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十 章

要怎麼感動他呢?

在中心很軟,應該很好感動的,但是,如果那個人是我,還會不會管用呢?明天就會見面,到底要怎樣呢?

我想啊想,想啊想,一直想到晚上睡覺。

最終決定上網去去問問吧。

那麼多群,全部發了一個問題。

【如何才能讓喜歡的人感動呢?】

回答的人還真是不少。

「呦!鄭允浩也會問這樣的問題啊。」是啊是啊,沒想到我鄭允浩也會有這麼一天。

「這麼簡單還要問啊。」簡單?我怎麼不覺得。

「送花啊,女孩子最喜歡花了。」可是在中是男孩子。

「深情告白啊。」已經告白了啊,沒用,而且,會有反作用。

「英雄救美,必殺技。」可是‥‥

哦?對呀,就英雄救美好了。呵呵。

「喂?大頭啊,明天下午‥‥」

 

 

第二天上午我帶著點點等在學校門口,金在中一出來,那狗屁顛屁顛地往他身上撲,又舔又蹭,在中被舔得癢了,笑著往外推點點的頭。

忘了說,這隻色狗,原來是一隻黃獒,長得跟獅子似的,見到帥男就沒命的諂媚,上次第一次見我就撲我還以為是因為我和爺爺長得像,後來發現,只要是帥哥,讓他看見,就會沒命往人家身上撲,真是什麼人養什麼狗啊,爺爺年輕時候一定是喜歡帥男,否則怎麼會把在中的爺爺搞到手。

「死狗,過來!」

「嗷~~」

點點被我揪住耳朵,拖離了在中三米開外。

我甩給色狗點點一個眼刀:警告你,最好少打我們家在中的主意,他已經是我的了。

點點抬頭掃我,眼神賊賊的,我看明白了:自己沒本事,還不許別人碰。

人家扭著屁股站到了在中身後。

呀!死狗,小心別落在我手上,要你好看。

「在中啊,走吧。」嗯,人比狗重要。

「我開車了。」

「呀,坐我的就可以了,兩人坐一輛車,既省油,又環保,為地球做貢獻,還有啊‥‥」

「走吧。」

他上我的車了。

突然發現,我們在中啊,越來越帥了。冷酷起來都這麼帥。

我一路都很緊張,第一次要演戲啊,雙手用力握著方向盤,手心直出汗。

不時的側頭看一眼在中,他好像很喜歡山上的景色,很有興致地往窗外看。那隻死狗不坐後座,非要坐在在中懷裡,還不時扔給我一個挑釁的眼神。

我忍。

 

前面轉彎處的山路上,橫著一輛越野車。把路完全擋住了。

哈哈,大頭,幹得好。我假裝生氣地下車查看。

「誰把車停在路中間啊?」

車上突然衝出幾個戴面罩的人,一下子把我按倒在地上。

其餘幾人打開車門,拉出在中,把狗關在了車裡。

一人拿著匕首指著我們。

「兩位公子,最近哥幾個手頭有點緊,想跟兩位借點錢花,留一個作人質,另一個人回去拿錢怎麼樣?」大頭,演得好像啊!

「混蛋,放了我們。」沒等我開口,在中先嚷了出來。

「喝,敢沖我嚷啊,那就你作人質好了,不過,我最近火氣挺大,正想找人發洩,嗯,新買的刑具也得找人試試。」

「喂,我當人質。」我挺身而出。「我做人質,你放了他。」

「哦?你做人質啊,那可是要受不少苦頭啊,你願意為了他,自己吃苦嗎?」哎呀大頭,你這話,真是問得關鍵,問的有水準啊。

「我願意,只要你們放了他,我沒關係。」我自己都感動啊。

「鄭允浩,他們要留的是我,你走吧。」呀,在中啊,你這麼在乎我啊,看來,你也不是很討厭我嘛。

「不行,在中,我怎麼能讓你受傷,你快走吧,回去告訴我爸爸來救我,你就不要再回來。」

「喂,小子,有人願意替你受傷,你還不快走,不過,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報警,我就殺了他。三個小時後在這裡等你,快去快回啊。」

