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潛心入夢

BGM:《Girl Friend》李瑉宇

 

待金在中把車停好,鄭允浩就開心的把他拉下了車。

面前是一家熱火朝天的燒烤店。

並不是什麼特別高檔的地方,但露天的餐廳,昏黃的小燈泡,再配上高高矮矮的桌子和板凳,伴著夏夜的涼風,不禁讓人感到十分愜意。

「這樣的地方,在中是第一次來吧?」鄭允浩拉著金在中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揚揚手叫來了服務生,「在中,想吃點什麼?」

「嗯‥‥啊?呃‥隨便啊,什麼都可以,我請你,你說了算‥‥」金在中還是有些緊張,他換了個姿勢,趴在桌子上,吊著眼睛環視周圍的環境,最後眼神又到了鄭允浩的臉上。

夜晚的昏黃燈光籠罩著鄭允浩瘦尖的臉,他正在隨意的跟服務生說著什麼,豐盈的下唇一開一合,使得在中又回憶起了與鄭允浩在海邊的那次親密接觸,再借著那昏黃的光,此時在金在中眼中的鄭允浩看起來竟然顯得有些曖昧。

「在想什麼?」鄭允浩也學著金在中的樣子趴在桌子上,滿是笑意的鳳眼對上了金在中瞪得圓圓的大眼睛。

「呃‥‥沒、沒什麼啊,這裡真、真熱鬧,呵‥呵呵‥‥」金在中被鄭允浩忽然靠近的臉嚇了一跳。

「是啊,在中常年呆在辦公室裡,一定不瞭解普通人的生活吧~今天帶你來這裡,可以輕鬆一下,不用那麼緊張。」鄭允浩親昵的拍了拍金在中的頭,對面的人只覺得心跳漏了好幾拍。

我是因為你坐在我對面才會緊張啊‥‥

金在中心裡有一下沒一下的念著。

 

香辣的烤串被一盤盤的端上桌,鄭允浩熟練的為金在中一串串的烤著,任著金在中歪著腦袋看他忙來忙去。

輕鬆的開啟兩瓶罐裝啤酒,一瓶遞到金在中面前。

「給~」

「哎?」金在中看著烤的香飄四溢的羊肉,又呆呆的接過鄭允浩手中的啤酒。

在與鄭允浩愉快的交談中,金在中也漸漸的放鬆下來。

鄭允浩真的很好相處,和善的笑容,溫柔的話語,吃飯也對他照顧有佳。

「嘿嘿,跟在中相處起來,完全想像不到坐在自己面前的是傳說中的商界帝王呢。」鄭允浩一隻手撐著頭,另一隻手拿過啤酒喝了一口。

「我也沒想到國家游泳隊的神將會是允浩這樣的人啊~」在酒精的作用下,金在中少了很多羞澀,反而膽子大了起來,露出一臉俏皮的神情直直的回望著鄭允浩。

「哦?我是哪樣的人?」鄭允浩的笑意更濃了,火光一閃一閃,襯出他溫和的臉部線條。

「呃‥‥」

你是那種會讓我感覺到溫暖的人‥‥

然而這樣的話他金在中怎麼可能說出口,他看著鄭允浩期待的目光,紅著臉拖長音,然後蹦出一句,「那你又覺得我是哪樣的人啊?」

鄭允浩又笑了,他放下酒瓶,又趴在了桌子上。

「在中啊‥是那種讓人感覺不到距離的人。明明生活在一個犀利的世界,卻很親切,讓人不知不覺的想要親近‥‥」

鄭允浩說這些話的時候閉上了眼睛,長長的睫毛晃動,語氣輕柔的讓金在中呆愣了很久。

「呃‥‥是、是這樣嗎‥‥」金在中感到自己的心被一種無法言語的溫柔包圍。

活了22年,還是第一次有人說自己親切,容易親近‥‥之前都被叫做“萬年大冰山”呢‥‥ = =|||

「嘿嘿,總之,在中是個很有趣的人~」鄭允浩望著金在中明亮的雙眼,簡單的一句話裡包含了許許多多不可思議的感情,只是那時候的他們還未曾發現‥‥

 

