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非曝

黑色的泳褲在一身白的刺眼的皮膚上張揚的裹住引人遐想的曲線,第七次從水裡出來,金在中眼睛紅了,左右眼顏色不一樣。

「金少,再來一次。」導演鬍子拉偺的臉隨著說話時的面部表情一抖一抖的「游的時候要再有力度一點,儘量表現出我很快!我很帥!大家的焦點都集中在我身上‥‥巴拉巴拉‥‥」

該死!力度力度力度!!!三十米的泳道你蝶泳七次看一看!!!視線模糊不清,隱形眼鏡掉了不說,最重要的是他可以感覺到被水花噴濺的眼睛馬上就要開始發炎了。

餘光瞥見新二不知道嘰嘰咕咕在跟導演說什麼,兩個人的視線還不時往他這邊瞟過來。

該不會‥‥

「大家都累了!休息十分鐘開拍!好了好了,上廁所的上廁所吃飯的吃飯!!速度快點!!天馬上就黑了!」

果然,多事的傢伙!

順手摘了另一邊隱形,新二這才慌慌張張的抱著暖水杯過來,大毛巾包在肩背上「金少,熱茶。」

「沒胃口。」邊擦著頭髮邊咬牙道「剛喝水都喝飽了。」嘴裡盡是消毒液的味道。

「多少喝點吧!」新二說「水涼‥‥降溫了‥‥那個‥‥暖胃‥‥」說著說著,在那雙皺著眉頭的眼睛下聲音越來越低。

怎麼會有人的眼神‥‥銳利的好似什麼都看透一般?新二不敢再對上那雙眼睛,執拗的把茶伸到他面前。

露天泳池下,裹著白色毛巾的男人坐在大傘下,快要下山的太陽‥‥那層光灑在他的身上,連顏色都一閃一閃的,他把陽光都襯的好看了。

果然只有這樣的人,才配的上那個男人。

「金少,別讓允浩‥‥鄭允浩!鄭允浩前輩擔心‥‥」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

金在中突然笑了,整張臉變得柔和起來,接過熱茶,躺在椅子上,大傘投下的陰影遮住了半個身子,一雙長腿在餘暉下妖孽般的誘人。

「新二。」金在中眯了眯眼睛「你這個樣子跟那時候的我還真像啊。」

當年,他也是這樣,懵懵懂懂的喜歡著鄭允浩。

怯弱到,要假裝不喜歡一個人,假裝那些情愫都是錯覺,假裝他們還是好朋友,假裝人生可以一直這樣下去。

不清不楚,不明不昧,還覺得幸福。

年輕的時候,果然單純到愚蠢。

‥‥可是‥‥

感覺似乎,比現在‥‥什麼都明瞭,但又時時刻刻不安‥‥好多了‥‥

擁有過,果然更難承擔失去的結局。

「新二。」金在中的聲音低低的「你說你喜歡的允浩前輩,這一次,要消失到什麼時候才會出現?」

新二站在導演身後,看著攝像機裡那人一次又一次的越水而出,看著那張在女人堆裡異常張揚的五官——「你喜歡的允浩前輩」

果然,還是被看出來了。

 

「新二,那是我們的車吧?」金在中看著那個靠在車前的人問。

新二點點頭「是啊。是我們的車沒錯。」可是--那個B小姐為什麼一臉媚笑的‥‥像拍畫報似地‥‥靠在他們的車上?

難不成‥‥?新二悄悄抬眼看了一下金少——以女人的眼光來看,金少,真的長得很帥。在允浩前輩眼裡‥‥是‥‥漂亮?

