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哲回來了。

在中回到公司的時候,一打開門,沙發上就懶洋洋地坐了一個人。修哲抬手對他神氣活現地招了招。

「你回來了,寶貝兒。」

完全不在意還沒來及關門的助理,修哲大剌剌地看著在中,聲音說的很高。等到助理迅速關上門,在中把包一丟,坐在辦公桌前。

「威尼斯怎麼樣?」

「就那樣,還是在河道裡轉來轉去,暈死我了。」

修哲翹起二郎腿,剝著一根香蕉。

「那一單搞定了?」

「洋毛子真不是東西,說好讓五個點,只肯給兩個點,他媽的都是死窮人,咱們隨便去個富豪,都能壓死他們一個首富。」

修哲刻薄地說,邊吃邊看了在中一眼。

「哎?你怎麼不過來啊?」

在中打開電腦,核對檔,臉也不轉。

「吃你的吧,忙著呢。」

「我一個月沒回來,你就這態度啊?過來!」

修哲瞪著在中,在中坐了一會,還是站了起來,在修哲旁邊的沙發上坐下。

修哲一直笑著盯著他走過來,又指了指自己的腿。

「坐這。」

在中有點不耐煩。

「發什麼情?」

修哲也不生氣,吃了最後一截香蕉,忽然俯身過去,抓著在中的肩膀就吻,用舌頭把半截香蕉堵進他的嘴裡,身子也壓在他身上,嘴巴和在中糾纏著。

在中勉強吞了香蕉,忍耐了一會,推開修哲。

「行了,這是辦公室。」

「丫的,還純上了,又不是沒跟這做過。」

修哲挑著眉毛笑,沒頭沒臉地親在中的鼻子嘴唇。

「‥‥小在,想死我了。」

在中知道修哲,這種時候最好不要逆著他。好容易等修哲那陣子勁過去,在中才從沙發上站起來。

修哲意猶未盡地眼光跟著他。

「晚上到山沙,介紹個人給你認識。」

「誰?」

「新認識的,你也見見。長得忒漂亮,皮膚那叫一個水,掐一把都是紅印子。」

在中知道是修哲的新伴。

「我去幹嗎?當電燈泡?」

「我想當面比比,你們倆誰漂亮。」

修哲抖著腿說。

在中坐到桌前,頭也不抬。

「他漂亮。」

這些太子們沒有最無聊,只有更無聊。

「位子我已經定了,吃了飯咱們三個一起樂樂。」

修哲吃吃地笑著,別有深意地說,走了。

修哲很好這一口。

不僅喜歡玩3P,還喜歡坐在旁邊看兩個人玩,有一次拉著在中一起看另兩個男孩互相搞,讓在中反胃的是那是一對雙胞胎。過程就不說了,反正那天在中真真正正吐了出來,他在衛生間吐得一塌糊塗。

他知道修哲是個變態。而修哲總是一次又一次讓他看到,變態是無止境的。

在中不是沒想過擺脫修哲。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他和修哲之間牽絆太深,知道太多互相的底細和利益糾葛,不管誰動一動,另一方都不會太好看。這條路他已經走上了,不得不走下去。在中知道修哲對他還有興趣,儘管過了幾年,修哲的伴也換了不知多少,真正扶持幫襯起來的,只有他一個。這本來是在中大可利用的資本,但是在中應對修哲,越來越感到厭倦。

 

 

晚上,在中在辦公室裡忙活,接到修哲的電話。

「怎麼還不到?」

「說了不過去了。你們吃吧。」

「別廢話,快點過來!」

「真不去,手上還有事。」

修哲沉默了一下。

「你怎麼回事?成心不給我面子?」

「我不舒服。」

在中說。

「不舒服?早沒不舒服晚沒不舒服,偏偏我回來了,你就不舒服了?」

「真不舒服。」

修哲冷笑。

「給你半小時。要是不到,自己看著辦。」

 

在中把手上的事忙完,開車回了公寓。進門脫了西裝,就倒進床上。他沒對修哲說謊,中午開始就渾身發冷,撐著開了一下午的會,現在額頭發燙,胃裡也攪得天翻地覆。

在中躺了一會,勉強自己爬起來倒了一杯水,想找點退燒藥也沒找到,只好回到床上。

手機響個不停,在中拿起來看了一眼,把電池下了。就算沒身體的事,他也不準備去趕這荒唐的飯局。現在不比當初凡事都要順著修哲的時候,去了還不知道要整出什麼新花樣,光想想胃裡就難受。

