兒能告訴你啊。鄭允浩那什麼脾氣他還不清楚,其實男人嘛無所謂貞操也都沒什麼大不了的,頂多摸摸小手摸摸腰,比起其他那些被送上床的明星他們都不知幸運了多少倍,金在中在這方面也沒多大的界限,倒是那人,見著他被碰一下,臉都不知黑的跟個什麼似的。鄭允浩雖然帥,但憋著火的樣子確實夠嚇人的。

反正G先生跟他們應該也沒再會有什麼機會接觸,所以金在中就一直沒說,也壓根兒忘了這事,以至於好幾年了才猛然想起來。

 

金在中小心翼翼的瞄正在上方氣呼呼的俊臉「告訴你你還能宰了他啊?」

鄭允浩氣結,話是這麼說‥‥攤在床上,握住金在中的手「他碰你了?」

「屁咧,爺爺我的貞操哪兒那麼容易讓那王八羔子作踐。」

閉上眼睛平復著情緒,細細的摩挲著手中的溫潤五指,不自覺地拉起放在唇邊親了幾下,鄭允浩說「過來。」

又過來?過哪去?鄭允浩今天好奇怪。

「過——」哪裡?

已經被拉著趴到了胸口上,鄭允浩按著金在中的腦袋塞肩窩裡,好久都沒說話,金在中也不知作何反應,心裡知道‥‥那人,心疼他了。

心裡暖洋洋的,鼻尖蹭鄭允浩的下巴,把身子又貼近了幾分。

然後‥‥鄭允浩憋不住了,猛的翻身坐起來「他摸你腰了?」

金在中點頭,含淚哭訴「還摸屁股了!哼,太噁心了!」

「媽的!」鄭允浩大罵,接著又把金在中再次按在床上,手伸進衣服裡狠狠蹂躪手感極好的細腰「老子給你消毒!」

「嗯,消毒消毒!」金在中自動的把衣服脫了,哭吼「雖然好幾年了,可是一想起來還是噁心啊,浩浩~浩浩~給人家消毒!」

鄭允浩說「還摸屁股?!」

金在中點頭「是的,G爺是壞蛋,色胚!」

脫褲子,然後僵住,看鄭允浩,不好意思的咬唇「‥‥留條褲衩兒吧。」

鄭允浩冷笑「那樣消毒沒效果!」說著上去扒了那人的內褲,白白的屁股就這樣普暴露在空氣中。

金在中捂住,臉紅「唉呀鄭允浩你個小色狼。」

‥‥‥‥他害羞了,金在中把頭埋進被子裡,這才覺得事情往奇怪的方向發展了,抖著手要去穿褲子。

結果‥‥

「喂,你你你——」不要摸了啦!

鄭允浩笑「又不是沒摸過,洗澡的時候你還撅著呢,那裡還是‥‥」湊上去咬住那人的耳朵「還是‥‥粉紅色的。」

噗——吐血「什麼時候‥‥你,我‥‥我自己都沒見過。」

鄭允浩朝他屁股狠狠打了一下「洗腿的時候老把腳搭在馬桶上。」害得他眼睛控制不住的老往那兒瞟。

好像是這樣,金在中臉紅,耳廓都紅了。他上身光著,下身褲子都堆在腳踝上了,鄭允浩壓在他身上,還在捏自己的‥‥那個地方,怎麼看都很色情,小聲說「沒沒沒毒了,你‥‥別消了。」

末了,閉著眼睛,只覺得羞人的不行。

鄭允浩本來也只是動著玩鬧的心思,只是這下,‥‥「唔。」

不消毒了,卻是該消火了。

金在中一邊穿褲子一邊看著洗浴間緊閉的門,剛剛鄭允浩像兔子一樣跳起來——他內急啊?

倒是鄭允浩,啪啪啪啪的往臉上潑冷水,心臟跳得快的不行,褲襠處鼓鼓的一塊——他‥‥瘋了吧!

