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一直看手機,在等電話嗎?」

依依夾了一塊肉放到鄭允浩的餐盤裡,抿著嘴紅著臉,鄭允浩看著她一副嬌滴滴害羞的樣子,也覺得自己此刻不應該三心二意,既然是自己提出交往的,那麼和依依在一起的時候就應該只看著她、只想著她。

可是卻總是管不住自己,昨晚有天去了在中那裡,現在已經第二天中午了,人沒回來不說連一條短信一個電話都沒有,不知道究竟怎麼樣了。不敢回想昨天在中究竟知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就那樣冒冒失失的離開如同落荒而逃一般,實在不是鄭允浩的風格,可是對自己的兄弟產生了那樣的感情,別說告訴在中了,就是現在讓他自己接受都很難。

他抬頭看著面前的依依,唇紅齒白、眉目清秀笑起來的時候右邊的臉上還有一個淺淺的酒窩,忙著活動的那一個星期裡她一直陪在自己的身邊,送夜宵、泡咖啡、提建議‥‥想來想去還真都是她的好。

鄭允浩突然伸出胳膊握住依依的手,「你喜歡我嗎?昨天晚上太唐突,我都忘了問你‥‥你喜歡我嗎?」

依依被鄭允浩突然發出的動作嚇壞了,僵直著身體坐在那裡不好意思的環顧了一下食堂裡來來往往的人群,確定沒有人看向自己,才抿著嘴紅著能滴出血來的臉微微的點了點頭,「喜歡。」

鄭允浩放下筷子笑著伸出另一隻手揉了揉依依的頭,「喜歡就好。」

喜歡就好,趁一切都還沒有太遲,我也會很快喜歡上你的,等我喜歡上你了,一切就都好了‥‥

 

回到寢室的時候屋子裡靜悄悄的,往自己上鋪一看才發現原來朴有天已經回來了,現在正躺在他自己的床上,見允浩回來了就翻了個身面對著他,面容憔悴一副沒睡好的樣子。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沒去上課?」

「才回來,給在中請假跑了一上午,學校非要醫院的證明,我只好又帶著在中去了趟醫院,把手續都辦完了又把他送回家,這才進屋。」

走近一看才發現朴有天居然掛著兩個大熊貓眼,睏得眼睛就只剩下一條縫。

「你怎麼睏成這樣,昨晚沒睡好?」

「嗯,昨晚我到在中家的時候他正在廁所裡吐,說是下午吃了一碗涼麵。幸好我去的時候帶了點夜宵,他也就能勉強吃幾口,半夜的時候突然胃痛,吃了藥喝了好多熱水折騰到後半夜才睡著。」

鄭允浩聽著朴有天不緊不慢的描述,太陽穴卻“突突”的跳,胸口也不自覺的一陣抽痛,特別是聽到在中吃了一碗涼麵的時候,更是覺得肺裡的氧氣好像都被抽空了。不敢想像若是昨晚沒有朴有天陪在在中身邊,他會是什麼樣‥‥在金在中最需要自己的時候,自己又在哪裡呢?

鄭允浩抬頭看著朴有天,眼睛裡亮晶晶的,卻滿是哀傷,「‥‥謝謝。」

朴有天看著鄭允浩那沒精打采的樣子,能把鄭允浩搞成這樣的也就只有金在中了,伸手在他頭上胡亂摸了幾把,了然的笑笑,「說什麼呢?」半響又補充了一句,「就按照你自己認為是對的那樣去做吧‥‥」

兩人四目相對,看到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眼神,鄭允浩突然淒慘的笑了笑,真不愧是認識了十幾年的人,你就是我肚子裡的蛔蟲,什麼都瞞不過你。這滋味說好也好,說可怕也實在太可怕了‥‥

「朴有天,我真的是個怪胎。」

「‥‥嗯,我早就知道了。」

 

 

 

