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群裡的F親估聊天聊到我上禮拜看的一篇豆花文,是個短篇,但卻把我看得哭很慘

第一次看這文是兩年前吧~看完整個淚流不止情緒無法平復,因為這文是半現實文,所以更加容易帶入情緒

第二次就上禮拜,無意中在無水又看到這篇,手賤又點進去看了一遍

看完雖沒有第一次看得激動,可還是又淚流滿面~~

今天完全是臨時起意轉這篇文~因為覺得不能只有我一個人被虐(喂)

F親估還沒有看前問我是BE、HE,嗯.....這個答案留待給各位思考好了

 

===========================================

46eff4039245  

《我們的歌》by牛奶烟花

 

 

 

★ ★【동방신기 1 】★ ★ ★

 

雪從昨夜就開始下,金在中推門走出來的時候,庭院裡的積雪已經深到他的腳腕處「該是今年最大的一場雪了。」

「耶誕節快到了。」女人靠在門框上緊了緊肩上的披肩,抬眼看著還在紛揚而下的雪「在中啊,昨天從韓國寄來封信。」

「韓國?」金在中皺起眉「我姐的?」

「不是,有天的。」女人走進雪地,將金在中眉宇間的落雪拍掉「回屋吧,你的腿剛好些,別受涼了。」

「嗯。」抬手摟住妻子的肩膀走回屋裡。關門的時候,金在中回頭看了一眼還在下雪的天。

 

妻子半躺在沙發裡讀著報紙,看到什麼有趣的就會捂著嘴輕笑。金在中給妻子倒了一杯熱茶,把孩子昨天丟在地上的玩具彎腰收拾好,坐在妻子身側柔聲問道「孩子還在睡嗎?」

「他昨晚上和Joe鬧騰了一夜。」妻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我剛才去叫了,看他太睏,讓他多睡會兒吧。」

「嗯,他的冬令營不是要去歐洲嗎?什麼時候走?」

「應該得過完耶誕節吧,但那小子已經迫不及待了。」

微笑的起身在壁爐前坐下,把椅子旁的毛毯展開蓋在膝上。火焰在壁爐裡燃燒,火光倒映在金在中已經不再年輕的眼角。

「昨天黃昏送到的,你喝醉了就沒叫你。」妻子把信封放在在中膝上,又把他膝上的毛毯往上揪了揪「勃蘭特醫生明天會來看你,我明天不工作了,在家陪你。」

「嗯。」仰頭微笑的看著妻子。

「我去給你熱杯牛奶。」拍了拍金在中的手背,女子拉上滑落在半肩的披肩,走進了廚房。

疲憊的揉了揉眉心,映著火光拆開了有天的來信。

 

在中哥:

過的怎麼樣?

加拿大的冬天很冷,你和嫂子還要咱們小浩宇都要注意多穿些衣服。你們寄來的照片俊秀都擺在病床前頭。昌珉和我說他在加拿大拍戲的時候去看你了,說浩宇又長高了不少。很久沒見那小傢伙,倒還很想他,哥你下次回韓國的時候帶上他好嗎?不過孩子也要上學‥‥那麼就等我有時間去加拿大看望你們吧。替我向嫂子問好。

哥,12月15號是俊秀的40歲生日。我問他想要什麼,他居然和我說想回到舞臺上,那個有我們的舞臺上。哥,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俊秀的身體越來越虛弱,我真的不知道那個最後一秒到底離他還有多遠。但是,明明是已經回不去了的對吧?

哥,我想給他一個舞臺。

 

 

有天

2026年11月26日 晚 於首爾

 

 

「寫了什麼?」妻子站在他身後看到他緩慢的揉著眉心,神情盡是疲倦。

「俊秀的病好像撐不住了。」抬手接過牛奶杯,勉強的微笑起來。

「那你用回去一趟嗎?」妻子走到在中身邊蹲下,仰頭看著他。

「嗯,得回去。」把妻子的頭髮別到耳後「我會叫八姐來陪你和浩宇住一段時間,我會儘快回來。」

「我不用去嗎?」

「不用了,我去就好。」金在中望著壁爐中的火焰沉默下來,恍惚中好像看見了他們曾經的身影,他們整齊的舞步,他們放肆的笑,他們大聲的呐喊‥‥‥

火焰無聲燃燒。

 

