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seven——DAY 7

 

「你的姿態你的青睞 我存在在你的存在

你以為愛就是被愛 你揮霍了我的崇拜

我活了 我愛了 我都不管了 心愛到瘋了恨到算了就好了

可能的 可以的 真的可惜了 幸福好不容易怎麼你卻不敢了呢

我還以為我們能

不同於別人

我還以為不可能的

不會不可能

你的姿態你的青睞

我存在在你的存在

你以為愛就是被愛

你揮霍了我的崇拜

風箏有風海豚有海

我存在在我的存在

所以明白

所以離開

所以不再為愛而愛

自己存在 在你之外」

 

漫衍婉轉的女聲回蕩在419宿舍,一遍又一遍,好聽的歌誰都喜歡聽,但是前提是不要一天晚上迴圈千八百兩遍吧,喂!!

第十遍的時候,俊秀默默的戴上了耳機,第二十遍的時候,大七默默的打開四級聽力考試試題,第五十遍的時候,胖子終於爆發了。

古人云:不是在沉默中爆發,就是在沉默中發霉。

誰見過發霉的豬啥樣?!

胖子也沒見過,也不想見,所以,他一拍桌子,做火山噴發狀,一聲斷喝,跟著歌曲念念有詞的在中這才慢悠悠的轉過頭,單純中帶著點不解,不解中帶著點哀怨,哀怨中帶著點‥‥殺氣?!(咦= =?)

這複雜的眼神讓灼熱的岩漿立刻化為一江春水,還是帶著冰碴兒的那種,胖子哆嗦了一下,弱弱的舉起雙手和在中商量:「小白啊,咱能換首歌不?」

「不好聽嗎?」在中幽幽的摘下耳機,眼睛掃過其他兩個僵硬的人。

「好聽好聽,簡直是天籟啊,」胖子連連點頭,頻率堪比門口服裝店新買的招財貓,但是心中仿佛有千萬隻草泥馬在奔騰一般狂躁,臉上還要裝出一副誠摯的表情,「但是,那個,馬克思不是說要我們廣泛涉獵的嘛,嗨嗨,你說是吧。」

「你的表情不像。」在中一針見血。

俊秀看了眼剃著光頭,在日光燈下閃閃發光的胖子的腦門,以及他那努力想要瞪大的眼睛,還有有點抽搐但是還努力微笑的嘴角。

悲催的掩面不語,胖子啊,人家光頭可以COS如來,為什麼你愈發像一隻沒毛的豬。【遠目

「馬克思說,要透過現象看本質,小白,你看,」胖子扒開上衣,指著自己的胸口道,「你看,我這麼清純無暇的內心,撲通撲通的跳著。」

馬克思說過這些話?

-_-|||

大七做思考者沉思狀。

「那好吧。」在中一臉嫌棄的看著胖子,然後緩慢的轉回去,啪啪啪的按著滑鼠。

「吁~~~~~」胖子抹了把汗,和其他兩人對看一眼,終於不用再被荼毒了!

