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

好溫暖‥‥為什麼一點都不痛了?‥‥我是不是死掉了?‥‥在中在哪裡?‥‥好渴,想喝水‥‥

立刻,允浩覺的有涼涼的清水流進自己的嘴巴裡‥‥他勉強睜開眼睛,是乾爹!乾爹在餵他喝水!

「乾爹‥‥」允浩撒嬌似的叫了一聲。

「你醒啦?是不是很渴?再多喝一點‥‥」乾爹慢慢的把允浩扶起來一點點,「你覺得怎麼樣?」

允浩喝了幾口水之後覺得清醒了很多,看看乾爹,他梳了一個髮髻,穿著青色長袍,終於不是黑白的了‥‥整個人看上去像是古代畫裡的美人。

「乾爹,我是不是也變成鬼了?」因為自己手上腳上的傷都不見了,再

說,跳進油鍋,怎麼說就算不炸焦了,也要炸成金黃色‥‥

「沒有‥‥你不是好好的嗎?」

「在在呢?」

乾爹一把掀開允浩的被子,讓他自己看。原來在中早就鑽在被子裡,抱著允浩的大腿呼呼大睡‥‥

「在在沒事吧?」

「有一點點,看看他和以前有什麼不同了?」

在在在睡覺‥‥臉紅紅的!對了!他有血色了!允浩驚喜的掰開在中抱著自己的手,想把他抱抱好,誰料在中一鬆開允浩,立刻像只八爪魚一樣扒住允浩‥‥

「浩浩‥‥浩‥‥」還再說夢話!

允浩仔仔細細的看著在中,他在呼吸‥‥小小的胸膛有節奏的一起一伏。允浩把耳朵貼在他的胸膛上,果然!“咚、咚、咚”,在在有心跳了!

允浩興奮極了,在在不是鬼了!在在不是鬼了!

「乾爹!」允浩興奮的不知該說什麼好!

「噓——!不要吵醒他。看看他的腳指甲有沒有血色了?」

允浩抬起在中的腳,腳指甲是粉紅色的!允浩開心地向乾爹點點頭。

「那就吵醒他吧!」

看著自己熟睡的寶貝,允浩也不想去打擾他。他昨天哭了那麼久,一定很累了‥‥他對於自己的傷倒是很好奇。

 

「乾爹,為什麼的傷口全都不見了?而且,頭也不昏,耳也不鳴。一點不舒服都沒有,怎麼這麼神奇?」

乾爹微微笑道:「我也是剛剛知道,因為從來沒有人像你這樣癡情,堅持到最後,所以除了閻王,我們都不知道這上刀山下油鍋的秘密。閻王說,其實這油鼎裡的油看似沸騰,其實一點都不燙,它只是測試你的勇氣。只要你跳下去,你身上的傷、你流掉的血,它都會幫你修復、幫你補全。而且,會讓你的身軀變成不死之軀,不過,這個也沒什麼用,對你來說沒有什麼意義。對你而言,最大的意義就是讓在在變成了活生生的人,而且是和你一樣,千年老不死的人!」

「原來是這樣啊‥‥」允浩很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雙手,不久前還是血肉淋漓,現在非但完好如初,感覺皮膚還嫩了一層!「乾爹,那麼你呢?閻王還要不要罰你?」

「不用,他原諒我了‥‥你不用擔心,等在在醒了之後,你們就可以回陽間了。」

「那乾爹‥‥你是不是‥‥不能和我一起回去了?」

乾爹黯然的點點頭‥‥

‥‥‥‥

 

乾爹走了之後,允浩還是決定叫醒在中‥‥

「在在!起床了‥‥」——沒反應。

「在在,你的浩浩要走掉了!」——在在竟然開始睡哭?

沒有辦法!「在在!有麥辣雞翅啊!」——在在“啪”一下跳起來,把允浩撞到一邊去。

「雞翅?雞翅!哪裡?哪裡啊?」

(T__T)‥‥在在,你已經不是貪吃鬼了,為什麼對食物還是那麼敏感?