「在中,快走吧,不要再回來。」我好偉大啊。

「鄭允浩,你等著我。你們最好不要傷害他,否則我一定要你們好看。」

「哦?是嗎?」

「啊~」我的肚子被踢了一腳。

「還敢威脅我。」

大頭,有點疼啊。

「在中啊,你快走吧,不要管我。」

「等著我。」

在中跑到車裡,掉頭開車往山下走了。

「允浩啊,別說我沒提醒你啊,如果這事讓金在中知道了,他肯定不理你了。」

「大頭,所以,你要替我保密啊,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他太不好追啊。」我保持趴在地上的姿勢,雙手拄著下巴,看著在中離去的方向。

「你這次來真的啊,認識你這麼多年,還是頭一回啊。」

「是啊,頭一回真正喜歡上一個人。」

 

剛要站起來,突然聽到前面有車的聲音,在中開車又回來了。

??這是什麼情況?在中啊,你要幹什麼?

只見他快速開過來,副駕駛的車門開著,點點匍匐在車門口,半個身體懸在副駕駛座的外面,我還沒等明白是怎麼回事,只聽在中大叫一聲:「點點,咬!」

大頭和幾個哥們都被嚇著了,直往後退,只見車越來越近,點點的大嘴就直奔我咬了下來。

「不要啊~~」

難道是在中發現了我的陰謀,要報復我啊。

咦?

點點叼住了我的衣服,隨著車的移動,我被拖出了好幾米,然後胳膊被在中抓住,一人一狗一起用力,把我拉上了車,眼看前面就要撞上大頭的車,在中突然一打方向盤,車緊貼著路邊,沖了過去。

我壓著點點在副駕駛座上,看著這完全出乎意料的情況,完全懵了。

 

 

 

 

第 二十一 章

本想英雄救美來的,結果,被美人和一條狗救了,而且救得那麼的帥,我卻那麼那麼狼狽~~~~~

金在中,為什麼自從遇見你,我的人生就變得如此不堪?

「在‥‥在中啊,你~~好帥啊。」真心話啊。

「你再不起來,點點就被你壓死了。」

「哦。」的確看點點有點兒喘不過氣的樣子。

完了,我的完美計畫,竟然就這樣被搞砸了,大頭他們指定笑的前仰後合的,我鄭允浩,生平第一次丟人丟的這麼徹底。

難道,我註定追不到你金在中嗎?

 

車已經開出了老遠,見“劫匪”沒有追上來,金在中終於減慢了車速,回頭看著我。

「剛才,謝謝你願意替我留下。」

哞?有效果了?他謝我哦‥‥吼吼吼

「呵呵,在中啊,為了你,別說是被歹徒虐待,就算是被打死,我都不會退縮。」我說的大義凜然,情深意切,眼神真摯的看著他。

可是‥‥

「那倒不必了。」

「不,那是必須的,保護愛人,是男人的責任。」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果然‥‥

「你那話什麼意思,我不是男人嘛?」車猛地停住了。

「不‥‥不是啦,我是說,為了你,我願意‥‥」

「停。鄭允浩,你要是再敢亂說話,我就把你送回去給那幫歹徒。」

「哦。」送回去也沒關係啊,又不會把我怎樣。

 

車子剛走出幾十米,前面的路又被擋住了,這次,是人牆。

幾個黑西裝黑墨鏡的壯男,擋住了去路。

如果前面那幾個是流氓,後面這幾個就是地地道道的黑社會了。人手一把黑亮亮的手槍啊。

哈哈,大頭還真是聰明啊,見我上一次失手,又來一次,這次我一定努力發揮,達到最佳效果。

「在中啊,快停車!」

「我知道。」再不停車,就撞上了。人家往那一站,根本就沒有讓開的意思。

「在中啊,在車裡等著,千萬不要下車啊,放心,有我在。」我打開車門就下車,直奔那一排的黑衣人。

「喂!搶劫的,你們可以抓我,但是一定不能碰車裡的人,知道嗎?否則要你們好看!」邊走邊說,一句話說完,已經走到人家面前。

「小子,還挺仗義啊。」一把槍抵在我的太陽穴,涼涼的,哪找的槍啊,感覺還挺真。「不過,誰都跑不了。」剛要說話,那人俯下身來,在我耳邊笑道:「你爺爺說了,他就幫你這一次,成不成,就看你自己的。」

哞?不是大頭,是我爺爺?難道‥‥

爺爺和我想的一樣啊。那好吧,我一定不辜負爺爺的苦心。

 

