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這篇呢~不是短篇,但也不長就是了,差不多六萬多字,這個禮拜會完結。

這文是舊文了,2009年的文,這文也是我剛開始看豆花文時看的文,內容很抽蠻好笑的,想說連續幾篇比較沉重一點的,也好久沒放抽文輕鬆一下了。

《誰說ANTI不是飯》作者"我的鄭爹金爸",這作者我查了半天只查到她寫過兩篇文,除了這篇還有一篇《小朋友的男朋友》,不過坑了。剛也查到原來《誰說ANTI不是飯》有被茶樓的文學部推薦過XDDD。

看了這文名就知道允在兩人中有一人是ANTI,這個ANTI的人呢就是咱會長大人鄭允浩,鄭允浩是個高三的學生,是個死讀書不知變通的別人眼中的大好青年,但自己的妹妹卻是愛豆金在中的死忠飯,有一天鄭允浩因為金在中把妹妹惹哭了,為了賠罪只好担任起義工的角色--扛燈牌!在紅地毯邊上鄭允浩苦大仇深的扛著重的要死的燈牌,被激動的姨母擠倒在地,這時一雙漂亮的雙手不但扶起自己還抱了自己,等鄭允浩反應過來是誰時一把推倒了金在中,在無數隻攝影機面前指著金在中大罵:「金在中我是你的ANTI飯!你這種人有什麼了不起的!」結果隔日馬上被人肉搜索出來的鄭家門口擠滿了要鄭允浩出來的激動的在中粉絲,而ANTI網站則視鄭允浩為新的精神領袖,發誓要向這位世紀的新領導看齊。

 

==========================================

 

一、金在中!我是你的ANTI飯

 

鄭允浩是什麼人呢?

是個好孩子啊!

這是隔壁大媽的評價。

允浩啊?書呆子啊!

這是暗戀過他很久女生的評價。

別提那麼倒胃口的人!

這是他老妹鄭智慧的評價

總的來說,鄭允浩還算得上是個善良的五好青年的。

正直向上,除了偶爾一根筋除外。不染頭髮不紮耳洞,放了學直接回家。偶爾還會按老媽吩咐捎回家醬油大米什麼的。

無聊的時候就看看漫畫,因為擔心影響學習為藉口嚴詞拒絕了N封情書後追求這個呆瓜的女生就消聲覓跡了。

大家都認為鄭允浩是個好孩子,按照老爹的要求考上法律系,畢業,當檢察官,維護社會和諧安定,娶個賢慧的老婆,生一堆孩子,和老婆一起參加孩子的運動會。

這是大家為鄭允浩描繪的美好人生藍圖,當然了,也是鄭允浩所期望的。

所以,為了這個美好明天。鄭允浩拼命的讀書,平常就帶著小眼睛一本正經的坐在圖書館翻幾百年前的卷宗。一邊寫寫畫畫希望從成千上萬的案例中找到一兩條他想要的案例

不過,上帝總是有些出人意料的小靈感。

這個小靈感讓鄭允浩的人生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MO?什麼靈感?好吧,讓我們從一周前說起…

 

 

 

「鄭智慧!!!」允浩插著腰吼著他那不成器的妹妹。

「嗯?555…叫人家幹什麼?」智慧抱著電視一邊抱著紙巾哭。

「好感動的說…」

此時電視上眉清目秀的帥哥正在用他那櫻桃小口念著煽情的臺詞,不過被允浩華麗麗的無視了。他向來對除了新聞之外的所有節目習慣性無視。

「你到底什麼時候做作業!新聞就要播了!我要轉臺!」允浩說罷拿過遙控器一摁。

【本台消息,#@#國@@#地區昨日發生@#¥#@.....】電視機裡發出播音員半死不活的聲音。

「哇!!!你換回來!鄭允浩!今天是天國的郵遞員放送啊!我一定要看完!!!」鄭智慧觸電一樣從電視機前彈起來朝允浩撲過去,誰讓金在中是她的超級偶像呢!一看到金在中妖孽的小臉鄭智慧就立馬進入非正常的花癡狀態。

