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   暗 戰

 

允浩聽了之後,久久沒有說話,清冷的月光灑進來,蜿蜒著在中的眉梢,浸染著允浩的眼角。朦朧而壓抑的黑暗中,允浩似乎咬了咬牙,猛然起身拉著在中往外走。

在中一驚,掙脫開來,「鄭允浩!」

允浩沒有停頓,逕自走到玄關處,抓起鞋櫃上放的鑰匙,抬頭對在中揚揚下巴,「走。」

在中愣在原地不解的皺眉看他,「去警局?」

允浩搖搖頭,突然笑的很舒展,「去學校。」

‥‥‥‥

 

 

 

 

時隔八年,在中再次站到了古老的爬滿藤蔓的高中校門口,一樣的疏影橫斜,一樣的古舊磚牆,一樣的破損招牌,一樣的月色下,站著同樣的兩個人‥‥只是,他們沒有身著校服,只是,他們不再是當年那對青澀少年了‥‥

在中微微抬頭,看著看著,幾乎就要落下淚來,過往的種種,壓在他心裡,融進他生命裡,溶在他呼吸間,即便是再不想去回憶的歡樂和痛苦,都在靜謐的夜空下,如潮水般洶湧而來。

他低下頭,忍了忍淚水,然後偏頭對允浩輕聲道,「帶我來故地重遊嗎?鄭允浩‥‥」

允浩扭頭看著在中,眼眸中是他不曾有過的溫柔和悸動,「不,我帶你來找一個答案。」

校門早已鎖好,門衛也已下班,允浩舒展了一下筋骨,對著在中指了指校門正門旁邊一條黑漆漆的小道,那是他們當年蹺課出去玩的必經之路,通往校園後方連接操場的一面破舊磚牆,也就是他們無數次翻上翻下的那堵。

在中默默的雙手插兜不說話,允浩輕嘆一口氣,「在中,今天晚上,你不是證人,我不是員警‥‥你剛才不是說你相信我嗎?那就讓我們都回到15歲,重溫一下當高一學生的感覺,好不好?」

新月從雲層後露出一點點光亮,似乎在偷偷微笑,疏朗的星星一閃一閃,在中看著允浩的眼睛,似乎那裡的星光比鑲嵌在雲層中的那些更甚‥‥他慢慢翹起嘴角,點頭,伸手在允浩攤開的手掌上擊了一下,「好。」

 

熟悉的道路,熟悉的奔跑和攀爬,當兩人微微喘著氣跳下搖搖欲墜的舊磚牆的一瞬間,有些東西悄悄蘇醒了過來。

在中靠著牆壁擦汗,允浩倚在不遠處,看看他,又抬頭看看天,笑一笑,又回頭去看在中。

想忽略也忽略不了的眼神,在中偷眼瞧了允浩一眼,正對上他看過來的目光,在中有些窘迫的清清嗓子,「你不是說要找答案嗎?找到了?」

允浩挑眉搖搖頭,從口袋裡掏出一個袖珍小手電筒,打開光柱對著在中晃了晃,在中伸臂擋在眼前,「很晃眼誒鄭允浩!」

允浩輕笑一聲,幾步走過來,拉下在中的手臂,「在中,你等我一下,馬上就能找到了。」

說完,他像高中時一樣耍帥般的對著垂落在額前的頭簾吹了口氣,在中嘴角蕩開小小的弧度,白了他一眼,就順著牆壁滑坐下去,看著夜空,感受著微涼的輕風吹過耳畔‥‥

允浩極其認真的貓著腰,沿著牆一寸一寸找著什麼,一直用手電筒照著牆面,還不時用手摸摸。

起先在中還叉著腰看笑話一樣看著身高一米八好幾的允浩彎腰低頭像做賊一樣摸摸索索的,過了沒多久,在中卻突然怔住了。

因為他想起來自己當初刻的字就在這面牆上,在中皺起了眉頭,雖然事情過去了很久,但他還是不願意允浩看到自己究竟刻了什麼。絞著雙手,在中快速的走過去,想搶先找到當年自己刻的字,擋在前面不讓允浩看到。

 

可是,就在他走過去的一刹那,聽到了允浩發出的低沉卻驚喜的歡呼聲,「原來在這兒!」他迅速回身,一把拉過在中,用手電筒照著牆面,彎起嘴角,眼睛眯了眯,「在中,我找的答案,在這裡‥‥」

