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像允浩所說,大明星在不久之後接到了冷藏期後的第一份通告,此後通告一份接一份地洶湧而至,他又忙碌起來,又忙又空虛。有天已經因為趕工連著熬了兩個通宵,第三天下午經紀人放他回家休息,他終於忍不住開車直接殺到俊秀當班的醫院。

 

「允浩!」有天叫住那個行色匆匆的人,「你送在中來醫院做檢查?」

「不是,他不舒服。」允浩的臉色看上去不比有天好多少,「找俊秀的話,他應該還在在中那裡,507病房。你先過去,我還要給在中辦入院手續。」允浩交待完又疾步離開。

有天找到病房,輕叩,然後推開門。

「在中,放鬆身體!我知道這不太容易‥‥還想吐嗎?」俊秀俯身捋著他後背說。在中側臥在床上,身子微躬著,背對有天,頭錯開枕頭抵在床邊搖了一下,手絞著被子死死按著下腹。

俊秀聽到門口的動靜提高聲音:「允浩,你過來拉著他手,別讓他這麼使勁地壓著寶寶,怕是又在痛了。」回頭取冰袋,一楞,「你‥‥怎麼來了?」

有天對他笑一下,走過去幫忙。

 

「在中怎麼樣?」等允浩回來,在中的身體也不再難受得厲害,有天拉著俊秀退到布簾後面空著的床位邊上,低聲問他。

「你看到了,不算好,雖然這也是病人懷孕到後期常出的狀況——發燒引起一系列併發症。他好像低燒有一段時間了,一開始只是嗜睡,加上懷孕本來就會體溫偏高,所以他自己和允浩都沒發現‥‥現在的話,還沒有超過38度5我不都想冒險開退燒藥,只能讓他用物理療法。」俊秀看上去有些擔心,「在中懷孕以後免疫力變差了,如果一直不退燒,就要用藥,我怕會影響胎兒發育。」

「你這樣擔心他,我會吃醋。」有天說,聲音很倦怠。

「你已經無聊到“孕婦”的醋都要吃了嗎?」俊秀躲開他的視線,說:「都跟你講專心工作不要來找我了,那種照片‥‥再有一次的話就不是強制休息一段時間這麼簡單了吧。再說‥‥我也要顧忌影響,我也很忙的。」

「我熬著幾天不睡,跑來找你可不是為了聽你說這些屁話的!」有天火大地吼出來。

「噓,有天‥‥」俊秀不知所措地看向他,過了一會兒,又說:「有天你要我說什麼呢,說我想和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嗎?我們不能,就算我現在就該死地想讓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

「‥‥對不起。」有天擁住他。

俊秀搖頭:「不僅是你的事業要考慮,我也會考慮我的‥‥我也不能給你一個孩子,我做不到像在中那樣‥‥」

「我不在乎。」也不要你去受那些苦,有天在心裡補充。

「我們有時候幾個禮拜都見不到吧,匆匆見一面再匆匆分開。」俊秀難過的垂下頭,枕在有天肩上,「我們這樣到底算什麼呢?你有沒有想過‥‥我們也許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合適對方,我只是想給我們兩個一次重新考慮的機會。如果重頭再來‥‥」

「來不及了,傻瓜,因為我好多年以前就愛上你了。」

 

 

******

「‥‥所以我們只能選擇剖腹生產,預產期暫定在第38周,第九個月月初就過來入院,開始修養調整。」俊秀對在中和允浩說,「當然,如果你們願意,我也可以安排在中從現在起到寶寶出生一直住在這裡。」

「還是不要吧,」在中咂舌,「還有好幾個月呢。」

「只剩不到兩個月了啊!」俊秀糾正他,「不過在家住著精神比較放鬆,我想也有好處。總之,你這兩個月的任務就是休養生息,儲存體力。萬一出現我說的那些早產的症狀,也不要慌,胎兒現在就算早產存活率也很高了,送來醫院,我們立刻進行手術。」

 

有天找過俊秀之後,總算把他這段時間積壓的心結打開,雖然兩個人隔三差五才能相聚的現狀看上去是暫時都不能改變的。在中也萬幸地在住院的第三天退了燒,他心疼一直陪床的允浩,想儘早回家。

