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3. 到最後,你總會明白,誰是虛心假意,誰是真心實意,誰為了你不顧一切。

 

金在中一大早起來了,以至於鄭允浩醒來旁邊是空空的,可能是走了,這倒沒什麼,畢竟是一夜情而已,鄭允浩抓抓亂糟糟的頭髮咂咂嘴,想想昨天的滋味還不錯,升起了個能不能找金在中當個長期床伴什麼的念頭,不過既然知道他手機號碼也好聯繫,也不用擔心找不著人。

那小子皮膚真滑溜,鄭允浩又咂咂嘴,比他以往勾搭的都要好。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金在中會知道他的名字。

鄭允浩想了會,聽到外面有關門的聲響,穿起拖鞋就往外面衝,可能金在中是剛走也不一定。等鄭允浩出了臥室,金在中已經是走了的,鄭允浩四下望了望,看到餐桌上擺了熱騰騰的粥還有包子之類的,皮蛋瘦肉粥淡淡的香味飄過來,讓勤奮“工作”了一夜的鄭允浩肚子立馬咕咕叫起來。

金在中昨天被折騰了一晚,居然還有力氣做早餐。

 

鄭允浩邊琢磨著這小夥子體力不錯啊,邊坐到餐桌邊端起粥喝了一口,暖暖地滑進胃裡去,鄭允浩才想起自己沒有刷牙洗臉,囧了囧打算先去洗漱了再說,就聽到有人敲門,開門一看,金在中就站在外面,黑襯衫白皮膚,鎖骨那裡還有昨天晚上留下的曖昧痕跡,眉眼彎彎地沖鄭允浩在笑。

鄭允浩瞬間有種想把人抱過來狠狠再啃一遍的衝動,但是金在中掉轉頭回來可沒那個想法,只是探了半個身子進去,把剛剛不小心落在鞋櫃上的紅圍巾拿過來,「差點又要忘記了。」他把紅圍巾拿在手裡並沒有圍,畢竟穿襯衫圍圍巾挺奇怪的,「桌上有早餐,我早上起來餓了到廚房看有食材就做了,也順便留了份給你,不介意我用你的廚房吧?」在中笑笑。

「呃,不介意啊。」鄭允浩勉強才把目光從他鎖骨那處曖昧痕跡那移開,看向金在中那雙又黑又亮的眼睛的時候說話居然有點結巴。「你‥‥你會做飯啊,真賢慧。」

金在中笑意更深了些,「那我先走了,你吃吧。」

鄭允浩也不知道自己是抽哪門子瘋,伸手就把金在中手腕給抓住了,喂喂,鄭允浩唾棄自己,這是鬧哪樣啊,戀戀不捨嘛這是,抓住了金在中的手腕,他回過頭,鄭允浩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尷尬地笑著放開了,「你自己能走吧?」

靠,這是什麼話,鄭允浩覺得自己像個傻B。

金在中撲哧就笑了,捶了捶自己的腰,「雖然腰有點酸但是還好。」除去後面那個不能言喻的痛之外,其他的金在中倒是覺得還能撐得住,最後看了鄭允浩一眼,說:「我走了啊。」

鄭允浩等金在中走進電梯以後才關的門,金在中按下到1樓的鍵,微涼的手指在柔軟的紅色圍巾上磨蹭了幾下,用食指彎起來抵住眉間,突然暗暗地嘆了一口氣。

 

 

 

鄭允浩最近又勾搭了一個姑娘,這小姑娘和以往認識的不一樣,長得十分漂亮不說,性格上鄭允浩也是非常喜歡,因為鄭允浩覺得她很單純,小姑娘叫尹秀研,還是個高中生,只有18歲,老是大叔大叔地叫比她大8歲的鄭允浩,鄭允浩倒也不生氣,只覺得年輕的女孩子就是可愛。

尹秀研算是鄭允浩交往的最好應付的女孩子了,她不會纏著要LV包包名牌首飾,也不會非高級料理不吃,她也不穿高跟鞋,穿著T恤和帆布鞋紮著馬尾,乾乾淨淨的樣子讓鄭允浩和她站在一起都感覺自己回到了學生時期,所以,雖然他們倆不是床伴也並非情侶關係,鄭允浩還是常常約她出來。