嗡——

桌上的手機震動起來,打斷了兩人之間的談話。

「不好意思。」鄭允浩對金在中點了下頭,看了看手機,隨手按了接聽鍵。

「喂。」

‥‥‥

「璐娜啊‥‥」

原來是跟妻子的夫妻熱線啊‥‥

金在中不知不覺間竟然有些惆悵,他微微的低著頭,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發出聲音,只能傻傻的聽著鄭允浩講電話。

「嗯,在外面。」

‥‥‥

「和在中在一起。」

‥‥‥

「呵呵,挺開心的。」

‥‥‥

「嗯,不會喝太多的。」

‥‥‥

「你也是,不要讓萱兒亂吃東西。」

‥‥‥

「睡覺前記得關窗戶,不要感冒了。」

‥‥‥

聽著鄭允浩與妻子之間相互關懷的話語,金在中心裡竟有些發酸。他漸漸坐不住了,一隻手摸了摸口袋裡的菸,對鄭允浩擺了擺手,示意自己要去衛生間。

沒等鄭允浩反應過來,金在中就已經起身離開了座位。

實際上,金在中並沒有去衛生間,只是倚在燒烤店門口抽了一根菸。

煙圈一點點被吐出,火光一熄一滅,竟讓他心裡有些惆悵。

金在中,你究竟在在意什麼‥‥

他是男人,你也是男人,他有妻子,有孩子,而你也從沒缺少過愛人‥愛人‥‥不,她們不是愛人,她們只是一群過眼雲煙的女人罷了‥‥

呵‥‥現在想來,我金在中活了22年,竟連一個愛人都沒有過‥‥

金在中又將手中的香煙遞到唇間,眉宇間流露出有些自嘲的淒涼笑容。

 

