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秀!」朴有天打開病房的門,叫了一聲。正坐在床上回答警方問話的俊秀聞聲轉頭看他。

「還好你沒事。」有天發自內心的說,人總是有私心,他沒有惡意,卻聽得俊秀臉上又蒼白了一分,有天的話變向地提醒著他,本來和他在一起的金在中現在處境危險的事實。

「允浩跟著幾個員警回他們家裡配合調查。」俊秀低頭說,「我和在中‥‥我醒過來的時候在中就不見了,車子也給他們砸了。」

有天拍著俊秀的後背,說不出來安慰的話。

「有天,你去看看允浩吧,我害怕‥‥」俊秀拽著有天手腕說。

「我去,一會兒就去。」有天感受著俊秀手上傳來的輕微顫抖,答應他。

 

有天設想過允浩現在的所有反映,唯獨沒想到他能這樣鎮定,太不正常了。允浩列了他工作上得罪過或者可能威脅到的人名,員警嘆氣說,太長。

「如果像你說的金先生並沒得罪過什麼人,我們很難縮小調查範圍,不過,綁走他的人應該很快就會和我們聯繫了。」員警說。

 

他們果然等到了‥‥電話鈴響兩聲,顯示的是在中的號碼,允浩拿起它,手發抖,對方說完一句話就切斷信號,員警來不及確定對方撥出的具體位置。

【朴有天你的情人在我這裡,下午五點之前把帳戶裡的錢都取出來,達不到我們預想的數字的話就太可惜了,等我聯絡。】

有天聽著被放大的陌生聲音,看著允浩半天沒有轉過身還死死攥著話筒的背影,覺得手腳冰涼,心臟也冰涼。

 

 

「放我下去,你們‥‥認錯人了,」金在中啞聲說。

‥‥‥

 

兩個小時前,金在中剛被帶上車的時候,他們綁了他的雙手,矇住眼睛,又在他嘴裡塞了布以防他呼救,那時在中滿腦子都是俊秀了無生氣的倒在地上的畫面,寶寶回應他的驚惶不安在肚腹中掙扎,使他能做出的抵抗微乎其微。

接下來,車子開出一會兒,拐上小路,顛簸得越發厲害,在中兩腳半分膝蓋並緊地抵在腹下緩衝,呼吸粗重,呻吟聲給堵在喉嚨裡,他開始坐不住,身體隨著車廂的震動一下下蜷縮,漸漸不受控制的傾斜下滑。

「大哥,」架他上車的那個叫前排的人說,「這傢伙看著不太對勁。」

男人轉頭查看,吩咐說,「布先拿下來,別讓他閉過氣去。」

金在中嘴裡一鬆,立刻大口喘息,無暇呼救,實際上就算他出聲大叫在這種周圍荒涼的路段也沒什麼作用,他很清楚再這樣消耗下去只會讓自己和胎兒陷入絕境,卻無計可施。還好,寶寶大概是折騰得累了,腹痛終究緩和下來。

「我不是朴有天的情人。」他講得更大聲一點。 「我和他不過是一般朋友,對你們沒有什麼利用價值的,放我下去吧。」金在中說。

 

綁匪自然不會信他。說起來,這幾個人之前只算是不入流的混混,其中一個人在巷子裡蹲點的時候看到有天和俊秀接吻的一幕,不過當時天色昏暗有天又把俊秀擋在身後,看不清楚,那人認出有天那張曝光率極高的臉,於是匆匆用手機偷拍一張,之後賣給報社小發了一筆,這才引得幾個兄弟動了綁肉票狠狠賺一把就各自跑路的念頭。

他們料想朴有天的情人是劇組人員,兩人為避嫌才躲出片場親熱,之後查了些資料,知道有天和劇組編劇金在中合作多年,來往最密切,開始輪流盯有天梢的時候,又發現有天常常出沒的地段正好就是在中的住址所在,如果說以上這些還可能都是巧合,讓他們確信自己沒有猜錯的是跟蹤有天到醫院所看到的畫面,簡直太瘋狂了,朴有天衝進登記著金在中名字的病房,而金在中一個男人竟然會‥‥

