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業務進入平衡期,修哲出國,豹頭也沒從西南回來,在中最近日子很閒。去凰龍的次數也多,南洙心裡有數,每次去都不叫別人,直接讓允浩招呼。

自從允浩回來,在中頻繁地跟他見面,中飯、晚飯、夜宵輪著請,還不讓允浩反請他,只隔一段時間,才同意允浩請一次,否則就翻臉。吃飯的時候還不准允浩吃得少,稍微吃少了在中就不高興。

允浩開玩笑地問他:「你這是餵豬呢?」

「你不就是隻小豬嗎?小笨豬。」

在中逗他。他喜歡看允浩大口吃飯大口喝酒的樣子。

他父親去世的那段時間,允浩整個人都瘦了一圈。現在雖然比那時候好,人也收拾得精神乾淨,但是一想到那天在那個柴房門口看見的模樣,在中就覺得不舒服。說來說去,他心底還有些抹不開他父親病死的事,他想把允浩餵胖點,養好身體,這也算做一點補償。

允浩低著頭吃了兩口,忽然說:「跟你商量個事行嗎?」

「說。」

允浩抬起頭來,眼睛看著在中。

「能不能別叫我“小”什麼?」

「什麼?」

在中沒聽明白。

允浩咽了一口菜,看了看他。

「你最近老是叫我“小浩”,還“小笨蛋”‥‥別那麼叫了。」

在中失笑。

「為什麼?我怎麼叫你還管我?」

「聽不習慣。」

「怎麼不習慣了?」

在中半是戲謔,半是認真地反問。允浩沒作聲,忽然把筷子一放。

「在中!」

他忽然大喊了一聲,把在中嚇了一跳。

「反了你了?敢喊你哥的名字?叫在中哥!」

在中瞪他,允浩也盯著他看。

「我以後就叫你在中。」

好像宣佈決定似的,允浩說。

從那天起在中再也沒有聽過“在中哥”“金總”這樣的稱呼,都變成了“在中”。允浩以前都不怎麼肯喊他,見了面也很少喊。自從叫上在中以後,倒叫順口了,三天兩頭在中在中的。在中瞪他說「你叫上癮了?」允浩笑著又叫了一聲「在中」。

 

兩個人越來越熟絡,允浩在他面前就不像以前拘謹,有時候勾肩搭背的,倒像在中是他小弟似的。

只有一樣,在錢上面,允浩還是跟他算得很清楚。在中本來要接允浩的爺爺來城裡的老年公寓,考慮到老人家一輩子住在家鄉住慣了,周圍又有老鄰居照應走動,所以就請了一個保姆專門去伺候老人。這每月的保姆費允浩都如數地給在中,在中要他不用急著給,允浩就笑笑說,他在凰龍住不花錢,在中總請他吃飯,吃也不用花錢,月工資付這筆錢足夠。

在中知道允浩在凰龍之外還打著別的工,有時候雙休日白天不上課也找不著允浩的人影。在中知道允浩不是那種貪玩的人,八成又接了別的工作。果然看到他在一家加油站打工,在中也不說破,就當不知道。

他知道這男孩兒心氣高,不願欠他的,想儘快還他。

 

允浩回到凰龍,不僅跳舞,還接著幹原來的領班。這在凰龍不大不小是個官了。在中有一次去,看到允浩除了跳舞的衣服比較鮮亮,平時的衣服都很寒磣,有些看不下去。和允浩一起上街時,推著他進了精品店,拿了一件又一件衣服,在他身上比畫。

「我買衣服送朋友,他身材跟你差不多。替我試試。」

在中騙他。允浩拿走衣服去換,等他從更衣室裡出來,一屋子女店員的眼睛都直了。

在中真佩服自己的眼光。CAQIA的襯衫,ROMON的休閒西服,還有NOH的領帶。高級布料貼合地包裹著允浩挺拔的身材,完美搭配著他一張俊臉,哪還像什麼窮山溝裡的打工仔,簡直就是華爾街上的精英。

