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3   獵 手

 

「金希澈是內鬼?」在中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有些不可置信的望著允浩,清晨的城市被雨水微微潤濕,一滴一滴的打在玻璃上,發成沉悶的響聲。

允浩握著方向盤,手指動了動,「嗯。你之前在‥‥在江鵬飛集團內部的時候,有沒有聽說過任何他們在警局安排的這個人的具體資訊?」

在中把胳膊肘支在車窗上,看著外面逐漸被雨水浸染的模糊的景色,輕輕搖了搖頭,「江鵬飛只讓我接觸過毒品走私和貨物走私的生意,其他的事情,我從來不過問,他也不可能會告訴我的‥‥即便我知道他在你們警局安排了人,這個人究竟是誰,恐怕全幫派也只有江鵬飛一人知道吧‥‥」

在中瞥了允浩一眼,嘆了口氣,「倒是你們,每次派到他那裡的臥底都會被迅速的揪出來滅掉‥‥真不知道你們這臥底是怎麼選的,一個比一個像員警,連我都能看出來‥‥」

允浩注視著前方的路面情況,笑了笑,「那你覺得整個警局最不像員警的人是誰啊?」

在中食指頂在下巴上蹭了蹭,半晌冒出一句,「朴有天。」

允浩哈哈一笑抬高手腕轉動方向盤打了轉向,「嗯,我們都覺得朴有天進警校念書然後又進了警局做員警是全世界第二冷的冷笑話。」

在中側頭看著他,瞪著大眼睛好奇的問,「那世界第一冷呢?」

允浩的蘭博基尼一個漂亮的甩尾開進警局的地下停車場,他對在中眨眨眼,「朴有天成為了掃黃組的組長。」

 

停好車,允浩卻沒有動,在中解開安全帶,皺著眉用手肘碰了碰他,「怎麼了?」

允浩仿佛被抽了力氣一般往後仰靠在座位上,閉著眼搖了搖頭。

在中抿了抿嘴角,也往後靠著椅背說,「我知道,你是不想親手揭發這個好兄弟,對吧?」

允浩沒說話,只是倚著靠背往下滑了滑,在中眼神有些放空的盯著眼前空曠的場地,幽幽的說,「在一起這麼多年的朋友‥‥你又是這麼看重友情的人‥‥處理起來一定很麻煩‥‥雖然你現在情緒低落,但我還是要說‥‥我很羡慕你,允浩。」

允浩聽了睜開眼,怔怔的望著在中。

在中沒有看他,自顧自的小聲說著,「你有那麼多朋友,你們的友誼很深重,你投入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正因為如此,當知道金希澈是內鬼的時候,你才會感到深深的不安和無措‥‥其實這也是一種財富‥‥而我連體會這種不安和無措的機會都沒有‥‥江鵬飛的幫派裡無時無刻不充斥著背叛和血腥‥‥但我從來都沒有感到過內疚或者傷感‥‥以前我一直以為是自己的良知泯滅了‥‥現在我才知道,那是沒有情誼只有利益關係的後果‥‥」

在中放在身側的手攥成了拳頭,又悄悄鬆開,「所以,鄭允浩,」在中語氣裡多了一絲堅定,「你應該為自己感到幸運,如果他真的是內鬼,那他本來效忠的就是江鵬飛一派,根本不存在他背叛了你們這種說法,因為你們的起點根本就是一黑一白‥‥況且,他在和你當兄弟的那麼多年裡,一次都沒害過你,還給了你最堅定的友情‥‥」

在中轉過頭去,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允浩,「即使是謊言,你也應該感謝他‥‥說不定他也是情非得已才混入你們員警內部的呢‥‥強人所難這種事,江鵬飛最在行了。」

冷笑了一聲之後,在中拍拍允浩的肩膀,「鄭允浩,是個男人就該堅強一點,尊重該尊重的,記住該記住的,遺忘該遺忘的,執行該執行的‥‥你是個員警,所以理智永遠要戰勝感情,對吧?」

允浩低頭,靜了幾秒,再抬起頭來時嘴角依然掛起一絲微笑,他沖著在中伸出手,攤開,在中愣了一秒,隨即會意,也半低頭笑著把手放上去,兩隻手由平攤變為交握,允浩有力的攥了攥,在中會心的輕笑出聲,這是他們高中時最愛用的相互鼓勵的手勢‥‥

下了車,允浩看著不遠處停著的希澈的車子,暗自嘆氣:哥,這次,要針鋒相對了‥‥

 

