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其實鄭允浩上樓是來找昌珉,昌珉的外公外婆來家裡看孩子,所以他才會特地提前下班到沈家一趟將二老接過來。上樓的時候卻正好聽到了昌珉的那個問題:更喜歡我還是更喜歡我老爸。或許是自己心裡始終有些疑惑,才會等到在中回答出來之後再走到他們能看得見自己的地方。

「外公外婆!」

昌珉看到樓下熟悉的兩個身影便也沒顧得上樓上的老爸和在中,獨自一人朝著樓下跑去。

在中站在原地顯得有些局促。

他不知道鄭允浩剛才是不是聽到了什麼,若是聽到關於沈熙妍的事情那便不好辦了。索性扯著膽子抬頭望了他一眼,還好,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平靜,應該是什麼也沒聽到。

他還想著要怎麼告訴鄭允浩他要離開的事情,有天說是他會替自己解決,可怎麼說鄭允浩也算是對他不錯,至少在工資待遇這一方面,所以也不可能什麼都交給有天,就這樣洋洋灑灑一句話不留地走。

「那個‥‥‥」

「到樓下去吧,熙妍的父母來了,應該會留在這裡吃飯,陳管家他們怕是忙不過來。」

「好。」

原來是來叫他下去幫忙。

在中也沒多想什麼,反正他在這個家裡也算不上是客人,理應幫忙做些事才是。鄭允浩對他也算是禮待了,就連叫他下去幫忙也用這麼客氣的語氣。

想到這裡心裡不禁有些舒坦,畢竟在鄭允浩心裡他和管家他們還是有些不同的。勾了勾嘴角,可還沒達到微笑的程度,在他看清了沙發上坐著的人的時候,嘴角僵硬得再也沒辦法揚上去,只能無助地顫抖著。

即使過了這麼多年,他也絕對不可能忘記那張臉。

 

沈家兩位老人寵溺地給昌珉遞著禮物,將小孩子抱到他們中間不停地問東問西,關切的感情溢於言表。

在中就這麼僵硬著站在那,不知道過了多久那沙發上的三人也始終沒注意到在旁邊站著的一直用一種奇怪的眼神望著他們的那個人。

最先注意到在中不對勁的人是回到房裡換了一身家居服之後從樓上下來的鄭允浩。

平常在中是不會這麼沒有禮節的,明明看到管家他們在廚房裡忙不過來卻還一直站在沙發邊上,也沒說是幫忙倒茶或者怎麼樣,就那樣一個僵硬的姿勢一直站在那裡,甚至沒有注意到自己從樓上下來已經站到了他身旁。

輕輕推了推他的肩膀。

「怎麼了?站在這裡?」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一回事,本來想著不沖著他發火,至少也是嚴厲一點責備一下,可看到他臉上的神情口氣便沒辦法強硬起來。

在中猛地回過神,轉頭看到鄭允浩離自己幾乎緊挨在一起的距離,一瞬間便紅了臉。

「沒‥‥」

看到他突然變化的表情,允浩也忍不住笑起來。

「這位是‥‥」

沙發上的兩人這才注意到旁邊站著個陌生人。

昌珉從沙發上跳下來,跑過來拉著在中的手朝著沙發走去。

「外公外婆,我跟你們說,這是我的好朋友,老爸讓他做我的專職看護!」

兩位有些疑惑地打量著在中,從他們的眼中在中能看出一些防備。

和鄭允浩剛見到自己時的表情很相似。

允浩也是個懂得察言觀色的人,看到岳父岳母臉上流露的表情也就知道他們心裡在想些什麼。

「放心吧,爸媽,他是我特地找來的人,也將昌珉照顧得很好,你們不用擔心。」

兩人這才放心地點點頭。

這個女婿他們多多少少還是信得過的,所以聽到允浩說這些話他們也就沒理由再不放心了。當初答應將熙妍嫁給他,也就是看他忠厚誠懇值得信賴。

「在中,你先過去幫忙吧。」

在中點了點頭,轉身正要朝著廚房走去‥‥

「你叫在中?」

打從一開始沈夫人就覺得這個男孩子有些面熟,可又說不上來在什麼地方見過。這些年接觸的都是一些上流人物,想著既然是請來照顧昌珉的看護你應該是不會見過面才是,可聽到允浩叫出的名字,她的手也止不住顫抖起來。

在中忽然轉回身,用一種連允浩也捉摸不透的表情望著沙發上的貴婦人。

「我叫在中,金在中。」

“嘭!”

