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

自從第一次被詢問之後,金在中便被迫暫時不能去上班了,看情形只能盼著官司結束。他沒在鄭允浩那過多停留,簡單洗了洗就要回家。

臨走時,鄭允浩靠著門框問,「我能上你那去嗎?」

「嗯」,金在中點頭,「過兩天吧,等我的事結束。」

為什麼這麼輕易地就又和鄭允浩攪在一起?金在中難免有些矯情地想,其實心裡深深地明白,從知道鄭允浩近乎瘋狂地給他做偽證那刻起,自己就有點招架不住了。還是喜歡,雖然中間有一段因為疲憊而厭倦,甚至覺得不再喜歡與反感,到頭來還是喜歡。更何況鄭允浩這次真正給了他希望。

不過金在中還沒下定決心要和鄭允浩在一起,他在金在中心裡和別人都不一樣,一旦跨出去那一步,倘若再出問題,那肯定不是好聚好散就能夠了結的。

金在中還要再想想,必須再想想,可現在不是談論情愛的好時機,況且,還有官司纏身。

 

離開鄭允浩那的時候,金在中發現調成靜音的手機上有十幾通未接來電,大多是申華打來的。金在中打回過去,申華那邊已經非常沉不住氣,鄭允浩做證的事,已經通過金在中的律師傳到他耳朵裡,申華清清楚楚地知道,那是偽證,可他不能揭發。

所以他的怒氣就沖著金在中去了,「你還和他有來往?當我是什麼?」

金在中也挺生氣,原來一直忍著,雖然傷心,但習慣了什麼事都放在心裡,而且還一直提醒自己念著申華的好。其實他也並不是像自己想的那樣,對什麼事都冷靜,都無所謂的。金在中冷笑說,「這句話應該問一下你自己吧。本來沒鄭允浩什麼事,不是因為你放棄了嗎?你不幫我還要阻止別人來幫我嗎?」

然後申華就有些失控,說了很多難聽的話。

金在中終於受不了地掛斷電話。原來不管是誰,什麼身份,多麼道貌岸然,也都有混帳的時候,金在中有點想念鄭允浩了,雖然才剛剛分開。

 

 

在家閒著的這些日子,金在中正好把書籍整理一下,準備再拿個高一級的學位,順便也把自己的小家裡裡外外來個徹底掃除。

可一閒下來就覺得冷清,有些鬱悶,畢竟那裡還有件大事懸著。鄭允浩打來電話的時候,他只是稍微表達了一下,沒出半個小時,這男人就開著車來了。

一個人的小家又變得擁擠起來,鄭允浩辦完事兒,賴在金在中身上,跟他說,「放心吧,你要是進去了我也跑不了,到裡頭我照樣罩著你。」

金在中啐他,「胡說八道什麼」,作勢就去撕鄭允浩的嘴。

正這時門鈴被按響了,金在中一看錶,半夜十二點半,這是誰呢?

金在中簡單套上衣物去開門,鄭允浩走進了浴室。

透過門鏡一看外面的人,金在中就不想開了,隔著門叫他走。

申華喝了點酒,大聲地說話並開始砸門,金在中沒辦法,怕吵到鄰居,心一橫,開門讓他進來,然後就覺得一股子酒氣撲面而來,還有申華沉重的身體,將他抱了個嚴嚴實實。

金在中推開,申華又抱上來。

鄭允浩擦著頭髮從洗手間出來,腰間圍著浴巾,撇了他們一眼。

金在中有些尷尬地看看鄭允浩,他的臉很黑,不過不像是要有什麼動作的樣子,稍稍放下心。

可申華能忍得住嗎?他眼睜睜地看著半裸的鄭允浩大搖大擺地進屋,坐在床上,盯著他們,繼續擦頭髮。

誰能受得了自己男朋友的情夫毫不避諱地炫耀,申華挺怕鄭允浩的,可能是因為借了酒勁,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他衝過去舉拳就打。

鄭允浩躲開,看著金在中,「第二個了哈,被你男朋友捉姦」,那口氣有些痞。

金在中沒空理他,拉住申華,「你要是忘了我可以提醒一下,我們已經分手了,是你兩天前發的短信。」

對於這種分手都不肯當面說出來的人,金在中可以說是失望透了。

「我分手?要不是因為這人渣‥‥你他媽你他媽給我戴綠帽子!」申華失控地甩著胳膊,想要把金在中甩開。他個頭雖然比金在中矮一些,可喝了酒蠻力還不小,金在中抓著他,兩人撕來撕去,誰也沒占上風。

