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2   焦 灼

 

第二天的晚上,回到家,在中再門口換著換著鞋,突然停住,允浩扶著鞋櫃看了他一眼,奇怪的瞪瞪眼,「在中,怎麼啦?」

在中搖頭輕笑,趿拉著拖鞋走到客廳的沙發上蠻大爺的一坐,「你知道昨天孫若靜為什麼沒跟那傢伙談判而是直接武力解決了嗎?」

允浩把包甩到一邊,一邊鬆著領口的領帶一邊坐過來,搖搖頭。

在中微眯了一下大眼,前傾著身體去茶几上搆煙,「因為,和沒有心的人,根本沒必要談什麼心理‥‥」

允浩眼神沉了沉,一把擋住在中的手,在中回頭看他,客廳的燈光讓他的面容一半明一半暗,允浩微笑了一下,輕聲道,「在中,戒煙吧,好嗎?」

在中怔了怔,自嘲的笑笑,「我煙癮大著呢,想戒可沒那麼容易‥‥」

允浩抓過那包煙,用食指和中指夾著輕輕搖晃,「你要是不戒的話,我陪你一起抽‥‥」

在中皺眉,嘴角笑容加深,「喂鄭允浩,你拿自己威脅我啊?!你抽不抽煙關我什麼事‥‥」

允浩好整以暇的往沙發靠背上一靠,笑的見牙不見眼,又晃了晃那包煙,「戒不戒?」

在中斜睨了他一會兒,扁扁嘴,「好吧‥‥不過‥‥我煙癮犯了的時候,總得找點什麼作替代品放嘴裡吧?」

允浩眼珠轉了轉,「這個好辦!」說完劈裡啪啦跑到廚房,拿了點東西又跑了回來,在中一看徹底倒塌,「棒棒糖?!服了你了‥‥請問你是否在計算我年齡的時候少算了二十歲?!」

允浩笑的眼睛彎了起來,把糖塞在在中手裡,「不喜歡的話‥‥還有第二種選擇‥‥」

在中低頭看著棒棒糖發笑,隨口問道,「是什麼?」

允浩半晌也沒答話,在中疑惑的抬起頭來,卻發現允浩放大了的臉赫然罩在自己正上方。

在中嚇了一跳,往後縮了縮,可惜後面是沙發靠背,退無可退。

在中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冷著眼瞪視允浩,允浩背光面對著他,所以在中看不清允浩的表情,只能感受著周圍的空氣漸漸溢滿了他的氣息,感到自己胸腔裡有什麼越跳越快,看到允浩的臉離自己越來越近,在中輕輕闔上了眼簾,屋子裡,靜的能聽到上下睫毛相碰的聲音‥‥

時間好像靜止了,兩個人的嘴唇微微相觸,好像隔了一個世紀那麼久,又好像每天的慣例那樣熟悉,像心底的某處一樣柔軟,像無數次夢想過的感情一樣美好,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沒有升騰的欲望,兩個人就這樣靜靜的擁抱,唇瓣輕輕的對在一起,仿佛可以這樣一直走到世界盡頭,直到地老天荒‥‥

你呼吸著我的呼吸,我脈動著你的脈動,淡色的燈光攏在兩人身側,曇花綻開,卻願意永不凋謝,銀色星輝旋轉而下,流連著,跳躍著,隨著鼓動的心跳,柔聲吟唱著兩人的心聲‥‥不想再逃避,不必再掩飾,不能再撒謊,夜色湮沒了城市的喧囂,卻明朗了曾被深深禁錮的心悸‥‥

 

手機鈴聲大煞風景的響起,兩人都是一僵,在中猛的睜開眼推開允浩,力氣之大連他自己都沒想到,臉紅到了脖子根,在中迅速起身,手裡的棒棒糖被攥的死緊,說話結結巴巴,「你,你你電話‥‥」

允浩臉色也有點窘迫,他抬手摸了摸鼻子,看了眼在中,又摸了摸鼻子,然後一個勁兒點頭,「額呵呵是啊,手機,是我手機響了‥‥」

看到允浩轉過身去拿手機,在中的臉皺成一團,他有些憤憤的晃了晃腦袋,心想不就親了一下嘛,自己幹嘛臉紅的像個小媳婦?!

