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5   虎 穴


車還沒停穩,允浩就拉開車門跳了下去,順著接收器接收到的信號朝洗手間的位置跑去。

猛地拉開門,每個隔間都仔細檢查過,空無一人。

允浩心跳越來越快,手心開始發涼,在洗手間的盥洗臺上,允浩發現了那塊被在中摘下,完好的擱置在洗手液盒子旁邊的GPS定位手錶‥‥

韓庚等人找到了在休息廳的東海和慧妍,眾人跑到洗手間,卻發現允浩握著那塊手錶,頹然的倚靠在牆壁上,眼眶發紅的囔囔自語道,「在中‥‥你為什麼‥‥為什麼‥‥」

東海急道,「在中哥剛才明明跟我說他上一下衛生間馬上就好的!肯定是被人劫持了!」

始源搖搖頭,環視四周,「沒有打鬥的痕跡,而且手錶被完整摘下,說明他是自願跟那人走的‥‥」

昌珉緊皺著眉頭,「我不懂‥‥在中哥到底想幹嘛‥‥他要是真落在江鵬飛手裡,豈不是等同於送死?」

韓庚眯起了眼睛,輕聲說道,「在中是想以自身為代價換取我們如今最需要的證據‥‥相信憑在中的實力,他應該能成功取證‥‥但取證之後能不能活著逃出江鵬飛的桎梏,就不一定了‥‥」

眾人定定的望著允浩,慧妍憤然的開口,「他們肯定沒有離開多久,我們讓東海哥把道路封了,挨個搜吧!一定能搜到的!」

允浩緊咬著牙關,木木然的閉了閉眼,有些虛弱的說,「江鵬飛如果傻到能讓我們封路搜查出來,也就不會這麼難抓了‥‥」

韓庚上前一步,「允浩,你想想看,除了GPS定位,我們還有沒有別的辦法確定在中的位置或大概行蹤?」

允浩緊攥著青筋突顯的拳頭,痛苦的搖搖頭,但下一秒,他突然定住了,眼眸中閃過一絲光彩,聲音由小到大的說道,「他一定留下什麼線索了,在中,在中他一定留下了什麼等著我們發現!」

說著他瞪大眼睛四處看了看,突然一指牆上的鏡子,「看到那些水珠了?水痕還是濕潤的,說明剛剛濺上去不久‥‥」

昌珉若有所思的撐著下巴,「這說明‥‥有人洗過手或者洗過臉,把水甩到鏡子上了?一般人洗完手都會直接去乾手機那裡,而不會直接甩‥‥這個人是故意的!」

東海湊近了些看了看,「可是這些水珠沒有拼成某種圖案或文字啊?」

允浩嘴角開始翹起,「如果有人監視的話,在中一定不會把線索留在那麼顯眼的位置上‥‥始源,立刻叫你們科的人帶著顯影粉來,封鎖這片區域。」

始源點點頭掏出手機,慧妍拉了拉韓庚的衣袖,瞄了一眼微笑的表哥,小聲問道,「什麼是顯影粉?」

韓庚耐心的解釋,「顯影粉是一種螢光粉末,把粉末灑向一片區域再關閉燈光,用特殊的螢光燈去照射,指紋痕跡就會顯露出來,」頓了頓,他又補充道,「我猜允浩是打算一石二鳥,既想看看在中有沒有留下線索,又想試著查出帶在中走的那人的指紋。不過後者困難很大,洗手間這麼公共的場所,混雜的指紋一定很多,太難查了‥‥」

 

 

半小時後,顯影粉灑好,始源命人關閉了衛生間裡的所有日光燈,然後打開了顯影粉‥‥一片藍盈盈的光線中,鏡子上和水池邊全是混雜的指紋痕跡,毫無規律,看不出有什麼線索。

允浩走過去,低頭仔細觀察水池周圍和白色大理石的水池槽內,猛的,他似乎發現了什麼似的,眯起眼盯著水池槽內的一塊地方使勁看‥‥那裡,由同一種指紋,歪歪斜斜的大概拼出了似乎是兩個文字的形狀‥‥

始源在旁邊拿出在中的指紋樣本,緩緩湊到允浩眼前讓他比對‥‥

允浩在靜靜比對兩種指紋,大家都屏住呼吸,等待著結果的出現,每個人都在祈禱一定要是在中留下的‥‥

允浩的臉上看不出表情,他瞪視著那兩個字片刻,突然大笑一聲,打了個響指,眾人都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他。