「操!一般朋友‥‥會做到大肚子的程度?你還是省省力氣,祈禱那個朴有天會來贖你吧。」後排負責看著他的人說。車子停下,在中被從後面推了一把,「下車,再隨便出聲就塞上你的嘴。」

 

他們找的落腳點是一棟孤零零的爛尾房,之前踏點兒時選定了二層視線較好的幾個房間。金在中下了車被半推半架著向前走,腹內墜脹,腳下沉滯,幾步路下來,就大汗淋漓,走路已是如此艱難更不要說上樓。綁匪看他行動費勁,想他怎麼也逃不脫了,索性又鬆開他的雙手。

在中一手捂腹喘息,一手摸索著去抓樓梯扶手,腿每次上抬胎腹就隱隱作痛,上到一半綁匪就受不了他的磨蹭,架著他繼續走。這樣子加快步伐對懷孕之人來說顯然太過勉強,所以到屋裡的時候,他腹中絞痛急劇,只有滑坐在地上,牙關打顫的份了。

「啊‥‥啊,呃‥‥」又來了,金在中摟緊肚子,抽痛得快要窒息,休息也不管用,寶寶像是急著找出口似的在裡面一通亂撞。綁匪雖然之前知道金在中懷孕的事,可真的見到男人大著肚子的樣子還是太‥‥嚇人了,更何況上手就是這種始料未及的狀況。

「大哥,他‥他不會是要生了吧?」

「我他媽的怎麼知道!」男人煩躁的說,抓起電話走去隔壁,暗罵著想,也許他們應該把原定的時間提前,起碼要提到那個大肚子的男人死在他們手裡之前。

他們把金在中鎖在屋裡,到隔壁商量對策。

 

 

「我在片場附近見過這輛車,就是發生意外傷害的那天。」有天看著電腦上警方按照俊秀描述模擬出的麵包車,臉埋在手掌裡說,「該死的,根本不是什麼fans誤傷,他們去過我的休息間翻東西,被我的搭檔撞破,看來早就盯上我了。」

「我們已經設了路障,不過可能作用不大,」員警說,「它最後一次出現在攝像頭裡是這個路段,但是不清楚人質是否還在車上‥‥」

允浩靜默許久,聽到這裡終於按捺不住起身向外走。

「允浩!」有天叫他。

「總要試一試。」總要做點什麼,總不能在這裡乾耗。去他的下午五點,在中怎麼能等得了那麼久,沒有人比允浩更加焦急了。

「鄭先生,我們也是這樣想的。」員警跟著起身說。

 

 

 

「嘶‥‥呃啊‥‥」

壞小子,你要乖一點兒,再堅持一下下,等我們安全了以後你不想出來都不行。

在中聽著腳步聲漸遠,定定神,費力地把手探進衣袋裡,摸到一個筆狀的硬物,心頭一鬆,還好,綁匪只是搜走了他的電話,這個像是體溫計一樣的小東西就給落下了。

---------------------------------------

「在中,這個東西的使用方法很簡單,用前面的小鋼針在指尖上取一點血,你的血糖呀什麼的就全顯示出來了,以後除了感覺不舒服之外,打針前也先給自己測一下。」幾個月之前,俊秀把這個測試計交給他,介紹說,「另外,如果血糖或者檢測出的其它結果超標到一定程度,它認為你有昏迷甚至死亡的危險時會自動報警,我們可以通過全球定位系統找到每一位發出警報的患者,第一時間打電話確認並且要求最近的醫療救護點派人搶救治療‥‥這個啊,我想允浩看著你應該用不著吧。」

---------------------------------------

全靠你了。他第一次祈禱自己的血糖不正常得離譜一點。

 

 

「知道在中的具體位置了!」有天接了俊秀的電話,激動地跟允浩和員警說。

警方立刻開始部署行動,擔心綁匪發現他們而傷害或再次脅迫人質潛逃,俊秀的救護車和警車都只能停在離目標建築有一段距離的路邊,允浩堅持不肯在車裡等他們行動結束,員警考察了綁匪的人數,聚集地點和武器裝備,才在萬般無奈之下同意他跟著有經驗的警員潛入關押在中的房間一同解救人質,這樣允浩本人既不會和匪徒發生正面衝突,又可以第一時間安撫人質的情緒。

