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3. 只有在乎,才會讓人介意之前的種種。

 

金老太太病好了,可是卻說要回老家了,說家裡很多事,金老爺子也還在家裡,她過來首爾也只是看看兒子暫住一會兒,住夠了自然也該回去了。

鄭允浩雀躍了一會兒,但是平白生出一點捨不得丈母娘來,畢竟每天有人跟他吵嘴還是很好玩的嘛,而且金老太太做飯有媽媽的味道。

給金老太太買了很多東西帶回老家,鄭允浩和在中一起送老太太去火車站,鄭允浩屁顛顛地跟在老太太和在中後面,提著大包小包,十足的好女婿模樣,金老太太一路上拉著在中的手細細碎碎地叮囑些生活上的瑣事,讓他按時吃飯按時睡覺對自己好一點,在中默默聽著。

臨上火車了,老人家才放開兒子的手,抓過鄭允浩的手,把在中的手放在了上面重疊在一起,雖然沒說什麼,但是這無言的動作卻表明了金老太太最重要的囑咐,鄭允浩攤開手掌把在中的手完全包裹起來,對老人家微微笑了下。

完了,鄭允浩覺得自己也難得認真了。

 

看著火車開動了,直到再也看不見了在中才拉著鄭允浩慢慢走,離別的情緒總是讓人低落,鄭允浩難得沒有鬧騰,只是突然想起來了有一件事情他忘記問金老太太了。

那就是,到底當年是誰讓金在中有那樣的決心和勇氣和家裡出櫃的。

想必,真的是愛的很深了,只是又為什麼分開呢?直接問在中的話肯定是不能得到什麼滿意的回答的,沒有誰願意拿傷心的往事出來再提,反反覆覆揭開傷口的疤。

可是鄭允浩明知道如此,還是忍不住問了,「以前,你是為了誰才和家裡人出櫃的呢?」斟酌了用詞,可是覺得直白的說出來可能會比較好一些,他是真的很想知道。

聽到這樣的問句,鄭允浩明顯感覺在中的腳步頓了一下,卻沒有停下來,只是鬆了鄭允浩的手,指尖微微收攏來,面部表情也是淡淡的,說出來的話輕描淡寫,「忘了,那時候太年輕了。」

就知道會是這樣的回答,但是愛過的人能說忘就可以忘嗎,鄭允浩不知道,但是他明白在中只是不想跟他說起,兩個人既然現在在一起,並不說不能有所隱瞞,可是鄭允浩還是覺得堵得慌,蠻狠地把在中的手拖過來繼續握住。

 

走出了火車站,在中似乎一直沉浸在某種思緒裡無法自拔,恍恍惚惚地只說了句,「那時,的確是很喜歡。」聲音很輕,被風輕輕一吹就消散了,他甚至在過馬路的時候沒有注意紅綠燈,紅燈的時候還想要走斑馬線。

「喂!」鄭允浩拽住他,心裡尖銳地像被什麼刺了下,看到在中茫然的神情。

這下在中才好像突然從夢中驚醒,看到的是鄭允浩皺的可以夾死一隻蒼蠅的眉毛,還有兇狠狠瞪著他的眼神,「怎麼了?」

鄭允浩用食指戳他的額頭,「你都不看紅綠燈的嗎?你是小學沒學過還是怎麼的啊?!看到是紅燈還直愣愣的走你是不是不要命了啊!你不要命了就算了你還拉著我 呢!你是想我們兩一起被車軋成肉餅是不是?!」他一邊戳在中的額頭一邊凶他,直到在中白皙光潔的額頭都紅了一片,好像這樣的方式就能把他從那種莫名思緒裡扯出來一樣。「我發現金在中你挺二的啊,你還瞪我?!還瞪?!剛可是我拉著你救了你一命好不好!」