這算是追求嗎?鄭允浩摸摸鼻子想,不過也好,他很久沒有試過這麼用心追求一個人的感覺了,所以鄭允浩覺得自己還是喜歡女人比較多一點的,男人的話,頂多也只是偶爾玩玩罷了,像這樣天真可愛的女孩子才對口味嘛,前一陣子怎麼會覺得金在中那樣古怪的男人很吸引人呢,雖然漂亮,但是很無厘頭還是個不相容TOP,雖然共度一夜的感覺非常不錯,但是看樣子也是個夜生活混亂的人,怎麼想怎麼不對胃口,鄭允浩想,肯定是自己發神經。

鄭允浩這麼想著,卻壓根沒覺得其實自己也是那樣的人。

 

週末下午空閒,想著高中生也該放假有時間出來的,想約秀研出來喝個下午茶什麼的,鄭允浩美滋滋地想,要是還能一起去看個電影,然後趁機牽牽小手,應該是很有樂趣的一件事情。這麼想著便給她去了個電話,得知學校在補課沒有時間,不過小姑娘答應說一起吃個晚餐,鄭允浩好歹是平息了心裡的怨氣,開始琢磨去哪家餐廳比較好。

鄭允浩是難得有這樣的耐性的,老老實實等到放學的點,開著他悶騷的黑色寶馬就去了。

車停在校門不遠的地方等,來來往往的高中生打量車的目光倒是讓鄭允浩的虛榮心狠狠滿足了一把,看到穿著校服紮著清爽馬尾從學校出來的尹秀研,鄭允浩打開了車窗就沖她揮手。「秀研啊~!」

小姑娘甩著馬尾小跑步過來,坐進副駕駛沖鄭允浩橫眉瞪眼,「大叔,你瞎喊什麼啊,別人會誤會的。」

鄭允浩摸了摸她的腦袋,被不滿地拍了下來,只好嘿嘿笑了。「別人誤會什麼啊。」

「誤會我是被包養了還是什麼的。」尹秀研說著就皺皺眉頭,很苦惱的樣子,「大叔開寶馬在校門口那麼張揚的等我,萬一被我們班的同學看到了,不知道會怎麼說我 呢,唉‥‥你是不知道我們班那些女生扭曲事實傳播緋聞的能力有多強大啊‥‥‥八成不出半天,我們學校掃廁所的大媽都該知道了‥‥」

鄭允浩覺得她念念叨叨的樣子也可愛的緊,企圖伸手再摸摸她腦袋的時候被再度拍了下來,他也不介意,只是好心情地笑,「我們去市中心那家西餐廳吃飯吧。」

尹秀研把圓圓的眼睛瞪大了,「大叔,你等等。」鄭允浩不解地看她的時候她就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別了吧,聽說那裡很貴,雖然很好吃但是東西少的可憐,根本吃不飽的‥‥」她歪著腦袋想想,接著說:「我知道有一家麵館特別好吃,料很足也不貴,大叔這麼奢侈的人肯定很少吃這麼平凡的東西,偶爾吃吃吧,不會後悔的。」

就是這麼單純可愛的性格才討人喜歡啊,鄭允浩依了她,反正在哪裡吃也無所謂,他也不挑剔,只要能保持好心情約個會就好了。

 

麵館不大,裝修倒是很溫馨,鄭允浩推門進去,尹秀研就自發自動地找了個座位坐下,看樣子是常客,剛想開口讓老闆點餐的時候就愣住了,接著笑了笑,「是老闆的弟弟啊,又來幫他姐姐看店了。」

鄭允浩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也愣住了。

他居然看到金在中。

金在中走過來幫他們點餐的時候尹秀研就用胳膊肘捅了鄭允浩一下,一副小女生花癡的模樣,小聲說:「他長得很好看是不是。」小女生就是這樣,看到自己覺得美好的事物,就迫切想要和別人分享然後得到肯定。

鄭允浩不高興了,把尹秀研的腦袋扭回來。「看哪呢,你帥氣的大叔在這裡好不好。」

金在中走過來的時候就聽到這一句了,他也不用多猜就知道這兩人肯定有曖昧,那邊女生還在不滿地嚷嚷大叔自戀什麼的,在中的表情也不變,彎起眉眼些微笑意,「吃什麼麵?還是排骨麵?」接著側過臉掃了鄭允浩一眼,那神情好像從來沒見過鄭允浩似的,「於是,兩份,怎麼樣?」