下午三點。綁匪打電話提前了原定時間,要求有天立刻帶錢赴約,參與行動的人員開始分批潛入建築物。

允浩跟著警員翻窗戶進到在中那間屋子裡面的時候,金在中其實是有意識的,持續的耳鳴讓他分不清那聲包含了太多感情的「在中」到底是真實存在的還是自己的幻覺,他剛才又熬過一陣劇痛,身上一點力氣都不剩,睜開眼睛看一眼允浩也做不到。允浩看到的就是金在中這般狼狽不堪的樣子,蜷縮在地上,冷汗把臉頰兩側的頭髮都打濕了,貼在臉上襯得他面色紙一樣的蒼白,唯一看起來還有那麼一絲生氣的地方,就是他的肚子帶動著身子不時抽搐發顫。他到底這樣支撐了多久?

「在中,都過去了,都過去了‥‥」

警員持槍守住門口,給隊友發了信號,外面一陣嘈雜,夾雜著「不許動」的高呼,場面很快被員警控制下來。這些都分散不了允浩集中在那個人身上的注意力。他小心的抱起在中,在員警的保護下撤離,俊秀的救護車即刻開到樓下接應。

「在中別睡覺了好不好,你說咱們兒子叫什麼?你老不理我,起名字的事可沒你份了‥‥」

金在中感覺身體一輕懸空,腦袋隨著垂在一邊,他本能的想舉手發力抓牢抱他起身的人,腹中卻突如灌了鉛水那樣沉重鑽痛。

「啊——」他痛得五官皺在一起,一下子從半昏迷的狀態中掙醒,叫出來,發出的聲音遠比想像中要小。

「在中!」允浩急道,他摟著在中雙腿的手上已經感到濕意,「俊秀,他好像破水了。」

「快上車把他放平。」俊秀看著允浩漸漸染色的衣袖,心裡一涼,湧出的不只是羊水,還有血水。

「上氧氣,」他安排護士急救。「止血鉗給我。」

「低壓測不到。」

金在中‥‥

好多好多鮮紅的‥‥

「準備緊急輸血。」他深吸一口氣。

‥‥加油啊,寶寶你還沒抱到呢。

 

 

「找到胎音了。」

「通知醫院安排手術室。」

 

你兒子真的很讓人讚嘆。

 

 

******

金在中躺在床上,這是他今年第幾次睜開眼就看到白花花的病房‥‥嗯‥‥聞到醫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

然後‥‥

「你睡太久了。」允浩搓摩著他的手心說,「錯過見到你兒子最醜的樣子,俊秀只讓我隔著育嬰箱看的時候全身上下都皺巴巴的,活像隻剝了皮的猴子,這兩天長開一點,謝天謝地,看著真是好多了。」

在中先是長鬆一口氣,接著不滿地瞪允浩,他發不出聲,用口型比劃著,你兒子才醜‥‥又覺得這麼說不妥,那還不是自己的兒子嗎,失笑。

「好啦,你這個病怏怏的爸爸,別費力氣了,快點給我好起來吧。」允浩用手指勾一下他鼻子,看他反抗不了只能乾瞪眼的樣子,心情大好,又捏捏他沒什麼肉的臉蛋,以後還要再養胖了才好。

「太折壽了,真是,你要是敢再來這麼一次‥‥」他俯身把頭埋在金在中脖頸旁邊。

在中閉上眼睛,感受著溫熱的液體順著他的脖子下滑。

 

 

幾天後。

在中抱著兒子美得不行:「允浩你看他睡得多乖,長得多好,腦袋多大,一定聰明‥‥」

允浩搖著頭笑,「以後他還有你受的呢,不想抱都不行。」伸手想接過嬰兒。

在中不撒手。

「手不酸嗎?昏睡了那麼多天才醒過來,身體機能還沒調節過來呢。今天先到這兒吧,你該休息了。」允浩哄他,他對在中昏迷多日仍然心有餘悸。

「呐,我睡過去的時候,其實在做夢。」在中看著允浩嚴肅的表情,不太捨得的把寶寶遞給他說。

「夢見什麼?」允浩用大手小心的托住寶寶的頭和小屁股,過了好一會兒,才裝做漫不經心地問。

「上帝。」在中說,「你一定不信。」

「他和你說話了?」

「他說,」在中看著允浩抱著嬰兒的樣子,滿足地微笑。「他把你們送給了我。」

 

==============正文完結================

 

欸?

