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nine——DAY 9

 

雖然說,前幾天發生的再度手滑事件讓金小在同學生不如死,欲仙欲死,要死要活,死去活來‥‥【請原諒暴走狀態下的小白同學的文字處理水準有些失常,擦汗

讓他真的很想一頭撞死在胖子的肚子上,尋求解脫,但是鑒於胖子的脂肪量過大,擔心撞得一頭油而作罷(啊喂= =!!)

但是即使很崩潰,遊戲卻是不得不上,說起原因,在中無語凝噎——泉水說,他現在怎麼著也算是已婚人士,必須每天上線修煉夫妻技能,他的級數太低,不加緊練習,到了後面的夫妻決鬥大賽,只會拖後腿。

所以,最近幾天他每天都準時的上線跟著泉水去虐怪,雖然,大多數的時間他都是被怪虐的慘兮兮的,但是,依舊堅守陣地。

口胡!他真是個好老婆?好老公,有木有!

 

簡單的洗漱了下,在中照例打開電腦,登入遊戲,好友列表黑漆漆一片,大神,不離不棄,甚至是嚴格要求他每天上線的泉水的頭像都是黑的,果然,只有他這只菜鳥才會這麼積極!

+_+ 不開心!

無奈今天是週末,大家應該都還在溫暖的被窩裡孵雞蛋,除了他們這個神奇的宿舍。

⊙﹏⊙b汗

胖子最近說要減肥,拉著大七去健身房瞎折騰,俊秀昨晚通宵做任務,正在補眠,懷裡抱著他的足球娃娃(咦= =?),口水亮晶晶的,咂巴嘴的同時還不忘說夢話:加速鞋,表跑呀,嘿嘿,哥哥,呃,喜歡你,MUA~~~~~~

這個傻子,最近一直在做任務找材料打算做加速鞋,想要提高跑位的速度,現在可好,做夢都不忘念叨,在中失笑。

金俊秀這廝的執念永遠都用不對地兒啊,喂!

叮!

 

【系統】: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你的茶樓——【寂寞為你】可升級為滿級茗茶坊,請確認升級。

  

升,升級了?

於是說,產房傳喜訊,他生了?!

正無所事事的在中看見螢幕底下的提示,先是一愣,然後條件反射的小心翼翼的移動滑鼠按下確定鍵。

摔!沒辦法,他最近心理陰影很嚴重,用胖子的話就是他現在放屁都不敢抖動,生怕再手滑做錯點什麼事。

廢話!事不過三,再手滑的話,他就真要去檢查一下,是不是老年癡呆提前了。

 

【系統】:你的茶樓升級完畢,可以選擇一名玩家組隊共同經營,選擇好友請按空白鍵。

 

可以選擇好友共同經營啊!

在中咬手指,這個習慣還是小時候養成的,一遇到事情就咬手指,手指甲被他啃的可以做兇器,一撓一條肉絲兒,胖子身上的爪印基本都是他和啊嗚的傑作。

雖然俊秀他們三個跟他更鐵,雖然泉水現在是他名義上的老公,雖然,雖然‥‥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第一個出現在他腦海裡的人卻是大神?!

可是,大神那樣出塵的人會想要和他經營這個店嗎?

白衣俠客帶著圍裙在廚房裡煮茶?

OMG,怎麼那麼‥‥玄幻?!

只是,向來動作快于大腦的金小在同學腦子裡還在想著可不可行,滑鼠卻已經點擊了大神的名字,按下了回車鍵。

 

【系統】:你選擇玩家即墨組隊,等待對方同意。

 

嘶——,大神應該不會同意的吧,在中咬著嘴唇開始哀怨,他都拒絕人家兩次了,T^T。

 

『好友』【泉水叮咚】:

在中,你在哪?

 

這邊正跟無頭蒼蠅一樣在地圖上亂竄的在中收到泉水的消息,這幾天的訓練讓他條件反射的回覆。

口胡!誰敢說他是氣管炎,他就撓誰!!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在——

 

在中打開地圖,然後,徹底囧了!

口胡!這裡是什麼地方啊?!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泉水啊,我,我,我好像‥‥迷路了(哭)(哭)(哭)

 

『好友』【泉水叮咚】:

倒!你座標給我。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座,座標是什麼啊?!(弱弱)

 

他自從開始玩遊戲就一直是跟著胖子他們,從來沒有自己單獨離開過盛唐大街,以他在學校裡都能迷路的BH程度,在這個負責的三線地圖裡迷路是完全可以預料到的。

啊喂喂!他真的不是故意不知道的!菜鳥的CPU處理能力有限啊。

(#‵′)凸

那邊泉水沉默了,回了一排點點點。

金在中立刻呼應的回了一排哭臉,然後在心裡罵自己:讓你亂跑,讓你亂跑,這會丟了吧,丟的連北都找不到了!

不過,說起來,北,到底是哪裡啊?

 

『好友』【泉水叮咚】:

你怎麼回事?怎麼沒法發送組隊邀請?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好像是胖子昨天和我組隊去殺桃花精完成任務,還沒結束~~~~(>_<)~~~~ ,怎麼辦嘛!!!!

 

風雲OL裡想要快速找到一個人的方法只有三種,一個是得知對方的座標,二是和對方快速組隊,然後選擇傳送,三則是夫妻間有生死不離的技能。

但是,這三條對於菜鳥金同學竟然一個都用不了,難道,他要在這個荒漠裡自生自滅?!

不要呀,他的茶樓,他的桃花剪,他的‥‥他的大神?!(囧!)

 

『好友』【泉水叮咚】:

你站那不要亂跑,我傳送到三線地圖去找你。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你快點啊,這裡好荒涼啊好荒涼 T T

 

在中找了個有樹的地方盤腿坐下,還好這個地方看起來沒有怪,要不他就真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可是,為什麼,他覺得自己慢慢地飄起來了呢?!