尹秀研笑咪咪的,「你記得我喜歡什麼麵啊,真細心,就兩份吧。」說著就跟鄭允浩推薦,「雖然這裡其他麵也好好吃,但是排骨麵味道最好,我每次來都點。」

鄭允浩眼睛卻是盯著金在中的,被他那一副我不認識你的表情給弄生氣了,好歹有過一腿,像普通朋友打個招呼怎麼了,看金在中點點頭就要走,鄭允浩也不知道打哪來的火氣就把金在中給叫住了。「你等等。」

金在中側轉半個身子,挑眉疑惑。「嗯?」

鄭允浩沉默了半響,憋不出一個字也不知道挑什麼毛病來找茬,有點惱羞成怒了,「我不愛吃排骨,排骨有什麼好吃的,又不是狗,啃來啃去,排骨那麼難吃!肉又不多,吃什麼排骨啊,我不吃!給我換。」

「那就牛肉麵吧,放心,我們的料絕對很足的。」金在中用那種看無理取鬧的孩子的眼神盯著鄭允浩,有點點鬱悶的樣子,「你覺得呢。」

鄭允浩實在無話可說了,就沒好氣地嗯了一聲。

旁邊的尹秀研也有一點點鬱悶的樣子,她可是一直以來對排骨麵情有獨鍾,鄭允浩悶聲喝了一杯涼白開看向她的時候,那表情,怎麼說呢,就好像蠟筆小新裡的妮妮看溫柔的媽媽被小新惹得炸毛很不可置信,就差沒來上一句大叔以前不是這樣的了。鄭允浩發覺自己失態了,連忙和她溫言軟語了幾句,企圖挽救一下自己塑造完美的溫柔多情的大叔形象。

 

麵端上來,金在中說了句慢用就坐回櫃檯那裡了,麵館生意倒是不錯,他坐不了多久就要去幫別人點餐,一直來來去去的,鄭允浩在吃麵和調戲妹子的空檔裡還是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幾乎沒心思嚐麵的味道是不是像尹秀研說的那麼讚。不過金在中倒是挺好看的,他這麼覺得。

顛覆之前吸菸頹廢男和酒吧花心男的印象,金在中今天穿的有那麼一點點搞笑,寬鬆的居家衛衣,圍著似乎是店服的粉紅色圍裙,舉手投足居然顯得有點點賢慧的味道,鄭允浩不知不覺眼珠子就跟著他轉來轉去的,尹秀研拿筷子在他眼前揮了揮,轉頭看看,以為他在看隔壁桌那個美女。

「大叔,你很三心二意。」小姑娘也不高興了。

 

跟尹秀研吃了飯,也看了個電影,又送她回了家,鄭允浩原本計畫好的要偷襲個香吻被尹秀研嬌羞地推開了,鄭允浩也不勉強,無奈地開車回家,想著來日方長倒也心情不壞,晚上的麵他沒吃多少,也沒嚐出什麼滋味來,摸摸肚子有點餓,鄭允浩想著要不要吃點夜宵什麼的,開車開到一半的時候,也不知道怎麼了,方向盤一轉, 又驅車往那個麵館去了。

到了那麵館,招牌的彩燈已經熄滅了,店裡也關了燈,很明顯是關門了,鄭允浩從車上下來還是往那裡去了,懷著一點點僥倖或者別的什麼,站在門外面探頭探腦,結果真的讓他撞到出來拿著垃圾袋要丟的金在中,金在中開門的時候鄭允浩還始料不及,嚇了一大跳,說話的語氣自然也不會好到哪裡去,「靠!金在中!你出來的時候都不出聲的啊,嚇死我了!」說著還拍胸口,一副驚嚇過度的樣子。

金在中拿著黑色的垃圾袋丟到垃圾桶,拍拍手。「我丟個垃圾我還要向全世界宣佈嗎,倒是你‥‥」他疑惑地看著莫名其妙出現在這裡的男人。「你鬼鬼祟祟的站在這裡幹嘛,麵館已經關門了,你要是想吃,明兒請早。」說著就要繞開鄭允浩進去。

鄭允浩想發火的,肚子又餓,突然沒脾氣了,拽住金在中衛衣的帽子,一副無賴的樣子。「金在中,你別這麼狠心吧,我餓。」

金在中被人扯住了帽子,那感覺不會好到哪裡去,可是回頭看到那男人像餓肚子的大型犬一樣嗷嗷待哺的樣子又覺得好笑,把帽子從鄭允浩手裡扯回來,自顧自要往店裡走,嘴上卻說著:「我也還沒吃,店裡沒什麼材料了,只能做雞蛋青菜麵了,沒有肉可不好吃。」

