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新文呢~~是前不久才完結的,算是很新的文,季優亞的文這是我第二次放她的文了,優亞的筆觸是我這近期很喜歡的作者之一,寫的文都很合我的口味,高潮迭起的內容很能抓住讀者的心。

今天開始要轉的文是她目前所有文裡最符合“高潮迭起”這成語意境的文了,為什麼文名叫《反轉劇》,看到最後你才會真切體會這文還真尼瑪的反轉,而且這文是我看豆花文那麼久以來,第一次被金在中傷透了心,曾經有一度不想再看文了,可是這文一開始就追了,沒看到最後實在心有不甘,再加上這文肉多味美(喂!),所以還是懷著一個忐忑的心繼續看下去。還好優亞沒有讓我們失望,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結局。

先說說故事大網--

鄭允浩是個男女通吃多金的公子哥兒,床伴一個接著一個換,這位沒節操先生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認識了神秘男金在中,神秘的金在中每每出現在他面前時都是不一樣的面貌,漸漸地鄭允浩的整個身心都為金在中淪陷了。從來沒什麼耐心的他,卻被金在中吃的死死的,跟金在中相處的愈久,愈是不可抑制的愛他。然而當神秘的面紗一層一層揭開時,這份愛不禁讓鄭允浩懷疑是否真的存在過,他為此痛不欲生,同時也讓金在中深陷痛苦的泥淖‥‥

金在中~你究竟有沒有愛過我?

鄭允浩~原來我是這麼地愛你!

================================================

 

Part1. 你的眼睛,你的嘴唇,你的睫毛,你的鼻尖,你的手指,沒有什麼是我覺得不好看的。

 

鄭允浩覺得金在中那小伙,長得的確比一般人要好看那麼一點點。

同時,可能也比一般人要特別那麼一點點。

這事得從那天在KTV見到他說起了。

 

話說那天鄭允浩又和那群狐朋狗友一起吃飯,吃完飯又去KTV唱歌拼酒,夜生活過得多姿多彩的,他酒量號稱是千杯不醉,大家都鬧騰著要來灌他,鄭允浩倒也來者不拒,咕咚咕咚喝了多少他也不記得了,說是千杯不醉那是不可能的,他只覺得喝到最後腦子暈暈乎乎的,懷裡摟著的那個小美女的臉都成了兩,朴有天那廝嚎歌的 聲音又大,吵得他腦袋轟隆隆響。

最後鄭允浩實在是坐不住了,推了門出去,想去洗手間洗把臉清醒清醒,回來繼續。

從洗手間出來,抹了一把濕淋淋的臉,就看到一個人倚在不遠處走廊的牆上吸菸,倒也沒有穿的多勾人,就是白羽絨服,圍著個紅得鮮豔的圍巾,襯得皮膚白皙透著點粉,從鄭允浩這個角度看過去,他側臉漂亮得真想讓人一口咂上去。

鄭允浩搖搖晃晃地走過去了,站到金在中面前的時候發現他比這小子高了小半個頭,近距離看他的臉也找不出任何瑕疵,鄭允浩想,八成他是醉的厲害了,怎麼會覺得這男人漂亮成這樣,這麼想著居然真的把手伸出去,在金在中臉上輕輕點了一下。「你叫什麼名字啊?」

金在中略抬著眉眼看鄭允浩,「金在中。」他回答,鄭允浩的手指觸在他微涼的臉上帶來一點溫熱的感覺,他的睫毛輕輕顫了一下,手指間的菸還在燃燒,煙霧繚繞。

金在中。

鄭允浩把這個名字在心裡默念了一遍,名字對於一夜情的床伴來說根本不重要,不過這倒是他搭訕的一個方式而已。

鄭允浩心裡一琢磨,八成有戲,瞬間把剛剛在包廂裡摟著的小美女忘光光了,只是心想今天晚上的床伴就是他了,手便移到金在中腰間,帶著點曖昧意味地輕輕掐了一下,「跟我走吧。」鄭允浩笑得小白牙都露出來閃閃的。

 

說實話,鄭允浩不是什麼正人君子,用朴有天的話來說簡直就是禽獸,他是屬於男女通吃的那種,床伴無數完全沒節操,但是長得人模人樣又多金,倒是有很多人巴不得湊上來勾搭他,鄭允浩也樂於接受別人的勾搭,更多的時候他也樂於去勾搭別人,就像現在這樣。

