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沒有說過今天有H,有嗎?有嗎?

=============================

第 八 章

在中開著車,在泥濘的道路上。

外面下著雨。雨刷單調地刷著車的前擋風玻璃,又很快被糊成一片。昏黃的燈光照著路面,密集的雨點落地的聲音隔著車窗,聽起來很不真切。

在中把著方向盤,車子出了城,開向城郊。在一座山的山腳下,在中停了車。

手機在響。在中摸了一會兒,從懷裡掏出來,上面一亮一亮的,是陌生的號碼。

「在中!」

手機那頭傳來低沉急切的呼喚。

「我到華世了,我沒事!你去找了修哲?快回來!」

在中把手機貼緊耳朵,貪婪地聽著那聲音。

「你去哪兒了‥‥我一直找不到你。」

「對不起,我剛剛弄到手機,聯繫上趙赫。他說你去找修哲了,快回來,我不在他那,別輕舉妄動!」

「你沒事就好。允浩‥‥」

在中又沉默了。

允浩似乎察覺到什麼。

「你怎麼了?」

「沒事。」

「你在哪兒?」

在中抬頭,看了看滂沱大雨籠罩的夜幕。

「東山。」

「東山?」允浩重複。「在那裡幹什麼?」

「‥‥‥」在中沒有做聲。車尾忽然“控”的一聲,被什麼東西撞上,在中猛然向前,手機從手裡滑了出去,掉出車窗。

一個滿臉驚慌的司機來敲車窗玻璃。在中打開車門走下車。

「對不起對不起!雨太大沒看清!沒撞壞吧?你看這‥‥喂!喂!」

司機愕然看著在中頭都不回,徑直往山上走去。

 

 

點著打火機,燃起兩根香菸。在中把一根放在墓碑前,一根塞進嘴裡,順著墓碑旁的平臺坐了下來。

雨很快把墓前那根菸打濕了。在中很有耐心地又重新燃起一根,湊著碑前放上。

繚繞的煙霧混著雨絲,空曠的墓園一個人都沒有,在中靜靜地坐著,抽菸。

他已經很久沒來過這個地方。當年他老爸死的時候,他買了全市最豪華的墓地,按當時最奢侈的標準置辦墓園,一手操辦了轟轟烈烈的葬禮。這場葬禮上了電視、上了報紙,而金在中也成為孝子賢孫的典型,被叔伯前輩們拍著肩膀,嘆息著感慨:「你爸沒白疼你這個兒子。」

在中記不得當時自己的表情。他想,看起來應該是悲傷的,凝重的。儘管,他的心裡只有麻木。他曾試著回憶他爸疼愛他的細節,可以哭出眼淚,可是找遍了整個記憶,卻似乎屈指可數。印象中他爸是個沉默的人,很少在家,也很少會把話掛在嘴邊。在中只記得吃過他為自己煎的荷包蛋,那是他當時唯一想起的事。

 

他爸死的時候,他是第一個看到現場的人。

那天夜裡,他本來是去向他爸示威,告訴他已經在外面弄了房子,第二天就搬出去。在那之前,父子倆剛剛為此爭吵過,在中告訴他爸,他只是一個他用來偽善的工具,然後摔門而去,聽見背後是長久的沉默‥‥

當天夜裡,他就在他爸的辦公桌前,看見了屍體。

在中看見歪著頭,眼睛瞪得很大,死狀並不安寧的父親,他在一片死寂的辦公室裡站了很久,才拿出手機撥打了110。以至於在警察後來的調查中,曾經仔細盤問他,在他到達現場和撥打電話之間的這段時間裡都在做什麼。

在中什麼也沒做。他只是一直看著那個辦公桌,看著那個他很熟悉,又很陌生的人。

 

菸燙到了手指,在中丟下菸頭,又抽出一根。

墓碑上鑲著他爸的照片。黑夜中是一團黑影。在中邊抽著菸,邊在煙霧中注視那照片。他已經有些想不起他爸的模樣了,現在,他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他曾經想過,等他爸老了,不再風光了,他要怎麼報復他,讓他補償幼年時他缺少的。在那一夜,他永遠地失去了這種機會。