在中低頭看自己的腳下,口胡!他現在已經離開地面有一段距離了,難道,地心引力在遊戲裡不起作用?還是風雲的投資商不喜歡牛頓?

難怪他在遊戲裡都沒有看見蘋果,榴槤神馬的倒是挺多的。

啊啊啊啊啊啊!

正胡思亂想著呢,他整個人就被倒吊起來,腰間纏著一條樹藤,看起來很柔韌,事實上,硬的跟鋼絲一樣。

氧化鈣!他的腰要斷了。

這,這個竟然是個樹精,還是會玩SM的樹精,你這樣捆著個女醫師是要鬧哪樣!!!

在中從裝備板上掏出一把小匕首,然後按下C鍵,樹藤嫋嫋的飄起一個-1,然後更加囂張的把他往樹叢裡拽。

丫丫個呸的,這是赤裸裸的藐視啊,現在連個破樹妖都欺負他這個菜鳥,天理何在啊!

越想越氣憤的金小在拿著匕首,也不管會不會戳到自己,就興高采烈的左戳右戳,我戳我戳我戳戳戳‥‥

呼!好累,看著自己的HP值不斷的下降,再揉揉自己酸疼的手腕,在中終於認識到原來做活塞運動也這麼辛苦,難怪那些演員每次都喘的跟跑了一萬米一樣。

不知道大神會不會‥‥

在中腦海裡出現那天那張沒有臉的照片的裸體版,六塊結實的腹肌,汗水順著脖頸流下來滴落到身下跪趴的白皮膚的人身上,那個場面——,那張臉——

——嗶——

金在中面紅耳赤的捂住臉,提醒自己,你夠了哦!!!

一定是俊秀這幾天看BL漫畫把他傳染了,在中遷怒,拿起手中的空水瓶,朝著對面酣睡的人砸去。

嗷!金俊秀中彈,彈起來撞到的腦袋,然後蚊香眼的倒回枕頭上繼續睡。

這隻豬!!!

 

在中忿忿的繼續戳樹藤,一萬八千的血量,夠他從天亮戳到天黑了,真是,金在中自暴自棄的想乾脆回重生點算了,反正他的裝備也就那麼點,大不了不要了。

正打算拿著匕首自殺,消息提示音即使阻止了他。

 

『好友』【即墨】:

小‥‥白菜。

 

小白菜?

大神這是在喊誰?!

在中艱難的回頭看了看附近,好像只有大神和他兩個人來著,難道,難道,大神其實是陰陽眼,可以看見鬼?!

媽呀,這個遊戲有,有,有,有鬼呀呀呀呀呀!!!

哼(ˉ(∞)ˉ)唧

金在中上牙磕下牙,嗒嗒嗒嗒的響著,顫抖的手回覆大神。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神,你,你是不是看到了什麼?(顫抖)

 

『好友』【即墨】:

你。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神馬!那,我被附身了?!~~~~(>_<)~~~~

 

『好友』【即墨】:

‥‥我是說我在叫你。

 

大神被小菜鳥脫線的思維打敗,難得話多的解釋。

他一上線就在找這個小菜鳥,沒想到他竟然會跑到三線沙漠來,這裡的怪都是血厚型,一般只有城戰才會選擇這裡。

 

『好友』【即墨】:

別亂動,我救你。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o⊙)哦

 

在中瞪大眼睛,看著大神在身上掏啊掏,掏啊掏,然後,拿出一個黃色的桃符?

然後黃色的桃符飄到空中,轟的變成一團火焰,朝著他飛過來。

( ⊙ o ⊙ )啊!

火焰越來越大,整棵樹都燒了起來,金在中置身於火焰中,在心中腹誹大神,搞什麼嘛,這是要把他燒成北京烤鴨啊。

o(>﹏<)o不要啊

燒了一小會,他突然覺得自己整個懸空,然後‥‥掉進了一個懷抱,一直緊閉的雙眼睜開,這才看見自己正被大神抱在懷裡。

這個算不算英雄救英雄啊?!

在中美滋滋的想,大神真帥!

 

『好友』【即墨】:

沒事了。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嗯。(發呆)(疑惑)

 

『好友』【即墨】:

在想什麼?

 

大神主動問他了!!!金在中一激動,平時在宿舍貧嘴的毛病登時發作。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在想啊,我怎麼沒有浴火重生變成火鳳凰呢?

 

『好友』【即墨】:

‥‥‥

 

看著大神無言的回覆,在中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讓你貧,讓你貧,個中下貧農,個沒出息的赤貧。

這種時候作為一個假女人?他是不是應該學習言情狗血劇可憐兮兮的回覆說:人家好怕怕的啦。

然後大神也應該含情脈脈的回答說:別怕,還有我。

——哦,紫薇!

——哦,爾康!(喂!禁止亂入)

後來,和胖子討論過這件事情之後,他就徹底是釋懷了,因為胖子說如果是他會回答說:嗯,因為這個技能只能變火雞!(猥瑣)

原來,大神的六個點竟然是那麼溫暖人心的回答(咦= =!)

 

『好友』【即墨】:

你要去哪?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好像是要去桃花島。

 

『好友』【即墨】:

桃花島是一線地圖,你怎麼跑到三線來了?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迷路了T^T

 

『好友』【即墨】:

上來!

 

上,上來?!

金在中驚!

~(@^_^@)~

口胡,這樣不行啊大神,太快了,而且這大庭廣眾之下的,哎呀!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神,那個‥‥我‥‥

 

【系統】:玩家即墨邀請你使用坐騎蒼雲紫鵰(接受/拒絕)

 

原來是要帶他用坐騎啊,在中的臉再次爆紅無比,都是金俊秀的那本漫畫的錯!!!