 

在中迷迷糊糊地睡著,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聽到門鈴尖銳地響。

在中爬起來開門,門一開,修哲陰著臉走了進來。

「你怎麼來了。」

在中說了一句,轉身就回床。他身上沒有一點力氣,只想往床上躺。可是人還沒走到床邊,就被修哲從後面抓住,猛地一推。

在中一個踉蹌,差點撞到對面的牆。他抓住床頭靠板才站穩,火大地轉身看著修哲。

「幹什麼?」

修哲忽然手一揚,啪的甩了他一個耳光。

在中被這個巴掌打懵了。他驚愕地轉過頭,修哲還要再打,被在中一把甩開。

「瘋了你??」

「金在中,你現在特把自己當盤菜啊?翅膀硬了,會飛了?把我的話當放屁是不是?」

修哲死盯著在中。

「我在生病!」

在中說,修哲冷笑。

「生病怎麼了?你不還能動嗎?不還會喘氣嗎?少跟老子裝林黛玉。」

在中忍著氣,強壓著火,想躺上床。修哲走過去,在沙發上坐下,把褲子拉鍊解開,對在中指了指胯下。

「過來。給我舔。」

「什麼?」

在中睜大眼睛。

「我叫你給我舔!」

修哲大聲吼。

在中沉默著,盯著修哲的眼睛。

「修哲,你別太過分啊?」

在中一個字一個字地說。

修哲不屑地冷笑。

「當初求我的時候,這事你還幹的少了?現在想裝高潔?金在中,你也不想想,要是沒有我,你現在是個什麼吊樣,居然敢跟老子裝逼。你丫的就是一妓女,老子就是玩也玩兒死你。」

在中把注意力集中在兩個拳頭,順著呼吸。

他克制著自己,沒把拳頭掄到修哲的臉上。

「你給我滾。」

在中說。胃裡天翻地覆地攪,攪得他想吐。

修哲輕蔑地笑。

「叫我滾?陸寶成那一單你是不想要了?」

他慢慢笑著,站起來,走到在中身邊,在他耳邊吐氣。

「沒了我,你不行。金在中我告訴你,別以為在首爾,你是個人物了。毀你的法子多得很,就看我高不高興。」

他趴在在中的肩膀上,聲音壓得很低。

「別忘了你爸是怎麼死的。就沖這,你也得感激我吧。」

在中沒有做聲,一動不動。

修哲放柔了聲音,捏著在中的下巴。

「跟我說對不起,下次不敢了。說呀?」

在中站著不動。

修哲在他的下巴上反覆撫摩。

「快說。說了我就當今晚的事沒發生過。」

在中閉上眼睛。

「‥‥對不起。」

「還有一句呢?」

「‥‥下次不敢了。」

修哲伸過嘴,親在在中的臉上。

「這才是我的乖小在。」

修哲的聲音很溫柔,像變了一個人,揚起眼睛笑著。他把在中壓在床上,手伸進他的襯衫摸著。

「真燙‥‥還真發著燒啊。」

嘖嘖,真可憐‥‥他嘆息了兩聲,嘴唇從在中的臉吻到他的耳朵,把他的耳垂含進嘴巴。

「以後不許不聽我的話,嗯?」

修哲輕柔地說著,很是纏綿地吻了在中一會兒,然後放開毫無反應的在中,冷笑著走出了大門。

 

 

 

在中睜開眼睛時,做了一夜混亂的夢。

身上發燙,還在燒著。他撐著到門口的藥店買退燒藥,吃了藥上床睡著。再醒來的時候,把手機電池放回去,給秘書打電話交代了工作,正要再睡,電話又響。

「喂。」

「在中。」

允浩清爽有活力的聲音。

「沒在忙吧?別人給了我兩張電影票,時間不太好,是中午的,不過是部好片,你有時間嗎?」

「沒有,你找別人吧。」在中想掛。

「去吧!我找不到別人。」

在中頭暈得厲害,忽然不耐煩起來。

「不去!誰大中午的看電影?不上班啊?要去自己去!」

他把手機啪的掛了。

手機扔在一邊,在中又有點後悔。這脾氣發的是太莫名其妙了,一聽到允浩的聲音,不知怎麼就長了情緒,壓了一夜的怒火全爆發出來,沒頭沒臉地砸了過去。

算了,改天再解釋。在中把手機關了,藥性上來,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一覺醒來,身上已經出了一身的汗。在中動了一下,額頭上有什麼東西,伸手一摸,是一塊毛巾。