「我說,你寫完作業再說!鄭智慧你是學生欸,學生什麼最重要你不知道嗎?」允浩板起臉來開始上課,推了推鼻樑上的小眼鏡一副乖學生狀。

「成天看這種肥皂劇有什麼意義?對你學習有幫助嗎?你看他有什麼好的?迷戀他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我們國家有那麼多英雄人物值得你學習你怎麼不看光看他呢?」允浩沒有發現妹妹不耐煩的表情,繼續唐僧。

「好啦好啦~哥~我求求你…讓我看一眼吧…馬上就大結局了…555哥~」智慧可憐兮兮的晃著允浩的胳膊

「不行!」允浩嚴詞拒絕。

「哥!~~OPPA~~」智慧繼續進行糖衣炮彈攻擊。

「不行!!」允浩再次拒絕。

「我真的會做作業啦,我發誓!真的會做啦!拜託你讓我看完大結局吧!」

「真的會做?」允浩回過頭來。

「嗯!!!」智慧使勁點著頭。

「那…下不為例哦…」允浩遲疑的遞過遙控器。

智慧如獲至寶的奪過遙控器去就轉臺。

【觀眾朋友們,由金在中主演的電影《天國的郵遞員》就為您放送到這裡…下周同一時間,我們將為您播放有沈昌珉主演的《天國的美食家》請屆時收看…】

「………」智慧頓時石化。

 

沉默兩分鐘後……

「那個…智慧啊…」允浩有些不好意思的推了推表情詭異的妹妹。

「哇!!!!我最討厭哥哥了最討厭哥哥了!!!再也不理你!!!」

鄭智慧終於爆發,哭著跑回了房間。

兩個小時候,鄭智慧房間的門縫裡出現張豆包臉。不過很快被飛過來的粉紅色抱枕砸了回去。

「智慧啊~表生氣啦,新聞播完了。哥哥讓你看一會X-MAN,你不是最喜歡看那個的嗎?」因為惹哭妹妹被老爹老娘一致BS的允浩開始過來認錯。

「走開啦~~~555…你知道…人家等…在中的…電影等了…多久….都是你!!!」智慧一邊哭一邊斷斷續續的吼著。

「那個什麼金在中有什麼好的啊…那都是別人包裝出來唬你們錢的!」允浩換上大叔口吻。

「在中…在全亞洲有多紅你知道嗎?不管了啦!!!你走開!!!最討厭哥哥了!」又一個抱枕扔過去,直接打在門上。

「算了算了,智慧啊,不要生哥哥氣了。哥哥錯了還不行嗎?」允浩鼓起豆包臉,誰讓智慧是全家寵愛的老么呢。得罪了這個小傢伙,不但老爸老媽會不待見自己。告到奶奶那裡,就連奶奶都不會饒了自己。

「說說誰不會啊,拿出實際行動來」智慧瞪著哭的像桃子似的臉。

「什麼行動?給你補習嗎?包在哥身上了!允浩拍拍胸脯爽快的答應著。

「誰要你補習了!是三號的SBS大賞!我們FANS團準備了一燈牌,可是搬不進去…太沉了,需要一個人幫著抬一抬…」智慧含含糊糊的說著,一邊抬頭不時偷瞄著老哥。

「MO?」允浩指著自己的豆包臉,「你說,讓我給跟你們一群小女生搬著燈牌看一個莫名其妙的人?我才不去呢!丟死人了!」允浩立刻回絕。

「55555!!!哥哥壞死了!!這輩子不理哥哥了!!!」智慧立刻嚎啕大哭。

「喂!!!表哭啦!!!」

「我不管啦!!人家是在中FANS團的吧主,這次事情要是辦不好的話就沒有辦法親眼看到我們在中哥哥了,我不要上學啦~~~~」智慧蠻不講理的坐在床上嚎著

「呀!鄭智慧!!!你不要太過分哦!」允浩黑著臉警告。

「我不管啦~~~見不到在中哥哥我就絕食!!!」智慧繼續撒潑。

「呀!!!真是要瘋了!!!!」

最後,在SBS的紅地毯旁邊。清一色的女粉絲中多了一個黑著臉扛著大大【金在中】燈牌的帥哥,一臉苦大仇深的瞪著身邊花癡氾濫的眾粉絲們。

好吧,不用懷疑。這個人就是鄭允浩。

 