金在中請了一個星期的病假,其實傷的也沒那麼嚴重,只是他難得任性的不想去學校,他知道,不去學校就意味著不用去見那個會讓他胃痛到抽搐的人。

得知金在中受傷了,金俊秀說什麼也要纏著朴有天帶自己來看在中,朴有天拗不過他只好帶著他來。幸好第二天的金俊秀沒再吵著自己要跟來,可沒想到的是一推開金在中的房門,看到的卻是金在中、金俊秀、沈昌珉?三個人正窩在在中的小單人床上吵吵鬧鬧的打著牌。

原先從鄭允浩那聽說金在中不喜歡別人去他家,可是現在看著他們仨玩的不亦樂乎,金在中的臉上也沒有任何的不滿,朴有天只好一邊笑呵呵的和金在中搭話一邊惡狠狠的瞪著此刻正對自己嬉皮笑臉的金俊秀,恨不得用眼神在他臉上燒出一個窟窿來!

叫了幾個炒菜,三個人就都留在了金在中的家裡吃完飯,沈昌珉一邊往自己嘴裡塞吃的一邊隨口說道,「這倆天怎麼都看不見允浩哥?」

「你不知道啊?!」

金在中端著碗和沈昌珉一起看向答話的金俊秀。

「知道什麼?」

金俊秀看著沈昌珉一臉茫然的表情,立馬來了精神「原來你不知道允浩哥他‥‥哎呦!朴有天!你踩著我了!」

朴有天慢慢的把座子底下的腳收回來,從正在抽搐的嘴角裡擠出三個字「對~不~起!」

金在中看了看朴有天,從盤子裡夾了一大口的菜遞到朴有天的碗裡,卻扭頭對金俊秀說道「你說,允浩他怎麼了?」

金俊秀不高興的瞪了朴有天一眼,扭過頭探著脖子笑著對金在中和沈昌珉說道「允浩哥他交女朋友了!你們猜是誰?!‥‥就是那天來給我過生日的那個依依!」

朴有天把金在中夾到自己碗裡的那口青菜塞進自己的嘴裡,瞪著一臉得意的金俊秀狠狠的咀嚼,好像在嘴裡“卡擦卡擦”咬著的根本不是什麼可口的青菜而是金俊秀的腦袋。

聽完金俊秀的話沈昌珉一邊機械的嚼著嘴裡的菜一邊緩緩的轉過頭去看金在中,金在中保持著一臉好奇的表情卻不說話,屋子裡好像突然間就靜了下來,靜的讓人覺得莫名的緊張。

「臭小子,個有異性沒人性的東西!兄弟都這樣了也不說來看看,就知道泡妞!等我好了,看我不打斷他的狗腿!」

金在中吼完還覺得不過癮,“哐”的一聲狠狠的把手裡的碗筷摔倒桌子上,「交了女朋友都不領來給兄弟們正式介紹,他對得起我們這群好兄弟嗎?!他還算是有義氣嗎‥‥」

在金在中的虛張聲勢一般的怒吼聲中,沈昌珉和朴有天默默地對視了一下都不再說話,只有金俊秀一個人一臉認真的附和著「就是就是!」

 

 

晚上送走了那三個人,金在中一瘸一拐的坐回床上,呆呆的坐了好一會兒,回過身掀起自己的枕頭,慢慢的把那副護膝拖了出來,放在腿上。

那天鄭允浩和他吵完架被趕出去了之後,他還是很沒骨氣的紅著眼眶把它們從地上撿回來藏到了枕頭底下。沒想到,剛藏好鄭允浩就推門回來了,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允浩,只好躺在床上裝作自己已經睡著了。

感覺到有一雙溫暖的大手為自己蓋好了被子,就算閉著眼睛也感覺到允浩那會灼傷自己的視線,緊張的僵直在床上感受著允浩的手指在自己的臉上摩挲、逡巡,好像再慢一點點他就可以記住允浩指紋的輪廓。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他在自己耳邊的低語,每一個字都那麼清晰。

他溫熱濕潤的唇,那覆在自己嘴上的溫度好像就要將自己整個融化掉,甚至擔心自己劇烈的心跳會不小心被他聽到,一切就像一場夢甜蜜的不真實,不知道若是允浩再這樣溫柔的吻下去,自己會不會情不自禁的給予回應。

