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

三個人一上車,車門就關了。

「浩浩,有沒有零錢?」

「噢,讓我找找‥‥」允浩低頭翻口袋,這是在中突然扯了扯允浩的衣服,「浩浩‥‥」在中的聲音很驚恐‥‥乾爹靠在杆子上大口的喘氣‥‥

「等一下!」

「浩浩,你看呀‥‥嗚唔‥‥」在中指著售票員,禁不住哭了‥‥

「怎麼回事啊?」乾爹和允浩同時看那個售票員‥‥

「哇啊——————!!!!她沒有臉啊————!!!!」

沒錯,這個售票員,不,不只是售票員,整個車上的人都是沒有臉的!只有慘白的“面”,沒有“孔”。光禿禿連顆小豆豆都沒有!在中嚇的不停的發抖‥‥允浩也是,從小到大沒受過這麼大的驚嚇,至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這時,車輛開始報站:車輛起步,請拉好扶手。下一站,冥河碼頭。

乾爹想撞開車門,但是怎麼撞都沒用。用法術攻擊,全都被車身吸了進去‥‥完了,這下真的完了‥‥

‥‥車子駛進了一個黑洞,然後消失了‥‥

‥‥‥‥

「嗚‥‥嗚‥‥」在中躲在允浩的懷裡哭,「浩浩,我們還要不要買票?」

(—__—|||)‥‥

乾爹垂頭喪氣的蹲坐在地上,「浩浩,這下我真的要和你告別了‥‥不過,我一定會盡全力保住在在!」

‥‥‥‥

 

車子還在行駛,沒有發動機的聲音,非常的安靜。車窗外是黑色的山丘,到處飄著點點鬼火‥‥一車的無面鬼像擺設一樣動都不動。

允浩和在中突然很驚異的看著乾爹:「咦?乾爹,你的頭髮‥‥」

「噢!」乾爹的頭髮突然變得很長很長,比白無常的還要長。「一到冥界,就打回原型了‥‥」他站起來,望著車窗外,長長的黑髮一直垂到膝蓋,憂鬱的側臉,輕微的嘆氣‥‥

「乾爹真的好漂亮哦‥‥浩浩,有機會的話,我也要留長頭髮‥‥」在中發自內心的感嘆,允浩怎麼會愛上自己而不是愛上乾爹呢?

「你?少來了!你會有心思留長髮?」

「幹嘛?小看我?」

「一天到晚像隻貪吃的猴子!只怕留長頭髮還要我來打理!」

「哼!你看著‥‥」在在突然不說話了‥‥別說這次回不了陽間了,就算可以回去,頭髮也不會再長一絲一毫‥‥

允浩把在中貼緊自己的胸前,「在中短頭髮也很好看啊,又活潑,又可愛,每次看到你都想狠狠的咬你一口呢!」

在中默默的感受地允浩的體溫,也許這一次真的要和浩浩永別了‥‥浩浩,你的心思細膩,你的善解人意,我都會永遠記得‥‥就算喝了孟婆湯,我也不要把你忘記。

‥‥‥‥

 

乾爹看著車子還在行駛,開始無聊了‥‥他把幾個坐在位子上的無面鬼一腳踢開,自己一屁股坐上去,還招呼在中和允浩過去坐。

「反正逃不出去了,喏,我現在為你們介紹一下冥界的風土人情!」——呀呵!還做起導遊來了!

沒錯,何必這麼消極呢?還個心態輕鬆輕鬆嘛!在中和允浩苦笑了一下,在乾爹身邊坐下,看著車窗外的“景物”,聽“石導遊”講解‥‥

「那群山呢,就是背陰山,是很危險的地方!山石崎嶇,荊棘叢生,裡面藏了許多邪魔鬼怪!其實這裡呢,還不算是真正的冥界。要過了冥河進了鬼門關才算是真正到了冥界了!‥‥」

幾團鬼火忽然出現在車窗外,似乎正在朝他們三個看‥‥

「看什麼看?沒見過本官啊?」——乾爹還真凶!拿幾團鬼火就灰溜溜的飄走了‥‥

乾爹又指著車窗外的野鬼開始介紹形形色色的鬼‥‥

‥‥‥‥

 

