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1   驚 喜

 

俊秀正在家打遊戲打得不亦樂乎,突然房門被大力拍響,他劈裡啪啦的跑過去拉開門一看,「允浩哥?在中哥?什麼事兒?」

允浩晃了晃自己手裡的移動硬碟,「俊秀,幫我破譯幾個加密檔,還有,」他轉身從在中手裡接過慧妍的手機,「幫我根據這段錄音追蹤這個女人的手機頻率,進入手機網路系統查詢她最近幾個月的通話物件。」

俊秀點點頭,迅速回到了電腦桌前,在中踏前一步,「我來幫俊秀吧,如果真是江鵬飛的幾個直屬總公司內部的密碼,我可以破譯百分之七十左右。」

允浩翹了翹嘴角,柔聲道,「好,那我先回去陪著慧妍。」

在中看了他一眼,就轉身向俊秀走去,卻突然被允浩大力拉到了門外。

允浩半掩住俊秀家的大門,和在中調換了方位,自己背對著俊秀屋裡擋住視線。在中瞪大眼睛甩甩手,壓低聲音道,「怎麼了?」

允浩笑著伸手捋了捋在中額頭上的髮絲,在中皺眉閃開,「鄭允浩,你要是再把我當女人拉拉扯扯摸頭摸臉的話,別怪我發火!」

允浩呵呵笑著擁住在中的肩膀,照著在中光潔的腦門上就親了一口,親完了還喜滋滋的看著他。

在中的臉瞬間變為大紅,但同時又裝出一副冷淡憤怒的樣子,「鄭,鄭允浩!你抽什麼風!」

允浩看著在中窘迫的樣子,笑容加深,他翹起大拇指對著在中擺了擺,「我們在中,最棒了,加油!」說完,就一溜煙的跑回自己家了。

在中愣愣的站在樓道裡看著他的背影,又抬手蹭了蹭額頭,突然輕笑出聲,「豬,有本事你親完別跑啊‥‥」

 

 

允浩哼著歌進了家門,慧妍抱著颱風一臉驚訝的看著他,「表哥,你在對門揀著錢了?樂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允浩神秘的眨眨眼,「不,是揀著寶了,比錢珍貴的多‥‥」

慧妍撇撇嘴,不予理睬。允浩在她身邊坐下,正了正臉色說道,「慧妍,我記得你以前跟我提過,你們法律系有個學姐,是專攻犯罪心理學的,特別優秀。你和她熟嗎?」

慧妍點點頭,「啊‥‥你說孫若靜學姐呀,我倆挺熟的,平時是一個社團的,私交不錯,你怎麼突然打聽她?」

允浩抬抬眉,「慧妍,回頭你幫我問問她,這個假期,有沒有興趣來我們局作實習生‥‥」

慧妍愣了愣,「不是吧,表哥,你們局的談判專家不是都爆滿了嘛!哪兒還有位置留給實習生啊!」

允浩看著窗外越發沉寂的天空,眯著眼睛哼笑一聲,「不是去談判組那兒‥‥是跟著我們重案組‥‥機會難得喲,趕快通知她吧!」允浩說著,又神秘的眨眨眼。

 

 

 

 

第二天早上,清醒嚴肅的沈昌珉和完全夢遊的朴有天同時應鄭允浩的邀請,出現在朴有天租的房子樓下的麥當勞裡。

昌珉一落座就和允浩開門見山,「頭兒,有什麼進展,說吧!」

允浩咬了口漢堡剛想說話,就看見對面的有天閉著眼睡得無比酣暢,頭還一點一點的,眼看就要紮進面前的咖啡裡。

允浩沖坐在有天旁邊的昌珉使了個眼色,昌珉一臉不情願的伸手拍了拍有天的肩,「朴有天,醒醒了!」

有天迷茫的看了他一眼,扒拉開他的手,向後靠在椅背上繼續睡,還不忘嘟囔一句,「Julia,讓我再睡會兒‥‥」

允浩噴笑出來,昌珉黑著臉深呼吸一口氣,然後學著金希澈的樣子,模仿著金希澈的語氣,提著有天的耳朵沖著他大喊,「去死吧你朴有天!最好給我立刻清醒過來!否則這個月獎金全部扣光!」

有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睜大眼喊了出來,「不要啊大哥!我上有老母下有胞弟,你怎麼忍心看著我‥‥」喊到這兒他才反應過來身處何地,看了看身邊淡然的喝著牛奶的沈昌珉和對面憋笑憋到快內傷的鄭允浩,朴有天醞釀了半天,最終開始憤憤的吃早餐。

