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星期之後,在中接到姐姐的電話,說家裡最近沒什麼事,叫他不用掛念,工作太累沒時間的話就不要往回跑了。在中心想自己一個自由撰稿的編劇能忙到什麼程度,追問了幾句。姐姐支支吾吾的說,反正你先別回來,爸正在氣頭上,和媽媽都吵了架,又說,他就是生你氣也是因為心疼你,你知道他血壓不穩定,現在可別回來刺激他。在中聽得著急起來,連續問了好幾遍,到底怎麼了?姐姐嘆氣,你‥‥那個同居的朋友打電話到家裡求情,說了很多‥‥在中啊什麼時候才能讓大家省心一點‥‥爸媽都快八十了,你這不是要急死他們嗎?反正你這回什麼都別管,聽姐姐一次話‥‥你回來有什麼用呢,你現在這個樣子能讓爸爸打一頓出氣嗎?

在中的姐姐講了很久,金在中聽到後面大腦一片空白,怎麼掛的電話都不知道。鄭允浩居然自以為是的去給他求情了,爸爸媽媽居然已經知道了,他們怎麼受得了?

 

「‥‥所以你就去說了‥你憑什麼?他們是我爸媽!那是我的家!你憑什麼插手我的事?」金在中對允浩吼。

允浩本來在自己的書房埋頭理檔,被問起前兩天給在中家裡打電話的事情,心裡還暗自有些得意。畢竟,他覺得那通電話成效很好,雖然金爸爸在電話另一邊沉默了好久,但只要不是立刻掛了電話,允浩知道這件事情總還有迴旋的餘地,只要給在中的父母一段平和心態的時間‥‥他猜想,情況遠不如在中想像的那麼糟糕。

只是金在中沒有告訴鄭允浩,他的父母已經年近八旬,身體不算好,而且一輩子都本分到守舊,實在受不來這樣的刺激。實際上,兒子是同性戀這樣的打擊已經讓在中差點被趕出家門了。一直以來,在中不願意說,允浩自然不會知道。所以現在,他的一片好心卻被在中一句「你憑什麼插手我的事?」吼碎的時候,又委屈又無措。

允浩試圖安撫在中,但又不知道癥結所在,幾句話勸下來,心裡著急,聲音越提越高。他歉道過了,理由解釋完了,美好前景都給在中描繪了,實在摸不透金在中到底在著急煩惱些什麼?

 

「這次是我的錯,」允浩無力的說,「可你當初不也是沒有徵求我的同意,就去瞞著我懷了寶寶嗎?有什麼話不能說清楚呢?別生氣了。」

「我知道我在做什麼,可是你不知道!」在中掙開允浩抓著他的手,「你瞭解我的家人嗎?你見鬼的什麼都不知道!」他大步走出門,甩上身後的門的時候,聽到允浩把資料夾砸在地上罵「Shit」的聲音。

在中其實不確定他是在怪允浩還是他自己,這樣的局面,他並不是沒有責任。他穿上大衣帶上錢包,想起姐姐在電話裡的嘆氣聲,覺得自己再一次把自己和家人的關係推向險境。他衝出家門,想起允浩被甩開幾次以後不可置信的樣子,自己都驚訝自己的暴躁,他沒有方向的走在路上,沮喪地想,自己把一切都搞砸了。金在中晃過神來發現自己站在馬路上,抬手攔下一輛出租,報了俊秀醫院的名字。到了醫院一問才知道今天金俊秀請假休息,乾脆上樓找沈昌珉。

 