 

============在========囧=======的=======分=======割==========線=======

 

 

SBS大賞、紅地毯、粉絲、明星、當然,隨之而來的是閃光燈和尖叫

「鄭智慧!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啊!!」允浩壓低聲音吼著,身邊的粉絲不斷往前擠著。允浩只覺得半個身體都快掛到維持秩序的保安身上,又找不到出口。到處都是歌迷,當然,大部分都是金在中的。幾個女粉絲開始捂著嘴巴朝允浩的方向指指點點,又笑嘻嘻的過來打的招呼套近乎,不過都被允浩瞪回去了。MM的,真應該在頭上寫一個牌子,

【我是金在中的ANTI飯!】

智慧忙著和應援團配發紅色的在中應援色氣球,沉浸在馬上就要和她的在中見面的興奮心情裡,哪裡有空理會她的呆瓜哥哥呢?允浩嘆了一口氣,開始研究遠處不知道那個女明星的短裙到底有幾公分才能看到底褲。

 

「哇!!!金在中!!!金在中來了!!!!!」

遠處一輛拉風的黑色勞斯萊斯幻影在紅地毯上停了下來,一襲白色西服的金在中從車上緩緩走出。

場內頓時響起一陣震耳欲聾的尖叫。

鄭允浩只覺得身後的人越來越用力的往前擠,前面的保安越來越用力的把他往後推。最後的結果就是,允浩覺得自己餡都要擠出來了。他暗暗發誓自己要是生一個女兒敢追星的話立刻打斷她的腿,呃…「誰踩我腿啦!!!要斷啦!!!」允浩喊著。

暗紅色的髮梢映襯著雪白的肌膚,柔和的輪廓,眸子似一灘湖水。

那晚的金在中一如往常的驚豔了全場,當然,除了在某個角落抗著燈牌苦大仇深的呆瓜。

尖叫聲不絕於耳,照相機閃光燈此起彼伏的閃爍著,所有人都掏出了手機照相機和攝像機,希望記錄下這個韓國首屈一指的明星的絕色容顏

「切,無聊~」允浩嘟囔了一聲,悶悶的聲音立刻被尖叫聲淹沒了。

金在中習慣性的鏡頭前微笑著,當晚的他顯然心情不錯。因為提前知道獲得SBS最佳人氣大賞的消息,SBS高層這麼給面子。做為嘉賓的他當然要賣力宣傳了,他一邊掛著人畜無害的笑意一邊依次和快要暈過去的粉絲握手,簽名,就算把鏡頭貼到他的臉上也不生氣。

畢竟是群孩子,金在中一邊笑的快要抽筋了一邊嘆息著。

一直以來他都是想走演技派的,可是憑著樣貌出道的他從做歌手,到轉型當演員一直逃不出“花樣美男”“偶像派”之類的怪圈,眼見著別人拿了一個個演技大賞,自己卻仍在原地徘徊。粉絲們固然支持自己,可又有幾個是純粹喜歡自己的實力而不是自己的長相呢?

一路賠笑簽字握手,快要麻木的時候他注意到一個尖叫著女粉絲旁邊的男生。

穿著乾淨的校服,扛著燈牌被推來擠去一副很辛苦的樣子。燈牌上【金在中】三個大字格外招搖,發出耀眼的光。

「在中哥哥!!!在中哥哥!!!!」智慧見金在中開始往這邊走,興奮的快要昏過去。使出吃奶的勁往前擠著,眼見著保安設置的境界線就要被推開。

「不要擠啦!!我快死了!」允浩被身後一個胖胖的大嬸推的上氣不接下氣,微弱的喊了一聲。

可是周圍都是震耳欲聾的「金在中我愛你!」誰能聽得見允浩的聲音呢?

忽然感覺眼前一陣發白,允浩以為自己一定是被推的死翹翹了。

手忽然被握住,柔軟的觸感。就在自己失去重心的時刻,一雙手把自己拉了起來。

睜開眼睛,發現原來是閃光燈照的自己!!!周圍無數照相機都在“哢嚓哢嚓”粉絲依然在尖叫,推擠著保安。

不過都是朝著自己的方向!!!