 

 

又是忙碌的一天,夜色逐漸降臨,然而有一群人,卻在夜色中緊張潛伏著,等待著,就像瞄準目標的敏銳獵手,邁著如豹子般優雅而冷靜的步伐,一點一點靠近真相‥‥

「昌珉,你們那邊怎麼樣?」允浩低伏在車裡,從車窗小心的看著外面紋身店的情況,並且小心翼翼的用氣音通過對講機和眾人聯絡。

「希澈哥兩分鐘前已經開車離開局裡的停車場,我正開車尾隨,預計十分鐘後到達他的住所。」

允浩收了線,開通另一個頻道,「俊秀,進展如何?」

俊秀的聲音低低傳來,「已經封閉了他辦公室所在樓層的攝像頭。現在正在提取他電腦中的機密檔。」

再換一個頻道,「東海,怎麼樣了?」

卻是韓庚接的話,「東海出車處理點事兒去了,現在他的車隊已經暗暗開始封鎖律師事務所周圍的道路,章律師還沒有下班,辦公室還亮著燈,我安排了人去對面高樓守著,等你一發消息,我就會帶著搜捕令衝進去的。」

允浩說了聲「OK」就又換了頻道,「有天,說吧。」

有天懶散的聲音傳來,「已經潛伏在希澈哥樓下待命了,始源在另一輛車上,等希澈哥回家再出門之後他就會帶人進去取證‥‥喂我說,盯梢這種事你倒是想起我來了,為什麼不讓我和基範互換一下分工呢?他比較冷酷更適合幹這個啊,而比起他我更細心,適合照顧,啊不,監督在中啊‥‥」

允浩翻了個白眼,對著對講機簡短的說,「監督他不需要細心,安全就行了,這一點上基範比你可靠多了,就這樣吧我收線了!」

長出一口氣,允浩換了個姿勢潛伏在車裡,繼續監視紋身店的情況‥‥

 

 

 

希澈如往常一樣回家吃飯、小憩,直到夜色完全籠罩了天幕,他才換上一身黑色的衣服,戴上壓的低低的鴨舌帽,打著傘穿過大街小巷向那家紋身店走去。

在收到隊友發出的警告資訊後,允浩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盯著眼前的門面,果然,幾分鐘後,一個熟悉的身影晃進了小店。

允浩算準時間,深呼吸,然後打開對講機,調出全部頻道,輕輕說道,「行動。」

小店裡,希澈剛剛落座,用一本設計圖紙作掩護,把手伸到桌子底下,就在他把一片小小的磁片粘到桌底的一刹那,本來很昏暗的店裡霎時亮如白晝,刺眼的燈光照過來,無數個黑洞洞的槍口對著他,希澈面無表情的瞥了一眼,都是重案組的隊員,不知為何,他的嘴角竟然隱藏了一絲笑意。

眾人閃開一條道路,允浩半垂著頭走進來,余杰已經給希澈戴上了手銬,允浩抬眼看了看他,目光中還是有隱藏不了的痛心和失望,「金希澈,你‥‥你被捕了‥‥」

希澈從帽檐下抬頭看著允浩,臉上蕩開一抹似曾相識的笑容,扯起一邊嘴角,希澈笑的完全無所謂,他聳聳肩,與允浩擦肩而過的時候,眯了眯眼,用極輕極輕的聲音說道,「小子,你好樣的‥‥」

 

 

這之後的幾天,各大報紙的頭版鋪天蓋地而來,

【警局醜聞:副警長竟是黑道臥底?】

【驚天爆料:所向披靡的女律師竟是黑道中人的爪牙?】

【青年才俊:重案組組長大義滅親?】

電視裡的新聞也在一遍一遍反覆播送,『警方特別行動組昨日接連開展重大行動,警局內鬼副警長被抓,為黑道脫罪的律師被捕,證據確鑿,黑道老大江鵬飛的各大據點被剿,被捕的黑道嫌疑人竟有800人之多,而之前被江鵬飛買通的各達官貴人也都開始向警局自首以期減刑,據本台最新消息,江鵬飛在國內的勢力已經被打擊殆盡,除了江鵬飛本人目前仍下落不明之外,其他餘黨已經被一併剷除‥‥』

 