 

 

 

 

 

金在中走出首爾國際機場的時候,鄭允浩正眯著眼睛靠在車上抽菸,雪落滿了他的肩頭。允浩看見他的時候,微笑著上前輕輕擁住。

「先去吃東西吧。」把行李放到後備箱裡,鄭允浩坐進車裡看著在中。

「還不餓,飛機上吃了點。」看著窗外緩慢飄落的雪「首爾也下雪啊。」

「加拿大也在下雪?」

「嗯。連著下了兩天。」

「膝蓋沒疼吧?」

「嗯,還好的,沒出去走動。」金在中看著允浩放在自己膝上的手,伸手覆蓋住。鄭允浩把沒燃盡的菸深深吸了一口,然後關掉頂燈,吻住金在中冰涼的唇。

 

 

 

 

 

 

 

★ ★【동방신기 2 】★ ★ ★

 

在中的到來讓俊秀開心的一夜沒睡著,儘管有天最後生氣的命令他趕快休息,他還是硬拉著金在中的手說笑了一夜。朴有天和鄭允浩兩個男人坐在醫院過道裡的長椅上,沉默的看著明晃晃的吊燈。

直到走廊盡頭的落地窗湧進陽光,金在中才疲憊的從病房裡走出來,有天拉開條門縫兒看進去的時候,俊秀安靜的閉著眼睛,呼吸均勻。

 

有天陪著鄭允浩和金在中吃完早點以後就馬上趕回了醫院。在中因為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又一夜沒睡,在回允浩家的路上就在車裡睡著了。鄭允浩不忍心叫醒他,自己靠在車外抽菸,在中醒了以後揉著眼睛問允浩有沒有等很久,鄭允浩微笑的搖頭。

腳下是一地菸蒂。

 

 

 

昌珉從日本結束拍攝趕回首爾的時候,正是深夜。鄭允浩和金在中肩併肩站在一起微笑的朝他揮手。腳步一頓,隨即上前給了每個哥哥一個用力的擁抱。

「哥你怎麼突然回國了?嫂子和孩子呢?」

「他們都在家。」金在中坐在副駕駛的座位上,側著身子看著昌珉「很累吧。」

「還好的。」昌珉鬆開領帶,解開西裝的紐扣「什麼時候回去?」

「哥來是想做件事。」在中放柔聲線,鄭允浩微微側臉看他。

「昌珉」猶疑了一下,在中轉過身子低下頭。

「怎麼了?」允浩側臉問。

金在中皺著眉看著窗外的星空「我不知道怎麼說。」

「我來說好了。」握緊金在中的手,溫度一點一點滲透。

那天晚上鄭允浩和沈昌珉坐在客廳說了很久,金在中站在二樓的欄杆邊看著。他看見沈昌珉深深的埋下頭,允浩抽完整根菸的時候,他沉重的點頭。

 

 

俊秀的母親去陪俊秀,有天才拖著疲憊的步伐回到家裡休息一下。有天一進門在中就趕緊去給他熱牛奶,但是他端著牛奶出來的時候有天已經斜靠在沙發上睡過去了。只好把牛奶放下,為他取上被子蓋好。

朴有天醒來的時候,鄭允浩和沈昌珉正坐在地毯上看著電視螢幕。揉了揉發脹的眼睛順著他們的視線望過去,螢幕上是他們在日本武道館的演唱會現場。正放到了《PROUD》,他看著曾經的自己淚流滿面緩緩提起嘴角。

「這場子全靠我和在中哥撐著,你們幾個沒出息的。」沈昌珉笑著拿起抱枕砸鄭允浩。

「我也沒哭,只是哽咽了。」鄭允浩抿唇,回頭正對上朴有天濕潤的眼睛。「有天醒了?」

「嗯」低頭揉了揉眼睛,答應著。

昌珉沉默的看著鄭允浩,允浩站起身走到有天身前「12月26日,東京巨蛋。」

低頭的動作停滯,緩緩抬起頭看著允浩帶笑的眼睛「哥‥‥你說什麼?」

「12月26日,東京巨蛋。」沈昌珉歪著頭複述了一遍。

「真的?真的假的?真的嗎?」眼淚盈眶,有天不可置信的急切詢問著。

「12月26日,東京巨蛋。」彎腰抱住有天,允浩閉住眼睛「真的。」

朴有天哭出了聲,剛睡醒的在中躺在床上閉著眼睛聽著他壓抑的哭聲。

 