在中瞪著瞪著就撲哧笑了出來,紅著額頭覺得痛,但是伸出手安撫地摸了摸鄭允浩的腦袋,「知道了,下次我不要命的時候不會拉上你一起的。」

又被用這種摸腦袋的方式對待了,鄭允浩彆扭地摸著腦門,「靠‥‥」他看到在中笑的樣子突然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鄭先生和金先生正式邁入二人世界的同居生活,鄭先生體力好的驚人,以至於金先生好幾天都直不起腰來,在醫院的時候還被人關心是不是在辦公室坐久了不小心腰間盤突出了,鄭先生在公司天天笑開了花,脾氣也變好了,導致公司裡的員工幾度質疑,這貨不是鄭總吧?這貨是不是吃錯藥了啊?

更甚者,從來不遲到的金先生居然九點才起床。

晚上鬧騰到太晚,真正可以休息的時候已經是將近淩晨,也不知道鄭允浩哪裡來的那麼強的體力,在中已經無力反抗了,任他予取予求, 腿都差點抽筋了,也沒有力氣去清理,只是迷迷糊糊覺得鄭允浩把他抱到浴室又從浴室抱出來,幫他按摩小腿實在是很舒服,在中把頭在柔軟的枕頭上蹭了蹭,就沉 入深沉的夢裡了。

感覺有人在他臉頰邊濕濕地吻了一下,低沉地笑,「還是睡著的時候最可愛。」

等鄭允浩也躺下來,在中就自發自動地抱了上去,把腿也搭了上去,而那隻曾經被用來抱著睡的大熊,已經不知道被鄭允浩丟到哪個角落裡長毛去了。

 

早上醒來,在中的腦袋是枕在鄭允浩胸口的,透過窗簾的一點縫隙看天已經是大亮了,伸出赤祼的白皙手臂去拿床頭櫃上的鬧鐘,已經是九點了,只不過不知道定到六點的鬧鐘被誰給按掉了,所以他沒有聽見。

揉了揉酸痛的腰,看著還張嘴睡的掉口水的鄭允浩就一陣來火,用力在他胸上拍了一下,啪地響了好大一聲,鄭允浩居然也不睜眼,只是煩有人打擾他睡覺,把在中往大胸上用力一按,吧唧吧唧嘴繼續睡。

在中只好出殺手襉,擰著胸上最多肉的那塊一掐,不出意外地聽到嗷嗷嗷殺豬般的嚎叫。

「幹嘛你幹嘛你!一大早耍流氓呢你!」鄭允浩揉著胸猛地坐起來,把金在中乾淨俐落地掀翻了壓住,威脅他,「老子陪你去上班就可以,你陪老子賴一下床就不可以啊。」

被壓的有點難受,在中覺得自己的腰都快斷了,但是看到鄭允浩瞪著圓圓的小眼睛故作兇惡地俯視他又覺得好笑,哧哧地笑了出來,用手抵住鄭允浩往上推,「可以可以,你先起來成不,我腰疼。」

鄭允浩手伸到他腰間摸著滑膩的肌膚,俯身在他耳朵上咬了一下。

疼得不行了,在中就翻臉,「喂!你少給我得寸進尺的啊,我真的腰疼啊混蛋。」他算是知道了鄭允浩有多禽獸了,這大清早的就縱欲,再怎麼說也對身體不好吧,這麼年輕就透支體力,到老了可怎麼辦,他可不想被掏空了。

好吧,鄭允浩也不鬧了,抱住在中一個翻身,把人擱在自己身上,瞇起眼睛大有繼續睡下去的架勢,在中趴在他身上,軟和的頭髮摸起來很舒服,他就一遍遍地順毛摸,這日子簡直過的太安逸太幸福了。