還沒等胖子坐穩,女子豪邁的歌聲從在中的迷你音響裡飄出,仿佛是天將萬雷,

三個人呈崩潰狀的蹲在角落,聽著在中聲嘶力竭的跟唱。

「出賣我的愛,逼著我離開,

最後知道真相的我眼淚掉下來

出賣我的愛,你背了良心債,

就算付出再多感情也再買不回來

當初是你要分開,分開就分開,

現在又要用真愛把我哄回來

愛情不是你想賣,想買就能賣,

讓我掙開,讓我明白,放手你的愛」

(#‵′)凸

「在,在中啊,你還是換回來吧‥‥」胖子在其他幾個的注目中,風化成沙,隨風飄遠。

果然,嫌棄誰都不能嫌棄舍寶

~~~~(>_<)~~~~

 

聽著神曲,在中拿著滑鼠在桌面上亂點,下星期就要交了論文只碼了個開頭,就再也進行不下去,滿腦子都是那天的那張合照,以及芳華絕代的哭訴。

自從那天血液沖腦的留下一段類似決裂的話之後,他就後悔了,後悔的恨不得能爬進電腦,把那句話拽回來吃掉。

氧化鈣啊!

大神搞不好只把他當路人甲,或者壓根就是順手救了隻小貓小狗的那種。

你能想像有一天,你家的寵物突然跑來對你說:主人,我們不要接觸了,我們不合適?!

天啊天啊,大神上線要是看見會不會覺得他是神經病啊?!!!!

~~o(>_<)o ~~

越想越頭疼的在中抓著頭髮一陣亂揉,然後抱著床梯咚咚咚的撞,驚得其他三個人集體行側目禮。

「哥啊,會疼的。」俊秀啪嘰啪嘰的啃著小浣熊乾脆麵,渣子亂飛,嘴裡還不忘勸道。

「嗚嗚嗚,秀秀,還是你關心我。」金小在起身朝著弟弟的懷抱撲過去。

「我是說‥‥床會疼。」金俊秀咽下最後一口麵,指指剛剛被在中蹂躪的木頭柱子。

咣當~~

在中起飛失敗,半途墜機,重傷不起。

{{{(>_<)}}}

其實,他也不知道最近自己怎麼了,莫名的焦躁,吃不下也睡不香,看見有毛的東西就想拽,看見有刺的東西就想拔,一跟人說話就想吵架(喂!)

所以,宿舍養著的那隻叫啊嗚的貓最近看見他就跑,陽臺上的仙人掌也漸漸有了禿頂的趨勢,同住的三個人更是視他如水火,說悄悄話都躲著他。【嫌棄臉

 

這不,胖子踩著大七的凳子,又在小聲嘀咕,在中躡手躡腳的湊上去,然後,伸出一隻手點了點胖子的肩膀。

真軟和!

‥‥‥‥

「小俊俊別鬧,我說正事呢。」

「什麼正事?」

「哎,我說,咱們要不要給小白白買點靜心口服液啥的,他現在明顯是更年期提前啊,」胖子說的津津有味,翹著個蘭花指裝模作樣道,「靜心送給媽,需要理由嗎?媽~~~~~~」

大七正對著在中,看著他咬牙切齒的表情,趕快眨眼睛示意胖子——危險。

胖子向來是個沒頭腦的,看大七拼命地眨巴眼睛,給了他一腳道:「老子對你沒興趣,拋什麼媚眼,別打岔,你說,要不小白就是大姨媽來了?」

「胖哥哥,你的婦科專業知識越來越好了啊。」在中越聽越離譜,啪一巴掌拍在他的光頭上。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胖子這才轉頭看見面色不善的在中,肌肉僵硬的傻笑,一邊用眼神詢問大七:

「你丫怎麼不提醒我這祖宗在我後面?!!!」

「我眨眼睛眨的都要抽筋了。」

「艸,吱一聲會死啊,我以為你示愛呢。」

「示愛?那我還是去死吧。」

(╰_╯)#

「胖哥哥,你剛剛在說什麼啊?」在中笑的慈眉善目,可是在胖子眼裡怎麼看怎麼像要偷雞的黃鼠狼。

「沒,沒說什麼啊,我就是說,那個,小白啊,每個月都有那麼幾天不適的日子,多喝點紅棗泡水,通經活血。」

「嗯?」

「做女生精彩不停,蘇菲超熟睡超薄系列。」

「你想表達什麼?」

「量少的日子,I dont worry,小小的身材,so mini so happy,輕巧迷你,小小護翼,七度空間的迷你。」

胖子歡唱。

「哼哼!我更喜歡的一句是:我是你的什麼?你是我的護舒寶啊,」在中摩拳擦掌逼近胖子,小菜鳥狂化成魔武士,「說吧,你是想變超薄的,還是棉柔的?!」

⊙﹏⊙b汗

 

胖子正想著怎麼求饒才不會死的那麼慘烈,還沒等跪地求饒,就被俊秀嚎的一嗓子給嚇住了,連在中都停止了動作。

俊秀喊的是:「快上風雲啊,絕色的江湖追殺令撤了,而且,絕色被併入俠骨了!!!」

「啥啥啥?」胖子驚到,「追殺令撤了?」

這幾天他們為了保護在中那岌岌可危的級數不再因為被輪白而慘兮兮的掉,實在是煞費苦心,無奈,這烏泱烏泱的追殺大軍猶如蝗蟲過境,害得他們最後不得不強制在中最近不得上線,以防他成為第一個被秒回新手區的悲催玩家。