鄭允浩就跟著屁顛屁顛進去蹭飯了,還跟他的行為不搭調的很不情願地說:「我就勉強吃吃吧,我這個人不挑。」

「那今天是誰挑排骨的刺的?」金在中瞥他一眼,自己往廚房去了,想想今天鄭允浩說排骨是狗啃的之後那小姑娘臉都黑了的樣子,金在中拿出雞蛋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笑了。

鄭允浩想說那還不是你裝一副不認識我的樣子,可是琢磨著這話裡的意思似乎有點兒不對勁,可是他也說不上哪裡不對勁,於是乾脆不說,咬著筷子等熱騰騰的麵上來。

雞蛋青菜麵的味道很淡,感覺鹽放的不多,可是清清淡淡的還怪好吃的,鄭允浩呼嚕呼嚕就大半碗吃下去了,今天的牛肉麵鄭允浩沒記住味道,也無從比較哪個更好,但是金在中做的這碗麵他還是很滿意的,咬著荷包蛋咬字不清地就開始誇讚了,「看不出來你廚藝不錯啊。」

金在中心想你看不出的地方還多著呢,嚼著麵條沒說話。

 

就這麼沉默了一陣,金在中開口問了句:「今天那個,是女朋友?」

「唔?」鄭允浩抬眼看了看他,咽下嘴裡的麵條,「也不算是,我在追她呢。」然後翹著半邊嘴角邪氣地一笑,「嘿你吃醋啊?」

金在中徹底無視他最後一句,只是問,「看上去年紀很小,沒想到你好這口?」

有些細節本來也沒必要跟外人說明的,何況其實鄭允浩跟金在中並不算得上熟,但是鄭允浩想了想還是說了,「我覺得她很單純,怎麼說呢‥‥別的女人是看到那些漂亮的珠寶首飾尖叫,她是看著個毛絨大熊都能尖叫說好可愛的女生,我覺得,她跟別的女人不一樣。」

「單純?」金在中聽他說完,手指在桌上劃了一圈,有點漫不經心,「單純分兩種,一種是真的單純,另一種,是故意裝得很單純來博取別人的喜愛。」

鄭允浩有點不解,「為什麼這麼說。」他感覺自己像在哪裡聽過這段話可是想不起來了,於是嬉皮笑臉地沖著金在中咧嘴笑,「你該不會真的吃醋了吧。」

金在中還是徹底無視了他最後一句,還是有點漫不經心,「因為別人曾經這麼說過我。」

哦?鄭允浩來了興趣,「那你是哪一種?」

手指在桌面上劃了一圈又一圈,柔軟的髮絲低垂顯得溫柔,鄭允浩只能看到他的漂亮側臉,金在中也不看他,只是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嘴角有淡淡笑意。「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鄭允浩繼續笑。

金在中轉過臉來,「你猜我猜你猜不猜。」

鄭允浩第一次覺得“你猜”從別人嘴裡說出來真是有夠討厭的。

 

 

 

 

 

Part4. 明明很愛你 明明想靠近,但是你的身邊有人捧花總是擁擠。

 

鄭允浩和尹秀研好好處了一陣子,鄭允浩也沒強逼著說要她答應做他女朋友,處在曖昧期反而也別有一番滋味,鄭允浩這人一喜歡別人就捨得花錢給買東西,尹秀研自然是不肯接的,但是鄭允浩眼一瞪發脾氣了,說不收禮物就是不給他面子,尹秀研就無奈地笑著給接下了。

鄭允浩想,尹秀研應該是屬於金在中說的第一種單純的人吧。

這些日子鄭允浩覺得自己有點魔障了,老是不自覺就想到金在中說過的話,還有那一側臉的溫柔模樣,他從來是對美人沒有抵抗力的,但是現在有了尹秀研這個想要追求的物件,再想別人實在有點說不過去,所以他就儘量不讓自己想,不讓自己好奇金在中身上是不是有什麼故事。

 

那天,鄭允浩是突然到尹秀研學校想去給她一個驚喜的,剛出差回來風塵僕僕地去了,結果卻看到尹秀研和一個高高帥帥的男生走在一起,全然是鄭允浩沒有見過的笑容,挽著男生的手親密地依偎著從學校出來,坐上了男生的機車的時候男生還轉過身來在她嘴角留下一個甜蜜的親吻,鄭允浩坐在他悶騷的黑色寶馬車裡面,遠遠地看著,狠狠地捶了一下方向盤,卻把自己的手給捶痛了,嗷地叫了一聲差點沒氣死。