B小姐婀娜多姿的走過來「在中XI今天的拍攝辛苦了。」

身為B小姐MV的男主人公,金在中很官腔的說「合作的這麼愉快,哪來辛苦之說。說實話,能和B小姐合作還真是榮幸呢。畢竟,我是B小姐的FAN~

B小姐刺鼻的香水味讓金在中很想打噴嚏,抽抽鼻子,使了個眼色讓新二注意周圍有沒有記者。

新二熟練地觀察。這一方面,公司已經把他訓練的很好了‥‥連沈經紀都讚不絕口。

B小姐——身為一個有後臺的歌手,姿色上乘的歌手,邀請人共進晚餐的表情絕對是‥‥一臉你可真有面子的嘴臉。

那副嘴臉很欠扁的媚笑著,勾引著「一起~~~~吃晚飯吧~~~~~嗯?~」那種上揚的尾音!!

一聽就知道重要的不是晚飯!重要的是晚飯之後的‥‥!!!

金在中‥‥

媽的!我這個老男人竟然有種臉紅的感覺‥‥擦‥‥

 

說起來,金在中周圍一直都是那種「跟著姐!姐罩著你!」的那類型的女人,鐵兄弟好姐們的關係!

這種女的!‥‥都是沖著鄭允浩去的!‥‥

他是真的,一輩子都沒遇上過幾回這種類型的‥‥

「那個‥‥」——老子現在正在為情所困沒心情。

剛想說什麼,一輛黑色的跑車就按著喇叭打著車燈橫衝直撞的不知道從哪裡憑空出現,開車的人帶著棒球帽和大墨鏡沒曬B小姐一眼,倒是對著金在中勾手指——上車。

B小姐想了又想,想了又想,視線從車子遠去的方向轉回新二身上,不確定的問「喂,那個‥‥」

最近圈裡沸沸揚揚的傳著鄭允浩回來了的消息,也從很多跟金在中同公司的藝人那裡聽說確實有在他的練習室看見鄭允浩,記者那邊也在談論是不是YJ就要重組了的話題‥‥只是消息都還未確定之前還不夠分量報導。

她問新二「那個人,是鄭允浩嗎?」

新二咬著唇,失魂落魄的上了保姆車,啪的關上車門,自言自語道「是又怎樣?你又得不到他。」

他們的任何,你知道,你瞭解,你喜愛,你守護,你反對,都改變不了他們只想看著一個人的事實。

無論怎麼樣,於他們來說,都是你一個人的事。

就像我喜歡鄭允浩‥‥那麼的喜歡‥‥也不見得‥‥有誰就是阻止他了,有誰就是給他希望或者絕望了。

無關。於他們無關而已‥‥

 

車子打了一個滑,在高速路的護欄前險險的停住。

鄭允浩腆著笑臉冒著冷汗偷瞄剛剛在時速120時撲上來掐他脖子的戀人「咳咳,那個,生氣啦?」

「寶貝,怎麼啦?」鄭允浩解開安全帶,小心翼翼的轉過那張冷冷的臉「笑一個嘛~

我他媽的‥‥操!

金在中氣的青筋暴起渾身發抖血壓升高。

除了那聲寶貝!你他媽的其他話怎麼那麼混帳?!

「鄭允浩。」金在中雙手環胸「別當什麼事都沒發生‥‥」聲音抖得不成調,眼眶泛紅,咬著唇,撇頭看著窗外「我以為‥‥」

鄭允浩扯了扯嘴角,眼睛黑亮黑亮的,把那個毛茸茸的腦袋緊緊按在胸口「沒有我,很難受吧?」

小惡魔在頭頂飛來飛去,變傲嬌的小白兔離不開他了呢。

這種惡趣味,看著喜歡的人害怕失去他的惡趣味‥‥怎麼感覺就是爽呢!

「嘶——」脖頸上傳來一陣惡狠狠的刺痛。

金在中齜著牙,門牙上些些血跡「你再敢一聲不吭的離開這麼多天!」

哦,會威脅了?

