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貳-

 

七月是大部分學校的考試周,斷斷續續要持續半個月左右。金在中沒有太大壓力,準備充分的期末論文全部都交上去了,留下兩門專業課和幾門校考,複習的內容並不多。不過是一個學期中唯一一段所有人都在熬夜複習的時間,金在中也很合群地想要泡泡自習室。不過自習室沒有圖書館條件好,沒有空調只有風扇,像金在中這樣起不了早去圖書館佔位又不能忍受自習室陣陣熱流的人,就只好另闢蹊徑了。

金在中給欠了自己不少人情的學姐打了電話,學姐二話不說就把文學社活動室的鑰匙交了出來,學期末所有社團活動都結束了,活動室並沒有人使用。金在中抱著書打開活動室門的時候,還是小小感動了一發,不只有空調,竟然還有沙發!金在中心滿意足地把書扔到桌上,準備接下來的幾天都在這裡度過。

金俊秀向來信奉不掛科即優秀的原則,於是照常每天睡到自然醒。於是每天金在中在活動室裡看完書,吃完午飯回寢室時才到金俊秀的起床時間。金在中是個很有同學愛的人,就算唾棄金俊秀的行為,最後還是把自己整理的筆記拿給他看。

為了好好複習不受任何影響,金在中的手機硬是幾天沒開過機,完全杜絕了任何人的聯繫,就這麼一直持續到了考完最後一門校考。金在中考完試就去找學姐還鑰匙,把鑰匙扔給學姐後本來準備轉身走人,沒想到竟然還是被學姐眼疾手快抓住了,金在中早知道她們文學社假期會有活動,不過他要忙著打工,可沒空去幫忙。

學姐拽住金在中,笑得一口白牙全露了出來,金在中打了個寒戰:「……你要幹嘛?」

學姐嘿嘿一笑:「在中啊,你喜歡小孩子嗎?」

金在中直覺沒好事,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不過學姐可沒想輕易放過他,不管他喜不喜歡,學姐都笑眯眯地下達了命令:「從明天起我們會有為期一個月的志願活動,就在市里的一所小學,陪留守的小孩子玩給他們上興趣課,我知道在中你這麼善良一定不會讓小朋友們失望的對不對?」

金在中嘴角抽了抽:「學姐你是不是忘記了,我們是大一結束的暑假軍訓,哪有時間去教什麼課啊。」

「哎呦我都打聽過了,你們這次軍訓安排在八月中旬開始,不會衝突的,你就幫幫忙啦,我們缺一個輪班的閱讀老師,不會佔你很多時間的,你就一周去一次就行了,總共也才四次嘛!」

金在中猶豫了半天,最終沒經住學姐的軟磨硬泡答應了下來。

  

約定好了星期六第一次上崗的時間,兩人就分開了,金在中往回走的時候驀然想起來,鄭允浩那天在電話裡跟那個女生約好的時間不就是星期六嘛,金在中「哼」了一聲,嗤之以鼻。還說什麼是真心的,如果真是真心的,還會跟女生單獨約會?還會這麼幾天都音訊全無?不過轉念一想,現在幾乎所有學校都在期末考試,他們軍校肯定更嚴格吧,哪有時間出門啊,鄭允浩那麼認真的人肯定每天都一板一眼地在認真準備考試。

那天莫名其妙的分手之後,兩人就沒有聯繫過了,金在中開機後手機也沒提示有過來電,這算什麼事啊,金在中悶悶不樂地想,然後回寢室收拾東西到校門口等夏冕。兩側來來往往都是拖著行李箱笑容滿面想著回家的學生,同屋的金俊秀更是早已經走人了,給金在中留了條短信說過兩天電話。金在中嘆了口氣,他是沒什麼回家的奢望了,回去也是一個人,無論是去父親家還是母親家,想來都只會給彼此添堵。不過一個人也有一個人的好處,別人哪有他那麼自由……金在中不由自主想起鄭允浩家裡,一大家子人和和睦睦的,就算鄭媽媽很喜歡囉囉嗦嗦念念叨叨,但總歸也是讓人覺得很幸福的事。