「土豆土豆,我是地瓜,土豆聽到請回話。土豆土豆,我是地瓜‥‥」

允浩一接起來,就聽到了那頭刻意壓低變細的聲音,他起身走到書房,透過門縫看了眼跑到餐廳坐到椅子上叼著棒棒糖發呆的在中,再次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後嘆口氣對著手機道,「朴公公,您能正常點兒嗎?」

那邊的聲音立馬變了,「滾,你才公公呢,個沒文化的,沒聽出來我在用接頭暗號和你說話嗎?!」

允浩捂著臉,好讓剛才的熱度降下來,開始在書房裡轉悠,「嗯,在下不才,但是呢總比朴地瓜有點文化‥‥」

有天在那邊愣了一下,疑惑的挑挑眉,「哎呦喂?鄭土豆,今天怎麼有閒心跟我開玩笑了?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啊‥‥不過,聽起來你心情很不錯嘛,有什麼好事?趕緊跟哥們兒分享分享‥‥」

允浩伸了個懶腰,「喂地瓜公公,你大晚上打電話來就是為了跟我廢話連篇是嗎?」

朴有天氣的頭上冒煙,狠狠打了一下車子的方向盤,「靠,不許再叫我公公!否則我就給你撂挑子不幹了!」

允浩偷笑了兩聲,然後正色道,「說吧,發現什麼了?」

有天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氣,還是不大高興的說道,「希澈哥按時下了班,然後去百貨超市購物,然後回家做飯吃飯之類的‥‥跟昨天無異,不過等天一黑,他就穿了一身兜帽衫出來,還把帽子罩頭上了,也沒開車,就一路走一路走‥‥然後我就一路跟一路跟,發現他進了一家特別不起眼的街邊小店,似乎是個紋身店?反正他在裡面呆了一刻鐘就出來了,之後就回家去了‥‥我紋過身‥‥希澈哥‥‥如果說是去紋身的話‥‥時間也太短了‥‥」

允浩眯了眯眼,低低的嗯了一聲,「沒被他發現吧?」

有天趴在方向盤上搖搖頭,「當然不會被發現了,為了怕被他認出來,我沒敢開我那保時捷,借的Sarah的奧迪‥‥」

允浩點頭,沉思了一會兒,說道,「明天晚上我去查那家店‥‥不過朴有天,」

有天聽他語氣嚴肅,自己也認真起來,「怎麼?」

允浩咂咂嘴,「前天還Julia呢,今兒個就Sarah了‥‥你換的是不是太勤了?也老大不小的了,就沒考慮過認真交往一個嗎‥‥」

有天在那邊有點呆,眨眨眼,「鄭允浩,你今天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怎麼說話跟我老媽一個調調‥‥」

允浩打開書房的門,看著在中窩在沙發裡含著棒棒糖看電視的樣子,嘴角揚起細細的微笑,「沒什麼,就是突然有感而發‥‥」

有天聽著允浩突然放柔的聲音,沒來由的打了個寒戰,他清了清嗓子說道,「好了,公事跟你說完了,現在我要說點私事‥‥就是‥‥那啥,我今天晚上能不能在你家湊合一晚?」

允浩坐到在中身邊,剛想拿過遙控器換台,聽了這話就愣了,「為什麼?被房東趕出來了?」

有天悲鳴一聲,「不是滴‥‥那個,怪我沒處理好,Julia和Sarah不知為啥剛才同時出現在我家樓下‥‥然後就‥‥呵呵,保命要緊,我先到你家躲兩天唄?」

允浩聲音立馬如墜冰窖,斬釘截鐵勢如破竹,「不行!」

朴有天好聲哀求,「哎呀行行好!我保證!不會超過三天!」

允浩已經聽不出語氣了,短促有力的說,「NO WAY!」

朴有天急了,「我現在連人帶車就在你們家樓下!我現在就上樓!開不開門你自己看著辦吧!」

這下允浩根本就不回答了,直接撩了電話。

 

 

半小時後,不堪忍受樓道裡噪音的俊秀頂著雞窩頭出現在了朴有天的視線裡,「朴有天,別砸門了,算我求你了行嗎!我遊戲都打不下去了!」

有天氣喘吁吁的盯著眼前紋絲不動的鄭允浩家的門,咬牙切齒的喊道,「鄭允浩你這無情無義之人!我要跟你絕交!」說完還不忘沖著大門補了一腳,這一腳的效果相當之震撼,餘音嫋嫋而不絕於耳,樓道裡的回音和共鳴讓俊秀徹底的暫時性耳鳴了。