「怎麼了?」昌珉放下看到一半的書,問他,「在和允浩哥吵架?」

「你到底是在這裡接受治療還是在學習心理分析啊?」金在中受不了的說,「是啦‥‥不過就是我把話說重了,不好意思馬上回去,沒什麼大不了的,找你聊聊。」

「你的表情可不是這麼說的‥‥你臉上分明寫著“還沒原諒”。」

「有完沒完?」在中笑著敲他頭,「小樣兒還真的裝起專家了,我看你挺好的,怎麼還住院呢?」

「遺產分配,股份繼承,公司所有權‥‥現在回家煩都被他們煩死了,還是呆在醫院裡清靜點兒。」

「‥‥‥」

「對了,我爸爸‥‥留了一盤磁帶,他對大家說很抱歉,你現在正好可以聽聽。」

「不用了。」

「那算是陪我再聽一遍聽好了,開始放了哦。」昌珉不理他,按下播放鍵。

 

昌珉的爸爸錄了整卷的磁帶,比起道歉的話更多是對往事的追憶,他講述他如何邂逅了一個毛躁又帥氣的小夥子,如何在那段禁忌之戀上演到情濃時被家人逼婚,還有他的真愛在知道一切之後怎樣的斷然離開‥‥

「‥‥我看到他的背影‥‥想去追他,但是他們都攔著我。」男人最後嘆息說。

「就到這裡了。」昌珉說。

「對不起。」

「哈?」

「讓你擔心了」金在中咬著嘴唇,「你是想勸我快點和允浩和好吧。雖然用的刺激法很笨拙。」

「哪有‥‥」

「哪裡沒有,你的臉上分明就寫了“不要錯過了才後悔”幾個字。」

「我才沒有擔心你。」昌珉臉上微紅,「我不過是覺得允浩哥現在一定很擔心,很可憐。」

「啊,啊,就回去了,真是的,居然被你開導‥‥很沒面子的。」在中擺擺手說「不過,還是要謝謝你,謝謝昌珉讓我陪著聽這個,也謝謝昌珉替允浩擔心我。」

「在中哥,你知道為什麼所有人都攔著不讓我爸去追嗎?」

「嗯?」

「他的戀人是在17層的樓頂給他留下那個背影。」昌珉低下頭,語氣淡淡,「我想他可能從那時起就瘋了‥‥」

‥‥‥‥

太可怕了,如果是允浩或者自己被家人逼婚,如果是自己有一天在樓頂看到‥‥金在中身上發涼,心臟撲通撲通地亂跳,他從沒這樣慶幸,幸虧允浩不會衝動犯傻,幸虧父母不能接受也沒有施壓,幸虧自己沒有像那個男人一樣最後什麼也沒抓住‥‥什麼都沒有了,於是一個人瘋了‥‥

他想得後怕,有什麼大不了的事不能原諒呢,他只想回家。

金在中站起來,向昌珉道別,昌珉在他起身的同時聽到了很小的吸氣聲。

「在中哥?」

「嘶‥‥昌珉,」在中又坐回去,右手壓著肚子,越來越緊,「這種時候‥‥哥覺得自己,唔‥‥有一點沒用呢。」

「我馬上叫人來,你坐著別動啊!」昌珉慌張的去按床頭的呼喚鈴。

 

 

「這兩天多休息,儘量不要讓情緒再有太大反覆,胎兒到了六個月就可以感知外界的聲音,你的情緒波動也會使他不安。」醫生解釋說,「像這次,胎動的太厲害很容易出事故,還好你人就在醫院。」

金在中疼痛過後疲憊的躺著聽醫囑,昌珉抄手站在床尾,病房門被猛地推開。

「允浩哥,你來得很快嘛。」昌珉打招呼說。

「他怎麼了?」允浩焦急地問。

「陣痛,現在已經沒事了,觀察兩個小時就可以回家,不過,不要再讓他這樣一個人跑來跑去的,有危險。」醫生剛剛從昌珉那兒瞭解了情況,責備地看著允浩說。

「我一定會注意的,這次麻煩您了。」允浩向醫生道了謝,走過去坐到在中床邊,「在中‥‥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你‥‥還生氣嗎?我從房間出來,發現你一個人跑出去還不帶手機,我給你那些朋友同事打了一圈電話都找不找你,急都急死了。」