場地是允浩聯絡的,他沒說他是怎麼做到的,昌珉問了幾遍他也不說只好作罷。當天晚上,金在中快睡著的時候聽到身邊的男人嘶啞著嗓子呢喃著:「在中啊,他們說東方神起過去了‥‥」

金在中很睏,睏的睜不開眼睛。但是他在心裡小聲說「沒有。」

 

 

 

 

 

 

 

★ ★ 【동방신기 3 】★ ★ ★

 

有陽光的早晨,鄭允浩就陪著金在中坐在陽臺上一首一首的選歌。2個小時的演唱會他們雖然還能撐得住,俊秀的身子卻是不能了,所以金在中儘量挑選了抒情的歌,決定放棄《Rising Sun》的時候,金在中靠著鄭允浩的肩膀沉默許久。

手指停在《WHY》上,在中眯著眼睛衝允浩笑。

「不唱。」頭微微別過,像個置氣的孩子一樣撅起下唇。

金在中好笑的拍拍允浩的頭「好好好,不唱。」

轉身,卻點下了播放。

「在中!」

「聽聽有什麼關係。」

「‥‥‥」鄭允浩微嘆了口氣「別聽了,我不想聽。」

「嗯,歌詞現在聽著也還是很刺耳的。」金在中抿唇微笑靠在允浩懷裡「這首歌出來的時候,是俊秀先聽到的。其實我們三個當時知道你們的消息以後就一直在網上守著,不過出來完整的MV的時候我剛好練完舞睡著了。」

陽光很好,柔軟的傾瀉下來。傾瀉了金在中一身日光。

「我醒來的時候,俊秀和有天正坐一起看你們的MV。」回頭看著允浩逆光的側顏「我要看,他們兩個就不讓我看。」身子坐正「後來我看了,不過就看了一遍就關了。」

「嗯‥‥」鄭允浩眯著眼睛看著在中膝上跳動的陽光。

「我和他倆說,這首歌雖然是你們的聲音。」

手指碰觸螢幕,將正在播放的《WHY》按下停止。

「但不是你們唱的。」

微笑的抬手環住金在中的肩膀,鄭允浩抬起下巴抵在在中頭頂「最後一首曲子,我們唱《HUG》。」

 

 

 

 

金俊秀什麼都不知道,有天沒和他說,其他人都默契的保持著沉默。金俊秀只是白日坐起身子望著窗外,若有陽光湧進來他就會微閉著眼睛仰起臉,若是下雪他就會一動不動的凝視著。

時光好像停滯了,他卻又鮮明的感覺的到每過一秒,生命都會被抽走一絲,留下蒼白的虛空。

金俊秀望著窗外的時候,有天靠著門框望著他。時而微笑,時而憂愁。他挽留不住,只能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直至有一天閉上眼睛,他的每個瞬間自己都能清楚的記得。

這樣,就像他一直在,就像他從沒走。

 

 

年底的片約早已經排滿了,手上還掛著兩個大製作的電影。不過他需要時間排練,需要時間能讓他和哥哥們站在他們的舞臺上。昌珉和公司說耶誕節前的所有通告全部取消,公司的答覆是不容反駁的不允許。

昌珉當著公司高層的面,撕碎了自己的通告時間表,撒了一地碎片轉身離開了會議室。

經紀人震驚的跑出去跟著他,直到地下停車室還在反覆勸著,要他仔細考慮,要他明白如果他這麼做的違約金的數目會是多少。昌珉從車窗裡遞出一張卡,經紀人接過一看,是一張無限卡。再說不出一個字,呆呆的看著昌珉的車駛出停車場,末了突然醒悟的喊道:「明天早晨有KBS的年度訪談啊昌珉!!!」

 

 

 