他也不管這裡是不是他常去的那家GAY吧,也不怕被別人當成個變態,要是真的把面前這個人惹得炸毛了,興許鄭允浩還覺得不失為一種樂趣。

他就是個這麼隨便的人,朴有天稱之為,人渣。

 

「去哪?」不過金在中倒是一點詫異的表情都沒有,只是把菸在旁邊的垃圾桶上摁滅。

這不是廢話嗎,鄭允浩腹誹,還是笑嘻嘻的,「你猜?」

金在中瞟他一眼,一言不發地要走人。

鄭允浩忙不迭地抓住了他的手腕,「哎哎哎,別走啊。」說著湊近一點,說話間都帶著酒氣,「去我家喝一杯嘛。」言語裡的意思是不言而喻了。

面前的漂亮男人似乎眼神裡帶了點惱怒的顏色,鄭允浩以為會被罵一頓然後拒絕,但是金在中卻說:「好啊。」

鄭允浩拽著金在中的手腕的手立馬不規矩地搭上了他瘦削的肩上,就說有戲嘛,鄭允浩笑得有點得瑟,這圈子的人,基本上一看就知道。

 

路過包廂的時候,朴有天正好拉開門露出一個腦袋找鄭允浩,怎麼去個廁所就不回來了?眼尖地看到了那傢伙摟著個漂亮男人就過來了,呸,果然是人渣,上個廁所還能勾搭,朴有天心裡暗罵,但還是笑嘻嘻的,「喲,捨得回來了?」

鄭允浩徑直路過他,「我要走了,你們繼續嗨吧。」

「他媽真是禽獸,你剛勾搭的那個姑娘不要了啊。」朴有天瞪他,但是鄭允浩已經走過去了,完全無視他的瞪視。

「不要了不要了,給你吧。」鄭允浩擺擺手,走路也是一副痞子樣,不一會兒就走遠了。

誰會要別人丟下不要的東西阿,朴有天最後在心裡呸了一聲,只覺得那個漂亮男人看起來有點眼熟,只是一眼沒看清,就沒放在心上,砰地一聲把包廂的門給關上了。

 

走到外面,鄭允浩掏出車鑰匙,一直沉默不語的金在中開口了,「我想走走。」

走走?鄭允浩多少有點不樂意了,飽暖思淫欲,既然勾搭上了就應該直奔主題,還走走?培養情趣嗎,鄭允浩覺得沒那個必要,「不是去我家嗎?」鄭允浩把車門給打開了,拉著金在中就要塞進去,他有點醉,拽人的時候也不知輕重。

金在中眉頭皺了一下。

鄭允浩最看不了美人皺眉毛,尤其是金在中這樣漂亮的。也不知道是頭腦發熱還是怎麼了,把車門一關,「好,就陪你走走吧。」

 

其實已經是大半夜了,街上沒什麼人,又是冬天,溫度很低,鄭允浩一向是要風度不要溫度的人,冷風一吹就忍不住想發抖,他穿著薄薄的藍格子襯衫,開了三顆紐扣,冷風就從外面灌進去,凍得他汗毛都要豎起來,「他媽的,冷死了。」他說著就連連打了幾個噴嚏,狼狽地吸了吸鼻子。

卻還是要裝帥,手插在兜裡努力克制自己不要發抖。

金在中在他旁邊慢慢走著,他穿得多倒也不覺得多冷,半個臉埋在紅色圍巾裡,露出水光瀲灩的大大的眼睛,呼吸出來的白色霧氣看起來極其溫柔,鄭允浩側著臉看他,他卻恍然不知一樣,不知道在想什麼,慢慢邁著步子。

然後金在中手機響了起來,他接起來說了幾句,好像是同他一起的朋友問他去哪裡了,他只是說不回去了,簡單交代了幾句就把電話給掛了。

鄭允浩看他掛了電話還有要沿著街走下去的意思,就生氣了。「喂!」他停了下來,站在原地沖著那個還繼續往前走的漂亮男人吼了一句,「你走夠了沒。」

金在中轉過了身,臉埋在紅色圍巾裡只能看見那雙漂亮眼睛,手在羽絨服口袋裡掏了掏,居然掏出兩張電影票來,他問:「你想不想看電影?」

其實鄭允浩心裡十二萬分地想說,看屁個電影。

這大半夜的,冷的要死,就應該抱著個美人在暖和的床單裡,神經病才會跑去看什麼電影,可是他卻神奇地沒有發火,電影院就在附近,他和金在中走了過去,金在中去買爆米花之前還好心地問他要不要。

