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

話說這允浩的乾爹石卿,離開了冥界後,蹦蹦跳跳的直奔他的“老巢”。

看見自家房子的時候,正巧看到允浩騎著腳踏車,載著在中出去了‥‥

現在是淩晨3點50分,浩浩他們要去哪裡啊?我跟過去看看~~ ^_^

乾爹於是隱身,輕飄飄,輕飄飄地飄在這對小情人後面‥‥

‥‥‥‥

 

允浩騎著騎著,開始不停的往後看。坐在後座的在中問:「浩浩,你在看什麼?」

「我怎麼覺得有什麼東西跟著我們‥‥」

「怎麼可能嘛?」在中也往後看看,「要是有鬼的話你不是也能看見?」——這倒也是。

在中不知道此時乾爹的臉距離他的臉只有5公分,壞壞的乾爹在考慮要不要突然出現嚇嚇可愛的在在呢?

「啊~~~!有蚊子啊!」在中揮手趕掉這隻大蚊子!「啪——!」

咦?好想打到什麼東西了?不會啊?明明什麼都沒有?難道是自己沒睡醒?‥‥(—__—|||)

‥‥‥‥

在中鬱悶的坐著允浩的腳踏車往海邊去了‥‥

‥‥‥‥

在在‥‥你狠!竟然敢甩我耳光???!!!

乾爹像只被軋扁的田雞一樣,難看的趴在水泥的小路上,一隻蚊子在他耳邊歡快的吟唱:「活該!活該呀活該‥‥」

(—__—|||)‥‥

‥‥‥‥

 

「在在,來!坐這邊!」允浩跳上一個最高的石墩。

兩個人今天一大早出來是來看日出,真有閒情雅致啊!老套的浪漫經典也適用于現在的年輕人!乾爹在遠處的岸堤上坐下,遠遠的看著這一對寶。

天空還是一片墨藍,只有在遠處的天際有一點點泛白‥‥兩人相依相偎,說著乾爹伸長脖子也聽不清的耳語‥‥

哎,你們有沒有想念我?——正當乾爹惆悵時,允浩突然站起來,對著日出的方向大喊:「乾爹!我好想你————!」

感動~~~~~~(ToT)

浩浩!我不管啦!我要做你們的電燈泡!——乾爹正要跳下海堤,衝上去抱抱他的小孩,一隻冷冰冰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唉‥‥‥‥

「閻、閻王大人‥‥」乾爹不用把頭轉過去就知道這只沒有溫度的大爪子是誰的!

「你果然在這裡!」——閻王的動作好快啊!

「我以為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失策了‥‥

「‥‥你為何這麼疼你的乾兒子,你逃出來就是為了看他?」老實說,這閻王八成是吃醋了。

「哎‥‥像你這種沒有人性的傢伙是不會明白一個做父親的心理的‥‥浩浩可以說是我一手帶大的,看著他從一個熱水瓶那麼大小慢慢長大,其中的滋味你是不可能領會的‥‥」

「是!我是不能領會!我只想知道你什麼時候回冥界?」

「不回去!除非你把我打昏了拖我回去!」

「你‥‥」閻王真的是拿他沒轍,把他打昏?怎麼可能?果然是打又打不得,罵又罵不得。

 

海風徐徐的吹著,閻王緊挨著乾爹坐下,看著他看的一切‥‥

「我‥‥不的不承認,允浩是個很好的孩子。」小白說的,追老婆一定要先順著他的意!

果然,乾爹笑了!「那當然囉!有其父必有其子嘛!他老爸老媽都說,浩浩的癡情是向我學的!」

閻王歪了歪嘴巴:「噢?是嗎?!我怎麼沒看出來?」——難道你已經有了癡情的物件?

「哼!說了你沒人性了,怎麼可能看出來?」乾爹還是自顧自的看著在中和允浩,陶醉的不得了,「像浩浩這樣甘願為愛人上刀山下油鍋的人,大概在世間已經絕無僅有了‥‥好羡慕在在‥‥」

‥‥‥‥

 

東邊的雲彩開始五彩繽紛,閻王怔怔發呆‥‥

「卿,我給你講一個故事‥‥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乾爹從開始到現在一直都沒有把視線從允浩身上移開過,讓閻王覺得自己是一個被他永遠忽略的角落‥‥

