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pid 04


我憤恨與自己軟弱的性格和可憐的能力,但對此我沒有任何辦法。

我一個人悄悄從後門溜進屋子,然後洗澡換衣服下樓吃飯。

家裡溫度適宜但我抓著叉子的手還是冷的。

「小在我給你挑的衣服放在你衣櫃裡了,吃完飯去試試。」六姐拍了拍我的胳膊。

「什麼衣服?」

「明天跟文家小姐吃飯穿的衣服。」

我幾乎忘了這個,明天我還要應付一個想跟我結婚的女人。

我一時走神沒有答話,對面的爸居然生了氣:「你不要擺臉色耍花招,就算你不同意,只要文小姐點頭,下個月就結婚。」

簡直是笑話,我是寵物嗎?只要被主人挑中就可以?

「這不公平。」我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是禮貌的,「這對我不公平。」

「你沒有資格講公平,」他嚴厲地反駁,「回公司和結婚我已經讓你選了,這對你足夠公平。」

「我不想‥‥」

「我在你五歲的時候就告訴過你!」爸突然呵斥道,「不想做什麼這種話只有弱者才會說,逃避不想做的事情什麼也不能改變。」

是的‥‥是的,我忘了他的心是石頭做的,他沒有過面對某件“不想做的事情”然後心痛的快要死掉的經歷。

他鐵石心腸,就算媽因為他的獨斷專行死在他面前也沒能改變他。

「你想做的無非就算守著那個小廣告公司,」他輕蔑地說,「就那樣的公司,我一個電話就能讓它永遠消失。」

「當然,我毫不懷疑!」我突然推開面前的盤子站起來,心裡的怒火終於被點燃,熊熊地燃燒著,「您這輩子不就是這樣嗎?想要做的事情不管用什麼手段都會達成。」

明亮的大燈照的我眼前花白,但積攢這麼多年的憤懣不吐不快,「你總說你這是為了我們好,可你從來都不知道我們想要什麼!你的九個孩子沒有一個有真正的朋友,沒有一個談過正常的戀愛,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高貴的金家孩子只能綁上綢緞鎖在黃金籠子裡!」

父親的表情有了鬆動,但是我不打算住口,「還有媽,你知道她想要什麼嗎?」我指著自己滾燙的胸口,「這個耗盡她最後一絲生命的兒子?我媽是為了生我而死的,她是為了給你生你執念到變態的兒子死的!我懦弱任性不能繼承家業這就是你的報應——」

「小在夠了!」三姐厲聲截口。六姐在桌子下面使勁拽我的褲子,爸的臉上連皺紋都白了。

「不夠。」我狠狠地,一字一句往外吐,「這就是他折磨髮妻大半生的報應,到死你都沒明白她的心!你簡直是個魔鬼——」

「住口!」父親拍案而起,眼睛都是血紅的顫巍巍地指向我,咆哮,「你給我滾出去!滾!」

於是我滾了。

 

 

 

半個小時後我提著箱子背著旅行包站在Sempre的樓下,我說過了,金家孩子沒有朋友,所以離家出走也不會有人收留,我也不想住冷冰冰的旅店,就只剩下Sempre了。

頭很疼,因為幾個小時前我才從噴泉池裡爬上來,很可能著涼了。

我拼命把自己縮在Sempre唯一的雙人沙發上,身上蓋了兩件大衣還是覺得冷,又爬起來開了空調。

我吸著鼻子想明天一定得去找個房子。

 

睡了一會兒又覺得熱,渾身跟火爐似的烤著,渾渾噩噩想把空調關了卻摸不到遙控。

就那麼難受的熬了一會兒,突然覺得臉頰一涼,這一點點清涼就救了我了,我使勁睜眼然後看到一雙炯炯的貓眸。

「呃‥‥JiJi?」藍貓乖順地趴在我胸口,高傲的表情看的很清楚。

但臉上那隻手明顯不是JiJi的,我艱難地扭頭,看見允浩坐在地板上,一隻手從我的頭頂繞過來貼在我的臉上。

他安靜的看著我,低聲:「你有點發燒。」

我不想看他的臉,把JiJi抱著坐起來,幾不可察地點頭。

「走吧,去我那住吧。」我任由允浩爬起來給我套大衣,頭暈的沒有力氣說話。

 