直到睡覺的時候,他還是一見著身旁人的睡顏,下身就不得安生。

也許是積累的太久的情感,在人們還不瞭解的時候,就再也無法封閉,悄悄的外泄。

鄭允浩皺著眉,第一次把趴在他肩窩裡的腦袋搬開。

 

等到沈經紀大手一揮放他們季度假的時候已經入冬了,YJ回到本國的宿舍裡昏天黑地的補眠,三天的假期他們都睡了一天多。

早晨的時候金在中起來做早餐。因為鄭允浩胃病的關係,他們早餐一般不太碰咖啡類的東西,假期的話就吃些粥或者用豆漿機打些熱豆漿配上紅豆派吃。

剛從從烤箱裡拿出紅豆派,鍋裡的粥已經被鄭允浩消滅了一大半。

「下午去趟超市吧。」夾了一塊紅豆派放在餐盤裡遞給鄭允浩,金在中說「今天是工作日,三四點的話人不會多。」

冰箱裡的牛奶已經過期,也沒有了果蔬,今早煮的肉粥還是去對門的沈經紀那拿的肉,所剩無幾的紅豆也剛好用完,再不去採購一些食材,他們這兩天可得餓肚子了。

送外賣的話鄭允浩那傢伙又不喜歡吃,況且比較容易洩露住址。

超市‥‥鄭允浩咬了一大口紅豆派點頭答應「好吧。」雖然他很不喜歡去那地方沒錯,可是為了不餓肚子,沒辦法了。

 

剛吃完早餐,兩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早間新聞,難得愜意的時刻。

突然又響起急躁的門鈴聲,還伴隨著拍打,鄭允浩皺著眉頭去開門,差點被嚇出半條命來「‥‥你有病啊?」

沈經紀頂著鳥窩頭,嘴裡一口泡沫,一邊刷牙一邊對他們說「快換衣服,得去公司一趟,緊急會議。」

金在中下巴搭在鄭允浩背上問「今天不是放假嗎?我們不去也行吧。」

早就習慣了公司時不時的“緊急會議”,無非就是把旗下的藝人聚集在一起好好訓下話而已,以前的話他們不去還不好說,可是現在,畢竟地位不同了,一哥嘛,有理由不參加的,反正會議的目的也只是拿他們的輝煌成績激勵底下的小嘍囉努力長成大樹賺錢而已。

為這麼沒意義的會議放棄難得的假期,他們可不幹。

沈經紀扶門淫笑,噴著牙膏泡沫「不去不行,是你們的緊急會議,不是別人的哦。」沈經紀回自己家門口「安啦安啦,估計給你們包紅包啦,最近公司賺翻了。」

所以說YJ是功臣。

 

沈經紀一直覺得YJ不會出什麼事,所謂的緊急會議也不過是他的大哥拿著YJ直管權心血來潮的一次“突然獎勵”而已。畢竟這一年YJ可是幫公司賺了不少錢,他大哥有面子嘛。

沈經紀的大哥沈總長點著煙坐在老闆椅上悠悠的吐著煙圈,眉頭緊皺,手指敲打著辦公桌,臉色凝重,三人也察覺了氣氛不對,至少不會有紅包的氣氛。

然後沈總長突地站起來拍桌子,低吼「沈昌珉同志,你他媽怎麼帶人的?啊?」指指YJ,抓起桌上的照片就朝他撒去「看看,這都什麼破事兒!」

幾張照片飄到了金在中腳下,鄭允浩和金在中同時去撿,看的沈總長眉頭又擰緊了幾分,語重心長的拍鄭允浩的肩膀「多點心眼,多點心眼。」指金在中「你跟他‥‥嘖,悠著點。」

兩人聽得一頭霧水。

金在中看那張剛從泰國宣傳回來時做的訪談節目的照片,愣是沒看出個所以然來「怎麼回事?」小聲問鄭允浩。

鄭允浩聳肩「不知道。」

那頭沈經紀卻是越看臉色越凝重,看著YJ嘆氣。

沈經紀手裡拿的是各個八卦週刊和網站截圖的“粉紅視點”,重點就是金在中脖子上的吻痕。

這時,鄭允浩終於恍然大悟,指著照片上的重點對金在中說「估計是這東西被人亂七八糟猜測了。」

當時他之所以會在金在中身上留下吻痕,或者換一種說法“製造吻痕”完全是聽從沈經紀的安排。

 