在中把毛巾抓在手裡發愣。睡前沒拿這東西啊?房門外忽然有人走過,又折回來看著在中。

「你醒了?」

在中張大嘴巴看著允浩。

「‥‥你怎麼進來的?」

「我打電話到你辦公室,你秘書說你病了,我來了,看你大門沒關好,就進來了。」

允浩伸手來摸他的脖子。

「嗯,出汗了。」他笑著縮回手。「來的時候你可燙了,嚇死我了,還想要不要帶你去掛水。」

在中慢慢坐了起來。允浩從廚房端來一碗粥。

「吃點東西吧?」

在中看那碗粥,又看允浩。

「你做的?」

「嗯。」

「‥‥能不能吃啊?」

「放心吧,煮稀飯我還是會的。」允浩把碗放到在中手上,在中怕燙地縮回了手。

「幹嘛,還要售後服務啊?」允浩笑著在床邊坐下,瓦了一勺粥,自然地餵向在中。

「張嘴。」

在中愣愣地吃了一口。粥濃濃的,有點燙,又不會太燙,吃進嘴裡很舒服。

允浩居然真的一勺一勺餵了起來,在中看著他。

「你今天不上課?」

「請假了。」允浩隨口回答。

允浩端著粥碗,一口一口,餵進在中的嘴裡。

不鹹不淡,不冷不燙,正正好。在中細細品著嘴裡的粥的味道。一夜沒有吃過東西的肚子融進溫暖的粥,很快就吸收了,連胃都溫暖起來。

「幹嗎這麼看著我?」

允浩奇怪地看著在中,用毛巾擦了擦他的嘴角。

「‥‥我發現你挺有女人味的。」在中認真地說。

允浩沒出聲,也沒有表情,只是低頭又瓦了一勺粥餵過去。

在中剛張嘴,就被塞得差點一口噴出來。

「你想嗆死我啊?」忙不迭地把滿滿一口熱粥咽下去,在中不停咳嗽。

「你不是要女人味嗎?」允浩好整以暇地對他笑!

‥‥‥

金在中想允浩這小子他就是在扮豬吃老虎!

 

在中吃了粥,還有允浩遞過來的藥,很快昏昏沉沉地又蒙頭睡去。等他再睜開眼睛來時,外面天已經黑了。他詫異自己竟然睡了這麼久,轉頭看著黑壓壓的房間,想允浩大概已經走了。在中坐起身來,房裡靜悄悄的,他忽然覺得有些空蕩蕩的。

門沒關緊,鬆了道縫,從縫裡透出些燈光來,是從客廳傳來的。客廳裡隱約傳來電視的聲音。

在中一發現這道燈光,就粗著嗓子喊了起來。

「允浩!允浩!」

他自己也不知道幹嘛要喊那麼大聲!

有人飛快地跑過來了。

「怎麼了?哪兒不舒服?」

允浩推開門到了床前,伸手去探在中的額頭。

看到那張臉,覆在額頭上的溫度,在中莫名地感到心裡一鬆,身上舒服多了。

「你怎麼還沒走?」

在中說。

「我走了你喊誰啊?」

允浩也看著他說。

「你不上班兒了?」

「上啊。」

允浩摸索了他一會兒,拍了拍他。

「你退燒了。我弄了點稀飯放在外面,你一會起來吃。吃過再吃點藥,睡一覺,明早就好了。那我上班去了啊。」

在中看著允浩快手快腳地關門要走,喊住了他。

「允浩!今天晚上別去了,我替你請個假。你‥‥陪我睡,行不行?」

允浩回頭看著在中的眼神,猶豫了一下。在中一瞬間覺得要被他拒絕了。

「行。」

最後,允浩爽快地說。

 