雖然預料到是這樣的結果,在中還是為允浩那股天然的氣質驚嘆。

只是換了身衣服就這麼派頭。在中再也不想讓他穿廉價的衣服了。

允浩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也挺興奮。他偷偷翻了下價格,卻露出被嚇到的表情。

儘管他很快地隱藏了這表情,在中還是看在眼裡。他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看允浩知道這些都是送給他時的表情。

 

 

 

過了兩天,在中打電話給允浩,叫他下課後不要走,等他去接他。

「我剛想打電話給你。」允浩說。「晚上我請你。一定要來。」

「不行。」在中立刻說。「今天必須我請你。就今天。」

兩人爭執了一會兒,互不相讓,允浩想了一下,忽然說:「你敢不敢吃我做的菜?」

 

在中到學校時早了,允浩還沒下課。他把車開到附近等待著,心裡帶著一絲興奮。

他看了一眼車後的大袋小袋,想到一會允浩的表情,就微笑起來。

自從允浩回來,在中對他的興趣,一天天的有增無減。

在中不是沒追過人。以前的伴,有自己貼來的,也有他追上手的。對這個過程,他算是一個老手了。

可這個允浩,卻是個特例。

在中從來不在直人身上浪費時間。以前他也看上過直的,直人就像水中之月,對同來說充滿誘惑。對他們,在中要嘛借著玩笑,跟他們玩一次兩次手的,過後打個哈哈,不著痕跡地了事;要嘛實在擰不彎的,他就乾脆地放棄。帥哥很多,他不會為了一棵樹木,放棄一片樹林。

大部分時候在中只跟圈內的來往。圈內的就更沒那麼多麻煩。他採取行動,多半就有回報。之後合就在一起,不合就分開。

只有這個允浩,到現在為止也沒看出他有傾向,在中卻還捨不得收手。

他也想過,這個允浩到底哪裡吸引他。放棄過一次的目標,他很少再考慮第二次。他想對於允浩,大概就像吃膩了大魚大肉,忽然嚐到山上的野味,所以覺得新鮮,別有滋味吧!

允浩的確討人喜歡。和他在一起,很輕鬆,也舒服。允浩不會向他提什麼要求,聊天時也沒有帥哥都有的自以為是的通病,謙虛有禮,卻不是曲意逢迎,這種不卑不亢 的態度,讓在中覺得在閒的時候,和他一起打發時間,是很不錯的選擇。就像一杯純淨水,沒有酒精可樂那麼刺激,卻越喝越解渴,喝多了還有點上癮。

但在中也不會一直這樣讓他純淨下去。他從來沒忘記自己的目的。

 

陸續有人從樓裡出來,下課了。在中盯著大樓的出口,終於看到等待的身影。允浩跟著一群人一起走出來,跟他們說說笑笑,關係很好的樣子。

在中笑著正要按喇叭,看到允浩身後一個女生拉住他,兩人站著講話,漸漸離開了人群。

在中看了他們一會兒。那女生跟允浩很親密。說著說著,踮起腳尖,扒著允浩的肩膀,湊在他耳邊說著什麼,然後咯咯咯地笑。允浩也對她笑著。

在中盯著他們看。

行啊。動作挺快啊。

允浩已經跟彩英分手。因為彩英以為他要留在老家,不肯回去。沒想到這麼快,又有了一個?

想想也自然。允浩這個樣子,怎麼會被女人放過。怎麼說也是個血氣方剛的小夥子,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總有那方面需要吧?