「喂,車裡頭那個,下來!不許耍花樣,否則我一槍斃了他!」

額頭的槍又頂了我一下。

在中下車了!他下車了,還是很捨不得我死的呀。點點跟在他身後,很是激動,難道你還想再救我一次?再救我,我就把你丟到荒山老林裡,讓你回不去你的太平洋小島。

「你們想幹什麼?」在中站在一米開外說道。

「只是想借點錢花花而已,只要你們聽話,我保證不傷害你們。」嘿,這台詞,和大頭的如出一轍啊。

「喂,你們要錢可以,先把我放了,我回去拿錢。」我努力發揮ing‥‥

「放了你?我是傻瓜啊,放了你,你還會回來嗎?」嗯,也是哦,有道理。

「那你們想怎樣?」在中看上去有些焦急,點點也不時發出低吼。

「你過來我告訴你啊。」

在中走過來了,你還真是傻啊,要是真的歹徒出現時你這麼聽他們的話,指定必死無疑了。

「還真是聽話啊。」上來兩個人,把在中架起來了。

「你們‥‥放開他!」我表現的時候到了。

「閉嘴!」我的頭被槍托打了。呀,不疼,嘻嘻。

「給家裡打個電話吧,兩位看起來都是少爺吧?家裡應該會很重視吧?快說家裡的電話號碼!」“歹徒”掏出手機準備撥號。

「你看錯了,我們都是普通學生啊,沒有錢。」在中還真是機靈,但是,跑車,名牌衣服,你以為人家歹徒是山溝溝裡跑出來的,啥都不認識啊,呵呵,還真是傻得可愛啊我們在中。

「小子,你還真逗啊,金家和鄭家都是大集團家族,你說你沒錢,誰信啊?」

「你怎麼知道我們是金家和鄭家的人?」

「那個‥‥我‥‥你不用管這個,總之,快說電話號碼,否則我打死你的同伴。」

在中啊,為了我,你會打電話吧?我的生命啊。就算你不喜歡我,至少我們是朋友來的,你會在乎我的吧?

 

可是‥‥在中盯著歹徒甲一分鐘後,竟然回頭看著我說:「鄭允浩,我不會打電話,你們,殺了他吧。」

什麼?金在中,你竟然這樣說!無視我的生命嗎?

我怒視著他,真的怒視,我生氣了,我傷心了。金在中,你怎麼可以這麼無視我。

「什‥‥什麼?」歹徒都不相信啊,你居然說得出口。

「鄭允浩,他們不殺你,我也會殺了你。」

在中掙脫鉗制著他的人,走到我面前。

周圍的人都愣住了,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鄭允浩,」在中奪過拉著我的人手中的槍「用假槍,能打死人嗎?」

「假‥‥假槍,開什麼玩笑,這可是真的!」

「不用再裝了,我知道你們是誰。」金在中走到歹徒面前,摘掉那人的墨鏡,「你是我爺爺的司機,我見過你。」

啥米?金爺爺啊,你怎麼可以這麼馬虎,你也太小看你孫子的智商了吧?

「你‥‥你怎麼知道?我們沒有正面接觸過啊?」歹徒甲一臉的不相信,得了吧,我現在是看出來了,您那臉上那麼大一顆黑痣,見過一面都不會忘,還用正面接觸嗎?

在中還真是聰明啊。

 

「鄭允浩,你竟然這麼卑鄙啊,用這種手段想得到我?」

我完了,這回,真的完了。

「剛才那一幫歹徒也是你安排的咯?」在中的眼神好可怕啊~~~要是現在地面能裂開一個縫就好了,我一定鑽進去。

「在‥‥在中啊,你聽我說啊‥‥」聽我說,我還能說出什麼,爺爺和孫子聯手設計欺騙人家,還有什麼話說,我都覺得自己很卑鄙。但是,我鄭允浩,是為了誰才會這樣啊~~

「鄭允浩,別再讓我看到你,再看到你,我一定宰了你!」

轉身上車走了。

在中啊,我們每天都要見面,難道你每天都要宰我嗎?

