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

第二天醒來,睡在沙發上地允浩睜開眼睛就看到在中在滿屋子的亂飛‥‥我還在做夢啊?繼續睡一會兒,一定是把床讓給乾爹和在中,睡沙發不習慣‥‥

「浩!浩!我會飛啦!乾爹教我的!」在中“砰!”的著落在允浩的身上,嚇的允浩差點兒沒叫起來!

「什麼什麼?你說什麼?」允浩還是迷迷糊糊的,還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我會飛了,乾爹教我的!我飛給你看!」在中立刻上竄下跳,飛出陽臺,又飛進來,穩穩當當的坐到允浩的腿上。

「唔,唔‥‥會飛了‥‥好‥‥好‥‥」允浩還沒弄清楚這是怎麼回事兒,乾爹從廚房弄好早餐出來了‥‥

「在在怎麼說都是十二年的老鬼了,應該會用念力飛了,我昨晚上只是點撥了一下,在在一下子就會了!」

「嗯!嗯!」在中拼命點頭。

好、好!兩個人都會飛了,就我不會!允浩開始不平衡了‥‥

允浩拉過在中,「在在,你的傷口還疼不疼?」

「不疼,現在真的不疼了!乾爹的藥真的很靈的!」在中還拉下領子給允浩看,那五個洞洞都快消失了。

「那當然,我的藥可是某位大仙的獨家秘方噢!」乾爹洋洋得意,招呼小鬼們吃早餐了。

‥‥‥‥

‥‥‥‥

 

他們三個人現在是走一步算一步,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想躲也不能躲,躲也躲不掉!一到日落西山,一家三口在馬路上溜達溜達,小黑就拉著小白前來找碴兒了‥‥

「嗨,石大人,又見面了!晚飯吃了什麼啊?」小白一見面就溫柔的問候,親切的鄰里街坊——氣的黑無常氣血翻湧。

這乾爹倒也熱情,「晚飯啊?有絲瓜、毛豆、茄子、還有滷雞肉!都是我自己做的噢!」——允浩的感覺比黑無常好不到哪兒去‥‥(—__—|||)‥‥

「石大人真是能幹‥‥」

「有完沒完?!!!」黑無常朝著白無常大吼,「再不抓他們回去,受罰的可是我們!」

「知‥‥知道了‥‥石大人,對不起,我要打你了‥‥」

「沒有關係‥‥友誼第一,打架第二。」

(—__—|||)‥‥

 

於是,乾爹和白無常就開始打了,動作緩慢,像三流武俠片裡的花架子,允浩和黑無常實在看不下去了,雙雙鬥起來!邊鬥還邊罵‥‥

「你的白無常簡直就是個白癡!」

「你的乾爹更白癡!」

「冥界沒一個好東西!」

「陽間也全是壞東西!」

沒錯,就是陽間全是壞東西,死了以後全都到冥界,冥界才會沒有一個好東西。

幸好黑白無常布下結界,要不然打的“乒乒乓乓”,不引來新聞電視臺才怪呢!

 

允浩發現今天黑無常手裡拿的兵器很厲害,是一把三叉戟,怎麼說破魂劍是很厲害的兵器了,但是劍戟交鋒,不敵的是劍,上面已經有好幾個小口子了‥‥

白無常突然在旁解說起來:「小黑的抓手要三天才能修好,所以他昨晚跑到二郎神那裡借了把三叉戟!很厲害,要當心!」

原來如此!

「你作弊!用的兵器不是自己的!」

「你以為破魂劍是你的嗎?」

「乾爹把他的所用權轉讓給我就是我的了!」

「哼~!死判擅離職守,盜走冥界寶物,還與凡人私通生下孽種!幾條罪名非讓他下十八層地獄不可!」

「我靠!你借的就是孽種的三叉戟!在你手裡就像個大叉子,拿著去吃泡麵吧!」(二郎神楊戩是仙凡私通生下的兒子。)

‥‥‥‥

 

“哐當~~~!”大叉子把劍給劈斷了~~~~~真不愧是二郎神的兵器‥‥

允浩的劍斷了,一下子沒反應過來,被黑無常一腳踢中小腹,彈出十幾米。在中發急,抱起路邊的垃圾桶飛到黑無常身後砸向他的後腦勺‥‥

不銹鋼的垃圾桶是扁了。可是黑無常的腦袋卻沒扁。他惡狠狠的轉過頭,光是看到黑無常兇惡的眼神,在中就嚇傻了‥‥

黑無常伸出鬼爪,掐住在中的脖子!「死判!你再不乖乖束手就擒,我就讓這個小鬼魂飛魄散!」

「不要啊——!」允浩從地上爬起來,無奈地看在中在那裡掙扎‥‥傻瓜!叫你躲在後面不要出來的!

