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6   不曾忘記

 

允浩看了看牆上的掛鐘,淩晨一點,他翻了翻眼睛,真是不想理那個在門外鬼哭狼嚎的傢伙,通常情況下,朴有天深夜騷擾他要求留宿只有一個原因:躲避情債。

允浩對著在中有些尷尬的笑笑,轉身後瞬間變為一臉風雨欲來,走到門口刷拉一下打開門,朴有天還持續著拍門的頻率,一下沒收回手,差點直接拍到允浩臉上。

允浩皺著眉閃身躲開,一聲巨響後,朴有天重心不穩跌進了玄關。

 

正當允浩蓄勢待發的打算狠狠損他時,對面的門突然被人撞開,一個人穿著睡衣抓著個拖把衝了出來,「允浩哥!我來幫你!」

於是一屋子人包括剛剛探出頭來看怎麼回事的在中都愣愣的看著金俊秀頂著雞窩頭拿著拖把直指躺在地板上的朴有天。

就這樣靜靜的對視了好久,有天才結結巴巴的說,「金,金俊秀,你,你要幹嘛?!」

俊秀疑惑的「咦?」了一聲,然後俐落的收回拖把,像古代人收劍一樣把拖把立在身側握好,「怎麼是你啊?!我還以為‥‥以為是允浩哥家進了賊‥‥」說著,俊秀拍了拍自己的寶貝拖把,「我還特意從被窩裡爬出來拿著武器過來幫忙呢!」

朴有天呆滯的看了俊秀三秒,隨即爆發出瘋狂的大笑,「哈哈哈!!哎呦喂我說你這孩子怎麼這麼逗啊!你見過長的這麼帥的賊嗎?你見過賊入室行竊前先敲門大叫這家主人的名字嗎?你還管一破拖把叫武器?!娘啊,幸虧你是技術部的,你這要是進了管抓賊的部門,肯定得激起民憤‥‥」說著,有天扶著允浩家的鞋櫃站了起來,臉上還掛著極其欠扁的嘲笑。

俊秀臉一黑,忿忿的把拖把往他腳下一伸,有天再次華麗的摔倒,俊秀「哼」了一聲,隨即回嘴道,「你自己就很好嗎?掃黃組第一大黃!幸虧你在掃黃組可以監守自盜,你這要是進了別的部門,肯定沒兩天就得被掃黃組清了!」

俊秀邊說還邊模仿有天剛剛的神態語氣,允浩實在沒憋住,嗤笑出來。

有天瞪了他一眼,再度頑強的爬起來,抱著雙臂直視俊秀,「喂喂喂!你在警局算是新人!要尊重前輩和上司懂不懂?!不要看我脾氣好就跟我沒大沒小的!」

俊秀滿不在乎的抓了抓頭髮,扭頭對允浩說,「既然哥沒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說罷他又看了有天一眼,笑呵呵的說,「老人家,你也好好休息吧,別再把您那老胳膊老腿的給累散架了!」

說完吐吐舌頭就竄回了家門,剩下有天氣的乾瞪眼。

 

 

好不容易把他給拽回來,允浩一回頭發現在中不見了,看了看虛掩的臥室門,知道他是回屋去了。

不知為什麼,允浩總覺得自己一和這幫警局的朋友在一起,在中的眼裡就會滑過一絲落寞。

也許是他比較排斥員警吧,允浩搖搖頭想到,他還記得昨天在中在樓道裡說的那句話,那句話裡的諷刺並不難聽出來。

正出神間,有天已經大咧咧的開始往臥室闖了,允浩急忙一把拉住,「哎,別進那屋,在中睡那裡。」

有天轉了轉眼珠,臉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笑容,允浩一看趕緊轉移話題,「咳咳,喂,你這又是唱的哪出啊?!大晚上的猛砸我們家大門?」

有天就跟在自己家似的,拉開冰箱找吃的,絮絮叨叨說道,「唉‥‥你是不知道我今天有多狼狽,下午不是把買好的衣服給你了嘛,然後我就忙裡偷閒的去酒吧玩了兩小時,看看時間差不多了我就往家走,誰知道被人跟蹤了!」

允浩打了個哈欠,挑挑眉,「你欠高利貸了?」

有天打開一看冰咖啡,猛灌了一口,「怎麼可能?!我一向奉公守法好不好!唉呀,就是上次我跟你說過的那個特純情那小女生!也不知她在哪兒跟上來的,總之她愣是守在我們家門口不走了,非讓我出來見她,後來還打電話把她哥叫來了,說我再不出來就要撞門!給我嚇得,立馬從後陽臺跳窗翻牆而出,這不就投奔你來了嘛‥‥」