他看到尹秀研手腕上還掛著之前她怎麼也不肯收的鄭允浩要送她的LV精緻的小包,披散著一頭長卷髮,和他之前所認知的清純形象完全不同。

鄭允浩算是知道了,這世界上有的女人,能讓男人心甘情願老老實實地把她想要的東西送到她手上去,聰明而且有心機。

不知道是氣自己要追的女人跟別人跑了,還是要慶幸自己沒有被這樣的女人繼續騙下去,鄭允浩看著那輛載著尹秀研的機車開走了,摸出手機按了按,從通訊錄裡找出金在中的號碼撥了出去。響了很多聲之後金在中沒有接,鄭允浩就接著打,他有點強迫症,特別是在煩躁的時候,明明知道電話打不通他還是會一個個接著打,曾經就有一次朴有天沉浸在溫柔鄉沒接他電話,第二天爬起來發現有100多個未接來電。

鄭允浩覺得要是金在中不接的話他也要打一百多個電話過去。

 

在打到20多個的時候金在中接了,鄭允浩打電話純粹是為了發洩,還沒反應過來也就沒有說話,就聽到金在中的聲音有點悶的傳過來,「你是想要把我電話打爆嗎?」

「金在中,我發現你未卜先知。」鄭允浩在揪著車裡面的掛飾,那是之前尹秀研掛在那的小兔子,他更煩了,就乾脆把它扯下來打開車窗丟出去了。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下,金在中揣摩著鄭允浩的心思,突然明白了,「你失戀了啊?」

「還沒戀呢,失屁失。」鄭允浩只覺得自己倒楣。

金在中也不說話,耐心等著他繼續說下去,本來以為鄭允浩有滿腔的怨言,等了一會兒,鄭允浩卻說:「金在中,我餓,我想跟你見面,你給我做飯吧。」

鄭允浩覺得自己又不是女人,被騙了還嘮嘮叨叨的抱怨實在不像話,倒是肚子餓了,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這麼說了出來,想著金在中也不會拒絕他,就發動車子準備離開這學校,以後也不再來找尹秀研了,但是金在中卻說:「敢情你當我是知心姐姐了?還是說想找個替補什麼的。」

這話說得有點酸,鄭允浩嘿嘿笑了,「我哪敢啊,我就是想見你。」肉麻的話鄭允浩從來是說了不覺得牙疼的,只要能討人喜歡他不介意多說。

「鄭允浩。」金在中一板一眼地喊了他的名字,「其實我不想這麼說,但是我覺得還是說清楚了比較好,我並不想和你有太親近的關係,畢竟,一夜情的物件我從來不想糾纏太多。」

「金在中你怎麼知道我名字的。」鄭允浩問。

那邊只是淡淡地回答,「你猜。」

“你猜”這兩個字完全把鄭允浩惹毛了,結果就乾脆地把手機也扔了出去,砸在地上響了好大一聲,鄭允浩覺得,自己雖然算不上失戀,但是被人騙的感覺絕對不會好到哪裡去,他希望有個人能好歹安慰一下他受傷的心靈來著,可是金在中丫挺的說的話就像他對他死皮賴臉糾纏一樣,這算個什麼事啊,鄭允浩是越想越來火,咬牙想 在車窗上砸一拳,想想車挺貴的砸壞了不太好。

後來想手機也是剛換了沒多久的就被他那麼給丟了,深呼吸了無數次,打開車門又給灰溜溜地撿了回來,手機品質還不錯,電池給摔出來了裝上還能用,鄭允浩開了機又給關機了,看著手機暗下去的螢幕覺得有點難過。

俗話說,人倒楣了喝口涼水都塞牙,鄭允浩算是應了這句話了。

 

心情不好去找狐朋狗友們喝酒,喝了個醉,隨便摟了個美女回去,打開門進去抱著美女就往臥室去,褲子脫到一半,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鄭允浩醉得厲害,不想搭理,可是那人卻不肯甘休,一直喊他還扯了他的衣領,鄭允浩迷迷瞪瞪地直起身看,只看清有兩個人影,便朝著一個人影撲了過去,他以為還在酒吧,噴著一口酒氣就說:「來,給爺香一個。」