MO?

允浩揉揉眼睛,發現握住自己手的那個人不是保安大叔。而是….經常出現在電視上讓鄭智慧茶飯不思的…金在中!!!

天空中幾隻烏鴉飛過:

哇 哇 哇 …

扛著巨星燈牌的鄭允浩忽然覺得人生是那麼的RP,如果金在中這雙小嫩手握的是自己寶貝老妹的話,估計她會持續一個月的癲狂。不過,鄭允浩覺得現在就癲狂了。

 

金在中此時覺得這個男飯扛著這麼大的燈牌一定很辛苦,而且,如果報紙上大幅報導自己和男飯握手的話,大家會覺得自己男性粉絲很多。那說不定有利於他擺脫外貌至上的帽子…哈哈哈,在中暗暗為自己的智商鼓掌…誰說長的帥智商低來著…恩康康~

可奇怪的是這個男飯為什麼只是看著自己發呆呢?難道也是被自己超級無敵的美貌震懾中了嗎?啊哈哈哈我還真是無敵啊~(自我陶醉中)

金在中以為這個男飯一定是激動的說不出話來了,於是乾脆來了個擁抱。一邊洋洋得意的構思著明天新聞的頭條。【金在中安慰歌迷,愛心爆棚!!!】哈哈~

就在金在中繼續沉浸在自己的智商中時,鄭允浩終於回魂了。看到妹妹和眾女人想要殺了女人的目光和周圍的攝影機閃光燈以及震耳欲聾的尖叫聲後,他終於明白自己的下巴放在了誰的肩膀上。

「放開我!」允浩條件反射使出一記合氣道的推掌。

金在中還盪漾在自己的高智商中無法自拔,忽然覺得臀部好痛。

發現自己被人推倒在地上,而且是那種,很不帥氣的倒地姿勢,類似於,無尾熊下樹那種笨拙的方式。他不能理解為什麼這樣重大的頒獎典禮他會坐在紅地毯上看著歌迷們發呆。

眾人的下巴隨著允浩的一掌掉到了地上,所有人的嘴巴攏成了標準的O型

「你瘋了嗎???!」允浩一副被流氓冒犯了的表情。

金在中頓時石化,剛要發作想起有攝像機在拍。畢竟是混了不少年演藝圈的,他帥氣的從地上爬起來

「我看你站在這裡很辛苦所以…」

幾個狗仔隊聞風而動,十幾個話筒就塞了過來。

「金在中!我是你的ANTI飯!」允浩字正腔圓的聲音順著大音箱傳了全場。

「我,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好你可以指出來」在中依舊保持著快要哭出來的微笑。

「你有什麼好的啊,除了靠那張臉吃飯還有什麼啊,看了就討厭。讓那群女生都不學習只追星,你們這些人到底幹什麼吃的啊?呀!別拍了!!!」鄭允浩忽然覺得在自己身上潛伏很久的檢察官正義感忽然爆棚,一副替天行道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你們這種人,除了在電視裡惺惺作態根本什麼都不懂!」

幾百個粉絲,媒體,製作人,和坐在電視機前看直播的大爺大媽,商場的巨幅電視……

整個首爾沉默了五秒鐘

 

 

 

 

二、討厭你討厭你

 

鄭家家庭會議

「爸媽,不如把哥哥遷出我們戶籍吧?」智慧一臉擔憂的望著守在樓下舉著抗議牌子的在中FANS,扛著一個大大的“交出鄭允浩”的大橫幅,鄭允浩三個字居然還被打上了大大的叉叉…

「我都不敢上學了…哥哥怎麼樣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不能拖累我們啊!」

「死丫頭,允浩還不是因為你」老媽拔下已經連續響了兩個小時的電話線。

自從SBS【金在中被ANTI飯肢體語言攻擊】這條爆炸新聞出爐之後,

鄭允浩那張豆包臉就出現在各大報紙和網站的首頁,名不見經傳的他居然上了搜索榜的第二位,第一位當然還是金在中。

流言傳啊傳,開始是金在中被ANTI怒駡,後來變成金在中被毆打,最後竟然傳成了金在中被人蓄意謀殺…

沉寂了許久的狗仔隊歡天喜地的蹲守在鄭允浩家門口,電話幾天來就沒停下來過。不是@@八卦報社就是##娛樂週刊,想採訪這個目前首爾最出名的ANTI飯。

值得欣喜的是,允浩也不是眾矢之的。當天晚上金在中的ANTI網站就把鄭允浩列為了新吧主膜拜,並把允浩不怕死不怕曝光不怕丟臉的三不怕精神總結出來供廣大ANTI飯學習。

