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7   全 勝

 

允浩和在中跑到了底層船艙的轉角處,兩人貼著艙壁屏住氣息,允浩把手腕往前送了送,利用手錶錶盤的反光看到了轉角那一邊的情況,有一個保鏢在門口低著頭吸煙。

允浩和在中對視一眼,點點頭,在中伸腿踢翻了一摞雜物,保鏢聽到聲音朝這邊走來。

允浩看準時機飛身衝出,在那人還沒來得及喊出聲的時候,就一個乾脆俐落的鎖喉出擊,利用手肘夾住那人的脖頸,再朝旁邊一扭,那人瞬間軟倒。在中接住他,把保鏢拖到另一間儲物間藏好,緊跟著允浩跑向5號房間。

看到緊鎖的門,允浩伸手向在中要消音手槍,在中卻搖搖頭,「子彈留著吧,一會兒說不定還有用處‥‥」說著,他伸手夠下旁邊窗臺上堆著的一根廢鐵絲,把頭上卷了卷,然後伸進鎖眼裡,皺著眉全神貫注的開始撬鎖。

幾秒後,嘎巴一聲,鎖應聲而開,允浩高興的摟了樓在中的肩,在中暗笑著看了他一眼,推門而入。

「噓‥‥小朋友,大家不要緊張,別出聲,我是員警,我們是來救你們出去的,相信我,好嗎?」允浩蹲下來,平視著孩子們,微笑著說道。

十幾個孩子面面相覷,其中最大的一個站了起來,點點頭。

在中也笑著蹲下,「我們一定會把你們救出去,但你們要答應叔叔,出去之後不要亂叫亂喊,要聽我們的話,時刻跟著我們走,別掉隊,好嗎?」

孩子們都點頭應允,在中摸了摸站起來的那個孩子的頭,「你叫什麼?」

那個孩子小聲回答,「小瑞。」

在中親昵的拍拍他的肩膀,「小瑞,你是他們之中最大的,你要負起責任來‥‥你來作小領隊,帶著大家一起逃出去,好嗎?」

小瑞懂事的點頭,抱起了最小的一個孩子。

允浩接過那個孩子,壓低聲音,「孩子我來抱,小瑞你負責確保大家一個跟一個的團結在一起就行了!」

一個小女孩兒似乎崴了腳,行動不便,在中二話不說把她抱起來,「好了,現在讓這個叔叔先走,你們跟著他,悄悄的,悄悄的走出去,我在最後面確保你們的安全‥‥」在中看了一眼允浩,做了個加油的手勢,接著沉聲道,「出發‥‥」

 

 

 

五分鐘後,眾人在夜色的掩護下順利到達側甲板,而昌珉的效率也確實高,兩艘小艇緩緩划來。

允浩拉住第一艘,把孩子一個一個往上抱,囑咐划艇的警員注意照看小孩子。

第一艘小艇剛好坐滿,在中又囑咐小瑞看好小朋友們,才目送著小艇划遠。

允浩拉過第二艘小艇,接過警員手中的槳,回頭沖在中笑笑,「快上來吧,我們趕緊撤回去,然後派直升機來‥‥」

在中抓住他的手,「等一下‥‥也許我們可以去把會客廳裡那些人救出來‥‥他們手中一定有更多的江鵬飛罪證,說不定還有他和警局局長勾結的更多證據!」

允浩猛的搖頭,「不行!太危險了!在中,聽我的!我們先回去,然後再派船和直升機過來,一定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制住他們的!」

在中咬了咬牙,「萬一那時候江鵬飛已經炸船了怎麼辦?!」

允浩又拉了他一把,把在中推到小艇邊,「別管那麼多了!快點上船!」

然而下一秒,槍聲響起,小艇上的警員應聲倒落,摔入大海,小艇晃悠了一下,開始在輪船邊打轉‥‥在中和允浩同時僵硬了脊背,一個低沉沙啞的聲音響起,「扔掉槍,把手舉高,轉過來。」