鄭允浩在旁邊站著,抖抖頭髮上的水,走了過來,「我來」,他抓起申華的胳膊,一個反扣,令對方整個人都撲倒在床墊上。

申華不甘心,使勁掙扎,鄭允浩用兩隻手臂使勁壓著他,臉死死地摁在床上。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因為用力而糾結起肌肉的手臂和後背,覺得說不出的性感,雖然想這個非常不合時宜。

申華也見動不了,也就安靜下來,兩隻眼睛瞪得鼓鼓地,「放我起來,否則告到你尿褲子!」

「呦~」鄭允浩撇嘴,「三更半夜,我能不能告你非法闖入啊大律師?」

金在中拍著鄭允浩,搖了搖頭,畢竟申華目前還是自己上司兼老闆,鬧得太僵對他不利,誰知道申華這人會不會善罷甘休。

鄭允浩會意,一鬆手,申華立刻彈起來,他吃了虧,雖不敢造次,但面子上十分過不去,忍不住又酸了兩句。

金在中想給他個台階下,於是說,「既然都已經這樣了,也沒必要糾纏下去,是我對不起你,咱們好聚好散吧」,他說著,取下手上的戒指,遞還給申華。

申華看著遞至眼前的戒指,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他嘴唇一抖,「在中,我是真想跟你長久的」,聲音裡帶上了哭腔。

「對不起」,金在中垂下眼輕輕地說,他心軟,總覺得在鄭允浩這件事上,的確有些對申華過意不去。

申華默默接過戒指,深深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鄭允浩,邁步離開了。

 

金在中過去關好門,頭抵上門板,閉眼不知道想些什麼。

鄭允浩湊到金在中身後,扳過身子,揉了揉他的臉,「很傷心嗎?」他問。

金在中誠實地點了頭,「有點。」

「我也很傷心!」

「嗯?」金在中看著他,不太明白。

「不知道‥‥」鄭允浩輕輕摟住他,下巴擱在肩膀上。其實是吃醋,想到金在中因為和別人分手而傷心,鄭允浩心裡有點酸溜溜的,當然,他不肯承認。

鄭允浩難得的溫順,惹得金在中心裡軟軟的。

金在中歪頭親了他上臂一下,結實的肌肉,富有彈性的觸感,金在中又啄了一下,觸感實在良好,伸出舌頭舔了舔,有點沐浴露的味道,張口,將肉肉吸進齒間,輕輕地咬。

傷心的時候,有個人供咬供調戲,真好,有個人可以依靠太斃了。

調戲的結果是,又被鄭允浩狠弄了一次,當然,金在中也很享受。

鄭允浩的手習慣地揉著金在中那一坨不軟不硬的東西,嘴裡說著,「喜歡死你了」。

金在中也早已習慣在他面前暴露自己的缺陷,耳邊充斥著伴隨著低哼的「喜歡死你了」,就好像真的被他喜歡"死了"也心甘情願。

鄭允浩吼著泄了出來,張嘴喘著粗氣,仰倒在床上,長腿還不忘勾著金在中,不願意把東西拿出來。他摸著金在中光溜溜的肚皮,邊喘邊笑地說,「能一直和你這樣,精盡人亡也樂意。」

「說什麼呢」,金在中用手去捂鄭允浩的嘴,身子一動,那東西便被吐了出去,後面一股濕熱湧出。

金在中有些彆扭,有些害羞,索性撒氣似的連鼻子都給鄭允浩捂住。

鄭允浩拉下那手,色迷迷地舔了一下指縫。

金在中有些癢地要收回手,卻被鄭允浩抓牢,他從自己手上摘下一枚戒指。

金在中有些吃驚,又有些不太高興,首先想到的是這戒指的款式,和申華買的那個一樣。

「你看」, 鄭允浩說,把戒指遞到金在中眼前。金在中仔細看了看鄭允浩翻給他看的的戒指裡側,有兩個字母,相互交纏的Y和J。

「你原來那個沒有的」,鄭允浩輕輕地把這枚戒指套上金在中的手,然後伸出自己左手和金在中的比在一起,兩枚一模一樣的戒指分別在兩個人的無名指上。

鄭允浩見金在中乖乖地盯著兩隻手,心裡漲得滿滿的。

「你終於又是我的了!」,他不顧形象地紮進金在中懷裡,摟著他的腰,腦袋在胸膛上蹭來蹭去。

「我有答應嗎?」金在中被他弄得癢,這才有些回神。剛才他看著那兩個戒指,忽然覺得好像在做夢一樣,如果十年前的金在中要是知道有今天,恐怕做夢都要笑醒,可現在,卻覺得還是少了點東西,說不上來為什麼,可能還是時機不對。

「什麼?」鄭允浩抬起頭,臉陰下來,他捉住金在中戴上戒指的那只手,包在自己手裡,「不許摘下來,聽到沒?既然戴上了,就不許摘!」

還是霸道的傢伙,金在中哀嘆,即使他喜歡著你,也還是那個霸道的傢伙。

可金在中喜歡的,不正是這樣的鄭允浩嗎?