伸出手指輕輕的觸摸自己的嘴唇,指尖的溫度太過冰涼和唇的熱度相去甚遠,卻也涼的真實。

金在中扶著床緩緩的站起來,拿著那副護膝一瘸一拐的走到陽臺,看著樓下闌珊的燈火和對面樓裡一扇扇小窗子裡閃爍的燈光,突然覺得胃的那個位置又是一陣疼痛,他使出全力將手裡的東西狠狠的拋了出去,看著它一點一點的消失最終融於一片黑暗。

「就當這是一場夢‥‥」

就當這是一場夢,明早夢醒了,我還是那個金在中,打不死挫不敗的金在中!狗屁鄭允浩,見你的鬼去吧!

 

 

 

鄭允浩站在電影院的門口抬手看了看錶,離開場還有一刻鐘,自己來的早了些依依還沒有到,這幾天和依依相處下來漸漸發現兩個人竟出奇的契合,依依溫柔裡時不時還透著點調皮,偶爾蹦出的幾句俏皮話也會惹得自己笑得合不攏嘴。或許,這樣下去,時間一長一切就都會回到原來的軌道上也說不定‥‥

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陣刺耳的刹車聲,沒一會就圍上去了一大群人,抱著看熱鬧打發時間的心態,鄭允浩也走了過去。人堆中間一個人摔在了路邊,身邊的自行車橫躺在路中間,車輪還在慣性的轉動著,那人跪在柏油馬路上表情扭曲,右手劃出了一條長長的口子,鮮血流了一地,邊上的人七嘴八舌說個不停,還有掏出電話叫救護車的。

鄭允浩見那人緩緩的抬起頭來茫然的看著自己,頓時臉色慘白,直接撥開人群沖了進去,一把扶住那人的肩膀,「在中!在中!怎麼是你?!你怎麼在這裡?!」

那人吃痛的撥開鄭允浩鉗住自己的手,擰著眉毛不耐煩的說道,「你認錯人了,我不叫什麼在中!」

鄭允浩定睛一看才發現面前的是一個四十左右的中年人,根本不是金在中。他尷尬的連連道歉,急急忙忙的退出人們的視線。

『奶站的都是好人,本來這次是我自己不小心,他們還是替我交了醫藥費,怎麼說也得等我好了把這份情還上。』

不行!太危險了!說什麼也不能讓在中再去送奶,如果不看著他,他一定還會回去,不知道什麼那個傢伙什麼時候又會摔倒在自己看不見得地方。鄭允浩越想越心煩,直接跑到路邊攔了一輛車直奔印象裡的那個小小的奶站。

 

 

替金在中辭去了奶站的工作,又把醫藥費還給了奶站的暖暖。雖說錢不多,可是依金在中的性格一定不會想要欠別人人情,與其讓他欠其他人的不如讓他欠自己的好了,暖暖很是擔心金在中的狀況,關心的問了好多句,末了還拿了好幾包奶叫鄭允浩給金在中送去,說很少遇到像他那麼認真工作的男孩子,辭職了真的很可惜。

鄭允浩笑著連連感謝的從奶站裡出來,心裡卻巴不得金在中趕緊和這個地方脫離關係,最好一直安全的活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自然而然冒出來這個想法把他自己嚇了一大跳。他抱著一大包的牛奶站在公交車站點的時候,才想起來自己剛剛是要和依依一起看電影的,再抬起頭來看看站牌才發現,這輛公車通往的正是金在中家的方向。

他掏出手機一看才發現自己居然有七八個未接電話,全是依依打來的,電話就放在貼身的衣兜裡,震動了這麼多次居然一點感覺都沒有,再看看時間,電影已經開場了四十多分鐘了,他突然感到心煩不知道該怎麼跟依依解釋,索性把電話設成靜音直接跳上公車。

想去看看金在中,只想去見金在中,此刻心裡除了這個念頭以外,什麼都沒有了。

 