夏冕一早就跟金在中說過了暑假讓他去他家住,不過金在中覺得老是待在夏冕家也不太好,雖然他們從小感情就好,可夏冕總歸也是會談戀愛的,先不說物件是男是女,萬一人家帶回家正要天雷勾地火的時候突然發現金在中叼著可樂站在旁邊瞪大眼,總不是什麼好事。金在中還真不是太能腦補,前不久他去夏冕家的時候發現鞋櫃裡多了雙跟夏冕情侶款的拖鞋,後來又在浴室看見了陌生的牙刷,金在中暗自猜測,夏冕是有了新情況了。

因為金在中的強烈要求,夏冕又不放心他,最後只好托自己的同事幫忙問了下有沒有合適的出租屋,最後還真找到了一間小公寓,主人忙著出國也沒怎麼抬價,夏冕看了看房子就果斷交了兩年的租金。反正價格不貴,離自己工作的公司也不遠,以後金在中可以隨時過來住。

  

夏冕把金在中載去了目的地,一室一廳的單身公寓,看起來很舒適,金在中滿意的不得了。夏冕他們組剛完成一個專案,沒什麼工作好忙,於是兩人花了一下午把屋子收拾好,然後到附近的商場買了一些必需品。金在中饞火鍋,兩個人就在商場頂樓的火鍋店吃飽了才慢悠悠提著東西回家。

路上夏冕的手機響了,他接通了電話走到一邊去聽,回來的時候金在中賤兮兮地問:「女朋友?」

夏冕「咳」了一聲,不知道是該點頭還是搖頭。金在中一臉了然的模樣,笑嘻嘻地沒再問。真好,喜歡一個人再長時間,總還是能夠遇到下一個人,這就是現實,沒有那麼多非你不可至死不渝,再難忘的感情,結局也不過是終有弱水替滄海。金在中覺得有點難過,但更多的是欣慰。

  

*

  

朴有天跑了五六公里操場,熱得滿頭大汗的時候被輔導員拉去說事情,半小時後急吼吼地回了寢室,一推開門就衝洗完澡正在擦頭髮的鄭允浩嘿嘿笑。

鄭允浩被他笑得毛骨悚然:「你幹嘛?」

「你小子,我說這幾天怎麼這麼耐得住性子,原來早就心裡有數啦!」朴有天笑嘻嘻地拿手肘撞了撞鄭允浩,被後者推開:「你說什麼呢,先去洗澡,髒死了!」

朴有天「嘖嘖」地說:「別以為我不知道,咱們暑假實習,對口的就是在中他們學校吧,你以為瞞得住小爺我?你還偷偷找了老大,換到文學院的連隊了是不是?」

鄭允浩不自然別開臉:「那都是首長安排的,跟我有什麼關係?」

「你這傢伙太不老實了,連兄弟都不知會一聲,小心我找在中打小報告,他知道了一定會樂死你信不信?」朴有天樂不可支地想像了一下被金在中知道後鄭允浩尷尬的表情,然後在鄭允浩發火前果斷竄進了浴室。

被朴有天知道這些,鄭允浩倒並非真覺得丟臉,只是不想多事而已,還有兩天就考完試放假了,在他自己找到金在中把話完全說開之前,他並不想讓朴有天跟金在中透露這個“驚喜”。

鄭允浩摸出手機,沒有金在中的電話或者短信,鄭允浩知道C大已經考完試,他沒有聯繫自己,估計是因為還沒有想清楚,至於是什麼沒想清楚,鄭允浩朦朦朧朧覺得自己是知道的,金在中在害怕,他並不相信自己有多認真。畢竟,從沒感覺到喜歡,這個過程太短了,連自己在剛開始的時候都會懷疑自己究竟有多少分確定。

  

*

  

金在中在小公寓裡窩了兩天,把前段時間沒玩遊戲的時間全都補了回來,以前他都是跟朴有天固定隊,現在朴有天還沒放假,他就只好在幫會裡跟幾個稍微熟悉一點的人PVP,競技場打累了就組野隊刷裝備,甚至還很有閒心地帶了一天會裡的新人升級。