「在想什麼,嗯?」

身旁傳來熟悉的溫柔聲音,接著,唇上的香菸被拿掉。

金在中順著香菸的味道望去,看著身邊的鄭允浩將他唇上的菸放在了自己的嘴上。

「你‥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金在中咬咬下唇,沒了香菸的手指來來回回的纏繞。

「某人明明說是去衛生間,可方向卻是反的。」鄭允浩又眯起了他狹長的鳳眼,淺淺的笑容流露在煙幕間,散發出迷人的性感氣息。

「你打電話嘛‥我就出來透透氣‥‥」金在中有些心虛的解釋著,他不好意思的望了望鄭允浩從他嘴上奪去的香菸,舔舔嘴唇換了話題,「原來你也會抽菸啊‥‥」

「嘿嘿,其實不會,只是耍著玩的,嗆不著而已。」鄭允浩將菸送到唇間,重重的吸了一口,然後將菸蒂丟進一旁的垃圾桶,眼睛直視夜晚的星空,輕輕的將煙霧吐出。

側過臉,看著金在中微笑。

「看吧,只會從嘴巴進,從嘴巴出,完全不會吸菸‥‥要讓你笑話了,嘿嘿。」鄭允浩有些害羞的摸摸鼻子,牽起金在中回了店裡。

金在中就任著鄭允浩將他拉回燒烤店,心裡還在因鄭允浩剛剛的反應而感到困惑,直到重新坐回到座位上,然而此時的兩人,卻全然不知周圍人已經開始向他們投來了關注的目光。

看著金在中滿是困惑的臉,鄭允浩輕笑著捋了捋額前的頭髮。

「沒什麼可奇怪的呀,只是想嘗嘗在中的菸是什麼味道而已‥‥」鄭允浩的眼睛依然那麼明亮,他的聲音低沉卻很清澈,「現在得出結論:在中的菸‥也是讓人安心的味道‥‥」

「我‥‥」

嗡——

金在中剛想說話,這次反倒是自己的電話響了起來。

「喂?」金在中有些不滿的摁下通話鍵,卻在聽到對方的聲音之後整張臉上在沒有了笑容,「我說過多少次了,私人時間不談公事。」

‥‥‥

「通知他們明天早上到我辦公室來。」

‥‥‥

「沒有商量的餘地。」

‥‥‥

「嗯。」

連一句「再見」都沒有,金在中便掛了電話,這才發現鄭允浩正直愣愣的盯著他。

「呃‥‥我很奇怪嗎?」金在中摸摸自己的臉,似乎是剛剛自己職業病一般的冰山表情把鄭允浩嚇到了。

「你‥‥」

「一定是!絕對沒錯!!!」沒等鄭允浩開口說話,就聽到不遠處傳來幾個女孩子驚喜的尖叫聲。

「那個人是游泳冠軍鄭允浩吧!」

「一定是!一定是!啊!真人比電視上還要帥!」

「理想型!那完全是我的理想型啊!」

「他游泳的時候超性感的!啊!身材好好‥‥」

「沒想到能在這樣的地方碰到他!我要去要簽名!」

‥‥‥

女孩子們捧著幾本體育雜誌興奮的討論著,引來四面八方的人都看向鄭允浩與金在中所坐的角落。

「咦?他對面的人也好眼熟哦!」

「啊!我想起來了!」

被引起興趣的另幾桌年輕人也興奮起來,拼命的翻出新買的時尚雜誌。

「是他!就是他!那個超級年輕的金氏總裁——金在中!」

「哇!我說怎麼那麼眼熟!」

「他超厲害的!聽說那款特別有名的『First Kiss』系列指環就是他親手設計的!」

「超級總裁和游泳冠軍的組合?真特別啊‥‥」

「我還是喜歡鄭允浩~聽說他人特別好!進泳隊這幾年,連個緋聞都沒有~」

「我最欣賞金在中那樣的男人了~又高又帥,有錢又有頭腦~冷冷的感覺好酷哦‥‥」

「可我聽說那個金總裁的花邊新聞很多‥‥」

「新好男人和緋聞大王的組合就更有趣了‥‥」

「那又怎麼樣?!喜歡鄭允浩的誰不知道他早就結婚了,沒指望了,可金在中那樣的鑽石王老五還是活標呢~~~」

‥‥‥

此時的鄭允浩與金在中彼此僵硬的對望著,他們倆的臉在一陣紅一陣綠的翻著花樣。尤其是金在中,“花邊新聞”的討論簡直讓他整張臉都快要抽筋了‥‥

以前的金在中什麼時候在乎過這樣的事情,可現在眼前的人變成了鄭允浩,他心裡就不自覺的慌亂起來。

眼看著周圍的人已經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他們倆身上。

該不會吃個飯也要上報紙吧‥‥

人,已經開始漸漸騷動起來,有的已經拿著雜誌或筆記本向他們這邊來要簽名了,也有很多閃光燈從不同的方向射過來。

「允浩啊‥‥那個‥‥哎??!」還沒等金在中說什麼,鄭允浩就突然丟下錢,一把拉起他衝出了燒烤店。

兩人拼命的向外跑,身後的Fans與記者亂成一團。

 

鄭允浩拉著金在中沖出燒烤店,跑到門口停了一下,反應了一會也不知道該往哪跑。這時候的金在中卻爆發出他小邪惡的本性,直接踢倒門口的廣告板擋住大門,然後反手拉住鄭允浩,就向停車場跑去。

二話不說,將鄭允浩塞進法拉利,自己也坐進去,鑰匙一插,揚長而去,留下身後數不清的遺憾與抱怨聲。

「呼——」金在中和鄭允浩同時喘了一口長長的氣,然後看著對方憋紅的臉,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在中你好帥啊!一腳把整個廣告板都踢倒了!」鄭允浩的眼睛裡閃著無限興奮的光芒,他左右的揮著手臂,好似在將剛剛的情景重演一遍。