允浩和在中依言把槍扔到一旁,舉高雙手,緩緩轉身,小七正用兩支手槍對著他們,而小七背後,站著一臉殘忍冷冽的江鵬飛‥‥

「在在‥‥你還是這麼不聽話呢‥‥」江鵬飛語氣不帶一絲溫度的說道,然後對小七冷冷命令道,「幹掉那個員警。」

小七眯了眯眼,在中知道那是他射擊的前兆,於是他猛的踏前一步擋在允浩面前,「小七!你知道當年琪琪是怎麼死的嗎?!」

小七面無表情,沒有說話,也沒有繼續射擊的動作。

在中孤注一擲了,他在賭,賭小七心中還會不會有一絲人性存在,賭當年那個沉默寡言卻會在看到琪琪之後臉紅的男孩兒並沒有完全消失,只是被小七隱藏在心底某個塵封的角落‥‥小七沒有立刻開槍,而是靜靜的在聽他解釋,這就代表著有希望!小七有希望被觸動!

在中直視著小七,眼底泛起淚水,他伸手一指江鵬飛,「她是被你身後這個變態‥‥活活玩死的!你知不知道?!他騙你!他一直騙你說琪琪是被員警當做小偷殺死的!其實根本就不是!我親眼看著她死的!小七!她一直到死都相信你會來救她!而你!你卻為殺死琪琪的兇手賣命賣了這麼多年!琪琪她在天堂也不會原諒你的!‥‥」

在中往後退了退,擋住小七和江鵬飛的視線,允浩會意,開始在在中背後慢慢的伸腳去夠剛才被他們丟出去的槍。

 

在中看到小七的手抖了一下,雖然是微小的一下,但在中卻好像發現了驚天的寶藏,因為作為頂級殺手,一向冷血的小七,從沒有在握槍的時候手抖過‥‥

江鵬飛開始冷笑,在中深吸一口氣,繼續大聲說道,「琪琪快不行的時候,我偷偷跑去看她‥‥她‥‥全身上下已經沒有一塊好肉了‥‥特別是大腿內側,簡直‥‥簡直慘不忍睹‥‥小七‥‥跟在江鵬飛身邊這麼多年,你應該可以想像琪琪遭受了什麼吧?她當時連走都走不了了‥‥」說到這裡,在中語氣已經帶了哽咽,「她趴在地上,向我爬過來,每爬一步,就會流好多血‥‥」

小七的手又抖了一下,臉上的表情開始有了些變化,在中紅著眼眶繼續說道,「我跑過去,她大口喘著氣跟我說話‥‥她說,在中哥哥‥‥我好疼‥‥好疼‥‥」

似乎是回憶起了自己的那段記憶,在中的聲音中帶著太多的悲切和慘痛,小七握著雙槍的手漸漸放鬆了‥‥

「她說‥‥我好想小七‥‥哥哥,你說他會來帶我走嗎?‥‥他答應我的‥‥說今年夏天要帶我一起去他的老家,去小河裡抓魚,摸蝦‥‥」

江鵬飛又是一聲冷笑,小七突然為不可見的哆嗦了一下。

在中狠狠的瞪視著江鵬飛,一字一頓的說,「她說‥‥她不想死‥‥她說‥‥小七一會兒就能來接她走了‥‥」在中收回目光,一滴淚順著他被月光染成月牙白的皮膚滑落,他看向小七,「琪琪咽氣前說的最後兩個字‥‥就是你的名字‥‥」

在中猛的放下舉高的雙手,緊緊握成拳頭,砸在身邊的艙壁上,「而你呢!小七!我說過我在你眼裡看不到靈魂!你竟然把靈魂出賣給了一個殺死你最愛的女孩的兇手!因為他!你的這雙手染上了多少鮮血和罪惡!我真替琪琪心寒!她竟然會那麼信任你!竟然會信任你到死啊!!」說到最後,在中情緒已經完全失控,開始無法抑制的顫抖肩膀,淚水洶湧而下。

 