 

 

 

 

(二十三)

騷擾證人的調查由於證據不足,最後被撤銷,沒有起訴。金在中總算長長出了口氣,被鄭允浩拉去和金俊秀喝慶功酒。

之後,金在中重新回到事務所工作,申華對他不冷不熱,好在這人還算有修養,沒有很難為金在中。

由於之前接的案子中斷移交給別人,現在重新接案沒了申華的提攜,並不太好過,好在金在中之前注意積累,人情方面做得也算到位,再加上他心細,總能想到別人心裡所想的,所以漸漸的,接二連三的有案子上門。

鄭允浩賴在金在中家不肯走了,直吵著要在金在中事務所對面開一家超市,辭了金俊秀這邊的工作,省得總是夜班夜班地見不到面。

金在中問,「你有本錢?」

鄭允浩就不說話了。

其實挺好的,快奔三的年紀,事業也重新有了起色,金在中每天都很充實,守著鄭允浩這麼個無賴偶爾不開心就拿他撒個氣什麼的,反正鄭允浩不再乎,說他兩句他也就當耳旁風刮過。

 

這天下午,金在中去辦事,出來的時候正是下班高峰,金在中等不到車,站在路邊有點急,晚上跟鄭允浩約好了一起出去吃飯的。

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眼前,車裡走下個人,穿著很普通的衣服,但是氣質卻很不一樣,很像是訓練有素的軍人,或者是,黑社會?

「是金在中先生嗎?」那人問。

金在中立即警惕,抿起嘴巴沒有回答。

「請您跟我們走一趟」,那人說完,不等金在中有所反應,從車裡又下來一個人,兩人一邊一個架住他,不由分說地就將金在中塞進車裡。

金在中慌了,報復尋仇是他的第一個念頭。

「誰派你們來的?」金在中手腳冰涼,故作鎮靜地問。

「您不用怕,到了就知道了。」

金在中當然不可能不害怕,他的手偷偷伸進口袋,卻立刻被發現了,對方從他的口袋裡取出手機,「對不起,這個先交給我們保管」。

金在中絕望地看著手機被收走,但他們沒有給金在中帶上眼罩,使他可以清楚地看見外面的情況,這點有些奇怪。

 

汽車緩緩地駛離主路,這條路說不上為什麼有些眼熟,也許很多路看起來都差不多的關係,但這裡,明顯是住宅區。

車子最後駛進一家宅院,金在中被請下車。

這座住宅並不很大,裝修得中規中矩,金在中跟著他們走進客廳,一個男人正坐在那裡等他。

這是個五十多歲身體略微發福的男人,身材魁梧,臉上的表情有著說不出的威嚴。

第一眼看上去,金在中心裡突地一跳,立刻產生了奇怪的聯想,然後在心裡劃了一個大紅叉,不可能,鄭允浩的父親怎麼會找上他?

可是事實很快就證明,金在中猜對了。

對方很直接地開口,「我希望你離開鄭允浩。」

金在中聽了,有幾秒鐘的怔愣,隨後感覺心慢慢地縮緊,很是難受。好不容易和鄭允浩有些撥開雲霧見月明的意思了,又來了家長的阻力。

怎麼會這樣的,鄭允浩不是早就被他爸掃地出門,連經濟來源都掐斷,老死不相往來了嗎?

原來這老頭仍舊精明,可是他不管兒子,叫來自己有什麼用,他總不會一貫利用這種方式來破壞鄭允浩吧?但是沒可能啊,鄭允浩沒有過固定朋友,之前那個也是在澳洲,而且如果他以前用過這種方式,鄭允浩一定會知道,鄭允浩要是知道不可能不警告自己‥‥

金在中腦袋飛快地轉,把各種可能迅速想了一下,也許‥‥鄭允浩他爸很緊張,能使他這樣緊張的原因,就是鄭允浩這次認真了。這樣想著,金在中竟然鎮靜下來。

「很難決定嗎?」對方嚴肅地說,「離開他,明白嗎?」

金在中有些想笑,終於知道為什麼鄭允浩會是那樣的性格了,原來更霸道的在這呢。

「鄭伯伯,呃」,金在中頓了頓,覺得有些唐突,「可以這樣叫您吧?」

見對方仍板著臉,金在中只好硬著頭皮繼續說,「那個,我也不想和您撒謊說我們沒什麼之類的,那一定逃不過您的眼睛,可是,您叫我離開他,這個恐怕‥‥」

「嗯?」對方一臉瞪著他。

金在中吞了口口水,「恐怕有點難,啊,我是說,要離開他總要有個理由,您的兒子您應該瞭解,不是那麼容易被說服的,我要是,敢提分手,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我的家和工作都在這個城市的,到時候可別想有一天安寧了,所以,您還是‥‥」