「不要!」鄭允浩沒有一點紳士風度地讓金在中一個人去買爆米花,自己站在原地跺著腳試圖暖和點,他大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不就是個長得比較漂亮的男人而已,他居然生出一點不捨得來,真的跟個神經病一樣答應了陪他大半夜看電影,懊惱地想著,只想這麼走了算了。

可是他剛邁出一小步,金在中就抱著爆米花回來了,還算有點良心塞給他一杯熱咖啡,什麼都沒說就走進電影院了,鄭允浩惱怒地盯著那穿著白色羽絨服的背影看,終於還是跟了上去。

 

電影是《死神來了》,血腥的場面令人作嘔,鄭允浩雖然自認膽子不小,但是對於鬼片恐怖片之類的電影他確是不敢看的,他側著臉看旁邊的金在中,金在中居然一點都沒有在怕,眼睛倒映著電影投射的明明滅滅的光,好像看得很專注,捧在手裡的爆米花都沒吃。

鄭允浩看了一會兒,金在中也不看他,覺得徒勞,生氣又不想發火,只好把手伸過去抓爆米花吃,眼睛卻不敢看螢幕,那些血腥的場面他實在見不得,鄭允浩伸手抓了一把又一把的爆米花,最後乾脆地把整個拿了過來。

金在中只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又專注在電影上了。

鄭允浩那瞬間真覺得自己是個神經病。

 

看完了電影,好吧,鄭允浩想,這下總該跟他回去了吧,看樣子金在中好像心情好一點兒了,出來的時候還很善良地把圍巾給了冷的要命的鄭允浩,所以能看見他微微翹起來的一點點嘴角,似乎是帶著笑意。

鄭允浩神經病地覺得自己好像也不是那麼生氣了,想著快要到手的肥肉今天晚上就任他品嘗了,他就興奮,圍巾上帶著金在中身上一點點檸檬味的清香,似乎是沐浴液的味道,不知道金在中牛奶一樣白的皮膚嘗起來是不是也是這樣檸檬的清香。

鄭允浩白白興奮了半天,剛要開口讓金在中跟他回去的時候卻出了岔子。

一輛沒人的計程車來得正是時候,金在中招手攔下了它,鄭允浩還沒反應過來這是怎麼了,金在中打開車門之前說了句:「我要回去了。」

鄭允浩急了,抓住了金在中肩膀就吼,「你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金在中眨了一下眼睛,眼眸烏黑。

「你不是要去我家過夜的嗎?裝什麼裝。」鄭允浩氣的恨不能把人扛起來就走,以往他勾搭的床伴都沒有這個樣子的,這算怎麼回事啊,大半夜的陪他凍了半天散步還莫名其妙去看了個電影,這傢伙說走就要走了,也太不是意思了吧。

金在中眉頭又皺了一下,力氣卻是很大,把鄭允浩的手一下子就從肩上撥開了,坐到計程車上關了門說了個地址,這才探出頭來說了一串數字,「記好了,下次吧。」說完彎了彎眼睛,好像是在笑,鄭允浩沒有看清楚計程車就一溜煙地開走了。

鄭允浩覺得自己是被人給耍了,一腳踢在路邊的樹上,樹晃了晃只是掉了幾片樹葉,鄭允浩卻感覺自己的腳趾都要踹掉了,疼的他只想嗷嗷叫,可是卻不能丟人,忍了半天咬咬牙,罵了一句髒話,看著計程車消失的那條街道吐了口口水,簡直倒楣透了。

但是沒有辦法,只能自認倒楣地轉身走人。

 

 

 

 

 

Part2.我也喜歡,曾經喜歡你的我。

 

雖然鄭允浩不是什麼正經人,可好歹做的是正當行業,白天上班的時候穿西裝打領帶還是很 標緻的一個奮發向上的好青年,他自己的公司不大,主要是做廣告這方面的,雖然說不想靠自己老爺子的關係,但是不得不承認老爺子明裡暗裡還是幫了他很多忙, 他的公司還算辦得下去也不算太慘。

鄭允浩本質裡就是一反叛青年,這可能跟母親死得早有關,他有個雙胞胎哥哥,哥哥倒是很懂事的,早早就幫著老爺子管理國外的家族產業了,也結婚了,生了個可愛的男娃讓老爺子簡直開心的不得了,鄭允俊常年在國外不常回來,一回來就要幫鄭老爺子教訓鄭允浩,其實鄭允浩知道他早晚還是要接手老爺子那邊的一半公司的,但是趁著老爺子還健健康康的,他就是想自己闖一闖,好歹證明自己還不是個只靠老爸的富二代窩囊廢,為此鄭允俊老是罵他不孝順。