在中也不說話了,閉著眼也昏昏欲睡。

突然鄭允浩想起一事來,「過幾天,我們高中同學聚會,在X市,你要是沒事就跟我一起去吧。」像在中這麼無聊的人,除了上班整天悶在家裡也不好,得帶他出去放放風。

烏黑的睫毛依然軟軟地搭著,在中沒有睜開眼睛,只是「唔」了一聲。

直到鄭允浩又睡過去了,並且打起了小小的呼嚕,一直閉著眼睛像是睡著了的在中卻睜開了眼,目光卻沒有焦距,看著窗簾的縫隙裡透進來的一點點陽光開始發呆。

 

 

 

 

 

Part14. 記得那時我們的年少。你對我說,你要把我悄悄抓牢。讓我跑不掉,讓我睡不著。

 

在中請了幾天的假,收拾了行李和鄭允浩一起坐飛機去X市,是淩晨的飛機,在中睏得很,但是鄭允浩就像打了雞血似的一直跟他說當年高中的時候種種趣事,還外加手舞足蹈,在中耷拉著眼睛看他,不明白平時恨不能每時每刻都賴在床上睡懶覺的男人哪來那麼多精力鬧騰。

無非是講自己在高中多麼多麼出風頭,還是校草,很多女生追,這些事情有那麼值得拿出來反反覆覆提的嗎,金在中的表情看上去淡淡的,有點不放在心上。

弄不懂鄭允浩的想法,只是聽著聽著腦袋就開始小雞啄米一樣一點一點。

看到此情此景,鄭允浩只得伸手輕輕把在中腦袋一撥,在中就歪著腦袋倚到了鄭允浩肩膀上,來送咖啡的空姐可能是個腐女吧,鄭允浩提醒了一句別吵醒金在中,看她捂著嘴偷笑的樣子那叫一個蕩漾,鄭允浩只當是無視了。

這年頭,搞基萬歲吧。─ ─

 

下了飛機,出了機場,在中伸展著胳膊懶洋洋地扯了個懶腰,手搭在額頭上看朗朗晴空,被熱烈的陽光險些刺得睜不開眼睛。

鄭允浩看他站住了不走,就過來拽他,「走啦走啦。」

呼吸著似乎跟首爾不一樣的空氣,心情都好像不一樣了,曾經以為不會再回到這裡,因為有些記憶被扔在這裡了。

在中緩了一會兒才開口,任鄭允浩拽就是不動,「你急什麼。」

你一個人拿兩個人的行李你不急啊!鄭允浩背上背著肩上扛著手裡拖著,都是兩個人要帶的東西,也不知道金在中到底在認真些什麼,不就是出來玩玩嗎,什麼忘帶了都可以買啊,可是金在中偏不讓,說是浪費可恥,非得什麼都自己帶上,這下可苦了鄭允浩了。

鄭允浩一向是個很大男子主義的人,怎麼可能讓自己媳婦兒拿行李呢,所以兩個人的行李都鄭允浩拿,在中清清爽爽啥也不用管。

喘著粗氣紅著臉,鄭允浩像任勞任怨的老黃牛,「你拿這麼多行李你不急啊?」

在中站著說話不腰疼,「我自己要拿你不讓,我有什麼辦法。」

「我那不是愛惜我媳婦嘛!‥‥」鄭允浩就差沒扔下行李乾脆把金在中扛起來走得了,這貨怎麼這麼不心疼人啊。

「鄭允浩我怎麼跟你說的,你再這麼叫我一個星期不許碰我。」

「靠,現在是討論這事的時候嗎!」鄭允浩面對從來是認認真真的金某人完全是沒辦法,只好使用蠻力,招來一輛計程車,把行李往上一扔,打開車門,指著裡面就說:「你看你是要自己坐進去還是老子扛你。」

司機大叔果斷保持沉默的。

好吧,其實男人拿那麼多行李是真的很辛苦的,在中覺得自己還是大發慈悲的不要跟鄭允浩一般計較的好,反正到頭來自己也得不到什麼好處,鄭允浩的毛病還是照舊。

 