「乘客們,終點站到了,請依次下車,帶好隨身物品‥‥」

三個人遠遠的就看到一群骷髏兵手持兵器,在閻王和黑白無常的帶領下等在冥河邊上。車門一開,乾爹拿出一張餐巾紙做投降旗,一邊揮一邊走了下去。一群骷髏兵立刻圍了上來。

乾爹向閻王跪下,低頭認錯:「閻王大人,我願意束手就擒,但請大人放了在在‥‥」

「你認為還有什麼資格和我談條件?你現在是階下囚!」

「有,冥界的許多寶貝都被我藏起來了,只要大人放了在在,我立刻告訴大人藏匿的地點。」

「你以為冥界沒有那些垃圾就經營不下去了嗎?」

夠狠的!看來這著沒用了!乾爹就拍起馬屁來‥‥

「閻王大人,人間反正有那麼多的野鬼,多在在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也不少,大人您就寬宏大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了在在,您的大恩大德俊秀我銘記在心,就算被您打落十八層地獄也甘之如飴。」

「哼!到了陽間鬼混了那麼久,連性格都變了。就算你再怎麼說,我也不會徇私枉法的!來人,把這個人丟回陽間,把石卿和這個小鬼押回去!」

「是!」幾個骷髏上前抓在中,被允浩震出幾米,骨頭全都散架。從骷髏兵裡又走出一個駝背的老鬼,滿臉瘡痍,慢慢的走近允浩,用鼻子嗅了嗅,再嗅嗅,流著鼻涕的鼻子就要貼到允浩的身上了。在中狠狠的甩出一巴掌,打掉了老鬼口中唯一剩下的一顆牙齒‥‥

「死蛤蟆!嗅什麼嗅啊?再靠近我的浩浩我一腳踩死你!」

吃醋的女人惹不得,捍衛親親的在在更恐怖‥‥(—__—|||)

那老鬼連滾帶爬的爬到閻王腳邊,指著允浩說:「大人,那個人沒有活人的氣息啊‥‥」

震驚!

那老鬼繼續說道:「而且,我在他身上聞到石大人的氣息‥‥」

這老鬼是冥界的警犬嗎?這都聞得出來?

不過,現在全場注目的焦點是允浩。好端端的大活人怎麼會沒有活人的氣息呢?

 

「石卿!這是怎麼回事?」閻王看來有點惱火了。

「他出生的時候,理應是個死胎,沒有魂魄投胎。所以,我把我的一魂一魄移給他,在他身體裡慢慢的培養屬於他自己的魂魄,在他年滿十八歲的時候,他自己的魂魄就長成了,我就收回自己的魂魄,但是我不是活人,所以‥‥他也沒有活人的氣息‥‥」

白無常驚嘆:「那他豈不是超脫六道輪回之外?根本就不在生死簿上?」

「是‥‥因為他畢竟是我的魂魄所培養成的,帶著我的氣息,所以性格像我,或者長得像我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見得‥‥」黑無常很直白,「我倒覺得這小子和閻王大人長的有幾分相像‥‥」

「小黑!」白無常猛踩了他一腳‥‥

乾爹連忙繼續解釋道:「所謂相由心生,我離開冥界,但卻時常惦記著冥界的事情,擔心大人會不會責怪我、追殺我‥‥就老是想著大人的英容相貌,所以,慢慢的‥‥我那體外的一魂一魄就‥‥」

允浩慶幸那個閻王還算長的一表人材,沒有五大三粗,醜陋不堪——不曉得是誰在先前說人家難看!

「不管他是誰,反正不屬於冥界的管轄範圍!把他丟出去!」閻王的命令一下,幾個小兵又開始蠢蠢欲動。

「大人!我求求你!我知道你雖然看上去很無情,很冷酷,但實際上你也有一顆寬厚仁慈的心。允浩算是我的孩子,求求你給他幸福!他們是真心相愛的!你怎麼忍心拆散他們?」

允浩第一次看到乾爹真正的哭泣‥‥平時的乾爹不是假哭鬧著玩,就是被雷嚇到了才哭,從來沒有像這樣子‥‥難過到哭‥‥

「石卿~!你為什麼老做這種事情?!!!你‥‥」

「大人!」白無常在旁邊突然戳了戳閻王,隨即閻王就沒再說下去‥‥

 

黑無常拍了一下腦門兒,向閻王進諫:「大人,不是有一種辦法嗎?可以讓允浩試試看。若他成功了,非但可以帶走在在,而且我們冥界還可以光明正大的給他一個不死的肉身!」

「不可以!」欸?為什麼這句話會是小白和乾爹一起叫出來的?