「你說吧,我在聽。」

閻王吸了一口新鮮的海風,慢慢的開始講起了他的故事‥‥

「從前,在冥界有一個小官,他很愛很愛他身邊的一個小廝,但是他不知道那個小廝對他的看法,因為這個可愛的小廝對什麼人都是一樣的溫柔,一樣的微笑。所以,那個小官,一直一直都沒有向他表白過‥‥有一次,人界有一隻狐妖為了搶回愛人的亡魂大鬧冥界,殺死眾多鬼差,搗毀了十八地獄的幽枉獄和火坑獄,使得許多亡魂逃散至人間。這件事引起了天界的重視。這只狐妖被制服後,押在冥界大牢。當天界來帶走這只狐妖時,發現他和那個亡魂被放走了‥‥那個小官,知道是他手下的這個小廝放走的,於是一個人承擔全部的責任,受到玉帝的責罰,在天界眾神面前,在這個小廝的面前受了“五雷轟頂”之刑‥‥於是,這個小官受了很重很重的傷,回到冥界後一躺就是好幾年,這個小廝也從此懼怕打雷。在此期間,這個犯錯的小廝也盡心盡力的照顧他‥‥

有一天,這個小廝哭著向小官表達了自己的愧疚、感激和‥‥愛意。可是‥‥可是小官不希望小廝因為感激而愛上他,他不要小廝懷著一份歉意、懷著愧疚來愛自己,這樣的愛就像是償還一份人情!於是,等傷好了之後,小官向孟婆婆要了一碗特製的孟婆湯,他想讓小廝忘了自己為他頂罪,忘了愧疚、忘了打雷‥‥他希望小廝可以真真正正的愛上自己,平等的愛上自己‥‥於是他逼著小廝喝了下去‥‥然後,他繼續像以前那樣關愛著小廝,希望有一天,他能夠得到回應。可是他沒有想到,兩年後,這個小廝消失了,走的無影無蹤‥‥直到現在,小官還在等待他的歸來‥‥」

閻王看看乾爹,好像沒有什麼反應。「你說,這個小官是不是也是一個很癡心的人?他可不可以和你的乾兒子相比?」

‥‥‥‥

 

太陽終於露出了一點點金光,大片大片的雲絮退去墨藍的素顏,換上清晨的彩妝。在中興奮地叫著:「天亮了!天亮了!」

雲開霧散,一切都將明瞭‥‥

閻王靜靜的等待著乾爹的回答,可是他似乎有點懊惱的低下頭,輕輕嘆了口氣‥‥

「我想,這個故事還沒有結束‥‥」

「唔?」這是什麼意思?

很快,乾爹重新抬起頭,望著太陽,也慢慢的講起了故事‥‥

「小官逼著小廝喝下了孟婆湯,可是小官並不知道,這個小廝的職責之一是記錄文案,記錄歷史,他的頭腦擁有天界特別賜予的記憶力,普通的孟婆湯對他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

什麼?!!這怎麼可能?卿卿是在講故事嗎?還是真的是這樣?——乾爹的幾句話就像是定身咒,這帶給閻王太大的震撼了,他呆在那裡做不出任何反應,只能繼續聽他講下去‥‥

「可憐的小廝以為小官不願接受自己的示愛而逼著自己喝下孟婆湯,他喝著孟婆湯的時候,心都碎了,他以為是自己自作多情,以為小官這樣護著他到頭來只是上屬對下屬的愛護‥‥他就算不會忘記小官為他所做的一切,從此以後也要假裝忘記‥‥

醒來後,小廝像以前一樣在小官身邊工作,像從前一樣微笑,像從前一樣和小官保持距離‥‥可是有誰會明白,小廝的心裡承受著怎樣大的煎熬?每天對著自己所愛的人卻要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就像個陌生人!只有每天晚上躲在被子裡哭泣來釋放掉一些痛苦‥‥

終於他無力承受,在這樣下去他一定會瘋掉的!於是兩年後他才會從小官身邊逃走了‥‥其實我覺得,浩浩說得很對,愛有很多原因,不管是因為可憐愛上對方,而是因為而感激愛上對方,到頭來,一樣都是愛‥‥」

閻王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心愛的人面無表情,只有眼眶的淚,一滴一滴的滑落‥‥為什麼故事的結局會是這樣?我做了些什麼?天‥‥我在裡面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乾爹擦擦淚水,繼續說道:「幸好,小廝很幸運!他第一天來到人間,就迎來了一個小寶貝的誕生‥‥從此以後,他的生活就圍繞著這個可愛的小寶貝展開了。小寶貝很乖,也很聰明伶俐,懂事之後只要一看到小廝不開心,就會像大人一樣安慰他,逗他‥‥漸漸的,小廝從陰鬱的角落裡走了出來,恢復了原來開朗的性格,他把對小官的愛漸漸的轉移到了小寶貝的身上,一切的生活看起來都很完美‥‥如果是你,你會不會把小廝現在平靜的生活打破?」

閻王無語,他乞求上蒼能夠告訴他現在該怎麼做?