那時他們一直在海外宣傳,剛回本國需要製造一些噱頭,而YJ嘛,無論什麼噱頭比如什麼銷量第一又拿了什麼獎破了什麼記錄的皆比不上兩人一點曖昧的動態來得有效。

本來按照沈經紀的預測,事情的發展應該是——放送內容給他過目的時候1.儘量剪掉露出吻痕的部分,留下一些蛛絲馬跡就可。2.放送後會有細心的粉絲截圖猜測來歷,而這來歷鐵定跟鄭允浩脫不了關係。3.還有錄製現場粉絲偷拍的幕後,YJ的曖昧互動什麼的。沈經紀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但,不知道是那一期節目曖昧的過頭了還是怎的,總之沒有他們想像的那樣多粉紅YY,豆花飯倒是低調不少,很多可以YY的部分都慘遭禁談。

當然這些,忙於工作的YJ兩人是鐵定不知道的,倒是專門負責這一塊的助理有跟沈經紀提出疑問過,不過沈經紀也沒放在心上,粉絲的心情他哪裡猜得透,反正不會出什麼大事。

結果,還真出大事了。

 

鄭允浩說「所以說,我們‥‥我和金在中,被飯們保護?」

結果是飯們因為這個吻痕事件,和之前無數大大小小的粉紅,再加上某個資深豆花飯解析,一大堆的因素造成豆花飯一致認為,這件事不可以說出去,不可以大肆談論,因為豆花是真的,‥‥證據就是那吻痕。

那吻痕說明了【如果這流傳出去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豆花的真實性】,而她們都知道,所謂的豆花不過是一個提供娛樂的完美物件而已,而當她們的臆想成為事實,嚴重性不可同日而語,所以為了【能讓豆花走下去】這件不能說的事看起來反倒更加的真實了。

於是,某個混進豆花私密區的記者拿了這個來說事,在週刊上大談豆花所謂的真實性證據,說得頭頭是道,甚至還扯進了同性原理。

於是,YJ同性戀人什麼的一大堆報導如風的刮過,形象有點脫離了當初擬定的曖昧。

鄭允浩皺眉「這事要說開了反而更好,當成粉紅一晃而過,被粉絲這樣一弄‥‥」鄭允浩哭笑不得「還真是弄了個大麻煩。」

金在中一邊看照片一邊問「然後呢,我們需要什麼記者會的澄清?」

沈經紀搖頭否定「要真開了記者會澄清你們就真的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沈總長拍桌子「聽我說。」手指敲著桌子「那些報導咱們不管,記者問到的話鄭允浩金在中你們一樣模糊回答就好,然後這段時間,你們倆就低調點,先這樣‥‥這個曖昧路線也該消停了。」

「低調點?」金在中不明白「紅成這樣你讓我們怎麼低調?難不成減通告啊?」

白癡!這根本不是重點!鄭允浩扶額「是說咱倆以後儘量少點勾肩搭背。」

「這樣啊。」金在中小聲嘟囔「有難度啊,我都習慣了。」況且他平時也不是為了什麼曖昧路線才跟鄭允浩那樣相處的啊。

他們之間,是自然而然的。

鄭允浩聽見金在中的嘀咕,埋頭苦笑,現在說什麼低調的話,確實很難‥‥

 

 

 

搭檔之劫

沈經紀留下來跟沈總長討論公事,讓YJ先回去。

金在中開車,鄭允浩坐在副駕駛上看PSP記新舞蹈的舞步,手指在比劃。遇到紅燈,將近十二點,高峰期,車子排了長長一條,估計要等第二次綠燈才能過這個路口了。

看了看手錶,金在中問「現在去超市嗎?還是先回家?」

「回家吧。」應答了一聲,又投入到舞蹈裡去了。

雖然覺得出門兩次稍微麻煩了些,他們住的社區要繞好幾條路才能到達超市,但比起午飯時間超市的第一輪高峰期,還是下午出門算了。

 

兩人坐在車子裡沒怎麼說話,鄭允浩一直在記舞步,相對之下等著長長的車龍的金在中就無聊了點。

趴在方向盤上,側頭看著鄭允浩,腦子裡就揮散不去沈總長的指示。

「允浩。」金在中說「你怎麼看呀?」

「什麼怎麼看?」摘了耳機問。

「就是沈總長說得什麼別讓咱們太親密啊。」金在中煩惱。

他和鄭允浩一直這樣的,突然間保持距離什麼的,也太強人所難了,就算只是普通的勾肩搭背,在娛樂鏡頭下都沒可能顯得單純。先不說結果,光是要下意識的去抗拒習慣這個過程,能否舒服又不彆扭的去做都是個問題。

很平常的事情一旦混雜了複雜的因素,怎麼都很奇怪。

鄭允浩笑著反問「那你呢?怎麼看?不要跟我勾肩搭背牽手蹭蹭,做得到嗎?」

揪著鬢髮,金在中嘆氣。做得到嗎?怎麼可能做得到!