在三次元咆哮了一陣,在中按下接手,然後就看見女醫師小鳥依人的騎在大鵰的脖子上,整個人依偎在白衣俠客的懷裡,呼嘯的風拂過臉頰,底下的景物變得很小很小。

比翼雙飛,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會想到這個詞,在中打開截圖工具,保存圖片,然後放進資料夾。

這個是他的回憶。

 

『好友』【即墨】:

下次不要亂跑。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v⊙)嗯,你怎麼會在荒漠那裡?

 

『好友』【即墨】:

路過。

 

艾瑪,大神就是大神!!

竟然能從一線地圖直接路過到三線地圖,還順手救了他這個無辜的羔羊。

在中看著全服唯一一隻飛行坐騎帶著他順利抵達桃花島,忍不住星星眼的看著放開大鵰背手而立的大神發呆。

國色天香服裡也有幾個隱藏職業的玩家,可是為什麼只有即墨大神看起來這麼遺世而獨立呢?!

 

『好友』【泉水叮咚】:

你人呢???????我在荒漠了。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那個,泉水啊,我碰見大神了,他順手把我帶回來了,不好意思啊,讓你白跑了。

 

『好友』【泉水叮咚】:

你說即墨??NND,敢撬老娘的行,看來我不教訓他一下,他就不知道大姨媽為何這樣紅,你叫他在那等著!!!!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泉水啊,你冷靜。【順毛

 

『好友』【泉水叮咚】:

一邊站著去,沒你的事兒,這是爺們之間的事!!

 

咦,那他是什麼??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喂!【哀怨臉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神,那個‥‥

 

『好友』【即墨】:

怎麼了?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泉水說讓你在這等她一下。

 

大神沉默。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那個,其實你不用理她,她那人就那樣,其實人挺好的,要不,你先走吧,我和她說,她聽我的。

 

小白菜對某人熟稔的語氣成功的刺激到了大神,於是,大神慢悠悠回覆。

 

『好友』【即墨】:

沒事,正好我也有事想找他。

 

大神要找泉水?!

在中想起大神搶親事件,莫名的一陣寒意,他怎麼突然有不好的預感呢。

兩個人相對無語,直到泉水叮咚“咻”出現在兩人中間,估計是降落失誤,一身黑衣服的刺客四仰八叉的倒在大神的腳下,頭髮散了一地。

 

『當前』【即墨】:

不用行此大禮,免禮平身吧。

 

噗~~~~~

金在中噴了,原來大神也會開玩笑的。

怎麼突然覺得和他的距離就拉近了呢,高高在上的大神原來也會逗人開心!

 

『當前』【泉水叮咚】:

Cao!即墨,你個卑鄙無恥陰險狡詐的小人。【暴跳

 

『當前』【即墨】:

謝謝誇獎!鄙人受之有愧。

 

『當前』【泉水叮咚】:

!!!!!!小白,我們走!去修煉——夫!妻!技!能!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哦~~~~~

 

在中看了眼大神,他還想和大神再聊一會呢,可是‥‥出嫁要從夫啊,真是!

 

『當前』【即墨】:

小白菜,跟我走!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哈?????

 

『當前』【泉水叮咚】:

喂!那是我老婆,你回去找你的芳華去。

 

『當前』【即墨】:

我和她沒關係。

 

在中心裡一鬆,不知道為什麼,看見即墨說他和芳華絕代沒關係的時候,他整個人都要漂浮起來了,就好像奧特曼打敗了小怪獸,水冰月(美少女戰士)遇到了夜禮服假面,SUPERMAN終於買到了新內褲一樣舒坦。

\(^o^)/~

 

『當前』【泉水叮咚】:

靠!那跟我有什麼關係,小白,走了,過幾天還有夫妻決鬥大賽。

 

『當前』【即墨】:

小白菜,跟我走。

 

『當前』【泉水叮咚】:

小白,不要理他,我們走!!!!!!!

 

『當前』【即墨】:

小白菜,跟我走。

 

『當前』【泉水叮咚】:

氧化鈣!!!你想怎麼樣?!就會說這一句啊【鄙視

 

『當前』【即墨】:

小白菜,跟我走。

 

『當前』【泉水叮咚】:

Shit!!!!!不要覬覦我的人,你搶親失敗了已經。

 

『當前』【即墨】:

小白菜,跟我走。

 

泉水叮咚暴走了,徹徹底底的暴走了。

她玩這個遊戲很早很早,基本屬於資深玩家,國色天香裡的人她基本沒有不認識的,即墨這個人她也是聽過的,據說為人低調,沉默寡言,除了自己幫派的人基本不會其他玩家接觸。

現在呢,這個傳說中清心寡欲的大神在這光明正大的和她搶男人!!!

搶親都失敗了,他還這麼理直氣壯的,是要怎麼樣!!!

尼瑪!傳言都是放屁,放屁還有個味兒聞聞,這傳言連個鹹淡都沒有(啊喂!你吃過?)

 

『當前』【即墨】:

小白菜,跟我走。

 

『當前』【泉水叮咚】:

你夠了!!!!!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那個,我說‥‥

 

『當前』【泉水叮咚】:

你閉嘴!!!【炸毛

即墨,你!@#¥%‥‥&*

 

炸毛的女人真可怕!

金在中看著滿屏的暴走宣言,默默無語兩眼淚的圍觀。

鬧哪樣啊!他才是當事人啊!!

為什麼最後輪到他閉嘴啊!啊喂!!

這兩個人當著他的面搶他,難道不應該問問他的意見嘛!!!

 

『當前』【泉水叮咚】:

即墨,讓小白自己決定。

 

BH女一錘定音,成功的把火燒到了他的身上。

喂!他只是說著玩玩的啊!不能這樣啊,這兩個人他要怎麼選啊,泉水是現實生活裡的準女友,按理說他應該捨棄素未謀面的陌生人選泉水,可是大神,大神是他的‥‥

反正大神在他心裡是有不一樣地位的,怎麼辦?!