等在中坐進去了,鄭允浩也貓著腰坐進去,關上車門讓司機開往預訂好了的酒店。

金在中在飛機上睡夠了,這會兒精神很好,目不轉睛地看車窗外閃過的一幕幕街景,偶爾皺著眉偶爾微笑,不知道在想什麼,鄭允浩發現他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就感到非常地不高興,就讓我們原諒一下我們的鄭先生吧,畢竟大男子主義真的是難以改正的。

「你在看什麼這麼好看呢。」鄭允浩湊上去也往外看,順便搭上在中的肩膀和他臉頰貼在一起很親密地蹭蹭。

一般有旁人在,在中是不會和他太過親近的,但是很例外的,這次他沒有推開鄭允浩,只是看著外面感嘆,「X市變化好大。」

「是嗎,你以前來過?」鄭允浩漫不經心地和在中扯話題聊天,其實注意力是在吃在中的豆腐,磨蹭他滑膩的臉頰。

何止是來過,這座城市曾經是沒有一個地方是他不熟悉的,大街小巷,每個角落好像都印上過他的腳印,滿滿地都是回憶的影子,只是這些年過去,沒想到變化會這麼大,曾經熟悉的街和建築,也變得不再是記憶裡的樣子。

有種人是物非的感覺。

身旁是隨時可以給他一個溫暖擁抱的胸膛,在中恍惚了一會,往後靠了靠,安下心來,一直靜不下來的心情努力克制著,然後頗為閒適地勾著嘴角帶上笑容,「我高中在這裡讀的書,S中,和你一樣。」

「啊?!」旁邊的男人露出了意料之中的驚訝的表情,「你幹嘛不跟我說。」

在中轉過臉來,把他故意湊過來的臉推遠一點,然後調整了坐姿讓自己坐的舒服點,懶懶地回答,「你問了嗎?」

鄭允浩:「‥‥‥‥」

 

 

 

所謂同學聚會無非就是一起吃個飯然後在S中轉轉而已,鄭允浩是想帶金在中一起去的,但是金在中不肯,說那些是鄭允浩的同學而不是他的同學,去了尷尬,鄭允浩怎麼勸都沒用,於是鄭允浩氣鼓鼓地去了,又氣鼓鼓地回來了。

老同學有些已經結婚,有些帶著女朋友,鄭允浩一個人覺得無聊,倒是看到以前的老相好,那女人還是很漂亮,比起以前更有風韻,看到鄭允浩就笑著過來打招呼, 她也是一個人來的,鄭允浩看她貓兒一樣勾引人的笑容,心裡那些本來許久沒出來作祟的不安分因數又開始蠢蠢欲動。

女人吃飯的時候坐在他旁邊,巧笑嫣然地和他說笑,鄭允浩也談笑自如,聚會的氣氛還是很不錯的,吃完了飯,鄭允浩想去上個廁所,上完廁所出來,那女人就過來了,芊芊十指戳上鄭允浩的胸口,曖昧地劃著圈圈,「你現在,還單身嗎?」

這女人是個尤物,身材很棒樣子很棒,身上那股子風情也很勾人,是鄭允浩熱愛的那種成熟女人,要不說怎麼是以前老相好呢。

要是放在之前,鄭允浩肯定毫不猶豫地咬住這塊肥肉,可是突然想起了在中那雙烏黑到幽深不見底的眼睛,好像在冷冷地諷刺著什麼,鄭允浩一抖,心裡那不安分因子居然不再躁動了,他甚至把女人的手禮貌地拿開了,打著哈哈說:「像我這麼優秀的人到現在怎麼可能是單身呢,你這樣要是讓家裡那位看到,非得扒我一層皮不可。」

女人是識相的,用手掩住嘴很惋惜地,「這樣啊‥‥我也覺得是呢。」

 

鄭允浩之所以氣鼓鼓,是因為他覺得他變得越來越忠犬了,這簡直不是他鄭大少爺的作風啊是不是,怎麼說吧,他好歹是個風流帥氣的浪蕩公子,可是現在,他完全就是新世紀典型好男人的典範啊是不是!面對誘惑面不改色,哪個男人能做到的啊!