「老子就‥‥」

鄭允浩挑眉看他「怎麼樣?」聲音低沉沉的泛著絲絲暗啞,天知道要花多大的力氣才克制著要吻下去的衝動。

「混蛋!!!」

伴隨著再也壓制不住的慌亂怒火是快要把車門卸下來的「啪」的一聲。

鄭允浩急忙忙的追下去,把人一把拉回來壓在車上「乖‥‥別生氣‥‥是我玩過了。」

十指揪住男人的頭髮,迫使他把埋在他脖頸間的腦袋抬起「幹嘛不親我?」

「唔‥‥」

變奇怪了,兩個人莫名的氣氛。

試探,試探,試探到確定這一次,是真的不會再放手了為止。

 

 

不用回頭就伸手接住男人扔過來的汽水,兩人坐在路邊的護欄上,遠處是叫不出名字的河,觸手可及的蘆葦,頭頂上方是粗粗的電纜和看不清星星的夜空。

有點日本漫畫的感覺,如果車子裡沒有放那麼騷包的音樂的話。

並肩而坐,兩人久久無語,直到一個人靠在另一個人的肩上,抬頭,雙唇沒有間隙的嬉戲——

「家裡,怎麼樣?」金在中拉開汽水的易拉環,長長的「嘶」聲。

鄭允浩揉揉那人的腦袋,沒有焦距的視線望向遠處「正如我希望的那樣,很好。」閉眼,嗅著熟悉的髮香。

 

對家人坦誠,不比其他人簡單。

「爸,媽,允慧。」

決然,一切的把握都會在親情面前動搖,睥睨天下的王者鄭允浩在這裡被摘掉了標籤,不在唯我獨尊的範疇。

在普通不過的兒子而已。

「有空,就帶阿在回來,那孩子我很久沒見了。」

「爸‥‥」

「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媽早就跟我說了‥‥說了很多年‥‥」

「哥,你都不知道老爸可氣了!說什麼你要敢帶著在中哥回來就打斷你的狗腿折斷你脊樑骨!可是,你一走就是這麼多年‥‥」

允慧咬著筷子「爸說,你連反對的機會都不給他‥‥」

鄭媽媽有了魚尾紋的眼角帶著笑意「以後別一聲不吭孑然一身就走了,男子漢要扛得起擔子啊‥‥這幾年,我看阿在這孩子也‥‥」

 

夜,越來越深,護欄上兩道人影依舊相互依偎。

「有空,我們去蘇黎世一趟吧。」

「幹嘛?去看你小老婆啊?」

「嗯,帶你去看我小老婆,我小老婆這幾年笑的太難看了‥‥」

我這幾年到底是發了什麼瘋才覺得那時的你,怎麼笑都是美的‥‥

鄭允浩緊緊的抱住金在中「我怎麼,這麼喜歡你‥‥」

 

第二天,鄭允浩把金在中送到公司樓下,離開前正好看見大批大批記者正在湧來,不自覺地低下頭,然後笑了一下「這回又是誰來什麼緋聞了,好大陣仗。」熟練地打轉方向盤,離開那棟大樓。

金在中踹開舞室的門,很帥氣的一個飛腿跟A舞師打招呼「老子這次好好跳,什麼新編舞儘管上!」

A舞師+舞伴人手一份報紙「你還敢來公司?金少就是帥!」

沈經紀黑著臉把報紙甩到他臉上「你他媽!!!」

「幹嘛‥‥」

大家這是怎樣?幹嘛震驚?!好奇?!八卦之氣彌漫‥‥

「金少,你說‥‥」平時跟他關係不錯的舞伴團團圍住他「我們不需要猜測和分析的對吧‥‥」

「這個照的太清晰了,原來,豆花CP是真的啊?」

沈經紀怒極反笑「你們是覺得星空河流蘆葦護欄‥‥很他媽的‥‥天然屏障是吧?」

金在中目瞪口呆‥‥

那個,現在的攝影裝備太高級了‥‥黑夜中不需要閃光‥‥

 

原來豆花是真的啊

曝光,那是必須的。

搶佔各大雜誌版頭條娛樂版頭條新聞頭條各種頭條的YJ一時席捲整個亞洲的焦點。當沈總長沈經紀黑臉相對脈脈不得語看著公司樓下CP粉和X粉打得不可開交時,我們金在中拿著手機不亦樂乎的自拍發給鄭允浩。

你看這盛況!你看這曝光率!