「哈哈哈哈!呀!你還說我呢!要跑也不說一聲!嚇了我一跳!」金在中的臉上泛著紅潤,卻也透露著惡作劇之後那掩飾不住的興奮。

「嘿嘿,不跑難道要等著他們來抓呀~」鄭允浩輕輕的敲了敲金在中的腦袋,一邊的嘴角深陷的好看。

「嘿嘿‥‥」鄭允浩小小的舉動令金在中不知不覺的乖了下來,他抿著小嘴回應鄭允浩的微笑,生活有一種前所未有的真實感覺,讓他想要和面前的人呆久一點,再久一點‥‥

嗡——

然而就在這時,金在中的電話又很不識相的響了起來。

金在中收起面對鄭允浩的柔和笑臉,低頭看了看來電顯示,便立馬露出了一臉的鬱悶表情,摁下通話鍵。

「喂‥‥朴有天,我警告你,如果這個電話只是一個無聊的騷擾,那麼明天早上你睜開眼睛的時候就會發現自己變成了性無能。」金在中放慢車速,重新把臉轉向前面,面無表情的講著電話。

「呃‥‥在中啊,你在哪呢?來『King』吧!沈氏的老頭子快把我逼瘋了!吵著鬧著就要見你這個金家大少爺!我搞不定啦!你快來救我啊!!!」

電話裡傳來朴有天即將爆發的大嗓門,混著PUB裡的狂躁音樂,震得金在中將電話拿離自己遠了很多。

「呀!朴有天!你不要給我找麻煩!」金在中看看身邊的鄭允浩,漲紅了一張臉。朴有天的大嗓門不用揚聲器,就完全跟公放一樣‥‥

「在中啊在中啊!你不來,那老頭子就要我領他去你家樓下,等不到你他不甘休啊!」朴有天絲毫不給金在中否定的機會。

「我!‥‥」金在中還想破口大駡,卻感到鄭允浩拍了拍他的肩膀。

金在中正綠著臉想著該怎麼跟鄭允浩解釋,卻見他微笑著點頭。

「去看看吧,說不定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呢。」

「呃‥‥」金在中瞪大眼睛看著鄭允浩愣了三秒,便立刻被朴有天不停的「在中在中」給拖回了現實。

他考慮再三,然後重新換回了商界帝王的自信臉龐,連聲音都有了點雀躍。

「OK,朴有天,我五分鐘以後到。現在你需要瞭解兩件事:一,把老頭子給我穩在『King』裡等我過去;二,你這個月的獎金沒了。」

「什麼?!在中啊!在中!在中!!!‥‥」

金在中完全無視掉朴有天剩下的話,瀟灑的摁下了「結束通話」。沖鄭允浩“搞定了”的微笑一下,然後一腳油門,向著市里最大的夜生活俱樂部——『King』,駛去。

 

 

『King』是市內最大的夜生活俱樂部,夜幕降臨的時候,這裡的一切才剛剛開始。

「總裁。」金在中帶著鄭允浩走進『King』的時候,值班經理已經帶著幾個領班在門口等候多時了。

恭敬的對金在中鞠了一躬,抬抬眼,警惕性的瞄了瞄金在中身旁的鄭允浩,停下了後面的話。

鄭允浩先是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了對方眼中的含義。

「我出去等你,順便透透氣~」鄭允浩拍了拍金在中的肩膀,轉身欲走,卻被金在中拉住了胳膊。

「他是自己人,有什麼事就說吧。」金在中抓著鄭允浩的胳膊不放,面無表情的對著值班經理抬了抬下巴。

「是。老闆跟沈氏總裁正在M廳等您。」

「知道了。」金在中揚揚手讓人都下去,然後拉著鄭允浩向M廳走去。

 

「呦~能把咱們金大少爺請來,可真不容易啊。」包廂裡,幾個衣著西裝的男人正在相互拉扯著。

看到金在中來了,坐在一旁的中年男子揮了揮手,朴有天也輕咳了兩下,場上的人便立刻散開。

「在中。」朴有天搶先一步走到金在中身邊,剛想開口卻被金在中抬手止住。朴有天與金在中對視一下,又看了看他身邊的鄭允浩,才信任的對他點了點頭。

「沈總,好久不見。您老身體可好?」金在中在朴有天身邊坐下,讓鄭允浩坐在自己的另一邊。

「金少這是哪裡的話,沈某為了見您一面,就算是拼了這條老命也是值得的。」

「沈總言重了,您是長輩,在中來見您是應該的。」

「呦~~~難得咱們金大少爺如此賞臉,不曉得這生意上能否也賣我老人家一個面子。」中年男人有些玩味的看了看金在中,又瞄到了一直坐在他身邊的鄭允浩。「後面那位兄弟看著面熟,跟咱們金大少爺一起來,想必也不是普通的人物吧。」