然後臉上就被狠狠地甩了一個巴掌。

那巴掌用了十成的力氣,鄭允浩一下就被打醒了,這會兒算是清醒了看,就看了老管家一臉擔憂的站在鄭老爺子旁邊,鄭老爺子臉都是鐵青的,再看看自己扯著的哪裡是美女的手啊,分明是鄭老爺子的手,難怪摸著那麼糙呢,鄭允浩意識到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趕緊鬆了手要裝出一副老實樣來,但是胃裡實在翻騰得難受,哇地一聲就給吐了。

晚上吃的那些東西全部都吐到鄭老爺子的身上了,紅紅綠綠的一片,管家忙不迭地用手帕擦,鄭老爺子一揮手阻止了他,只是拄著拐杖瞪著眼睛看鄭允浩。

鄭允浩捂著難受的胃想,這下真的完了。

那美女見這場面不對勁,趕緊收拾了自己的東西悄悄出去了,鄭老爺子這才狠狠砸了一下拐杖,聲音都氣得顫了,「你真是越大越不像話!」

 

鄭老爺子本來是關心鄭允浩,打電話給他,鄭允浩沒接,鄭老爺子也有點強迫症,要不說鄭允浩那脾氣怎麼來的呢,於是就一個個電話打過去,心裡擔心就往鄭允浩住的地方去了,那小子脾氣倔,好好的家不住,自己搬出去,好在還知道給留把鑰匙,鄭老爺子就開門直接進去了,哪知道鄭允浩不在家,鄭老爺子就坐在沙發上等。

等了好一會兒,鄭老爺子也乏了,剛想回去,就看到鄭允浩抱著個女人就進來了,看也沒看沙發上坐著的鄭老爺子一眼就直接奔到臥室裡去了,怎麼能不氣呢。

再後來鄭允浩就住院了,原因是喝酒喝得傷了胃,鄭老爺子把他送去了醫院就不再來看他了,只告訴他沒收了他的公寓鑰匙凍結他的卡,說是再也不管他的事了。

鄭允浩喝著朴有天送來的雞湯就鬱悶了,那公寓是他買的,憑啥鄭老爺子沒收他鑰匙,還有就是凍結了他的卡又怎麼樣,現在他也不靠家裡養活,三口兩口就把雞湯喝光,鄭允浩惆悵了,「我爸也就是氣一時半會兒,你看吧,不久又得來找我了,其實我爸最愛我了。」

朴有天把保溫盅蓋好,拍拍屁股要走人,「知道你們父子情深,可就苦了我咯,還要照顧你。」他有點怨念了,「媽的,搞得我好像你媳婦似的。」

想著可能過幾天出院了還得賴到朴有天家裡住,鄭允浩也不嘻嘻哈哈地開玩笑了,免得惹毛了朴大爺沒人可以投靠,笑咪咪地目送朴有天出去了。

 

朴有天拎著保溫盅晃蕩,走在走廊裡迎面過來一個穿白大褂的醫生,朴有天的眼睛是能發現美男的雷達,刷刷刷地就掃過去了,瞧著怎麼那大眼睛白皮膚有點眼熟, 那美男醫生意識到朴有天那直勾勾的目光了,黑白分明的眼睛抬起來掃了他一眼,然後又垂了下去,那睫毛撲閃的朴有天心癢癢的,覺得特別的眼熟。

等美男醫生跟他擦肩而過了,朴有天拍拍腦門這才想起來,那不是之前鄭允浩勾搭的那個美男嘛,還為了他踩了他一腳來著。

第二天朴有天又給鄭允浩送飯,就跟他說了金在中的事,摸著下巴色迷迷的說:「那小子居然是個醫生,太夠味了,你都沒看他穿白大褂的樣子,那叫一個好看。」前面就說了,朴有天是個純正的GAY,他對美男的欣賞,就如同直男對美女的渴望一樣。

鄭允浩喝著湯差點沒給嗆死,「你說他是醫生?」

「怎麼了,你歧視醫生啊?」朴有天說。

那倒沒有,不過鄭允浩被朴有天那麼一說,很想能見到金在中一面,之前金在中說的那些話鄭允浩其實並沒有放在心上,他本來就一沒皮沒臉的人,被稍微打擊一下就見不了人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鄭允浩也摸著下巴色咪咪了,想像了一下那身材那樣貌,金在中穿白大褂應該比每天來幫他看病的那個禿頭醫生帥一千倍吧。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