在中冷笑一聲,把遙控器摔在茶几上,捂著太陽穴躺倒在沙發裡,颱風小跑過來,討好的舔著他的臉。

在中一手輕輕撓著颱風的下巴,一手擋住刺眼的陽光,他盯著窗外耀眼的林立高樓,囔囔自語道,「沒有抓住江鵬飛‥‥一切就都還沒結束‥‥」

基範端著PSP邊打遊戲邊從書房走出來,「在中哥,又一個人自言自語了?」

在中依舊躺在沙發上,有氣無力的哼了一聲,基範斜倚著牆,從遊戲機上抬起眼來,手指卻還在一刻不停的打通關,「最近他們都忙的不行,光是抓人都抓到手軟了,正因為警方這次出其不意所以一律都是給他們活捉的,也就用不著我這個法醫出手了‥‥所以呢,我是唯一一個特別行動組裡現在有閒暇時間能陪你呆在家裡,順便保護你一下的‥‥」

說到這裡,基範又低頭看了一下遊戲機,平靜的說,「我知道你想允浩哥,但他這兩天加班加到昏天黑地啊,so,忍忍吧‥‥」

在中噌的一下坐起來,臉色有些不自然,「什、什麼叫我想他?」

基範看著遊戲機螢幕上大大的通關顯示,難得的笑的露出了牙齒,隨即他抬頭正色道,「那就當我什麼都沒說吧。」風輕雲淡的拋下這句話,基範就再次走回了書房,剩下在中頗有些鬱悶的坐在那裡和颱風大眼瞪小眼‥‥

 

 

當天下午,警局,允浩下巴上冒著青色的胡茬,大大的黑眼圈和稍顯蓬亂的頭髮,都讓他看起來憔悴不堪。

但事情還是一件接一件的堆過來,送過來待審批的資料夾已經堆滿了他的桌子,允浩一邊打著哈欠在上面簽字一邊想道,今天早上去看那幾位,除了朴有天已經完全趴在桌上睡死過去了,其餘的都是一副疲勞過度的樣子卻依舊堅持著工作。好在審人那邊有孫若靜幫忙,用心理戰術的話速度會加快很多。

允浩又伸了伸懶腰,扯過一份檔查看,然後簽字,午飯隨便塞了點兒麵包對付了一下‥‥

啊,好想念在中做的飯呐‥‥連續三四天了吧,都是在辦公室的沙發上湊合睡幾個小時,然後又爬起來去外面抓人或者在局裡審人,總之是加班加到生不如死。

好在從昨天下午開始,江鵬飛的重大勢力據點都被他們找到並圍剿了,剩下的就都是一些掃尾工作了‥‥

最遺憾也是最可惡的是,狡猾的江鵬飛剛聽到風吹草動就逃跑了,警方就慢了一步,眼睜睜看著江鵬飛的私人飛機消失在天際。雖然通知了各國警方,但允浩深知,江鵬飛的父親江波早年就是在國外發的家,現在又身在國外,只要江鵬飛跑出國,就意味著他進入了安全領域,江波的生意收益,支撐著國外政治界的幾個顯貴人物,所以國外警方八成是不會動他‥‥

可惡!允浩狠狠的把資料夾砸到桌面上其餘簽過字的資料夾堆裡,憤憤的用拳頭在桌面上砸了一下,到頭來還是沒抓到江鵬飛這個大變態!!

 

心情煩躁的允浩拉開抽屜想找塊巧克力來補充點熱量,卻無意中看到了幾個相框,是以前擺在桌子上,後來因為嫌礙事給放到抽屜裡的‥‥

大部分都是他和家人的合照,除了一張‥‥那是他剛進警局那年的耶誕節,照片上,他,金希澈,朴有天,沈昌珉,四個人勾肩搭背,在一棵聖誕樹前面笑的異常燦爛‥‥

昔日的警局四人行現在只剩三人了,允浩盯著照片發了半天愣,最終氣悶的把照片倒扣回了抽屜。

他掏出手機打開,螢幕上是在中抱著颱風朝他大笑的照片,看著這張笑臉,允浩嘴角也不禁微微揚起,他剛想給在中打電話,就有一個來電撥了過來,螢幕上不斷閃動著“我們在中”的字樣。

允浩笑容加深,接起電話,「在中啊‥‥」一張口就是完完全全童真的撒嬌語調。

在中在家聽到後都是一愣,他扭頭看了看手機,心想這鄭允浩該不會是連續加班加到智商退化回三歲小孩了吧?!打了個寒戰,在中晃晃腦袋開口問道,「你中午吃的什麼?」

允浩頓了頓,小聲道,「麵包‥‥」

在中挑挑眉,語氣裡有一絲壓迫感的吼道,「不是跟你說過午飯要吃些有營養的嗎?!鄭允浩,胃疼起來遭罪的可是你自己,到時候別再讓我給你做好了飯送到警局去!搞得我跟探親的軍嫂似的!想想朴有天看到我抱著保溫桶時候的笑容我就來氣!你自己好好吃飯!聽到沒有!」