醒過來的在中立刻清醒了,看到允浩捂著自己的腦袋,連忙問:「浩浩?你醒啦?你沒事了吧?哪裡痛啊?」

允浩指了指腦袋,「這裡痛!被你撞到的!笨蛋!」

在中捧起允浩的腦袋,“啵啵啵”的親了好幾下!「還痛不痛?」

允浩賊賊的指了指自己的唇,「還有這裡痛‥‥」

「咿‥‥大色狼!」說歸說,親還是要親的‥‥^_^

‥‥‥‥

 

 

乾爹、黑白無常河閻王送允浩和在中到了冥河邊上,叫來了擺渡的小舟。

「浩浩,過了河,坐上那輛巴士,它回送你們回陽間的。」

「我知道‥‥乾爹,你保重‥‥」在刀山上沒流過一滴淚的允浩此時卻眼眶泛紅。

「月有圓有缺,人有聚有散,不要太難過‥‥」乾爹又牽起在中的手說:「替我好好照顧浩浩,他媽媽打他罵他的時候要護著他哦!」

在中拼命的點頭,眼淚簌簌的掉下來‥‥

‥‥‥‥

允浩和在中過了冥河,坐上了巴士。兩個人跪在最後一排往後看,不停地向乾爹揮手,河那邊,乾爹也不停的揮手,揮手‥‥

允浩一直揮到看不見那條河,看不見那抹青色的身影‥‥

‥‥‥‥

 

允浩坐的巴士走遠了,再也看不到了‥‥石卿放下了一直揮動的手。

「好了,來人,把他押下去‥‥」

「不用,我自己會走!我認得大牢的路!」

戲演完了,這樣浩浩應該可以安心的走了‥‥

閻王想說點什麼,但又欲言又止。從冥府跑來個鬼差,稟告閻王,玉帝召見‥‥

 

 

 

 

(四十)

巴士停在了自家門口,允浩和在中亢奮的跳下車,想開心的大叫,想瘋狂的大喊,無奈,這裡是晚上‥‥於是,兩個人悄悄的潛進了屋子。

允浩給父母留的字條是:乾爹、在在和我臨時決定外出旅行,請勿擔心!——這是乾爹常做的事情,父母應該不會有什麼懷疑。只是明天看到自己回來了,該怎麼告訴他們,乾爹回不來了‥‥

‥‥‥‥

 

過了半夜,鄭爸爸鄭媽媽好像聽到從兒子房裡傳出OOXX的聲音‥‥

「啊~~~~~!!痛死我了!」

「糟了糟了,我忘了你這個身體是新的!」

‥‥‥‥

(—__—|||)‥‥,呵呵,今夜的在在還是小處男噢‥‥

‥‥‥‥

 

第二天,鄭媽媽在廚房裡做早飯,兒子果然跑下樓了!

「浩浩,你們跑哪兒去啦?在在和乾爹都回來了吧?」

「呃‥‥在在回來了!乾爹,他說還要去其他地方遊玩!」允浩打算還是不要告訴他們的好。他跑進廚房,一看老媽在油鍋裡炸油條‥‥噁!!!!!!!!!!!!!

「媽,早飯有沒有別的東西吃啊?」這個叫油鍋恐懼症!

鄭媽媽夾起一根金黃鬆脆的大油條,在允浩面前晃啊晃,「你不是很喜歡是油條的嗎?」

「嗯‥‥在在不喜歡吃!」把責任推卸掉!

「你騙誰啊?在在他什麼都吃!叫在在下來吃早飯吧!」

「呃‥‥我送上去就可以了!」在在下不了床了,都怪自己昨晚太——情不自禁,不過在在自己也有“挑逗之嫌”!‥‥(—__—|||)

「在在怎麼啦?」

「你自己想!」允浩拿了幾根油條,端了兩碗白粥“噔噔噔”的上樓了‥‥忽然聽到老媽在下面對自己喊:「你節制點兒!不要縱欲過度!」

「哐當!」允浩在樓梯上跌倒,白粥撒了一地‥‥(—__—|||)

 

 

三天后。冥界。

「大人,您回來啦?」黑白無常在門口恭迎。

閻王把披風一甩,第一句話就問:「石卿怎麼樣?還不肯認錯?」

「是,他也不願說出藏匿寶物的地點。大人,要不要用刑啊?」白無常故意很大聲地問。

閻王死瞪他一眼!小白在心中好笑,又說道:「那大人親自去審審他,石大人兩天來縮在角落理都沒理我們,一動不動,一滴水也沒進‥‥」

「什麼?!!!他這算什麼意思?!」閻王氣呼呼的大步走向大牢‥‥

 