沈夫人手中的茶杯驀地摔到地上。

發覺自己的失常,她趕緊埋頭想要將碎了一地的陶瓷撿起來,卻有人搶在了她的前面,熟練地將地上的東西一塊一塊撿到手心裡。

「還是我來吧,要是弄傷了您高貴的手,我可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在中也不明白自己是怎麼回事,對著這個人,就是沒辦法心平氣和好好解決問題,或者說好好問問他自己心裡一直想不明白的那些問題。

「在中!」

允浩責備地拉住他,在中卻用另一隻手推開他徑直向廚房走去。

之後,一直到他們吃完晚餐,在中都一直沒從廚房出來過。

一頓飯吃得很不愉快,沈家兩位老人也一直沒說一句話,直到允浩帶著昌珉開車送他們回去,臉上的表情卻始終讓人捉摸不透。

 

允浩和昌珉再回到家的時候,管家和保姆已經在餐廳和客廳裡收拾東西,卻始終沒看到在中的影子。

吩咐昌珉先回房間去等著,待會兒自己去照顧他洗澡睡覺,他便猶豫在中今天闖禍的事情要怎麼解決。

廚房裡的燈還亮著,他想著要不要進去看看,陳管家卻突然叫住了他。

「先生,在中那孩子‥‥你去勸勸吧,我們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

「他怎麼了?」

早就發現他今天很不對勁,自從見到了沈家的之後便變得不正常起來。隱隱約約也覺察到了他或許和那兩位之間有著一些淵源,只是沒來由的在聽到管家皺著眉頭一臉擔心地說著這些話的時候心裡有些壓抑。

管家搖搖頭,繼續收拾餐桌。

允浩嘆了口氣走進了廚房,卻被地上的鮮血嚇得差點驚呼起來。

「你這是在幹什麼!」

猛地將那個蹲在地上的人從地上拉起來,才發現他的右手還緊緊地握著剛才從地上撿起來的那些陶瓷碎片,鮮血就這樣滴得滿地都是。

這傢伙這是在自殘?

不顧他的掙扎,允浩扳開他的手心將大塊的碎片扔進了垃圾桶裡,又小心翼翼地用紙巾幫他擦拭血跡。

或許是終於感覺到太疼了,豆大的淚水突然就從那張蒼白精緻的臉上滾落下來。

看到鄭允浩為他受傷而皺眉的樣子,他真的什麼都想告訴他,可最終卻又什麼都說不出來,只能任憑著他將自己又拖又拽地帶回房間裡。

 

 

 

 

<10>

「爹地,在中怎麼了?」

昌珉突然出現在在中房門口,允浩也沒多說什麼,在這時候他倒反而忘了昌珉早該聽話在房間裡洗澡睡覺才是。

「昌珉,去幫爸爸把藥箱拿過來。」

允浩小心翼翼地用鑷子將在中右手手心裡的鋒利殘渣一點一點挑出來,隨後接過昌珉遞來的藥箱輕輕地幫他擦藥。

在中從沒見過這樣細心的鄭允浩,或者說從沒見過這樣細心對他的鄭允浩。剛才所經歷的一切加上此時此刻掌心裡的痛,在他看到這樣的允浩之後雖不能說是消失得無影無蹤,卻也讓他心裡升起一股暖流。

「在中,疼嗎?」

昌珉蹲在地上小心地朝在中的傷口上吹著涼風。

他知道這樣可以減輕痛楚,以前他頑皮不小心摔倒,沈熙妍就是那樣挽起了他的褲腿,輕輕地朝他的傷口上吹著涼風。然後他就會覺得傷口上涼涼癢癢的不那麼痛了,他相信這樣做對在中也會有效。

「不疼。」

比起心裡的疼痛,這點小小的傷口根本算不上什麼。

擦好了藥,右手也被允浩細心地包紮好,在中忍不住朝他笑了笑。

「謝謝你,鄭先生。」

允浩勾勾嘴角,示意他不用在意。

看得出在中今天一定是想起了什麼不開心的事,而且是不小的事。如果想要知道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去問朴有天。這是最間接的方法,不會再傷到這個人,也不會觸及到沈家的兩位老人。他不是瞎子,今天的情況一看便知到和那兩位老人有關。

在中理應和他們沒有交集才是,可現在看起來似乎有很多秘密。

他對別人的秘密並不感興趣,這次或許是牽涉到熙妍的父母,所以他才會特別在意。況且,金在中怎麼也算是和昌珉關係不一般的人,搞清楚了才能繼續放心留著這個人。

他並不知道在中已經打算離開。

今天的事情他最終沒有不分青紅皂白地就直接職責在中的過失,這已經和他以前的脾氣不太一樣了。若是換作之前,他定是先責罰了之後再去查找原因。在他看來,就算有天大的原因,自己份內的事情也該處理妥善。

 

「你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擾了。」

「那個‥‥鄭先生。」

允浩提著藥箱回過身。

「我們之間不用這麼生疏,叫我允浩哥就好了,你應該比我小個六七歲吧?」

我們之間不用這麼生疏‥‥‥

在中清楚地聽見了這句話。

其實也並不是沒有進展的是不是?