小七呆呆的靜了半晌,放下了手中的槍,轉頭,定定看著江鵬飛。

而允浩這時,也偷偷貓下腰,伸手去一點點接近甩的很遠的槍。

小七依舊看不出太多的表情,聲音帶著些許哭腔,輕輕的問,「是真的嗎‥‥」

江鵬飛玩味的看著他們,冷冷的笑了一聲,「是啊,沒錯,他說的,一個字都不假‥‥除了那女孩臨死的狀態,反正我沒看見,也不知道是不是那麼好玩兒啊‥‥」

這個喪心病狂的變態!在中抹去眼淚,恨不得立刻手刃江鵬飛。

小七囔囔道,「為什麼‥‥為什麼騙我‥‥」

江鵬飛哈哈一笑,「不騙你的話,你怎麼會像條忠心的狗一樣給我賣命呢?哼,不過,不再忠心的狗,也就沒有利用價值了‥‥」

在中聽了這話後立即大喊,「小心!」但還沒等小七抬起手,江鵬飛就已經一槍打穿了他的心臟‥‥

允浩剛好借這個機會飛撲過去,拿起槍,對著江鵬飛的位置猛烈還擊,江鵬飛衣角擦過船艙壁,轉身跑掉了‥‥

在中大喊著撲過去,脫下自己的外套堵住小七胸口那個不斷冒血的槍孔,淚水再次滴落,在中咬牙強迫自己不許哭,可是淚腺根本不在自己控制範圍之內‥‥

小七茫然的看著他,斷斷續續的說,「在‥‥在中哥‥‥我‥‥我一定會下地獄的吧‥‥」

在中搖頭,眼看著根本止不住的血染紅了他白色的外衣,淚水飛濺,小七咳嗽了好幾聲,鮮血順著他的嘴角湧出,「那‥‥那我就見不到琪琪了‥‥咳咳咳‥‥我‥‥我好想跟她道歉‥‥」

小七的瞳孔已經開始無法聚焦,在中哽咽著喊道,「只要你想道歉,她一定可以聽得到的‥‥一定可以的!」

小七苦笑了一下,用盡最後的力氣,氣若遊絲的說,「一個天堂,一個地獄‥‥她,她又怎麼能‥‥能聽得到呢‥‥」說著,他提起最後一口氣,轉頭看向在中的方向,雖然此刻他已然看不清任何東西,「對‥‥對不起‥‥」餘音仍在,他卻長長的嘆息了一聲,沒有了心跳‥‥

在中任淚水流下,不再說話,只是呆呆的跪坐在小七身邊,凝視著遠處的海平面‥‥

「在中!別發呆了!人死不能復生,如果我們不想辦法趕緊逃出去,根本沒法給小七報仇啊!」

允浩拿著兩把槍,觀察了一下船艙地形後,跑到在中身邊,扶著他的肩膀堅決的說著。

在中又最後看了一眼沒了呼吸的小七,咬著牙,點了點頭。

 

 

他們剛剛從側甲板跑上主甲板,就遭到了火力的猛烈攻擊,允浩急忙拉著在中躲到甲板上一疊收好的船帆後面,一人一隻手槍的還擊。

但無奈子彈有限,不一會兒,在中手裡的槍就打完了所有子彈,而允浩的也只剩下一顆子彈了。

正當允浩開動腦筋想該怎樣突圍的時候,江鵬飛的聲音在對面響起,「在在‥‥你過來,我就放他一條生路‥‥」

在中心頭瞬間轉過無數的可能,允浩一把拉住他,把他死死按住,也不說話,只是瞪著他一個勁兒搖頭。

在中湊過去小聲在他耳邊說,「之前我給你的證據,會讓陳局有逃脫的餘地‥‥你把監聽器上的錄音設備開著,我會讓他親口說出陳局的名字‥‥」

允浩還沒等他說完就急了,「你瘋了嗎?!你即便現在過去,他也根本不會放過我!更別提你的安全了!他已經喪心病狂了!他就是想拉著你跟他一起與船同沉!!我絕對不會讓你過去的!!」

允浩說著,想把唯一的槍交給在中,然後自己衝出去引開他們,然而在中卻拉住他的手,抱了抱他的肩。

允浩一愣,在中笑笑,「允浩,你相信我嗎?」

允浩皺眉看著他,幾秒後開口道,「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讓你‥‥」然而他未說完的話,卻被在中輕輕的一吻堵在了嘴裡。