冥界本來就陰暗,這個大牢裡更是漆黑一片。閻王走到關押石卿的牢房,看到他坐在潮濕的地上,背對著自己斜靠在牆上,瘦弱的身影顯得毫無生氣‥‥心痛了。

「開門!」

立刻,看門的鬼差替閻王把牢門打開。閻王走進去低低的喚了一聲:「石卿‥‥」

石卿沒有反應,仍然縮在那個角落裡一動不動,就像受傷的小動物‥‥看到他這樣,閻王心痛如絞‥‥

「石卿,我知道你在聽。我現在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你偷走冥界的寶物,私自逃離冥界,這件事在整個冥界傳的沸沸揚揚‥‥幸好沒有傳到天界去‥‥可是,你回來又不肯認錯,我若這樣就算了,冥界的威嚴何在?石卿,你說你要怎樣?」

石卿還是沒有回答‥‥

「這樣行不行?你先躲一躲,我替你找個替身,受幾頓刑罰,怎麼樣?」

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為什麼石卿還是沒有反應?閻王開始慍怒了!忽然一想,不會是上次被震傷了?‥‥不可能,自己替他檢查過,沒有大礙啊?

「石卿,你是不是不舒服?」閻王伸手掰過石卿的肩膀,「啊~~~~~~~~~~!!!!!!!」怎麼會是個人偶??????!!!!!!!!!

人偶的衣服裡還插著一封信:TO 笨蛋閻王

閻王氣的氣血翻湧,手都開始發抖,粗魯的撕開信封,裡面寫著:我又走了!怎麼樣?怎麼樣?怎麼樣?卿。

下面還畫了一個吐舌頭做怪腔的Q版自畫像‥‥(—__—|||)

‥‥‥‥

「石卿————————!!!!」

大地顫動,這吼聲足以讓冥界最兇猛的鬼怪聞風喪膽‥‥閻王啊,這牢房要被你震塌咯‥‥(—__—|||)

 

 

「你有沒有看到?大人的臉都青了!哈哈哈‥‥」白無常和黑無常在大廳裡放肆的大笑,一點規矩都沒有!

閻王氣得五臟六腑位置顛倒,頭髮都差點豎起來,原以為自己“委曲求全”,和石卿商量商量,讓他感受到自己的“寬厚仁慈”,沒想到他早就卷著鋪蓋逃之夭夭了,還讓自己對著個人偶說了半天“感性”的話!最可恨的就是一出來就看到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屬下在大堂裡取笑自己!簡直就是混蛋至極!

「哈哈哈‥‥」還在笑!還在笑!

「你們笑夠了沒有?!!!」一聲怒吼,這黑白配算是收斂了一點。「他什麼時候逃走的?是不是你們幫著他逃走的?」

黑無常舉起右手發誓:「沒有!大人,我發誓,我也是剛剛跟在您後面在知道的!哈哈‥‥」他又忍不住笑出來了‥‥看到閻王這張臭臉,不笑也難啊!

「你們去把他抓回來!!!」閻王從來沒有生這麼大的氣,他覺得自己的肺都要氣爆了!

白無常正經了一下,問道:「大人,這次把石大人抓會來了,您又打算拿他又怎樣呢?打也打不得,罵又罵不得,關也關不住,您想怎樣?」

閻王開始扔東西,把桌上的驚堂木扔的老遠!「那你要我怎樣啊?!!我對他還不夠好啊?」

白無常答道:「那‥‥依我看,只能放在嘴裡含著,抱在懷裡寵著‥‥」

閻王沒聲音了‥‥小聲咕噥:「他對我的關愛什麼反應都沒有,也許他根本就不喜歡我‥‥你叫我怎麼含著?怎麼抱著?」

黑無常小聲嘀咕了一句:「自作孽,不可活。」

閻王耳尖。聽見了,一張臉像是被小黑撒了把煤炭‥‥

 

「我想,大人不如放自己幾天假,出去呼吸新鮮空氣,散散心‥‥」

「去那裡啊?」此時的閻王活脫脫的就是一隻鬥敗的公雞。

「去‥‥海邊!我想石大人一定又是去找他的寶貝乾兒子、我的傑出後人——允浩!」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啊!

黑無常一聽放假,立刻說道:「大人啊!我和小白已經二十年沒有休假了!強烈要求要回我們的帶薪休假!」

「好、好‥‥」其實閻王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他只想著‥‥海邊‥‥海邊‥‥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