允浩一聽有這種辦法,急忙問道:「什麼辦法?快告訴!再困難我也要試!」

「不可以!」乾爹還是不允許!

「哼!你不是說他們很相愛嗎?」閻王表現的很不屑,告訴允浩:「你只要肯為在在上刀山,下油鍋,並活著從油鍋裡出來!我就給你的在在一具不老的身體,並放你們回陽間!」

「一言為定!」只要有路,就一定可以走!

在中一聽就覺得好可怕,「不行不行,上刀山下油鍋,聽起來就會傷到你,不要不要!」

白無常居然也出來勸允浩:「不可以!這不是鬧著玩的!你畢竟是血肉之軀,只怕你爬到一半血就流光了,我不允許你這麼做!」

允浩反問:「你是我誰啊?」——白無常熱臉貼了冷屁股‥‥黑無常暗暗好笑。

「那我是你乾爹!我也不允許你這麼做!」乾爹站起來,很是焦急。「你這個傻瓜!你知不知道這是去送死!你贏的機會根本就是零!」

「世界上沒有絕對的事情!我要試試看!」

「可是自古從來都沒有人成功過!」

「那我可以成為第一個成功者!」

“啪——”一個響亮的耳光!這是乾爹第一次打允浩。

「萬一你死在這裡,你陽間的父母怎麼辦?你怎麼可以這麼不孝?你就忍心讓他們為你傷心難過?他們是多麼喜歡你、多麼疼你你知不知道?當初你媽媽為了你的誕生,不顧生命危險‥‥我也是因為他們愛子心切,才讓你來到世上,早知道我當初不要多管閒事就好!」

「浩浩,求求你‥‥不要這樣!我知道你很愛很愛我,這樣我已經心滿意足了‥‥不要為我送死‥‥我投胎以後,你一定可以找到我的!我們可以重新開始啊!」

「我不要——!」此時的允浩誰的勸都不想聽,惡狠狠的盯著閻王:「閻王!你聽著!快點帶我去!我要在你眼前帶走在在!」

「好!有膽量!準備渡河!」

‥‥‥‥

 

乾爹勸的筋疲力盡,小白也心急如焚,在中更是沒有停止過哭泣‥‥可是允浩的決心沒有動過一絲一毫‥‥

冥河的河水是紅色的,就像鮮血,環繞著整個幽幽的冥界‥‥

 

 

 

 

 

(三十八)

過了冥河,往前走,就看見一座很大的牌坊,上面寫著“幽冥地府鬼門關”七個金色的大字。

允浩一直都緊緊的握著在中的手‥‥如果真的死在這裡,就和在在一起去投胎!

在中一直都沒有停止思考,腦筋轉啊轉,總得像個法子讓浩浩回去!突然他對允浩說:「浩浩,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向你坦白,其實我根本不愛你,我只是想賴在你身邊騙吃騙喝,我是個大無賴,如果你為了我送了命,我的良心會極度不安的!求求你,快回去吧!」

這個傻在!允浩看著他眼淚汪汪的撒謊,真想哈哈大笑‥‥什麼理由嘛?!「不愛我是吧?可是我很愛你,我情願為你去死,你也不用良心不安,我一死,你就投胎,喝了孟婆湯什麼都不記得了,對不對?」

「不對不對,你這個人是不是白癡啊?幹嘛為了一個不愛你的人去送死啊?」

允浩微微一笑,「有些事你是不懂的,愛上一個人的時候,不管對方有沒有回報,都會心甘情願的為他付出‥‥在在,對我說一句“我好愛你!”鼓勵鼓勵我!」

「浩‥‥浩‥‥」

在在真是的!唉‥‥

允浩看看周圍的人,除了閻王和黑無常板著張臉,白無常和乾爹好像都在思考,在中在旁邊嗚咽‥‥白無常和乾爹的感情是不是很好?為什麼他老是護著自己呢?閻王先前說乾爹“老是做這種事情”,指的又是什麼?