也得到一大批追星少女爸媽的強烈支持,當然,還有一群被追星女拋棄的小男友。

就當所有人都在追查鄭允浩的時候,我們的大表哥正很不RP的躲在被窩裡睡大頭覺。

從那天到現在,都像是一場夢。鄭允浩仔細回想,也只記得那個金在中對他很乖巧的微笑而已。

忽然發現自己算哪門子ANTI飯啊,從來不上網也不看電視。

只不過看到智慧迷戀那小子的樣子覺得很吃味而已。過去智慧可是只那麼看她崇拜的哥哥的…

不過為什麼會想起那時被他抱住的樣子呢?那小子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怎麼會有那麼細的腰呢?而且,身上的香味…真好聞…啊!!!要瘋了!允浩揪著頭髮搖晃著。

 

「哥!」智慧擂門。

「再不開門我就踹了!」智慧繼續擂。

「走開!煩著呢」允浩翻了個身。

「你打算一直當縮頭烏龜啊」智慧氣呼呼的嚷。

「誰是縮頭烏龜啊?」允浩一把扯開門,智慧差點摔到地板上。

「哥,我們全家一致同意。把你從門外丟出去給她們撕了」智慧拍拍身上的土。

「MO?」允浩瞪眼。

「你也看到了,門外二十四小時坐著在中哥哥的粉絲。不等你出來她們是不會走的,而且,我也是在中哥哥的粉絲,我也很反感你那天傷害哥哥的話」智慧抱著胳膊冷冷的看著允浩

「你們忍心嗎?我可是爸爸媽媽親生的啊!」允浩可憐兮兮的看著鄭智慧。

縮在門口的老爸老媽

「允浩啊,你還是出去吧…我們家如果不出去買菜…就餓死了…」

「智慧啊!我是你親哥哥啊!你怎麼能這麼對待我啊!」允浩看求助老爸老媽無望,可憐兮兮的看著智慧。

「哥哥如果在乎我的話,怎麼會那麼跟我喜歡的在中哥哥說話呢?哥哥總要對自己說過的話負責任的吧?」智慧一副我也管不了的樣子。

「而且,因為哥哥的原因。我也當不了在中論壇的版主了,還被開除出了粉絲團!夢琳和元姬都不理我了!哥哥怎麼能這麼做呢?」

扯開門就要把允浩丟出去。

「不要啊~~~智慧啊~哥錯了!」

被推出去的瞬間,允浩腦子裡忽然莫名其妙的浮現出了動物世界裡小羊被獅群圍攻的畫面…

 

當然,他也活了二十年也不是吃素的。合氣道和不是白練的,只不過對付一群十五六歲的小女生實在是不怎麼光彩。此刻,鄭允浩就面臨著這樣的問題。

「你就是鄭允浩是吧?你到底為什麼那麼傷害我們在中哥哥?」傷心欲絕的粉絲甲。

「你憑什麼啊?今天不把理由說清楚,你就等著讓家人收屍吧!」掰著手關節的粉絲乙。

「是ERE公司派你去攻擊我們在中哥哥的嗎?他們給你多少錢?」準備報警的粉絲丙。

鄭允浩站在這一群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的女生面前,忽然悟出一個道理,

你可以跟得罪任何一個人,但是你不能得罪女人,你可以得罪女人,但是你不能得罪一群女人,你可以得罪一群女人,但是你不能得罪一群叫做粉絲團的女人!!!