律師公佈了遺囑,公司,產業,所有的資產,全部留給金在中。除此以外,沒給在中留下一個字。

在中想,到死,他爸都不瞭解,他要的到底是什麼。

就像現在,在中想,他也從來沒有瞭解過他爸。

臨死前他在想什麼?他最後牽掛的人是誰?‥‥在最後那一刻,他感覺到的是怎樣的絕望。

對那種心情,在中曾經無法理解,也不想體會。在發現那個因為被騙販毒而自殺的文檔後,在中銷毀了它。當時,他認為那不過是個藉口。一個懦夫拋棄親人和責任的藉口。

然而,現在,他似乎明白了那種心情。

 

在中靜靜地坐著,凝視著墓碑上的照片。雨密密地打在上面,在中伸出手,擦去照片上的水珠。

「爸‥‥」

在中苦笑。

「我來看你了。」

又一陣急驟的雨落下來。在中疲憊地倚著墓碑,雨水沖刷著他的臉。

在中想,這也許是那場葬禮上,他本應該流的眼淚。

有腳步聲跑來,停在他的面前。雨傘遮住了在中的頭頂,密集沉悶的雨聲敲打在傘上。

在中抬起眼睛,看見了慢慢在他面前蹲下的人。一張同樣被雨打濕的臉。

雨水順著髮尖,滑過那臉上深刻的刀疤。

在中沉默地望著他。他也默默凝望在中。

身體被攬了過去,一件帶著體溫的外套裹住在中濕透的身體。溫暖的手指,輕輕擦去了他臉上的雨水。

「‥‥回去吧‥‥」

在中被他擁在懷裡,聽見耳畔低沉、溫柔的聲音‥‥

 

 

 

 

允浩帶在中來到市區的一個社區。推開門,房間很樸素,完全不像現在的允浩應該居住的地方。

允浩翻出一個大毛巾,裹住在中,又進裡屋翻出乾淨的衣服塞進在中的手裡。

「去洗個澡,別著涼。你都濕透了。」

允浩走進浴室,匆匆地試好水溫。走出來見在中沒動,走過去,抱住他的肩膀。

「好好洗個澡,睡一覺,什麼都別想。來,把濕衣服脫了。」

允浩為在中脫下濕透的外套,拉出襯衫。見在中還是站著不動,伸出手,解開他襯衫的鈕釦。

在允浩解開最後一顆釦子時,在中抓住了他的手。

允浩抬頭。兩人四目相對。

在中沉默地凝視著允浩的眼睛,目光移動,移向他的臉頰。他伸出手,遲緩地撫上那道傷疤。

允浩一僵,微微側過臉要避開。在中固定住他的臉。

「‥‥為什麼不告訴我?」

允浩向後仰了仰,把臉隱藏在陰影裡。

「沒事。已經淡了。」

允浩笑笑,躲避在中的目光。

「如果趙赫不說,你還要瞞到什麼時候?」

允浩不回答。

「在凰龍,我逼你走的時候,你怎麼不說?」

「你為我扛這麼多事,有沒有問過我願意不願意?」

就算知道允浩不會回答,在中一個接一個地問。

在看到那一幕的時候,在修哲帶笑的臉揚起那把刀的時候,在趙赫說出那些話的時候,在修哲告訴他利用他販毒的時候‥‥在中明白了允浩看著他的那種眼神。在他遇見他和趙赫的那個賓館,在他拷問他和趙赫關係的凰龍包間,在黃沙滿天的工地,在那個破舊昏暗的工棚,在他貼著他的耳邊,對他說一看到你的疤,我就想吐‥‥

在中痛苦地閉了閉眼睛。他勾住允浩的脖子,將他拉近自己。

「——你怎麼這麼傻?!」

在中心痛欲裂。

「怎麼就這麼傻??」

允浩沉默地望著他,然後握住了在中的手。

「我不傻。」

允浩說。

「我說過,每個人都有想要的東西。」

他低頭,望著在中,眼神深濃,堅定。

「我也有。」

在中望著允浩的眼睛。允浩和他深深對視。

在中不再說話。他靠在牆邊,沉默。

「我和修哲的事,你不要再插手了。」在中說。「以後離我也遠一點。」

他撿起地上的濕外套,往外面走。胳膊被抓住。

「你怕連累我?」

允浩緊緊攥住在中。

「晚了,我已經捲進去了。」

「我和修哲的事,你幫不上忙。」在中說。「我自己選的路,就要自己承擔後果。趁你還沒介入更多,不要再插手了。以後如果你再牽扯進我的事,我先給你好看。」

在中說完,沉默地往外面走。

他的手落到房間門把上,被用力拉轉過身。

「放開!」

在中猛地揮開,卻被允浩推到牆上。

「到這個時候了,你還說這些?」

「你別再犯傻!」

「是我自找的,我樂意!」

在中再也無法忍耐,漲紅著眼睛:

「修哲什麼事都幹得出來!我不想毀了你!」

「我不在乎!」

「可我在乎!!」

在中狠狠摔下外套,對允浩吼!

允浩不說話,看著他,猛然一步上前,吻住了他的嘴唇。

在中緊緊抱住了他。

 

火熱的舌捲進彼此的口中,急切渴望地糾纏。熾熱的呼吸,粗重的喘息,唇瓣分開又再膠合,舌尖勾纏著劇烈地滾動。兩人緊抱著彼此激烈地擁吻,像要把彼此都吞噬進自己的身體。直到吻得快要窒息,允浩才放開了在中。

「別走。」

允浩沙啞著嗓子。

在中喘著粗氣,一把抱住允浩,將他按在床上。

他重重地吻他,快要瘋了。

他吻他的頭髮,他的眉,他的脖頸,吻那令他沉醉的下巴,在那上面啃咬,看他因疼痛而皺起的眉,看他在黑暗中凝視著他的眼神,像一道閃電,緊緊擊中在中的心房。光是聞到他的味道,他就瘋狂不已,他瘋了,為這個人而瘋了!

在中捧住允浩的臉,用嘴唇吻上那道傷疤,小心翼翼、一遍遍地親吻,伸出舌,細細舔過那疤痕的每一寸每一分,讓它撫平,消失,從允浩的臉上,從他的心上!

這是屬於他的傷口,是他一個人的,只有他可以碰它。他要留下他的印記,這個人只屬於他的印記。

他抬起身體,捉住允浩的下巴,俯視他。

允浩起伏著胸膛,不出聲地望著他,那眼神令在中全身的血液都往下湧。

從沒有一場做愛讓在中這樣衝動得眼前一片發黑。他扯開允浩的襯衣,皮帶,拽下他的褲鏈,貪婪而又粗魯地撫摸他。他矯健的、富有彈性的肌膚,他完美的蘊含著力量的肌肉線條,他赤裸的肩、胸和腰‥‥在中俯視著那剛毅的,俊美陽剛的面孔,聽見自己粗重的喘息,他就像一個從沒入過歡場的毛頭小子亂了章法,沒了節奏,只知道迫不及待地埋下頭,在那健美胸膛親著,吻著,撫摸他,取悅他,寸寸往下‥‥

這個氣息,這個味道,都是屬於他的,那個甩著五彩的頭繩,在絢爛的燈光下舞動的金色身影,那個在金牛湖畔與他貼身共舞、深情吻他的男人,那個在江邊默默凝視他,眼神中帶著深深憂鬱的允浩‥‥

「‥‥允浩‥‥允浩‥‥!」

在中抖著嗓子,喊他的名字。

他感到允浩繃緊了身體,有一股隱忍不發的力量。那雄性的力量感讓在中沉醉,他繼續往下,吻著允浩的腰線,扯開他內褲的邊緣‥‥那裡傲人的尺寸和碩大震懾了在中,他頭暈目眩‥‥

他的手忽然被抓住。允浩猛地一個翻身。

那力量很大,在中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允浩壓在了身下。允浩紊亂而急促的熱息噴在在中臉上,帶著壓迫般的氣勢,緊緊抓住他。在中的手臂被抓住,分開,牢牢扼在枕後,然後允浩低下頭來。

 

‥‥那是怎樣的一個吻!暴風雨般激烈,又像江南的雨一樣纏綿,感官的世界裡只剩下唇齒相纏,抽走在中肺裡的空氣,讓他心臟狂跳,讓他窒息‥‥

在中睜開眼,看見緊緊閉著眼睛吻他的允浩。眼睫的陰影落在那張讓他沉醉的英挺臉頰上,他是那麼投入,那麼沉迷‥‥允浩放開在中的唇,他用一隻手按住他,一路向下,吻在中的身體,吻他的乳首,他拽下了在中的褲子,連同內褲,扔在腳邊。