「允浩‥‥哥,」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在中突然在中間停頓了一下,隨後撫弄著包紮好的右手抬起頭來望著他,「謝謝。」

允浩點了點頭,拉起站在一邊的昌珉走了出去。

低頭看著被包紮得緊實的右手,在中無奈地試著動了動。

好像裡面的殘渣並沒有掏乾淨呢,可他卻不會再拆開用鑷子夾出來了。就算那東西以後長在裡面,也能算是鄭允浩留的一件禮物。

 

「爹地。」

被昌珉拽住褲腿,允浩低頭看著自己似乎又有問題要問的兒子。

送沈家父母回去之後回家的路上這小傢伙就一直拉著他問關於在中的問題,問他今天在中為什麼反常。他還在納悶呢,哪能找得到答案應付他這個磨人的兒子。

「又怎麼了?」

乾脆將藥箱整個抱在懷裡,再空出一隻手來將昌珉趕進房間裡,再把藥箱隨手放到了門邊的桌上,拖著小傢伙來到床邊。

昌珉一股腦將小屁股挪到床上,看著自己的父親蹲下身子耐心地幫自己脫鞋脫襪子。看得出父親很累,可他不將問題問清楚那小腦袋瓜也裝不下這麼多東西,沒辦法好好安安靜靜睡覺。允浩也是知道他這個習性,所以才耐著性子等他提問。

「在中今天真的好奇怪,還把自己給弄傷了。可是我覺得更奇怪的還是外婆,剛才去他們家的時候外婆把我拉進屋問了好多好多奇怪的問題!」

「她問了什麼?」

允浩承認,他的確有些感興趣。

人都是會有好奇心的,何況這件事也並不是完全和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想想哦。」昌珉抬頭望著天花板努力地回想著,「她問我怎麼認識在中的,還問在中家裡都有些什麼人,後來我就說我在霜淇淋店認識在中,在中還有個大學生弟弟,他爸爸前段時間死掉了。老爸,我沒的說錯吧?」

「沒。」

昌珉的記憶都沒錯,這也是他們父子倆對金在中所有的瞭解了。

「那為什麼外婆會哭呢?」

「哭?」

昌珉說出的話倒是讓允浩摸不著頭腦。

莫不是金在中貧窮的生活和他們沈家有關係?又或者金在中那個一直癱瘓在床的父親和他們有關?

實在是想不透。

「好了,你快睡吧,別多想了,如果爸爸知道了就會告訴你。」

「謝謝爸爸!」

昌珉聽話地從床上站起來開始脫衣服準備洗澡。

等到昌珉終於乖乖睡下,允浩忍不住還是到二樓看了一眼。

金在中的房間門緊緊關著,或許已經睡著了,或許還在想著他並不知道的事情。這些他都無從得知,也和他沒什麼關係。頓了頓,轉身又朝樓上走去。

 

 

再次見到沈熙妍,金在中不知道該用什麼身份去看待她。

熙妍是聽了昌珉的話才會特地將在中單獨約出來。

昌珉知道分寸,所以那些不應該說的話也瞞著他媽媽,只是在中要離開,這件事他還是忍不住打電話告訴了熙妍。

沈熙妍自然而然地將在中的離開歸結到了是因為她突然出現還要求和昌珉見面的關係而感到為難了,所以沒信心做好這份工作,加上前段時間剛好因為她的關係而被鄭允浩克扣了薪水。

這樣想來也不為過。

只是她看得出自己的兒子實在是喜歡這個看護,才會想著和他談談說不定能將他留下。

這段日子和在中的接觸她能看出這個人能夠將自己的兒子照顧好,將昌珉交給他自己也算是放心。總比那個工作忙到天昏地暗的允浩沒時間管教孩子要好得多。

在中大概猜到了她的意圖。

只是現在發現了一些事,他便無論如何都不能再呆在鄭家了。

昨天打電話給朴有天,知道他會在這裡兩天和鄭允浩談關於自己的事,想著只要這兩天過去也就好了。好好像以前一樣生活,也不會再見到那個人。

 