如果真的打起來,他當然不能希望泉水輸,可是他怎麼會有希望大神贏呢,雖然,只有那麼一丁點兒。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

 

『當前』【即墨】:

決鬥吧!不要為難小白菜。

 

唔唔,正在糾結的在中感動,大神,你就是我的救世主啊,你就是那冬天裡的一把火,你就是上廁所沒帶紙的時候的那一塊錢啊!(噗= =!)

 

【公告】:玩家泉水叮咚邀請玩家即墨決戰於雪山之巔。

【公告】:玩家泉水叮咚邀請玩家即墨決戰於雪山之巔。

【公告】:玩家泉水叮咚邀請玩家即墨決戰於雪山之巔。

 

‥‥‥‥

 

世界毫無意外的炸鍋了,前幾天大神搶親的八卦還沒過去,然後這條公告徹底的讓所有人的八卦魂崛起了。

 

『世界』【媽媽咪呀】:

決鬥!!!這兩個ID讓我HP全滿啊,我看錯了吧,這個遊戲其實可以重名的對吧,對吧。【驚

 

『世界』【淫蕩帝】:

傳說中的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吧這是,上次大神搶親不是失敗了嗎?

 

『世界』【大咪咪】:

大神怎麼不應戰啊????

 

『世界』【喵喵水水】:

據說,是金花不是菊花是個大美女,所以兩大高手才會這樣拼死拼活的搶她!

 

『世界』【指甲剪愛仙人掌】:

真的?比芳華絕代還美???

 

『世界』【鬼見愁】:

廢話,小白菜最美!!

 

『世界』【幫寶適】:

小白菜最高,老大,加了個油,把小白菜搶回來當壓寨夫人。

 

『世界』【XX有一腿】:

‥‥求是金花不是菊花的照片!

 

『世界』【內褲外穿】:

+++++++++++++++++++++++++++++++1!!!!!

 

‥‥‥‥‥

 

世界的樓歪的跟比薩斜塔有的一拼,而且,他才不是什麼美女!!!!

他是純爺們!╮(╯▽╰)╭

在中囧囧有神的關上世界,這個時候,他還是不要說話的好,正想出面調停一下泉水叮咚和大神的莫名矛盾,就看見世界刷出一條公告:

 

【公告】:玩家即墨應戰。

【公告】:玩家即墨應戰。

【公告】:玩家即墨與玩家泉水叮咚九點決戰於雪山之巔。

 

大神應戰了!!!

這難道是傳說中原配和姦夫的決鬥,啊喂!

在中天馬行空的不知道說什麼好,這個時候,他給誰加油都不好吧,但是,怎麼看都是泉水勝利的希望比較小。

在遊戲中,他還是做個賢慧的老婆比較好,他要是跟大神求情,大神應該不會拒絕的吧。

(╯﹏╰)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那個,大神啊‥‥你

 

『當前』【即墨】:

我會小心的,不要擔心。

 

喂!誰要說這個啊,你沒看見泉水的臉都綠了嗎?!

‥‥就算說,我也會私你的好不好,這樣光明正大的,感覺真的很奇怪啦!

節操掉了一地的金某人完全忘記泉水才是他的正牌夫君,ORZ。

 

【公告】:茶樓【寂寞為你】升級為茗茶坊,玩家即墨受邀成為二掌櫃,一周年店慶,茶水全部一折。

 

大神,他竟然同意了!

短短的幾個小時裡發生了這麼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在中已經忘記之前邀請大神開店的事情,看見這條公告,才想起來這件事。

原來,真的有守株待兔這種事啊,真的有兔子傻得撞樹啊!

大神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或者,他被盜號了???

在中正想去世界平息一下各種人的嚎叫和猜測,宿舍的電話就響了起來,俊秀還在睡覺,他只好光著腳跑到門口接電話。

真冷!!!

啊嗚又把他的拖鞋叼到哪裡去了,這隻壞貓。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接通就是女人的嚎叫聲,在中一頭黑線的把話筒拿遠,等那邊叫完了,這才說話。

「泉水,你怎麼了?」

「金在中,你竟然邀請即墨和你開店,都不和我一起????」

「那個,我只是‥‥手滑了。」

「那即墨怎麼同意了?」

「‥‥‥」

「也許‥‥大神,他也是手滑了!」

反正手滑這種事,已經變成419最可能發生的事情的榜首。

╭∩╮(︶︿︶)╭∩╮

 

那邊泉水像被踩了尾巴一樣慘叫,在中無奈的轉身打算回到遊戲去安撫她,宿舍的門正巧被人推開了。

然後,他的臉就首當其衝的和門板親密接觸了。

「咦,小白白呢?」胖子豪邁的跨進來,看電腦開著,卻沒見到在中,「騎著啊嗚出去了。」

「胖子,啊嗚才一歲。」大七⊙﹏⊙b汗

「我‥‥在這。」金在中虛弱的從門板後面伸出一隻手,該死的胖子,差點把他變成夾心餅乾。

「呦,您在這COS背後靈啊。」胖子嘴賤是他最大的特色。

然後,十八歲以下兒童禁止觀看的暴力畫面被自動切掉。

「說吧,回來幹嘛的?」在三次元欺負完人的在中威風凜凜的俯視胖子。

「( ⊙ o ⊙ )啊!,你不說我都忘了,班導讓我們趕快去操場,今天是拔河比賽,說前幾天給我們打電話我們都沒接。」

「拔河?」

「對啊對啊,快點換衣服,馬上就是我們班了。」

胖子推著在中進廁所,在中萬分不舍的回頭看著電腦,他想看大神和泉水決鬥,他不想去拔河。

難得有人為了他而決鬥哎!