熬夜打遊戲的結果就是星期六早上金在中被學姐電話叫醒時完全醒不過來,後來睡眼朦朧趕到那所小學的時候連頭髮翹著都不知道,還被一群小孩子笑話。喝完一罐咖啡終於清醒的金在中頓時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早上鬧了笑話的原因,後來一整個班的小孩兒都一直圍著他轉,覺得他在所有哥哥姐姐中最好說話。

金在中長著一張討巧的臉,不只討阿姨輩的人喜歡,在小孩子中間也很受歡迎,沒多一會兒就跟一群小孩兒打成了一片,一會兒跟他們一起玩遊戲,一會兒教他們背詩唱歌,學姐在一旁拿相機錄下來,然後挺得意地跟旁邊的女生說:「看吧,我就知道找這傢伙來准沒錯,超級能活躍氣氛!」

 

另一邊的鄭允浩準時到了跟蔣珊珊約好的地點時,女孩已經捧著兩杯奶茶在公園等了有一會兒了,鄭允浩走過去:「我是不是來晚了?」

蔣珊珊笑笑:「是我出門沒看時間,也沒等多久。」

鄭允浩不愛喝奶茶,但還是接過了拿在手裡,兩個人併肩朝N市最繁華的街區走。街上到處都是放了假約會的年輕男女,不知為什麼他想起了金在中,金在中大概有一米八左右,並不比他矮很多,他跟金在中如果也這樣到外面約會的話,估計沒什麼人會多想吧,唯一遺憾的,就是兩個男人,不能像男女生一樣牽著手走路。

蔣珊珊說了什麼,見鄭允浩沒動靜便叫了他一聲,反應過來自己在瞎想些什麼的鄭允浩一瞬間有些難為情。

「學長他馬上就大四了,應該會到處面試吧,你覺得送領帶好不好?」蔣珊珊問。

「挺好的。」鄭允浩點點頭。

蔣珊珊注意到鄭允浩臉上並沒有什麼不一樣的情緒,心裡有幾分失落,他還真是單純來陪她挑東西了,即使是為了別的男生,他也不會覺得有任何不妥。果然是對自己沒有半點意思吧……

最後蔣珊珊還是在鄭允浩的建議下選了一對看起來很低調但不失講究的袖扣,本來就不擅長逛街的鄭允浩鬆了口氣,說請蔣珊珊吃午餐。

  

中午陽光正烈,所有能吃吃喝喝的店都擠滿了人,最後兩人只好進了一家普普通通的日式拉麵館。點好餐之後,鄭允浩找不到什麼話題可以跟蔣珊珊聊,索性轉頭看街中間一直在播放廣告的大螢幕,等幾條廣告輪完一遍後拉麵端上了桌,鄭允浩拆掉筷子的包裝遞給蔣珊珊,然後自己也低下頭認真吃東西。邊吃的時候心裡也禁不住調侃自己,或許他天生也並不是喜歡女孩子的,他跟金在中一塊兒的時候,雖然也沒有做過什麼,但是心裡很舒坦,而跟女孩子待在一起卻打心眼裡覺得悶。

正東想西想的時候外面廣告的聲音陡然一變,電子螢幕上突然出現了有些混亂的場面,一個女記者的聲音傳了出來:「現在插播一條本市新聞,十分鐘前,銀杏路的XX小學衝進一名身帶炸藥的男子,該男子現在挾持了一個教室的學生,被困在裡面的包括二十個小學二年級的學生,還有三名進行志願活動的C大同學,警方已經疏散了學校其他的學生,目前正在與歹徒談判,由於不知道他攜帶的炸藥數量和威力,所以告誡附近的市民暫時不要靠近XX小學附近,等待警方對被困學生的進一步營救。」

鄭允浩手裡的筷子一下子掉在了麵湯裡,湯汁濺到桌上嚇了蔣珊珊一跳。鄭允浩顧不得別的,急急忙忙推開拉麵館的門向不遠處的銀杏路跑去,蔣珊珊在身後喊他,他卻沒有半分停頓。他記得頭一晚上朴有天給金在中打電話約吃飯,被金在中告知第二天要去某小學當志願者的事,他不知道金在中會不會是被困在裡面的人,但是他必須得過去看看。