「給!」鄭允浩爸爸打斷金在中,將一張紙退到他的面前。

金在中瞟了一眼,上面一堆的零讓他咋舌,嘖嘖,沒想到這麼老套的劇情竟然在自己身上發生。

「收下它」,對方說,不容質疑的命令語氣。

金在中搖搖頭。

「嫌少?」

「不是的」,金在中在知道這個人的身份之後就不擔心了,畢竟是員警廳長,一定不會做出傷害他人身安全的事來的。可是他不能不用心想著措辭,畢竟是那個人的爸爸,即使他們鬧得很僵斷絕了關係,也還是他爸爸,所以金在中不能不尊重,不能讓家長太沒有面子。

「還是那句話,要離開他總要有個理由,我想我現在沒有理由離開他」,金在中說著,竟有種壯士扼腕的堅定,堅定到聽見自己說話的回聲都有點不敢相信這是自己說出的話,甚至有點佩服自己。

對方一直緊盯著他,犀利的目光像兩把刀劍,金在中裝作毫不畏懼地回視,偷偷摸著手指上的戒指。

就在金在中感覺自己快要頂不住了的時候,對方終於動了,只不過是把那張支票往前推了推。

金在中有點抓狂,這父子倆一個比一個難對付。

「你給我好好看住那小子,這些錢就當做報酬。」

話鋒明顯地轉變鬧得金在中又是一愣,眨巴眨巴眼睛。

「很慚愧,我管不好兒子」,鄭允浩爸爸低下頭,話語顯得那樣無奈,「我老了,那小子再無法無天下去,恐怕遲早有一天被他氣死。」

金在中看著說話的鄭允浩爸爸,突然覺得心酸,其實他還是關心他的,鄭允浩實在太可惡,體惊不到父親的心情,有點想替眼前這位老人抽打那個混小子,可是,金在中仍然不敢接那支票。

「對自己沒信心?」

「不是‥‥」確實,有點,金在中低下頭,又抬起,「其實他比以前收斂多了」,想安慰。

「哦?你認識他很久?」

「也‥‥不是太久,不過,是挺久了」,莫名其妙的語無倫次。

鄭允浩爸爸審視著他,「只要你能管住那小子‥‥」

正說到這,門口一陣騷動,門一開,有人闖了進來,警衛追在後面喊了聲,「允浩。」

金在中聽見手一抖,下意識地拿了那張支票,不想讓鄭允浩看見,然後立刻站了起來,還沒等轉身,鄭允浩刮了一陣旋風似地就到了身邊,「他對你做了什麼?」他問金在中,眉毛豎著,那是他生氣時的樣子。

「沒什麼‥‥」

「你來幹什麼!」鄭爸打斷金在中的話,「不是發誓再也不進這個家了嗎?」

「哈?」鄭允浩將目光從金在中身上移向父親,金在中馬上感到不妙,忙去扯鄭允浩,卻被他反手捉住手腕,擋在身後。

「你以為我願意回來?稀罕你這老頭子嗎?」

這話太混帳了,金在中一個勁地拉鄭允浩,都無濟於事。

「畜生!」鄭爸一拍桌子,「你還會說人話嗎?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畜生,當年生下你就該把你掐死,養這麼大真是給國家浪費糧食,丟全國人民的臉‥‥」

金在中本來覺得是鄭允浩過分的,但越聽越覺得難受,換成是自己,被父親這樣罵得如同垃圾一樣,必然會傷心得想死。

鄭允浩腦門上的青筋爆了出來,吼回去,「可惜這畜生就是你這老子生出來的,想塞你能把我塞回去是怎樣?」

金在中心疼起來,攬住鄭允浩的肩膀,察覺他渾身顫抖。

「我們走吧」,金在中小聲地說。

「滾!」鄭爸暴怒,「帶著你那噁心的同性戀生活從我這裡滾出去!」

鄭允浩拉起金在中,頭也不回地走向門口,將父親的咆哮關在門裡。

警衛關心地跟過來,「你們怎麼走?要不我叫輛車?」

鄭允浩沒理他,拖著金在中幾乎一路出了鄭家。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