只是,金小在同學沒有想到,這次的班級比賽,讓他有了個終身難忘的特殊記憶,堪比小行星撞地球一樣火爆。

 

 

 

 

 

 

Chapter ten——DAY 10

 

說起來,這個拔河比賽是T綜大每年的傳統,不止這個,像什麼徒步大會,趣味運動會,辯論賽,舞林大會,K歌之王等等都是年年舉辦,是這所大學的特色之一。

對於很多熱愛交際的人來說,這是一項難得的福利。

但是對於金在中這種恨不得用502把自己黏在床上的小宅男來說,那種冬天把人凍成冰棍,夏天把人曬成液體皂的天氣裡,還是在宿舍睡覺比較實在。

-_-|||

而且,操場又沒有大神決鬥,真是!

咿呀,當初,他為什麼要頭腦發熱的跑到這麼個“活潑”的學校,喂!

其實,在中所在的T綜大是B市頗有名氣的高等學府之一,主校區選址在市郊的大學城裡,山明水秀,交通便利,最關鍵的是T綜大向來強調“素質學習”,不以學生的成績看人,這讓很多高考生都把這裡當做首選,在中也是一樣,當年填志願的時候毅然決然的捨棄了自個爸媽任教的C大,從S市千里迢迢的來到T綜大,在B市生根發芽,茁壯成長。

只是,最近他這朵小花有點瀕臨凋謝的危機⊙﹏⊙b汗

 

「小白白,原來你和烏龜是遠親啊,」胖子邁著歡快的腳步走在最前面,看在中一臉不情願的在後面慢慢挪,立刻吐槽,「腿短就是不好呀。」

「你才腿短,你全村都腿短,短的跟板凳兒狗一樣。」金在中立刻跳起來反擊。

NND,他最討厭別人戳他痛處了,氧化鈣!

胖子是北方人,長得人高馬大,身高和體重基本都在185以上,長寬高基本持平,遠看就好像一個四方煤氣罐兒。

而他,長得白就算了,隨他媽,長得秀氣也就算了,隨他生在江南的爹,怎麼吃都不胖暫且不提,但是,這個179.5的身高是鬧哪樣,他往胖子邊上一杵,根本就是舊社會的地主和長工的鮮明對比。

「得,少爺我錯了,」胖子見勢不好,立刻高舉雙手投降,金小在一炸毛,八匹馬都拉不回來,「咱們還得先經過荷香苑才能到操場,再不快走,班導肯定扒了我們的皮。」

在中撇撇嘴,看著不遠處的建築物一側“荷香苑”三個大字在陽光下熠熠生輝,不禁想掩面吐槽,他一直搞不懂學校給宿舍樓命名的人是怎麼個思維。

比如說他們住的那棟樓叫菊仙樓,往前推的幾棟樓分別為命名為荷香苑,牡丹園,芍藥舍,最狗血的當屬不遠處的女生宿舍區叫怡紅閣,據開學典禮那天校長說這是取自文學巨作《紅樓夢》。

口胡!為什麼他覺得這些名字都那麼‥‥風塵呢,那個命名的老師真的看的是《紅樓夢》而不是《金瓶梅》?!

也許胖子對菊花的執念就來自於他們住的是菊仙樓吧,吧,吧!

所以說,如果他們住的是荷香苑,那胖子就會改行熱衷於爆荷花?!(咦= =?)

 

金小在一直有這種邊走路邊神遊的毛病,曾經撞過大樹,護欄,門等各種障礙物後依舊頑強的死不悔改,所以,他今天又一次變成了叮咚鏘了。

只是這會撞上的是一個身高可以媲美電線杆的小帥哥,穿著白色條紋上衣,藍色褲子,露出一截綠色襪子的受害者倒是沒怎樣,反倒是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眼冒金星。

為什麼受傷的總是他?!

這些高個子都是浪費糧食的人,拖出去槍斃十秒鐘!!!╭(╯^╰)╮

「啊啊啊啊,我的煎餅啊,你死的好慘啊。」小帥哥拿著的煎餅掉在地上,這會正哭天搶地的好像世界末日。

「那個,對不起啊。」在中爬起來,手足無措的伸手拍拍小帥哥的肩膀,不知道怎麼安慰他比較好,「要不,我帶你去再買一個吧?」

「真的?」本來還在嚎哭的小帥哥立刻轉頭,伸出兩個手指在在中面前搖了搖,「兩個。」

「‥‥好。」

囧rz,乾打雷不下雨,哭的跟什麼一樣,一滴眼淚都沒有。

丫一定是四川來的,變臉技術爐火純青。

 

「小白白?」

「白白?」

「小白?」

胖子的聲音由遠而近,估計是發現他不見了,雖然知道要找他是好事,但是能不能不要像喚狗一樣的邊走邊喊啊,口胡!

我就不理你!【傲嬌臉

「那我們快走吧,大門口那家的脆餅可好吃了。」小帥哥竊笑,撞一下換個煎餅,太值了啊。

趕明兒他就站在馬路中間等人撞他,要是一天有十個人撞他,他的午飯就有人解決了,尊好。

萬歲\(^o^)/~

「金在中啊,你怎麼還在這啊!!」在中正要往校門口走,胖子就迎了上來,拉住在中的胳膊,「俊秀差點開飛船去潘朵拉星球找你。」

你才阿凡達呢,在中挑眉,正打算解釋下自己滯留的原因,一邊的小帥哥如同被雷劈一樣顫抖的手指著在中連連吸氣:「你你你你你,你是金在中?醫學院的那個?」

「我就是啊。」在中莫名的點頭。

難道最近有什麼通緝犯也叫金在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帥哥立刻呈癲狂狀,好像一直觸電的貓,在原地不停地轉圈兒,掉在地上的煎餅被踩的稀爛,很有排泄物的架勢,「我竟然見到活體的金在中了!!!」

奇怪,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名?!

而且,什麼叫活體金在中啊,摔!

「那個,同學,你還好吧。」金在中伸手戳了戳小帥哥的背,這年頭的人說話都這麼‥‥不著調?