我真的惹到你了,我的麻煩大了。

 

 

 

 

第 二十二 章

「喂,大叔,我希望您能把您那顆痣去掉。」一顆痣,毀了我的一生。

「哦,是嗎,以前沒覺得有什麼不好,現在,是要考慮去掉了。」

「嗯,錢的話,可以問我爺爺要,要的越多越好。」

爺爺,您幫了個很大很大的倒忙。破您點兒財,便宜你了,我真想‥‥讓在中的爺爺還不理你。

 

車開走了,人家各回各家,我一個人,在空無一人的山路上,冷清的站著。我的手機放在車上,這裡下山太遠,上山去爺爺那裡,也不近啊,而且是一路上坡,沒有兩個小時,我是走不到。才知道什麼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啊。

怎麼辦啊,已經中午了,太陽老高的在天上看我笑話,柏油馬路吸熱的功效原來如此的好,腳底下像是要被烤熟了。在中啊,我錯了,你快回來吧,如果我被曬死在這半山腰,你下半輩子,就要打光棍了啊。

好渴啊,頭暈暈的,還是上山去找爺爺吧。

我開始往山上走,原來走路也是一件很受苦的事情啊。

走了大概一個小時了吧,怎麼好像飄起來了一樣,暈暈的,前面的樹為什麼在晃?咦?天黑了?

於是,我就這樣華麗麗地暈倒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半山腰公路上。

 

 

濃重的奇怪的味道把我刺激醒了,睜開眼,漆黑一片,黑天了?眼睛有些痛,想抬手揉揉,突然發現,我的手被綁在身後!

什麼?眼睛也被蒙上了?腳呢?馬上動一動,也被綁著,好像是,我被綁在一把椅子上了。

被綁成這樣,一定是~~~綁架!

我的第一意識是求救,然後張嘴開始喊:「勿勿瓦」(救命啊)。我的嘴也被封上了。

難道這次是真的?我還處在口乾舌燥中暑狀態,會不會是夢?

咬舌頭,痛啊,是真的呀,真的被綁架了。

突然想起一句話,虎落平陽被犬欺啊。想我堂堂鄭允浩,也會有這麼一天啊。

 

「瞎嗚嗚什麼,臭小子,最好老實點。」

一個很粗的聲音。綁匪。

我在大腦中搜索所有我知道的綁架案之類的電視電影情節,想像著他接下來會做什麼。

肯定是要劫財,要讓我打電話回家,那麼,給他點錢,然後再收拾他,就憑我鄭家的實力,一個小小的劫匪,還算不了什麼。

「嗚嗚嗚~」(放開我)

「想說話啊,好啊,說吧,再不說就沒機會了。」

哇~~一下子撕掉了貼在嘴上的膠條,疼啊,好不容易長出來的一點能夠展現我Man的小鬍渣,就這麼被生生扯掉了。

「呀,你不能慢點嗎!」能說話也是一種幸福。

「可以啊,要不要再來一次?」

「不要。」變態。「你想要錢嗎?簡單,拿手機來吧,我給家裡打電話要錢。」

「呦,家裡很有錢啊,可是,那樣是不是太麻煩了?」說話陰陽怪氣的,年齡都分不出來。

「那‥‥那你想怎樣?」不劫財,難道劫色?我鄭允浩雖然天生麗質,一表人才,但是‥‥再怎麼說,我也是男的吧,難道‥‥他是變態狂?不要鄙視我,我對在中,那絕不是變態想法,我可是真的喜歡我們在中的哦。

 

「那個‥‥大叔啊‥‥」

「我沒那麼老。」

「哦,呐,大哥啊,雖然我是長的很帥很萬人迷,但是,畢竟,我是男的嘛,哈哈,你也是男的啊。」

「小子,你以為我是要幹什麼啊?」感覺他的臉離我不到一公分,我能感覺到他的鼻息噴在我的臉上

「你‥‥要幹什麼?」。要‥‥要幹什麼‥‥不要啊,我‥‥我只給我們家在中,我絕對會為了在中‥‥守身如玉的。

「你知道我是幹什麼的嗎?」

「你是幹什麼的?」身上有血腥味,你是劫匪啊,難道還是殺人滅口型的?

「外科醫生。」

「醫‥‥醫生?」醫生會把我綁起來嗎?我又不是精神病人。

「不過‥‥我的副業是‥‥賣人體器官!」

 

Bang!