晨光漸漸顯露,地平線處開始泛著魚肚白‥‥趁著允浩發愣的時候,在中猛的推開他,單手撐著船帆堆跳了出去!允浩大呼不好,狠狠的打了甲板一拳,然後也舉槍站了起來‥‥

現在的狀況,就是江鵬飛拉著在中,用槍頂著他的腦袋,周圍一圈保鏢,用槍對著站在對面的允浩。

 

僵持了幾秒後,天空中傳來直升機的聲音,遠處也有一艘輪船加速趕來。

允浩飛瞄了一眼直升機,低低的抱怨了一句,「怎麼現在才來?!」允浩知道始源他們一定聽到了他和在中的對話,所以現在肯定已經有小分隊登船去救會客廳裡那些商人了‥‥

他穩穩的舉槍對著江鵬飛,大聲喊道,「江鵬飛!你睜大眼睛看看!你已經被員警包圍了!如果你還有一絲理智的話,就趕快放了在中,交槍投降!」

江鵬飛仰頭大笑,揚了揚沒有拿槍的左手,一個控制柄在初升的陽光下閃閃發亮,「炸藥的控制柄就在我手裡‥‥你要是逼人逼得太緊了,我手上一個不小心,按了按鈕‥‥呵呵,別說是在中了,整條船都會瞬間炸飛!!哈哈哈‥‥」

韓庚坐在直升機裡,在對講機裡悄聲提醒允浩,「我已經瞄準那傢伙的頭了,你告訴在中,稍微往右偏點頭,我怕誤傷他!」

允浩還未回話,在中卻突然喊了一句,「允浩!江鵬飛誣陷你們陳局!說他是警局內鬼!」

允浩先是微微一愣,接著恍然大悟,介面道,「別聽這個神經病瞎說!他已經走投無路了!就像瘋狗!亂咬人!」

江鵬飛完全不克制的大笑出聲,「哈哈哈哈!一幫蠢貨!員警就是這麼愚蠢!你們局長陳偉就是多年來我最大的合作夥伴!你居然還那麼死忠於那樣一個混蛋?!哈哈哈‥‥真是員警的悲哀啊‥‥」

允浩把他說的一切都收錄進了對講機裡,允浩看了看離自己最近的海面,昌珉剛好帶著一個小分隊划艇過來了,允浩使出渾身的力氣將對講機扔向小艇,昌珉長臂一伸,穩穩接住。

允浩鬆了一口氣,和在中對視一眼,眼神飄向一個方向,在中會意,把頭微微右偏,直升機上的韓庚見狀,眼疾手快的扣動扳機!子彈破空而出,精准的擊穿了江鵬飛脖子上的大動脈!在中急忙撲倒在地,躲避可能的子彈碎片!

然而,誰都沒想到,江鵬飛居然在臨死的時候,帶著變態的笑容,按下了手柄上的按鈕!!同一時間的,韓庚沖著直升機駕駛員大喊,「快走!!」

昌珉也大聲沖著小艇上的隊員大喊,「棄船!」幾個人急忙跳進水裡!

而在手柄落地前的那一刻,在中只看見允浩撲過來抱住自己,一聲充滿擔憂的「在中啊!」之後,就是足以震碎人耳膜的爆炸聲,沖天的火焰和被炸飛的人、物‥‥

在中聞到了血腥味,眼前允浩的胸膛上一片腥紅‥‥最終,陷入一片黑暗‥‥

 

 

 

 

 

兩個月後,醫院病房前,有天呆呆的望著一扇玻璃窗,眼角慢慢凝聚了淚水,「為什麼‥‥為什麼我們等了兩個月,以為可以等來奇跡‥‥最終卻還是這個結果‥‥允浩哥‥‥你怎麼能就這樣丟下我們?!你怎麼能?!‥‥」