鄭允浩第一次覺得心跳那麼快,在所有的行人中只有他一個人在逆行,撞到別人也來不及道歉,只知道要趕去金在中在的那個地方。

  

*

  

教室前排的桌椅都被推到在地上,鎖上教室門的男人看起來情緒非常不穩定,尤其是當一個小女孩發出壓抑的哽咽聲時他鋒利的眼神射過去就像馬上要殺人一般,金在中捂住女孩的嘴,把她向身後拉。他們被逼在教室的斜後角,誰也不敢輕易開口,小孩們瞪大眼看著這個跟他們的爸爸差不多年紀的男人,身子不由自主地顫抖。

男人狂躁地走了幾圈,然後從腰間摸出一把水果刀,教室裡的所有人都發出驚呼聲,金在中感覺到旁邊站著的同校女生抓緊了他的襯衣,全身都在打冷戰。

男人舉起刀,視線從最左邊一直移動到最右邊,樣子看起來就像在考慮從誰開始下手一樣。金在中眯了眯眼,他知道員警快到了,他得爭取一點時間。

「我……我是這裡的老師,你跟我說就行了,他們都只是小孩子,你有什麼要求,我們一定會想辦法滿足你的……你把刀放下好不好,你看他們都嚇哭了。」

男人瞪了金在中一眼,看他面露懼色不禁有幾分得意的狂妄:「你管什麼用!把校長找來!我要跟他同歸於盡!他不來我就拿你們來陪葬!」男人說著拉開了自己衣服的下擺,他腰上捆著一圈不知道是什麼類型的藥包,另一隻手裡還拿著打火機,似乎隨時都準備點燃。

「你,你別衝動,」金在中緊緊盯著他每一個動作,臉上卻做出唯唯諾諾的表情:「先……先生,外面的人已經去通知校長了,他肯定待會兒就過來了……你,你別急……」

「不只要校長,那個老不死的……還要記者,讓記者進來!我要讓所有人都看見我怎麼殺掉那個傢伙!」男人說著,突然笑了,似乎即將要做的是一件多麼值得萬人慶賀的事。

一起來支教的女孩子聲音發著抖大聲朝外面喊:「讓記者進來,他要跟記者說!」

樓下一篇騷動的聲音,半晌卻沒有人敢動。

金在中身後的小孩終於沒忍住「哇」地一聲大哭了,金在中下意識想把她藏到身後,卻突然注意到前面的男人有一瞬間的失神。

「你……你哭什麼?」男人眼睛睜大了看著抱著金在中腿的小孩兒,眼裡說不出是怒意還是疑惑。

小孩瑟縮著不敢開口,男人又稍稍向前了幾步,然後又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猛然頓住了。他看起來似乎更暴躁了:「人呢?記者呢?那個兇手呢?綁架犯!我要讓他看看什麼是報應!」

兇手?金在中腦子不停轉,突然想起前兩天的新聞,有個小姑娘失蹤了,如果沒記錯的話,就是這個學校的學生!

金在中幾乎立刻就把事情串了起來,這個男人,多半就是失蹤女孩兒的家屬,這是尋仇來了!

他用眼睛的餘光向窗外看去,樓下員警剛剛到,正在進行部署,一個像是談判專家的中年男人接過了一個記者手裡的話筒,正在跟員警商討著什麼。忽然,金在中一眼看到了鑽進人群中的年輕男子……鄭允浩!

金在中的瞳孔在一瞬間放大了,他……怎麼會來?

  

*

  

「你跟張博士一起上去,只要站在最邊上就行,他不會為難記者的。」

握著攝像機的小夥子害怕地搖搖頭:「我……我不行,我不想死在裡面!」

王隊長沉著臉色,轉身問身後的幾個小員警:「你們誰去?把警服脫了換上他的!」

沒等那幾人回答,鄭允浩已經大步上去扛過了攝像機:「我去,現在就上去!」

「不行,得上去員警,你不是記者,露陷了會有危險的。」王隊長衝這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路人回絕道。