樓下的李東海忍無可忍拉開門沖樓上吼了一句,「朴有天你要是再擾民我就用你的超速罰單砸死你!」

短信鈴聲響起,有天低頭一看,資訊來自韓庚,簡短,非常簡短,就四個字:喧嘩者,殺。

有天氣的手抖,「這都什麼人呐!啊?!我這都是交了一幫什麼朋友啊!氣死我也‥‥」

俊秀呆愣在樓道裡看著瀕臨暴走邊緣的有天,正在琢磨把他打暈了扔這兒明天一早會不會嚇到打掃衛生的大媽,突然就見朴有天淚眼漣漣的衝過來一把抓住了自己的手。

俊秀嚇得後退半步,「朴有天你冷靜點兒啊千萬別發瘋啊不然我就只有打暈你這一個選擇了‥‥」

有天儘量醞釀感情,擠著辛酸淚,「俊秀,能不能讓我在你家湊合一晚?」

「啊?!」

「就一晚!我保證!絕對不給你添麻煩!真的真的!」

「這‥‥」

「俊秀‥‥你看平時哥我待你不薄吧?兄弟有難,就指望你了,幫幫我吧‥‥俊秀~~~」

「‥‥‥」

 

 

 

在中把耳朵貼在門上,靜靜聽了半天,回頭對盯著電視看的不亦樂乎的允浩小聲說,「沒聲兒了‥‥好像是住俊秀家去了‥‥」

允浩頭都不回的擺擺手,「早叫你別管他,那傢伙,總會找到地方住的‥‥」

在中聳聳肩,蹭過來陷進沙發裡,好笑的說道,「你跟你兄弟相處模式挺特別的。」

允浩嘿嘿一笑,「這麼多年了我都習慣了‥‥」說到這裡,又想起了金希澈,允浩心裡一陣難受,如果金希澈真是內鬼,那自己就要親手把這個哥哥推上審判台了‥‥

想起多年來希澈對自己的幫助和提攜,允浩感到疲憊感和失落感陣陣襲來,他伸臂一摟,就把在中摟了過來抱住,在中一驚,剛想掙扎,就聽見允浩悶悶的聲音從自己肩窩處傳來,「在中啊‥‥讓我抱抱,就這樣抱著就好,一會兒就好‥‥」

從沒在允浩聲音裡聽出那麼多的疲倦和脆弱,在中微微側頭,看著允浩堅毅的下顎線條,頓了頓,慢慢的伸手,輕緩的拍著他的肩膀‥‥多年以後,在中還總是會想起這個晚上,那麼溫馨而寧靜的夜晚‥‥

 

 

 

第二天早上,允浩剛一起床就聽見對門傳出幾聲巨響,然後是朴有天的慘叫聲還有金俊秀的喊叫聲,接著是俊秀砸大門的聲音。

允浩應聲過去,一開門就看見俊秀回頭指著對面的方向,理直氣壯的說道,「要知道,裸奔是不對的,即使你是掃黃組組長也不行‥‥」

裡面傳來桌椅翻到的聲音,只見朴有天一邊捂著腳跳出來一邊提起繫了一半的長褲,聲音裡三分憤怒三分無奈三分痛苦剩下一分是酒入愁腸般的鬱悶,「shit啊!你哪只眼睛看見我裸奔了?!是你自己在我洗澡的時候衝進浴室的!然後你竟然還惡人先告狀的踹我一腳就跑了!金俊秀!嘶‥‥你以前練過足球吧你?!下腿也忒狠了!我這只腳都快廢了!」

俊秀臉色憋得通紅,「誰讓你大早上洗澡的?!還不拉浴簾!」

有天穿好褲子又開始跛著腳穿上衣,咬牙切齒,「我就有早上洗澡的習慣不行啊?!再說了你們家浴簾是壞的,我倒想拉,我也得拉的上啊!‥‥重點是你為什麼踹我?!」

俊秀臉色更加窘迫,聲音提高了一個分貝,「那我忘了你住我家了不行啊?!一開浴室門突然看見一人,還是一裸著的男人,我第一反應當然是進賊了啊‥‥踹完你之後我才想起來昨天你住我家這件事了‥‥」

朴有天已經穿戴整齊,雙手叉腰站在俊秀家大開的房門前痛心疾首,「shit啊!你見過入室不行竊反洗澡的賊嗎?!金俊秀!你!你你你是不是有健忘症?!我一大活人住你們家竟然能讓你給忘了?!你大腦是什麼做的?!記性不好就算了,為人還這麼暴力,你這樣的以後怎麼找女朋友啊?!」