「金在中!」沈總長一怒而起,大吼「你還敢自拍?!你他媽自拍給誰看啊?啊?不准上TWI不准各種火上澆油!」

金在中笑嘻嘻的收起手機「沈老闆,你看,我這不是高興呢嗎。」

本來還擔心這擔心那的,這下好了,一下子全曝了,沒退路了,就順其自然該怎怎怎的。

「高興?」沈總長怒火攻心「你還敢高興?!!」他這為前途各種擔憂為了各種合約違約金擔憂呢這貨竟然跟他說高興!

沈總長怒其不爭的急得團團亂轉,被氣得連看都不想看金在中一眼,只好順手揪著沈昌珉領子罵「你看看你帶的!出息了!」

沈昌珉黑著臉咬牙「哥,別揪我。老子現在想直接把那貨給扔下去!」

金在中安撫他們「沒事沒事,我媽都沒罵我讓我跟允浩好好過日子呢!」

沈總長抄起地上的約高一米的的青花瓷砸過去「滾出去!」

金在中靈巧地躲開,開了門,門外一干人等作鳥獸散狀,金在中對他們笑眯眯的「沒事沒事,沈老闆尿急。」接著對著沈兄弟倆敬禮「我走了,那個我還有三月合約到期,看在咱們這麼多年交情的份上少算點唄?」

這回沈總長氣笑了,沈昌珉衝過去直接甩門,甩了金在中一鼻子灰。

金在中摸摸鼻子,一路興高采烈的下樓去了。他家鄭允浩說來接他來著。

 

聽著門外的吵鬧聲隨著金在中那兔崽子的離開漸漸平息,沈總長捏著眉心踹了沈昌珉一腳「還不去護著那崽子,樓下那麼多記者別踩死他!」

沈昌珉對著鏡子整理剛被沈總長弄皺的領子,淡淡道「用不著咱們擔心,你忘了?這滿天下的緋聞不是還有另一位主人公嗎?」

沈總長看著辦公室裡被拔掉的電話線,嘆了口氣「說到底,也是我們弄假成真不是。」

沈昌珉看著樓下還在鬧的粉絲,沒回答。

恰好彼此喜歡的愛情,在他身上太難實現了。雖然被鄭允浩金在中弄得有點焦頭爛額,但是這樣鬧得滿城風雨的愛情他其實是羡慕的。

那樣看起來太不可能實現的愛情,讓他一想起朴有天就開始不由自主的想好好去守護金在中他們。

「哥,我這輩子可能就喜歡朴有天一個人了。無論我們會不會在一起。」

沈總長在響個不停地電話前與沈昌珉對視了許久,終於還是接起了電話,開始應付各種各樣的媒體追問。

沈昌珉在他哥緊皺的眉頭上似乎看到一絲無奈的妥協。

 

鄭允浩開著輛路虎透過墨鏡看著剛到的直達電梯,穿著連帽衫帶著大墨鏡嘴邊是掩飾不住的笑意的金在中呆頭呆腦的四處張望。

鄭允浩接起手機,手指在方向盤上噠噠噠的敲著「金同志,向左轉!」

金在中傻不愣登的向左轉,鄭允浩笑趴在方向盤上,按了按車燈。金在中疑惑的走過來敲車窗「哪來的車?」

「我的啊。」鄭允浩趴在車窗邊親了他一口。

金在中捂著臉,有點害羞的退了一步「哪來的錢?」

鄭允浩攤手「賺的唄,沒錢怎麼養你。不能讓你跟著私奔了還吃苦不是?」揉揉金在中的腦袋「上車,傻站著幹什麼?」

金在中關了車門,擺弄著安全帶,待到車子上了大馬路,漸漸上了高速,駛向不明的目的地,視野裡滿佈著大海藍天,鄭允浩終於發現了不對勁。

靠邊停了,捏著金在中撇向一邊的臉,這才看見這孩兒撅著嘴,哈!還撅著老高,笑了「幹嘛呢?怎麼彆扭上了?」

金在中不想看他,乾脆對著鄭允浩翻白眼,鄭允浩就對著那白眼聽見一溜的喪氣「老子在下面就算了,至少生活上還能掌握經濟權養你來著體驗一把做老公的滋味,得,算了!被圈養了!」

