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

一家人剛要開始共進早餐,又來了一個人‥‥一身烏漆抹黑,站在門口扭扭捏捏,說話吞吞吐吐,鄭爸爸問他找誰都答不出來,一個勁的往裡面瞧!

這也難怪!乾爹一見他就拿了個包子上樓了,說是睡眠不足睡覺去了;黑白無常看見當不認識,還熱情的問他:「您找誰啊?」

閻王真想當場一腳踢過去,把他踢成大豬頭!可是,他要時時刻刻緊記:風度!風度!一定要維持自己的風度!自己的行為就是代表了整個冥界!

「我‥‥我找石卿‥‥」一到陽間怎麼說話成結巴了呢?難道天生就是和死人對話的料?

「石卿是誰?」鄭爸爸又不知道乾爹叫石卿。

「他是‥‥允浩的乾爹,難道你們不知道嗎?」

鄭爸爸搖搖頭,轉頭看看自己的兒子——他和在在正在你餵我一口,我餵你一口,甜蜜的膩死人!對這個門外站這的人一點興趣都沒有。不過總歸是找乾爹的人,鄭爸爸還是請人家來屋裡坐‥‥

「浩浩,叫你乾爹下來一下!」

「切!他想見他的話一開始就不會上樓了!」

氣氛詭異!看來這一票人似乎內有玄機!鄭爸爸看出自己兒子不對勁,整屋子的人除了他老婆都怪怪的!而且,可以肯定,這個陌生人大家都認識!

可能是自己在場,有些話不是很好說,等鄭媽媽收拾好餐具,鄭爸爸就拖著她出去“買菜”了‥‥

小白不想淌著渾水,跟著屋主人出去了;當然咯,小黑是小白的影子。

‥‥‥‥

 

一等屋主人出去,閻王就直接跑上樓,"咚咚咚"的敲起來。

「卿卿~!卿卿~!你開開門好不好?」

卿卿?!什麼時候叫得這麼肉麻了?——允浩突然覺得這閻王有點怪怪的!難道他和乾爹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留一隻耳朵出來!

終於乾爹開了門,閻王進去了‥‥允浩和在中飄上樓,躲在自己房間裡,把耳朵貼在牆上偷聽隔壁的談話‥‥

沒有乾爹的聲音,只有閻王在講話‥‥

 

「對不起‥‥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事情會是這樣,如、果、早知道是這樣,我情願再受五雷轟頂,也不會要你喝孟婆湯‥‥這些年你受的痛苦我通通瞭解‥‥」

這是正常的交談嗎?怎麼像在背書啊?不過,終於可以肯定閻王做了什麼對不起乾爹的事情!難道閻王是乾爹的情人?然後閻王花心,出去亂搞,被乾爹發現?所以乾爹一氣之下離家出走?

繼續聽‥‥

「這是什麼?」——終於聽到乾爹的聲音了‥‥

「這、這‥‥」

「你連向我道歉都那麼死板,還要寫在紙上!難道這些話都不是發自你的肺腑之言嗎?向我道個歉有那麼難嗎?」

「我、我只是想做得更好一點‥‥」

「如果你是真心真意的話,只要見到我道歉的話就會自己從嘴巴裡冒出來,用得著這樣虛假的準備嗎?」

「不是的!我是真的不知道怎麼做才去問小白的!」

「不知道?不知道就別做!這些話都是小白教你的咯?怪不得怎麼聽都是小白肉麻的風格!」——這個鄭家祖師爺的風格還真是‥‥哎‥‥

「那我向你道歉是真的!你說你想聽什麼,我什麼都說給你聽!」

「你道歉應該是你想說什麼,不是我想聽什麼!滾!」

開門聲、關門聲、慘叫聲、笨重的物體滾下樓聲‥‥(—__—|||)

‥‥‥‥

 

允浩和在中儘管不太喜歡閻王,但是事關乾爹,還是下樓去問問摔的滿頭包的“某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閻王很無可奈何的把事情的始末告訴了他們……

「啊‥‥?乾爹好可憐噢‥‥」在中是最富同情心的。

「你真是自作孽!」——又是這句話!觸神經!

閻王向這兩個情場高手發出求救:「你們可不可以幫幫我?」我很可憐的!

在中也說:「對啊,浩浩,想想辦法幫幫他們吧,其實我想乾爹一定也很難過的!」

「唔‥‥閻王,你會不會變化術啊?就是可以把我變成你的樣子!」

「可以!」

「好,這件事其實到最後還是要你親自去解決,那我給你示範一下!以後,你就照著這樣子想乾爹示愛就可以了!」

「不會又是像小白那樣的吧?!」難度太高了!