鄭允浩每次都笑得賊兮兮,照樣在外面逍遙自在。

 

下班後,鄭允浩又耐不住要去找點樂子了,正巧朴有天也打他電話讓他去Black,Black就是他常去的那家Gay吧的名字,朴有天不像鄭允浩是男女通吃型,他是個純 正的Gay,老是在Black混的,鄭允浩沒事也跟著去,偶爾也能碰到一個兩個漂亮的男人挺對鄭允浩胃口的。

比如說今天。

 

吧台那邊坐著一個男人,穿黑色襯衫,只能看見背面,但是脖頸處那塊露出來的皮膚,在黑色襯衫映襯下白皙的不像話,他端著高腳杯的樣子也很勾人,酒隨著他的晃動而折射碎光,鄭允浩覺得他的手指也漂亮的很,瞬間就產生了想看他正面的欲望。

鄭允浩用手臂捅了捅旁邊摟著一個可愛男生親嘴的朴有天,「喂,你覺得那個如何。」

朴有天忙著用嘴餵小男生吃葡萄,才懶得理鄭允浩,只是眼角瞟了一下,「很好啊很好啊。」漫不經心的算是回答了。

鄭允浩真想啐他一口,見色忘友,卻忘了自己也是見色來著。

倒不用他走過去一睹芳容了,因為有一個男生已經走過去了,兩個人聊了幾句,小男生就往那人的腿上坐了,鄭允浩正巧能看見那男人的側臉,心裡一驚,首先驚的是這漂亮男人居然是TOP,再然後驚的是這男人他居然認識。

可不就是前幾天那個圍紅圍巾的漂亮男人金在中嗎,他那條圍巾還在鄭允浩家裡放著呢。

 

鄭允浩翻出手機按了按,翻出了一個號碼,那個號碼正是那天金在中走的時候留下的,鄭允浩就把它存在手機裡了,也不知道出於什麼動機要存下,明明那天被氣得七竅生煙了,都怪自己記性太好,鄭允浩是這麼認為的,他還想說下次見到那男人非得用那條紅圍巾勒死他不可,這下可好,不用他找,這男人自己出現在他面前了。

鄭允浩按了撥號鍵。

然後他就看到金在中鬆了摟著小男生的一隻手,從口袋裡摸出一支黑色的滑蓋手機來,似乎是疑惑陌生來電是誰,頓了一下才接。

「金在中。」鄭允浩說。

「誰?」

鄭允浩聽到他困惑的聲音,又看著他還摟著小男生捨不得放的另外一隻手,覺得不耐煩起來,「我在你背後。」這話說得陰測測的,要是大晚上走夜路接到這電話的人八成會以為鄭允浩是個討債的怨鬼。

金在中轉了過來,鄭允浩這才看到他的臉,和上次看到的他好像又有那麼一點不一樣,金在中瞇著眼,笑了,似乎是認出了鄭允浩來,他摟著的小男生親昵地貼著他的臉頰,金在中側著臉吻了他一下才讓他從腿上下來,這才站起來。

雖然有點生氣,但是鄭允浩不得不承認金在中真是個尤物,他很瘦,敞開的襯衫露出他的鎖骨來,腿也特別長,如果勾在腰上的話真會讓人噴鼻血,身材好,長得還尤其漂亮,眼睛又大又黑,走過來的時候一直盯著鄭允浩,鄭允浩差點魂都要被吸走。

這樣的人怎麼能當TOP呢,不被壓也太可惜了,或許他可上可下,鄭允浩這麼想,覺得自己有點色咪咪的,不過他得承認,他是外貌協會的,越漂亮的他就越喜歡,即使是看上去有點危險感。

 

「你也在這裡啊。」金在中在鄭允浩面前站定了,笑意更深。

鄭允浩翻了翻白眼,「你這不是廢話嗎。」他看到那個小男生也跟了過來,乖巧地站在金在中旁邊靠著,鄭允浩又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朴有天這時候也停下了和勾搭對象的打情罵俏,桃花眼看到金在中就發光了,「嘿。美人你好啊,一起坐下來喝杯酒吧。」