要是追殺令撤了的話,那不就是說,他們終於不用跟看門狗一樣天天跟著在中溜了?!

「嗷嗷嗷嗷,大神就是那上帝啊,」胖子登入遊戲,果然掛在世界置頂的追殺令已經無影無蹤了,取而代之的是絕色和俠骨柔腸合併的公告,「不過,絕色怎麼會和俠骨併幫,我記得併幫要不就是幫站輸的一方自動併入,要不就是幫主之間‥‥」

「把後面那段話嗶掉。」

「好吧,要不就是幫主之間——嗶——」

基本只要有腦子的人都明白絕色撤掉追殺令一定是大神的功勞,那個排行榜第二名的女人的實力可是很可怕的,加上又有一群腦殘的追隨者,一般人不會讓她屈服的。

只是,這個節骨眼上併幫,難道是在昭示著什麼?

俊秀偷偷看在中的臉色,他家哥哥盤腿坐在床上,電腦放在膝蓋上,面色沉靜的打開世界頻道,一條一條的往下看。

‥‥‥‥

 

『世界』【需要掏耳勺的機器貓】:

我也覺得絕色同意和俠骨併幫肯定有隱情啊,前幾天還不顧即墨的九鳳令下了江湖追殺令,今兒就撤了令,還答應併幫,總不會是芳華絕代頭腦滑絲了吧。

 

『世界』【不離不棄】:

那個女人有大腦?!太神奇了!

 

『世界』【杏仁酥】:

喂,樓上的樓上的那個,你沒有耳朵,要掏耳勺幹嘛?

 

『世界』【需要掏耳勺的機器貓】:

老紙用掏耳勺爆菊不成啊,多事(╭(╯^╰)╮)

 

『世界』【杏仁酥】:

是小的有眼無珠,膜拜,爆菊的技術日新月異啊。(叩首)

 

『世界』【最愛皇上的是我】:

哎哎哎,你們說,會不會是即墨大神以撤銷追殺令為代價,同意芳華絕代帶著絕色併幫啊!!是個人都知道,併幫唉,傳出去意味著什麼,倆幫主有一腿唄。

這赤裸裸的三角關係啊!!

 

『世界』【齊腰小短裙挺芳華】:

絕對有一腿啊,我們芳華跟那個什麼菊花放一起真掉價兒。

 

『世界』【不離不棄】:

蜘蛛他媽的還全是腿呢,也沒見你和他有一腿,三角你妹,回家看你的三角褲去。

 

『世界』【齊腰小短裙挺芳華】:

老娘不穿三角褲!!你什麼東西,我說他們,管你什麼事!你這麼插進來算什麼!!

 

『世界』【不離不棄】:

你內褲都不穿不是找插嘛!切。

還有,本大爺不跟裸奔的人說話!噁心!!!(嘔吐)

 

『世界』【是公公不是太監】:

不離不棄同學淡定!

插一句話啊,那這是不是說明,其實大神根本不喜歡芳華絕代?!然後芳華絕代用追殺令威脅大神?

 

『世界』【是梨花不是詩歌】:

搞不好,所以說,也許,芳華絕代才是小三??(扣鼻屎—)

我挺喜歡那個金花的,平時雖然不說話,但是挺和氣的,開的店價格也公道。

 

『世界』【杏仁酥】:

搞不懂啊搞不懂,大神的世界你別猜,你猜來猜去也不明白。

 

『世界』【注水豬】:

即墨大神閃現,芳華絕代哭哭啼啼,是金花不是菊花三緘其口,這仨人到底要幹嘛。

 

『世界』【地獄之虐】:

即墨!你要是個男人,就出來說個明白,磨磨唧唧的跟倆女人攪和不清,你的第一也該讓位了!!!!

 

這個地獄之虐是個神奇的存在,最近有事沒事都會跳出來說兩句,基本都是針對大神,要嘛挑釁,要嘛謾駡,被禁言了很多次還不悔改。

據不少群眾懷疑這個ID也許是火焰地獄的小號,自從火焰地獄被逼到刪號,這個號就開始浮出水面。

「哥,你,別想太多啊,就是個遊戲。」金俊秀見在中目不轉睛的樣子,連忙安慰,他哥哥從小就是個死心眼,這要是真較起真兒來,那可不得了。

「我能想什麼?」在中反問。

‥‥‥‥

你想大神唄,俊秀心裡想,嘴上卻不敢搭話。

他能想什麼呢?

從一開始就是他一個人在自說自話,所有的猜測都是他自己腦補出來的,大神從來沒有和他說過什麼明確的話,即使是後來的那兩句解釋也是模棱兩可,似是而非的讓人搞不清他的本意。

即墨,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白哥,你不會是網戀了吧?」那邊的大七最近迷上小說,看了半響抬頭看在中,「我覺得你的症狀很像啊。」

「網,網,網戀?!」在中被風閃了舌頭,一哆嗦。

「嗯,這本書上說網戀的人上網的時間變長,每天會魂不守舍,有時候高興,有時候傷心‥‥」

「stop!」在中打斷大七的話,捂著耳朵搖頭,「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你那都是歪理邪說,不許再看!!」

「哦。」向來好欺負的大七收起書,俊秀和胖子在心中歎氣:唉,他們的舍寶又傲嬌了!