感覺大腦中有個地方爆炸了。

賣人體器官?賣我的器官?突然想起剛才好像他說過:「再不說就沒有機會了‥‥」

不是啊,我,我難道遭報應了?對在中的強暴和欺騙震怒了上帝,他派個人來讓我死的很慘?

「那個‥‥大哥啊,你要是要錢,我直接讓家裡人給你送來就是了,這樣你就不用費力拿我的器官,我也不用‥‥死,兩全其美啊‥‥」

「這種事,最好不要第三者出現,否則,事情會很麻煩的。」我聽到他在笑,然後我感覺他在剪我的上衣。

「身材不錯,又年輕,內臟應該會不錯。」我聽到他很輕鬆的自言自語。我感覺我的汗毛都立起來了。

「不~不是啊,我有心臟病,胃炎,腎結石,肺結核,肝硬化‥‥」

「得了吧小子,我可是一名很優秀的醫生呢。」眼睛上的東西被摘掉了,我用力眨了眨眼,才開始適應周圍的光線。

 

.一間很大的舊倉庫,充滿著那種醫院裡的奇怪味道,周圍都是用玻璃瓶裝著的‥‥人體器官,被一種液體泡著,原來,那種奇怪的味道‥‥是福馬林吧?

「讓你最後看一眼這個世界,不過放心,我會給你打麻藥,一點都不會痛。」

我上身赤裸,看到了這個變態醫生的真正面目,大約三十幾歲,戴個眼鏡,長的一副小白臉樣,就這樣站在大街上,有誰會相信他是這麼地變態。

他手裡拿個注射器,向我走了過來。

「你‥‥你不要亂來啊,否則‥‥我家可是很有實力的,找到你,易如反掌。」

「呵呵,是嗎,但是,如果你沒辦法說話,還會有人知道我嗎?」

「啊‥‥」我努力躲避,他還是把注射器紮到了我的胳膊裡。

「誰讓你倒楣暈倒在我路過的路上。」

一把手術刀,就這麼從他身後抽了出來,刀光映著燈光,晃到了我的眼睛。

「喂,你敢動我,我保證你不會有好結果。」

「是嗎?不止你一個人這樣說過了。」

「你‥‥」我真的‥‥要死了嗎?

「喂,小子,低頭。」他拿著刀沖我笑。

我突然覺得他的笑容是這麼的毛骨悚然。

低頭就低頭,誰怕誰。

「哇‥‥」

我親眼看著他的刀就這麼差插進了我的肚子,血滲了出來。但是卻不痛。這種詭異的感覺讓我幾乎暈厥,我聞到了死亡的味道,眼前浮現了在中的笑容,怒容,一切都似乎近在眼前,然後一點一點遠去‥‥

 

 

 

 

 

第 二十三 章

失去意識之前,我好像看到一頭獅子向我撲了過來‥‥

我好像是在做夢,夢中有在中一身白衣站在我面前,沖我微笑,然後伸出手說,允浩啊,我們戀愛吧。我會很愛你。我激動地撲上去,一把抱上在中的小蠻腰,轉了好幾圈才放下他,他高興地捂著嘴巴笑個不停,我拉下他的手很鄭重的對他說,金在中,你願不願意嫁給鄭允浩,無論生老病死,健康還是疾病,貧窮還是富有,一生一世,永不分離?

我緊張的看著他,等他的回答,可是,他就只是看著我笑,不說話。在中啊,說你願意啊,快回答我啊,我用額頭抵著他的額頭,低聲催出他說話,可是‥‥

在中的臉色突然變成很生氣很生氣的樣子,一把推開我說,誰要嫁給你,你連內臟都沒有,我怎麼嫁給你!?

哞?我沒有內臟?我低一頭,才發現胸膛打開,還在滔滔流血。

 

呼~~~

我猛地張開了眼。

第一反應就是抬手摸我的胸膛。還好,沒有破。可是,再往下,小腹上纏著一圈繃帶,按下去‥‥

「嗷~」好痛啊。之前的一切像電影重播一樣在腦中展現,對啊,獅子嘛,一定是被爺爺救了的。可是肚子上的傷‥‥是不是,身體裡有什麼已經被挖了?

「不要亂動!」

額?這聲音‥‥在中!