我趴在他微微晃動的背上,看著他抱著難得讓陌生人接近的JiJi的側臉,告訴自己這只是個夢罷了。

「你的車呢?」

「借給昌珉了,他要帶葉子去兜風。」

「哦‥‥允浩啊‥‥」

「嗯?」

「我想吃螃蟹。」

「等你病好了我們就去吃。」

「我想吃螃蟹‥‥」

「生病吃那個不好。」

「我想‥‥吃螃蟹。」

「好好明天一早我去買。」

我的眼淚突然開始不斷地順著允浩的脖子往下流,他僵了一下,驚慌地停住。

「別‥‥看我,繼續走別回頭‥‥」我在他耳邊低聲啜泣。

我知道一個二十多歲的大男人哭成這樣很難看,但是活到現在還沒有人這樣遷就過我,沒有一個人,在我提出無理要求的時候縱容地答應,他們總是告訴我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提出要求之前想一想可不可能實現,如果不可能那就不要開口。

但他‥‥卻用他天籟一般的聲音輕聲答應:好好‥‥

我真喜歡他,喜歡到自己都開始害怕。

 

 

允浩居然把我安頓在主臥,我惶恐地坐在大床中間,抱著被子和水杯,周身縈繞都是允浩身上那種不濃不淡的香味。

「把藥吃了睡一會兒。」他遞給我幾顆膠囊,又換了一杯溫水。

我痛苦地咽下藥看見臥在床尾的JiJi,突然覺得有點不對,「我的貓怎麼在你這?」

「它跑到我家來了,我把它送回去的時候聽說你離家出走就去公司找你了。」

「等、等等‥‥它怎麼知道你家在哪?」我吃驚地看著JiJi半眯的眼睛,「我沒有帶它來過這裡‥‥」

「不知道。」允浩聳肩,「不過它真的很聰明。它叫什麼?」

「JiJi。」

「什麼?」

「JiJi。」

「四聲還是一聲?」

「一聲。」

允浩的臉窘了一下,「很可愛的名字。」他尷尬地留下這個評語,就出去了。

我把自己埋在柔軟的被子裡,很快睡熟。

 

沒睡一會我就被一陣奇怪的騷動驚醒,坐起來卻看見JiJi跟一隻有牠五倍大的雪撬犬對峙,嚇得我魂飛魄散。

我赤腳跑下去把JiJi抱起來然後想趕那隻大狗走開,沒想到牠立刻變得很友好,趴伏在地板上舔我的腳面。

我被牠舔的很癢就又跳回床上,沒想到這隻狗也跳上來繼續用牠的舌頭舔我的脖子和臉。

我趕緊把牠的爪子拿起來看看底下,還好沒有留下爪印,我把牠的前腿翻過來,牠厚厚的爪子很乾淨,於是就放下心來,盤腿坐在床上讓牠舔。

JiJi仍然對牠不斷呲牙,大狗根本不理牠。

 

過了一會兒我覺得有點餓,正想著允浩去哪了的時候他推門進來了。

他拎著我的行李和一個保溫飯盒,看到還在把我當骨頭的狗時嚇了一跳。

他把行李放下把飯盒擺在桌子上,然後沖那隻狗說:「颱風,過來。」

那只叫颱風的狗猶豫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他的主人,最後還是跳下床沖允浩跑過去了。

允浩把門打開,然後指著外面,颱風可憐地耷拉著尾巴走了出去,JiJi小人得志一般昂首看著它。

關上的門外面一直傳來嗚嗚的好像哭的聲音。

允浩不為所動地把飯盒端過來:「我買了蟹肉炒飯,你吃完把行李收拾一下,旁邊那間屋子給你住。」

我驚訝他竟然沒有勸我回家,但是要不要住在他這裡也是一件很掙扎的事情,心裡是很想住的,而且又方便又省錢。但是,昨天下午那件事如果再來一兩次我絕對會瘋掉。

「我住你家不方便吧。」我試探性地問。

「沒什麼不方便的,我這邊就我一個人住。」他說著把勺子塞進我手裡,「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我抓著勺子沒動,「那JiJi‥‥」

「你的貓我也歡迎。」他握住我的右手把勺子插進米飯裡強迫我吃飯,「我覺得颱風挺喜歡它。」

才沒有,我在心裡翻白眼,它喜歡把JiJi當晚餐還差不多。

 

 