在中按了按喇叭。允浩和那個女生都向這邊看來。允浩一看到在中的車,轉回頭對女生揮手告別,跑了過來。在中探過身,為他打開車門。允浩笑著坐了進來。

「什麼時候來的?我都沒看見你。」

「早來了。你哪顧上看我呀。」

在中笑著說,眼睛瞥了那女生一眼。那個女孩望著這邊,有些疑惑地看著他們。

在中轉動方向盤,把車子開出去。

「那是誰啊?」

在中不動聲色地問。

「哪個?」

允浩問了一聲,反應過來,哦了一聲。

「一起上課的。」

「還挺漂亮。」

「還行。」

在中看了允浩一眼。

「她好像對你有意思啊?」

允浩有些不好意思。

「‥‥可能吧。」

看到他的表情,在中笑了笑。

「挺受用啊。喜歡她?」

「沒,就是同學。」允浩看向窗外。「我現在哪有時間交女朋友。」

「真不喜歡?跟人家笑得很開心啊?」

允浩轉過頭來笑。

「不是你看上人家了吧?要不要我介紹?」

「切。我還要你介紹?什麼樣的沒有啊。」

「你有女朋友?我怎麼沒見過?」

「太多了,你見不過來。」

允浩愣了愣。轉過頭咋舌。

「牛X。」

在中大笑。

心情又好了起來。

 

 

 

兩人一起回到允浩在凰龍的宿舍。宿舍是一幢老建築,在附近的社區裡,前後通風,環境也不錯。凰龍包了兩個單元,給一些單身正式員工住,一般三四個人一個套房,允浩是領班,給了他一個人住的小單套。這也是南洙特意安排的。

允浩說要自己做菜,在中跟他回到這小房間。房間不是第一次來,今天顯然收拾過,乾乾淨淨的。房子在七樓,一個小廳,一個臥室,廚衛齊全。在中看了一眼廚房,裡面堆的滿滿當當的,不知道允浩要搗鼓什麼東西。

「先說好,吃出什麼後果概不負責。」

「你等等,我先去買個壽險。」

允浩大笑,捲起袖子進廚房了。在中打開電視,歪在允浩的床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換著台。

藍色的床單,發出特有的陽光味道。看來剛曬過不久。床上有獨特的男性味道,在中聞了聞。這就是允浩的味道吧?

他靠在床頭,換了一個坐姿,透過房門瞥著廚房裡允浩高大的背影。電視遠不如這個男人來的好看。在中把手枕在腦袋後面,大大方方地欣賞允浩的身體。

寬闊的肩,柔韌健美的腰跨,有力結實的長腿。在中的眼光盯在他的腰臀。他實在是喜歡允浩的腰,舞動起來就像魔鬼般勾人,全是雄性的味道。

在中看著,有些按捺不住。他下了床,走向允浩。

這麼多天,跟允浩在一起,他還是比較自控的。也有衝動的時候,大多在外面,在中也不能怎麼樣。現在兩人在這單獨空間,欲望一下竄了上來。

他靠近允浩,趁他低著頭切菜,從後面抱住他的腰。

允浩身子一震,舉著菜刀就轉了過來。

在中差點被菜刀劃到臉,嚇得他趕緊鬆開手。

「謀殺啊你!」

允浩趕緊把刀拿開。

「這裡危險,你走開!」

他揮舞著菜刀說,一頭一臉的汗。

危險個頭啊!切個菜至於危險嗎!在中邊好笑地想,邊看他切的東西。不看還好,一看在中差點沒暈倒。

「喂,肉不是這樣切的!」

碩大的五花肉,被切成又大又巨的幾塊,厚厚的一耷,還全是血水,就這樣子居然就準備往鍋裡扔了。再看旁邊碗裡的土豆絲,說土豆條都說瘦了,簍裡的空心菜葉子爛糊糊地揉成一團,梗子堆在另一邊,旁邊的油鹽醬醋鋪的到處都是,簡直就是個災難的戰場。

在中受不了地看著允浩一手油和一手汗。

「‥‥你到底做沒做過菜啊?」

允浩憨憨地傻笑:「‥‥沒有。」

「那你逞什麼能!」

在中去解他的圍裙。

「不做了,出去吃。」

「不行,不做就浪費了。」

允浩揮舞著菜刀還要上陣,在中一眼看到他手指上淌著的血混進斬板上的肉。

「啊——————!」

 

 