他不會真的是有網戀傾向了吧?

可是,大神是個男人啊,而且他也是個男人啊?

還是他的女號讓他的內心產生了扭曲的變化,所以才會覺得身體硬體設施都一樣的男人也很好?!(啊喂!)

口胡!他金小在明明喜歡萌妹子的,(⊙v⊙)嗯

 

就在金在中同學被網戀兩個字深深的刺激的找不到北,拼命找理由證明自己喜歡妹子的同時,不遠處的另一間宿舍裡,風塵僕僕的從外地趕回來某大神,目不斜視的上樓,刷卡,進門,衣服都來不及換,就登入遊戲。

沒辦法,在外地遙控指揮總是沒有自己動手來的放心。

宿舍裡的其他倆人對視一眼,同時抱怨道:「喂,你沒看到我啊?」

「所以?」

「所以你應該打個招呼啊,我好不容易和方華談妥條件啊,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穿著粉襯衫的男生翹著腳。

「嗯,那今晚不用你打洗腳水了。」

「‥‥‥‥」

「話說,哥啊,上次小白菜都拒絕你的好友申請了,你還要怎麼樣啊?」另一邊拿著個比臉都大的漢堡啃著男生笑的大小眼,笑容裡明顯有幸災樂禍的成分,「你不行哦,人家根本不屑於你這隻老牛哦,你那麼多準備,白費心機啦啦啦。」

大神也有吃癟的時候,他怎麼這麼開心呢!

「沈昌珉,下次調研報告自己寫。」

「哥,我錯了,我有罪。」

沈昌珉看著鄭允浩默默的解決掉幾個曾經出言詆毀過在中的人,然後劈裡啪啦的打字,忍不住問:「哥,你還不打算採取行動?」

「還不是時機。」大神自信滿滿,那個小白菜遲早是他的囊中之物,比起主動出擊,他更想聽見小白菜先開口。」

他的愛好是放長線掉大魚。【得意

「真陰險。」做了兩年的舍友,沈昌珉光看他的表情就知道這個腹黑男的想法。

素未謀面的可愛的小學弟,願你晚點再被大灰狼吃掉,阿門。

「昌珉,這你就不懂了,這叫溫水煮青蛙,咱要的就是那過程。」

大神聽完朴有天的話,笑的春暖花開,可是宿舍的溫度卻持續下降。

他鄭允浩看中的人,怎麼會讓他跑了呢。

本來打算下一步繼續採用懷柔戰術誘拐小白菜上鉤,但是經朴有天這麼一攪合,看來啟動第二步戰略計畫了。

唉,追個人容易嘛!

大神的手指在鍵盤上飛舞,把剛剛在消息欄上打出的想要向在中解釋的話逐字逐句刪除,然後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

芳華絕代這現成的靶子不用白不用啊,用來刺激他們家小白菜實在是再趁手不過了。

 

但是,大神很快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小白菜在躲著他,一次兩次還覺得是意外,但是每次只要他出現的地方,小白菜就跑的比神五還快(神舟5號:中國第一艘載人的太空梭),這總不會是他的錯覺了吧。

茶樓丟給掌櫃的,刷怪的時候看見他連爆出的材料都不要,上線就隱身,連帶著他那幾個朋友都是見到他就跟見到瘟神一樣,跑得比兔子都快。

金小在很彆扭,大神很頭疼,但是轉念一想,這應該是金小在同學對他有感覺才會這樣的吧。

看來,他的策略是對的,魚線還要繼續往長了放才行。

就在大神沾沾自喜,覺得萬無一失的時候,發生了一件讓他措手不及,差點駕鶴西去的大事!

 

 

 

 

 

Chapter eight——DAY 8

 

金小在同學在T綜大有個很2很文藝的外號叫“金三杯”,在少數人的口中廣泛流傳,程度媲美校門口小餐館的招牌菜“三杯雞”,而這次的大神的悲劇也是因為這個小號引發的。

被醫學院和傳媒學院戲稱為“三杯啤酒引發的血案”。

而這也是,為什麼後來鄭家家規的第一條就是禁止金在中在任何沒有鄭允浩的場合下喝酒的原因。

好吧,現在,讓我們把畫面切回一天前,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中學生作文選,不許亂入)

這個源遠流長的外號緣起大一的新生文藝晚會後的慶功宴。

 

在迎新生文藝晚會上,金在中臨危受命客串了把主持人頂替某個據說出去打工未歸的學長,穿著白西服的小在在乖巧可愛的模樣深得人心,激發了大批學姐的母愛,在慶功宴上被捏的嗷嗷叫之後又被灌酒,沒想到,三杯啤酒下肚,就開始進入系統故障的狀態。