允浩仰起頭,臉上是重歸的王者氣息,他聲音輕且堅定的說:「公海。」

始源挑挑眉,允浩大幅度翹起嘴角,一掌拍到始源肩膀,「哈哈,是在中!是在中趁洗手的時候留下的字!公海!他預測到江鵬飛一定會帶著他從公海逃去國外!!」

昌珉恍然大悟,「啊~~我們怎麼就忘了這一點,公海是他逃避法律和搜查的最好地點!」

允浩掩飾不住笑意,「立刻通知局裡的人,說我們要把去公海海關和出海例行搜查的時間提前‥‥如果陳局問起‥‥」

東海歪頭想了想,「如果他問起,就說是我在一個超速行駛的車輛上搜到了運往海關方向的違禁品‥‥」

允浩點點頭,打開日光燈,暗暗的攥起拳頭,在心中說道:在中,這一次,你不會再是孤單一人‥‥

 

 

 

 

車子駛出市區,小七舉起一瓶藥劑,「在中哥,對不起了。」

在中冷冷的彎起嘴角,那是一瓶能讓人暫時失去意識昏迷的藥劑,每次江鵬飛帶他去一個不想讓他知道位置的地方,就會給他打上這個藥劑,然後他就會一路昏迷的到達目的地,再在另一瓶清醒劑的作用下醒來。

在中無所謂的伸出了胳膊,摘下墨鏡,透過車窗看向越來越空曠的道路,任尖尖的針頭紮進皮膚的感覺刺痛著自己的神經‥‥

不過,哼,江鵬飛,我太過於瞭解你‥‥公海,是你現在唯一的出路,不是嗎‥‥

 

昏昏沉沉中,在中陷入夢境。夢裡他又回到了十幾歲時剛剛到江鵬飛住處的那段日子,每天從窗口看著渾身血污的孩子被丟出後院‥‥最後從訓練競技中存活下來的只有一個人,是自己在孤兒院時就認識的,比自己小兩歲,由於他的名字中帶著一個“七”字,大家都叫他小七。

小七以前雖然也是個沉默寡言的孩子,但他眼眸中卻經常閃爍著屬於年輕人的光彩,在看到自己喜歡的書籍時,也會開心的抿抿嘴角‥‥可是,那天,當小七殺掉自己最後的幾個同伴,同時也是競爭者,從黑暗的受訓小屋中走出來的時候,在中卻發現,他眼裡的光彩黯然消失了‥‥那裡沒有對生的渴望和對死的恐懼,只有麻木的冰冷和默然的殘忍‥‥

從那天起,小七成為江鵬飛最信任的保鏢兼殺手,而也是從那天起,在中再也沒見小七笑過‥‥那雙曾經閃爍華彩的眼睛,變成了沒有靈魂的空洞木偶‥‥只知道領命,殺人,然後再領命,再殺人‥‥生命的迴圈在這裡成為了死結,小七成為了死結中最大的犧牲品‥‥

突然,夢境一轉,允浩微笑著出現在自己面前,柔和的牙白色光芒中,允浩輕動嘴唇,低沉而醇厚的聲音悠悠揚揚:在中‥‥在中‥‥別怕‥‥自己想要伸手去觸摸,卻怎麼都觸不到‥‥

突然槍聲一響,眼前一片猩紅,瞬間又變為漆黑,允浩的聲音戛然而止‥‥

 

在中驚喘一聲,睜大眼睛,從夢中驚醒。急促的呼吸了幾聲,才漸漸平靜下來,仔細觀察自己現在所處的環境。

裝飾豪華的房間,暗紅色的絨毛地毯,寬大的豪華復古床鋪,白色的床單茶色的床柱,而自己正躺在上面。

在中朝視窗看去,圓形的窗戶玻璃上映射著波光粼粼,閉上眼靜靜感受,整座房間有輕微的搖擺。在中挑起嘴角,果然是在豪華輪船上‥‥

他再次張開眼,看向窗戶的方向,天色近乎全黑,在中算了算時間,現在應該已經開到公海上了。他活動了一下手腳,還好,江鵬飛這次沒有變態的用手銬繩索之類的東西把自己綁住。

水光微動,跳躍於在中長長的羽睫之上,他眨眨眼,靠著床頭坐起。允浩,他默念,你會找到我給你留的線索嗎‥‥

 

 

 

 