‥‥‥‥

很快到了冥府大門,牛頭馬面在門前接迎閻王。允浩第一次看到用兩條馱瘓著的一頭牛和一匹馬,只不過穿著衣服,拿著狼牙棒‥‥那牛頭為什麼不是奶牛呢?這樣的話真的可以去拍光明牛奶的廣告了!【百分百好牛,產百分百好奶!】‥‥(—__—|||)

‥‥‥‥

 

閻王一行人帶著允浩進了閻王府,就在平時審案的大廳裡,閻王叫人搬來了油鍋和刀山。所謂刀山,就是差不多高十米的一個斜坡,上面密密麻麻的豎滿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尖刀,在幽冥的地府中露著寒光;油鍋裡盛滿了油,幾個小鬼在下面添柴加炭,把火弄得更旺一些‥‥

「不行不行!這些東西看了就叫人膽戰心驚,浩浩,我求求你,回去吧!」在中再次央求允浩。

「我不會一個人回去,我要帶著你一起回去!」

‥‥‥‥

白無常突然向閻王跪下,「大人,可不可以由我來代替允浩上這刀山?」

「小白!你瘋了!」黑無常大叫!

閻王好奇的挑了挑眉毛,「你?你和他是什麼關係?居然要為他受罪?」

「我是白無常,但是大人也應該知道我有名有姓,我叫鄭晟!是允浩的祖宗!」

不、不會吧!允浩這下子傻掉了‥‥他記得祖傳家譜上的第一代開山祖師就叫鄭晟!難道就是這個白化病的傢伙?他努力的回想,想到爸爸在小時候說過,祖師爺鄭晟素有“銀髮天師”之稱‥‥唉,八成就是現在的白無常了‥‥

黑無常暗暗吃驚,終於明白為什麼小白一直護著他們,原來小白要保護的人不是死判,而是他兒子!

「就算你是允浩的老祖宗,也不可代替他!」

「可是,不是規定只要可以通過刀山油鍋之刑,就可以帶走地府中的鬼魂嘛?那我來,只要我成功了,我就帶走在在!」

「不准!」

「你‥‥你蠻不講理!」

「白無常!你既然是鄭家的祖宗,那麼一定知道石卿一開始就在鄭家落腳,你知情不報!有意庇護!牛頭馬面!把他押下去!」

「不!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乾爹上前責怪自己,黑無常又替白無常求情,真是亂的一團糟。允浩看著甚是火大,不曉得這冥界到底是無情還是濫情!

 

「你們吵玩了沒有?我自己的事自己可以搞定!我不要欠人家任何的人情!我也不要閻王法外開恩,我會靠自己完成這個任務!坦坦蕩蕩地帶走在在!」他又對著白無常說道,「鄭家到我父親那一代已經絕後了,我不是鄭家的後人,你不需要袒護我!」

允浩的不領情讓白無常無語‥‥

「好,有骨氣!那就請脫鞋吧!」閻王覺得他的性格一點都不像石卿。

什麼?還要脫鞋?

乾爹一聽要脫鞋,心中覺得不妙,自己剛剛在路上給允浩鞋底施的法術用不上了!「閻王大人!這刀山上的刀每一把都鋒利無比,為什麼還要脫鞋?」

「那就要問你了!」——好奸詐的閻王!

‥‥‥‥

允浩倒是很爽氣,很快的把鞋子扔在一邊,還問:「襪子要不要脫?」

「那倒不用了‥‥」閻王開始有點佩服這個小子了。

允浩活動活動筋骨,準備上陣了。臨走前,他單膝跪在在中面前,持起在中的手輕吻了一下他的手背,「公主,相信我,我一定可以把你從老巫婆手裡救出來的!」

閻王是巫婆?搞什麼啊?現在還在演童話劇?!——在中被他弄的哭笑不得。

 

允浩振作精神,來到刀山面前‥‥

乾爹看著自己的小孩這麼有勇氣,不曉得是該開心還是該難過‥‥他目光看著允浩,嘴裡卻一字一字清晰的說:「大人,若允浩有什麼三長兩短,我是不會和你善罷甘休的!」

這句話像一根三寸長的釘子,一下子釘進閻王的心裡‥‥現場沉默著,都靜靜的看著允浩攀上第一步‥‥

‥‥‥‥

刀山的坡度很大,大概有60度。允浩先往後退了幾步,然後一小段助跑,高高的跳起!第一步踏上刀山就有一米多‥‥一樣要被紮,不如先跳的高一點!