手電筒的光柱精准的照在牆面的一排刻字上,在中掃了一眼,愣住,再仔細的看一遍,心底慌亂了起來。

在中凝神湊過去細細看,手指不自覺的覆上去,輕輕摩挲,指尖感受著字跡刻在牆面上深深淺淺的痕跡,耳邊響起幾聲微弱的蟲鳴,在中慢慢的轉身看向允浩。

允浩依舊舉著手電筒,臉上的笑容卻隱去,流露出的,是溫柔卻又擔憂的神情。

在中一動不動的凝視著他,允浩手微微一顫,低聲說道,「中間那個答案,是我刻上去的‥‥你莫名其妙消失之後,有的時候想你了,我就跑到牆下坐一會兒‥‥有一天就發現了‥‥發現了這些字‥‥我認得那出自你之手‥‥因為以前我們經常一起在牆上刻字‥‥」

在中半低著頭,久久沒有說話,手指著魔般緩緩在字跡與字跡間穿梭‥‥

光柱穿過他的肩膀,定格在一排有些歪歪扭扭,但力道強勁的字上——鄭允浩 金在中‥‥中間原本的空白,此刻被一個“”填補‥‥

刻心形符號的人應該比刻字的人還要用力,旁邊的字跡都些許模糊了,但中間的符號卻深深的,深深的,陷進牆壁裡,依舊如新,反射著天空的月色星輝和手電筒的光芒,不大的心形似乎泛著迷幻的色彩,將兩側的姓名緊緊聯繫在一起‥‥

在中肩膀有些小小的抖動,允浩看在眼裡,啪的關閉了手電筒,字跡上的光芒突然消失,在中的手指頓在心形的中心點處沒動。允浩慢慢的扶上他的肩膀,輕聲說著,「在中,答案找到了,但是我知道你需要時間去消化他‥‥我們先回家吧‥‥我明白你的顧慮,但同時我也想告訴你,我的答案,這麼多年,沒有變過,以後,也不會變‥‥不管你經歷過什麼,在中‥‥我的答案,都會是這樣‥‥」

 

 

 

 

第二天一早,只睡了幾個小時的在中一睜眼,就聽見允浩在大廳裡講電話,「你少廢話朴有天,讓你幫我把颱風領來你照做就是了,要不是你家離我爸媽家最近了你以為我願意找你啊?!‥‥慧妍這幾天忙實習忙到腳下生風了,肯定沒時間去騷擾,放心吧‥‥唉呀知道了!哪次讓你幫著辦點事你不都往死裡敲詐我?!‥‥嗯?沒什麼呀,我就是想牠了,都兩個月沒見了‥‥朴有天,該問的你就問,不該問的你最好給我少點好奇心,否則一會兒上班你會死的很難看,就這樣吧!」

允浩掛了電話,嘟囔著朴有天的不是轉過身來,發現在中睡眼惺忪的杵在臥室門口看著他,他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抱歉啊在中,吵醒你了。」

在中抓抓頭髮,打了個哈欠,用說夢話般虛幻的強調問道,「颱風是誰?」

允浩一邊在飯桌上擺碗筷一邊笑,「颱風是保鏢。」

在中清醒了些,皺眉道,「鄭允浩你有病吧,我都快被淹死在員警的世界中了,你還給我找一保鏢?」然後他用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小小的補充了一句,「有你不就夠了嘛‥‥」

允浩示意在中去洗漱,然後自己站到浴室門口解釋道,「颱風是我養的寵物狗,前一陣因為太忙就送到我爸媽家去了‥‥經過昨天下午那件事之後,我覺得讓颱風在我不在的時候跟在你身邊是個不錯的選擇。」

在中滿嘴牙膏沫的轉過臉,挑眉,含含糊糊的說著,「寵物狗?那到時候是我保護他啊,還是他保護我啊?!」

允浩笑著聳聳肩,「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快速的吃完早飯,在中正在廚房刷碗,就聽見門外電梯的響聲,以及突然傳來的犬吠聲,響亮的在樓道裡回蕩,其中夾雜著朴有天手忙腳亂的喊聲和俊秀的驚呼。