海風徐徐吹來,允浩一邊安排人員一邊指揮著大家上船,「韓庚哥!直升機聯繫好了嗎?」

韓庚在遠處皺眉喊道,「你說什麼?船聲太大了我聽不清‥‥」

允浩伸手朝天上指了指,韓庚會意,沖他比了一個OK的手勢。

允浩點點頭,攔住身邊跑過的東海,「你就別跟我們上船了,要不陸上的人員就沒人指揮了,剛才有天給我打電話說俊秀的眼睛沒什麼大礙,敷上藥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你去和他一起建一個陸上指揮中樞,用來和我們聯絡。」

東海點點頭,剛想轉身走,允浩又拉住他,湊到他身邊小聲道,「你和有天要注意保護希澈哥‥‥他還在監獄,要防止有人下黑手‥‥」

東海拍拍他的小臂,「放心,一定不會有事的,這次我們一定可以全勝的!」

允浩嗅了嗅海風鹹鹹的味道,望著遠處由於天黑而越來越朦朧的天際線,輕輕說,「救出在中,就是我的全勝‥‥」

 

 

「公海上這麼多船,我們又沒拘捕令和搜查令,怎麼追蹤?」陸地上,臨時建在周圍交通比較方便的基范家的指揮中樞,慧妍皺眉看著一堆監測設備和雷達掃描,又看了看圍成一圈的電腦,懷疑的問道。

孫若靜在電腦上敲了幾個字,嘆道,「鄭隊的意思是派小艇在幾十米的海域內逐個追蹤偵查‥‥我不得不說這真是個耽誤時間又不一定能得到成果的辦法‥‥」

有天帶人去了監獄保護希澈,指揮中樞除了他們各自幾個值得信任的手下,就是基范、俊秀、慧妍和若靜了。

基範斜躺在沙發上,隨時關注著連接到電視機上的海域雷達動態,「但這是現在唯一的辦法‥‥搜不出總比不搜要好吧?」

俊秀緊抿著嘴唇不說話,眼睛上方的皮膚還微微發紅,腳上也包了繃帶,他坐在三個電腦前,不停的試圖破譯雷達資訊。

基范若有所思的看著俊秀的背影,摸了摸下巴,他下定決心,故意大聲說道,「唉,要說在中哥現在真是身在虎穴啊‥‥不知我們最終找到江鵬飛船隻的時候,他會不會已經沉入海底了‥‥又或者‥‥江鵬飛帶他逃到國外‥‥我們一輩子再也見不到他啦‥‥」基範故意拉長尾音,明顯的,俊秀聽到這話後,脊背僵了一下。

基範眯起了眼睛,從沙發上坐起來,走到俊秀身後。「俊秀,在中哥這麼好的人,理應得到幸福,你說對嗎?」

俊秀靜了幾秒,隨即心不在焉的在鍵盤上敲打,「嗯‥‥當然是‥‥」

基範抬手,重重握在俊秀肩頭,「能不能救出他‥‥就靠你了,俊秀‥‥」

俊秀又是一僵,隨即眼神有些慌亂的點點頭,椅子一轉,到另一台電腦上去破譯新的雷達密碼了。

基範挑挑眉,走回沙發,餘光卻一直沒有離開俊秀‥‥

 

「我推測應該是這隻船!」過了沒一會兒,俊秀就喊道。

幾個人都圍過來,慧妍急問道,「你怎麼確定的?不是說僅僅通過雷達密碼找不到確切船隻嗎?」

俊秀咬咬嘴唇,「我‥‥我是通過‥‥嗯,一種新型密碼‥‥」

「別編了,金俊秀。」基範聲音驟降至冰點以下,「你早就知道會是那艘船,對吧?!」

俊秀臉色有些發白,他瞪大眼轉過頭,「基範‥‥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基範突然用桌上長長的水果刀的刀柄抵住俊秀的腰側,俊秀臉色更加難看,掙扎著想起身,慧妍和若靜也都愣住了,不知基范到底是何用意。

基范沖俊秀笑笑,「今天中午,朴有天碰倒的咖啡杯是你自己故意端的離他很近的,熱菜掉在地上你明明可以躲開的,可是你偏偏故意被燙傷‥‥你想逃避去車展中心,沒錯吧?還有,剛才我一直在觀察你的一舉一動,你那幾台電腦上根本就沒顯示什麼新密碼,不要以為我不是學這個的就看不懂雷達資訊‥‥我剛才故意說在中哥那些話激你,就是想看看你會不會為了救人說出船隻的行蹤‥‥果然‥‥朴有天陪你在醫院檢查的時候,我托朋友查了你的檔案記錄,上面說你進警局前在一所大學讀書,不巧的是,你就讀的系的系主任是我叔叔‥‥我問過他,他根本不記得有你這麼個學生‥‥金俊秀,你到底是誰派來的?!」

