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珉早就到了京城,一直到了入夜才悄悄的進家門,剛進屋子,屋子裡的燈就亮了起來,沈老爺正坐在椅子上看著他,昌珉撓撓頭,笑道:

「爹,你怎麼會知道我這時候回來?」

沈老爺慢悠悠的喝了口茶水,回道:

「你小子那點鬼心眼還能逃出你爹的眼睛。」

昌珉一看,既然被發現了,就不躲藏了,昌珉大方的坐在椅子上,開始吃盤子裡的點心,沈老爺看著昌珉道:

「你的事,皇上都已經跟我說了,這步棋雖然險了點,不過,結果總是好的,要是讓二皇子那樣的人搶得皇位的話,那這江山還了得!」

昌珉一點也不意外的回道:

「皇上早就猜出我沒死了吧?!」

沈老爺回道:

「當然,皇上的心思豈是你這點小伎倆就能騙過去的,不過你還是太嫩了啊,還是沒把握,才決定回家來探探情況的吧?!」

被說中心思,昌珉笑了笑,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啊!」

沈老爺瞪了昌珉一眼,繼續道:

「現在你已經是個不存在的人了,不過行動就方便多了,皇上的意思,也是讓你暗中輔佐七皇子,畢竟以在朝廷的勢力,現在的七皇子還是不能和二皇子抗衡,即使把皇位傳給他,也坐不穩,路還很長啊。」

昌珉點點頭,的確,路還很長,光有兵不夠,得人心才最主要,沈老爺對著昌珉道:

「把耳朵伸過來,皇上有事情吩咐你。」

昌珉把耳朵湊過去,沈老爺言語了一番,昌珉邊聽邊點頭。

 

 

最近希澈總是覺得不安,心裡總是很忐忑,幹什麼事情都沒有辦法靜下心來,一不小心,剪刀劃破了手指,希澈把手指放進嘴裡,血腥味蔓延,希澈回身吩咐道:

「給我把昨天新到的那匹布包好,備車,我要進宮。」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進宮了,可是這次希澈覺得越是走,心裡就越是不安,突然一陣腳步聲從前方傳來,希澈抬頭往前一看,是幾個士兵押著一個犯人,隨著他們走近,希澈看清楚了被押著的犯人,希澈頓時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不顧禮儀,希澈抓住前面領路的宮人,急急的問道:

「那個人犯了什麼罪?」

宮人四下看了看,小聲道:

「據說是給七皇子的飯菜裡下毒,七皇子可是皇帝十分寵愛的皇子,看來他是活不成了。」

聽了宮人的話,希澈覺得手指都變得冰涼,宮人提醒希澈趕緊走,希澈僵硬的笑了下,

「麻煩您給我通報下,我突然身體不舒服,今天就不過去了。」

希澈說完就轉身往回走,怎麼辦,韓庚被抓住了,而且看樣子是活不成了,希澈無論如何都不相信韓庚會做出給人下毒的事情,但是以希澈的身份,是沒辦法救出韓庚的,怎麼辦,對了!希澈突然想到一個人,或許他可以救韓庚,想到這,希澈焦急的往回趕。

 

回到布莊,希澈就看到一個人坐在他屋子裡悠閒的喝著茶,希澈看到那個人,欣喜的跑過去,抓住他的手道:

「有天,你幫幫忙,救救韓庚吧。」

「啊?」有天疑惑的看著焦急的希澈。

雖然希澈的話有些語無倫次,不過有天還是聽懂了希澈的意思,有天安撫希澈道

「你放心,韓庚絕對不會有事的。」

希澈疑惑的看著有天,

「你為什麼這麼肯定?」

有天皺起了眉頭,不能告訴希澈太多的情況,有天知道希澈一向是個多疑的人,如果沒有什麼籌碼的話,希澈是不會相信他的話的,有天微笑道:

「其實,我這次來是來找你幫忙的,我和你交換,只要你幫了我的忙,我絕對會保你的韓庚無事的。」

希澈還是不相信的說道:

「聽說韓庚他是給皇子下毒,這可是死罪,你真的能保下他嗎?雖然我絕對不相信韓庚會那麼做。」

再這樣糾纏下去就不得不說實話了,但是把那麼大的計畫告訴希澈太危險了,有天扯了個謊道:

「其實,我要找你幫的忙就和七皇子有關,所以,只要你幫了這個忙,保韓庚一命是絕對有可能的。」

「此話怎講?」

有天小聲道:

「你還記得牡丹嗎?」

希澈想了下道:

「啊,記得,她家落魄,差點被賣到青樓,還是我救了她,誰成想她忘恩負義不知道跑到哪去了,你提她幹什麼?」

有天繼續扯謊道:

「這個牡丹可厲害了,她離開你後就進了宮,現在是二皇子的妃子,不過她不老實,想要勾引七皇子,所以七皇妃十分的生氣,但是礙於長幼關係,七皇妃不好親自下手,於是找了我這個宮外人幫忙,你也知道我家和皇家的關係,所以,七皇妃許我,只要除掉這個牡丹就答應我一個條件,到時候,解了七皇妃的心頭恨,我請求饒韓庚一命的話,皇妃肯定會答應的,況且,你都不相信韓庚會給人下毒,那麼他就有可能是被冤枉的啊,能為他伸冤不好嗎?」

希澈看著有天胸有成竹的臉沉思了起來。

有天繼續說道:

「希澈哥,我可是認你做了哥的,你想,我會害你嗎?」

希澈直視有天的眼睛,點點頭,

「好,我答應你,只要能保住韓庚。」

 

 

牡丹在屋子裡焦急的走來走去,停下腳步,牡丹看著允翔道:

「你不是說過朴家的人絕對不會來的嗎,現在你看看是什麼情況,允浩被解了毒,皇上比以前更加重視他了!」

允翔本來也煩躁,被牡丹這一數落,允翔回道:

「我怎麼會知道事情變成了這樣!」

牡丹生氣道:

「算了,靠你也不行,還是我親自出馬來得保險。」

允翔看著牡丹道:

「你一個女眷,能有什麼辦法?」

牡丹冷笑了下,

「你別忘了,這後宮就是戰場,後宮的女人是不能小看的,你就看我的吧,不管踩著誰的屍體,我都絕對讓你坐上皇位!」

 

 

錦瑟一邊給在中梳頭,一邊讚嘆道:

「娘娘的頭髮真好,又黑又長的。」

在中笑道:

「沒人的時候就叫我在中吧。」

錦瑟搖搖頭:

「可不能壞了規矩啊!」

經過這些日子的伺候,錦瑟已經知道在中是男兒身,但是,錦瑟的嘴十分的嚴,還是一樣的伺候,多一句話沒有,這讓在中更覺得她是個可用之人,在中再次感嘆到,允浩身邊的人都是對他十分忠心的,這樣的王者魅力,不坐上皇位,那誰還配坐上皇位呢。

錦瑟為在中戴好頭飾,微微湊進在中耳邊道:

「剛才冬雪來跟我說,最近二皇妃經常的擺宴席請後宮裡的娘娘還有皇子公主們吃飯,要嘛就是送禮物給他們,娘娘,您看,我們該怎麼辦?」

梳妝好,在中照了照銅鏡裡最近剛換的胭脂的顏色,緩緩道:

「這宮裡,最得寵的娘娘,皇子,公主都是誰?他們的性子都如何,你給我說說。」

錦瑟想了下,回道:

「皇后去世的早,比較得寵的就是德妃和容妃娘娘,德妃娘娘性格很好,七皇子就隨她,容妃娘娘比德妃娘娘年輕,有些嬌縱,得寵的皇子,那就是二皇子,七皇子和九皇子了,性格,您應該都知道了。」

在中點點頭,錦瑟繼續道:

「比較得寵的公主,那就應該是皇后的親生女兒安平公主了,安平公主性格安靜典雅,自從皇后去世後,安平公主就搬到比較偏的宮裡去住了,基本不怎麼理俗事。」

在中點點頭,

「難怪,是不是允浩的接風宴席她也沒來?」

錦瑟點點頭,

「是,安平公主不怎麼參加這些的,而且皇上也下旨,特許安平公主可以這樣,她十分得寵,可能是因為這恬靜的性子和皇后很像,皇上非常喜歡安平公主,經常給賞賜什麼的。」

在中微笑道:

「我知道了,等著瞧吧,這戲還有得唱呢!」

 

允浩本就是武將,又長年在外征戰,對朝廷的人和事都不是很熟悉,這一回到皇宮中,有的事情差不多都是從頭學起,這棄武從文的日子,讓允浩頗感不適,覺得總不鍛煉的身體都有些僵硬,拿起劍剛想練幾下,在中喚道:

「允浩,快來,有信。」

放下劍,允浩接過信,

「這是……」

「看了就知道了。」

點點頭,打開信封,剛讀兩句,允浩就笑開了眼,一直沒有昌珉的消息,這下可放心了,允浩把信遞給在中道:

「真想讓昌珉來陪我練上一練,我覺得我的骨頭現在都快硬了。」

在中笑道:

「怎麼,懷念起邊疆自由自在的生活了嗎?」

允浩微微點頭,

「還真有點,雖然邊疆吃喝都不如這裡,又隨時都有戰亂,但是,自由是比這裡好多了。」

允浩看著在中,微笑道:

「我是不是太貪心了,在這裡,有你,有父皇額娘,還有兄弟們,但是還是想著邊疆的生活。」

在中握起允浩的手道:

「怎麼會貪心呢,我理解你總是想出去的心情,以前的我,也是這樣的。」

「以前的你?」允浩好奇的問道。

在中笑笑叉開話題,

「對了,最近牡丹開始在各個宮中送禮物擺宴席,這事你知道了嗎?」

允浩點點頭,

「知道了,允龍有和我說,說牡丹給他送去好些禮物,還有額娘那也送了好多,看樣子她是想籠絡人心啊,在中,你覺得我們該怎麼辦?」

在中微笑道:

「籠絡人心,也得找對人啊!」

看著在中胸有成竹的樣子,允浩笑道:

「你已經有了辦法?」

在中正色道:

「這就是我們後宮裡的事了,你不用多問,看你這麼閒,從明天開始,你就每天去朝廷重臣的家裡拜訪,為以後做準備,知道了嗎?」

允浩點點頭,攔過在中的肩膀,

「娶你真是揀了寶啊!」

在中調皮道:

「等這一段時間過去,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寶,對了,還有件事,昨天父皇找我和牡丹過去,說再過些日子就是額娘的壽辰,看父皇的意思,是想好好辦一辦,這件事,你不要爭,讓給允翔就好。」

允浩不解的問道:

「我還正想接下這事好好給額娘辦辦呢,我一直在邊疆,都沒機會給她弄壽辰,難道要放棄?」

在中握起允浩的手,笑道:

「相信我。」

允浩雖有疑惑,但還是點點頭。

 

 

這天,天氣陰沉,外面烏雲慢慢聚集,眼看著就要下雨,在中打開窗戶看了看外面,然後露出微笑,關上窗,在中將頭髮簡單束起,微微梳妝了下,就往門外走去,錦瑟連忙拉住在中道:

「娘娘,這外面眼看就要下雨了,您如果要出去,就拿上傘吧。」

在中拒絕道:

「不用,我自有辦法,這天氣看上去,即使下雨,也是陣雨,所以不用擔心,我出去辦點事,很快回來。」

在中離開屋子就來了御花園,因為天氣陰沉,所以花園中沒什麼人,在中閒散的逛著,隨手摘摘花,餵餵魚,抬頭看看天,烏雲已經密佈,在中開始快步向前走去,就在剛要走到屋門口的時候,雨下了起來,稍微淋濕了一點點,正好走到門口,在中敲門道:

「請問裡面有人嗎,外面下了雨,但是我忘記帶傘,能讓我進去避避雨嗎?」

話音剛落,門就開了,只見一個年紀看上去不大的少女走了出來,此少女神態平和,面帶微笑,也是簡單的束起頭髮淡淡的裝扮,看到在中後,先是愣了一下,然後開口道:

「快進來吧,別淋濕了。」

在中邊道謝邊走了進去,少女去拿毛巾,在中環視了一下周圍的擺設,簡單大方,接過毛巾,在中微笑道:

「給你添麻煩了。」

少女搖搖頭,

「不會,這裡平時很少有人來的,對了,今天天氣看上去陰沉,姑娘你怎麼還出來呢?」

在中回道:

「我性子安靜,不喜吵鬧,平時花園裡人很多,今天天氣陰沉,我就想人應該能少,所以就出來逛逛,沒想到還沒逛多久就下起了雨。」

少女點點頭,端過茶水讓在中坐下,在中開口道:

「對了,還沒問你是……」

少女回道:

「你叫我安平就好了。」

在中點點頭,

「我叫在中,是七皇子的妃子。」

安平有些驚訝道:

「你是允浩哥的妻子啊,那我得叫你聲嫂嫂了。」

在中疑惑道

「你認得允浩?」

安平笑了下,

「我是皇后的女兒。」

在中驚訝道:

「那你就是公主了,怎麼會住在這麼偏僻的宮裡,還沒什麼下人呢?」

安平回道:

「我性子也是不喜吵鬧,母后去世後,我不適應皇宮中的爭鬥,所以就跟父皇要了這間屋子來住,話說,我還得先跟嫂子道歉呢,允浩哥的接風宴席我都沒有去。」

在中搖搖頭,

「哪裡,我也不喜歡那種熱鬧的場合呢,你這安靜典雅,我很喜歡,我能時常來坐坐嗎?」

安平點點頭,

「嫂嫂性格和我很像,時常來坐坐的話,我喜歡的很呢。

安平給在中茶杯裡添熱水,在中起身在屋子裡轉了下,看到桌子上有一幅沒完成的字畫,在中稱讚道:

「你的字畫真不錯。」

安平笑道:

「哪裡,這是要送給德妃娘娘的禮物,再過些日子就是她的生辰了,我搬到這以後,德妃娘娘經常來看我,所以,我想把這幅字畫送她當生日禮物,水準不高,讓嫂嫂見笑了。」

在中微笑道:

「哪裡,你這水準還不高啊,比允浩的可強多了呢,他啊,畫畫好奇怪的。」

安平聽了在中的話,笑道:

「我記得允浩哥是武將,不精通這些也難怪,皇兄裡,我記得二皇兄倒是很精通書畫。」

在中不動聲色的問道:

「你和二皇子關係不錯?」

安平搖搖頭,

「不,沒什麼聯繫,這麼說的話,還是和允浩哥更好點,他性子好,沒出征之前,也經常來看我呢。」

在中微笑著點點頭,一轉眼,就看到了窗邊擺著一個和這屋子極不搭配的物件,轉了個心眼,在中猜想,這定是牡丹送的禮物,貌似不經意的開口道:

「妹妹你這屋子裡的擺設我很是喜歡,典雅平淡,等回去,我也照這樣子裝扮」

「哪裡,嫂嫂說笑了。」

在中指著窗邊的物件道:

「這個物件,似乎和屋子不是很搭啊。」

安平抬眼看了下,又低下頭道:

「這是前些日子二皇嫂送來的,我說不用,她硬是要塞給我,這二皇嫂一看就是個喜歡華麗之人啊。」

在中調皮道:

「是啊,她的名字也很華麗啊!」

安平笑道:

「是啊,她是叫牡丹吧,是很華麗呢。」

和安平說笑了好一會,天空終於放晴了,在中起身道:

「我得回去給允浩做晚飯了,今天就先聊到這,我改天再來。」

安平有些驚訝道:

「嫂嫂還親自給允浩哥做飯啊,真是貼心,我覺得和嫂嫂很是投緣,有時間的話,要常來啊。」

在中笑道:

「嗯,我會常來的,要是方便的話,你也去我宮裡坐坐,允浩回來後你還沒見過他呢吧」

安平笑著點點頭,把在中送出了屋子。

 

 

回到宮裡,在中就看到允浩坐在桌子前等著他呢,看到自己進屋,允浩迎出來道:

「這是去哪了,我聽錦瑟說你沒拿傘就出去了,有沒有淋到?」

在中搖搖頭,

「我去看了安平。」

允浩驚訝道:

「你知道安平?」

在中神秘的笑了下,

「我什麼不知道?!」

允浩看著在中的樣子,就知道他一定是在心裡又有了什麼打算,允浩微微皺起眉頭道:

「在中,安平她性子恬靜,我不希望她被捲到戰爭裡。」

在中知道允浩的意思,安撫允浩道:

「你放心吧,今天和她聊了一下,她的性子我也很喜歡,我不會給她帶來麻煩,只是小小的借用一下她,我跟你保證,還不行?」

在中歪著頭,做出俏皮的表情,允浩無奈的搖搖頭。

 

換了衣服,在中和允浩正要吃飯,下人們來報說九皇子來了,允浩和在中對視了下,想著允龍怎麼會在這個時候來,正想著,允龍的抱怨聲遠遠的就傳了過來,

「哥嫂!快讓我在你們這躲躲!」

允浩起身道:

「難道你又惹禍了被額娘追著教訓?」

允龍看著桌子上的菜,坐下來道:

「才沒有!是二嫂啦,她這幾天總是拉著我問額娘到底喜歡什麼喜歡什麼的,我讓她自己去問額娘她又不去,每天都來煩我,我快受不了啦!」

聽了允龍的話,在中明白,看來牡丹是要在德妃的壽宴上好好討好一下,在中看著允龍,笑道:

「沒關係,你就在這躲著吧,先找個安靜。」

「還是七嫂好!」

 

留著允浩和允龍在外屋吃飯,在中把錦瑟叫進屋子,小聲耳語了好一番,錦瑟明瞭的點點頭,看著錦瑟從屋子出來,允浩進屋道:

「你又有了什麼主意?」

在中笑道:

「哪有,只是明天容妃娘娘找我們後宮的一些人去花園賞花,順便討論一下要給額娘送什麼禮物,我讓錦瑟給我找身好看的衣服,我們不能被別的宮比下去了不是?!」

允浩搖搖頭道:

「不懂你們的心思。」

在中微笑了下,

「對了,你最近去拜訪那些大臣們,有什麼收穫嗎?」

允浩點點頭

「有點收穫,好像大家都很看重再過一陣子的祭天大典,聽他們的語氣,如果祭天大典那天,父皇帶著誰進去跪拜,那麼誰坐皇位的可能性就可以說是十拿九穩了。」

在中聽了允浩的話,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今天天氣很好,風和日麗,微微有些熱,正好是賞花的好天氣,在中今天穿了件水藍色的衣服,幾乎沒帶什麼頭飾,讓人一看就有一種清涼清爽的感覺,容妃吩咐下人在御花園的涼亭裡擺好點心,然後大家在涼亭裡乘起涼來。

在中沒有挑起話頭,只是稱讚著容妃做點心的手藝不錯,容妃聽到被誇讚,來了興致,開始和在中講起了做點心的竅門,牡丹看著心裡著急,她本來想借著今天能好好從在中的嘴裡套出允浩要送德妃什麼禮物的,左等右等也不見容妃和在中提起這話頭,在中看著牡丹焦急的神色,暗暗挑了下嘴角。

好一會,錦瑟突然來到涼亭,在在中耳邊悄悄言語了幾句就離開了,在中點點頭,看著其他的妃子都有些好奇的看著自己,在中喝了口茶,笑道:

「錦瑟這丫頭也是,不是什麼秘密的事,卻還悄悄的說,她說允浩前些日子在外面買了一些上好的墨,顏料和畫具,已經送到了。」

牡丹聽了這話,在心裡盤算道,看樣子,允浩是要送字畫了,得知了允浩要送的東西,牡丹無心再聊閒話,推說曬的有些熱就離開了。

沒人懷疑牡丹為什麼離開,只有在中心知肚明,容妃繼續閒聊道:

「看樣子,允浩是要送他額娘字畫?」

在中笑道:

「好像不是,允浩買這些東西,好像是要送人的,他要送額娘什麼東西,連我都還不知道呢,因為他最近總是往宮外跑,也沒來得及說上話。」

 

牡丹急急回到宮中,拉著允翔道:

「允浩他們要送字畫,我們也送字畫,你的字畫,不是在眾兄弟中最好的嗎,給他比下去,讓父皇刮目相看一下。」

允翔有些疑惑道:

「你怎麼知道的他們要送什麼?」

牡丹不耐煩道:

「我自有我的門路,你只要照做就是,在壽宴上挫挫他們的銳氣,這是個好機會。」

允翔還是有些懷疑的說道:

「允浩是武將,一直不擅長這些,哪有人會在壽宴這麼重要的場合上,送自己一點都不拿手的東西?我看你還是好好調查一下吧。」

牡丹回道:

「你真是囉嗦!剛剛在御花園乘涼的時候,在中親口說的,允浩最近定了好多上好的顏料畫具,這還能有假,退一萬步,就算有假,他沒送字畫,我們送了字畫也沒什麼吧,要是他也送了字畫,我們給他們比下去,豈不是更好!」

聽了牡丹的話,允翔雖然還是有些不安,但也點點頭。

 

================================================

 

回到老家沒有電腦可以用,用平板校文到快瘋掉!

我也不知道今天到底是更多少字數

總之,最後能po文真是太好了……T T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