他越想越覺得自己很氣啊,開始嚴重懷疑金在中是不是趁他不注意在他身上下了咒之類的東西,聚會完了就趕回酒店,他覺得他十分有必要把今天的事跟金在中說說。

想他鄭允浩也會有正人君子的一天啊,他金在中趕緊摸著屁股笑去吧。

一整天沒有看到金在中了,也不知道那男人今天都在做什麼,電話也不打一個,短信也不發,當然我們彆扭的鄭先生才不會承認自己不主動打過去是希望他打過來,以及心情如此焦躁只是因為一整天金先生沒有陪在他身邊。

 

回去酒店一看,金在中老老實實地呆在房間裡,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出去過,買了晚餐,是食盒裡裝著的一個個灌湯小籠包,還沒開始吃,看鄭允浩回來了就招呼他 過來吃,還頗有點興致勃勃地跟他介紹,「知道你喜歡吃小籠包,這是X市最好吃的一家小籠包了,還記得嗎,在東大門那裡。」

咬住一個灌湯包,熱燙地吃進去了,鄭允浩張嘴哈熱氣,還別說,真的挺好吃的,又忍不住塞了一個,「我是不記得東大門的小籠包的,可能以前沒吃過,你以前常去嗎?」

「是啊,我以前是常去吃的。」在中聲音輕了一些,眼睛盯住一個小籠包就不動了,頓了頓又接著說:「你不是不喜歡吃蔥薑嗎,它裡面就沒有放蔥薑。」

鄭允浩聞言就咽著包子嬉皮笑臉地含糊說:「金在中,我發現你把我喜好記得挺清楚的嘛,你是不是愛死我了啊。」

吃就是了,還有那麼多廢話要說,在中抬起眼來白他一眼,「閉嘴。」

鄭允浩這會兒完全把自己剛才氣鼓鼓地要說的事情全部忘光光了,看在中穿著休閒寬鬆的睡衣的樣子就覺得特想過去抱著,就一手摟住了笑嘻嘻地親了一下他的嘴角,「還不承認。」

「只是那次我喝醉了,你打電話給朴有天讓他幫忙帶小籠包了是吧,我就想著也許你喜歡吃,就買了些回來,也還有別的吃的,你看看你要不要吃,你吃過晚餐了嗎?‥‥」在中說著去扒別的塑膠袋,解釋的有點徒勞,反而顯得很在乎鄭允浩似的。

鄭允浩又挨著親了一下他嘴角,「你喝醉了還記得那麼清楚,你還說你不愛我。」說著大張著嘴等著在中拿買來的小吃餵。

把一個小蛋捲塞進男人嘴裡,在中擦擦被男人親得帶著油的嘴角,無可奈何,只是問了一句,「今天聚會好玩嘛。」

這下可把鄭允浩剛要說的事給勾起來了,鄭允浩就劈裡啪啦添油加醋地那麼一說,在中就好像聽一個笑話似的,聽到男人還說要他摸著屁股笑去吧,在中就再也忍不住笑出聲來,「是嗎,我是該感到多榮幸啊。」

鄭允浩昂了昂下巴表示,就該這樣的。

伸手在男人腦袋上摸了摸,在中說:「既然那麼無聊的話,明天我陪你去S中看看,順便也在X市逛逛。」

 

=============================================

 

允浩帶著在中去參加同學會的這段,當時追文的時候大家討論的很熱烈

為什麼在中對允浩似乎超乎想像中的了解,但允浩對此卻沒有任何有關兩人的記憶??

我還記得我當時猜--允浩以前可能發生了事故,所以失去了對在中的記憶

各位親估呢?(知道結局的親估不要劇透哦~)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