正在這時,和東海在監獄交接之後回到指揮中樞的有天推開了門,看到這一幕,他驚呆了,愣愣的伸手指了指基范抵著俊秀的刀柄,「你們!‥‥你們這是怎麼了?!」

基範回頭看了有天一眼,示意他別插嘴,回頭繼續逼問俊秀,「你最好自己交代,如果被我們查出來‥‥」

俊秀低垂著眼簾,半晌,抬起頭,平靜的說,「先派人通知允浩哥吧,我確定是那艘船‥‥既然我說出來了,就不會騙你們‥‥」

基範沖身後嚇傻了的幾個警員揮了揮手,有一個人立刻跑去給允浩打電話。

 

有天走近,看著俊秀眼皮上紅紅的一層痕跡和腳上厚厚的繃帶,心中空了一下,他推推基範,輕聲道,「先別拿刀抵著了‥‥有什麼事大家心平氣和的談一談‥‥」

基範嘆口氣,收起刀,直視俊秀,俊秀看看他,又看看有天,再看看旁邊的慧妍和若靜,慘澹的笑笑,開口道,「我確實知道他們會在哪艘船上,因為江鵬飛所有的船我都很熟悉‥‥但我不是江鵬飛派來的‥‥我,我是江鵬飛的父親江波派來‥‥派來幫你們的‥‥」

有天垂在身側的手指動了動,但忍住了,什麼都沒說。

但是慧妍,語氣不好的喊道,「有沒有搞錯!江波派來的還能是幫我們的?!你說反了吧?!」

俊秀搖搖頭,盯著地面緩緩道來,「其實事情不是你們想像的那樣‥‥江波雖然是江鵬飛的父親,但他一點都不狠毒,相反,是個很和藹的老人‥‥我,我小時候就跟著爸媽去了國外,後來他們在一次事故中喪生,就剩我和哥哥相依為命‥‥我們差點就凍死餓死在異鄉街頭‥‥是江伯父救了我們,資助我們上學,讓我們的生活一天天好起來‥‥但他始終告訴我們他就是一個普通的生意人‥‥也從來不讓我們和黑道上的任何事沾邊‥‥前幾年,他還出資讓哥哥去別的國家讀博士‥‥我就在大學安靜的學習生活,直到有一天,江伯父很焦急的找到我,說他要拜託我一件事,只有我值得他信任了,請我無論如何一定要幫他‥‥」

說到這裡,俊秀睫毛抖了抖,「他把他的真實身份告訴了我‥‥原來,這幾年來他退居國外就是想給自己的家族生意漂白,黑道上的事情太複雜,他想金盆洗手‥‥但他的兒子卻一直與他意見相左,想擴大生意,本來江伯父以為自己多勸勸他就可以了,沒想到他兒子居然收買了很多人,想軟禁江伯父。江伯父拜託我一定要回國阻止他兒子的種種瘋狂行為,他說他會用最後的自由時間幫我打通混入警局的道路,還給了我很多有用的資訊,讓我可以在關鍵時刻不被江鵬飛所挾制‥‥從那以後我就再沒見過伯父,他應該已經被他兒子,也就是江鵬飛完全軟禁起來了‥‥之後的事情你們就都知道了,我作為警局新進職員加入特別行動組,開始幫著你們一步步阻止江鵬飛擴大勢力‥‥」

基範頓了頓,冷聲問道,「那你剛才為什麼不立刻就說出船的位置,反而拖了很久?」

俊秀把頭埋得很低,「因為江伯父曾經跪下來求我‥‥說一定不要讓江鵬飛死掉‥‥我想,如果現在告訴你們,允浩哥他們一定會在激烈的爭執中擊斃江鵬飛的‥‥」

若靜聽不出情緒的問,「那你後來怎麼又決定說出來呢?」

俊秀慢慢的抬頭,眼眶發紅,「因為我不想讓在中哥死‥‥他是個那麼好的人‥‥就像基範說的‥‥在中哥和允浩哥‥‥應該得到幸福‥‥」一滴淚,順著俊秀的眼角滑落‥‥

有天看了心頭一動,想要伸手去幫他擦掉,卻又覺得不妥,於是,手僵在了半空‥‥

 

 

 

 