全韓影響力最大的訪談節目現場,燈光攝影全部到位,只是主角的位置一直空著。經紀人給昌珉幾個手機打電話全部是關機,家裡的電話也顯示著無人接聽,直播的時間馬上就要到了,所有人都憂心忡忡的時候,沈昌珉穿著寶石藍色的西裝優雅的走進來。

沈昌珉只是對著攝像機說了一句話,然後在所有人的震驚中轉身離開。

他說:「Cassiopeia,12月26日東京巨蛋,東方神起等你們回家。」

 

—— Cassiopeia,12月26日東京巨蛋,東方神起等你們回家。

 

「媽媽,你怎麼了?」稚嫩的孩子踮起腳爬在沙發上看著餐桌旁的母親盯著電視螢幕,腳下是一地打碎的盤子。「媽媽?」

女人視線失焦,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早已淚流滿面。

 

—— Cassiopeia,12月26日東京巨蛋,東方神起等你們回家。

 

喧鬧的街頭,女人緊了緊衣領冒著風雪在人群中急忙穿行著。腳步一頓,女人循著空中傳來的聲音微微仰頭,巨大的玻璃幕牆上,熟悉的人熟悉的眼神,熟悉的姓名。

漫天風雪中,女人就那樣仰頭望著,過了很久很久,無數行人從她身邊走過,她就那樣定格在那裡,以仰望的姿態凝固了時光。

 

—— Cassiopeia,12月26日東京巨蛋,東方神起等你們回家。

 

深夜,正在熟睡的女人被持續不斷的鈴聲吵醒。睏倦的起身接起電話,女人看著窗外夜幕下的巴黎屏住了呼吸。掛了電話,女人抱住身邊的丈夫,低聲呢喃「I must go to Tokyo .」

 

—— Cassiopeia,12月26日東京巨蛋,東方神起等你們回家。

 

「萬一那場演唱會‥‥」視線從螢幕上昌珉的臉移開,金在中仰頭看著允浩「真的只有我們怎麼辦?」

握緊在中的手,一字一頓「她們會來的。」

 

 

 

 

 

 

 

 

★ ★ 【동방신기 4 】★ ★ ★

 

金俊秀微微顫抖的站在舞臺的中央,四周是巨大而空曠的內場。他轉著腳步不可置信的看著,最後一個人站在舞臺的最前方,弓著身子大喊:「We are TVXQ!」

他的聲音回蕩在冰涼的空氣裡,遠遠的傳了出去。

他身後的四個男人,微笑的看著他的背影。

 

臨近耶誕節,他們開始了夜以繼日的排舞、和曲、走位‥‥俊秀的身子經不住長時間的劇烈運動,四個人總是先陪著俊秀排完俊秀的部分,然後俊秀悠然的坐在台側,剩下的人才開始一遍一遍的演練,直到大汗淋漓。

金俊秀就坐著看他們,總會一恍惚,就把他們的身影和記憶中的身影重疊,然後就仿佛聽到了曾經那些鋪天蓋地的呐喊,他茫然的回頭看向台下,只有一片死寂的黑色。

餓了的時候,幾個人就圍坐在一起吃點簡單的盒飯,說笑著。每當這時候昌珉都會紅著眼睛低下頭,被哥哥們嘲笑之後大口的吃著盒飯一句話也不說。在中知道昌珉的感受,因為他又何嘗不是,很幸福。

 

 

《Miracle》在中是沒選的,儘管他明白《Miracle》的意義,但擔心著俊秀的身子終是用《One》取代了。

最後一遍走場的時候,金俊秀一個人站在舞臺中央,金在中想過去,卻被有天攔下。音樂響起,在中身側的手緊緊握拳。

金俊秀咬著牙完整的跳完了《Miracle》的全部動作,蒼白著唇抱住金在中「哥,我能跳的。」把臉埋在在中的脖頸裡「讓我跳吧‥‥」

金在中點頭,不住的點頭,緊緊抱著俊秀。

鄭允浩走上前,擁住兩個人。有天紅著眼眶抱住還在點頭的金在中,昌珉默默的張開雙臂。

他們擁抱在一起,一如從前。

 

 

 