他們這麼多年的兄弟,不要勾肩搭背那怎麼表達兄弟之情啊!不要牽手,那出機場走散了怎麼辦!蹭蹭‥‥心理上的習慣‥‥就像讓一個大男人蹲著尿尿一樣,不是做不做得到問題,而是改變一個正常現象,怎麼可能那麼簡單啊!

搖頭,咬嘴,哀怨,金在中哼聲「做不到。」他很誠實。

鄭允浩推他兩下「換位置。」

「哦。」金在中先小心的低著腦袋弓著身子在狹小空間裡抬腿橫過身子,疊在鄭允浩腿上,兩個人擠在副駕駛上,鄭允浩先是揉了揉金在中的臉,才起身坐去駕駛座上。

 

兩人順利的換了位置,鄭允浩把PSP丟給金在中「先熟悉一下舞步,過幾天就要練習了,正式拍攝只有一天的時間。」

「啊,新專輯的MV這麼快就拍嗎?」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他們應該還有兩周的時間。

這時,車流緩緩地前進,鄭允浩踩下油門跟隨著車流移動「不快了,要趕上年底的頒獎禮,這個月發新專輯的話比較能搶市場。」

點點頭,原來是這樣,然後按了開始鍵看舞步,看著看著突然「啊!」了一聲,金在中斜眼瞄他「你沒回答我呢。」

踩下刹車,又來紅燈了,鄭允浩被堵的有些煩,堵車堵成這樣。

金在中一拳朝鄭允浩的肚子上擊下去「鄭允浩!」根本沒有在聽他說話嘛!

抓住那只襲來的手,鄭允浩說「你管沈總長說什麼,咱倆該怎的相處就怎的相處,娛樂圈畢竟是娛樂圈,不過就是我們工作的環境,私底下的事情犯不著跟公事扯到一塊。」捏捏金在中的下巴「你別私底下也把自己當成供人娛樂的物件了。」

無論是誰站在那個舞臺上,一旦下了台都別去想臺上的事,臺上的你是玩具,如果臺下也思考著怎麼當個好一個玩具,那就太悲哀了。

敲了敲金在中的腦袋「眼睛瞪那麼大幹嘛。」鄭允浩輕聲說「別去想那些事,我們做好自己就好。」

 

金在中想通了,用力的點頭,探過身子在鄭允浩臉上親了一口「嗯,管他們去死。浩浩,你好聰明哦。」

白眼「別跟我撒嬌!」

真真假假,都是鏡頭的角度,只能拍出他們作為玩具的樂趣,而玩具心裡的秘密哪容得它去窺探和影響。

他和金在中,為什麼要為了那些無所謂的東西改變,生活本來就不是別人說了算的。

相處到現在,他和金在中已經不是單純的搭檔那種關係,而是更深入的,缺少了對方就不行的那種依存,認定的,不是“他”就不行的關係。

況且‥‥

鄭允浩踩下油門,綠燈一閃一閃的又要轉變成紅燈了‥‥

他對金在中——轉頭看那正在記舞步的人,單純,認真,牽動他的心神‥‥

不知道是不是遇到紅燈還能停下來的程度。

這個時候,鄭允浩已經發現,自己的方向偏離了正途。

 

 

本來中午的時候就已經商定好下午三點去超市,然後五點鐘就能回來,剛好是人流量少的時候,結果等聽到手機定的鈴聲響起已經將近四點了。

一隻手從暖烘烘的被窩裡伸出來,在床頭櫃上亂摸一通才準確的拿到手機,手又隱沒在被子裡,從被窩裡透出手機螢幕淡淡的光亮,隨後一個人頂著鳥窩頭坐了起來。

一腳踹過身旁人的屁股,金在中穿了衣服直奔洗浴室刷牙。

嘖嘖嘖,冬天睡覺就是舒服,兩個人的體溫烘被子讓人睡得更舒服,舒服過了頭使得鬧鈴響了那麼多次兩人都沒聽見。

金在中叼著牙刷眼見床上那人還一動不動的,走過去掀被子,他們睡覺都沒有穿衣服的習慣,床上的人只著了內褲,一身好看的肌肉嫉妒的金在中伸手朝腰肌掐了下去「起床了起床了!鄭允浩起床起床。」肌肉掐不上手,只得捏鼻子。