金在中一聽這老頭子提到鄭允浩,心頭忽然一緊,剛想上前做個解釋,鄭允浩便禮貌的伸出了右手。

「您好,我叫鄭允浩,我只是在中的朋友,剛好陪他過來。」話語中沒有一絲慌亂的語氣,可掬的笑容和禮貌的握手都令金在中不失一絲面子。

「哈哈哈!難怪這麼眼熟!原來是咱們大韓民國的游泳神將!金少的朋友果然也都不是普通的人物。」

「失陪一下。」朴有天忽然起身,拉起金在中打算出包廂說點事。金在中被朴有天拉起來,眼睛卻擔心的盯住了鄭允浩。

「金少大可放心,有事您儘管去,鄭先生我替您照顧著,保證讓您滿意。」沈老頭一臉不善的笑容,看的金在中頭皮發麻,可還沒等開口就硬生生的被朴有天拖出了包廂。

門關上的那一霎那,他眼睜睜的看著幾個衣著裸露的酒女將鄭允浩圍了起來,面前的酒杯也被倒滿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金在中不滿的甩開朴有天拽著他的手,M廳外氣氛正達到一個新的High點,可金在中一心只想著包廂裡的鄭允浩,完全無法將注意力集中在其他地方。

「在中,你今天可真奇怪‥‥」朴有天有些困惑的皺了皺眉,「沈氏新提出的國家游泳館擴建計畫正在融資,他們想要拉攏金氏做最大的贊助商。」

「沈老頭是不是腦子灌水了?!我金在中在建築行業裡還從來沒有給人贊助這一說。」金在中倚在吧台前,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沈氏是想借金氏來提高他們這次活動的知名度,畢竟能得到金氏的支持,在媒體方面就已經足以上頭條了。」談正事的朴有天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臉,換上冷靜而沉穩的態度。他順手從經過的服務生手裡拿過兩杯紅酒,遞給金在中一杯,「沈老頭這次似乎是下了狠心一定要跟你合作,這幾天一直到這來,而且,聽說還準備了什麼特別的禮物‥‥」

「哦?」金在中的臉上漸漸提起了興趣,然而視線卻穿過朴有天的肩頭向他身後望去。

朴有天有些困惑的回頭,就在下一秒就輕笑出聲。

「呵,又是這麼老套‥‥」

不遠處,一個衣著火辣的女子正毫無隱晦的直視著一臉玩味的金在中。她坐在吧台邊上的高腳轉椅裡,略帶誘惑的改變了端坐的姿勢,左手的手指動了動,轉動了右手的尾戒。

『First Kiss』系列嗎‥‥

金在中輕笑,讓朴有天分不清是喜歡還是蔑視。

但往往這樣的金在中是最危險的,讓你分不清是他被你誘惑,還是自己早已深陷在他輕而易舉的陷阱裡‥‥

女人直視著金在中,將手上的戒指揚了揚,站起身,一步一步緩慢的向他走去。

「看來,我需要消失一下下了~」朴有天看著金在中翹起的魅惑嘴角,輕笑著搖搖頭。

而金在中卻也同樣輕笑著搖搖頭,他拍了拍朴有天的肩膀,只留下一句「在這等著~」,便拿起酒杯向對面的女人走去。

「果然,只有金總這樣完美的男人才能設計出這麼完美的戒指。」此時的景象,是女人正與金在中緊緊相貼,綴著金鑽的指甲有一下沒一下的勾著金在中襯衫上的紐扣,短裙下一條細長的腿微微彎曲的摩擦著金在中的西褲。

「呵,過獎了,美麗的戒指也要有美人配才叫完美。」金在中的雙眼深邃而充滿蠱惑,他用手中的酒杯冰了冰女人的大腿,惹來女人一聲嬌喘,卻在下一秒,將嘴唇貼近了女人的耳朵,「只可惜,那個人,不是你‥‥」