允浩又打了個哈欠,「哦,懶得管你的破事,反正明天晚上之前你給我回你自己家吧,我這頂多招待你一晚上,老人家你就好好休息吧!」說著,他朝書房走去。

有天愣了半晌,直到允浩把書房的門“嘭”的關上,他才像想起什麼似的嘟囔道,「竟然讓老人家睡客廳沙發?!唉‥‥這是個多麼尊老愛幼的社會啊‥‥」

 

 

 

第二天一早,允浩一起來就發現有天不見了,八成是回家換衣服去了,這個有潔癖的人,一天不換衣服就難受。

允浩聳聳肩,正好,自己樂的清淨,聽到廚房裡有動靜,允浩含著牙刷跑過去看,卻發現是在中圍著圍裙在忙活。

允浩驚訝的問,「在中?你幹嘛呢?」在中回頭看了他一眼,睡眼惺忪還叼著個牙刷,形象實在是好笑。

於是在中嘴角彎了彎,「做早飯啊,剛才去超市買了很多食材,以後就可以在你們家吃飯了,不用吃警局的食堂,其實食堂的飯挺難吃的。」

允浩呆呆的想了想,「那多麻煩,早餐直接去底下的小攤上吃就可以啦!中午吃食堂晚飯去東海家蹭,這樣方便多了,省得你做飯啊!」

在中搖搖頭,「那樣沒營養,而且‥‥」他手上頓了頓,想起什麼似的抬頭看了看窗外初升的太陽,「我也喜歡做,所以不覺得麻煩‥‥」

允浩點頭,突然笑笑,「在中,你還和以前一樣,沒怎麼變,倒是我,越變越懶了,呵呵‥‥」

在中原本拿著湯勺在粥鍋裡攪,聽了這話立刻停住了動作,直直的盯著粥鍋發呆,眉宇間縈繞著揮之不去的苦澀,他微偏頭,留給允浩一個被朝陽染成金色的側臉,「不,我變了很多,只是,你沒發現罷了‥‥」

 

正在這時,允浩的手機響了,他急急的跑過去接,所以沒看到在中盯著他背影的落寞眼神。

「喂?昌珉,怎麼了?‥‥嗯,嗯,嗯?!你確定?!他們怎麼可能知道的那麼快!我昨天不是只跟你一個人說了嗎?!你告訴別人了?‥‥好,先別急,我現在馬上趕過去,先別聲張‥‥」

迅速換好衣服,允浩一邊把手機和鑰匙放進手提包一邊喊在中,「沒時間吃早飯了,我們得立刻去局裡,回頭我讓人買外賣吧‥‥」

一抬頭,卻發現在中已經換好了衣服,捧著兩個保溫桶站在玄關處,淡淡的說,「不用了,我已經吃過了,這是給你帶的,辦公的時候吃吧。」

允浩愣了愣,自從單獨出來住之後,就再沒人給自己做過早飯,雖然自己胃不好,但因為工作的關係,也實在是沒辦法按時吃飯,很多時候早飯都是隨便對付過去或是乾脆不吃了,然而今天‥‥看著在中捧在手裡的兩個保溫桶,允浩心裡突然變得很明朗,笑的燦爛,「好啊!謝謝你,在中‥‥」

於是,允浩就一路樂著到了警局,那一臉的傻笑連坐在副駕駛的在中都看不下去了‥‥

 

 

 

辦公室裡,昌珉不斷的從允浩的保溫桶裡盛粥喝,直到允浩最後心疼的撲過去護住保溫桶,他才撇撇嘴,「頭兒,不要這麼小氣嘛‥‥不過你說到底是怎麼回事?昨天我前腳剛派人去查,江鵬飛後腳就把東南亞那條線給斷了‥‥這,肯定是有人通風報信啊,頭兒,不會是我們警局裡有內鬼吧?!」

允浩搖搖頭,面色凝重,「也有可能他是在用反間計,想讓我們互相懷疑,畢竟他要得到消息,途徑還是很多的,不一定非要從員警口中得知‥‥況且,昨天的任務只有你我二人和重案組的幾個同事知道,大家都是出生入死這麼多年的兄弟,怎麼能隨便懷疑呢‥‥再說了,如果要懷疑的話,那作為你們頭兒的我豈不是嫌疑更大‥‥」