「你手上的傷不要緊吧?」

注意到他包紮起來的右手,熙妍有些擔心地望著他彆扭地用左手端著咖啡杯。

「沒事。」

沈熙妍笑了笑,想著該怎麼提出自己心裡希望他留下來繼續照顧昌珉的懇求,畢竟現在是她有求於人,怎麼開口對這次談話來說很重要。她不想稍有差池就使得在中誤會了她的意思,她也不好跟自己的兒子解釋。

「其實‥‥過兩天我想回我爸媽那裡去看看。如果我實話告訴他們,他們應該也能理解。畢竟我和允浩已經辦了手續離婚,法律上早就沒有了夫妻關係,這樣一直躲著也不是辦法。那樣的話,你也能減輕很多負擔了吧?」

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在中嘆了一口氣。

看來沈熙妍已經打算出面解決問題,那麼這樣看來很快鄭允浩也會知道她已經回來的事,也會知道自己這段時間一直瞞著他的事。

那會越來越複雜。

在他心裡,鄭允浩並不僅僅是雇主,當然沈熙妍是不會明白這一點的。所以剛才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她一定只是站在他這個為別人工作的立場上來幫忙解決問題,並不知道實際關係比她所知道的要複雜很多。

包括他和沈家兩位老人之間的糾葛。

除了向沈熙妍表情自己去意已決,他也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

 

匆匆同她告別之後,在中便趕著去接昌珉放學。反正這也是最後兩天了,他不想在這最後兩天的工作裡給鄭允浩造成任何的不滿。

至少以後在鄭允浩心中他也能算得上是一個盡責的看護。

帶著昌珉回到鄭家的時候,朴有天正坐在客廳裡和鄭允浩聊著些什麼。

在中理所當然地認為是朴有天過來談關於他要離開的那件事了。有天總是言而有信,說了什麼就會儘快做到。他並不會想到是鄭允浩將有天請到家裡來的。

朴家和沈家一直很熟絡,加上熙妍和有天也是關係要好的朋友,剛好有天又認識金在中很多年,鄭允浩便想著或許有天能夠解開他心中的謎題。這幾天一直困擾著他的,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何會一直干擾著他的那件事。

金在中和沈家的糾葛。

或許真的只是站在自己前妻沈熙妍的立場上想要幫忙解決問題,畢竟熙妍不在,他有責任照顧好沈家的兩位老人。

 

「在中!」

看到進門的兩個身影,有天站起來叫了一聲。

「叔叔!」

昌珉一下子撲到有天身上,一直將視線放在在中身上的有天因為沒注意到他結果被撲了一個大跟頭栽在沙發上。

「昌珉,快從你有天叔叔身上起來!」

小孩子頑皮也要顧禮節,允浩伸手將兒子從有天身上拽起來。

有天倒是沒覺得有什麼,平常昌珉也挺粘著他這個叔叔,他對昌珉更是疼愛有加,這點小小的碰撞根本不礙事。

「有天哥。」

將昌珉的小書包遞給管家,在中朝著有天笑了笑。

「既然說得差不多了,那我就先走了,改天再聯繫。」

有天說著拍了拍鄭允浩的肩,朝著門口走去,經過在中身邊時,輕輕靠近在他耳邊說了句話隨後便掏出車鑰匙到外面去了。

「那件事我還沒說,等我先搞清了這件事,在中,你有事情瞞著我。」

在中並不明白有天指的是什麼事,但應該是透過鄭允浩之口說出去的。他回頭看了看鄭允浩,他正端著桌上的水果餵給昌珉。

看來只能等到吃完晚飯回房間之後打個電話給有天才能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看有天的表情也不像是在開玩笑,只是按理來說他確實沒有任何事情隱瞞過有天,凡是他問了的自己也都老老實實交代,甚至連喜歡鄭允浩的事也第一個告訴了他。

鄭允浩也沒提朴有天來過的事,這讓他更加摸不著頭腦。

吃飯的時候突然看到自己手上的傷,頓時有些擔心。

該不會是‥‥‥‥

鄭允浩將那天發生的事告訴朴有天了?

如果真是那樣可就一團亂了。

依照朴有天的個性一定會去將這件事查得水落石出,而且這件事也並不難查,並沒有人在刻意隱瞞什麼。只是到時候這件事情讓朴有天鄭允浩甚至更多的人知道了,還不知道會引起什麼樣的紛爭。

即使可以一輩子在鄭允浩附近一直看著他,也不希望是這種方式。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