在中要抬起身體,卻被允浩推回床上。允浩的手覆上了在中火熱的下身,沒有猶豫,低下了頭。

在中向後仰起了脊背。

他閉上眼睛,胸口劇烈起伏,喘息‥‥他的手插進允浩的頭髮裡,緊緊地抓住他,感受著他上下的移動。

並不熟稔的缺乏技巧的撫慰,卻沒有任何一次口交可以帶給在中這種滅頂般的快感。一想到為他做這事的人是允浩,他幾乎要到了迸發的邊緣‥‥在中呻吟,滿足地,沉醉地‥‥他向下看允浩,看到他抬起頭看他,眼神像一隻年輕的雄獅,散發著雄性的征服,在圈屬他的領地‥‥

在中全身著火,難以自控。他坐起來,粗魯地推開允浩,抓住他,翻身就要覆上去。

可是,他卻被推回床上。在中一愣,允浩已經欺了上來,壓在了他身上。

灼燙、粗大的硬物頂上在中腿間。在中一僵,驚愕地抬起眼。

允浩居高臨下,蹙著眉,呼吸粗重地望著他,眼中滿是難以忍耐的情欲。

兩人在極近的距離裡交換著氣息,眼神。在中從他的眼神裡明白了什麼。

「‥‥在中‥‥給我‥‥!」

允浩低聲要求,急切,又忍耐。

在中從沒有見過這樣的允浩,每個毛孔都喧囂著男人的野性,允浩的手指嵌進他的肉裡,強壯的身軀緊密貼合在他身上,極力忍耐的表情,密佈在鎖骨的汗水,性感,迷人‥‥

在中的目光落在他臉頰上的傷痕,在黑暗中被汗浸濕‥‥他伸出手,去撫摸他的臉,被允浩抓住,合在掌中親吻。

在中慢慢放鬆了身體,默許般無聲地躺進了床的凹處。

允浩吻他,瘋狂而又疼惜‥‥

 

初次尖銳的痛楚讓在中有被撕裂的感覺,從未經歷的劇痛給了他巨大的沖擊。身體隨著允浩的律動而激烈地晃動,他感受著從沒有過的痛楚,也感受著允浩的力量與雄壯‥‥

這種痛竟然深到入骨,無論是痛楚還是歡愉。

金在中第一次知道做愛除了發洩和肉欲,還有別的感覺,他從來沒有體會過的陌生感覺。

他覺得他第一次完整地擁有了某個人,也被那個人所擁有。他忽然明白如果心裡有一個人,是在上還是在下,是主導還是承受,是什麼體位什麼姿勢都不重要,也無關尊嚴,征服和佔有,只想和他一起飛,一起攀上無上的頂峰‥‥那是一種巨大的滿足和激情,把他高高地托起在空中‥‥

混合的男性味道,緊密糾纏的身軀,失控的節奏,狂亂的喘息‥‥

十指交纏,摩擦,深深地撞擊‥‥

 

高潮來臨的瞬間,允浩高高地昂起頭,在中陶醉地看著他無與倫比的性感的表情,一傾而出‥‥

「‥‥‥在中‥‥!」

允浩迸發的瞬間,在中聽見他從喉嚨的深處,喊著他的名字‥‥

 

 

 

 

 

在中是在迷迷糊糊中醒來的。

天光大亮,已經是中午了。在中睜開眼睛,看見有人影在外面客廳晃動。他起身,剛一動,一陣撕痛就讓他倒吸一口氣。

「醒了?」

允浩推開房門,連忙到床頭前。

在中看他一眼。允浩穿著黑色的緊身背心,牛仔褲,頭髮似乎剛洗過,還沒乾透,濕漉漉地覆在臉上,整個人顯得神清氣爽。

兩人目光相遇,在中一陣不自然,竟然把眼光移開了。

他從來沒有在做愛的第二天感到過這種尷尬。

允浩在床邊坐下,向他俯下身,聲音輕柔。

「我買了粥,好消化的‥‥吃一點?」

在中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他想起他們第一次見面後的那個早上,允浩也是這麼在床前對他說,他買了飯,放在桌上‥‥