允浩看了眼對面的兩人,嘆了口氣,用只有他們仨能聽見的音量說道,「下一個任務,去查希澈哥‥‥」

昌珉和有天都是一驚,有天看了看四周,低聲回道,「你鎖定內鬼目標了?在自己最親密的兄弟身上?」

允浩嚴肅的皺著眉,「昨天晚上我給你們傳的加密文件都看了吧?」

兩人點頭,允浩再次歎氣,「在那個章律師的通話記錄裡,有三個電話是打到希澈哥手機上的,另外還有五個是打到我們警局內線的,俊秀查了一下,就是希澈哥的辦公室電話沒錯。」

昌珉搖搖頭,「但那也可能是他們在談工作上的事情,畢竟作為員警,無法避免的要和律師啊法官啊什麼打交道‥‥」

允浩打斷他道,「那幾個檔說的都是怎麼利用法律空隙為江鵬飛旗下的公司逃稅或者脫罪的事情,而且我很懷疑其實那幾個公司就是為江鵬飛的黑道事業洗錢用的‥‥俊秀在警局內部的網路接收系統內搜索出了幾個完全吻合的通道密碼,代表著這個檔曾經被傳入我們警局內部某個人的電腦內,並被立即閱讀銷毀‥‥按照時間來說,正是我們都出任務而希澈哥還在辦公室裡那段‥‥更不用說之前我們早就懷疑過的種種‥‥你還記得一開始希澈哥說所有特別行動組的會議都在我辦公室舉行嗎?可是不久我就發現辦公室被監視了‥‥還有我前腳剛剛把報告給希澈哥打上去,後腳我們跟進的很多條線都斷在了最最關鍵的地方‥‥我也不想查他,」

允浩說到這裡,神情有些黯然,「大家風風雨雨這麼多年一起扛過來的,但是事到如今,不得不疑‥‥如果希澈哥是清白的,那我們的調查也會為他洗脫嫌疑啊,這樣想,就不會有愧疚感了‥‥」

有天和昌珉對視一眼,都嘆著氣搖搖頭。

有天拿紙巾擦擦手,「那你為什麼就信任我們倆呢?你有沒有想過,希澈哥有可能也收買了我們倆啊‥‥」

允浩嘴角彎起,「不可能。」

昌珉喝了口牛奶,「這麼確定?」

允浩坦然的撥了撥頭簾,對著有天說,「你太不思進取貪圖享樂,所以沒什麼可以收買你讓你走上內鬼道路的,因為那樣太累,而你樂得清閒‥‥」

在有天的白眼中,他又轉向昌珉,「你從小受的家教太嚴,嚴肅正直堅持正義,如果你哪天都變成內鬼了,那一定是因為警局派你去做臥底‥‥」

昌珉挑眉不語,允浩在不斷明媚的陽光中用手指點了點桌面,「我們要去調查希澈哥這件事,不要讓其他人知道,哪怕是東海始源他們也不行,在沒有揪出內鬼前,一切小心行事‥‥」

 

 

 

剛一到辦公室,就接到崔始源的電話,「哥,上次我們在碼頭碰見的那個可能知道江鵬飛行蹤的人,被我拘回來了,可是很難審啊‥‥」

允浩一邊舉著手機往審訊室走一邊疑惑道,「什麼叫難審?」

始源的聲音裡透著很多無奈,「那傢伙知道我們不敢用刑,就死活不說,什麼都不說,用減刑赦免來誘惑他他也不說,而且還把法律條例背的超級清楚,簡直是拿我們自己的條例來束縛我們自己,看他那副嘴臉我真想抽他‥‥」

允浩走到了電梯口,「嗯‥‥你有沒有接在中過去跟他談?」

始源嘆口氣,「談了,但那人還是什麼都不說,而且‥‥我看在中哥有點尷尬的樣子,好像不想和那個人多說什麼,八成那人以前知道他和江鵬飛的關係‥‥」

允浩頓了頓,「嗯,那你們先等等吧,我接個人然後馬上就過去看看。」

 

下樓到了警局門口,一眼就看見了一粉一藍兩個女孩子的身影。粉色身影瞥見他之後瞬間就衝了過來,「表哥!~」

允浩笑著拍拍慧妍的腦袋,穿了一身淡藍色裙裝的女生隨後走過來,高高的鼻樑,白皙的皮膚,落落大方的微笑看著他們。

慧妍拉過她的手,「表哥!這就是孫若靜學姐!學姐!這就是我表哥!」

孫若靜和允浩握了握手,聲音沉靜的說道,「久仰鄭警官大名,能來你們警局實習是我的榮幸。」

允浩一邊和她介紹著警局的情況一邊細細觀察,發現這個女孩兒神態沉著冷靜,為人處事老道鎮定,連笑容都是清清淡淡的,不愧是專攻犯罪心理學的高材生‥‥不如,就用實際案例考驗她一下吧?