乾爹停止了和白無常的比劃,猶豫著‥‥該來的終究會來‥‥乾爹剛想要投降,白無常突然「唉呀」一聲慘叫,倒向乾爹的懷裡,立刻做小動作,把乾爹的手掐住自己的脖子!

「啊!石大人!你好陰險啊!居然用迷幻術這種卑鄙手段對付我!枉我與你有千年之交,平日待你如親兄弟‥‥嗚嗚‥‥小黑,我好怕怕‥‥救我‥‥」

(—__—|||)‥‥(乾爹:我什麼都沒做!我是冤枉的!)

小、白!你是故意的!!!!!!黑無常恨的咬牙切齒,掐著在中的手不自覺用了許多力上去,在中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乾爹端正自己的神情,掐了掐白無常的脖子:「快放手!不然別怪我翻臉無情!」

允浩像個局外人一樣看著這一票人的鬧劇,他可以確定,他的在中應該不會有事,只是現在受點苦而已‥‥

 

白無常見黑無常還在猶豫,突然嘆了口氣:「哎‥‥小黑,算了‥‥我死了沒有關係,只要你可以回冥界向閻王覆命就可以了,前赴後繼,很快就會有新的無常鬼頂我的班的‥‥」白無常說著說著流下了煽情的眼淚,笑容不見了,神色幽怨,語氣淒涼‥‥「我有件事一直憋在心裡,藏了好久好久‥‥一直都沒有敢對你說,我怕告訴你,你會拒絕‥‥我怕會造成對你的困擾‥‥」大大的眼睛猶如一個蓄水池般蓄滿了眼淚,讓人同情的眼淚一滴接著一滴往外流,黑無常的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

「現在我要死了,我想我還是帶著這個心結永遠的消失吧‥‥」白無常楚楚可憐的眼神終於擊敗了黑無常。

「算了算了!我今天就再放過你們一次!」黑無常把在中狠狠的扔了回來,允浩早就準備好了,接了個正著。「快把小白放了!」

白無常把乾爹的手拉掉,擦擦眼淚,歡快的跑回去了‥‥乾爹、允浩和在中乘機溜之大吉‥‥黑無常被白無常搞的思緒大亂,心裡像揣了一隻小鹿一樣“砰砰”的亂跳,也沒有心思再去追了。

看著小白在自己身邊溫柔的笑著,黑無常結結巴巴的問:「小、小白,你剛剛要‥‥對我‥‥對我說的事情‥‥是什麼?」

白無常眨眨眼睛問:「我說出來你不會介意嗎?」

黑無常露出了難得一見的溫柔表情,輕輕地搖了搖頭。

「那我說了‥‥」

黑無常緊張的豎起耳朵!

「兩年前在桂林找石大人的時候,你借了我五百塊錢‥‥到現在還沒有還‥‥」

(—__—|||)‥‥

‥‥‥‥氣絕

‥‥‥‥吐血

可憐的小黑終於明白為什麼會有人氣絕身亡了‥‥

小白還多問了一句:「你會不會拒絕還錢給我?」

「拒絕!我永遠拒絕!我一輩子都不還了——————!!!!」

 

 

 

 

 

(三十六)

「餓不餓?我請你吃夜排檔!」

黑無常任由白無常拉著自己,有力氣走路已經算是不錯了,對於小白的“慷慨請客”他更本就做不出反應‥‥

兩人化成普通人,在夜排檔坐下。

直到端上來兩碗小餛飩,黑無常才有反應。「不會吧?你就請我吃這個兩塊錢一碗的餛飩啊?」——小白不應該是無常鬼,吝嗇鬼還差不多!

「哎呀!月底嘛!還沒到發薪水!有餛飩吃已經不錯啦!」

 

兩人剛想開吃,耳邊突然響起一個熟悉而又憤怒的聲音:「有空在這裡吃東西怎麼不去給我捉人?你們是不是不想活了?」

冰冷的聲音如一盆冷水把黑白無常從頭澆到底。夜排檔的老闆只看到坐著的兩個年輕人突然打了個寒顫,沒命似的跑了‥‥

「付錢!喂!你們還沒付錢哪!」

轉眼間,這兩個吃霸王餐的傢伙消失的無影無蹤‥‥‥‥

‥‥‥‥

 

 

「浩浩,你的肚子痛不痛?」

「不痛,只是被他踢到了一點點而已!」——死撐!