在中搖一下頭,張了張嘴巴又不知道要先說什麼好。

「你還是先休息,有什麼話我們等精神好了再說,」允浩拍拍他的手,鬆一口氣,「總有一天讓你嚇死。」

「呸!瞎說八道。」金在中故意不看他說。

允浩笑起來,看來在中是不太生氣了,臉色也漸好。昌珉悄悄跟著醫生溜出病房,還是什麼都不要向允浩哥提吧,雖然讓他們和好自己功勞不小‥‥可是讓在中哥情緒激動的自己好像也有一份。

 

「今天俊秀請了假‥‥是不是病了?」回家的路上,在中問允浩,「你剛剛找我也給他打過電話了?」

「他在家休息,沒有生病。」允浩回答。

「可是‥‥」

「在中啊,在關心別人之前首先要照顧好自己才是科學人道的做法。就算不可憐一下我,也看在兒子的面子上不要這樣讓人擔心吧。」

「好啦,我下面幾個月都在家窩著,吃了睡睡了吃,全當自己是頭豬,總可以吧。哎,不是都沒事了嗎?哪用講的這樣誇張。」 金在中吐著舌頭說。

「這樣才對。」允浩點頭贊同那個“當豬養”的想法,「另外‥‥」他有點兒猶豫著說,「寶貝兒,你聽了可別激動。我找你的時候也給你姐姐打了電話——因為正好看到電話上的通話記錄,怕你跑回老家去。她很著急,說還叮囑過你最近都不要回去所以‥‥叫我照顧好她的寶貝弟弟。」

「她這麼跟你說的?」在中驚訝地說。

「不止,她還叫我勸勸你,讓你,讓我們等寶寶生下了再帶著他回去見你父母,雖然你父母大概不會給我什麼好臉色‥‥在中,看來你父母有鬆口,像我爸媽一樣也對抱孫子一點抵抗力都沒有吧。」允浩說。

「她真的這麼說?她之前都沒跟我提什麼鬆口的事。」

「你姐姐被寶貝弟弟當成外人瞞了這麼久,會生氣也是很自然的啊。」允浩聳聳肩。

「真是的‥‥」金在中嗤嗤的笑起來。

‥‥‥

「可是俊秀請假很少見啊,他又不是朴有天,可不是會裝病偷懶的人。」好奇心可以殺死九條命的貓。

「‥‥你回家在報紙上找找看就知道了。」允浩苦笑著想,他說了這麼一大堆在中竟然還惦記著這件事——又是一件讓人頭大的事。

金在中一到家就開始翻當天的報紙,其實根本不用找,它太醒目了——娛樂版頭條大大的寫著【影視巨星朴有天的禁忌之戀】,下附一張兩人接吻的偷拍照,地點大概就在片場附近,俊秀的身影在陰影裡,看不到臉也足夠分辨男女,有天的側面拍得倒很清晰‥‥他們兩個這回麻煩大了。

 

 

******

「太不小心了。」這句話金在中這幾個月裡聽了無數遍,現在終於又還給金俊秀。

「那個地方,你也看到了——很隱秘的,雖然是片場附近,fans和記者都從來沒有找去過。」俊秀委屈地說。

「可是你們已經被拍下來了‥‥」在中嘆氣。

「你不去提它我也已經夠沮喪了。」俊秀苦著臉說,「我這邊其實還好‥‥有天被他的經紀人抓去看得牢牢的,說什麼要他和我暫時保持安全距離,活像我身上帶了什麼需要隔離的病菌一樣。」

「過一段時間,總會好的。」在中說著沒有營養的安慰話。

「希望吧‥‥來讓我看看你兒子。」俊秀是上門來幫在中做檢查的,因為大家一致認為他這個樣子實在不適合每禮拜往醫院跑,大肚子的女人已經很引人注目了,更不要提大肚子的男人。