允浩一躺上床,在中就伸手從後面圈過去,把他抱住了。

允浩回頭看了他一眼。

「別動。讓我抱一會兒。」

允浩也就沒有動。在中把頭靠在允浩的肩背上,把臉埋進那寬厚的肌肉裡,收緊了手臂。

他沒有出聲,也沒有其他的動作,就那麼抱著。一會兒,允浩輕輕拍了拍在中環在他腰上的手。

「怎麼了。是不是有心事。」

「沒有。」

在中甕聲甕氣地說。

「你好像‥‥有點不對勁。」

「哪兒不對勁?」

在中想,我還能讓你給看出來了。

允浩想了想,似乎在猶豫要不要說出口。然後他還是說了。

「好像‥‥挺脆弱的。」

在中沒吭聲,然後悶著嗤嗤地笑了,再然後他鬆開手,躺平了在床上止不住地笑。

允浩轉過身來納悶地看著他。

「你笑什麼?」

在中望著天花板笑了好一陣,好不容易才止住笑聲。

「我笑‥‥有多少年沒人對我用過這個詞兒了。」

「這有什麼?人誰還沒有脆弱的時候。那些總覺得自己特別強的,其實心裡比誰都弱。」

在中聽了這話,不作聲了。兩個人併排平躺著,都看著天花板,靜靜地聽著彼此的呼吸。

 

「允浩。」

許久,在中喊著。允浩應了一聲。

「你覺得‥‥我這個人怎麼樣?」

在中一個字一個字地說。

允浩轉頭看了他一眼。

「你?‥‥你很好。」

在中回過頭,去看允浩。

「怎麼好?」

允浩「喔」的一聲,挺尷尬地笑了出來。

「咱們別這麼說話行不行,怪怪的。」

「我就問你一句我好在哪兒,這也怪啊?我知道了,你心裡有鬼。」

「我能有什麼鬼?你心裡有鬼還差不多。」允浩失笑。

在中聽了這話,轉過了身體,盯著允浩看。

「我有鬼?有什麼鬼?」

允浩忽然不做聲了。

「說呀?」

在中緊緊盯著允浩猶豫的眼睛,高挺的鼻子!

允浩慢慢地開口。

「你這個人‥‥表面看挺風光的。其實,也挺孤獨的。」

在中愣了一下。

「你小子‥‥倒是挺會岔話題的啊?」

在中不知道哪來的一股勁,忽然翻身用力壓上允浩的身體,用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對著自己。

「我孤獨?‥‥那你就讓我不孤獨唄?」

在中惡狠狠地說著,望著允浩黑暗裡那張俊美英挺的臉,再也控制不住,一低頭就向那嘴唇湊了上去!

允浩頭飛快地一偏,在中親歪了,扎扎實實地啃在允浩的臉頰上。允浩伸手將開他,也沒惱,只是大笑著:「別鬧了!」

允浩的力量很大,在中被他掀翻在床邊,看著允浩也不知是真的什麼也不知道還是半推半就半勾引的無辜樣子,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伸手就向允浩抓過去,要把他拖倒下來。允浩手臂被他抓住,卻抵著就是不躺倒,兩人卯上了勁你拖我拽,力量倒真是半斤八兩,可是在中是把大勁兒都使出來了,看允浩卻是悠悠閒閒逗著他玩的模樣,也真火上來了,偏不信這個邪,一竄身撲上去就箍著允浩的脖子,身體後仰,愣是把允浩扳倒在床上,允浩失了平衡,又怕壓著在中,倒在床上時趕緊一手撐在床墊上,護住在中,怕把他實實在在地壓疼了。這裡在中趁著這個空檔,手一伸,咯吱在允浩肩窩底下,允浩一笑就沒了力氣,往旁邊就躲,在中一翻身抱了上 去,心裡一股火騰地竄上來,騎在了允浩身上。可是沒等他有動作,允浩反應比他更快,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弄的,在中還沒穩住就被他甩了下來。床就那麼大,兩個人這麼一折騰,在中被甩到了床沿,差點就要翻下床去,被允浩手快地一把撈住,大笑著慢慢把他拉上來,連聲說著「別鬧了別鬧了,我投降!」

在中汗都出了一身,又覺得丟臉,斜眼看著允浩,心想我就還拿你沒辦法了?那眼神那表情很是小孩子模樣,允浩看著大概是覺得可愛,忍不住摸了摸他的頭髮,笑著:「還在生病呢,折騰啥呢。」

在中坐在那兒,忽然有一種被耍的感覺。

他一直不知道這個允浩是什麼意思。要說他一點沒看出來,自己都已經表現得這麼明顯了,抱也抱了親也親了,正常男人沒一點想法,未免有些太假了。可是看出來了,還和他這麼黏黏糊糊半是順從半是抗拒的,真正要怎麼樣的時候又死活不肯,這不是明擺著耍人玩呢嗎?

在中忽然覺得,說不定他是碰到高手了。搞不好弄了半天,從頭到尾,自己才是被玩的那一個。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