「‥‥‥」

在中沒接話。看到允浩神清氣爽的輕鬆樣,他不知怎麼有點惱火。

允浩伸手來摟他,把他帶進懷裡,不好意思地又低聲地在他耳邊:

「‥‥還疼?」

在中忍不住了,粗著嗓子:

「你試試!」

允浩一愣,語氣中帶著歉疚,在他耳畔低聲地:

「是我不好‥‥昨晚我‥‥太用力了‥‥」

任金在中縱橫歡場,聽到這話臉上竟然掛不住。他還沒法適應自己被人壓著做了,還是被這個他口口聲聲要“幹”的允浩。他想以前看這個允浩那麼正直的樣好像挺能忍的,原來都是假像,真到了床上就‥‥

 

在中側過頭,瞥了允浩一眼。

「——以前沒做過?」

他有點痞地問,好像要拽回點面子。他覺得允浩不像是有過和同性的經驗。

允浩有點窘迫。

「‥‥和男的,沒有。」

在中看到他的模樣,面子上好過了不少,心裡卻又有種說不出的高興。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高興個什麼,難道就因為他是允浩到目前唯一發生過關係的男人?

 

允浩觀察著在中的臉色,忽然說:「笑什麼?」

在中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我在笑嗎?」

他真的在笑。

允浩盯著他,忽然用力俯下了身來,壓住了在中。在中沒防備,說你幹什麼?允浩捏住了他的臉抬起來,對著自己。

「‥‥‥」允浩頓了一下,難說出口的樣子。「‥‥怎麼樣‥‥?」

在中知道他指什麼,看著允浩那難得一見的新鮮表情,忍不住嘴角越揚越高。允浩捏著他下巴的手緊了。在中看到他脖子那裡紅了起來,沒想到允浩有這麼純情的一面,覺得他可愛的不行,就更想笑了,他故意一樣地睨著允浩,扯著嘴角笑。

「還行。」

在中故意說,眉梢挑的高高的。

允浩看著他,忽然俯下來,貼著他耳朵。

「‥‥還行?‥‥還行你出來那麼多次‥‥」

在中僵住了。允浩低低地壞笑。在中猛抬腿要踹他。

允浩笑著躲開,又摟住了在中,兩人半是打鬧半是調情地在床上糾纏了一會兒,允浩才放開他。

「你‥‥」

允浩眼神深沉起來。

「‥‥第一次這樣?」

在中知道他指什麼。

「‥‥你以前‥‥沒‥‥」

在中忽然惱怒起來。他想允浩八成以為自己在別人身子底下也趴過,尤其是修哲。突然就一股無名火上來。除了他鄭允浩,還有誰能讓他金在中心甘情願地趴在下面,把自己跟個女人一樣地獻出去?

在中忍著疼,惡狠狠地翻身,一個大勁把允浩掀倒在床,翻上去。

「以前什麼?以前只有我搞別人的份!就是修哲也是我下面趴著的!就你‥‥」在中惡狠狠地,「要不是我讓著你,你該在我下頭趴著!說,你怎麼還我?」

允浩沒說話,也不再嬉笑。他沉默地望著在中。

他的表情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他的眼神讓在中深深地被吸進去。在中忘了剛才的氣勢,情不自禁地看著允浩出神。

允浩伸手,輕輕撫了一下在中的臉。

他的眼神在在中的臉上移動,眼裡有很深的東西,在中覺得,允浩從來沒有用這樣的眼神注視過他。

「‥‥在中‥‥」

允浩喊了他一聲,卻沒往下說。

在中看著他,也沒說話。

仿佛有著默契,雖然沉默,但彼此都明白。

在中緩緩地低下頭,兩人的嘴唇自然而然地相觸。允浩抬手壓下在中的脖子,輕柔地吻他,疼惜,溫柔‥‥

陽光透過大玻璃窗照進來,滿屋都是明亮‥‥

 

================================

 

這允浩和在中的初H,不管看了幾遍還是很讓人熱血沸騰啊。。。。。

如果有和我一樣在當初追舞男的親估一定可以感受我內心的激動!

兩人經歷這麼多折磨及分離,終於吐露心聲結合在一起了(拭淚)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