基本表現為大腦不受控制,小清新一秒鐘變話嘮,問什麼,說什麼,問一句,答十句,最可怕的是就算不問,他也能自個蹲你面前,把那些陳麻爛穀的事情掏個底朝天,導致當晚全體工作人員都知道金小在同學三歲之前一直覺得自己是卵生,五歲的時候還不敢一個人睡覺,七歲的時候被媽媽逼著穿了小裙子出門逛街等一系列糗事。

於是,人送雅號——金三杯!【斜目

從那之後,金在中基本滴酒不沾,遇上有喝酒的局,都召喚胖子保駕,才讓他沒有在入學短短的大半年裡,把面子和裡子都丟的光光的。

但是,人有失手,馬有失蹄。

人道是,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金小在恪守的規矩在他的待定女朋友泉水的生日宴會上被打破的連渣都不剩,喝前三杯的時候他還有點意識,記得好像是向來以BH的性格著稱的泉水拉著他喝交杯,他不願意,於是只能自罰三杯,在之後的事情‥‥

TNND,你見過誰喝多了,還想得起來自己是男是女,是人是鬼啊!

胖子以前喝多了還想圍著電線杆撒尿呢,囧rz

(#‵′)凸

 

金在中醒來的時候是下午時分,地點在宿舍的床上

雖然不指望一睜眼就看見美女溫柔的笑容,但是一睜眼睛就是胖子最近愈發的膨脹的有點走形的臉,是要怎樣!

頭疼欲裂的恍惚中,在中的腦海裡只鐺鐺浮現出五個字:

「好大的,泡‥‥芙!」

「去你爺爺的泡芙,我這分量怎麼著也是巨無霸漢堡。」胖子的大嘴在在中腦袋前開開合合,貌似還有口水流下來的可能,在中下意識的往溫暖的被窩裡縮。

口胡!胖子的大嘴看起來好像鱷魚,他不要當無辜的小金魚,被一口啊嗚掉。

「小白白,你醒了沒啊?」胖子看在中瑟縮的樣子,忍不住去扭他的鼻子,這別是酒精中毒喝傻了,這孩子本來就不精,這要是傻了,以後可賣不出好價錢了?(咦?!)

「豈可修,鱷魚退散。」

「俊秀啊,快來啊,你哥的大腦被一鍵清空了。」胖子呆愣愣的看著在中皺著鼻子掙脫他的手,然後‥‥做出動感超人的經典動作。

「哥,這是幾?」俊秀正在刷牙,滿嘴泡沫的跑過來豎起兩個手指對著在中說。

「是胖子。」

「嗯,沒事,清醒著呢。」金俊秀醫師診斷的手法乾淨明瞭。

胖子默ING。

金家一對深井病,喂!

 

「行了,既然清醒了,就登入遊戲吧。」胖子深吸一口氣,雙手在身側做起飛狀,準備從在中的床上跨到對面自己的床上。

「我今天不想練級。」金在中用被子蓋住頭,聲音悶悶的。

-_-#

他不高興,他很不高興,所以他不想玩遊戲。

不想看見芳華絕代每天在世界裡唧唧歪歪的和一群人討論她和大神的浪漫史,炫什麼炫,有本事你把大神也抓來說啊,有本事你寫成一本傳記,每逢一三五拿出來當聖經誦讀啊,專揀他線上的時候冒泡是鬧哪樣?!

他金小在在T綜大可是很搶手的,堪比教育超市的衛生紙?!(噗= =?)

還有就是不想走到哪都有人議論紛紛的指著他評頭論足,什麼那個就是即墨大神的姘頭,什麼他就是那個名字很拉風的菜鳥,什麼據說他是大神他三姨媽的鄰居的兒子的妹妹的同學的孫子——

氧化鈣!他又不是人民幣,幹嘛哪哪都看著他啊(╰_╯)#

最不想的就是看見那個衣服白的跟做雕牌洗衣粉廣告一樣的某個人,以前拼死拼活的等他,他不出現,現在倒好,芳華絕代在那邊跟瓊瑤阿姨一樣秀恩愛,他就在這邊跟裝了追蹤器一樣,去哪都能看見他,見了又不說話,就直不楞登的看著他,跟勾魂似的。

╭(╯^╰)╮哼,衣服白了不起啊,棺材臉了不起啊!

有本事脫光了跟他比啊,口胡!(喂= =!)

 

「誰讓你練級了,」胖子的胳膊越揮越快,頗有千手觀音降臨的氣勢,「是你答應了泉水說要跟她結婚。」

「我我我,跟她結婚??」金在中倒吸一口冷氣,指著自己的鼻子,咳嗽不止。

「對啊,」胖子跨出一條腿,繼續打擊在中,「你昨天吐了人家一身,還不給人家走,拖著泉水囉哩八嗦的說到半夜,最後還是要和她結婚。」

「我沒聽見,沒聽見,我什麼都沒聽見。」金在中捂著耳朵在床上打滾,做無知狀,滾動過程中,一不小心,撞倒了飛行模式全開的某位胖兄。

然後,T綜大宿舍一區幾乎所有人都聽見「砰,( ⊙ o ⊙ )啊!」的巨響。

宿管阿姨出面闢謠:絕對不是有人跳樓,只是,意外,純屬意外,當然也絕對不是地震。

因為跳樓的聲音效果應該是——啊啊啊啊啊啊啊,砰!

 

半個小時之後,金在中自暴自棄的登入遊戲,雖然他根本不記得他曾經說過要結婚這種鬼話啊。

只是,答應了人家女孩子的事情絕對不能爽約,他又不是大神那個沒有‥‥良知的魂淡,他金小在是頂天立地的男人!

男人,男人中的男人,男人中的戰鬥機,哦也!\(^o^)/