 

「‥‥然後金媽媽又說金志律比鄭志律好聽,哎!你說這有差嗎?」俊秀鼓著腮幫子說,「果然呢,接下來還是本難念的經啊~~~」

有天笑笑,從後面偷襲,成功地把他扳倒在床上,說,那你也不用老去幫別人家念啊。

 

============正文真的完結了==============

 

 

這篇生子文是不是很有別於我們認知中的生子文?!如我開頭所講的,本篇用的醫學專業知識真的很讓人讚嘆,更加加深說服了本篇的重點--男人生子。

其實現代的科學已經有可以讓男人懷孕的技術,而且也真的有二位歐美男性藉由科學技術成功的生下了寶寶。2009年英國的科學家發表研究表示,預計三年內將進行子宫移植手術讓不孕的女人可以生孩子,也讓男人可以懷孕生子。所以以後的生子文將不再是科幻文啦~~~(誤)

作者在在中懷孕的整個歷程的描述也很讓人心疼在中的辛苦,但有時看著看著‥‥竟會有另一種異樣的感覺,就覺得在中很性感XDDDDDD!(難怪有的男人會覺得懷孕的女人很性感)

這文有一篇番外,本來是放在文中間的,但我覺得放在結尾會好一點~~


======================================

 

番外——男人女人

有句話說得好,三歲看老。是以金在中在寶寶三歲的時候就迫不及待的想確定一個嚴重的問題。

「寶寶喜歡男人還是女人?」

「男人?女人?」寶寶眨著水汪汪的眼睛重複著。

「男人就像爹爹,女人‥‥」金在中忽然發現寶寶身邊現成的例子都是男人‥‥

「女人是可以生小寶寶的。」

「那爹爹也是女人。」

「爹爹不是!是男人!」>_<金在中嚴肅的糾正他,「爹爹情況比較特殊‥‥女人就是頭髮長長的。」

「有天叔叔是女人。」死有天,最新造型是超拉風的長頭髮,誤導我家寶寶。

「有天也不是‥‥女人很會撒嬌。」

「在中哥,今天做排骨麵好不好~哥做的排骨面最棒了~~」昌珉在門外發出膩人的聲音。

「珉珉叔叔可不是‥‥」在中忙撞上門,打斷寶寶的思路,「女人‥‥就是很可愛很漂亮很嬌小。」

「有天叔叔老是對小秀叔叔說『寶貝,你最美了,你這兒真可愛~』。」朴有天!我廢了你,調情不知道避著小孩兒。

「俊秀也不是‥‥女人都香香軟軟的。」

寶寶聞聞自己,捏一捏,驚奇道:「爹爹,寶寶是女人。」

「寶寶不是‥‥」在中只覺得無力,育人果然是最難的,「女人身上別的地方都不一定,只有胸部才特別軟」>///<

「哦。」寶寶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晚上,允浩給寶寶洗澡,浴室裡父子兩人玩得不亦樂乎,寶寶坐在允浩腿上舉著滿手的泡沫往爸爸身上抹,忽然摸到允浩發達的‥‥很吃驚的「咦」了一聲。

「怎麼了?」允浩用胡茬紮寶寶嫩嫩的臉。

「爸爸最壞了!」寶寶怕痛的躲開。心裡想,原來家裡只有爸爸是女人‥‥

三歲的寶寶更喜歡爹爹光溜溜的下巴,因而覺得還是男人比較好。

 

 

鄭允浩!你的大胸真誤事!!!XDDDDD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