雖然住這裡JiJi會很危險,但是能跟允浩“同居”的誘惑實在不能抵擋(JiJi:┱┲﹏┱┲)吃完飯我就把行李什麼的都搬到了客房。

我把箱子裡的東西都整理好以後允浩進來了,颱風跟在他身後,然後JiJi就炸了毛,颱風沒有看那個沖他咆哮的小東西,很是獻媚地跑過來蹭我的小腿。

允浩過來把它拎開它又回來,最後也就不理他了。

「這裡面是什麼?」允浩指著我鼓鼓囊囊的旅行包問。

我臉一紅,走過去把拉鍊拉開,抽出來一隻一米五的絨毛熊。

允浩的表情第一次讓我覺得滑稽‥‥

是,我也知道,一個一米八的人抱一個一米五的絨毛熊是一件滑稽到不行的事情。

一看到熊,颱風就瘋了,它衝上來咬住熊的一條腿往後拖,我沒有抱緊讓它把熊拖走了。

大狗跟大熊滾成一團,大熊茫然的表情和颱風興奮的動作看起來無比搞笑。

JiJi也一動不動地看著他們,我恍然覺得它露出了一個驚愕的表情。

我怕颱風太激動把熊肢解了,就跑過去試圖分開它們,「颱風你不要咬jjijji!」我喊著把熊從它的犬牙下面救出來,颱風居然不敢對我反抗,很乖地放開了。

站在後面的允浩一臉複雜:「這熊叫什麼?」

「jjijji。」

「那牠叫什麼?」指貓。

「JiJi。」

允嘴角抽搐,「這有什麼區別‥‥」

「有啊,」我把jjijji夾在咯吱窩下手舞足蹈解釋道,「一個是jji一一jji,一個是JiJi。」

允浩用看外星人的表情看著我,也許沒人見過他這個表情,我的心情突然大好。

 

 

 

 

 

Cupid 05


第二天早上迎接我的是豐盛的早餐,我看著端著餅圍著圍裙的允浩心裡在流鼻血(?)。

他怎麼可以這麼賢慧‥‥

吃完早飯他又載我去公司,這簡直就是幸福生活的頂端,要是再有個Morning kiss就更好了。

允浩去停車,我一個人胡思亂想地走進Sempre,昌珉和葉子的長假還沒有結束,有天一個人瞪著顯示器發呆,看來上次的case已經搞定了。

「喲,這麼早?」我跟他打招呼,他抬頭迷茫地看了我一眼,突然衝了過來。

「從第一眼開始你對我就是特別的,雖然我們都是男人,但是我沒辦法離開你,我喜歡你,跟我在一起吧。」有天按著我的肩膀,他的告白直接炸麻了我的頭皮。

我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他竟然把他的臉湊了過來‥‥

我驚恐地看著他漂亮的嘴唇越來越近,只能手足無措地僵死在原地。

 

「你們在幹什麼!」這也許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聽到允浩真正生氣時候的聲音。

他站在門邊手扶著門框,細長漂亮的眸子裡有著深不可測的憤怒,他慢慢走過來,他沒有看我,而是沖著有天低聲警告:「朴有天你是不是忘了我跟你說過的話。」

有天也嚇的不輕,趕緊擺手,「不是不是只是在排練怎麼跟俊秀告白。」

我簡直被這個催花浪子氣死。

允浩表情卻緩和了許多,淡淡地留下一句「下不為例」就放過了他。

我惡狠狠地瞪著朴有天的後腦勺,想是不是需要把他以前拈花惹草的證據給那個小學老師看看。

 

 

因為怕颱風傷害JiJi,所以我們出門的時候都把颱風拴在陽臺,反正只要給它jjijji它就能高興地活下去。

但是某一天我們回家的時候卻看到jjijji可憐兮兮仰面躺在客廳的茶几下面,我們吃了一驚趕快跑到陽臺,那裡的景象簡直讓我無法相信。

颱風趴在地板上好像睡著了,它旁邊臥著好像同樣睡著的JiJi,JiJi小小的臉一大半都埋在了大狗的長毛裡,輕輕的呼吸不斷把絨毛吹起來。

夕陽溫柔地蓋在牠們身上,把牠們的毛髮都鍍成了華麗的金色。

「牠們倆關係什麼時候這麼好了?」我驚訝地問允浩。

他沒有答話,他站在我身後就那麼站著,他的臉上灑滿柔亮的夕陽,在那一瞬間,我突然覺得整個身體充滿了勇氣。

然而在我決定說點什麼之前,他已經轉身走了。

我懊惱地看著玻璃倒映的我的臉,只覺得自己越來越沒用。

 

 

Sempre三周年的時候我們一起去酒吧慶祝,允浩說是有事沒有來,而有天則帶上了金俊秀,這個孩子穿著很幼齒的棉外套和屁股上畫了半個足球的運動褲,站在燈紅酒綠的酒吧裡無比喜感。

不過當他被有天騙下舞池以後我就不敢再露出任何覺得喜感的表情了,他的整個身體就是音樂,你只要看他舞動就能聽到旋律。

我一直認為有天昌珉跳舞很不錯的,可這麼一看,簡直是小兒科。

我高興地看他們兩對在舞池裡玩的超high。

雖然是一個人坐在旁邊還是覺得特滿足。

但是沒想到居然會有人搭訕我,那個大叔看起來三十年前還是蠻帥的,這麼大年紀真好意思出來亂搞。

他遞給我一杯顏色很漂亮的酒:「你很漂亮‥‥賞臉喝一杯吧。」

我發誓我臉上現在的表情一點也不漂亮,我躲開他往我腿上放的另一隻手,「謝謝,不用了。」

「哎‥‥不要害羞嘛,叔叔請你喝一杯。」

你還知道你是叔叔,我搖頭又往後退了退。

然而他不依不饒地追近,一手按住我已經想強灌了。

我靠!老虎不發威你當我唐老鴨啊?!