昌珉抬頭思索,突然說道,「頭兒!你說會不會是在中哥‥‥」

「不可能。」允浩斬釘截鐵的說道。

昌珉愣了愣,「為什麼不可能?他有作案的條件和動機啊!」

允浩眼神凜了凜,「要說條件倒是有,不過動機嘛‥‥相信我的判斷吧,他對江鵬飛的恨,比我們誰都要深‥‥對了,剛才希澈哥找在中幹什麼?」

昌珉隨手抓過另一個保溫桶裡的煮雞蛋,刨開了外殼,「哦,好像是陳局回來了,說要見見污點證人。」

允浩眉頭一皺,「陳局?他不是在國外開會下禮拜才能回來嗎?怎麼提前了?」

昌珉吃的不亦樂乎,含含糊糊的回答道,「聽說是跟進江鵬飛的案子有了重大進展了,一激動就提前飛回來了!頭兒你又不是不知道,陳局一向對江鵬飛深惡痛絕的‥‥啊對了!」昌珉突然想到什麼似的,一拍桌子,「據說這回陳局把從國外大學畢業的千金也帶回來了!就是上次陳局生日我們去他家聚會的時候見過的那個陳蕾蕾!頭兒‥‥」昌珉笑著眨眨眼,「人家可是對你一見鍾情呢!」

 

正說著,突然有人敲門,昌珉匆匆拋下一句「我還有檔沒有處理完!」就跑出去了。

余杰一推門進來了,「頭兒,外面有兩個律師事務所的人找你,說是提前預約過的。」

允浩猛地一拍腦門,差點忘了,是上次聯繫好的警局換法律顧問的事兒,本來該是金希澈管的,卻被他以工作忙為藉口推到了自己頭上。

以前的那家負責警局法律顧問的事務所不巧被牽涉進了一個受賄的案子,為了避免不良影響,陳局決定換一家,指定了這家全市最有名也是最以正直出名的事務所。

「快請人家進來吧。」允浩邊吩咐余杰邊把桌上的保溫桶和紙巾什麼的收拾好,看向門口,走進來兩個身影,都是女士。打頭的那個一身黑色職業裙裝,黑色亮面高跟鞋,頭髮高高盤起,戴著黑框眼鏡,本應是幹練而大方的,但不知為什麼,看她走路的姿態和眼角微挑的眼線,允浩總覺得這個女人身上有種妖嬈的氣質。再看後面那個,應該是實習生或者是助理,一身休閒T恤和做舊的牛仔褲,頭髮在腦後紮成了馬尾,再看長相‥‥呃,允浩揉了揉眼,不是眼花吧,真的是她?!行了,這回熱鬧了‥‥

 

 

 

在中蹭著牆壁慢慢往允浩的辦公室走,今天剛到警局就被金希澈莫名其妙的拉走去見那個什麼局長,倒是個胖胖的很和藹的老人,不過他問自己的問題卻可以算得上尖銳了,還有他透著鄙夷的眼神‥‥問自己到底和江鵬飛是什麼關係‥‥呵呵,在中撐著牆冷笑了一聲,低頭看了看自己從衣領處露出來的點點疤痕,恐怕不用我說,他們也早就查到了吧?那還問我幹什麼?無非是想讓我難堪,讓我看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讓我明白自己不過是個應該感謝他們給我申請特赦的污點證人罷了‥‥可笑的員警,可笑的驕傲‥‥

在中任頭簾遮住自己的頭髮,任周圍不斷有腳步匆匆的人走過,他緩緩的走到茶水間的拐角處,慢慢的沿著牆壁蹲了下來,抱著雙膝縮在牆角,把頭埋進臂彎裡,手捂在肚子上,那是幾年前落下的老毛病了,晚上睡得晚早上起得早的話,就會肚子疼。在中咬著牙忍住,強迫自己去想一些美好的事情以緩解疼痛,但腦海中浮現的,都是和允浩一起度過的高一時光。

在中攥緊了拳頭‥‥為什麼,明明是七月天,我卻感到如此寒冷‥‥

 

 