街道上的櫥窗裡點亮了耶誕節的彩燈,古老的歌謠從破舊的音樂盒裡傳出來。

東京的雪下得很大,整個世界都被大雪渲染成白色,就像暢快淋漓的下了一場牛奶雨。

「今年的好像哪裡的雪都鋪天蓋地的。」金在中站在窗前,額頭抵著玻璃。

「上帝想用大雪壓住塵世的喧囂。」允浩從腰後抱住在中「然後,讓世人靜候我們出場。」

「這個說法雖然荒唐‥‥」唇角微揚「但是我喜歡。」

「金在中。」

「嗯?」

「下輩子,為了我們活一次好嗎?」男人的聲音很低,在中卻聽到清清楚楚。

「下輩子,不顧家人,不顧世人,不顧一切。」轉過身子,在中捧起允浩的臉「我只為你活著。」

「呵呵‥‥說好了。」允浩看著昏黃燈光下在中的眉眼,呼吸放輕。

「嗯」靠在允浩的肩膀上,閉住眼睛「說好了。」

他們都知道沒有下輩子,都知道選好的路,回不去了。

 

 

 

 

 

 

 

 

★ ★ 【동방신기 5 】★ ★ ★

 

I know you are waiting for me .

 

開場原定是《Thanks to》,卻被金在中在演唱會開始的前一天改動。補好妝以後,金在中靠在鄭允浩懷裡閉著眼睛休息。唇角微笑「允,心跳好快。」

轉動著在中右手中指的銀色婚戒「不戴和她的婚戒,她不生氣嗎?」

「戒指嗎?」在中眯著眼睛舉起手,銀戒閃動著溫潤的光澤「我說,這枚戒指只有幾種情況可以摘。」

「我死了,或者‥‥」右手握住允浩的右手,兩枚銀戒碰撞在一起「你死了。」

允浩笑著把視線轉向窗外,適才不安的心慢慢平靜來,平靜的仿佛世界失去了聲音,只有自己一下一下的心跳。

 

 

 

「準備好了嗎?」

鄭允浩幾乎已經聽得到前場的嘈雜,思緒有些混沌不清,好像很多東西向自己湧來,把自己淹沒在水下,喘不上氣,說不出話。但胸腔卻滾燙的幾乎要燃燒起來,允浩用只有他們看得懂的眼神,一一看著每一個成員,然後伸出左手。

一隻只手伸出,重疊,相握。

「U-Know!」

「Fighting!!」

「Hero!」

「Fighting!!」

「Micky!」

「Fighting!!」

「Max!」

「Fighting!!」

金俊秀看了每個人一眼,想起了曾經。急忙自己喊著:「Xiah!fighting!!!」

「哈哈!!!」其餘幾個人相視而笑。

金在中把右手壓在最上面俊秀的左手上「Xiah!!!」

每個人都看著俊秀,喊出了最震撼人心的聲音:「Fighting!!!!!」

俊秀紅了眼眶,皺緊眉頭大聲的喊道:「TVXQ!!!」

手向上舉,五個人都揚起王般的微笑「Fighting!!!!!!!!!」

 

 

升降臺緩緩上升,鄭允浩調整著呼吸,他想快點上去,卻又膽怯著。

昌珉伸出拳在他胸前打了一下「哥!準備好了吧!」

張開手包住昌珉的拳頭,霸氣的眉揚起「The return of kings」

音樂響起,燈光大亮,允浩有些暈眩的站在舞臺中央。四周,漫天遍野,仿佛無邊無際的紅海蔓延到了夜的邊際,心,卻是靜了。

《Why》!拉開了聖誕之夜序幕!