金在中輕輕的笑,他向後退了兩步,與女人拉開了距離,揚揚酒杯,然後瀟灑的離開,留下一臉失神與渾身戰慄的女人獨自僵在原地。

朴有天真如金在中所說的站在原地,一臉笑意的看著這場好戲發生,然後看著金在中瀟灑的向他走回來,無需多餘的話語,只需一記響亮的擊掌。

「沈老頭的禮物也太老套了。」金在中理了理襯衫的衣擺,對著朴有天露出一臉“真無趣”的表情。

「其實這禮物的品質不錯~只是沒摸清收禮物的人。」朴有天喝光了杯中的紅酒,眯起了他的桃花眼,「難得咱們金總也有把送上門的美人關在門外的時候。」

金在中一聽朴有天這麼說,臉上的笑容立刻不見了。

似乎是太在意自己在鄭允浩面前再暴露出什麼桃色新聞,碰上女人的時候,不知不覺的就直接回絕了‥‥

想到這,金在中腦子忽然一亂,想到鄭允浩還在包廂裡,不知被那沈老頭怎麼折騰呢,一串焦急湧上心頭,轉身就要回包廂。

「你要幹嘛?」朴有天及時把金在中拉住。

「回去。」金在中換回商界帝王的冰山臉龐,趕著回屋去看看鄭允浩的情況。

「沈老頭那邊你想好怎麼辦了?」

金在中的嘴角撤出一絲不屑的笑容。

「既然這大禮我不滿意,自然就沒有打破規矩的道理。」金在中冷漠的留下一句話,便頭也不回的回了包廂。

 

一打開包廂的門,金在中便看到沈老頭正端著酒杯向快要睜不開眼睛的鄭允浩說著什麼。酒杯也不閒著,立刻就被一旁都手下倒滿,沈老頭一刻不停,握住酒杯就往鄭允浩嘴裡灌。

「喂!你們幹什麼?!!!」金在中一聲大喊,止住了沈老頭的動作。

「呦~金少回來啦~鄭先生是金少的朋友,我們哪裡敢怠慢,這不喝酒喝得正盡興呢~」沈老頭一見金在中回來了,趕忙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擺出一副一本正經的姿態。

一旁,沒有人灌酒了的鄭允浩“砰”的一聲倒在了桌子上。

看著鄭允浩難受的樣子,金在中心裡一陣惱火。他直接跨過茶几,一步邁到鄭允浩身邊將他架起,就要往包廂外走。

「哎?金少這就要走了?沈某還有事想與金總裁私下聊聊呢。」沈老頭手一揮,立刻有人站在金在中面前堵住了他的去路。

此時,金在中的臉色已經黑到了極點,他微轉了一下頭,看著身後一臉警戒的沈氏總裁。

「沈總,麻煩你搞清楚狀況,現在是你有求於我。只要我金在中說一個“不”字,您心裡的那屁大點陰謀就完全沒有進行下去的可能。」金在中看了看倒在他肩上的鄭允浩,眉毛擰得更緊,「按照今天的情況看來,您的禮物金某受不起,其他的事情,也就免談了吧。」

金在中說完,也揚了揚手,朴有天瞭解的點了點頭,立刻就有手下一對一的站在了沈氏隨從的面前,給金在中安全的讓出了一條路。

「允浩‥‥」金在中看了看倒在自己肩上的鄭允浩,心裡一陣陣的擔心。

「嘿‥‥」被灌得爛醉的鄭允浩幾乎快要失去意識,他靠在金在中的肩膀上艱難的睜開眼睛,看到了金在中的一臉焦急。他的嘴角輕輕的上揚,斷斷續續的念著,「在中‥‥你‥不要‥擔心‥‥我‥什麼‥都‥沒有‥跟‥他們‥說‥哦‥‥」

「笨蛋!現在說這些幹嘛,連累你被灌了這麼多酒,是我不好‥‥走,我送你回家‥‥」聽了鄭允浩的話,金在中心裡更加自責了,他退掉身旁的隨從,一個人小心翼翼的扶著鄭允浩走出了『King』的大門。

 