‥‥‥‥

乾爹使了個障眼法,讓三個人可以在黑夜中肆無忌彈的飛行——應該是兩個不是人的拖著一個人在飛行。

飛累了,就下來歇歇腳。

「浩浩,這裡是哪裡?」在中是路癡。

「不知道,反正還是市區‥‥」帶路的又不是他。

‥‥‥‥

乾爹似乎有點不安,左看看,右看看,還用鼻子嗅嗅‥‥

「乾爹,你在幹嘛?黑白無常會很快追來嗎?」

「我覺得好像那個人來了‥‥」

「哪個人?」

「就是那個沒品位,沒思想,沒感情,沒人性,沒頭腦,沒心沒肝的大鬼頭!」

「大鬼頭?」在中覺得這個稱呼很可愛哦。

「是啊,眾鬼的頭頭就是鬼頭啊!」

‥‥‥‥

 

「石大人!」黑白無常又出現了!

「哎喲我的媽呀!你們怎麼又來了?你們一天要工作幾小時啊?有沒有人發你們加班費啊?」乾爹剛說完話立刻發現有點不對,小白亮出了他的打鬼鞭?還擺了一個要戰鬥的pose?小白的打鬼鞭是由超級兇惡的厲鬼的右手中指的第一節白骨串成,怨氣非常重,小白每殺一隻厲鬼,就多一節鞭子,不過,畢竟讓白無常動手的厲鬼在歷史上也不多見‥‥傳說只有黑無常搞不定的傢伙,才會由白無常出手。

小白拿著鞭子,嘴巴還不停的“咻咻”的往上噘。乾爹心想:小白,你在幹嗎啊?

乾爹慢慢的順著小白嘴巴指示的方嚮往上看,是路燈嘛。再看看清楚,路燈上面有個黑影!

「啊~~~~~!!!!鬼啊!!!!」乾爹大叫!

在中和允浩被乾爹嚇了一跳,只見路燈上的黑影慢慢的垂下來,穩穩的站在黑白無常的前面。黑色的長袍,黑色的披風,英俊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挺像西方的吸血鬼的!

允浩納悶兒這冥界出來的人怎麼不是白的就是黑的?沒一個像乾爹那樣喜歡穿鮮豔可愛的顏色!「乾爹,這個是誰啊?」

「閻王老子‥‥」‥‥(—__—|||)

在中很驚奇的看看閻王,又看看允浩,「浩浩,我怎麼覺得你長的和他有點像啊?」

「靠!我哪有那麼難看啊?」 (—__—|||)‥‥

黑白無常臉上佈滿了黑線,平時在冥界沒有人敢說閻王大人長的難看的‥‥

 

「石卿,你到底還要逃多久?」閻王站了半天,終於開了金口。

乾爹在原地支支吾吾,沒給出個答案來,倒是在中“撲通”一下跪下來,對著閻王嗑了個響頭。「閻王大人,我叫金在中。雖然我陽壽已盡,可是,我可不可以請您開恩,不要讓我回冥界?我不要投胎,我想陪著自己的愛人。」

閻王冷冰冰的盯著允浩看了一會兒,吐出兩個字:「荒唐!」隨後又盯著乾爹問道:「你到底回不回去?」

乾爹似乎生氣了,白了他兩眼,還給他兩個字:「荒唐!」

閻王一下子生氣地瞪大了眼睛,周圍陰風四起,連鄭蠅蚊子都紛紛逃走。乾爹突然扔過去一個球,在閻王腳邊爆炸,散出滾滾濃煙。乾爹拉起在中和允浩向夜幕裡逃竄‥‥

‥‥‥‥

 

「不行,乾爹啊,我飛不動了‥‥」在在沒力氣了,乾爹覺得自己手中的重量是越來越重‥‥

「我們用跑的吧!」允浩真的不忍心讓自己的小寶貝抱著自己飛那麼久。

「也好。」

三個人剛剛著地,氣都沒喘一口,就聽到那個冷冰冰的聲音:「怎麼?才這麼點點距離就累成這樣了?」——閻王正站在他們身後一百米處冷冷的嘲笑‥‥

果然是鬼呀~~~~~!

乾爹收起障眼法,讓自己和允浩暴露在現實世界中!馬路上雖然人已不多,但是混在人群中閻王還不至於那麼放肆!

「走啊!」乾爹拖著在中和允浩拔腿就跑,在中已經沒有力氣了,剛才他已經用盡力氣帶著允浩飛了,被乾爹拖著跑了幾步就跌倒在地。

「在在!」允浩也不顧有沒有人看著他,背起在中繼續跑。反正自己剛才沒浪費什麼體力,在中又很輕!

‥‥‥‥

「快上車!」乾爹看到一輛巴士停在站頭上,帶著允浩坐上了車。車上有人,閻王應該不會亂來吧?大家也休息休息‥‥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