「那每週的檢查呢?」允浩不太放心地追問。

「還是我犧牲一下,上門服務好了,」俊秀說,「讓他這麼來回折騰很消耗體力。」

「俊秀,謝謝你。」允浩點頭說。

「跟我還客氣什麼?我都沒謝你前一陣子幫有天那麼多忙。」俊秀笑說。

「‥‥前一陣子幫有天什麼忙?」在中玩味地看著他們倆慢吞吞地問。

「啊~~~~~」允浩拍腿站起來,「還要去辦出院手續。」

「啊~~~~~」俊秀轉身跟著允浩向門外轉移,「還沒查完房。」

 

 

 ******

「在中哥,他動了,動了!」昌珉的手像被燙到似的從在中八個月餘的肚子上拿起來,興奮的叫道。

「‥‥寶寶要是老不動我才要緊張呢。」在中眉毛微微皺著,笑話昌珉的大驚小怪。其實從一個月前開始胎動的次數就漸少了,大約是寶寶長得大了沒有足夠的空間翻身的緣故,也正是因為這樣,現在每次胎動都給他帶來更為強烈的不適。果然,以男人的身體構造孕育後代是太過勉強也不合常理的事,在中想,還好最後是要打了麻醉動手術的,不然把他疼死也沒那個本事自己生兒子出來。

 

「哥,我下回再來看你們。」昌珉站直身體,對他笑笑,「也許下回看你的時候寶寶已經出世了呢。」

「不留下來吃飯嗎?」

昌珉搖頭:「司機還在下面等。」

 

「那個小子哪裡看起來像是沈氏的大股東了?」在中閉上眼睛保持靠在床頭的姿勢不變,依稀聽到客廳裡昌珉和允浩的道別對話,接下來是允浩走過來,打開臥室房門的聲音,他小聲嘟囔著。

「你說昌珉,他現在還跟著幾個叔叔學習,以後可是大權在握,」允浩說,「實際上,他今天還問我要不要去做沈氏的法律顧問?」

「可你不是一直在做刑事案件嗎?沈氏想挖角?許你什麼好處?」在中吃驚得睜大眼睛。

「說是,就算現在調過去,也先不用上班‥‥可以多放我一陣子的“產假”。」允浩說完就和在中兩個人一併樂起來。

「寶貝兒,我可動心極了,」笑過以後,允浩用半真半假的語氣對在中說,「其實沈氏的福利很好啊。」

在中知道允浩向事務所申請退居二線的過程並不像他說的那麼輕描淡寫,知道那些打來找他的電話大半是上司在向他施壓。在中也記得自己被捲到昌珉的案件裡之後,有多少次允浩忽然拉著他說「我真後悔‥‥」。他是鄭允浩呀,他從沒為任何事後悔過的,但是這一次,他向來引以為傲的事業連累了那個人,讓他想起就後怕‥‥從接手刑事案件的律師轉做企業法律顧問會有多難,在中不知道,卻不能不感動。

「‥‥你想好了,以後可不要後悔了。」在中說。

「哪有那麼多值得後悔的事情。」允浩笑著,又是一副自信的樣子,說,「昌珉沒留下,那麼沒有口福了,嘗不到沈氏法律顧問突飛猛進的手藝。」

「倒是突飛猛進,因為起點太差‥‥」在中嘆氣說。

 

 

「在中,老天‥‥」允浩托著在中的身體,急得滿頭大汗,「不會是食物中毒了吧?還是你對什麼食物過敏嗎?我怎麼會不知道。」

在中臉色青白的搖著頭,胃裡一陣陣翻騰迫使他身體又向洗手池低了低。他沒有對什麼東西過敏的經驗,剛剛吃的不過是再平常不過的晚餐,允浩自己也有吃,沒有事,所以允浩說的都沒有可能。其實他只是‥‥在中手上下撫著因為向前探身而略受擠壓的肚子,下午昌珉還在的時候,那裡就有不太平了。

「你肚子疼?」允浩更著急了。

「沒有‥‥你兒子,頂得我想吐。」在中喘息急促,伸手把水龍頭開得更大,水流帶來的涼氣可以讓他好受一些,「就快‥‥過去了。」他安慰著自己和允浩,想,應該也再沒什麼可吐的了。

 

又過了一會兒,在中關了水流,吸一口氣,抓著允浩想站直,允浩感到他的顫抖,直接抱起他放平到臥室的大床上。

「鄭允浩‥‥他不愧是你兒子,這麼‥‥會動,才多大就一身蠻力。」在中看不得允浩凝重得要死的表情,聲音又輕又啞地說。

「也不愧是你兒子,這麼能折騰人,一點兒都不聽話。」允浩幫在中把姿勢改成側臥,坐到床邊給他輕輕按摩腰背,緩解之前持續彎著身子造成的肌肉酸痛。又用商量的口氣說,「我們還是去趟醫院吧。」