鄭允浩捏著他兩邊臉頰扯「不准翻白眼,不疼啊?」

捏著下巴湊過去親了一口,舌頭在口腔裡鉤了一圈,退出來舔了舔柔軟的唇瓣「吃奶糖了?」

金在中雙手推開他,憤憤的擦嘴巴「哼!」

鄭允浩笑「好好好,回去給你彙報產業成不?多大了還為這事鬧脾氣。以前成天敲詐我的時候不見自尊心作祟啊,這會怎麼扯上了。」

金在中瞪他「這不是長大了嘛。」

好嘛,想見鄭允浩以後天天跟在他屁股後面要錢買米買油的美好生活煙消雲散了。唉,就知道這男人不是那種坐吃山空的主。

混蛋,他也存了好多錢打算著等鄭允浩一起過日子的說。

 

鄭允浩捧著他臉蛋,鼻尖對著鼻尖交磨「在中~

呼吸交錯,竟然意外的心平氣靜「幹嘛?」

從嘴角開始的親吻沿著鼻樑到額間,重重一吻。

「不是夢吧,嗯?怎麼那麼不真實?你是真的吧‥‥」

未完的話被戀人堵住,金在中咬住他的唇瓣,懲罰般的啃噬「閉嘴,自己幹的好事還好意思懷疑‥‥」

鄭允浩捏著他的脖子挑眉「因為,我從沒想過真的會有這一天。」

金在中笑「那你想過沈兄弟知道是咱們自己搞的鬼那一天的表情沒?」

沈昌珉和沈總長被媒體纏的焦頭爛額才沒時間去想是不是有些人自己找了記者曝光這種事呢。

 

交錯的舌開始升溫,兩人的身影貼在一起,乾燥溫暖的大手竄進金在中的衣服下擺,在背上胡亂的揉搓撫摸著,手掌在後腰窩處打轉,一個用力將趴在身上的人兒更貼緊自己。

「嗯‥‥」

鄭允浩頓了下,被金在中弄得氣息不穩,越過車座的身子弓起好看的弧度,映在車窗上模糊的厲害,這一刺激,鄭允浩把金在中的衣服往上推,手掌滑過腰際撫上小腹鑽進褲腰曖昧的撫弄。

金在中推開他一點,紅紅的耳尖微微顫了一下「硬了,好大。」說著用小腹磨蹭著鄭允浩褲襠處鼓起的一塊。

車廂裡的氣氛開始火熱,鄭允浩的手伸進金在中的牛仔褲裡用力的揉捏柔軟彈性的臀肉,接著‥‥

「那個‥‥」顫抖的男聲響起。

突然間打開的車門讓鄭允浩失去了依靠,連帶著金在中朝前撲,差點的摔下去。

「新二?」金在中驚詫的看著愣愣的扶著門視線低垂的人「你怎麼‥‥?」

鄭允浩黑著臉坐起身,順帶把懷裡那人的衣服整好,又待巴拉好被自己弄得亂糟糟的頭髮,這才強壓下一身的鬱悶之氣吊著眼看向那位不速之客。

新二強迫自己忘掉一幕幕旖旎,咬著唇「沈經紀也來了。」

沈昌珉甩著車鑰匙,叼著菸,這還是頭一次見他抽煙,想必是被這兩個人弄得燥的慌。

「不帶這麼給料的。」抖抖菸灰,推搡著彆彆扭扭的新二上車「順風車。」指著身後的黑色車子挑眉「拋錨。」

鄭允浩皮笑肉不笑的深吸了一口氣,瞧著金在中一臉臊的還在那兒強壓被挑起的欲火,心癢難耐的伸手去揉了揉他的脖子,金在中瞪了他一眼,這一瞪可好,直接把人的饞蟲勾了起來,硬是拉過來好好親了個夠。