允浩扯掉繫了一半的領帶,匆匆跑過去拉開門,就看見朴有天死死的拽住沖著前方狂吠不止的颱風,以及站在自己家門口傻呆呆觀望一人一狗“拔河”盛況的俊秀。

允浩半蹲下身,朝著颱風拍拍手,有天如釋重負的鬆開拉著颱風的“韁繩”,颱風就如離弦的箭一樣衝向允浩,撲到允浩身上就開始舔舔舔。

允浩大笑著躺倒在玄關處,雙手不斷亂揉颱風身上的毛,「小子,幾個禮拜不見長這麼大了?」

在中探頭探腦的出來一看,有些驚訝,他心目中的寵物狗都是比較小巧的,沒想到允浩養的這只是純種的哈士奇,黑白毛相間,眼珠綠瑩瑩的,如狼的眼神相當淩厲,很像辦案時候的允浩,有種王者的氣息‥‥

朴有天很嫌棄的看著地上和颱風滾成一團的鄭允浩,抖了抖手,「你們家颱風吃什麼長大的?那勁兒猛的,跟特警有一拼了都‥‥」

然後他對著門後的在中攤攤手,「在中你小心點啊,這臭狗特認生,見著生人都會狂吠,」他走到俊秀身邊,深表同情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俊秀,不要害怕,其實臭狗就是脾氣大了點,體型大了點,其他的都還好。」

俊秀愣了愣,恍然大悟般的扭頭對著有天笑笑,「原來如此啊‥‥」

有天表情嚴肅的點頭,摸著下巴沉思,「想當初為了讓颱風放棄咬死我的念頭,我可是花了一個月的工資給它買了無數種貴重的狗糧‥‥」

俊秀卻自顧自的接著說道,「原來哈士奇體型也就這麼大啊‥‥我以前一直以為它比那種叫大白熊的狗還要大呢‥‥」

有天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難以置信的盯著俊秀傻笑的側臉,皺眉,「合著你剛才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不是嚇傻了?」

俊秀特純真的沖有天眨眨眼,「什麼意思什麼意思?為什麼要嚇傻?哈士奇的秉性一向不認生啊!一定是你自己膽兒太小,所以才會被嚇吧?」說完,俊秀樂呵呵的跑過去,加入了已經和颱風嬉鬧到一起的允浩和在中的隊伍‥‥

有天看著面前其樂融融的闔家歡,想起颱風第一次見自己時是怎樣的冷酷和暴力,突然就覺得人生何其悲涼,連一隻狗都會給自己擺臉色看‥‥最關鍵的一點是,它是鄭允浩養的狗‥‥難道是寵物和主人心靈相通了?

 

 

 

 

好不容易到了警局,昌珉就急急的跑過來,「頭兒,還是查不到江鵬飛的行蹤。而且我發現他放了好多煙霧彈,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跟進那些資訊,很有可能是假的啊‥‥」

允浩咂了咂嘴,「用在中甩出來的那幾條線順藤摸瓜也不行嗎?」

昌珉搖頭,左右看了看,壓低聲音,「頭兒,我昨天晚上在電話裡跟你說的那事兒‥‥我們這幾條線都斷在了最關鍵的地方,所以我很懷疑‥‥」

允浩擺擺手,「這件事我會去考慮,你不要多想,專心辦案就行了,一會兒你帶著在中去他說的地點取證,哦對了,我讓颱風跟著他,而且也派了韓庚他們過去,所以你不用太操心。」

昌珉瞪大了眼睛,「不是吧,頭兒,你怎麼連颱風都出動了?」然後他嘴角揚起一絲賊笑,「這待遇‥‥果不其然啊‥‥頭兒你對在中哥就是不一樣啊‥‥」

允浩抬手打在他後腦勺上,「別老學朴有天的調調,積點兒口德吧你‥‥行了沒事就快準備一下吧,早去早回。」

昌珉應聲出門,允浩嘆了口氣,往後一仰倒在寬大的轉椅裡,雙腿翹在辦公桌上,眼睛盯著天花板上的一點沉思。

 