「不是!那種噁心的話我才說不出來啊?」——對象是在中的話就難講咯!

於是乎,閻王立刻把允浩變成自己的樣子!

「在在,帶他去我們的房間,把通天鏡拿出來,讓他學著點~!」

‥‥‥‥原來通天鏡在這兩個小鬼手裡。

 

允浩泡了杯菊花茶,到乾爹門前敲了敲門‥‥乾爹自然是沒有反應。

「卿卿,我泡了杯茶,專門向你道歉……我知道我傷到你了,可是你有沒有為我想想,其實我‥‥這二十年來也沒有一天好過過‥‥」——這句話真是說到閻王心坎裡去了!

「你開一下門,就算是好友重逢,我們好好聊一聊好不好?」

終於,乾爹開門了‥‥

“閻王”溫柔的笑笑,端著茶進去了‥‥隔壁的閻王瞪大了眼睛,一分一秒的學習!

“閻王”坐下,把茶遞給乾爹,「這是你喜歡的杭白菊,有甜甜的香味,但是你最討厭裡面的小蟲子,不過,我把小蟲子一隻一隻的揀掉了……喝一口,消消氣,好不好?」

乾爹看來有點感動了,竟然喝下去了!

「喏,你喝下我的茶,就表明你原諒我了?」

「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會討好人了?說話也有點調皮,感覺‥‥有點像浩浩‥‥」‥‥(—__—|||)

「啊?有、有嗎?其實,倒茶給你是浩浩給我的意見‥‥」

「是嗎?」乾爹的表情突然大變,「我喜歡杭白菊是來人間後養成的習慣,你怎麼知道?」

「是、是浩浩告訴我的‥‥」允浩開始亂冒汗,乾爹怎麼這麼厲害?

「那個混蛋是不是在隔壁?」乾爹甩開“閻王”,立刻衝進隔壁‥‥果然,在中和閻王一臉尷尬的站在那裡‥‥前年之交果然不是蓋的,舉手投足之間就可以變出真假,別人有心想冒充都難啊‥‥

「你不想對我道歉就算了,幹嗎叫別人代你道歉?你是高高在上的閻王,向我道歉讓你下不了臺了是不是?這是很丟臉的事是不是?」

「不、不是的‥‥」

乾爹眼睛紅紅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間,這下可好‥‥允浩只是想幫幫忙,沒想到越幫越忙‥‥看來沒有人可以幫到閻王了。

 

 

鄭爸鄭媽在菜市場聽了白無常“驚心動魄”的講述,連買菜的心思都沒了!原來自己的兒子為了在在上刀山、下油鍋,真是癡心難見!閻王算是自己人,居然忍心讓浩浩受這麼大的折磨!?太過分了!可是人家畢竟是閻王,又不能拿他怎麼樣?

「老婆,買點豬肝,給浩浩補點血呀!」——沒有這個必要啦!

「好、好!再弄點營養點的東西!」

‥‥‥‥

小白才沒有告訴他們油鼎裡的油有多大的功效,反正他們買得越多,自己就越有口福,嘿嘿‥‥

 

 

 

 

 

(四十四)

午飯時間,由於某個樁子杵在這裡,乾爹仍然沒有下樓‥‥

閻王站起身,「我看我還是走好了‥‥」

在中想挽留,可是又找不出什麼好理由,這個家的主人又不是自己。爸媽從菜市場回來之後就對閻王有點冷漠,看來,他實在不受什麼歡迎。

‥‥‥‥

 

等閻王走了之後,乾爹才下樓和大夥一起吃飯。

「餓死我了,餓死我了!」一下樓,就嚷嚷。

「知道餓就不要在上面待那麼久嘛!」小白終於又見到小判判了,「你對老大就這麼絕情啊?一點機會都不給他?」

「沒有啊,我只是暫時還沒原諒他!誰叫他不肯誠心誠意的想我道歉?」

「你還真狠心啊!別說我沒提醒你,今天38度,老大在外面沒有走太遠!心疼的話就叫人家進來等你消氣‥‥」

「說不定在太陽底下等,死判的氣消的更快一點!」小黑的話說得也有些道理。

乾爹卻說:「他一天到晚待在暗無天日的冥界,讓他出來曬曬太陽,紫外線消毒,除蟎防霉‥‥」,可是他人呢,卻端著飯碗,走到窗前一個勁的張望!——哼!閻王他又不是傻子!他不是好好的躲在大樹底下乘涼?!太陽根本就曬不到他!

繼續吃飯!