~~~~(>_<)~~~~雖然這麼說,可是他真的很害怕啊。

他還沒談過戀愛呢,怎麼就要先結婚了呢?!

而且,是嫁啊,嫁人啊,魂淡!

 

『好友』【泉水叮咚】:

啊,你來啦,走吧,去月老廟,請帖我都發出去了,酒席也都訂好了。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嫁給你?

 

『好友』【泉水叮咚】:

不然呢?

你人妖號,我妖人號,絕配啊。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還沒有心理準備。

 

『好友』【泉水叮咚】:

準備毛啊,又不是讓你生孩子,點個確定就完事了,快點。

 

口胡!讓他嫁人,還是在大神剛剛和芳華絕代在本服鬧的風生水起的時候嫁人,還不如讓他生孩子算了,聽說還能休個產假。

扭扭捏捏的跟著泉水來到月老廟,果然,廟前已經是人山人海,不少人見了他們都放出禮花技能。

在中忍不住的往後縮,怎麼這麼多人來看他成親?!

難道,難道,他金小在在遊戲中也是名人了?!

ORZ,做名人的感覺真好,在中昂首挺胸邁著正步跟在泉水身後走進月老廟,完全忘記剛剛自己在路上的百感交集。

風雲裡成親是個體力活,啊喂喂!不要亂想,就是說,要結婚的男女玩家首先要聽NPC的一段教誨,類似婚姻登記處的婚前宣誓。

這句話是胖子說的,很有經驗的樣子,讓在中懷疑他是不是已經偷偷結過婚了!

教誨過後,新郎新娘要在月老廟前示眾?或者說招待賓客,其實就是站在月老廟門口讓人圍觀,金在中看著小醫師傻兮兮的和泉水刺客站在月老廟門口,好像兩頭呆頭鵝一般,就忍不住想要掩面。

真呆啊!

正巧尿急,在中看示眾還要一會,就急匆匆的往廁所跑。

沒辦法,人有三急,就像屁憋著不會變成打嗝,尿憋著,應該也不會變成‥‥口水吧!

金在中這一走不要緊,世界之後發生的精彩事情他可是全都錯過了。

 

 

8:59

即墨上線,發現幫裡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連平時一直強調原地打坐有助於儲存脂肪的鬼見愁都不在幫派頻道。

這清明節還沒到,怎麼集體玩起了失蹤,即墨打開幫派頻道,召喚幫裡的八卦鼻祖暮色青青。

『幫派』【即墨】:

青青,你人呢?

 

『幫派』【暮色青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幫主啊!!

 

『幫派』【隨心所你妹】:

丫丫丫丫丫丫丫丫,幫主啊!!

 

『幫派』【君心思我心】: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參見幫主啊!!瓦是新銀!

 

『幫派』【幫寶適】:

哎呀,我也是新人。

 

『幫派』【鬼見愁】:

老紙也是新人啊,新的不能再新了,新的跟護舒寶的擦腳布一樣。

 

『幫派』【幫寶適】:

泥煤,不要諷刺我不洗腳好不好?!我是忘記了!忘記了!!!!還有,我叫幫寶適,不是護舒寶!!!!!!!

 

『幫派』【鬼見愁】:

有區別嗎?不都是兜在屁股上的,就看你是愛吸血還是吸尿唄。

 

『幫派』【幫寶適】:

尼瑪,我要和你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

 

『幫派』【鬼見愁】:

P唄,打你還不是小意思,真人還是電腦?不過要等我吃完喜糖!