鄭允浩睜眼,拍掉阻止他呼吸的手,坐起來,他低血糖,有些頭暈。

金在中噔噔噔的跑去客廳倒了溫水過來,放在長頭櫃上喊了一聲「喝水。」然後就去漱口了。

 

等金在中刷好牙漱乾淨了出來,才發現‥‥嘖,那人喝光了水又倒下去睡了,開著暖氣的房間不涼,鄭允浩也就沒蓋被子,成大字形的攤在床上。

「你!」金在中氣結,已經四點了,這傢伙還要睡到什麼時候,昨天睡了一天,再睡就睡死了。

「起來,去超市了。」雙腿叉開跨坐在鄭允浩身上,雙手扯那俊臉「不去就不給你做晚飯。」很幼稚的威脅。

被人坐在肚子上可不是什麼好滋味,況且金在中還是個近一八零的大男人,瘦是瘦,再瘦也是個人啊,壓死了,鄭允浩氣得一鼓腦坐起來「下去,重死了!」——「啊!」鄭允浩叫。

「啊啊啊!」金在中也叫。

兩個人揉著額頭一個怒瞪,一個搖手——不是我的錯。

金在中正想低頭在耳邊吼他,結果鄭允浩猛的坐起身,兩人的額頭砰的撞在一起,別提多疼了。

害怕鄭允浩要使用暴力報復,金在中可憐兮兮的對手指「浩浩‥‥」撒嬌的語氣。

鄭允浩雙手撐在身後,對著那個坐在他身上抱著他蹭肩窩子的人‥‥眉毛一抖,這語氣,嗲的讓人慎得慌。

拽住金在中的後衣領扯起來,朝著那人的額際一彈,滿意的看金在中吃痛的表情「行了,起來,不是要去超市嗎。」

傻愣愣的看著鄭允浩,金在中疑惑「你竟然不打我,奇怪。」

換作以前,鄭允浩早就拖他下床先掐脖子再說,如今‥‥不被打還真不習慣啊。

鄭允浩挑眉「需要嗎?」舉拳頭。

搖頭「不需要不需要,溫柔的你比較帥氣。」

 

下床,找褲子,金在中吐舌頭,唉喲喂鄭允浩變溫柔了‥‥欸,不對,他這麼想是有被虐症嗎?

鄭允浩這才發現金在中那傢伙沒穿褲子,雖然他自己也只穿著內褲,可是‥‥「你身上穿的是我的襯衫吧‥‥」

看看身上的襯衫,又在看房間另一頭沙發上的,雖然款式一樣,但是顏色不一樣「還真穿錯了。」面朝鄭允浩解扣子「哎,我發現咱倆的衣服好多情侶款耶。」笑嘻嘻,也不知道在開心什麼。

隨著金在中的手指一顆顆的解開扣子,銀灰襯衫下的胸膛漸漸袒露,露出兩點紅纓,根本沒法移開視線,鄭允浩抓緊手下的床單,像是被什麼緊緊牽住一樣,心跳都仿若靜止了,目不轉睛的盯著金在中的動作。

兩條修長筆直的腿,襯衫下擺下黑色內褲包裹住的豐潤若隱若現,然後,金在中脫掉了襯衫,線條優美的背部帶來最直接的視覺衝擊,特別是腰臀處的凹窩,再下來是內褲清晰地勾勒出的臀線‥‥

金在中拿了沙發上的襯衫,停住,轉身問鄭允浩「你說我穿這個還是‥‥穿‥‥那條‥‥V‥‥領‥‥」

話說的斷斷續續,是因為鄭允浩像兔子一樣的竄到了洗浴室,嘭的合上了門。

這孩子,該不會為了多睡一會,憋尿了吧?金在中摸下巴,他家允浩,真是可愛啊。

 