我這才注意到,原來我是躺在山上的別墅裡,房間裡點著燈,外面很黑,在中坐在我床邊的椅子上,怒氣衝衝的看著我。忽然又想起剛剛的夢,要是真的就好了。

「在中啊,」我強掙扎著想坐起來,卻被他制止了。

「不想死就別動,」他伸出手臂把我擋了回去,「要不是爺爺說你死了,我才不會來。」

「額?」我死了?

「你爺爺打電話說你遇到變態殺人狂,把你內臟挖了,你死翹翹了。我只不過是想來看看你的死狀。」

哪有這樣的爺爺,咒自己的孫子死得這麼慘。可是,要不是這樣說,金在中他現在會在這裡看著我嗎?不過‥‥

「切,金在中,你那紅紅的眼圈,明明就是哭過嘛,幹嘛還裝作無所謂的樣子。」呵呵,為了我而哭了,就承認好了,幹嘛還掖著藏著的。

「那是‥‥那是眼睛進沙子揉的。誰會為你這種人傷心落淚啊。」

「你啊。」

嘻嘻,刀子嘴豆腐心的傢伙。

 

「鄭允浩,你不要亂說話,」他掃了我的腹部一眼,然後很奇怪的笑了,「你知不知道,你的肚子裡少了一樣東西?」

「啊?」我就說,那個變態狂,一定是取走了我身上什麼東西。怎麼突然感覺身體輕了呢?「什‥‥什麼?」

我要淡定,既然現在沒什麼感覺,說不定是什麼不重要的‥‥可是‥‥身體裡哪有不重要的東西啊,既然長在身體裡,那就一定非常重要啊。嗚嗚‥‥

「是‥‥腎啊,你的腎都沒有了!」

腎!腎沒有了!

「真的?」我不信,要是兩個腎真的都沒了,那人還能活嗎?

「不信啊,去上個廁所啊。」在中坐到沙發裡,很有興趣似的看著我,「不過,要是你現在上廁所的話,保證馬上死掉。」

我的腎,沒有了腎,那‥‥

我望向金在中,他故意把臉別開不看我。

在中啊,沒有了腎,我們以後要怎麼‥‥我就不能‥‥

在中啊,你難道不傷心嗎‥‥

我要怎麼做人啊‥‥

還真應了在中夢裡的話,沒有內臟,怎麼和我結婚,是啊,沒有腎,怎麼結婚?

眼前一黑,我又暈倒了。這回,是傷心過度加驚嚇過度。還有,絕望。得不到金在中的徹底的絕望。

 

 

再醒來,已經亮天了。金在中窩在沙發裡睡得很熟的樣子,我仰面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我鄭允浩的一生,就被那個變態醫生給毀了,爺爺啊,點點啊,你們,為什麼不早一點來救我呢,還有那個變態醫生,為什麼偏偏要挖我的腎呢?為什麼非要挖兩個呢?

就這樣想了好久,我決定‥‥

「在中啊,醒醒。」腹部因大聲說話傳來陣陣的痛。「啊~~~」

「怎麼了?」在中蹭地站了起來,望向我,見我沒事,又慌張地坐了回去。

明明就是在緊張給我啊,金在中Si。

「我‥‥我想了很久了,如果‥‥我是說,我已經沒有資格愛你了,我沒辦法給你完整的幸福(我們當然知道允浩西指的是什麼),所以,我決定放棄你,你還是‥‥去追求亞美吧,他真的很喜歡你吧,你們‥‥在一起吧。我會祝福你們的。」

我發誓我說的是真心話,而且這句話中的每一個字,都讓我心痛。可是,現實是殘酷的,我不能給他幸福,就要讓他自己去尋找幸福,不能束縛他。我鄭允浩,是堂堂男子漢啊。

「嗯?」在中顯然還沒有反應過來啊,很驚訝的走到床邊,低頭看著一臉大義凜然,又悲痛欲絕的我,我保證我沒有裝出那樣的表情,是發自內心的。

「我是說,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可是,我不能再喜歡你了,我沒有資格了,我會在旁邊看著你幸福生活,我就會很幸福,看著你微笑,我就知足了。」我乾脆閉上眼睛不看他,越看越捨不得啊,在中,在中啊‥‥