結果,允浩被一把推出廚房。

「在中,你真強。」

允浩靠在門框上,笑嘻嘻地說。

「滾!」

在中就給了他一個字。

現在,他正圍著印著流氓兔的圍裙,舉著菜刀,沒好氣地哐哐哐切著。又細又薄的土豆絲在他刀下迅速碼高。在中拿過兩個洗好的青椒,幾刀下去切成細條,就著土豆絲放到一邊,再拿過小碗撒上一層鹽和胡椒粉,把煮好的蝦子下鍋煎,吱啦的聲響裡,蝦子兩面煎成金黃,在中迅速撈了上來,裹進椒鹽調料裡。在另一個灶頭調成小火煮鍋裡的肉,這邊鍋改成大火,倒進青椒土豆絲爆炒。

身後允浩「哦哦」地喝彩,還鼓掌。

在中回頭瞪了他一眼。

允浩腆著笑蹭到他旁邊,伸手就撿了一隻蝦子扔進嘴裡。

「‥‥行啊在中!‥‥太好吃了!」

允浩睜大著眼睛,豎大拇指。他立刻去撿第二個,被在中狠狠拍開手。

「洗手去!」

允浩樂呵呵地去洗手。

洗完手還腆著臉過來。

「有什麼要幫忙的?」

「還幫!我可不想吃你的血手豬排!」

「早知道你這麼厲害,我就不獻醜了。」

允浩笑得毫無愧意,在中沒理他。

他盛出土豆,接著炒空心菜,澆了一層南乳。

大學畢業後,他就沒動手燒過飯,現在居然為這小子破例。在中邊炒菜邊想,為這小子犧牲大了。在外頭他金在中就沒給人端過飯,更別提給別人燒菜。跟伴在一起從來只有被伺候的分,還從來沒伺候過人。

在中邊惡狠狠地往湯裡打雞蛋,一邊想,小子,看你怎麼報答我!

 

 

在中坐在桌前,看著允浩把面前的盤子一掃而光,差點連手指都吞下去了。

「你還真有勇氣啊?」在中忍不住開口。「飯都沒做過還敢請我來吃飯?」

允浩邊吃邊笑。

「對不起。我怕在外面你不肯來。」

本來想買熟食,擔心不新鮮‥‥允浩解釋。

「教你一招,下次不會燒就火鍋!買點現成的往裡面丟就成。」

「下次用不著了。」

「為什麼?」

「不是有你嗎?」

允浩笑。

「美得你啊?你付我工資了?」

在中笑著吐槽,心裡卻是一個蕩漾。

有時候,他真不知道這個允浩是真傻還是假傻。說他真什麼都不懂吧,有時候他一句話,一個眼神,又有那麼點意思。說他懂吧,卻在自己試探的時候毫無反應。

 