張了張嘴,他實在無話可說。他不過是個被妹妹拜託去跟一個莫名其妙的人扛燈牌的人,莫名其妙的被妹妹喜歡的明星牽了手,然後又莫名其妙的氣的半死,莫名其妙的罵了人,然後被莫名其妙的人圍攻。

上帝跟他開了個不怎麼善意的玩笑…

正當激動的粉絲從四面八方向允浩聚集的時候,允浩閉上眼睛。他覺得自己的人生真的是個杯具,本來應該穿著帥氣的檢察官制服維持正義,和老婆參加孩子的運動會的鄭允浩卻被一群莫名其妙的女生圍毆而死,這簡直充分的印證了人生的不可預見性。

哪位天使姐姐來救救我?我會以身相許的!!!允浩的內心活動…

 

就在允浩在眾飯的推搡和質問中盤算著土葬還是火葬那一種更合理的時候,身後忽然傳來一聲尖叫。

「啊!在中哥哥!!!」

天使真的來了,不過不是姐姐。是天使哥哥。

允浩只覺得身後的人呼啦啦的把他擠到一邊棄他而去,因為擠壓而缺氧的心臟終於因為重見天日而重新跳動。哇唔,他大口大口的喘息著。自己又活了嗎?

允浩正納罕粉絲都去了哪裡,轉過頭忽然看見不遠處停著那輛熟悉的勞斯萊斯幻影。

跑車旁邊自然是抽了筋扒了皮曬成乾磨成麵,鄭允浩也忘不了的人。

那個帶給他無窮災難,把他的生活毀滅的一塌糊塗的災星。

他又來復仇了嗎?報那天的一掌之仇???允浩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看著金在中周圍裡三層外三層全部都被記者和歌迷堵得嚴嚴實實的。

「請大家回去吧,謝謝大家給我的關心」在中臉上又擺起人畜無害的微笑

「哥哥!!哥哥!!!」幾個女生還是哭起來,記者照例遞上話筒和答錄機。

「我沒有關係的,請大家不要圍攻那個男生了。」

在中一邊微笑著一邊問候著鄭允浩的祖宗八輩,覺得此刻自己身後簡直光芒萬丈。

 

兩個小時前

「大哥,你沒搞錯吧?」金在中坐在社長的桌子眼睛瞪得跟燈泡一樣大。

「沒錯,去完美容室以後就去找那個ANTI飯家,我已經給各大電視臺打好招呼了」社長一副不可回轉的肯定口氣。

「有必要嗎?我巴不得那臭小子被粉絲們煮了吃。」在中翹起二郎腿望著自己的漂亮的指甲,害的這麼帥氣的自己那麼囧的坐在紅地毯上。出道以來這還是第一個人,簡直是天地得而誅之。要去救他?開什麼國際玩笑,他腦子短路了嗎?自己不去插一腳已經算是很有愛心了。

「他被攻擊對我們沒有什麼好處,相反如果你去救了他,跟粉絲說明你原諒他。反而會提升你的人氣,在中啊,你的新片快要上映了。這可個不要錢的炒作啊!」

「OK,我做」金在中想像著自己又要登頭條的樣子,轉身從桌子上翻下來。

結果,兩個小時之後。金在中站在不知所謂的地方說著已經背好的臺詞,覺得自己簡直就是耶穌轉世佛祖重生。

 

結果,當人群漸漸散去的時候。金在中喊住了想要逃跑的鄭允浩。

「喂!你站住!」

鄭允浩想此時自己站住才真是見鬼了,腳底抹油想要爬牆到鄰居大媽家躲一躲。此時的他正張開雙臂在幾寸寬的磚牆找著平衡,看起來極度的滑稽。

「危險啊,你快下來吧!」漂亮的臉上開始出現了驚恐。

幾十米之外的鄭允浩看著那張充滿驚恐的臉,忽然有種眩暈的感覺。

從兩米高的牆上摔下來之前,鄭允浩覺得自己發出了人生最後的驚嘆號。

金在中,因為你我成了搜索排行榜的第二名,因為你我被人肉搜索,因為你我被開除出了戶籍,因為你我站在兩米高的院牆上,因為你我摔了下去!

金在中!我討厭你討厭你!!!!

「喂!你沒事吧?」在中湊過去,古瓷一般的肌膚簡直快要貼到允浩頭髮上。

躺在地上的允浩搖著頭,一邊掙扎著爬起來。

「你都流鼻血了」

上帝知道,鄭允浩根本沒有摔到頭。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