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

早上,允浩醒來,發現身邊只有熟睡的在中,乾爹已經不見蹤影。床頭櫃子上留下了“遮星”,還有一張簡短的字條:我回冥界了,好好找照顧自己和在在,後會有期。落款是乾爹,還畫了一個Q版的自畫像。

「在在,醒一醒!在在!」允浩把在中給搖醒了。

「什麼事啊?」

「乾爹走掉了!」

「走?走到哪裡去了?」

「他說他回冥界了,不過我想他不會那麼快就回去的,我去找他,你跟著我。」

「嗯!」在中立刻爬起來穿衣服,允浩也以最快的速度梳洗完畢,隨便準備了一些早餐,留張字條給爸媽。隨後匆匆忙忙帶著在中離開了家。

允浩暫時讓在中戴著“遮星”,等找到乾爹的時候在物歸原主。

‥‥‥‥

 

「浩浩,你知道乾爹去了哪裡嗎?」

「至少我可以憑感覺知道他在哪個方向。」

「憑感覺?」

「對。‥‥我爸媽給了我一個平凡的肉身,我的靈魂,卻是乾爹給我的。我的靈魂是他靈魂的一部分,所以我只是憑著感覺找回自己而已。」允浩又補充道:「在我心目中,乾爹和我的親生父親是一樣的‥‥所以,我那麼緊張乾爹,你不用吃醋噢!」

在中嘟著嘴巴說:「我哪有吃醋啊?」

「好、好,沒有。‥‥快一點,我覺得乾爹根本就沒有走遠!」

 

允浩帶著在中一路跑到海邊,站在堤壩上四下尋找‥‥

「我覺得乾爹就在這兒‥‥可是人呢?」不會是跳海了吧?

在中也仔仔細細的搜尋,很不得自己長雙鷹眼,突然他在蘆葦叢中發現了一個身影!「在那裡!在那裡!」

允浩和在中衝下去,終於看到了乾爹,可是‥‥

「乾爹,你在幹嗎?」

「哎呀!我不是說我回冥界了嘛!?」

「誰信啊?」

乾爹光著腳丫,兩手弄的髒兮兮的,鞋子掛在腰上,手裡提著個小桶,裡面全是小螃蟹‥‥

「乾爹,你不要告訴我,你離家出走後到這裡來捉螃蟹噢?」

「是、是啊‥‥」

(—__—|||)‥‥無語,再無語‥‥‥‥

自己和在中一路狂奔,帶著緊張和不安找了一個早上,結果乾爹卻悠哉悠哉的在海灘上捉螃蟹。允浩覺得自己像個白癡‥‥

「浩浩,你們快回去吧‥‥我再自娛自樂一會兒‥‥」乾爹又發現一個螃蟹洞‥‥

允浩把在中脖子上的“遮星”拿下來,給乾爹掛上,「乾爹,我們回去吧!」

乾爹閉上眼睛,嘆了口氣,「哎‥‥傻瓜‥‥我叫你們走的‥‥」

 

「你以為你們還走得了嗎?」海灘上突然傳來一個盪氣迴腸的聲音,好像來自很遠,又好像近在咫尺‥‥

「誰?」允浩四下張望,卻不見一人。

突然天空開始變色,驕陽被層層的烏雲蓋住,海風也越吹越大‥‥光禿禿的海灘上平白無故的出現了兩個人!一黑一白,黑的身著黑色的襯衫,黑色的牛仔褲,黑色的運動鞋,如果允浩沒有看錯的話,那鞋子還是NIKE的‥‥身材修長,表情冷酷;白的一襲白色長袍,白色的布鞋。銀髮飄飄,腰帶飄飄,溫柔而又飄逸,不過在允浩看來這人是個白化病病人。看來這就是正牌的黑白無常了吧?果然氣宇不凡,造型優雅,不曉得有沒有申請過專利?他們慢慢的朝乾爹走來‥‥

走到跟前,白無常很禮貌的微微一笑,「石大人,終於見到您了‥‥」石大人?老實說,允浩從來都不知道乾爹姓甚名誰。

「呵、呵呵‥‥」乾爹硬是擠出幾個生硬的笑容,還弱智兮兮的招了招手,「小黑,小白,好久不見了‥‥呵呵‥‥」

小黑小白?乾爹居然叫著黑白無常為——小黑小白?乾爹到底是什麼路滴幹活?

「是!的確是好久不見!托你的福,這二十年我和小白什麼活都不用幹了,天南地北的到處找你!被你耍的團團轉!整整二十年沒拿到過一分獎金!連帶薪休假都被取消了!你對得起我們嗎?」

「對、對不起嘛‥‥好了,好了,我現在自首!抓我回去吧!」乾爹拍拍兩個人的肩膀,挽住他們的手臂要往回走,誰知黑無常突然甩出什麼東西,緊接著在中一聲慘叫。

「在在——!」允浩和乾爹驚叫,允浩立刻抱住在中,在中的肩膀被一個黑色的骷髏抓手抓住了,利爪深深的扣進皮肉。抓手的另一端連著黑無常的手心‥‥

乾爹沖著黑無常大叫:「我已經答應跟你們回去,求求你們放過在在!」

黑無常冷峻的容不得一絲的寬容:「你是你,他是他。兩個都要帶回去!我們現在還叫你一聲石大人是給你面子!你回冥界後乖乖的等著受罰吧!」

允浩變出寶劍,沒等黑無常來得及反應,砍斷了他的骷髏抓手。乾爹像母雞護著小雞一樣擋在孩子們的前面‥‥

黑無常冷冷的笑道:「破魂劍?石大人,你從冥界偷出去的寶貝真是不少啊?」

(—__—||)‥‥原來乾爹去年給自己的生日禮物是賊髒啊?!