‥‥‥‥

 

太陽完全跳出了水面,映的海面點點碎金,紅紅的太陽,圓圓的太陽‥‥

「浩浩,你覺得這個太陽像什麼?」在中幸福的問道。

像什麼呢?在在希望我回答什麼呢?

允浩剛想說——這個太陽就像我火熱的愛心‥‥在中就搶著說:「我覺得它像個大大的、冒油的鹹蛋黃!」

(—__—|||)‥‥呵、呵呵,鹹蛋黃,對,很貼切的比喻‥‥

‥‥‥‥

 

兩個人看好了日出,提著小桶開始捉小螃蟹!

「浩浩,這是海裡的螺螄嘛?」

「不,這個就是平時瓶子裡的黃泥螺!」

「那就是可以吃的咯!」在中一聽是黃泥螺,是可以吃的,兩隻眼睛就開始放光——儘管他現在已經吃不多了,但是對食物還是依然那麼執著‥‥

「對,不過回去要先養幾天,讓它肚子裡的泥沙拉拉乾淨,再叫媽媽醃一下,這可不是什麼人都會醃的噢‥‥」

「好耶!」在中開始興高采烈的撿起來!

「在在,要撿大的!你不要老少通吃!」

‥‥‥‥

 

海灘上,兩個人歡聲笑語;海堤上,兩個人沉默不語‥‥

乾爹的淚被風吹乾了。閻王的手覆上乾爹的手,「卿、卿卿,我‥‥我‥‥」閻王大人“我”半天,我不出個所以然來。

乾爹抽回自己的手,結束隱身。「我也要去玩了,你不要煩我!」說完,便跑下海堤,大聲呼喚:「浩浩!在在!我回來啦!」

「乾爹!」允浩和在中興奮的扔掉手裡的小桶,衝過去和乾爹抱了個滿懷!乾爹開心的聽著這兩個孩子撒嬌的呼喚,開心的不得了——哎‥‥可惜在在不能生,要不然以後可以一抱抱三個!不對,是N個!

(—__—|||)‥‥你有那麼大的胸懷嘛?

看著三個人激動的抱在一起,閻王更是覺得自己是多餘的‥‥自己嘴笨,這種意想不到情況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應對,自己把卿卿傷成這樣,他還會不會原諒自己?

‥‥‥‥

乾爹開心的撿起小桶,和在中一起撿起了黃泥螺。轉身看看海堤,那裡已經沒有人了‥‥

 

 

 

 

 

(四十二)

「小白!快點告訴我!我該怎麼辦?」閻王瞬間回到了冥界,急匆匆的找到黑白無常,向他們求救!

小黑小白已經在打包準備出發去度假了,誰知道這個笨蛋閻王在這個時候還要來煩他們!

小黑在那裡輕飄飄的嘆了口氣,「所以說,你是自作孽,不可活!當初你要是不對石大人做出那種事,現在你們肯定要比那對上刀山的還要幸福‥‥」

「你們不會是早就知道他沒有失去記憶吧?」

「喂,你不要亂說話啊!」小白立刻反駁,「不過,是正常人呢,多多少少看得出,石大人在喝了孟婆湯之後呢,行為、眼神都有點變化!畢竟他的演技沒我那麼好,心思縝密的閻王大人怎麼就沒看出來呢?」——心思縝密?這是諷刺吧?

「我怎麼知道‥‥」閻王現在除了後悔就是懊惱,「那我現在該怎麼做?」

「我們不是你的狗頭軍師‥‥」小白拒絕提供諮詢幫助——那是!現在提供諮詢服務都是要收錢的!

「石大人才是你的狗頭軍師‥‥」小黑說話就是難聽啊‥‥(—__—|||)

「拜託!你們不要見死不救好不好?明知道我在情感方面很不在行的!」

小黑黑著臉說:「你以為我是專家嗎?」

「小白‥‥」閻王本來就沒把希望寄託在小黑身上‥‥

 

小白嘆了一口,把行李箱放下,畢竟老大有難,不能見死不救。突然跪在小黑面前,一臉的內疚和自責‥‥

Action!