「沒事沒事,」小帥哥突然轉頭對著在中鞠躬,然後把掛在胳膊上的一塑膠零食通通塞進他懷裡,嚷嚷著:「這些都給你。」

然後不等在中和胖子反應過來,這孩子撒丫子就跑,格外顯現出有一種萬馬奔騰的氣勢。

X﹏X暈

這,這什麼情況?

不但不要煎餅,還送他一包零食?

「在中,聽說昨天晚上大雨,精神病院的後牆倒了,」胖子嚴肅的拿過在中懷裡的零食,「所以,我要檢查一下這些零食的安全。」

「切,想吃就直說,」在中一臉鄙視的看著胖子垂涎欲滴的胖臉,「反正我也不愛吃。」

 

兩人鬥著嘴走到操場,果然基本人都已經到齊了,帶著帽子的班導正和一個穿著黑色上衣的男生說話,剛剛那個神經兮兮的小帥哥也站在他們的身邊。

「我想起來了,」胖子一拍大腿,「我說剛剛看那個人怎麼那麼眼熟,那是校會的副主席啊。」

原來,他們學校的副主席這麼2,難怪選這個天兒拔河!

在中繞到一邊仔細看,問胖子:「那個人是誰?」

「那個黑衣服的?那個是主席,叫朴有天,沒想到他也來了,難怪班導這麼緊張。」

「不是,我是說那個。」在中指著站在那邊一群人的身後一個穿著一身白衣的男生,劉海落下一縷擋住眼睛,身體靠著樹,一隻腳撐在樹上,抱著胸,嘴角帶著一點點笑意,明明是在鬧哄哄的人群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讓人感覺他在的地方是一個獨立的區域,任何人都不能侵犯。

雖然看不清楚臉,為什麼覺得那麼像大神的感覺呢!

那次在遊戲裡,大神好像也是這樣出現在他的面前,淡淡的,突然的出現,像是臨江的仙人,踏波而來。

「不知道,沒見過,可能也是學生會的成員吧。」胖子敷衍了一句,跑到班級隊伍的最後,沒辦法,他這種體重最適合呆在後面當秤砣兒。

「在中,趕快進隊。」班導在那邊安排完,見在中還呆呆的站在原地,拖著他的手把他丟在隊伍的中間。

「老師,我‥‥」醫學院的男女比例勉強算的上均衡,而且這次的對手是設計學院,應該用不上他這種被歸為“老弱病殘”的麻杆兒吧。

「醫學院10級三班對設計學院10級五班,拔河比賽,準備。」裁判拉著繩子的中間,宣佈規則。

在中看著自己白嫩嫩的手,然後認命的一聲嘆息,抓住粗糙的繩子,就當是去死皮了,電光火石之間,背後伸出一雙大手握住了他的小手,然後搭在了繩子上。

神馬情況!!

金在中驚恐萬分的回頭,剛剛在樹下站著的白衣男子此時正站在他的身後,雙臂展開圍在他的身側,兩腿分開夾住他的腿。

他們現在的樣子應該很像麻花吧!!!

o_O???

金在中一臉茫然的看著對方淡淡然的樣子,又不好意思開口去問,都是男人,他總不能說——喂!男男授受不親。

「你,你好。」思量再三,金在中還是決定先問個好,附帶一個甜甜的微笑,糖分10+。

「嗯。」

聲音很好聽,但是,表情很單調。

口胡!這個人,不會是面癱吧!!

「你是醫學院的學長?」

「嗯。」

原來是學長啊,在中轉頭目視前方,沒有注意到班導被之前的小帥哥捂著嘴拖到了樹後面。

【班導畫外音:啊喂喂!你,就是那個白衣服的,你哪個院的?怎麼跑到我們隊伍裡去了,唔唔‥‥非禮啊!】

「白哥,我站你後面吧。」遲到的大七看見在中,立刻跑到他的身邊。

「哦,好啊。」

「後面。」白衣學長氣勢凜然的和大七對視,伸手指了指後面。

「那個,我和他是舍友,所以能不能‥‥」大七商量道。

「後面。」

「那個大七,要不你就到後面去吧,胖子在後面呢。」在中眼見著氣氛僵硬,連忙打圓場。

「好吧。」比賽快要開始了,大七看了白衣學長一樣,選擇妥協。

金在中回頭對他笑了笑,然後再心裡嘀咕:最近是怎麼了?怎麼都愛搶他呢?

難道說他長得比較像金元寶?!

 

「預備,開始。」

裁判一聲令下,兩邊的隊伍都開始使勁,在中雖然勁不大,但是秉承著重在參與的原則,也開始整個人重心往後的使勁。

但是,拔著拔著就覺得不對勁。

這不是他第一次拔河,但是卻第一次遇到這麼‥‥貼身的隊友。

後面的那位疑似面癱臉的學長整個人都要貼到他身上了,身上的熱氣熏得他暈乎乎的不知東西南北,好吧,雖然他本來就不知道。

貼得緊是因為擠他還能理解,但是大家都用兩隻手拔河呢,為什麼就這位要一隻手纏在他的腰上,他整個人都貼在他的胸膛上,幾乎能感覺到對方的心跳。

對了,估計昨晚被樹妖綁著的感覺就是這樣的!!!

「那個,學長,你幹嘛摟著我?」

「會摔倒。」

「哦~~~」

「可是,有點緊,我快不能呼吸了。」

「‥‥‥」

「那我鬆一點。」

「哦~~~~」

「真的會摔倒?」

某位冒牌學長為了證明自己是清白的,偷偷伸出長腿絆住前面的無辜群眾,然後無辜群眾哎呀一聲倒地,被踢出隊伍。

金在中驚了,徹徹底底的驚了!

原來學長這麼好!