超市的人很少,少到基本上走兩分鐘才能見著一個顧客,倒是導購稀稀拉拉占了不少。兩人帶著帽子和口罩大大方方的逛著,金在中推車,鄭允浩就雙手插著口袋看看這看看那,想買什麼就往購物車裡扔。

終於,在生食區買晚飯材料的時候金在中開口阻止了「你買這麼多吃得完嗎?!」聲音透過口罩傳出來,軟綿綿的,沒什麼遏制性。

「吃。」又往購物車裡扔了一盒醃制好的蜜汁雞扒,鄭允浩繼續挑選別的東西「反正你很久沒做飯了,不多吃點我怕晚上會想吃別的。」再扔一盒牛脊骨。

他媽的出門前那誘惑活靈活現的在腦海裡揮之不去,吃吃吃,最好多吃點免得晚上餓狼撲虎。

 

金在中把推車裡的雞扒放回去,抓住鄭允浩的手肘「你不對勁哦。」眼睛一眯「安啦,你不要有壓力,你要相信紅家女人的購買力,還要相信我們的實力,更要相信就算主辦方跟其他什麼公司勾結了咱們沒拿到大獎整個現場還是會響起咱們紅家女人的尖叫。」

對於YJ來說,紅家的女人絕對是他們的驕傲,無論何時何地總是高調的令人稱羨,又聽話又死心,讓他們倍有面子,拿不到獎怕啥,紅家女人照樣叫著他們的名字翻天。

鄭允浩拿著醃制好的小排骨,正考慮是要清燉還是紅燒,反正金在中都會做,結果就莫名其妙的被那傢伙“安慰”了。

「你該不會以為我擔心年底的頒獎禮和新專輯的銷量吧。」鄭允浩求證。

金在中理所當然的點頭「不是嗎?」

鄭允浩突然間胃口大開,化身大胃王,見著什麼吃什麼‥‥這情況他們認識快十年了只有在進軍日本那段時間壓力無敵大的情況下才發生過,眼前本國的年度頒獎禮這麼幾年來大獎無一意外是他們的囊中之物,要說鄭允浩那個信心帝會擔心其實根本沒可能‥‥只是‥‥今年突然多了幾個男團,口碑還不錯,挺受媒體寵的‥‥

還有他們自己的新專輯什麼的,發行的比其他團晚,準備時間也不夠充分,今年又一直在海外活動‥‥

鄭允浩會擔心,也是正常的(?)。

「你他媽的懷疑咱們紅家女人的實力。」鄭允浩拿著手上那盒排骨敲下去「比懷疑咱們的實力更可惡。」狠狠掐了一把那人的臉「我要吃紅燒排骨。」多拿兩盒。

金在中推車跟他並肩走,嘖,這男人手勁嫩大隔著口罩還掐的那麼疼,以為變溫柔了呢,結果還是跟以前一樣嘛。

揉揉臉,疑惑的問「那到底是怎樣啊?」

看看看,那人竟然還拿那麼多其他的肉類,雞翅鰻魚五花肉生鮮貝類應有盡有,說他沒問題誰信啊。

金在中急了「允浩,你別想不開啊!」

 

生鮮區的導購驚詫的看著面前兩個戴口罩的男人,雙手捂住血盆大口「啊!啊啊啊!」指指指指指「YJ?!YJ!YJ!!」

雖然戴著口罩,帶著帽子,鄭允浩和金在中還是習慣性的低頭撇到一邊,異口同聲地否認「不是。你認錯了,我們只是長得像而已。」

導購跺腳,原地跳躍,捂嘴,指,捂嘴,指,重複這幾個動作,重複用激動地快要失聲的嗓子確定「鄭允浩,金在中!你們真的是,不要騙我,我認得你們的聲音!我是紅家的女人!」

哦買糕,YJ對視,那就壓根沒可能騙過去了。

鄭允浩對著金在中嘆氣,隨後變身,眼睛放電,又拿了一盒魚籽,朝那紅家的導購眨眨眼,豎指壓唇「噓,不要說哦。」

伸手拿了導購圍裙口袋夾著的筆,在她的圍裙上簽了名,金在中接過鄭允浩遞過來得筆,笑意盈盈的眼睛盯著紅家導購「要買新專輯哦。」

等導購回過神來,看著圍裙上的簽名,再看看四周,不見YJ的帥氣身影,終於找回了心跳‥‥她剛剛,啊啊啊啊啊!金在中對他笑了!