「你覺得如果愛一個人,會在乎他少了什麼嗎?」他低下頭面對我的臉,我能感覺到他離我很近,可是,我還是沒有睜開眼睛。

是啊,他說過我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愛情,爺爺也說過我不懂愛情,可是,愛情,不就是喜歡一個人,就要和他在一起,讓他一直在身邊,眼睛裡只有自己,每天粘在一起嗎?我保證我是愛在中的,因為只要一天看不到他,我就會覺得做什麼都會很無聊,只想看到他,和他呆在一起,幹什麼都行。

聽到他的腳步漸遠,我問他:「在中,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

他站在了門口,沒有回答,也沒有回頭。

「你心裡的愛情,是什麼樣子的?」

「沒有樣子。」說完推門出去了。

「沒有樣子的愛情,那是什麼樣子?」

 

想著想著,突然很想上廁所,上廁所?那就是說‥‥我的腎還在啊?金在中,你騙我啊‥‥

我費了很大力,終於成功上了廁所,在洗手間,我扯開了肚子上的紗布,露出了傷口,一個幾釐米長的小口子,有點深,但是連縫都沒用,就那麼簡單處理就好了。

金在中,你是故意的吧?打擊我的熱情,讓我自動放棄你?

還是,我需要讓你休息一下,就像剛才我說的,既然不能給你幸福,至少不要束縛你啊。

那麼,好吧,金在中,我給你時間,希望‥‥你能真正想一想,我的心意。

還有就是你那沒有樣子的愛情,到底是什麼意思,我需要搞清楚。

我重新把紗布裹回肚子上,對著鏡子中那個臉色有些發白的自己說:「鄭允浩,無論如何,今生今世,非金在中不愛,非金在中不娶,最壞的打算,非金在中‥‥不嫁!」

 

 

 

 

 

第 二十四 章

「允浩啊,還疼嗎?」

爺爺和在中爺爺來慰問我了,兩個人那麼親密地坐著,看著好不順眼啊,心裡不舒服,孫子正在為了追求愛情而苦撐著,爺爺卻故意在我面前甜言蜜語,形影不離。什麼世道啊。

「哦,不疼了。可是,爺爺啊,你和在中說,我死了嗎?」

「呀,別提了,我們在中,見你一動不動地躺在那,真的以為你死了,哭的好可憐,我當爺爺的看不下去了,才告訴他是嚇昏迷的,哎,這孩子,就是心太軟了。」

「額?在中‥‥為我哭得很可憐?」心花怒放中‥‥

「嗯,不過那是因為他把你丟在路上的,他內疚罷了,你可不要多想啊。」

我和你孫子在一起,對你有什麼不利嗎?幹嗎要這樣說,對了‥‥

「金爺爺‥‥幹嘛派您的司機當劫匪,被在中看出破綻,才會丟下我離開的,所以我現在這樣都是因為‥‥」

「怎麼可以這樣和金爺爺說話,是我出的主意,我們不就是要幫你啊,只能怪現在身邊沒有太多人手,要是回到島上,隨手一招,就又一大幫了。」爺爺啊爺爺,重色輕孫啊。

「爺爺,在中呢?」

「外面啊,幹嘛?他好像很生氣,不想見你吧?」金爺爺又在護著孫子了,爺爺,都是爺爺,差距怎麼那麼大?

「哦,我想讓他載我回家。」我才不要再在這裡呆下去,當電燈泡。

「也好,回家有媽媽照顧會好一點,那現在就走吧,路上一定要小心啊,小心傷口。」

「嗯,知道。」

 

結果我被兩位爺爺左右夾著,大狗身後跟著,上了一臉不痛快的金在中的車,實際上是我的車。

「在中啊,小心開車啊,注意允浩的傷口。」

「哦」。

在中開得很慢很慢,而且我注意到他很注意我的表情,每當有一些顛簸,我的腹部就會傳來刺痛,表情當然是痛苦,在中就會稍加注意,然後繼續觀察著我。

呵呵,被金在中關心的感覺,不是一般的好。

「呀~~~」好大一下的顛簸啊,疼死掉了。

「沒事吧?」車子靠邊停了下來,開了半天了,還在山路上。

「好像裂開了。」掀開襯衣,果然,紗布上殷出了紅紅的血,突然想起上次在宿舍,因為偷腥導致胳膊傷口裂開,不禁抬起胳膊看了一下幾乎不明顯的傷疤,一抬頭,在中的眼睛和我看著同一處呢,他臉上有些尷尬,收回了眼神。