「謝謝。」

「不客氣。」

某位電線杆子收拾完班導回來聽見這段對話,下巴掉了一地。

太太太不要臉了,竟然這麼光明正大的吃小白菜的豆腐。

鄭允浩,你這個缺德的玩意兒。

 

但是出乎某個人意料的是,更無節操的還在後面,比賽進行到一半,金在中一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石子,腳下一滑,整個人不可抑制的往後仰去,然後,然後,他就覺得自己的屁股挨到了一個結實的物體上。

悄悄地用餘光掃了一眼,那個結實的物體竟然是學長的腿,他,他竟然坐在了學長微微彎曲的大腿上!!!

不過,肌肉好硬啊,身材一定不錯。【喂

「小心。」

依舊是簡短的話,在中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燃燒了,他現在完全是被抱在懷裡呀呀呀,哪有拔河拔成這樣的啊啊啊,口胡!

這位學長呼出的熱氣都噴在他的頸間,金小在最大的弱點就是怕癢,於是忍不住的低頭想要掙脫開。

「別亂動。」就在金在中左扭右扭想要蹭下來的時候,學長發話了。

「嗯?」金在中疑惑狀想要轉頭看他,但是很快他就不疑惑了。

!!!

這是什麼情況,誰來告訴他,他屁股碰見的某樣有點堅硬的東西是一根黃瓜,而不是別的!!!

而且,為什麼聽著對方的呼吸聲,他覺得自己也有抬頭的傾向呢!!

胖子,大七,俊秀,救命啊!!!

這個世界玄幻了啊啊啊啊!!!!!

金小在風中淩亂ING。

 

「嗶,比賽結束,醫學院勝。」

正當金在中覺得自己鼻血即將噴湧的時候,坑爹的比賽終於結束。

他受不了了!!!

火燒屁股一般的紅著臉往胖子那邊衝,只留下某位吃到肉的學長心情大好的摸著下巴。

「在中,你幹嘛?」看著在中像脫軌的火車頭一樣衝過來,胖子抓著他的肩膀問,「你這個臉是剛剛摔進紅油漆裡了?」

金在中拍著胸口不說話,關鍵是他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不能說,剛剛他和一個男人拔河拔得‥‥性致高昂??!!

「沒事,現在幾點了?」

「九點半。」

「啊啊啊啊啊啊,趕快回宿舍,我的決鬥啊。」

「胖子,我哥和人決鬥?」

「怎麼可能,他的操作註定只能鬥啊嗚。」

「好吧,你哪來的這麼多零食?」

「供奉!」

‥‥‥

 

在中一溜煙的跑回宿舍,比起剛剛的意外事件,他現在還是更想知道大神和泉水決鬥的結果。

然後,可是,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因為出門的時候沒有關電腦,所以,在中剛坐下來就看見聊的熱火朝天的世界頻道,以及閃個不停的好友頻道。

 

『世界』【芙蓉姐姐嫁冠希】:

沒想到啊,大神竟然沒有應戰!!!!臨陣脫逃啊。【震驚

 

『世界』【唐胡擼】:

也許是被芳華絕代帶回家跪搓衣板去了吧,為了小三決鬥啊,太扯了。

 

『世界』【我是小號】:

樓上的,我這輩子都不想吃糖葫蘆了。

 

『世界』【唐胡擼】:

切,我就不信你不擼,裝什麼大尾巴狼。

 

『世界』【我是小號】:

我還真不用,我是女的!!!!!!!!!

 

『世界』【唐胡擼】:

那你是不用,你只要有黃瓜就夠了‥‥

 

『世界』【罄竹難書我的帥】:

表歪樓,大神到底怎麼回事啊??

 

『世界』【放個P抽死你】:

搞不好是斷網了,斷電了,死機了神馬的,我才不行大神會不戰而逃,泉水肯定沒他厲害啊。

 

‥‥‥‥

 

大神逃跑了???

怎麼可能!!!

你聽說過奧特曼被小怪獸打趴下的嗎,你聽說過有柯南破不了的案嗎,你聽說過蜘蛛俠被蜘蛛咬死的嗎!!

他寧可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也不相信大神會逃跑!

大神怎麼可能打不過泉水那傢伙!!!

金在中震驚的拖動滑鼠,然後看到世界最上面的公告。

 

【公告】:8:50 玩家即墨沒有應戰。

【公告】:8:55 玩家即墨沒有應戰。

【公告】:9:00 玩家即墨沒有應戰。

‥‥‥

【公告】:玩家即墨不戰而逃,玩家泉水叮咚獲勝。

 

口胡!大神真的沒有決鬥,怎麼回事啊?

打開好友列表,果然,大神的頭像是灰的,倒是泉水線上,看見他上線,立刻劈裡啪啦的發了一大段話過來。

 

『好友』【泉水叮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即墨他什麼意思啊,竟然藐視我,壓根就沒參加決鬥,我一個人跟傻X一樣在雪山上站了半個小時,一群圍觀群眾還以為我是北極熊啊,鬧哪樣啊!!!!太過分了,金在中,你給我把他找出來,老娘要親自了結了他!!!!!!!!!!!!!!!!!!!!!!!!!!!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泉水,淡定啊!!!可能是他有事情吧,而且,我,我也聯繫不到他啊。【攤手

 

『好友』【泉水叮咚】:

鬼信啊,你們倆的樣子明顯是JQ好多年了!!!!!!!小孩都能下地打醬油了吧,哼。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冤枉啊!!!!

我是真的沒見過他幾次,而且,泉水,你不是雷男男生子(⊙_⊙)?

 

『好友』【泉水叮咚】:

我要是信你,我就是俊秀。

 

『好友』【老紙屁股是D cup】:

喂喂喂!泉水妞,不帶你這麼赤裸裸的鄙視我的智商的!!

 

『好友』【四五六八我是七】:

對啊,委婉點。

俊秀他昨天還算對了一道三年級的數學題。

 

『好友』【泉水叮咚】:

‥‥我下次注意。

胖子呢,我有事問他。

 

『好友』【四五六八我是七】:

他在二線採藥。

‥‥‥

 

這邊的幾個人聊著天,在中默默地點開好友列表,驚奇的發現大神上線了,連忙發了個笑臉過去。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神,你沒決鬥?剛剛掉線了?