這麼想著,允浩面露為難之色,「若靜,既然你和慧妍很熟,我們也就不用客套了,現在有難題需要你幫忙解決‥‥」

允浩把剛才始源跟他說的情況又大致給若靜說了一下,在請孫若靜來之前允浩就調查過她的背景,父親曾是優秀警長,卻因為被捲入了一次江鵬飛家族的勢力衝突而英勇殉職。這件事是若靜心裡永遠的痛,也正因如此,她不會被江鵬飛所利用,是絕對安全的,甚至比局裡的談判專家都要讓人放心。

果然,聽到江鵬飛的名字,若靜的眉頭皺了皺,不過很快又恢復了冷靜的模樣,微微一笑,「沒問題。」

 

 

到了審訊室門口,才發現在中坐在走廊的長椅上,雙手捂著臉,手肘撐在膝蓋上,背影是說不出的落寞。

允浩走近他,在中聽到腳步聲,猛地抬頭,見是允浩,竟縮了縮腦袋,眼眶有些微紅。

允浩一手搭在他肩頭,一手拍了拍他的臉頰,輕聲道,「在中‥‥別想太多了‥‥都過去了‥‥我們不是說好了嗎,要學著忘記過去,重新開始人生,嗯?」

在中沒說話,允浩在他身邊坐下,凝視著在中絕美的側臉,這時他有些顫抖的聲音響起,「我忘不掉,允浩‥‥我以為我忘記了‥‥可是今天和那人一說話,所有恐怖的記憶又排山倒海一樣的湧進我的腦海‥‥」

在中愣愣的看著前方的牆壁,「他確實見過江鵬飛,因為他是江鵬飛私人遊艇在碼頭的負責人,偶爾人手不夠的時候,他也會登上遊艇負責航行事宜‥‥所以他‥‥他見過江鵬飛是怎麼對我的‥‥也見過我最最狼狽的樣子‥‥你知道嗎鄭允浩,」在中突然開始冷笑,「我沒有你們那麼高尚,為了為民除害所以要抓江鵬飛‥‥我想抓他,就是因為我想報仇‥‥他毀了我人生本應該最美好的那段日子‥‥如果可以,我真想親手殺了他‥‥」

允浩注意到在中握在一起的雙手因過於用力而有些顫抖,於是把自己的手覆在在中手面上,堅定的握住,安慰的拍了拍,「在中,如果忘不了,就試著去面對‥‥每個人都有不願回顧的過去,但那不意味著它們不存在‥‥但是,千萬,千萬不要讓仇恨成為你生活的全部‥‥恨,可以給你一段時間的動力,但它無法給你整個人生的支持‥‥最終能夠伴隨我們經歷風雨走下去的,永遠是愛,和美好‥‥」

在中靜靜的看著允浩,半晌,點點頭,輕嘆一聲,「你讓我一個人待一會兒‥‥」

允浩又在他手上用力握了握,才轉身朝等在門口的慧妍和若靜走去。

不過‥‥難道是眼花了?允浩莫名其妙的看了她倆一眼,去推門的同時不明所以的想到。為什麼在這倆丫頭的臉上看到了一模一樣的別有深意的笑容?

 

一推門才發現極其壯觀,有天、韓庚、東海都在,竟然連基範也抱著肩膀斜靠著門框站著,審訊室外的警員監控空間本來就不大,被這麼多人高馬大的男士一堵,基本就沒剩什麼下腳的地方了。

允浩艱難的越過韓庚的肩膀喊了一聲始源,然後又非常疑惑的問道,「怎麼各位都在啊?」

有天看了他一眼,指了指審訊室的玻璃窗,「那傢伙是我們組通緝的幾大要犯之一。」

東海憤恨的盯著前方,「他的超速罰單已經積累成山了。」

基範似笑非笑的挑起嘴角,「那人長得那麼矮那麼挫,居然還天天逛夜店玩飆車,嘴巴還那麼臭,神情還那麼屌‥‥可惜他是個活的,否則我一定要把他解剖來看看,大腦裡是不是比別人多長了很多液泡。」

