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45-001 017 

第 九 章

 

在中推開辦公室的門走進去時,頓了一下。

修哲悠然地坐在他的老闆椅裡,兩腿交疊著高高翹在他的辦公桌上。

「你回來了。」

修哲說。在中點點頭。

「是啊。」

兩個人很平靜地打了招呼,好像昨天才見過面。在中料到修哲會提前返回,陳雲的事是一個信號,所以對修哲的出現他並不吃驚。

修哲端詳在中,驚詫地:

「瘦了。怎麼,那個小情人餵不飽你?」

「這麼關心我的小情人,所以留個記號在他身上?」

修哲哈哈一笑。

「我說過,那是生日禮物。別說我不關心你,我一回來就特地來看你,你還對人家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人家好傷心喲。」

在中沒打算和他鬥口,修哲也沒有繞彎子。

「考慮得怎麼樣?」

在中冷笑。

「我還有選擇的餘地嗎?」

「當然有。」

修哲悠然地拿下臉上的金絲邊眼鏡,好像很有興趣似的研究著它,嘴角勾起。

「比如,拿著我的什麼證據往警察局裡頭一送,或者乾脆‥‥投案自首?」

在中覺得修哲變笨了。

「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自首,你覺得我會這麼傻嗎?」

「你一向很聰明。」修哲放下眼鏡站起來,舒展了一下身體,表情很愜意。「我就是中意你這一點。」

修哲滿意地笑著,走向在中,勾起他的下巴,仔仔細細打量。

「你這張嘴,總能說出叫我滿意的話來。小在,你叫我怎麼捨得放開你?」

他低下頭要吻,在中把臉別開。

「修總,對要替你去死的人,這種戲碼沒必要演了吧。」

「誰說我是在演?」修哲很驚詫,「誰說要你替我去死?」

修哲的神情很受傷,甚至情深款款。

「一直被傷害的人是我啊,在中。你摸摸自己的良心,這麼多年我哪件事做的對不起你?你幹嘛這麼傷我的心?」

在中看著修哲臉上逼真的痛苦和深情,驚詫莫名。他用力將修哲拉向自己,逼向他的臉。

「你丫演上癮了?行,接著演。那就說說,你怎麼為我神魂顛倒的?嗯?要死要活?」

修哲一愣,看著在中,忽然哈哈大笑,笑得彎下了腰。

在中鬆開手,修哲笑夠了,靠在牆上,笑吟吟地,目光在在中臉上轉著。

「特別。我喜歡。」

「我真佩服你還笑得出來。」

 

如果在中沒猜錯,修哲這次提前回來,和陳雲出事有關。在中知道這件事的震動,絕不像修哲表面上的這般雲淡風輕。他和修哲相處這麼多年,修哲是真悠閒還是心氣不佳,幾眼就看得出來。

陳雲的事雖然突然,但不是沒有來由的。早在之前修哲跟他說海關某批貨被扣的時候,在中就嗅到了一些味道。只是沒想到能來得這麼快。

在中也明白了修哲為什麼會突然在這個時候跟他攤牌。允浩說過,修哲最近在進行大動作,在中將前前後後的事聯繫在一起,一想就明白了。他知道修哲已經意識到苗頭不對,在準備他的退路,而他就是這條退路上的一顆重要棋子。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修哲在沙發上坐下。

「陳雲垮臺了,修氏集團傷筋動骨,等等風向,看風往哪邊吹,你好做準備是不是?」

修哲用手指點了點沙發扶手。

「別費腦筋了,既然倒了一個,就倒不了第二個,這就是官場規則。明白了嗎?」

「我對你的官場規則沒興趣。」在中在老闆椅上坐下。「你看見了,我很老實,安分守己。」

「你就是太老實了。」修哲笑。「老實得我都詫異了,這可不像是那隻伸著爪子的貓啊。」

「我就是你的一隻狗,要圓要扁,都捏在你的手裡。」

修哲盯了在中一會兒,在在中的臉上沒有看到一絲異樣。修哲微微一笑,慢悠悠地開口。

「對你,我有什麼不放心的。可你身邊的人好像不大安分啊。」

在中敲鍵盤的手停住。他抬頭看修哲。

 

電話鈴猛然響起,在中接起,心裡有不好的預感。他聽見電話裡助理驚慌地喊:「金總!」

在中聽她慌亂的聲音,心往下一沉。

「什麼事?」

「齊總‥‥」助理的聲音帶著哭音:「齊總出車禍了,剛剛送到醫院搶救!」

 