察覺到了在中的怒氣,允浩趕緊認錯,「哎呀知道了!朴有天就是那種唯恐天下不亂的性格嘛,別跟他一般見識就行了‥‥那個,在中,今晚我回家吃飯,嘿嘿‥‥」

在中疑惑的皺眉,「這麼快就結案了?」

允浩一邊在屋裡來回轉悠一邊笑,「沒什麼重要的事兒了,掃尾工作交給下面的人去做就行,這幾天把特別行動組的成員都給累散了,陳局特別囑咐說要讓我們今晚都好好休息,明天按時上班,他說不能為了一個失去蹤影的江鵬飛把我們一局的精英都累成國寶‥‥」

在中「噢」了一聲,頓了頓又問道,「江鵬飛‥‥還是沒有線索嗎?」

允浩嘆口氣,「在中‥‥」

在中緊接著打斷他,「好了知道了,那你晚上回來吧,基範晚上也在這兒吃飯,你要是回來的話我還得多做點菜‥‥」

允浩成心逗他,「啊那你要是麻煩的話我就不回去吃了,反正局裡的食堂晚上也供應晚飯的‥‥」

在中失望了一下,剛想說其實不麻煩的,我就希望你回來好好吃頓飯呢,但後來轉念想了想,又生硬的說道,「那隨便你吧!」說完就掛了電話。

允浩把手機拿開一段距離,瞪著螢幕上笑的眼睛彎彎的在中,傻笑道,「真是‥‥還跟以前一樣那麼不禁逗‥‥」

 

撓撓頭髮,轉身打算拿包離開,卻在門口給余杰攔住了,「頭兒,陳局說讓你現在去一趟他辦公室。」

允浩愣了愣,點點頭,帶著些許疑惑到了局長辦公室門口,一推門竟發現陳蕾蕾也在,頓時就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陳局樂呵呵的走過來,「允浩啊,案子終於告一段落了,你可是立了大功啊!怎麼樣,今晚我請你吃飯?」陳局見允浩張嘴想說話,急忙補充道,「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說,不許拒絕,呵呵‥‥」

說完他轉身對女兒招招手,陳蕾蕾面帶羞澀的走過來,允浩一看大事不好,莫不是這局長一時樂昏頭了打算亂點鴛鴦?!

好在陳局只是拉著陳蕾蕾的手對允浩無奈的笑笑,「本來我說只是你和我吃這頓飯的,不過蕾蕾聽了非要一起‥‥那就一起吧。允浩,你沒意見吧!」

允浩撇撇嘴,應付著笑了兩聲,心說您這都用肯定句和感嘆句了,我有意見還有什麼用啊?!唉‥‥還是趕緊找個機會告訴在中吧‥‥今晚怕是沒法儘早回家了,陳局向來很囉嗦‥‥

 

 

 

在中哼著歌做了一大桌子菜,基範揉著盯電腦盯時間太長而有點乾澀的眼睛走出來後,難得的露出了驚呆的表情,但是也只是一瞬,他就再次恢復榮辱不驚的冷淡眉眼,「哥,今天心情不錯?」

在中把最後一道湯端上來,哼著歌點點頭。基範起疑的看了他一眼,指了指桌上的菜,「這‥‥哥你是嫌麻煩所以把一禮拜的飯都一次性做出來了嗎?」

在中依舊心情很好的哼著歌,一邊擺著碗筷一邊笑著搖搖頭。

基範低頭看到桌上出現了三副碗筷,頓時了然的「哦~~~~」了一聲,然後一聲不吭的坐下開始盛飯。

在中剛要說你等允浩回來再一起吃吧,門鈴就響了。他哼著歌過去開門,卻是昌珉循著飯香衝了進來,連鞋都不換就衝到桌邊,「餓死我了餓死我了!多少天沒正經吃飯了!歐耶這麼多菜?!在中哥我愛死你了!‥‥」