鄭允浩在桌子底下踩了朴有天一腳,警告地瞪了一眼。

朴有天被踩的冤枉,扁了扁嘴繼續調戲他的姘頭去了。

 

最後是金在中坐在鄭允浩旁邊喝了不少酒,那個跟著金在中的小男生被鄭允浩逼人的目光給嚇得找個機會悄悄走了,金在中也不攔,小男生走的時候多少覺得委屈,心想是不是這兩人本來就一腿,因為吵架了所以他成炮灰了。

金在中看起來很不能喝的小樣,其實特別能喝,鄭允浩喝得都有點醉了,他還拿著酒杯一口一口喝得愜意,鄭允浩覺得差不多了,就問:「你的圍巾還在我家呢,現在去拿吧?」話語的挑逗是毫無掩飾的,雖然這只是個藉口。

金在中晃著高腳杯,喝下最後一口酒,斜著眼睛看他,眼角眉梢帶著隱隱的風情,「好啊。」他回答。

鄭允浩走的時候連告別都懶得跟朴有天說,好不容易到手的獵物,就應該趕快帶回家好好品嘗才對,走到空曠無人的地下停車場的時候鄭允浩就忍不住了,很突然地就把金在中壓在了寶貝愛車上,惡狠狠地親了上去,嘴唇相觸,金在中似乎是被鄭允浩嘴唇的炙熱燙的輕輕顫抖了一下,微微睜大了眼睛。

鄭允浩簡直愛死了他這種無辜的表情,順勢把舌尖滑進了對方口腔裡細細舔食,嘗到了他剛剛喝過的伏加特的味道,有點辣,可是很帶勁。

金在中愣住了,微張著嘴任鄭允浩索取,鄭允浩沒得到熱情的回應感到非常不滿,在他唇上狠狠咬了一下,疼得金在中又是一顫,倒像是純情的從沒接過吻的小女生那樣無措,鄭允浩挨著他的嘴唇悶悶的笑了。「你是初吻嗎?怎麼傻了。」

金在中卻笑了,鄭允浩也沒有阻攔他的意思,只是微微使勁,他就翻身壓在了鄭允浩上面,給了鄭允浩一個火圌辣辣的法式熱吻,他的接吻技術確實是好,鄭允浩感覺自己立馬就硬了,恨不能就在這把他給上了,急吼吼地去拉他的皮帶,另一隻手企圖從後面伸進他的褲子裡去掐他的屁圌股。

「別‥‥」金在中微微喘著氣,反手把鄭允浩企圖作怪的手從後面抽圌出來,又很有情色意味地抓住了鄭允浩已經硬的不像話的性器,眼神有點妖孽,「我們回去再‥‥」

鄭允浩被他的突然襲擊弄得狠狠地倒吸了一口氣,抓住他塞進了車裡,然後坐進駕駛座開車。

 

車速很快,夜風從車窗冰涼的吹進來,鄭允浩還是覺得悶熱難耐,簡直快爆炸了,他想把這個人壓倒侵犯,尤其是金在中的皮膚摸起來的感覺就像絲綢一樣滑,幾乎不可抑制地讓鄭允浩下腹湧起一陣陣熱流。

可是金在中一路沉默著,也沒再做出什麼曖昧的舉動,他側著臉看車窗外面迷蒙的夜色和一閃而過的萬家燈火,在若有所思著什麼。

在紅燈等待的時候,鄭允浩不樂意了,掐著金在中的下巴強硬地扭過來,在他眼睛上親了一下,感覺到他睫毛的顫抖,「寶貝兒,你真好看。」鄭允浩這句說的可是掏心窩子的話,漂亮的人見過不少,可是像金在中這樣的不知道怎麼的他覺得特別對胃口。

綠燈亮了,在中只是笑笑,說:「開車吧。」

鄭允浩不知道為什麼覺得那個笑容有點蒼白無力。

 

 

好不容易折騰到了家,鄭允浩關了門就把金在中壓在了門板上,不知饜足的吻在脖頸流連,最後乾脆一把扯開礙事的襯衫,咬住了胸前的紅點,金在中疼得悶悶地哼了一聲,抱住鄭允浩的腦袋用力把他抬了起來,鄭允浩眼睛都急紅了,一把就要把金在中扛起來丟進臥室床裡任他予取予求。