允浩聽後打了個寒戰,然後與身邊的韓庚對視,後者儒雅的笑了笑,聳聳肩,「呵呵,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走到這門口,就被他們幾個給帶著一塊兒擠進來了‥‥」

允浩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努力為身後的兩個女生開闢了點兒空間,對好不容易突破重圍擠過來的始源說道,「我請來了一位專攻犯罪心理學的高材生,雖然和談判專家比沒什麼經驗,但也正因為這一點說不定能有什麼創新之處,讓她試試吧?」

始源擦擦腦門上的汗點頭稱好。

 

孫若靜就一身藍色連衣裙娉娉婷婷的走進了審訊室。朴有天眼睛立馬放光,用手肘碰了碰鄭允浩,「哎呦喂?!你從哪兒整來這麼一小美女?介紹給我認識認識吧?」

允浩還未答話,慧妍就湊過來惡狠狠的瞪著有天說道,「哼哼,你如果敢對若靜姐動什麼歪腦筋,會死的很慘!」

有天嘁了一聲,揚揚下巴,「小慧妍,這是大人們的事,你少管,還有,我又不是見著女人就沖的性饑渴,別總用防備色狼的眼神看著我。你放心,就算哪天世界上只剩你一個女人了,我寧願變成斷袖也不會和你有任何瓜葛!」

慧妍氣的一拳狠狠擊在了有天腰側,「朴有天你找死是吧?!」

有天哀嚎一聲,把門外的在中都招進來了,在中扒著允浩的肩膀看了一眼,「朴有天在幹嘛?」

允浩笑的特別開心,抱著肩膀回頭對在中耳語,「他踩了老虎尾巴‥‥」

始源無奈的拿資料夾砸了砸桌面,「安靜點安靜點!要不裡面說什麼都聽不清了!」

眾人這才把視線從火藥味不斷升級的慧妍和有天身上收回來,一起注視著審訊室裡面的情景。

 

只見孫若靜把背包放在門口的桌子上,然後走過去在那人對面站定。

由於那人之前不斷掙扎且口出狂言侮辱警員,始源就讓人把他雙手雙腳都給綁椅子上了,此刻那個一臉張狂猥瑣的矮子正瞪著綠豆眼看著若靜的臉笑得無比陰險,一張口是粗啞的聲音,「喲喲喲,這幫沒用的條子,這是給本大爺我使美人計呢嗎?」

慧妍在外面乾嘔一聲,「他長得確實挺像老鼠牠大爺的。」

東海看著孫若靜冷淡的表情,皺了皺眉,「這女生怎麼都沒反應啊,要我早抽他了。」

韓庚笑笑的回答,「人家是學心理的,一定很內斂,從攻心入手,而不是外在的東西。」

有天咂咂嘴,「你們猜她花多長時間能搞定那混蛋?」

始源搖搖頭,「應該不會太快吧,資深談判專家的最高記錄也得起碼半個小時。」

基範依舊掛著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低聲笑道,「她用不了那麼久。」

允浩偏偏頭,「你怎麼知道的?」

基範表情不變,「感覺出來的。」

在中眯了眯眼,「從哪兒感覺出來的?」

基範表情依舊不變,「氣場。」

於是,一屋子人都默了,轉頭去看玻璃窗裡的情況。

 

孫若靜輕輕柔柔的一笑,走近了些,聲音有如從空谷傳來,「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說,還是不說。」

矮子笑的更加猥瑣,「嘿嘿,你先讓我摸一把,我再考慮說不說。」

有天在外面倒吸一口涼氣,扭頭看慧妍,「你怎麼不衝進去給他兩腳?!上次你可是為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女同學追著我跑了半個街區呐!不帶這樣差別對待的啊!」

誰知出乎眾人意料的,慧妍輕輕鬆鬆耷拉著肩膀往身後牆壁上一靠,嘴角綻開燦爛的笑容,沖審訊室裡挑挑眉,「不用我出手,那傢伙一定死無葬身之地‥‥」

孫若靜收斂了笑容,聲音也帶了寒意,冷哼一聲,「這是你自找的。」話音未落,人已欺身向前,照著那人猥瑣的臉就扇了劈頭蓋臉的一頓耳光。

那人隔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自己給人打了,頓時像殺豬一樣嚎叫起來,「你你你敢打我?!老子要去告你們員警虐待犯人!你把我律師叫來!我要讓他掀了你們警局!」