在中怎麼還不回來?允浩聽著對面喋喋不休的女律師跟他闡述條約內容,有些不耐煩的看了看錶。

明明檔上寫的很清楚了,你不用一條條念給我聽吧?!我又不是文盲!直接簽字不就行了嘛,這女人怎麼這麼麻煩!還有!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用小腿隔著桌子底下蹭我的腿了!想勾引的話拜託你換個高級點的方法,我堂堂一個警校出來的專業員警,要是連這點挑逗都扛不住的話我乾脆也別在警局幹了‥‥

允浩越想臉色越黑,最後實在是忍無可忍的對女律師微微一笑,女律師明顯被震撼到了,傻傻的看著他,允浩沉聲說道,「章女士,不好意思,我一會兒還要去一個案子的現場看看,所以如果你覺得可以的話,我們能不能先把檔簽了?」

章律師翹起嘴角,「好啊,」說著她沖身後的人招招手,紮馬尾的女生遞過來兩份文件,正在這時,章女士的手機響了,她應了幾聲就轉頭對允浩說道,「真是不巧,我的另一個代理人有重要的事要找我,那我就先回去了,簽字和後續的事情就交給我的助手來處理了,我改天再來拜訪。」說著,她沖著允浩極其魅惑的笑笑,還咬了咬嘴唇,才依依不捨的走了。

 

她一出門,允浩就作乾嘔狀,然後抬手就拍了對面那位紮馬尾的女孩頭頂一下,「喂小丫頭!你怎麼成她的助手了?!」

原來,這位律師的實習助手,竟然是允浩的表妹,叫蘇慧妍,今年才大三,學的是法律。要說允浩這個表妹呢,雖然長得是屬於甜美可人型的,但是外表和性格完全是兩回事,害的朴有天第一次見她的時候還心花怒放的跟允浩說你有這麼漂亮的表妹怎麼不介紹我認識,但後來領教到其真面目後,有天完全是見著她就跑‥‥

慧妍從小的理想就是當一個像姨夫一樣的檢察官或是像表哥一樣進警校念書出來後當員警,但無奈她母親認為女孩子作員警太危險了,死活不讓她走這條路,無奈之下她只好選擇學法律,反正律師和員警都是替人伸張正義的。

雖然如此,但並不代表著她那幾年的空手道跆拳道拳擊武術搏擊術什麼的是白學了,時至今日,每當過年過節允浩回家和家人團聚的時候,她都會纏著允浩和她“切磋武藝”,弄得允浩總是無奈的問她你一學法律的你把自己弄這麼強悍幹什麼,小心以後沒人敢追你‥‥

慧妍嘟嘟嘴,「暑假閑著沒事幹出來實習唄!反正回家也是聽我老媽嘮叨我這不好那不對,煩都煩死了!表哥,我什麼時候也能像你一樣搬出來住啊‥‥」

允浩又笑著拍了她腦袋一下,「傻丫頭,你才多大啊,自己出來住小姨和姨夫能放心嘛!」

慧妍「切」了一聲,「我的功夫你又不是沒領教過,有什麼不放心的?!真要有人對我起歹心的話肯定是那人更倒楣!」

允浩無奈的笑著簽好了文件,吸了吸鼻子,屋裡一股濃濃的香水味,他皺皺眉,「你跟著實習的那位女律師,怎麼那麼‥‥嗯,讓人無法形容呢?」

慧妍在靠著轉椅轉了兩圈,嘆了口氣,「我最討厭那種類型的女人了!見著長的帥的就勾引,連比自己小的都不放過!不過‥‥」她聳聳肩,「誰讓人家打官司確實厲害呢,至今還沒有敗訴記錄,當初我進事務所的時候還因為能跟著這麼一位傳奇女律師實習而感到興奮幸運呢‥‥結果,唉,沒想到真人這麼令人失望‥‥」

允浩包容的笑笑,「算了算了,既然給了你在這麼好的事務所實習的機會就好好幹,給人家留下好印象,將來你找工作也方便啊。走吧,中午哥請你吃頓好的!」

允浩知道這個妹妹對美食的執著程度簡直能和昌珉有一拼了,果然,慧妍聽到這個消息後一蹦三尺高,撲過來抱著允浩晃了晃,「歐耶!就知道表哥對我最好了!哈哈‥‥」

 

在中一推門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景,一個漂亮的女孩窩在允浩懷裡大聲笑著,允浩臉上也掛著從未有過的寵溺和關懷。他們的笑容那樣明亮,幾乎灼傷了在中的眼睛,一時間,在中竟僵在了門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就那樣愣愣的扶著門把手看著他們,忍著腹部不斷傳來的陣陣抽痛‥‥