 

 

 

醫院的走廊上,在中坐在手術室外的長椅上。腦中是辦公室裡的場景。

「修哲,你對齊正風下手?!」

「老爺子年紀大了,管的閒事太多,我讓他歇一歇。他忙活著到處找證據扳倒我,你說,我能看著不管嗎?」

「所以你就對他下手?!他六十多了!他是個老人!」

「死不了。不過,受點活罪是免不了了。我知道,你把他當你爸似的!我就是給你提個醒,想讓你身邊的人都好,你知道該怎麼做。對了,告訴鄭允浩,我回來了,咱們三個也該聚一聚!哈哈!」‥‥‥

 

齊正風在醫院昏迷一天一夜後甦醒。人傷得嚴重,但總算命是保住了。

允浩已經得到修哲回來的消息,向在中問起,在中說修哲找過他,仍然在要他販毒。允浩告訴他不要拒絕修哲激怒他,也不要輕易地表示答應,等修哲的下一步動作。

 

兩個人仍然住在允浩的公寓,這天允浩在房間裡接電話,在中在看球賽。允浩在電話裡講著事情,在中對電視看著看著不耐煩起來,對允浩喊了一嗓子:「你能不能出去打?」

允浩正專注地講事情,聞言看了在中一眼,意識到聲音高了,站起來到客廳裡去聽,把房間門關上。等允浩接完了電話進房間,在中說:「以後別在房裡沒完沒了地講電話,別人還幹不幹事情了?」

允浩說這不是有個突然的事要處理,吵了你了?

在中說吵不吵的你自己不知道啊?

他這一句很粗,很不耐煩,允浩聽了一愣,看了他一眼。在中把遙控器甩開。

「看個電視也不安生。」

他走進衛生間,把門砰的一聲關上。

 

在中每天都在忙,星海似乎又繁忙起來。允浩也忙,有時候等在中淩晨回去,允浩已經在沙發上對著黑屏的電視睡了過去,有時候在中回家允浩還沒到家,在中倒頭就睡,等早上允浩醒過來在中又已經去了公司。兩人好幾次這樣顛倒,雖然住在一起,卻幾天都說不上幾句話。

這天在中又很晚回去,見客廳裡還亮著小燈,允浩在沙發上坐著,說了一句「你還沒睡?」就走進衛生間洗漱。

等在中洗完上床,允浩坐在床上等他。在中脫了衣服,允浩掀開了半邊被子,在中躺進去,允浩為他裹緊,將那邊的被角掖緊,關了燈。

在中身上一重,允浩的手臂摟了過來,將他摟進懷裡。

吻落在唇上,細密溫柔地吻過唇角,舌頭探進卷住了在中。在中和允浩吻了一會兒,允浩呼吸加重,手撫上在中的胸口,在中按住了他的手,把頭偏開。

「累了。今天算了。」

在中說。

允浩頓了一下,沒再堅持,抽離開身體。在中翻了個身,背對著允浩準備睡覺,允浩猶豫了一下,從後面環抱住他。

「最近你太忙了,要不,我晚上去接你。」

「不用,你忙你的。」

「我不放心。」

在中有些不耐煩起來。

「你什麼時候這麼婆婆媽媽了?我一個大男人開著車,有什麼不放心的?」

允浩沒接話,在中也自覺語氣不太好,翻過了身,看了允浩一眼。

「我真的累了。睡覺吧。」

允浩為他把被子裹好,在中不再說話,睡了過去。

 

有幾個晚上在中回去得遲,走出公司看到允浩的車在外頭等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允浩看到在中出來就為他打開車門,在中說不是叫你別來嗎?

允浩說我也是路過,順便過來。

在中上了允浩的車,允浩邊開車邊和他聊著,卻掩飾不住滿臉的倦容。在中看他不一會兒就忍不住打一個哈欠,還強打著精神逗他說笑,說累了就早點回去睡覺,我又不是沒車,幹嘛非跑這一趟。

允浩看了他一眼,開玩笑似地說我就想來看看你,不歡迎啊。

在中說你不用怕修哲對我下手,要下手早就下了,等不到現在。

允浩沒說什麼,只是沉默地開車。在中望著窗外深夜黑漆漆的街道,聽著允浩隨後又聊起了什麼,他漫不經心地聽著,腦子裡想著事情,直聽到允浩喊了幾聲:「在中?」

在中回過神來。

「嗯?」

「想什麼呢?」

「沒什麼。你專心開車吧,別聊天,走神。」

允浩看了看在中淡然的臉,想說什麼,還是沒有說。

 