若靜甩甩手,劈手抄過門口桌面上的電話機,朝他走來。

那人鼻孔朝天,「知道我的厲害就好!現在就給我鬆綁!我要聯繫律師‥‥」

話還沒說完,他就發現不對了,若靜一把扯下了電話線,掂量了一下電話的份量,然後開始上下打量他的腦袋。那人哆嗦了一下,「你你你你要幹嘛?!你不要忘了自己是員警!你‥‥」

若靜沒等他說完,就拎著電話機,毫不手軟的沖著那人的腦袋左左右右一頓砸,劈裡啪啦的聲響之後,看著那人流出鼻血、紅腫不堪的臉,若靜笑的宛若空谷幽蘭,「我不是員警,所以你想告員警虐待犯人,那是不可能成立的。」

說著,她扔下快散架的電話機,從包裡翻出瑞士軍刀,在手裡把玩著,一步步走近那人的座椅,「我就打你了,你能怎樣?告訴你的律師嗎,我偏偏不讓你打這個電話,你能怎樣?」

那人痛呼著大喊,「你沒這個權力!我有聯繫律師的自由!」

若靜笑的更好看了,手裡的刀面貼上了那人的臉頰,拍了拍,「喂豬頭,這裡是警局的地盤,沒人告訴你警局內部也是有自己的遊戲規則的嗎?就像你們老大有權利隨便滅掉一個人一樣,我們也有權利把你在這裡關到死也不讓你見律師‥‥」

那人已經說不清楚話了,嘟嘟囔囔的哆嗦著嘴皮子,眼風跟著刀面滑行。若靜拎了拎裙擺,遮了遮,然後一抬腳踏上那人座椅底下的橫杆,黑色皮面涼鞋發出清脆的聲響,她握著刀的手不斷向下,最後停在那人兩腿之間,刀鋒直指前方,輕聲道,「知道嗎,我就算真捅了你,頂多也就是一命抵一命,為了正義的事業,我是無所謂的‥‥倒是你,即便丟了小命,也告不倒員警,賠了夫人又折兵‥‥」

說著,若靜湊近了些,刀鋒抵住了那人的某個部位,她聲音低得幾乎聽不見,臉上的笑容就像還沒從古墓裡出來的小龍女,「說不說,再不說,我就在這兒廢了你‥‥」

那人默了,屋外的眾人也都無一例外的默了。

 

過了好久,那人哆哆嗦嗦的答應老實交待,孫若靜滿意的把瑞士軍刀瀟灑俐落的收回包裡,轉身優雅從容的打開門,看到屋外景象的時候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只見除了表情沒變化姿勢沒變化的基範,以及靠著牆壁帶著崇拜自豪之色看著她的慧妍,其餘的帥哥們都是一個表情——瞪大眼,張大嘴,驚異之情毫不掩飾,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若靜咳嗽了一聲,走到始源身邊,輕聲說道,「他已經答應交代,崔科長可以帶人進去審了。」

始源木木然的盯著她,沒反應過來。慧妍呵呵笑著拉著她的臂膀,「唉呀好了好了,讓他們消化一下,走學姐我先帶你去警局逛一圈‥‥」

眾人的目光順著她倆出門的身影彙聚在一起,有天和東海對視一眼,終於有所反應的異口同聲道,「太牛了‥‥」

韓庚很是納悶的看著允浩,「你確定她是學心理而不是學刑警的嗎?」

基範移開目光笑著站直了抖抖衣角,「刑警哪有她狠?」

始源依舊不可置信的推門走進了審訊室,還站在門口看了那架被砸壞的電話機愣了半天。

在中突然在允浩身後輕笑出聲,熱熱的呼吸噴在允浩後頸,他轉頭,對著在中眨眨眼,「笑什麼?」

在中像以前高中那樣一條胳膊搭上允浩肩膀,小痞子似的挑挑眉,「那個女生做了我剛剛一直想做的事情‥‥」

允浩低低笑了一聲,「真想不到,看起來那麼優雅清冷的女生,居然出手這麼勁爆‥‥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

他和在中一起往自己辦公室走去,走廊裡,陽光透過一扇扇窗戶,在地面上勾勒出一格一格的金色浮雕。允浩看著身邊的在中,微笑著想,看來,以後的生活,一定會很精彩‥‥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