白無常一直保持著優雅的笑容,緩緩的說道:「石大人,生死有命,您也是知道的,您現在都自身難保了,不要再護著別人了‥‥」

「不行!他是我兒媳婦!」

白無常優美的嘴角稍稍抽動了一下,不過立刻又恢復原有的弧度。「石大人,不要為難我們好不好?」

「別跟他們囉嗦,抓他們回去!」黑無常的脾氣可沒那麼好,伸出鬼爪像乾爹抓去。允浩把在中推給乾爹,手持長劍與黑無常展開對峙,黑無常因為顧忌允浩手中的劍,出招都小心翼翼,就算劍身碰不到自己,也要避免被劍氣所傷。

允浩暗自慶幸,乾爹給了自己一把那麼好的劍,這樣的話,自己未必會輸!乾爹也很訝異原來自己的浩浩可以和黑無常對抗了,照此推理,那麼作為浩浩老師的自己應該是比小黑厲害咯?

‥‥‥‥

 

允浩和黑無常正打地天昏地暗,突然黑無常聽到白無常驚叫一聲:「哇~~~~~~~小黑,快過來!!!!」

「小白!」黑無常飛奔到白無常身邊,生怕他受到攻擊‥‥

「小黑!你看!好漂亮的海螺哦!上面的花紋好像古羅馬的飾紋噢!」

(—__—|||)‥‥

黑無常臉上佈滿黑線,現在看上去更黑了‥‥「小白,我在拼命捉通緝犯,你非但不幫我,還在旁邊做什麼啊?」

白無常抱歉的笑笑,「哎呀!忘了‥‥」

黑無常氣死了,轉身準備再接再厲,卻發現沙灘上已是空曠無人,只有個打翻的小桶,從裡面逃出來的小螃蟹爬滿了一地‥‥

逃、逃走了???!!!

「小白——!——!——!——!!!!!」憤怒無奈的叫聲蓋過海浪聲,回蕩在海灘上‥‥

 

 

 

 

 

(三十四)

乾爹拖著允浩和在中逃到了市區允浩的屋子,允浩不知道怎麼來的,反正就是感覺整個人在天上飛,飛的七葷八素就到家了。其中的技術性問題就是乾爹的機密了‥‥

允浩翻出自己受傷時乾爹給的藥膏,輕輕的給在中的傷口上藥。這是被黑無常弄傷的,傷口很深,在中白白的粉肩上多了五個礙眼的洞洞,允浩看了很是惱火!

「在在,痛不痛?」

在中強忍著火辣辣的疼痛說:「不痛,不痛!」

乾爹看著可憐地在中,也連連唉聲嘆氣:「哎‥‥我以為我可以吸引他們的眼球,讓他們忽略在在‥‥這個小黑下手這麼狠,在在只是個小鬼嘛!」

允浩把在中樓進懷裡,他知道在中很疼,可是也沒有辦法,只能摟著他,拍拍他,分散他的注意力。允浩又問乾爹:「乾爹,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在冥界到底是幹什麼的?」

「我?我啊‥‥」乾爹想了一下,還是告訴允浩吧!「我是冥界的可憐沒人愛的小判判!」——什麼小判判???

允浩突然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盯著乾爹:「難道是幫著閻王判定生死的判官?那不是冥界的第二把手嗎?」

「可、可以這麼說‥‥」乾爹沒想到允浩反應回這麼大‥‥在中是一副“我什麼都不懂”的樣子看著這父子倆。

「你不是說你是冥界的小官嗎?混蛋乾爹!」

「唔‥‥浩浩罵我‥‥」乾爹假哭。

允浩轉個身,不理睬那個秀逗的乾爹!——堂堂一個冥界判官,莫名其妙的翹班到陽間,隱居二十載,平白無故多了個兒子,活該被通緝!可憐那黑白無常被耍的團團轉‥‥

「浩浩,我不是故意隱瞞那麼久的‥‥」

「要不是東窗事發,我看我這輩子都不會知道我的乾爹是判官!」

「浩浩,那我現在不是判官了嘛‥‥」乾爹開始撒嬌。

「去,買點吃的去!我的寶在餓了‥‥」允浩好凶哦~!(注:寶貝在在,簡稱:寶在。)

乾爹只好乖乖的出去找吃的‥‥

‥‥‥‥

 

「浩浩,判官很大嗎?」在在小聲問道。

「唔‥‥應該吧?!有仟閻王不管的事情都是判官管的,有點像皇帝之于宰相吧‥‥」

「那乾爹可不可以不讓我去投胎啊?我要一直一直陪著你‥‥」

「我不知道,他現在可能是泥菩薩過江了‥‥」

 

 

沙灘上。

「小白,你玩夠了沒有?」黑無常坐在岩石上,兩眼發直的看著沙灘上那到白色的身影。他知道小白是故意的,八成是和那個死判說好的!他要追,可是小白卻說,此地風景甚佳,要在這裡玩一會兒,難得兩人來海邊,吹吹海風放鬆一下。還撿起了死判的小桶,也抓起螃蟹來‥‥

「沒有————!!小黑,你也下來嘛!」

「要漲潮了!快上來!!」

「不要!」白無常還往海裡走了幾步,一個浪頭打來,一下子不見了蹤影‥‥

「小白!」黑無常立刻縱身飛下去,在小白消失的地方胡亂尋找!

「小白!小白!」

「嘩——」白無常突然從黑無常身後的海水裡冒出來,調皮的掀起層層水花,黑無常變成了落湯無常‥‥

兩個人就在沙灘上打起了水仗‥‥暫時把捉通緝犯的事情擱在了腦後。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