「滾滾滾。」金在中推開他「‥‥別。」

 

鄭允浩踩下油門,看著後視鏡裡明顯是上火上的厲害的沈昌珉終於有點兒於心不忍「喂,你這是為情所困呢還是被咱倆氣的?」

沈昌珉不屑跟他對視,索性把頭撇向一邊不說話。

金在中轉過頭去開導「小珉啊,好久沒這麼叫你了‥‥」

「噁心!」沈昌珉兩手比了個X戰警的姿勢「叫得我一身雞皮疙瘩。」

「好吧,阿昌。」

「‥‥‥」

「沈哥‥‥」

「得了你還是叫我沈經紀吧。」沈昌珉說「不至於這麼快就撇清合作關係。演唱會還得開不是。」翹著二郎腿揉了揉眉心「怎麼都得把這幹完,給歌迷一個交代,之後再兩清不遲,你們愛幹嘛幹嘛去。」

金在中來勁了「違約金不算啦?」

「嗯,演唱會收益你一分沒有了。」沈昌珉說。

「不帶這麼壓榨!」

「馬B的這還算客氣的!」沈昌珉有點上火了「這還是看在這麼多年交情上,你把事情鬧成這樣換了別人不早把你撇了。我告訴你金在中也就我待你這麼好的,別狼心狗肺。」

事情鬧到這份上,要換別的公司一早告你了,管你是搖錢樹還是怎麼的,千千萬萬的人可以取代的位置誰他媽會幫你付一大筆的代言違約金,還這麼好生好氣的給你辦演唱會好好地規劃後路。

「你們這麼多年不容易我知道。」沈昌珉頭疼的說「至少最後不能撒手撒的那麼爽快是不?放心,在風口浪尖上把該幹的都幹了我們就清淨了。」

反正都不在娛樂圈混了。

 

停下車,鄭允浩看著海邊那棟小洋樓裡熙熙攘攘的人群拍了拍沈經紀的肩膀「多謝。」

沈經紀和鄭允浩請來了幾名私交甚好的記者朋友還有一堆圈中友人在朴有天他們那兒舉辦了一場私人聚會。

說是私人聚會也是因為豆花這一曝光了之後兩個人籌畫的。

跟記者做了專訪,算是正式公開了吧。本來以為在專訪的過程中很多害怕被外人探索的感情此刻回答起來竟意外的沒有包袱。過程中鄭允浩一直摟著他的肩膀,遇到什麼犀利的問題總能感受到隱隱傳來的力量與鼓勵。

「你愛他嗎?」記者問。

「愛,很愛。」

他們異口同聲的回答。

「面對社會的輿論你們壓力應該會很大吧,很多愛情都會因為社會帶來的壓力產生各種各樣的問題,猜忌懷疑直到動搖,對於這個,你們是怎麼看待的呢?」

「就算沒有社會輿論,愛情都會有吵吵鬧鬧的一面吧。走不到一起不是因為別的,只能是不愛了,沒緣分。結果是我們彼此相愛,一起面對。社會輿論?我們現在就在面對不是嗎?你看他像不愛我的樣子嗎?」

看著坐在沙發上接受採訪的兩人,幾名記者笑了,打趣的逗著鄭允浩「兄弟,你們回答的也太他媽正經了吧。」

金在中挑眉「快點啦,快點採訪完好聚好散。」

鄭允浩附和「這麼多年不見,記得把我拍的帥一點。」

OKOK,你鄭爺的愛情就透過我們面對什麼“澄清”什麼“弄假成真”吧。

 