「‥‥今天就別再折騰我了。」在中呢喃著閉上眼睛,眉頭依然不自覺地皺著。

「那你再有哪裡不舒服要馬上和我說。」金在中偶爾示弱的時候,允浩反而一點都反抗不了。他又堅持餵了在中水和一點兒巧克力,就不再打擾他,看著他休息,直到聽到他均勻的呼吸聲才放下心來。

接下來的幾天,在中覺得久別的妊娠反應又都回來了,他好像又回到了懷孕初期,而且日子比那時候要難熬的多。他不願意在允浩面前表現得太差,可有時候自己也勉強不來。

 

 

第36周

早上,金在中睜開眼,看到允浩已經西服革履的坐在邊上。本來他想一直閉著眼到允浩出門的,可大律師比他要沉得住氣。

「今天不是要給沈昌珉送什麼檔的正稿嗎?你還在這裡看著我做什麼?」他對允浩說。

「不急,我等俊秀到了再走。」允浩看錶,又看他。

「嗯‥‥再有一個多禮拜就可以見到寶寶了。」在中不在意的應著,允浩的擔心源於他昨晚不佳的睡眠品質,罪魁禍首是兩次不規律的宮縮,不過都是來得突然去的也快。第二次抽疼,允浩被他低低地呻吟聲驚醒,他便索性放棄忍耐,圈著腿抵在腹下用哆哆嗦嗦的聲音說「抽筋」,看允浩抱著他的小腿揉呀揉,竟也慢慢不痛了,其實他說是抽筋不算錯,允浩自己找錯地方罷了。

他躺在床上不能成眠的時候,覺得自己運氣不錯,幸虧自己遇上的鄭允浩,平時極少生病,生命力這麼旺盛的傢伙,幸好懷著寶寶的是自己,什麼噁心頭暈腹痛都和允浩不沾邊兒‥‥因為每次看到允浩緊張的樣子,他都更加確定,身體上的疼痛不會讓他崩潰,但是像允浩這樣為對方提心吊膽就不好說。

「等你送完東西回來,我就跟你們去住院。」在中說,「我在俊秀那兒待產你心裡總踏實了吧。」

「你早這麼聽話就好了!」允浩誇張的感嘆著,心想,俊秀手術成功之前他大概都不可能心裡踏實的,不過還是吻了在中以示獎勵。最後,這個吻在俊秀不耐煩地門鈴聲中草草結束。

 

 

俊秀掛著聽診器,另一頭貼上在中的腹部,眉毛一點點擰起來。「我怎麼會攤上你這麼亂七八糟的病人!」他手上繼續著進一步的檢查,動作明顯的加快了,劈頭就問,「什麼時候開始的?」

在中抿緊嘴唇,冷汗漸漸滲出來,允浩是他的止痛藥嗎?還是寶寶比較怕允浩這個爸爸,剛才明明都不鬧了。

「昨天‥‥到睡覺之前都只是‥‥悶悶地腹脹。」他乖乖地交代說,「夜裡‥‥呃,就像這樣,有兩次,‥‥我沒有看錶,一下子就好了。」他不安的又看了俊秀一眼,「我想,應該是你說的‥‥假性陣痛。」

「你想對了,」俊秀打開衣櫥扥了兩件出來,「但是你又不能自然分娩,我可不想等到你真的產前陣痛了,痛到精疲力竭才開刀,我們等不及大律師回來了,你先休息,好些了就起床準備,我帶你去醫院,到時候再打電話聯繫允浩。」

在中咬牙點頭。

 

 

俊秀攙在中從電梯下到車庫一路緩慢地走到自己的座駕邊上,讓他坐了副駕駛的位子,給他的椅子靠背調了個舒適的角度,才繞道另一邊準備上車。

金在中近來在家中或坐或臥,站得久些都少,加上前一天晚上睡眠不足,被引著走這一路都覺得昏昏沉沉,腳下發軟,現在坐進車裡自然放鬆了身體合上眼睛,他聽到一陣雜亂的腳步聲,睜眼,還來不及扭頭去看就緊跟著聽到一聲悶哼,身邊的車門被粗暴的扯開,有人從前面跳上車用球棒重擊擋風玻璃,十幾秒的過程裡,在中被捂了嘴一把拽出去,在混亂中給架到斜前方的麵包車上。

俊秀——

他睜大眼睛,徒勞的掙扎,最後看見金俊秀面朝下的倒在已經拉開的車門旁邊,一動不動。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