可是金在中避開他,不讓他扛,「我是TOP。」金在中表情嚴肅著這麼說。

鄭允浩顯得十分不耐煩,「今天我TOP,你在下面。」在這方面他不能將就,他從來就是在上面的人,總不可能讓金在中這麼個瘦弱的小雞崽兒給壓了吧。

可是金在中說:「我從來都是TOP,你也是TOP,很明顯,我們不相容。」

鄭允浩乾脆撲上去把他給強硬地扛了起來,「去你媽的,我管你是不是TOP,老子今天晚上就是要上你。」也不管金在中掙札,到了臥室就把人給摔在床上狠狠壓了上去,近乎啃噬一樣的在他身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痕跡。

金在中使了點勁就翻了過去,開始扒鄭允浩的外套,壓住他不讓他動。

鄭允浩當然不肯,又重新壓了回去。

 

這麼來來回回的倒像是打架一樣,鄭允浩卻興致不減反而更加興奮了,幾個來回氣喘吁吁地又把金在中壓在了身下,在打鬥中他都已經把金在中內褲都扒掉了,鄭允浩自己身上也是光溜溜的,看著金在中白圌皙皮膚上一個個紅紅的他留下的痕跡,還有金在中那長腿,怎麼看怎麼性感的不行,鄭允浩一個手指就探進了金在中後面的穴口。

金在中瞪大了眼睛,一個拳頭就揮了過去。

鄭允浩措手不及地被人打了一拳,力道又重,鄭允浩的腦袋都偏轉了過去,嘴角都破了,一點點血滲出來,鄭允浩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嘗到血腥味,氣的差點要還金在中一拳,「媽的,你居然打我!」鄭允浩看著身下金在中黑亮的眼睛,又不捨得真的一拳頭招呼到他臉上去,只是粗魯地沒有多做擴張就把第二根手指塞了進去。

金在中疼得嘶嘶叫,「哎哎,你輕點。」

鄭允浩啃在他鎖骨上,差點沒咬到破皮,「我讓你鬧騰!」

這回金在中不鬧騰了,似乎打了鄭允浩一拳之後心裡平衡了,大咧咧地攤開手腳讓鄭允浩壓著,說出來的話有點不甘心但還是妥協了。「好了,讓你上讓你上。」

但是很快金在中話都說不完全了,鄭允浩拿來潤滑劑做擴張,金在中好歹琢磨出了一點舒服來,沒叫出來,只是悶聲哼哼,鄭允浩看差不多了,就直接頂了進去,頂到一半就卡住了,金在中真是第一次被別人壓,後面緊的不行,卡在一半難受鬱悶得鄭允浩都想罵人了。「你給我放鬆點!」沒好氣地說,在金在中軟實的臀肉上拍了一掌,很清脆的響了一聲。

在中疼得話都說不出來了,咬著一口白牙,瞪鄭允浩。

鄭允浩自己也不好受,憋得臉都紅了,過了好一會兒,好歹是全部頂弄了進去,金在中張了嘴,克制不住地「啊」了一聲。

哪裡還能控制得住,雖然不想把金在中弄傷,但是鄭允浩確實是難以忍受想要貫穿的欲望,狠狠地開始抽插,金在中疼得直叫,鄭允浩也沒聽到似的,橫衝直撞地 弄的金在中受不住了想掙札著想逃脫,可是鄭允浩抓了他的肩膀不讓他動,他只能隨著鄭允浩的動作起伏著,眼角都泛了紅。

「啊啊‥‥‥」金在中張著嘴喘息,那種要逃卻沒法逃的感覺讓他莫名開始有點興奮。

下體濕粘粘的,鄭允浩就著插入的姿勢把他翻了過去,從背後佔有,金在中開始斷斷續續地呻吟起來,鄭允浩一把抓住了他因為疼而不怎麼精神的性器開始撫慰著,金在中終於是覺出了一點快感來,背脊都因為興奮而紅著,鄭允浩愛憐地用嘴唇觸碰著,金在中哆哆嗦嗦地發著抖,顯得軟弱的樣子反而讓鄭允浩忍不住溫柔了些。

 

在床上做了兩遍,到浴室幫金在中清理的時候又做了一遍。

在中終於是受不住這麼強烈的性愛,最後達到高潮的時候,他脆弱地摟著鄭允浩的脖子在他耳朵邊貼著細細聲地叫了他的名字。「允‥允啊‥‥‥」

明明他是沒有告訴金在中他的名字的,可是為什麼金在中會知道他的名字,可是鄭允浩來不及思考,一陣戰慄從脊椎升了上來,他也顫抖著抱住在中釋放了出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