朴有天和金俊秀跟圈裡幾名藝人聊天,說著說著目光不約而同的望向在沙發上靠在一起的兩人。

肩並肩,笑容滿面的他們,怎麼會漂亮的不似人間。

「在中還是這樣最好看啊。」一想到那幾年金在中行屍走肉般的按部就班的工作的鬼樣,金俊秀靠在朴有天肩上喝了一口葡萄酒「唔,不對。應該說他們兩個在一起最好看。」

少了一個,就如同看著無聲電影。

朴有天點點頭「看著都給我靈感。」

幾名好友藝人也嘰嘰喳喳的八卦「操,我早知道他們在一起了,媽的不在一起,搞CP路線能搞得那麼真嗎。」

「我也猜到啦,之前A小姐B小姐各種小姐被拒絕啦從中阻攔啦什麼的就有苗頭啦~

「對嘛,我還在休息室看見他們抱在一起睡覺,早懷疑了。」

「這兩貨硬生生把我逼成豆花飯!」

 

當“原來豆花是真的啊!”成為了大眾茶餘飯後的話題時,當其實演唱會已經結束了很久,金在中和鄭允浩在安可聲中接吻並且紅著眼圈感謝一路支持他們的FANS後,鄭爸爸隨著愁白了的雙鬢嘆氣「罷了,罷了,隨他們去吧。」

 

鄭允浩領著金在中進家門。

金在中睜著眼睛瞬間小媳婦起來,扭扭捏捏的不怎麼敢說話。以前還一天到晚鄭媽媽鄭爸爸允慧啊撒潑的歡完全當自家人,到這份上了反而害羞了。

飯桌上,從日本回來看兩個乖孫子的鄭奶奶佯裝生氣的捏金在中的臉蛋「壞阿在,把奶奶的寶貝孫子拐跑了。以後不准欺負允浩啊知道嗎?」

鄭允浩忍著笑摸摸扒飯,金在中騰地血色上湧「奶‥‥奶奶‥‥我才沒欺負允浩‥‥」

鄭允浩咽下飯,當著一干人等應答「是啊,奶奶,都是我欺負他來著。」尤其著重欺負倆字。

金媽媽筷子一抖「那個小在啊‥‥一次都沒你欺負允浩?」

金在中氣抽,鄭允浩咯噔一下‥‥唉呀,忘了不要跟長輩說這種事,嘖嘖,都怪他最近心情太好有點好的沒邊兒了。

然後金媽媽鄭媽媽鄭奶奶一路就用怪異的眼光打量他們兩個,那個‥‥那啥‥‥又不是女媳婦‥‥有些閨房事宜‥‥還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說啊。

 

晚上睡覺前,金媽媽偷偷問兒子「小在啊,允浩個子也高長得也壯一看就知道那什麼很那什麼,吃不消要給他說聽見沒,你臉紅個什麼勁兒,嘖!不准捂耳朵給我聽好了,讓他悠著點兒曉得沒?!啊!金在中你給我抬頭‥‥」

金在中各種沒面子「老子也是男人啊!非把這事兒說的這麼傷自尊!」說罷咬著鄭允浩的胳膊失眠。

鄭允浩嘴角的弧度整夜都下不去。

 

晨跑回來的鄭允浩看見帶著老花鏡的鄭爸爸抖抖報紙瞧著四下無人招手叫他過去。

「你們‥‥咳咳,要記得帶套子,我聽說那個‥‥啊,什麼‥‥不衛生,要注意點。」

鄭允浩邊用毛巾擦汗邊回答「沒事兒,我都給他洗乾淨,帶套子不舒服。」

時間仿若靜止‥‥

「帶的,我們有帶的。」鄭允浩尷尬的看著同樣尷尬的鄭父「那個,爸,你別擔心。」

鄭爸爸佯裝鎮定的說正經事「你現在也沒工作,那什麼,不能讓人家媳婦‥‥不是,不能讓阿在養著你不是,啊,我這還有存款,你看看什麼時候需要‥‥」

「爸,謝了。」鄭允浩抱住父親的肩膀「對不起。」

最終,鄭爸爸想給兒子的零用錢,在兒子給他看過存款和各種動產不動產股票證券基金投資和正在企劃的淘金生意後,默默的留給自己買茶喝了,兒子果然長大了,咱這點小零頭還是留著自己花吧。