鄭允浩和沈昌珉默契的配合著,鄭允浩開始唱說唱部分的時候,音樂伴奏卻陡然改變,允浩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小,最後被有天的聲音取代。

金在中、金俊秀、朴有天從天空緩緩降落,《Get out》的旋律迴響在夜空。金在中將黑色的頭髮染成栗色,顧盼之間,傾城依舊。

《Get out》正到高潮的時候,音樂戛然而止。當音樂再一次響起的時候,全場的女人們瞬間淚流滿面。

《咒文》,歸來。

台下的女人們已不再年輕,有些人還抱著自己的孩子,她們就那樣仰望著臺上五個如神降落的男人。回憶翻湧,時光急速倒退。

東方神起,早已不僅僅是偶像。它成了千萬人的信仰,承載了千萬人的青春。

女人們回來,不僅僅是為了當初和他們許下的【神起不離,仙後不棄】的諾言而已,那個聖誕夜,她們放縱了自己,回來祭奠自己的青春。

一夜高歌,一夜縱情。

雪越下越大,全世界只餘一個姓名: 東方神起

 

 

 

 

 

 

★ ★【 Never End 】★ ★ ★

 

他們承諾她們,每隔五年的聖誕夜,他們都會站在這裡等她們。

他們大汗淋漓的站在臺上喘著氣,她們默默的心疼。

他們微笑的說了結束,她們不動,他們不動。

他們沒有如往常一樣鞠躬退場,第一次,他們想換他們看著她們的背影。

他們站在臺上,凝眸看著每一個他們能看清的臉孔。

燈光驟滅,輝煌好似浮生若夢。他們又站在一片黑暗中,耳畔卻好像還聽得到她們的呼喊。相視而笑,他們搭住彼此的肩膀走下舞臺。

 

 

 

來年的3月,俊秀離開了這個世界。春天回來的時候,他躺在朴有天的懷裡,微笑著閉上眼睛。朴有天沒有悲痛,因為他已經做到了閉上眼睛,能想起他的眼簾下垂的角度,能想起他唇角彎起的弧度,能想起他左頸側青色的血管。

「他一直在。」有天笑著和在中說「他從沒走。」

俊秀離開後的第二個月,有天就變賣了所有不動產,一個人踏上飛往塞班島的飛機,開始了他的旅程。在中總會收到他從世界各地寄來的明信片和照片,照片裡的有天總是望著鏡頭大笑,他身後的天空澄澈透明。

留在圈子裡的只剩下了昌珉,昌珉已經是亞洲影視界的一線明星,高票房的保證。以他的先天條件和如日中天的人氣,公司幾次希望他能出個人唱片,重回音樂圈。

昌珉始終都是搖頭。

他和金在中說,他的歌聲,只為了東方神起存在,僅為了東方神起存在。

鄭允浩的餐廳越做越大,佔據了韓國餐飲業的39%的市場份額,瑞士、西班牙、英國、法國、美國、澳洲‥‥他的餐廳幾乎遍佈了全球,卻由始至終沒有涉足加拿大。

而鄭允浩,除了在得知金在中離世的消息後一個人坐飛機飛到加拿大,在金在中的墓地前坐了很久很久。再沒去過加拿大。

 

 

 

金在中第二次見到有天是在5年後的耶誕節。那天晚上的東京巨蛋,沒有煙花沒有呐喊。他們只是安靜的唱歌,她們安靜的聽著。他們沒有解釋最右邊的位置為什麼只留下了一束光,她們也不問,只是流著眼淚一起唱著俊秀的部分。

俊秀聽見了嗎?她們唱給你的歌。

該是能聽到的,畢竟女人們愛你的心,離天堂那麼近。

 

5年、再5年、再5年‥‥

臺上的人一個接一個的變成了光,台下的人卻越來越多。

總是會有年輕人好奇的問台下的老人「你們在唱什麼?」

「我們?」老人看著空蕩蕩的舞臺上五束銀白色的燈光穿透黑暗傾瀉而下,笑了「我們在唱我們的歌。」

 

5年、再5年‥‥

直至台下的人中,再沒有人記得誰是東方神起,沒有人知道他們為了誰站在這裡唱歌,沒有人知道他們唱出的旋律曾經屬於誰。

他們只是知道,每隔5年耶誕節一定要來這裡。

又有年輕的孩子歪著頭問「你們在唱什麼?」

「我們‥‥?」想了很久,複述出自己曾經得到的答案「我們的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TVXQ•Never End_____________

 

 

 

===============================================

 

這文真實到似乎以後真的會發生一樣,尤其是允在的部份......cefc1e178a82b90165712555728da9773812effc  

看完想打我的麻煩下手輕點。。(抖)

 

 

明天開始PO新文啦~~~~(滾走)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