 

在中心軟,幫著閻王說好話:「乾爹,算了,人家也好可憐的‥‥」

「不准替他說好話!我生他的氣還不止是他逼我喝孟婆湯,你難道忘了他是怎麼對我們的?浩浩上刀山的時候我們跪著求情他有理過我們嗎?浩浩是我寶貝兒子欸!他根本就沒有把我當成他的愛人看!哎‥‥哪像浩浩,對你百依百順‥‥」

「乾爹,每個人愛的方式都不一樣的嘛‥‥再說,他可能是因為顧忌到自己是閻王,執法者必嚴嘛!」允浩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是順著在在就對了!

「我不管!我最討厭他用閻王的身份來壓我!」

「沒錯!我們也最討厭他用閻王的身份來壓我們!他已經扣了我們二十年的獎金了!」小黑也跟在那裡起哄,看來閻王實在是不得下屬敬愛呢‥‥

‥‥‥‥

可憐的閻王就在屋外等了一個白天‥‥

‥‥‥‥

 

晚上當星星和月亮出來散步的時候,閻王還在那棵樹下。乾爹隔著半透明的窗簾偷偷的往外張望‥‥

「乾爹,你還是很擔心啊‥‥」允浩突然從身後冒了出來,端著一個水果布丁。「喏,這是在在做的,他的手藝越來越好了,嘗嘗看!」

乾爹瞪了允浩一眼,接過看上去很可口的布丁說:「我沒有擔心他,就算他在外面待上一年半載也死不了!」

「乾爹,外面有很多蚊蟲的‥‥」

「他不會呼出二氧化碳的,放心。」

‥‥‥‥

 

第二天,第三天,閻王一直都等在那棵樹下。連允浩的爸媽都覺得很做孽,想讓他進來,可是乾爹不允許。這種原諒他、請他進屋的工作當然是屬於乾爹自己的!

到了大半夜,乾爹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偷偷摸摸的飛到閻王身邊。

閻王坐在草地上,靠著大樹睡著了。

「喂,起來了!」乾爹很不滿的叫醒他,自己離他這麼近居然沒有什麼感覺?

「唔‥‥」閻王硬生生的被人叫醒,不是很清醒,看到石卿還以為是在做夢,「你來啦?」

「在這裡反省的怎麼樣啊?」

「不知道‥‥」說話含含糊糊,口齒不清,不得不懷疑他是否還在做夢。「反正我就是在這裡等你出來,我也不曉得該對你說什麼。我只會說對不起,像小白那樣的甜言蜜語我一句都不會,可是我怕我只說“對不起”你不會原諒我‥‥所以我只能等,一直等‥‥」

「只說“對不起”也可以,只要是真心就可以了‥‥我讓你等了三天,我想,我可以原諒你了‥‥」

「真的嗎?」

「對,再正式道歉一次!」

「對不起‥‥我愛你‥‥」

好簡單的告白,沒有任何多餘的修飾,這才是我的閻王‥‥

(T_T)‥‥‥‥

‥‥‥‥

 

「這時候在來點氣氛就更好了‥‥」小白賊溜溜的轉了下眼珠子,「浩浩,來,打幾個雷吧!」

「你自己不會嗎?」浩浩白了他一眼!從冥界死出來的人都有夜視能力,黑白無常從一開始就躲在自己房裡監視著下面的情況,允浩只恨手裡沒有夜視鏡,乾爹的狀況根本就看不清!

「不會!」回答乾脆。「閻王和判官是上頭派下來的,我和小黑是從下面提上來的,兩者有著本質的區別。雖然我和小黑被封為正神,但是和他們那種“神”是不一樣的,不可以隨便召喚天雷的‥‥」

「那我為什麼可以呢?」

「別想啦!快點劈!往閻王腦袋上劈!」——真夠歹毒的,他是不是在冥界當差的?好像人家欠了他幾十萬似的。

‥‥‥‥

 

馬上,一道閃電劃過,隨即雷聲滾滾‥‥

「啊——!」乾爹立刻撲進閻王的懷裡‥‥為什麼今晚會打雷,嗚‥‥

閻王幸福的望著上天,緊緊地摟著石卿,「別怕,別怕‥‥以後有我在,你再也不用怕打雷了‥‥」

允浩雖然看不太清,但知道一定發生好事了!很起勁的又是“劈哩啪啦”的一陣亂劈——讓他們抱的更緊一些吧!哈哈哈‥‥真是值得開香檳慶祝一下啊!

‥‥‥‥

結果第二天發現,自家的三台電視機被雷劈了‥‥(—__—|||)

‥‥

小白說:「這和我無關‥‥我不會賠償的‥‥」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