 

『好友』【即墨】:

嗯,處理了點私事!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哦~~~~~

那個,世界的人都在說你‥‥

 

『好友』【即墨】:

我看見了,我來處理。

 

然後大神就再無音訊,在中打開世界頻道,很快就看見大神的所謂處理。

 

『世界』【即墨】:

不想被洗白的都閉嘴。

 

然後世界寂靜了。

大神,多說一句話會死嘛!!!!

而且,你確定你這是在處理,不是在挑釁?!

%>_<%

 

『世界』【即墨】:

本人即墨和芳華絕代無任何關係,無憑無據散播謠言者,殺。

 

『世界』【貓尾巴】:

好帥好帥。【星星眼

 

『世界』【三鹿奶粉真好喝】:

大神,求合影!!!

 

『世界』【馬桶套的哀傷】:

大神啊大神啊大神啊,弱弱的問:那你和金花姐有關係嗎?

 

『世界』【筆記本墊腦】:

同問。

 

『世界』【容嬤嬤愛紫薇】:

我也想知道,不會被洗白吧。

 

『世界』【即墨】:

現在還沒有。

 

在中本來笑眯眯的看著大神的宣言,然後僵硬的哽住,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大神其實跟他什麼關係都沒有?!

滿地打滾!

 

『世界』【即墨】:

但是,以後不一定。

 

世界的各種人滑到了!!

啊喂喂!在中也淚目,不帶這麼大喘氣嚇人的,說兩句話之間還要過個年啊,要不要給你放個鞭炮啊,口胡!

 

『好友』【即墨】:

茶樓的貨我補過了,我帶你去練級,想去哪?

 

一,二,三,四‥‥十七個字!!!

大神竟然一口氣說了十七個字,神跡啊!!!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神,你今天心情很好?(疑問)(疑問)

 

『好友』【即墨】:

嗯,不錯。

 

心情不錯啊,那他是不是可以和他討論下泉水的問題,這麼下去不是個事啊。

總不能沒事就決鬥吧,那還過不過日子,而且,要是大神輸了,他會很‥‥難過的!【鄙視

在中斟酌用詞打算做一下心裡調解員,然後‥‥

就看見一條公告出現在自己的消息欄。

 

【系統】:玩家芳華絕代發動決鬥技能,附加理由:你這個狐媚子!!

(接受/拒絕)

 

狐媚子??

說他??

可是,他媽說他長得比較像貓,習性也比較像貓?!

 

【公告】:玩家芳華絕代邀請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決戰於華山之巔。

【公告】:玩家芳華絕代邀請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決戰於華山之巔。

【公告】:玩家芳華絕代邀請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決戰於華山之巔。

 

這這這,什麼情況啊!!!

剛剛上演過原配和姦夫的決鬥,現在又開始大房和“小三”的狗血劇嘛,喂!

金在中本著自我吐槽的基礎淚流滿面。

他是最無辜的好不好?!

讓他一個小菜鳥和一個快轉職的刺客PK?!

不帶這麼欺負人的,~~~~(>_<)~~~~

 

『好友』【即墨】:

接。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

 

『好友』【即墨】:

明天我幫你決鬥,把你的號給我。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哦~~~~~~我的帳號:jinxiaozai33@sina.com.cn 密碼:XXXXXXXX

 

『好友』【即墨】:

不怕我是壞人?

 

看來大神的心情還真的是非常的好啊,按照平時,他應該只回一個嗯才對。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相信你。【遠目

 

他有什麼好不信的,大神要他這麼個破號幹嘛,要錢沒錢,要等級沒等級,最多有個茶樓,現在還是夫妻共同財產(咦??),大神有一半的經營權,他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不過,他自己還是值點錢的。

 

金小在同學不知道他的這句話對電腦那頭的人造成了多大的影響,導致某棟宿舍某間房子裡的某兩位無辜群眾以為超級月亮的能力已經影響到了他們老大的大腦。

可是,超級月亮不是只能讓大姨媽提前(⊙_⊙)?

 

【公告】: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應戰。

【公告】: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應戰。

【公告】: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與玩家芳華絕代兩小時後決戰於華山之巔。

 

盛唐大街的鴻博賭館立刻開了盤口,賭兩人的輸贏。

 

『世界』【小貓吃魚】:

我買芳華贏,這回發財啦。

 

『世界』【喵喵就是這樣】:

雖然不喜歡芳華那個人,但是,我也買她贏啊,PK榜上的人,怎麼可能輸!!!

 

『世界』【幫寶適】:

胡扯,我大嫂一定贏一定贏一定贏!!!!小愁愁,去,買一萬金的押大嫂。

 

『世界』【鬼見愁】:

你的哪位大嫂?

 

『世界』【幫寶適】:

‥‥‥

我有很多大嫂嗎?

 

『世界』【鬼見愁】:

比你媽的數量多‥‥

 

『世界』【幫寶適】:

‥‥‥

我們也去PK!!!!!!!!

 

『世界』【嗜血】:

你們太不懂賭博了,我兩人各買了五千兩,絕對不會虧本的。

 

『世界』【咆哮妹】:

樓上太無恥了,我買金花姐贏‥‥

 

『世界』【不離不棄】:

朕全部身家買小花贏!!!!!!!!!!!!!!!!!!!!!!!!!!!!!!!!!!!

 

‥‥‥‥

 

摔!這都第二次拿他開賭局了!!!!過分!!!

‥‥不過,他也要去買,全買自己贏,賠死他們,哼╭(╯^╰)╮

反正有大神在,哪怕是NPC來他也不怕!!!

這些小怪獸在奧特曼的面前,那都是浮雲!浮雲!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完全出乎了樂觀的金小在的預料,基本可以說是重建了他的世界觀,人生觀,愛情觀‥‥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