突然聽到敲門聲,緊接著是俊秀的聲音,「允浩哥,李東海隊長托我把這個資料夾送過來。」

允浩把腿放下來,「請進吧,俊秀。」

誰知俊秀剛把資料夾放到桌面上,臉色就微變,皺著眉直沖允浩使眼色。

允浩愣了幾秒,然後才意識到俊秀的眼神和小動作在示意他出去。

允浩忍著疑惑和俊秀一起離開了辦公室,剛踏出門口,俊秀就拉起允浩直奔本層的天臺。

「俊秀,到底怎麼了?」允浩用手微微遮著刺眼的陽光問道,俊秀表情嚴峻,沉聲道,「哥‥‥你的辦公室,怎麼會被人監聽?‥‥」

允浩大驚,瞪眼看向俊秀,「什麼?!不可能啊‥‥警局的辦公室不可能被監聽,每間辦公室都安有反監聽設備啊!」

俊秀搖搖頭,抬起手腕給允浩看自己的手錶,「哥你看,這款手錶是昨天我自己鼓搗的,裡面嵌有微型偵察器和檢測裝置,任何隱藏的高級監聽設備都能被偵查出來,隨後我手錶就會微微震動‥‥我一走進你辦公室它就震個不停‥‥而且,哥,我是技術部的,說實話,警局辦公室的反監聽設備都挺老套的了,很多新型的微型設備它檢測不出來‥‥還有一種可能‥‥」

俊秀聳聳肩,「如果是內鬼的話,他完全可以進入警局電腦控制網路的內部系統,控制你辦公室的反監聽設備‥‥」

允浩面色一僵,又是內鬼,現在自己真的沒法不懷疑了‥‥

「不過,咱們的內部系統是有繁複且高級的密碼保護的,能短時間內進入系統並且不留痕跡的人,要嘛是頂級的電腦高手,要嘛是擁有通關密碼的高層‥‥」俊秀擔心的拍了拍允浩的手臂,「哥你要小心了,最好先別打草驚蛇,不要讓那個監聽你的人認為你發現他了‥‥」

允浩點點頭,「嗯,謝了,俊秀,以後有技術方面的東西你還得多多費心了。」

俊秀咧嘴一笑,「那是當然,我就是幹這行的嘛,那我先撤了啊,允浩哥拜拜‥‥」

 

 

 

自從俊秀告知允浩辦公室被監聽後,他就變得愈發小心謹慎起來,表面上還是一副與平常無異的樣子,每天按時安排工作跟進案子的進展,但實際上允浩已經在暗暗留心特別行動組的每個人,而且他還管俊秀要來了那塊手錶,以防隔牆有耳。

在中上次的取證很順利,目前為止,他們已經收集了江鵬飛的不少罪證,只是,這些還都不夠分量,憑江鵬飛的實力,他完全可以為自己開脫,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江鵬飛現在完全人間蒸發,沒有任何線索可以指示他如今的所在地,這一點,就連在中也沒辦法幫忙。

 

「他從來都是來無影去無蹤的,」在中叼著筷子說道。

允浩確認自己家沒被監聽後,就有意無意的找各種藉口把重要工作拿回家來做,而且在中在家裡呆著也會比在警局安全,用允浩的理論解釋,那就是:畢竟颱風比警犬更值得信任。

「以前也是,我,和他大部分屬下都不知道他的行程,每個人都不敢掉以輕心,因為他有可能隨時出現‥‥」

在中垂了垂眼簾,拿筷子戳一戳碗裡的米粒,「他最愛玩的一手就是放煙霧彈,太多次了,說是去了外國,其實就藏在自己的某棟別墅裡‥‥我說實話,允浩,」在中抬起頭向著桌子對面的允浩抿了抿嘴,「你們也不用著急抓他,如果你有耐心,完全可以等,等他徹底瘋掉的那一天,或者他自殺的那天‥‥」

允浩一口湯含在嘴裡,吐也不是吞也不是,疑惑的鼓著臉挑眉,在中看著他傻乎乎的表情,笑笑,「我跟你說過的,江鵬飛特別變態‥‥我一直覺得他精神有問題‥‥而且以他那種玩法,能健康活到五十歲就是奇跡了‥‥早晚有一天,他不是精神崩潰就是身體崩潰‥‥」

允浩把湯咽下去,半晌擦擦嘴問道,「他吸毒嗎?」

在中搖頭,起身收拾碗筷,「他不吸毒‥‥不過,」他的手頓了頓,「他有虐待和自虐傾向,而且很嚴重‥‥」

在中淡淡的說著,進了廚房,聲音混雜著洗碗的水聲輕輕飄出來,「江鵬飛很偏激‥‥你看他在幾年裡迅速擴大生意面,野心勃勃,雖然陰險狡詐,但以他們江家現在的勢力來看,其實是沒必要那麼著急的,可見他秉性的偏執‥‥」水聲停下,在中看著窗外的天空,嘆了口氣,沒再說下去。