然後,小心張望,主管不在,嗯嗯,乾淨俐落的脫下工作圍裙,小心疊好塞進包裡,拿了備用的工作圍裙套上。

 

 

沈經紀來得正好,時間正正好。

金在中帶著隔熱手套剛端上燙,舀了一碗給正在大快朵碩的鄭允浩,沈經紀就拿著自打備用鑰匙開門進來了。

嗅嗅鼻子「哎呀,金大廚,好手藝!來得正好啊!」獻媚的笑「給哥上副餐具唄。」

鄭允浩從桌子底下力道十足的抬腳狠踹自行坐下來的沈經紀一腳「自己動手,我們家在中是給你使喚的嗎!」

金在中叉腰點頭,脫了隔熱手套往桌上一甩,端起湯碗喝湯「要吃飯自己拿傢伙。」

沈經紀捶桌「媽的你們倆夫妻就恩愛吧!」去拿碗,腹誹——哼,反正時日無多了。

過了一會,金在中給鄭允浩又添了一碗湯,因為菜肴實在太豐盛,四素八肉一湯,所以金在中沒煮飯。

沈經紀啃著牛脊骨伸腳招呼金在中,挑眉——他怎麼了?怎麼想不開吃那麼多?

金在中聳肩攤手——不知道。

最終這一頓飯在鄭允浩吃了六分沈經紀吃了三分金在中吃了一分的情況下告終。

 

剛洗完澡,金在中去他房間裡擦完護膚品之後就窩鄭允浩床上來了,到了冬天,還是兩個人睡比較舒服。

時間還早,鄭允浩又在洗澡,金在中就拿了漫畫趴在床上看。

鄭允浩一出來目光直接被那在鵝黃的燈光下映襯的無比誘人的腳踝吸引‥‥那傢伙,怎麼全身上下都勾人的厲害。

吹完頭髮,這才發現金在中在講電話,剛掛。

坐在床沿,順手拿過另一本漫畫翻,鄭允浩問「跟誰打電話呢?聲音那麼甜。」

不會是那什麼X團的A小姐吧,他們還有聯繫?金在中都換了號碼了,又告訴她了?

金在中從身後趴到鄭允浩背上,腦袋擱肩上,一指戳戳他的臉「跟奶奶啦。」

「哦。」那就好,只要不是其他什麼人女人。

鄭允浩看漫畫,看不進去,用書朝著趴他肩上的腦袋敲過去「靠那麼近幹嘛?吃我豆腐啊?」那呼吸噴在耳後‥‥可惡!

金在中也沒大聲嚷嚷,只是伸手揉揉,坐到一旁盯著他,伸手抓了一旁的大象娃娃在手裡玩,小心翼翼的試探「允浩,你是不是有心事啊?」

「沒有!」‥‥金在中的衣領微敞。

「可是奶奶說你今天跟她打電話的時候,老走神。」

「那是因為你在澆花!」人比花嬌啊。

金在中縮縮腳趾「可是你今天吃的特別多‥‥你都是有心事的時候才吃的特別多‥‥」

鄭允浩看著那腳趾,眼神一緊——

「允浩啊,有事要說出來,還有我呢,別什麼都一個人扛著‥‥」金在中心疼,鄭允浩別是碰上了什麼難事,依著那性子一個人吞了。

鄭允浩就是那樣,大男人的要命,總是什麼事都擋在他面前——

金在中從身後環住那人「允浩‥‥」

鄭允浩嘆氣扶額咬牙切齒「你信不信我吃了你!」

一個轉身就把金在中壓在身下,雙拳緊握,面目猙獰,青筋暴起。

金在中害怕的大叫「唉呀鄭允浩你好暴力啊沖著你這麼暴力我知道你正常了你別打我啊!」雙手護胸。

鄭允浩冷哼一聲,扯了被子蒙頭「睡覺。」

「這麼早啊?」金在中問。

「不行嗎?!」

「可以可以,我也睡了。」

他蓋上鄭允浩留出一半的被子,閉上眼睛之前想,他知道這人的好,也曾說過要對他好的話,所以無論什麼事,他都願意和那人共同承擔。

不願意讓我知道的事,沒關係,那麼就站在你身邊,陪著你,就好。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