他一拳砸在玻璃窗上,旁邊的昌珉低著頭,肩膀微微顫抖,一滴淚水,順著他的眼角滑落,滴在了地板上‥‥

「你們倆有病嗎?!」一個洪亮的聲音響起,接著兩人一人腦袋上挨了一個暴栗。

有天和昌珉同時痛呼出聲,昌珉不滿的回頭嚷嚷,「希澈哥!你下手輕點兒啊!疼死人啦!‥‥」

有天抹了把眼淚,吸吸鼻子,語氣完全不見之前的悲切,「就是就是,我這麼好使的腦袋要是給打傻了可怎麼辦?」

希澈又一人給了他們一拳,「去死!少給我跑題!我不是讓你倆來接允浩出院嗎?!你們在這兒裝什麼傷感垂什麼淚啊?!」

有天立刻換上那副哀怨的表情,「還說呢!這個鄭允浩!完全的重色輕友!之前說好的讓我倆來接他!結果來了之後發現他的床位空了,一打聽原來是讓金在中接走了‥‥其實我和昌珉兩個月前就預見到這個結果啦!當初鄭允浩為了保護金在中,簡直是奮不顧身啊‥‥也虧得他保護得力,在中就受了點兒輕傷,倒是他自己要死要活的昏迷了一周才醒,嚇得人家在中好幾天都沒閡眼‥‥」

希澈沒什麼耐心的擺擺手,「這我都知道!那你倆在這兒哭個什麼勁兒啊?!」

昌珉鄙夷的看了有天一眼,「他非說讓人放鴿子了不甘心,得玩點兒什麼調節一下心情‥‥於是乎我們倆就決定比一比誰先哭出來‥‥」

希澈翻了翻白眼,「天哪朴有天,等我當了局長,第一件事就是把你調到基層去鍛煉鍛煉,省的你吃飽了撐的沒事幹!」

「哇不要啊哥!我上有老母下有胞弟!你怎麼忍心看著我‥‥」

「又來了!朴有天!拜託你下次換句臺詞行不行?!」

「沈昌珉我跟金局長說話呢!你給我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

「朴有天!你這什麼態度?!小心我回頭告訴慧妍你背後是怎麼說她的!」

「你們倆都給我閉嘴!吵死了!」

 

 

醫院外的馬路上,一輛蘭博基尼歡快的行駛著,在中一邊開車一邊扭頭看副駕駛的允浩,「我們就這樣不跟昌珉他們打個招呼就跑出來了,合適嗎?‥‥」

允浩在陽光中眯了眯眼,伸了個懶腰,笑笑,「有什麼不合適的?那幾個傢伙,無事生非的本領大著呢‥‥現在他們說不定正玩的不亦樂乎‥‥」

允浩又扭頭看了看在中,長出一口氣,「終於圓滿了!江鵬飛已死,所有罪證成立,江波雖然悲痛,但還是配合警方交代了很多事情‥‥看來他確實不想再經營黑道事業了‥‥陳偉也被捕了‥‥我身體也恢復了‥‥真是完勝啊!」

在中抿嘴笑笑,迎著太陽升起的方向,向著回家的路,勻速開著車‥‥

 

 

 

 

 

半年後,局長辦公室外,允浩推開門走了進去。「金局!哈哈,找我有何貴幹?是不是又打算交給重案組什麼重擔?」

希澈扔給他一個資料夾,「少廢話!這是委任你當副局長的檔,簽個字吧。」

允浩瞪大眼睛,「這麼快?」

希澈點點頭,「那是‥‥我的辦事效率!啊對了,簽之前先提醒你啊,知道人生最大的悲哀是什麼嗎?那就是在警局任一個副職‥‥因為你要無時無刻受正職的壓榨!嘿嘿,」希澈沖他眨眨眼,「想好了再簽喲!」

允浩大筆一甩,刷刷刷簽好字拋給他,揚揚下巴,「我不怕受壓榨!當了副局工作時間會規律很多,我就可以每天多跟在中呆一起了,呵呵‥‥」

希澈受不了的趕他走,「哎呦我的媽呀,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你趕緊給我出去吧別噁心我了‥‥啊對了,」他叫住走到門口的允浩,「告訴昌珉,從明天起他就是重案組組長了。」