「他長得真快。」俊秀給他量了腹圍,又在那個柔軟的腹部上輕輕按壓。其實不用太專業的檢查,隨便誰用肉眼就可以看出來在中這一個月來的變化。

「我沒和你說過小傢伙現在很會累人嗎?」在中笑笑。

「我想你光顧著教訓我,還沒來得及‥‥最近兩天有量過體重嗎?」俊秀繼續記錄。在中報了一個數字,聽得他眉毛挑起來,「金在中先生,我是叫你控制體重,注意飲食,可沒叫你餓著自己。」

「怎麼會?體重不是已經增加了嗎?」

「可是應該增加得更多啊。」

「沒辦法,最近睡眠品質不太好,」在中無可奈何地說,「我已經在很努力地滿足他並且照顧自己了。」

「我要看看你的小腿和腳背。」俊秀說著把在中的褲腿往上拉了拉,「‥‥果然開始浮腫了,休息的時候把腳稍微空高一點,晚上少喝水‥‥下禮拜還是到醫院去做個精密些的檢查吧。」

「好。」

 

俊秀離開前又神秘兮兮地拉允浩說了一會話,金在中隔著門只聽了隻字片語,料想是有天捲到了什麼照片事件引發的麻煩裡面,需要和對方庭外調解,委託允浩去幫忙。他們或者是考慮到在中特殊的身體狀況不願意讓他知道,或者是覺得根本不是什麼嚴重的事情沒有必要讓他知道,不管是哪一種情況,金在中都覺得還是假裝不知道比較好。他只是有些不安,預感這次的麻煩大概不會像大家期待的一樣——就這麼平息下去。

 

 

******

一個半月前,在中按照俊秀說的去醫院做了徹底檢查,自從他那個“血糖失調加劇,羊水過多”的檢查結果下來,允浩對他的看管就從小心照料多加注意升級成了神經緊繃如臨大敵。

「允浩,這樣可不行,」有天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說,「別說在中了,我看著你這麼緊張兮兮的都有心理壓力。」

「會嗎?我看他心寬的很,說起來,誰讓你整天賴在我家了?」允浩瞥他一眼說。

「誰讓我現在閒呢!」有天乾笑,「可以讓我投靠的地方本來就不多。」

「放心吧,照片的事都讓你們公司壓下來了‥‥那樁意外傷害,我們已經證明是瘋狂fans的誤傷,不關你的事,那個女明星本來就沒什麼事,也放棄起訴誰的念頭了。而且你的影迷不是正在搞簽名抗議嗎?相信你們公司不會讓你歇太久了。」

「問題是‥‥俊秀可不像他們這樣好說話,他好像被曝光的事嚇著了,最近每次我約他,都用什麼很忙呀男人要以事業為重的話敷衍我。」有天一臉苦相說。

「我倒覺得俊秀比在中好說話多了‥‥」允浩笑笑,想,應該說當你想說服在中的時候,他根本就不會和你好好說話。他最近深感照顧不聽話的“病人”才是最不易的事情。

「這話說得真失禮,你當我是坐山霸王還是妖魔鬼怪?」在中從臥室推門出來。

不敢,“孕夫”先生‥‥允浩過去扶他,隨口問句「睡醒了?」把話題含糊過去。在中隆起的腹部打破了他的身體平衡,允浩看他走路總覺得隨時都有跌倒的可能。金在中一開始認為沒有必要,還會不好意思地躲開允浩的手,近來胎兒又大了些,肚子漲得滾圓,腰部不堪負荷,他倒是漸漸享受起這項福利來。

有天受了刺激的扭過頭不看他們,他現在閉上眼睛腦子裡都能重播出允浩挽著在中慢慢走動的畫面,還有允浩嚴肅傻氣地輕撫著在中的肚子進行胎教的畫面‥‥肉麻得一塌糊塗。溫馨得讓人嫉妒。

「‥‥我該回去了。」有天癟著嘴說。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