允浩瞬間抬頭,發現在中臉色蒼白的看著他們發呆,額角似乎有細密的汗水,表情有些痛苦,也有些寂寞。

他急忙推了推慧妍,站了起來,笑道,「在中,你回來了?這是我表妹蘇慧妍,還記得嗎,以前高中的時候我跟你提到過的‥‥」

在中點點頭,他當然記得,那時允浩總是在談到家人時幸福的笑著說他父親是怎樣的嚴格,母親是怎樣的溫柔,還有個古靈精怪不聽大人話的表妹‥‥

允浩那時候對他說的每一句他都記得,因為他從來沒有過家人,也不瞭解有家的感覺是怎樣的,所以只能嚮往的從允浩的描述中勾勒自己從未見過面的父母,想像著如果自己沒被拋棄,應該過著怎樣美好的生活‥‥

而且‥‥連他自己也沒想到,允浩所說的每句話,竟都成為了日後他在黑暗中掙扎甚至在絕望和死亡邊緣徘徊的時候,唯一的支撐和光明的力量‥‥

 

在中暗自咬咬牙,忽略隱隱的肚子痛,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記得,慧妍,你好啊。」

慧妍像兔子一樣竄過來,上下打量了在中一下,然後猛然想起什麼似的拍了下手掌,「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在中哥哥!表哥以前總提起你的!」說完,她扭頭去看允浩,「表哥,我怎麼不知道他也是你在警局的同事呀?」

允浩擰起眉頭,剛想委婉的說一下,在中就先把門關好,然後緩緩的一邊往玻璃隔間裡走一邊輕聲說,「抱歉,我不是高尚的員警,我只是一個小小的污點證人罷了。」

允浩心頭突然隱隱的有些痛,他去拉慧妍的手,「慧妍啊,其實‥‥」

誰知慧妍甩開他直奔在中,拉著在中興奮的跳跳跳,「哇!太神奇了!污點證人!你太偉大了!在中哥!我終於見到活著的污點證人了!」

允浩趕緊把她拉回來,「慧妍!怎麼說話呢!」

慧妍嘟嘟嘴,「唉呀我以前都是在案例裡和書裡看到污點證人的事情,當時就相當的感興趣,沒想到今天居然遇見了真人誒!而且還是在中哥啊!這麼好看的污點證人!‥‥今天真是不虛此行了!哥!我們和在中哥一起去吃飯吧!我想問他一些問題!」

允浩尷尬的看著慧妍一手牽著自己一手拉著一臉驚詫的在中就往門外衝,無奈的對在中小聲說道,「不好意思啊,我這個表妹一向這樣,有時挺抽風的‥‥」

在中皺了皺眉,剛才慧妍無意間手肘碰到了他的腹部,那種隱隱的痛覺又開始了,不過他不想拒絕慧妍的好意,從小就沒有親人的他,一直很想有個漂亮可愛的妹妹,可以疼愛她,兩人可以相互扶持,自己也不會變的如此孤單冷傲‥‥

剛剛慧妍聽說他是污點證人之後,依舊很平等很誠懇的對待他,讓在中心裡溫暖了起來,看著面前笑的燦爛的慧妍,他不禁暗自感歎,允浩,沒想到,連你的家人都這麼善良‥‥

 

正在這時,有天和韓庚從拐角處走了出來,眼尖的慧妍一看到有天就大叫一聲衝了過去,有天嚇得一哆嗦,抬眼一看是慧妍,立刻扭頭就跑,慧妍在後面一邊追一邊大喊,「死朴有天你給我站住!你對小晴都做了些什麼?!我不是警告過你不准對我同學下手嗎?!‥‥」

韓庚驚訝的看著他們的身影消失在樓道盡頭,轉頭瞪大眼問道,「有天的前女友?」

允浩挑眉,「有天哪有這麼剽悍的女友?她是我表妹‥‥不過對有天來說,可能還不如前女友來的省心呢‥‥」

正說著,突然感到身邊的在中身形一晃,韓庚大喊一聲,「小心!」允浩條件反射般的伸手去接,扶住了在中防止他跌倒。

這一扶才發現在中渾身滾燙,仔細一看,額頭的細汗分明就是虛汗,看到暈過去的在中,允浩心中就想燃起了一團焦慮的火,他大聲對著在一旁幫忙的韓庚喊道,「快!快去找醫生!」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