 

‥‥‥‥

 

即墨本來很有耐心的看著某兩位鬥雞掐得你死我活,但是鬼見愁這吃喜糖一出,他就立刻敏感的想到了之前芳華絕代擅自做主說要結婚的事情,於是問道:

『幫派』【即墨】:

誰結婚?

 

『幫派』【暮色青青】:

我知道,我知道,是泉水叮咚,就是碧海潮生的幫主,那個全服出了名的妖人,我的偶像呀。

 

『幫派』【即墨】:

哦,鬼見愁,送份賀禮過去。

 

鄭允浩長出一口氣,右眼跳了一天,害得他今天剪視頻都靜不下心,還好,不是他們家小白菜要成親,嚇死他了。

 

『幫派』【鬼見愁】:

幫主大人,那我就去了!

 

『幫派』【鬼見愁】:

我真的真的去了哦。

 

『幫派』【鬼見愁】:

你不要後悔哦!!!!

 

『幫派』【即墨】:

廢話真多,滾!

 

『幫派』【幫寶適】:

哎呀,小愁愁啊,走吧,咱們去挑一朵盛開的最好的菊花送給碧海潮生的新任幫主夫人吧,茶樓這回變成夫妻店咯。

 

『幫派』【即墨】:

等等,誰結婚?

 

『幫派』【鬼見愁】:

是泉水叮咚和是金花不是菊花的婚禮啊‥‥(攤手),這會兒應該正在認證中吧。

 

!!!!!!!!

鄭允浩只覺得五雷轟頂,萬年不變的淡定臉裂開了一條縫,並且有越裂越大的趨勢,他要‥‥進化了。

他的!小白菜!嫁人了!!!!!!

向來操作精准的大神遲鈍了幾秒才把自己傳輸到月老廟前,按在滑鼠上的手指微微顫抖,耳邊是宿舍某對無良的室友的對話。

「唉,珉珉啊,你說,什麼叫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丫子啊?」

「天天啊,這句話的意思就是:你辛辛苦苦培養的小菊花,還沒有見到大黃瓜,就落入了奸人之手。」

「咿呀,聽起來真是‥‥哀傷呀呀呀呀。」

「可不是啦啦啦,長線沒釣著大魚,怎麼掉了個炸彈呢,你說。」

「唉,沒辦法,小白菜那是校花校草啊,不是一般人兒,哪像你我,路邊八毛錢一斤的大蔥,沒人要啊,沒人要。」

「哎呀,珉珉啊,哥的腳那個疼哦,一抽一抽兒的。」

「哎~~~~呀,哥啊,你可不能屎啊,你屎了我不就得改嫁了啊,哎呀我的天兒媽呀!!!」

某大神懶得理會那兩個幸災樂禍的缺德貨,打開消息欄,急匆匆的想要阻止這場婚禮,但是,神都不是萬能的,何況他只是個大神。

 

【公告】:玩家泉水叮咚與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喜結連理,白頭偕老。

 

遲!了!

兩個大字金光閃閃的砸下來。

大神看著月老廟前的兩個小人頭上冒出一模一樣的紅心,只覺得眼前一黑——他老婆,竟然被人搶了!!

嬸可忍叔不可忍!!!!

不理會世界滿屏的恭喜以及對於之前三角戀中的主要人物的成親的一百零八種猜想,大神果斷的按下了一個神聖的按鈕:

——搶親!

 

風雲OL是個很人性化的遊戲,所以設置了搶親這個環節,只要搶親者和新郎決鬥勝出,並且賠償新郎一萬金之後得到新娘的同意,就可以成功的搶到新娘。

但是,自從開服以來,還沒有人成功搶親,基本都是死在了最後一關上。

啊喂!廢話,人家小夫妻既然結婚,怎麼會貿貿然的跟一個無厘頭的搶親者私奔。

當金在中提著褲子從廁所裡出來的時候,就看見螢幕上的系統消息提示他:

 

【系統】:玩家即墨與你的夫君決鬥勝出,並支付一萬金,你是否同意搶親

(同意/拒絕)

 

這這這,這是什麼個情況!!!

在中驚!!

提著褲子的手鬆開,露出裡面白嫩嫩的‥‥當然不是屁股,而是白嫩嫩的內褲,上面畫著顆漂亮的小草莓。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大神來搶新郎了!!!」在中在宿舍尖叫,胖子,俊秀,大七,依次倒地不起。

拜託啊,金在中,你看清楚點,系統不支援男人和男人結婚的!!!!!