「卿卿,對不起‥‥我根本就不知道事情會是這樣,如果早知道是這樣,我情願再受五雷轟頂,也不會要你喝孟婆湯‥‥這些年你受的痛苦我通通瞭解,我現在已經不敢乞求你會原諒我,只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待在你身邊,讓我慢慢的補償這二十幾年來我帶給你的傷害‥‥」小白神情並茂,眼角居然還留下了一滴眼淚‥‥

小黑居然被楚楚可憐的小白帶入戲,隨即溫柔的扶起他,「小白,不要哭了,不是你的錯‥‥我原諒你‥‥」

(—__—|||)‥‥

 

閻王找來一支筆,急急忙忙的把小白的臺詞記下‥‥「‥‥不敢乞求你的原諒‥‥小白,下一句是什麼?」

這黑白無常其實早就沒了蹤影‥‥

「小白!小白‥‥」

‥‥‥‥

閻王匆匆把冥界的事務交托給牛頭馬面,帶著稿子飛向人間‥‥

‥‥‥‥

牛頭馬面哭喪著臉說:「白大人說的沒錯,我們應該上告玉帝,閻王他虐待動物‥‥」

(—__—|||)‥‥

 

 

「浩浩,已經快八點了,潮水也快漲上來了,我們回去吧!」在中弄得渾身髒兮兮,這天也熱得不好受,肚子也開始叫了‥‥

「好!乾爹,我們走吧!回去吃早飯!」

三個人開開心心的爬上岸堤。只有一輛自行車,也沒有關係!

允浩按了按車胎的氣,還挺足的!

「在在,你坐前面,乾爹坐後面!」

於是,三個人擠在一輛車上,像馬戲團的雜耍,慢悠悠的騎回家去‥‥

‥‥‥‥

 

未進家門,就聽到家裡好像來客人了‥‥誰會一大早就來拜訪啊?

一進門,兩個大大的行李箱,還有——穿的大紅大藍的黑白無常!‥‥(—__—|||)

乾爹很驚訝的看著黑白無常,難道閻王又要他們來抓自己?可是不對啊?他們為什麼要穿得像是去夏威夷度假一樣?

鄭爸爸一看允浩回來,一個箭步衝上去,拉著他走到白無常面前,「跪下!快點拜見祖師爺!」

「為什麼要我跪啊?他不過是冥界的白無常嘛!」就是!冥界的判官還在這裡呢!白無常就想稱老大啊?

爸爸很驚奇:「你知道?」

「知道啊!」允浩點頭。

白無常笑眯眯、笑眯眯的說:「鄭昀,允浩和我老早照過面啦!他不承認他是鄭家的後人,我也沒有辦法啊‥‥」

「你個不孝子!」爸爸做勢要打兒子,在中立刻挺身而出,把允浩當成小羊羔一樣保護!

「爸爸!浩浩當時是不想連累各位,所以才不承認的!」

「什麼當時不當時的?」爸爸根本就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所知道的是兒子不曉得用什麼邪門歪道把在在變成了人!

乾爹走上前說:「這個可不可以待會兒說?我和浩浩,還有在在,都餓死了!想吃早飯了!」

鄭爸爸這才意識到乾爹回來了,急忙把小白介紹給他:「我來介紹,這是我們鄭家的祖師爺,鄭晟,現任冥界白無常;這個呢‥‥」

「這個啊‥‥就是從冥界逃亡二十年、閻王的心腹、我和小黑的上司——冥界判官!」小白接了鄭爸爸的話,一股腦兒全說了出來。

「這、這是怎麼回事?」鄭爸爸現在全搞不懂了,腦子裡一團漿糊!

 

鄭媽媽從廚房裡端出來好幾碗白粥,「來來,吃早餐了!乾爹也回來了是吧?一起吃!」放下粥,擺好筷子,對鄭爸爸說:「你管他們在幹嗎?只要大家平平安安、開開心心生活就可以了!」

然後又對兒子說:「祖師爺這次來我們家是和朋友一起來度假的,雖然他們老人家看上去和你一樣年輕,但畢竟是前輩,你要好好以禮待人!你要記住,在這個家裡,你是最小的!」沒錯,就連在在都要比他大十幾歲!都是些老不死的!

允浩拉長著臉說:「遵命,老媽‥‥」什麼前輩啊?只是一群腦筋秀逗的糊塗鬼而已!來這裡一定沒安什麼好心!說不定這次乾爹又是逃出來的!

‥‥‥‥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