允浩咧嘴一笑,「OK!我去接在中下班了!拜拜~」

‥‥不久前,在中憑著自己作的幾首曲子,進入了本市最大的唱片公司,做幕後的音樂製作。在中樂在其中,眼神中的神采也越來越恢復到多年前那個高一活潑少年的樣子了,允浩看在眼裡,樂在心頭,每天上班的時候都喜滋滋的,弄得有天、昌珉、韓庚、基範、東海、始源他們幾個疑惑了好一陣,鄭允浩這到底是怎麼了‥‥

最後,還是身居掃黃組多年的朴有天拍了板,「一定是因為他成功的壓倒了金在中!一定一定是這樣滴!‥‥」

 

 

 

晚上,允浩洗好澡從浴室走出來,一下子坐到正坐在床頭看書的在中身邊,非纏著在中給他吹頭髮,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

「在中,你說奇不奇怪,朴有天最近都不找女朋友了!天天看著窗外嘆氣‥‥你說他是不是悲秋了?」

在中捋了捋允浩額前的頭髮,幫他仔細吹乾,「我看不是悲秋了‥‥八成是思人了‥‥」

允浩想了想,點點頭,隨手拿起手機開始發短信。

發完了就奪下在中手裡的吹風機關掉,壞笑著把手伸進在中衣服裡。

沒想到在中一把扒拉掉狼爪,飛速的說道,「今天不行!」

允浩愣了愣,又伸手過去,「為什麼?!」

在中再次耐心的扒拉掉他的手,「你忘了?俊秀前兩天不是來電話了嘛!說他在國外的學位讀完了,明天早上八點的飛機到這兒,讓我們去接他!」

允浩委屈的扁扁嘴,「我沒忘啊!」

在中瞪大眼,「你沒忘你還,還‥‥」他頓了頓,臉有些紅,「總之今天不行!不然明天早上八點哪兒起得來啊‥‥」

在中越說聲音越小,允浩湊到他耳邊,輕輕說,「所以我剛才已經給一個更適合去接俊秀的人發短信了啊!明天我們就不用早起啦!‥‥」

「什‥‥唔,嗯,鄭‥‥別,別摸那裡‥‥癢癢!‥‥哈哈哈哈‥‥唔‥‥」

 

 

第二天一早,機場大廳,人來人往,清晨的陽光透過玻璃的折射照進來。俊秀拖著兩個大大的行李箱站在大廳中央,茫然的四處看。

突然,有人在背後拍了拍他的肩,俊秀回頭,陽光一時有些刺眼,他下意識的伸臂擋了擋。

放下手臂的那一刻,一張熟悉的笑臉被陽光鍍上一層金色,映入眼簾‥‥俊秀張了張嘴,頓了幾秒,抬起頭,小聲的說道,「有天,好久不見‥‥」

有天笑笑,朝俊秀伸出手,「俊秀,歡迎回來‥‥」

俊秀愣了愣,隨即嘴角慢慢揚起一個微笑,也伸出手‥‥兩隻手,在金色的陽光下,靜靜相握‥‥

 

 

「允浩‥‥幾點了?」

「‥‥九點半‥‥再睡會兒吧‥‥」

「完了‥‥這次是真趕不上接俊秀了‥‥我好想看看他和有天重逢的場面啊‥‥都怪你!!」「在中啊‥‥」

「嗯?」

「你還疼不疼?」

「‥‥‥」

「在中啊‥‥」

「幹什麼?!」

「我愛你‥‥」

「‥‥我也愛你,允浩‥‥」

 

 

——END——

 

============================================

 

這篇在這裡完全結束了,沒有番外!最後的H雖然拉燈了,但我們知道允在有滾床單就好~XDDDDDDDD

在中安定下來後的職業(音樂製作)我是覺得有點奇怪,我奇怪的是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照理說孤兒院應該沒有條件讓他可以有機會學習音樂。後來遇到江鵬飛那個大變態應該就更沒有機會學音樂,所以在中會作曲這件事讓我覺得有得格格不入,也許他的曲是用錄音的方式記錄旋律也不一定(有藝人就是這樣作曲的),不過~算了!反正這不是本篇的重點,我只是吃飽閒著想把我的想法說出來而已。

接下來要看新文就要等到我從法國回來了。Bye~~~~(=^_^=)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