兩個人邊吃邊喝,都喝了不少。不知不覺,夜就深了。在中控制著酒量,卻不停給允浩倒酒。

「今天你要多喝一點。」

「為什麼?」

「不為什麼。」

在中笑著說。

允浩的酒量一般,幾杯酒下肚臉就紅了起來。雖然還沒到醉醺醺的地步,講話也開始有點口音濃重起來。

「在中‥‥」

「嗯?」在中扭頭看允浩。兩人早已喝得推開了桌子,併排坐在地板上。

允浩仰著臉,手上擒著一個酒瓶,微微閉著眼睛。

在中看向那突出的喉結,咽了口口水。他很想吻上去。想用舌尖描摹它性感的形狀。

他慢慢靠近允浩,手也搭上他的肩膀。

就在這時,允浩突然開口。

「‥‥在中,我有話想跟你說。」

在中心裡一突。他第一反應是允浩知道了。

知道就知道吧。本來一個人對另一個人好,就不可能無目的。這小子早該明白這個道理。

在中冷靜了一下,等著允浩下面的話。

「什麼?」

允浩還是閉著眼睛,那樣仰著臉,之後睜開眼睛,看著在中。

「‥‥在中。我到這裡以後,你是對我最好的人。」

在中沒作聲,等著他下面的話。

「我不知道怎麼感謝你。你這麼照顧我,我‥‥很過意不去。」

在中體會著允浩話裡的意思。

「什麼話。不當我是朋友?」

他摸棱兩可地說。

「不是。」

允浩微微皺了皺眉,好像猶豫著該怎麼說。

「只是‥‥」

他沉默了一下,還是說了下去。

「有一件事‥‥就是我爸的事‥‥不怪你。真的,跟你沒關係。我希望‥‥你不要再為這事有負擔。你不欠我的,只有我欠你。」

在中聽明白了。

原來,他以為自己對他好,是因為這個。

在中沒立刻作聲。他想了想,慢慢開口。

「有這個原因。」

允浩看著他。

「不過,只是一部分。我對你好,還有別的原因。」

在中轉過頭,看著允浩。

「我喜歡你。」

允浩一愣。在中也沒說話。兩個人就這樣互相看著。

然後,允浩下意識地退開身體。

「你‥‥不會是那個吧?」

他眼睛大大地睜著,很驚嚇的表情看著在中。

「哪個?」

在中看到他的反應,心裡很不舒服。輕描淡寫地問。

「就是那個。」

允浩說。身體還躲著,臉上卻在笑。

在中終於看出那笑容裡的捉弄。他把手邊的瓶子一推,伸手過去就把允浩往懷裡扯。

「是啊!就是那個!過來吧你!」

「哈哈!」

允浩大聲笑著,推開在中想抓住他的手,用力一擰,把在中輕輕一轉,在中就變成了手被反擰著別在背後的姿勢,允浩另一隻手再一抓,把他兩個手都牽制住,在中竟然動彈不得。

手腕吃痛,在中「哎喲」一聲叫疼,允浩鬆了力道,卻還抓著他不放。

「現在還叫不叫我過來了?」

允浩戲謔地笑問,手上故意一緊。

在中是真弄疼了。他咬牙切齒。

「練過的吧你!怎麼那麼大勁啊?」

「第二次了啊,下次再敢挑釁我,就你這身板,到我這白給。」

允浩得意地說,帶著酒勁,灼熱的呼吸噴在在中後脖頸上。

在中發現兩人身體正緊靠著,他的背貼著允浩的胸,兩人姿勢半偎半抱,曖昧得很。他乾脆也不掙扎,任允浩抓著他的手,向後靠在他肩上。

允浩卻鬆開了他的手。

「不鬧了。」

他對著在中一笑。

在中轉身看著允浩。看他那張好看的臉,看不出什麼表情。

他忽然覺得,這小子不簡單。

絕對不簡單。

 

 

兩個人又喝酒說笑,入了深夜,在中不說走,允浩也不趕他。電視裡聲音響著,不知放著什麼台,在中看允浩,真是喝多了,閉著眼睛,趴在沙發扶手上。在中推了推他,允浩微微睜開眼睛,視線朦朧地看向在中。在中見他的眼神濕潤,眼睛裡亮閃閃的。

「‥‥怎麼了?」

在中慢慢靠過去,手指輕輕撫過他的臉頰。

「不舒服?」

他低下臉,溫柔地輕聲問。

允浩搖了搖頭。

「謝謝‥‥今天來陪我。」

允浩看著他,沙啞著嗓子說。在中沒作聲,拿起地上的酒瓶放進允浩的手裡,自己拿起另一瓶,輕輕和他碰了一下。

「生日快樂。」

在中微笑著,低聲說。

允浩驚訝地動了一下眼睛。

「你怎麼知道?」

「我猜的。」

在中笑。允浩看著他,眼神裡有感動,也有悲傷。他轉過臉,不再說話,靠在沙發上,緊緊閉上眼睛。

在中凝望著允浩的臉。他英挺的眉,濕潤的眼睛,高挺的鼻樑。他沉默著看著,撩著允浩頭髮的手指移向他的下巴,撫摸著,轉向自己。

他慢慢低頭湊下去,卻停在半途。

允浩的臉頰,流下一行淚。

允浩怕被看見似的,立刻轉過頭,雙手狠狠搓了一下臉。

在中嘆了口氣,攬住他的肩膀。

「又傷心了?」

在中想起了那天晚上,在他懷裡痛哭的允浩。當時的心疼和憐惜,還鮮明地留在他的心頭。

一種難言的情緒升起。在中收緊了抱著允浩的手臂,摟了摟。

「沒事。有我在。」

允浩轉過臉去,在中聽見他吸鼻子的聲音‥‥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