 

站在門外徘徊猶豫了好久,安慰自己只是去看看自己受傷的好兄弟僅此而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咬著唇敲響了金在中的房門。

沒一會就聽見裡面一陣響動,「來了,來了,你長翅膀了啊,怎麼這麼快就來了?」

金在中穿著薄薄的毛衫,寬鬆的休閒褲,踢著一雙大拖鞋懶散的把門拉開,看清門口的人時身體明顯的僵了一下。

「‥‥允浩?!」

對上金在中的漆黑的大眼睛,鄭允浩感覺自己的心跳忽然間漏掉了一拍,好像自己渾身的血液都憋住了勁往臉上沖,「‥‥啊,是我,我來看看你。」

「噢,進來吧。」

鄭允浩跟著金在中進到臥室,小小的床,有些破舊的茶几,床頭桌上的合照,一切還是老樣子,卻親切的讓他懷念。

「你坐,我去倒杯水。」金在中指了指床邊的椅子,對鄭允浩說道。

「我自己去吧,你腿上不是有傷嗎?」

「‥‥也好。」

聽著兩個人陌生人似的對白,金在中覺得自己的胃好像又開始疼了。

 

等鄭允浩端著兩杯水回到屋子裡來的時候,金在中已經坐到了床上,看到自己進來就咧著嘴痞痞的笑了笑,笑的他覺得自己忽然間口乾舌燥。

他把水杯遞過去金在中卻不接,彎著嘴角挑著眉看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從前,不自覺的也不再那麼緊張了,「你看什麼呢?」

「你不夠義氣!有了女朋友也不告訴兄弟一聲!我還是從俊秀嘴裡聽說的,你知道我當時是怎麼和他說的嗎?我說,等我見到你一定先打斷你的狗腿!」

「嘿!你還打我呢,也不看看現在誰先斷了一條腿!」

「斷了怎麼的,斷了照樣揍你!」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對著自己吹鬍子瞪眼睛的小樣,心裡一陣溫暖,這幾天來的昏暗心情好像都被他給“吹”沒了,也咧著嘴對金在中笑。

金在中看著他笑眯眯一臉沉溺幸福中的樣子,悄悄的伸手捂上胃的位子,故意岔開話題,「你那袋子裡裝的都是什麼啊?」

「啊!‥‥是牛奶。」

金在中笑笑,「算你還有良心,知道給我帶禮物。」

「那個‥‥不是我買的。」

鄭允浩很少在他面前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樣子,金在中握著拳頭裝作若無其事的問道,「那是誰買的,有天,昌珉,俊秀?‥‥還是依依?」

鄭允浩搖搖頭,「都不是‥‥牛奶是暖暖托我拿給你的‥‥我幫你把奶站的工作辭掉了。」

聽到了鄭允浩的否定,金在中慢慢的把緊握的拳頭鬆開,他其實特別害怕,害怕從鄭允浩口中聽到「是依依叫我拿來給你的。」那會比斷掉一條腿更讓他感到疼痛。他用手指摩挲著自剛剛剜的發痛的手心,金在中你真沒用,大白天的居然還在做夢‥‥

鄭允浩看金在中半天沒說話,猜測他多半是生氣了,放軟了語氣哄道,「你別生氣,那也不是什麼好工作,不是都受傷了麼,明天換個安全的不是更好?」

「我沒生氣,只是,我必須去把欠暖暖的錢還上。」

金在中平和的語氣讓鄭允浩放寬了心,「錢啊,那個你不用擔心,我已經先替你還上了。」

金在中立刻回身取過錢包,「多少?我現在還你。」

鄭允浩愣愣的看著金在中一系列的動作,臉色瞬間沉了下來,金在中界限分明的作風讓他突然很想發火,「不用了,你別給我!我們之間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生分了?!」

金在中握著手上的錢包,抬頭看著站在他面前對自己瞪眼睛的鄭允浩,狠狠地咽了口唾沫,「那天我說的,你全都忘了嗎?‥‥你別對我好‥‥我要不起。」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