一回頭,就看見允浩靠著門框直直的盯著他看,在中不自然的擦擦手,低頭蹭著允浩的肩膀走了出去,坐到客廳的沙發上去逗颱風。

身邊的沙發陷了陷,在中知道允浩坐了過來,但他沒有抬頭,只是埋頭逗弄颱風,靜了一會兒,允浩的聲音從身邊傳來,「我不能等的,在中。」

在中低低應了一聲,伸手去撓颱風的後背,颱風舒服的哼唧了一聲,允浩輕笑一聲,接著道,「我一定會在半年之內抓到他,為了你,我豁出去所有也要抓到他,在中‥‥」

在中沒想到他會這麼說,抬頭就對上了允浩亮晶晶的眼睛,兩人就那麼對視了一會兒,颱風哼哼了兩聲見沒人理他,也就自己跑去客廳的角落趴著了。

允浩借機蹭過來,咧嘴沖著在中笑,在中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也就愣愣的對著允浩笑。陽光透過紗簾輕柔的飄進來,在兩個年輕英俊的面龐上舞蹈,勾勒出獨屬於他們的時空‥‥

 

 

 

日子一天天過去,江鵬飛的案子似乎進入了死角,多條線索混雜在一起,理不出頭緒,偏偏它們都在最重要的一環斷掉‥‥而且允浩也一直沒能查出內鬼是誰,又不敢輕易的把有內鬼這件事公佈出來,以防亂了軍心。

其實在中早就告訴過他,江鵬飛在白道有人罩著,而且很有可能就是警局的人。允浩讓俊秀查了特別行動組除了希澈之外的所有人的電話記錄和電腦使用記錄,沒有任何蛛絲馬跡可尋,那麼現在最大的疑點就集中在了希澈身上。可是,礙於希澈是他們的領導,而且多年同學的感情也讓允浩不願意去查他,因此內鬼一事也暫且擱下了,反正最近沒再出任何內鬼洩密的動向。

心中雖然總是有愁緒,但是一看到在中,允浩就會暫且忘記所有煩惱。那天晚上的事情兩人都沒再提起,可是,從在中眼神中,允浩能得出,他在一點一點拋去束縛,一點一點恢復到原來的自己,一點一點勇敢的承擔這份感情的重量。就在允浩覺得自己許諾給在中的半年內抓到江鵬飛將成為一句空話時,一個驚天的轉機出現了‥‥

 

 

一天下午,下了班的允浩正打算和在中一起去遛狗,慧妍卻冒冒失失的敲開了他們家的大門。

允浩看她臉色蒼白神色慌張,就知道出事了,於是急忙拉著慧妍進屋,給她倒了杯水,「慧妍,別急,有什麼事兒哥幫你解決,慢慢說‥‥」

慧妍緊緊皺著眉頭,聲音中有一絲顫音,「表哥‥‥我,我們事務所,很可能跟江鵬飛有密切聯繫‥‥」

允浩略感驚訝,示意她繼續說,慧妍喝了口水,「昨天我加班到很晚,就趴到桌上睡著了,等我醒了發現整棟樓都鎖門熄燈了,估計是我桌上的文件太多了,我又坐在角落裡,同事都以為沒人了‥‥然後,然後我口渴,想去茶水間倒水,就發現走廊盡頭章律師的辦公室裡透出微光,我怕有賊,就悄悄握著手機匍匐過去看看,打算隨時報警‥‥」

「誰知道,我聽到章律師還在裡面,在小聲講電話,聽了幾句我就發現不對‥‥她和對方談話的內容,似乎都是關於如何替某個人脫罪,而這某個人,在她口中被稱為“大哥”‥‥我知道事情嚴重,就用手機錄了一段他們的對話,不過不太清晰,因為我不敢靠得太近‥‥後來我跑回自己的辦公桌下面躲著。」

「等她的腳步聲離開後,我利用外窗和陽臺偷偷潛進她辦公室,用上回從昌珉那兒搶來的外接設備查看了她電腦裡的檔,發現有幾個是被加密保存的,我就偷偷拷貝出來了‥‥我不認識那種密碼,不過其中一個檔的小圖示我認得,那是上回你指給我看的江鵬飛旗下一家百貨公司的標誌‥‥」

「表哥,怎麼辦,我們事務所,很有可能就是江鵬飛一直用來逃脫法律制裁的屏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