「允浩,你還好嗎?」金在中將鄭允浩塞進自己的車裡,迅速的發動了車子。

「呼‥‥呼‥‥」面對金在中的問話,鄭允浩卻毫無意識,只是大口大口的呼著氣,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允浩‥‥」看著鄭允浩現在的樣子,金在中也想不出別的辦法,就乾脆將車子駛向了自己的公寓。

好不容易到了私人公寓,金在中扶著鄭允浩跌跌撞撞的進了房,艱難的把鄭允浩搬到床上,汗水早已把衣服濕透了。

鄭允浩的眉心擰在一起,呼吸急促而不平穩。金在中急忙去客廳倒了一杯牛奶送到床前,一點點的餵進鄭允浩的嘴裡。

可酒精麻痹的太深,使得鄭允浩的身體開始顫抖。他吞咽著金在中餵進口中的牛奶,卻因為嘴唇的顫抖而從嘴角流了出來。

白色而香甜的牛奶味道縈繞著鄭允浩的嘴唇,讓金在中看的有些出神。

明明都是男人,可為什麼他就好像一塊磁鐵,不停地吸著自己向他靠近。那種感覺,究竟是什麼‥‥

金在中灼熱的視線燒在鄭允浩輕輕喘息的嘴唇上,牛奶的香氣此刻好似變成了一種誘惑,使得金在中不知不覺的向著那豐盈的嘴唇靠近。

「只是碰一下‥‥應該沒關係吧‥‥」金在中小聲的念著,身體就一點點的靠了上去。

舌尖探了出來,輕舔了一下那唇上的奶香,鄭允浩的嘴唇輕微的抖動一下,就使得金在中眷戀起了那柔軟的觸感。

撫摸過他瘦削的臉龐,身體一點點靠近他的胸口,最後,金在中整個人都伏在了上面。

四片溫熱的唇瓣緊緊相揉的時候,金在中甚至要把什麼都忘記了‥‥

 

不知是酒精的作用過於強烈,還是唇上的人過於香甜,鄭允浩也不自覺的摟住了伏在他胸口的人,腦袋輕輕的轉了角度,就把舌頭滑了進去。

「唔‥‥」此時的金在中已經完全迷離了雙眼,他微眯著的眼睛,看著躺在他眼前的鄭允浩,那緊閉的雙眼,長長的睫毛在昏黃的燈光下打出參差不齊的影子。

唇上開始被一點一點的搶蝕,鄭允浩的舌頭已經全部游進了金在中的口腔,像得到甘泉一般,不放過每一個角落。

金在中的指尖插進鄭允浩棕色的碎髮裡,指腹上的神經都在突突的跳動。

他的舌頭淘氣的劃動著鄭允浩的舌頭,終於在下一秒聽見了一聲悶哼。

還沒等金在中清醒過來,鄭允浩就靠著被金在中點起的這把火將他摟緊,一個翻身,擠掉他們之間所有的空氣,將金在中壓在了身下。

細細的鉑金項鍊帶著一個小巧而精緻的掛墜從鄭允浩濕透的衣領中滑了出來。

金在中一瞬間就被那個閃亮的小東西吸引了注意力,因為他看得清楚,那個圓形的掛墜並不是一般的點綴。那是一枚小巧的戒指,流暢的兩條弧線錯位相交,似兩片薄唇相揉一般,向心處刻有清晰而華美的英文字樣——『First Kiss』。

金在中的心跳有一瞬間的加速,他深邃的眼眸直視著鄭允浩俊朗的臉部輪廓。

他眼前的男人正緊鎖著眉頭,眉心處連“川”字也皺的英俊,汗水順著他尖尖的下顎滴進金在中的衣領,四肢似是在與理智糾纏一般,拼命的壓抑著接下來的動作。

金在中感到自己心中那種不正常的感情正在瘋狂的滋長著。

他的手指爬上鄭允浩的項鍊,一點點的用手心將那枚戒指托起,數字清晰可見。金在中的心像被點了一把火,他扯開鄭允浩的襯衫,將他拉近自己,然後沉沉的吻了上去。

金在中看得清鄭允浩脖子上的戒指刻有的羅馬數字。

很清晰的『XXII』——22。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