俊秀窘迫到了極點也有點怒了,「我找不找女朋友要你管?!掃黃組第一大黃!你先管好自己再說吧!」

眼看著危機升級,本來靠著門看好戲的允浩覺得他有必要出馬了,於是他上前勸架,「行了別吵了,都是一家人,彆扭個什麼勁兒?!這本來就是一場誤會嘛,誤會解除了就安安生生過日子嘛‥‥」

門外的兩人越聽越不對勁兒,同時皺眉瞪眼看著他,允浩自己也覺得不太對,想了想一拍腦門,「哦對了,這話是每次我爸我媽吵架之後我勸他們的時候使的‥‥那個,將就將就聽吧,反正我意思是到了‥‥」

 

 

半小時後,四個人聚到樓道裡等電梯,在中推了允浩一把,「今天記得去買蚊香。」

允浩扭頭看他,「你被咬了?」在中點點頭偏了偏脖子,指著白皙的脖頸上一塊紅痕說道,「八成是隻毒蚊子,癢死我了。」

允浩剛想說什麼,餘光瞥到朴有天那露出不懷好意微笑的臉,皺眉道,「朴有天,你有病嗎?一大清早笑的如此猥瑣‥‥」

有天笑了一聲,下巴高高揚起,抬頭看著天花板,眼光掃過在中的脖子,從鼻腔裡哼出一句,「欲蓋彌彰‥‥我說怎麼昨天晚上死活不讓我住你們家呢‥‥」

另外三人都愣了愣,尤其是好奇心強的俊秀,不解的盯著下巴快仰到天上去的有天,「什麼意思?什麼意思?怎麼就欲蓋彌彰了?」

正在這時電梯來了,門一開就看見韓庚懶散的靠著電梯壁打哈欠,眾人魚貫進入,相互打了招呼,韓庚的目光落到在中脖側那塊紅痕上,怔了一秒,隨即別有深意的看著允浩挑眉笑了。

允浩被他的笑容弄得膽戰心驚,不明所以的和在中對視一眼,在中也是聳聳肩表示不解。

電梯門再次打開,東海一邊啃著個蘋果一邊走進來,看了一圈後眼光同樣定格在在中脖子上,隨後他和有天、韓庚對視一眼,再次揚起意味深長的笑容,連蘋果都忘了吃了。

允浩實在是忍無可忍了,剛想開口詢問,在中卻在他背後拉了拉他衣角,允浩回頭一看發現在中臉通紅,並且還極不自然的拿手遮住了脖子上那塊紅色的痕跡。

允浩歪頭想了想,再換個姿勢站著想了想,終於明白了這三個人的笑容為什麼看上去如此別有深意‥‥

他立刻就想伸手去打朴有天一拳,但俊秀中途突然扭頭問他,「允浩哥,他們到底為什麼一直笑一直笑呀?為什麼呀?‥‥」

一片沉默中,朴有天不怕死的嘲笑道,「喂,暴力秀,看來你不僅有健忘症和狂躁症,智商情商還都特低‥‥」

於是,當電梯到達一樓的時候,門一開,整棟樓就都聽到了朴有天連綿不絕的慘叫聲‥‥

 

 

 

 

晚上,允浩和昌珉、基範站到了那家紋身店門口。來之前允浩特別派了有天和始源在警局拖住希澈,以防止他突然跑過來。

允浩虛著眼看了看黑乎乎的店鋪裡面,扭頭問道,「基範,你確定這家店鋪是你以前高中同學開的嗎?」

基範一身黑色跨欄緊身背心加多洞牛仔褲,還戴著細線帽子,打扮潮的不行,雙手插兜,點頭,「沒錯,我回國的時候就是他來接的機,他還特意帶我來這家店鋪看過呢。他這個人我太瞭解了,而且之前我也讓刑偵科那邊調查過,背景很乾淨,所以不用擔心他是道上的,他的店應該只是被利用了而已,因為江鵬飛一定不會傻到在自己的地盤上和警局內鬼通信,否則豈不是一抓一個准‥‥」

昌珉皺眉,「那我能問一下你為什麼把自己弄成這樣還非得讓我們也穿得如此潮嗎?」

基範聳肩,「因為我這朋友一向愛恨分明,能為特鐵的哥們兒兩肋插刀,而對不喜歡的人一向嗤之以鼻‥‥據我判斷,你們倆平時的著裝風格一定是屬於讓他嗤之以鼻的類型,保險起見,你們還是給他留個好一點的第一印象吧‥‥」

 