「大神是來搶你!!!」三個人異口同聲。

「是,是嘛!!!你們知道啦!」在中嬌羞,如果沒有耳朵擋著,他的嘴就要咧到後腦勺去了。

「哥,請你不要這麼樣笑,我記得我沒有一個姐姐叫在中。」俊秀不忍再看在中那個桃花滿面的樣子。

尼瑪!

「白哥,你少女了。」大七永遠是宿舍的真相帝。

金在中白了三人一眼,恨不得在宿舍蹦上幾圈,好抒發內心的‥‥奔騰感!!

大神搶親啊!!

而且是來搶他啊!!!

搶他金小在啊!!!

這說明什麼?!

金在中當機,反問自己,這這這,這說明什麼啊!!

大神喜歡他?大神喜歡搶人家親?或者,難道是大神喜歡泉水妹子???

嗚嗚嗚嗚,真是的,大神,你好歹給句話啊!

在中糾結的坐下來,捏著滑鼠不知道該按什麼?!

好吧,他承認,比起和泉水叮咚名正言順的結婚,他更想和大神做一對野鴛鴦?野鴛鴛!(啊喂!!)

哎呀,不管是什麼屬性,他,還是比較‥‥信任大神的嘛(對手指)

 

「叮」

一條新消息!

在中點開:

即墨:不要成親!!!

然後又發過來一個好友申請。

大神竟然會用驚嘆號,金在中華麗麗的跑題,然後盯著即墨大神發了過來的四個字看了又看,下定決心。

不管了,大不了明天請泉水吃頓好的,現在誰也不能阻止他被搶的那顆萌動的小春心!!

不過,還是保險起見的為好,在中弱弱的敲過去幾個字:

大神,你真的是要搶我嗎(⊙_⊙)?

消息很快就回過來,大神今日的速度出奇的快。

即墨:我搶你,不搶你媽。

在中囧,大神,你的冷笑話,真‥‥真‥‥真帥(淚流)

{{{(>_<)}}}

「那我同意了啊。」在中的聲音好像數九寒天裡裸奔了一圈一樣,直哆嗦。

胖子看不下去,走過來要搶滑鼠:「看你那小蘿莉的樣,來來來,爺幫你點。」

「不要。」在中擋住胖子,這麼神聖的時刻,他他怎麼能讓一個不相干的人幫忙。

胖子笑嘻嘻的想要搶,在中躲來躲去,然後‥‥

 

【系統】:你拒絕了玩家即墨的搶親邀請。

【公告】:玩家即墨搶親失敗,泉水叮咚與是金花不是菊花獲得夫妻技能生死不離。

 

第二次了!!

尼瑪啊!!!第二次了!!

第一次可以說是手滑,第二次呢?

帕金森嘛,口胡!

「胖,胖子,我殺了你!!!!!」金在中僵硬的看完系統提示,然後徹底炸毛!

一個魚躍撲到胖子身上,劈裡啪啦一陣亂打。

可是,就算打死了這個死胖子,也挽回不了他這顆破碎的心!【淚眼

「俊秀,怎麼辦?」在中萬箭穿心,喋喋不休的重複這句話,騎在胖子的身上,好像曾經風靡一時的某個根據名著改變的電視劇裡的師傅。

「沒事,大神他應該,」俊秀看著螢幕上站在柳樹下一動不動的白衣俠客,點點頭道,「一回生,二回熟了。」

這玩意,也能熟?!

金在中兩行寬淚在風中翻飛,大神這會一定徹底絕望了。

 

虛弱的爬回桌子前,在中看著還等待通過的好友申請,堅定地按下了同意。

 

【系統】:你成功添加玩家即墨為好友,按F鍵展開對話。

 

「俊秀,我通過他的好友申請了,大神是不是就不生氣了?」

「哥,你說人死了之後,你才跟他說,其實他是個百萬富翁,你覺得咋樣。」

在中黑線!

思來想去,按下F鍵,在中小心翼翼的打了幾個字。

【大,大神,你在嗎?】

‥‥‥

‥‥‥

那邊沉默了一會,傳過來一排字,內容如下:

【他剛剛去世了。】

!!!o(>﹏<)o不要啊

大神,你不能死啊,你死了‥‥

你死了,我應該也沒啥事吧,在中樂觀了一秒鐘,抬頭看見胖子床頭的蠟筆小新海報。

繼續嚎哭,你總得和我說為什麼要搶親再死啊。

在中腳下的胖子不斷地翻著白眼,俊秀捂著耳朵蹲在牆角,大七一臉迷惑的吃著麵條,419宿舍在金小在炸毛暴走中度過了一個混亂的夜晚。

也‥‥錯過了輔導員的電話。

 

==============================

 

這篇還真如預料中的不是很受歡迎啊。。。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