鄭允浩態度很堅決:「我也是當兵的,不會比你們這些員警差,讓我去!」

王隊長還想反駁,張博士靜靜看了他一眼:「就讓他去,再不進去裡面的人會更暴躁的。」

鄭允浩聞言,終於鬆了口氣。

一邊往樓上走,張博士一邊迅速交代了事情:「他是前兩天失蹤女孩兒的父親,女孩兒的屍體已經在河邊找到了,他大概是受打擊太大,現在一口咬定是校長綁架然後殺掉了他的女兒。」

「懷疑的動機呢?」鄭允浩問。

「這個校長以前有過猥褻兒童的嫌疑,不過並沒有證據。」

說著已經到了歹徒和金在中所在的教室,張博士敲了敲門,聲音裡帶著幾分害怕:「先、先生,我們是記者……」

門“嘩”的一下被拉開,男人手裡扔舉著刀,先看了他們身後沒有員警,又仔細端詳了兩人,然後才後退幾步讓他們進去。進門之前鄭允浩聽到小聲落地的聲音,知道一小隊員警已經從旁邊走廊陽臺爬了進來,準備悄無聲息包圍這間教室。

 

一進去鄭允浩一眼就看到了金在中,對方正瞪大眼死死盯著他,眼裡不知是什麼情緒。鄭允浩沒有多停留,只趁人不注意時給他投過去一個讓他安心的眼神就埋頭扛著攝像機走到了另一側。

鄭允浩穿著寬鬆的棉T,並不太容易看出來健壯的體型,張博士更是有些纖瘦的模樣,怎麼看也不像是員警,男人稍稍放了鬆,然後質問道:「那個傢伙呢?為什麼只有你們兩個?!」

張博士小聲回答:「我們已經聯繫他了,他馬、馬上就會過來。」

男人陰測測地自言自語:「好,好,等他過來……媛媛,爸爸給你報仇,爸爸會殺了他……」

一屋子的人只覺得背脊發涼,尤其是幾個女孩子嚇得要命,瑟縮在教室最後面不敢動。金在中沒有辦法控制自己,視線一直朝著鄭允浩的方向,鄭允浩再沒看金在中一眼,只一點點靠近男人,然後給張博士使了個眼色,張博士看著男人,也不知是故意的還是真被他身上的炸藥給嚇著了,幾欲開口然後又頓住。

男人看著他瑟瑟縮縮的樣子很不耐煩:「那老傢伙怎麼還不來,你們該不會是想騙我吧!他一定不敢來對不對?!」

「沒、沒有……我、我們還想活命呢,不敢騙你,你……你有什麼話就說吧,我們會電視轉播的,他如果真做了壞、壞事,所有人都會看見的……」

男人聞言滿意地笑了,露出一口白牙,但看起來仍是滿身的戾氣。他時不時用手摩挲著手裡的打火機,似乎是在想要如何措辭,然後突然轉頭緊盯著鄭允浩,金在中一下子倒抽了一口冷氣。不過幾秒鐘後,男人又把視線移到了攝像機的鏡頭處,沉著臉說:「這一整個教室的學生,只要你們把那個殺人兇手帶過來我就放了他們,不然,我就拉著所有人一起死在這裡!

「我什麼都不怕,員警?哼,你們員警有能耐為什麼不把那個人抓起來!為什麼讓我女兒白白死了!你們什麼都不知道,你們……

男人的聲音有些哽咽:「早上我還送她來上學,結果下午人就不見了,她還穿了我新給她買的裙子……她穿裙子可漂亮了……」

張博士也一點點湊近男人,用溫和的眼神看著他,似乎很理解他悲傷的情緒,勸解道:「員警只是缺少證據,他們已經在調查他了,本來就是要抓捕他的。」

男人眼神微變,然後又死盯著張博士:「你說謊!早幹嘛去了,我女兒失蹤的時候他們呢?那時候就應該把那個該死的傢伙抓起來!」

「真的!你相信我,我是記者,他們透露過,只是還沒有到時機公佈,他們已經在準備逮捕他了!」

張博士認真的表情很容易讓人相信,那個男人仔細思考了半天,然後問:「你說的……是真的?」

「是真的,法律不會放過所有做壞事的人,他會被審判的!」

男人看了張博士一會兒,然後突然笑了:「晚了,已經晚了!我要親自處決他,我的媛媛……」

「媛媛在看著你,現在這裡的小孩兒都是她的同學,她很乖的,她不會希望你傷害他們的……你在她眼裡是最高大的爸爸,你會保護她和所有人,不是嗎?」金在中深吸一口氣,開口說道。