我拍案而起直接把他摁倒在吧臺上。他驚愕地抬頭,我給他亮了亮我的胳膊,你以為小爺的肱三頭是開玩笑的嗎。

已經看到狀況不對的昌珉他們趕過來的時候正看到那個大叔蹲在地上疼的話也說不出來,我用一隻手就幾乎把他的胳膊擰下來。

「總你真厲害。」四個人下巴都垂到腳面了。

說是沒用也不可能真的什麼都不行吧,可是打架厲害說出去真沒什麼威風的,所以我一直保持低調神秘。

「這邊興致都壞了,我們換個地方玩吧。」說完我們一行人有去街對面的KTV玩,我們還破天荒地叫了酒。

 

 

有天一直用一種撿到寶的崇拜眼神看著金俊秀唱歌,不是我說真的超好聽。我突然想我還沒有聽過允浩唱歌,他聲音很好唱歌應該也很棒。

結果心情太好的我喝的有點多,頭暈暈想吐的只能出去透透氣,剛走出包廂,突然看到街對面一片火光。

我嚇的酒醒了一半,趕快跑出去一看剛才還紙醉金迷的華麗酒吧已經成了一片火海,尖叫慘叫呼救聲混成一片。

消防車的高壓水槍不斷噴射,然而乾燥的空氣和易燃的建築都讓火勢越來越猛。

過於猛烈的火勢只能讓雲梯救人,我正心有餘悸地看著這一切時,卻看到幾個消防員把一個一路瘋狂掙扎的人從酒吧正門往安全的地方拖,他似乎還想撲進去,但是卻拗不過好幾個消防員的力量。

那個人‥‥有點像允浩。

 

就快要把他拽離危險區域的時候,他卻突然一個轉身打倒了拉著他右胳膊的那個人,這一下我看清了他掛滿黑炭的臉,確實是允浩‥‥

「允、允浩!」我衝過去喊他的名字,他已經掙脫了所有人又開始往火場裡跑了。我絕望地想他一定聽不到我的呼喊。

果然他只是跑的更快仿佛我正在那火海裡呼喚他一般。

「允浩!別進去!我在你後面!」我一邊跑用盡全部力氣喊著,已經能感覺到炙烈火焰吹拂我的頭髮。

我瘋狂地喊他,我不敢想如果他進去了我怎麼辦,不管他能不能安然無恙地出來,是我眼睜睜看著他進去的,這個事實,我都不能接受。

就在我嗓子劇痛準備放棄的時候,他竟然停了下來,他慢慢地回頭,我永遠忘不了那一瞬,他的背後是猙獰的大火,他回過頭來,焦黑的臉幾乎看不到五官,但他的眼睛裡寫滿了不敢置信。

然後他閃電一般撲過來,握住我的胳膊上下打量我乾乾淨淨的衣服和臉,我趕緊解釋:「我們在對面的KTV玩——」

話還沒有說完,突然被他抱了滿懷。

我愕然看著他脖子上一小塊髒兮兮的皮膚,不知道這個擁抱究竟算什麼,我無數次地想像和夢見他把我緊抱在懷裡的場景,然而當它真的發生,我卻覺得虛假。

這只是因為我們還活著,一個獎勵的擁抱罷了。

 

當我把非洲難民一般的允浩帶進包廂的時候,有天厭惡地說我們不賣酒瓶子。

我只好無奈地介紹說這是你們老大。

有天、昌珉、葉子一臉驚恐地看著他,然後問:老大你這是被誰炸了?

允浩鐵青著臉(當然鐵青也看不出來)走進衛生間去了,我坐下給他們解釋剛才發生的事情,他們都呼天搶地的說總啊你救了我們。

整個包廂沉浸在劫後餘生的狂喜中,然而我不斷回味那個火場前的擁抱,只覺得苦澀。

不管各位的心情是怎麼樣的,最後的結果是除了允浩和葉子其他四個人全體喝高。

我只記得允浩如何把我塞進車裡帶回家,我如何喃喃了一路的夢話,然後‥‥我做了一個與允浩交頸糾纏的美夢。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