等一進店鋪,允浩才明白基範話的意思,店主是個穿著黑色皮褲黑色小背心、染著一頭刺眼銀髮的帥氣小青年,個兒雖然不太高,但是長相確實不賴,再加上那一耳朵的耳洞和閃亮的耳釘,以及鼻子上讓人無法忽視的鼻釘,還有桀驁的神情,都完全到位的詮釋著屬於熱血青年的張揚和不羈。

基範對他倆打了個手勢就過去和他的店主朋友交談去了,允浩給昌珉遞了個眼色,昌珉就心領神會的開始在不大的店鋪裡轉悠,而允浩自己則坐在了散發著潮濕氣息的沙發上。

天色已晚,再加上並不是週末,所以店裡幾乎沒什麼顧客,僅有的兩三個也似乎都是轉一轉看一看就出去了,沒打算真的紋身。

允浩仔細觀察了一會兒進進出出的人,撇了撇嘴角笑笑,怪不得呢‥‥人以群分嘛,店主和顧客都是一個類型的,這樣看來,有天電話裡說希澈穿成那樣進這家店就一點也不會讓店主起疑了‥‥

一會兒昌珉就回來了,坐到允浩身邊低低的說,「沒有後門和暗格,也檢測不到什麼電子設備。」說著他對允浩晃了晃自己的手腕,上面偽裝成手錶的檢測設備一切正常。

允浩點頭,然後用手指了指還靠著櫃檯和店主聊天的基範,示意昌珉等待基範帶回來的資訊。

 

果然,過了一會兒基範就坐過來,挨著假裝在看紋身設計圖的他倆坐下,「我問過了,他說有一個前兩天確實有一個穿著黑色帽衫的人過來了,不過他沒紋身,只是坐在這兒看了半天設計圖紙就走了。我問他這個人之前有沒有來過,他說記不清了,每天這裡都要來不少穿著奇裝異服的人,大部分人還都戴著墨鏡啊什麼的,如果不是紋過身的人,他根本辨認不清樣貌。不過我跟他說了,以後那人要是再來的話,要他幫我留意一下。」基範說完就拉過另一本圖紙自顧自看起來。

昌珉和允浩對視一眼,都開始沉思,希澈來了又不紋身,就坐在這裡看圖紙?一定不那麼簡單‥‥三人把所有設計圖紙檢查了一遍,試圖發現密碼和交流的痕跡之類的,最終卻一無所獲。

眼看著店也快打烊了,昌珉打著哈欠揉揉眼睛,「睏死了,頭兒,我看也查不出什麼,還是等明天白天再和始源哥他們科的人一起看看吧,他們有經驗‥‥」

允浩眯著眼想了想,起身走到店主的櫃檯旁,敲敲桌面,店主抬起頭看著他,目光裡沒什麼不友好的情緒,允浩微笑道,「不好意思,我能繞到你櫃檯後面看看那些牆上的圖紙嗎」

店主無所謂的點點頭,允浩繞過去,看了一小會兒圖紙後,就轉過身從店主的角度看著那些顧客的座位‥‥他想,如果希澈真的在這裡跟江鵬飛的人互通資訊,那麼為了安全起見,他們一定不會讓這家被利用的小店的店主察覺‥‥

 

允浩半低頭仔細看了一圈,突然睜大了眼看著一個地方,靜了幾秒,他突然輕笑出聲,然後快步走回沙發處,彎腰伸臂到一個小圓桌地下開始摸索。

昌珉疑惑的看著他,「頭兒,有什麼發現嗎?」

允浩沒說話,只是似笑非笑的認真摸索。然後,他的手指觸到了一團膠狀物,似乎是粘什麼剩下的‥‥允浩先是如釋重負的嘆了口氣,然後又不願相信的嘆口氣,「果然‥‥」

基範和昌珉都湊過來,昌珉打開了自帶的小手電筒向桌面底下照去,一團光亮中,一片小小的粘膠的痕跡躍然眼前‥‥

允浩皺起眉頭,輕輕解釋道,「這個小圓桌被旁邊的一盆植物擋住了,所以雖然它的桌底是鏤空的,但從店主的角度看去,其實是黑漆漆什麼也看不清的,從別的顧客的角度看去更是如此‥‥而這也就成為了兩方通信的最好屏障‥‥用一次性膠狀物把通信的磁片或者小盒子之類的東西粘到桌底,然後另一人再前後腳的趕來把它取走‥‥最簡單,卻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只是粘的次數多了,桌底自然會留下痕跡‥‥」

說到這裡,允浩內心泛上一股酸澀,聲音也不那麼平靜了,「希澈哥‥‥果然就是那個內鬼‥‥」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