 

早上起早的人做早餐,鄭媽媽和鄭奶奶揪著鄭允浩的耳朵警告「看你粗手粗腳的!不要老是欺負小在!」

鄭允浩冤枉「我哪有欺負他!」

「還說沒有!奶奶昨晚路過你們房間‥‥哎呀呀,你都把人家整哭了,阿在哭成啥樣了心疼死人啊‥‥」鄭奶奶抹淚花。

‥‥得‥‥這‥‥這可沒法解釋。鄭允浩嘆氣。

 

 

來年春天的蘇黎世。

幸二正在吧台打瞌睡呢,腦袋上就糟了一個爆栗,氣得他的小身板一躍而起「莉絲你又‥‥!啊‥‥啊‥‥你‥‥老闆!老闆你終於回來了!」

「老闆我再也不要喜歡莉絲了!」幸二拽著老闆的袖子哭訴「莉絲的性格火爆的跟她的外表一點也不符合!」

「老闆‥‥你快點把莉絲帶走吧!」幸二大吼。

「莉絲是誰?」

越過鄭允浩的身子,這才看見站在老闆背後的人兒。

黑色的頭髮看起來柔軟的不可思議,眼睛看著他,帶著一絲疑惑,投影在他身上的陽光‥‥「好‥‥好漂亮‥‥」

鄭允浩當著幸二的面親了一口金在中,不滿道「怎麼又吃奶糖了,晚上又該牙疼。」

「你好,我是金在中。」

幸二愣愣的握上去,眼睛依舊發愣,呆呆的回答「嗯‥‥嗯‥‥我,我認識你‥‥」

金在中,金在中‥‥

真人怎麼那麼好看‥‥

「幸二。」鄭允浩的聲音陰森森的「流口水了。」

金在中問「他是傻子嗎?」

鄭允浩咬牙「還不是你這個禍害,本來挺機靈一孩子,一見你就傻。」

蘇黎世的茶吧因為多了一個主人變得更加熱鬧。

 

莉絲撐著下巴看著在花園裡依偎在一起不知道在說著什麼的兩人,心碎了一地「唉。幸二,愛他就成全他對不對。我的愛情死的真偉大。」

幸二還沉浸在新主人的衝擊裡不可自拔,胡亂的點頭應和。

莉絲打他「混蛋!你怎麼不早告訴我鄭允浩是gay!!!」

那天的蘇黎世陽光大好。

 

==================== 完 ========================

 

這文真的很有真實版允在的感覺對不?!看著文裡允在各種的糾結、徬徨、無助到正視這段感情于自己的重要性至面對彼此不再逃避,我每看一個段落都會不由自主的投射到現實生活中的允浩和在中,他們是怎樣開始的呢?他們掙扎、痛苦時是怎樣渡過的呢?他們又是怎樣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呢?

也許有親估會想:PEGGY啊~~~你想太多了!他們到底是不是真的還不知道呢!嗯‧‧‧對於他們的感情我始終相信是真實的,我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會看錯,那兩人之間無可比擬的氣場,是我一直支持他們無法離開的原因。

文裡最後允在公開的出櫃、演唱會上宣示般的親吻、家人親朋好友的諒解及祝福、退出華麗的娛樂圈在異國幸福的生活著。這描繪的一切都是我,我們允在飯夢想中的願景,也許真的來臨的那天不如文裡描述中的那般的美好,但我仍冀望著‧‧‧這一切到來的那一天。。。I Wish。。。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