「對,對,她很乖的……」男人重複著,他已經被帶進了自己的世界,他緩緩抬頭看窗外,仿佛女兒正站在那裡。

鄭允浩緩緩將攝像機放在了地上,男人並沒有注意到,金在中繼續說:「我給她上過課,她功課很好,她說爸爸工作很辛苦,所以她要好好學習,以後掙很多錢給爸爸買大房子住……」

男人睜大眼,終於濕了眼眶:「媛媛……我的媛媛……」

「你說的都是真的?你真的是他的老師?」男人求證一般,拿著刀向金在中靠近,刀尖朝著金在中,金在中咽了咽口水,微不可見地點點頭。

就是現在!趁男人失神的時候,鄭允浩一大步繞到男人的左側,把他的兩手一扣,逼他失力放開了刀,然後腿一個反剪將人絆跪在地上。男人驚得立刻想點燃腰間的東西,被鄭允浩手肘一壓,半邊胳膊卸了力垂在地上。

男人瞪著眼大聲叫嚷:「你們騙我,你們都跟那個人渣是一夥的!」

門口的員警撲了進來,接了鄭允浩的手迅速拆掉了他腰上捆著的炸藥。

 

整個過程發生太快,很多人都沒有反應過來那個男人已經簡簡單單被制服了,等人被押走後教室裡才爆發出一陣又一陣小孩兒的哭聲。在外面等待半天的家長湧進來,把自己的孩子抱緊懷裡安撫。金在中給身旁的小姑娘擦了眼淚,然後笑眯眯地轉身,鄭允浩正一錯不錯地盯著他。

門外的員警檢查了炸藥沒繃住罵了一聲:「艸,虛驚一場,這傢伙就拿這種小孩子玩的火炮也敢來炸學校?」

周圍的人聞言噗嗤地笑了,金在中也勾了勾嘴角,卻被鄭允浩一把扯向門外。

學姐正跑上樓,看見金在中就驚呼一聲撲上來哇哇哭了:「在中啊你沒事吧,都怪我幹嘛讓你來受罪啊你們可嚇死我了!」

金在中哭笑不得又不能推開人,學姐的眼淚鼻涕一塊兒抹在了金在中衣服上,鄭允浩臉色一暗,有些粗魯地把金在中拉了過去:「抱歉學姐,我知道你很激動,不過你還是去安慰一下裡面的女同學吧,在中跟我還有事!」

金在中小幅地掙脫了一下,斥責道:「鄭允浩,你怎麼這麼沒禮……貌……」被鄭允浩一瞪,金在中也自覺閉嘴了。

學姐一下子反應過來鄭允浩是誰,有些呆呆地止住了哭:「呃……呃,沒、沒關係,你們走吧……」然後在兩人走遠的身後沒忍住叫了一句:「在中你家小攻好霸氣啊!」

  

張博士在跟派來的小隊隊長說著什麼,估計是調查校長的事,那個男人那麼肯定,事情肯定還有隱情,小姑娘不會只是失足落水死亡的。

金在中是很想關注一下後續,但鄭允浩顯然沒有那個閒心,從在電子螢幕上看見新聞起,他的心跳就一直沒停過,他不敢設想如果他沒有來,卻聽說金在中從世界上消失了……那樣他一定會瘋掉的!