右腳踏在一米五左右的高度,左腳緊跟著跨上,接著是右手、左手!尖利的刀鋒一下子就把允浩的手腳戳的千瘡百在,殷紅的血迅速流了出來,白色的襪子很快染成了中紅色‥‥在看了揪心地痛,想別過頭不去看著殘忍的一幕,但視線又無法離開為自己拼命地允浩‥‥

允浩強忍著鑽心的疼痛,努力讓自己爬得快一點,立刻提起右腳,往高處再次踏下去‥‥每踏一次,血沫四濺,允浩的血就如一條溪流,從他身上緩緩流出,掛在銀白色的刀山上。

‥‥‥‥

 

血液不停的流失,允浩開始耳鳴、眼花‥‥離“山頂”只有兩米了,但是手腳的力氣似乎已經用盡了。只有他自己可以看到,雙手被尖刀戳的血肉模糊,白骨依稀可見‥‥大概腳差不多也是這樣了吧‥‥

「浩浩‥‥浩浩‥‥」

允浩覺得自己唯一能聽到的聲音就是在中的哭喊‥‥在在不怕,我很快就可以到頂了!

「浩浩!你不要爬了‥‥你不要爬了!」在中的慟哭讓全場的“鬼”都覺得於心不忍,只有閻王仍然不皺一絲眉頭。

「浩浩!你想想,你其實不愛我的!你只是可憐我!你仔細想想啊!浩浩‥‥」

允浩覺到自己的手腳已經無法用力,開始用手肘、膝蓋攀爬!每爬一步,都大聲喊一次「在在」‥‥、「在在」‥‥

血已經流的一塌糊塗,下面的鬼差都紛紛搖頭,「唉‥‥這樣癡情的人,真是千年難見啊‥‥」

在中已經哭到淚乾,看著允浩喊著自己的名字‥‥思想一片空白。

‥‥‥‥

 

終於,眾人奇跡般的看到允浩站到了山頂!他已經面無血色,掛滿了冷汗。可能是因為疼痛,嘴唇在微微的發抖,但很快,大家聽見他在講話,頓時全場安靜下來‥‥

「在‥‥在在‥‥,愛又很多種‥‥可能因為我可憐你才愛上你,或‥‥或者你感激我才愛上我,但到頭來‥‥一樣‥‥一樣都是愛。」

說完,允浩閉上眼睛跳下了熱油翻滾的油鍋——與其說是跳下去,不如說是失去知覺跌落下去‥‥

「浩浩——!!」在中只覺得天地一陣旋轉,接著什麼都不知道了‥‥

「好了!他已經跳了!快讓他出來————!」乾爹搶過馬面手中的狼牙棒,衝過去掄起棒子向油鍋砸去‥‥

「不可以!」閻王大叫!

“哐當——!!”不是油鍋破了,而是乾爹被狠狠的彈了出去,撞在紅漆柱子上!

「傻瓜!這只油鼎是地藏菩薩鑄造的!怎麼可能打得破!!?」閻王和黑白無常立刻跑到乾爹的身邊,閻王把乾爹抱在懷裡,「卿卿!卿卿!你沒事吧?你醒醒啊!」

乾爹睜開眼,慢慢的抓住閻王的衣領,「他已經跳了,他已經跳了,求求你,救救他‥‥救救他啊‥‥」

「他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我想你保證‥‥」突然,閻王發現石卿已經失去了知覺‥‥

 

=================================================

本來這文改編者把乾爹的名字改成俊秀,閻王變成是有仟,但我想了想‥‥還是把它改回原文。我這麼做絕對不是因為乾爹的絕世容顏和俊秀連在一起有違合感,絕對不是!!不是!不‥‥是‥‥好啦~好啦~我承認一開始以為乾爹是希澈,結果看到是俊秀的時候,身子有稍微倒了一下(喂)。俊秀是不錯,但要符合文中“美型男、七分像女孩、三分像男孩”的乾爹 ="= ‥‥除了希澈我實在想不到有更適合的人選。但改了希澈還要改閻王(總不能有仟配希澈吧),想了想‥‥這是豆花文還是單純化一點好了,文中閻王本來就沒名沒姓,而乾爹的名字就叫石卿,卿不是“愛卿”的意思‥‥—__—|||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