呀,好尷尬啊。

「沒關係的,回家處理一下就好了。」我努力表現的很鎮定,上次被砍縫了幾針都沒事,這個,應該不算什麼。

「還是消毒,重新包紮吧,醫藥箱,我帶上了。」他從駕駛座右側掏出了醫藥箱,打開拿出了消毒用具和紗布。

「把衣服撩起來。」他解開安全帶,又解開我的,俯身過來。

「那個‥‥不用了,我自己來吧。」

「囉嗦。」

 

我撩起了襯衣,感覺他輕輕的用棉簽在傷口周圍旋轉著,有些癢癢的。

我努力放鬆,輕輕呼吸,他黑黑的頭髮順順的貼扶著,他認真的樣子很溫柔,他的鼻子挺挺的‥‥金在中,為什麼會喜歡上你呢?

消毒之後,他拿過一卷紗布,開始給我包紮,一圈又一圈,他的雙臂環過我的腰,我愣愣地看著他的動作,直到他說:「好了。」

他抬手幫我繫上安全帶,又繫上他的,然後看了我一眼,我看到他的鼻尖滲著點點汗珠。

「在中啊,昨天的事‥‥」

「算了,你已經得到懲罰了不是嘛,只是我希望,你能讓我安靜些。」

「對不起。」我向他道歉了,不光是因為昨天,還因為這些天來我對他所作的一切。

也許是因為他的溫柔影響了我,總覺得,一直以來,我都是那麼小人,為了得到他而害得他不得安寧,我也許,錯了。就像爺爺說的,我不懂得愛。「還有就是‥‥那次你喝了酒在我家,我們‥‥並沒有發生什麼‥‥所以‥‥說我們交往吧那些話,就忘了吧。」

「哼‥‥早就知道,我不會那麼做,現在反而輕鬆了。」

車子繼續在山路上慢慢行駛著,我看著窗外翠綠的山巒,想著他的話,什麼叫現在反而輕鬆了,難道我鄭允浩,是那麼大的負擔嗎?讓他安靜些,他的意思是,不要介入他的生活,不要打擾他嗎?那,我懂了。

 

不出所料的,老媽哭哭啼啼的抱著我珍惜了一番,老爸也信誓旦旦一定要把那個變態醫生千刀萬剮,我在整天的大補湯和昂貴的補品中,度過了一個星期。在中沒有來看過我,也沒有電話、短信。

他來了我反而會驚訝呢。

只是我也沒有找他,沒有煩他,他會不會驚訝呢?好像以前從來沒有過一個星期不聯繫他的呢,他到底有沒有在這一個星期的某一個時間裡想起過我呢?

所以我決定,回學校去住。

 

宿舍很乾淨,一塵不染的,連我的房間也是,看來我不在的一周他是住在宿舍的,而且,幫我打掃了。嗯,細心的在中啊。

他不在,去上課了吧?

在浴室洗澡的時候,聽到門開的聲音。

我沒有說話。

「喂,鄭允浩,怎麼又穿著鞋進來?」他在外面大聲抱怨著。

「哦,下次會注意的。」

「脫下來的髒衣服放到你自己的房間,不要丟在客廳。」

「我會注意的。」

「每次都這麼說‥‥」

我聽到他在外面一邊嘀咕著,一邊在收拾,每次都是這樣,是啊,每次都是這樣‥‥

以後不會了,沒有下次了。

金在中,我不會再成為你的負擔,我會讓你的生活,很安靜,就像你說的那樣。

因為我真的,很喜歡你。

 

出來的時候,在中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他看了一眼我的肚子。

「已經好了嗎?」

「嗯,好了。」

「切,自作孽。」眼睛沒有離開電視,卻不忘諷刺我。

是啊,自作孽不可活,我鄭允浩,就是典型事例。

「那個‥‥我搬回來住了。」我假裝隨意坐在離他最遠的沙發裡,「所以如果你覺得我煩到了你,可以告訴我,我會注意的。」

「啊?」他轉頭看我,帶著疑惑的眼神,「啥?」

「我是說,我不會再打擾你的生活。」

他看了看我們的距離,又看著我,然後起身回房間了,到門口的時候,我聽到他說:「被變態醫生嚇傻了吧?」

金在中,我是因為喜歡你,變傻的。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