基范白了他一眼,迅速把一塊雞翅搶救進自己碗裡。

在中愣了愣,伸頭到門外看了看,沒有其他人了。

有些沮喪的關上門,就聽昌珉那塞滿飯的嘴含糊不清的說著,「哥你別找了,頭兒今晚沒法回來吃飯了‥‥」後面的話全部消失在咀嚼飯菜的聲音裡。

基範搖搖頭,拿筷子敲敲昌珉的手背,「大胃王,先解釋清楚再吃行嗎?!」

昌珉哀怨的看他一眼,咽下一口飯,「誰告訴你我這外號的?!一定是朴有天那廝對不對?!」

基範聳聳肩,吃掉一個蝦仁,冷靜的說,「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你吃了在中哥精心準備的飯菜,就應該解釋為何主角未到配角反來的原因,而不是在這裡追問你那早就成為警局常識的外號的來源‥‥」

在中黑著臉走過來,坐到昌珉旁邊,「鄭允浩是不是又因為加班所以不打算吃晚飯了?!」

昌珉連連擺手,「哪兒啊!他不僅會吃晚飯,而且會比我們吃的都好!」

在中和基範對視一眼,兩人一邊一個奪去了昌珉的碗和筷子,在中眯著眼盯著昌珉,「說清楚。」

昌珉一邊在心裡替允浩祈禱自求多福一邊快速交待道,「今晚呢陳局是給特別行動組的成員都放了假的,我剛打算去外面餐廳海吃一頓,就在門口碰見了頭兒,他讓我來他家吃飯,還讓我轉告你說陳局請他吃飯他不好拒絕,所以今晚就不回家吃飯了,但是不論多晚他都會回家的‥‥」說著昌珉聳聳肩,「我親眼看著他和陳局,還有陳局的女兒一起坐上陳局的車開出警局的‥‥就是這樣‥‥呃,請問我可以要回我的碗筷繼續吃飯了嗎?」

基範沉默的把碗筷復位,然後抬眼看著在中挑挑眉,「噢?陳局的女兒‥‥陳蕾蕾嗎?」

在中乾咳了一聲,抓起筷子,「吃飯吃飯,他回不回來無所謂‥‥」

昌珉吃到酣暢處,就開始八卦,「話說那個陳蕾蕾可是對我們頭兒一見鍾情啊,可謂女追男中的典範,狂追不舍呢‥‥呃不過在中哥你放心,頭兒不是愛慕虛榮的人,不會為了攀附陳局而答應她的‥‥況且你比那個女的好看一百倍呢,真的真的‥‥」

在中冷了眼神瞪著昌珉,昌珉差點噎到,趕緊改口,「我的意思是你比她帥一百倍,呵呵,呵呵呵‥‥哥你這湯做的真是絕了,太好喝了!人間極品啊!」

在中沒精打采的挑起一片菜葉,不知為什麼心情突然有些不好,他把筷子往桌面上一放,「我沒什麼胃口,你們吃吧。」說完就走進臥室了。

基範和昌珉目送他關上臥室門,收回目光,對視一眼,頗有默契的抿嘴一笑,然後就開始對桌上的豐盛菜肴發起攻擊‥‥

 

 

 

精緻的義大利餐廳內,精心化過裝的陳蕾蕾帶笑的坐在允浩對面,而陳局則坐在女兒身邊,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允浩聊著天。

允浩備受煎熬的忍受著對面陳蕾蕾熾熱目光的洗禮,把頭不斷的壓低再壓低,卻在不經意瞥到陳蕾蕾手包上的標誌上時愣住了,他還記得,上次陳蕾蕾給自己炫耀她的手包時說,這包是陳局專門在國外找人定做的,標誌很獨特‥‥只是這標誌‥‥怎麼看起來這麼眼熟?!‥‥

這時,陳局的聲音響起來,「允浩,你這次真的是沒讓我失望,江鵬飛這麼難搞的案子居然都讓你破了‥‥」

允浩抬頭假笑,「呵呵,陳局,這人不是還沒抓到呢嘛‥‥」

陳局擺擺手,「哎~話不能這麼說,總得一步一步來嘛,不能一口吃個胖子‥‥不過,允浩,立了功就應該受到嘉獎,我打算‥‥」他笑著看向允浩,晃了晃手中的紅酒杯,「讓你當副局長‥‥金希澈被查出內鬼的身份,副局長的位子就空了,現在看來,你是最佳人選‥‥」

陳局對允浩眨眨眼,「副局的辦公室可是很大的喲,確實比你現在的辦公室大很多‥‥相應的,給你在事業上的發揮空間也會大很多,更便於你施展才華‥‥怎麼樣?不會拒絕吧?」

允浩聽了,眉頭不易察覺的微微皺起‥‥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