 

在中本來菸癮就大,最近更是幾乎菸不離手。允浩說過他幾次,在中也沒聽。允浩知道在中為了修哲的事情心煩,也不再勉強,但有時候看見在中抽菸抽得凶的樣子,還是忍不住叫他少抽。

這天允浩從外面回來,進屋見滿屋的煙霧繚繞,在中也沒開窗戶,坐在茶几前對著筆記型電腦,嘴裡叼著菸頭,眼睛瞇著,在打遊戲。允浩離開的時候在中就是這個樣子,辦完了事隔了大半天回來,在中似乎連姿勢都沒換過,腳邊的地毯上是一地的菸灰,旁邊的菸灰缸裡已經聚滿了幾十個菸頭。

允浩揮開濃重的煙霧開窗,在中見他回來也沒有反應,仍然聚精會神在遊戲上,允浩大步走過去,一把從在中嘴裡奪過了菸。

「幹什麼你?」

在中正打在緊要關頭,不滿地抬頭。

「你不要命了!」

允浩也光火了,指著滿滿一缸的菸頭。

「你數數抽了多少!這才一個上午!」

在中盯了允浩一眼,見允浩把手裡那根菸摁熄在菸缸,在中也不去奪,從身上摸出菸盒又掏出一支。

他正要對著火機點上,整盒菸都被允浩搶過去,捏在手心揉成一團。

在中徹底火了。

「毛病啊你?」

他跳起來對允浩吼。

「別抽了!」

允浩動了怒,眉眼都變了。

「我他媽的最煩別人管我!」

在中一腳蹬開茶几,筆記本連著電路線掉在地毯上。在中拿起外套就往外面走,允浩要拉他,在中指著允浩:

「少管我,不然我遲早煩你。」

他打開門,頭也不回地走了。

允浩獨自站在屋裡‥‥

 

 

後來在中對允浩說,他最近心情不好,他這人本來脾氣也不好,常有無名火對身邊的人發,已經習慣了。

允浩說,我知道,等忙完這一陣子,我們去散散心。

在中看了允浩一會兒,說,你不用這麼遷就我,我沒你想的那麼好。

允浩笑笑,沒說話。在中說,允浩,你知道我以前是什麼樣的,人的本性很難改變。我這個人感覺來的快去的也快,哪天說沒有就沒有了。這個我自己也控制不了。

允浩聽著,還是沒說話。

在中說,我說這些是想告訴你,咱們倆能好一場不容易,也不遺憾。以後不管能不能在一起,想起來都不用難受。

允浩聽了,只答了在中一句:「你現在說這些也晚了。」

在中沒吭聲。

允浩抱住在中的肩。

「我知道你最近壓力很大。修哲的事有我在,你別擔心那麼多,心情不好就發洩出來,但是別折騰自己,菸少抽點。」

在中看著允浩的眼睛,點了點頭。

允浩笑了,疲憊地把在中的手合進手心。

「我兩天沒合眼了,我先睡一會兒。」

在中讓他躺上床,為他蓋好被子。允浩疲倦地閉上眼,很快就陷入沉睡。

在中坐在床邊,低頭看著允浩的睡臉。深濃的倦意籠著那張英俊的面孔,青色的胡茬印在那令他迷戀的下巴上。在外面的事允浩很少說,只有此刻沒有防備的睡臉,才毫無掩飾地顯露著深深的疲憊。

在中伸出手輕輕撫摸過那張刀削斧鑿般的臉,小心翼翼,手指停留在臉頰上的那道傷疤,停了很久,然後彎下腰,輕輕吻了上去。

他站起身,走出了大門。

 

 

 

 

酒吧裡,在中喝著杯中藍色的液體。身旁不斷有年輕的男人靠近,試探著在他身邊坐下,在中撩起眼皮看人一眼,轉過頭面無表情,直到對方訕訕地離開。

「一個人?」

一個俊美的男人坐在他身旁,胳膊若有意似無意地挨著在中,微笑。

「我注意你很久了。」

在中打量他,男人對在中長時間的注目很滿意,微笑回望。在中向他湊了過去。

「滾。」

對方的表情凍結,僵硬地走開。

仰頭喝了酒,在中把空杯子放在桌上,正要再倒,瓶子被人握住。

在中抬起頭。

「‥‥是你?」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