不知在黑暗中呆了多久,在中聽到輕輕的腳步聲,然後是門響。刺眼的燈光從被打開的房門照射進來,在中一時適應不了,伸臂擋住眼睛。

幾秒後,房門又被關上,放下手臂,在中冷眼看著一步步向自己走來的男人。

及肩的中長髮在腦後紮起,個子很高,身材很瘦,長得不算難看,只是那太過鷹鉤的鼻子和太過深邃的眼睛,以及總是緊抿的嘴唇、飄忽不定的眼神,都讓這個男人渾身上下透出詭譎陰鬱的氣息。額角,一道疤痕自眉骨順著鬢角滑至耳側,而他裹在黑色手套裡的細長手指此刻正神經質的緊緊攪在一起。

他一步步走到床前,就那麼直直的站著,望著在中,嘴角突然就蕩起一個變態至極的笑容,「在在‥‥」

在中打了個寒戰,多少次回蕩在噩夢中的惡魔般的聲音再度響起,在中本以為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再聽到這個聲音,一輩子都不會再見這個人‥‥但是現在為了心中的光明,他必須親自回來面對‥‥

在中沒說話,也沒動,還是那麼冷冷的看著他。

江鵬飛古怪的笑了一聲,走過來坐在床邊,偏執的盯著在中的臉看,戴著手套的手緩緩撫上在中的臉頰,皮質手套的冰涼觸感讓在中哆嗦了一下‥‥

「在在‥‥你還記不記得我說過‥‥得不到的東西,我都會毀掉它們‥‥曾經我以為你不會再逃開了‥‥曾經我以為你一定是屬於我的了‥‥現在看來,你真的太不乖了‥‥不乖的寵物‥‥就要付出代價‥‥」

在中心中一涼,已經知道接下來等待他的是什麼,但是他不能躲不能逃‥‥在得到自己想得到的證據之前‥‥絕對不能逃避‥‥

 

“啪啪啪啪”清脆的聲音回蕩在空曠巨大的房間裡,江鵬飛面帶變態笑容狠狠的連抽了在中四個巴掌,血,瞬間從微微張開的唇縫中流下。

在中強忍著疼痛,保持著臉側在一邊的姿勢,腦海中飛速閃過多種方案,他知道自己一定要保持以前那種逆來順受的姿態,才不會讓江鵬飛起疑,一會兒套起話來才比較容易‥‥

鮮紅的血液在白色床單上滴出一朵綻放的詭異花朵,江鵬飛的臉上漸漸顯出嗜血的快意,他脫下了手套,用蒼白的手蘸了蘸在中下顎上的鮮血,紅色染上他的指尖,他竟然興奮的渾身顫抖。

江鵬飛猛然捏著在中的下巴,迫使他和自己對視,然後用沙啞的聲音,在在中耳側輕輕說道,「在在‥‥不如我們玩個遊戲吧?看看明天的太陽升起前,這張白色的床單,會不會被你的血,染成鮮紅色‥‥」

在中狠狠的瞪視著他,「江鵬飛,沒想到你還是這麼變態‥‥」

江鵬飛哈哈大笑著放開他,又用指尖去觸摸床單上的血跡,一臉滿足。

在中慢慢擦去自己嘴角的血,搖搖頭,「真想不到‥‥警局的內鬼都已經被抓了‥‥你竟然還能逃出來‥‥江鵬飛,你有這麼厲害的本事,怎麼還能讓員警把總部給剿了呢‥‥」

江鵬飛閉上眼,慢慢用指尖勾勒床單上鮮血的痕跡,聲音飄忽不定,「一幫傻子也能抓住我嗎,笑話‥‥內鬼‥‥哼哼,又有誰會想到‥‥警局的老大,根本就是那個最大的鬼!哈哈哈哈‥‥」

在中眯眼看著笑的越來越癲狂的江鵬飛,隱隱覺得他跟以前不太一樣‥‥他的情緒‥‥似乎不太正常‥‥

在中裝出驚訝的低呼一聲,「局長是內鬼?!」然後抬眼去看江鵬飛的反應。

他沒有接話,甚至沒有看在中,依舊閉著眼,囔囔自語。

在中往前湊了湊,聽到江鵬飛不斷重複著,「過了今晚‥‥就都結束了‥‥」

什麼意思?!在中皺著眉想了想‥‥這‥‥該死!江鵬飛不會是真的瘋了,打算與船同沉吧?!

 

 

 

海風習習,允浩站在船頭,目視遠方,始源在他身後指揮著手下警員利用雷達系統定位江鵬飛的船隻位置。幾架直升機在頭頂盤旋,領頭的一架裡坐著全副武裝的韓庚。

允浩攥起的拳頭使得指甲深深陷進手心,他在心中默念:在中‥‥你一定要堅持住‥‥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