學校旁就有好幾個賣小吃的胡同,因為剛才的事攤主早就被疏散了,空蕩蕩的一條條巷子一個人也沒有,鄭允浩一直沒給金在中說話的機會,直接把人拉進了一條小巷底部才停下。

金在中氣喘吁吁地甩開鄭允浩的手,揉揉自己的手腕:「你怎麼了,捏得我骨頭都快碎了!」

鄭允浩死死盯著他,灼熱的視線逼得金在中吞了吞口水。

他說:「我真恨不得把骨頭給你捏碎了,你這傢伙,為什麼這麼會讓人擔心?!你知不知道,他拿刀指著你的時候,我心臟都快停了!你居然主動去吸引他注意力跟他說話!有談判專家在你逞什麼能?!」

金在中愣住了,覺察到自己說了什麼,鄭允浩一時間也微微愣神。沉默了一下,兩人幾乎同時開口。

「你怎麼會過來?」

「我本來和蔣珊珊在吃飯……」

金在中低低笑了一聲,然後看著鄭允浩的雙眼,問道:「……為什麼要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丟下女朋友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來?」

這並不是一個困難的問題,鄭允浩沒有空餘的腦容量去思考怎樣的回答最妥帖,他已經說出了心裡話:「……我怕,如果你出事我一輩子都不會好過。」

「我們非親非故的,我出不出事跟你有什麼關係?」金在中從來都不知道,面對一個人的好意,自己也會有咄咄逼人的一刻。

鄭允浩沉默,金在中上前湊近他:「你別騙人了,你明明喜歡我,為什麼不承認?」

鄭允浩注視著眼圈泛紅的金在中,兩人對視了一小會兒。在這期間,金在中想了很多很多,在希望跟絕望裡來回了無數次,他知道還差一點,鄭允浩就會心甘情願聽自己心裡的聲音了。

然而過了漫長的幾分鐘,他終於還是低下了頭,就在他失望地想轉身時,鄭允浩把他拉到身上狠狠親吻上去。

金在中瞪大眼,有些難以置信。

……這是回應嗎?是他想要的答案嗎?

無論結果是什麼,這一刻的親密金在中都等待了太長時間,他閉著眼迎合鄭允浩,鄭允浩嘴唇裡乾淨的氣息完完全全包圍了他。

從上一個假期他第一次見到鄭允浩起,得到這個人的願望就從未減輕過,他一直沒有懷疑過自己有多喜歡鄭允浩,即使一次次被忽視,一次次被拒絕,他也沒有斷過念頭,可就在他終於死心的時候,鄭允浩又再一次闖了進來……

這是真的,還是夢呢?

  

鄭允浩能夠清楚地感覺到,金在中哭了,他鹹澀的眼淚順著臉頰流到彼此膠著的唇瓣中,他輕舔著鄭允浩的嘴唇,像在感知,更像在乞求。

不知過了多久,唇分的時候兩個人的呼吸都有些緊,鄭允浩把金在中的手緊緊攥在手心,喘著粗氣說:「你在日誌裡寫一年之內一定要追到我,現在還沒有到一年,你就想輕易放棄了嗎?」

「我……」金在中呆愣著不知道怎麼回答,鄭允浩笑了,把他按在自己懷裡:「你贏了,我喜歡上你了,一點敷衍也沒有,我心甘情願的。」

金在中仍是迷迷糊糊的模樣,所希望的這一切發生得實在太突然了,他實在沒有那麼快接受:「可是……」

「可是什麼?」鄭允浩問。

「……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嗎?」

鄭允浩低低笑了,溫熱的氣息噴在金在中耳側,讓他一下子紅到了耳根:「大家都說我是食草男,為什麼就你不相信?」

「這種事我怎麼知道……也許只是因為以前的那些女孩兒不夠漂亮你才……」

「沒有,」鄭允浩回答:「我沒有女朋友,」他輕輕摩挲著金在中的脖子:「我沒答應她,今天也只是陪她去買禮物想要跟她說清楚的……我談過兩次戀愛,後來發現那樣的感覺並不是我想要的,你知道的不是嗎,你知道我很固執,如果不是我真心喜歡的人,我不會再有嘗試的欲望……」

鄭允浩盯著金在中的雙眼:「我跟你說試一試,其實那時候我已經知道,我對你動心了,不,不是動心,我真的已經非常喜歡你了。」

這下話裡沒有任何一個動人的詞語,金在中甚至不知道,這能不能算是情話,可他還是幸福得眼淚都浸滿了眼眶,什麼也看不清了。

他知道,他可以相信鄭允浩,他說的,都是真的。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