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1

 

請在這個月夜將我帶走

在我最愛最愛你的時候

於大千世界中遇到唯一的你

如果你是那個勇敢的射手

請刺穿我的胸膛

帶走我所有不能忘懷的歡樂與悲愁

此生再無所求

只希望有一天 我也可以成為你閃閃發亮的理由

為你優秀

為你停留

為你堅持漫長一生的守候

 

 

 

吃過飯,允浩開車帶著在中來到兩人來了無數次的漢江邊,這裡幾乎沒有什麼人,只有路燈發出微弱的光芒。在中從車上下來,站在橋欄杆邊,靜靜看著江那邊的一片遙遠明亮的燈火。

允浩停好車,走到在中身邊,把外套披在在中身上。在中感覺到了,避開允浩:「我不穿,你自己穿好。」

允浩不顧他的掙扎,繼續往他身上披:「聽話。」

「哎呀,你別鬧了,我又不是沒穿衣服。這裡風大,你小心感冒了。」

允浩不理會在中的絮絮叨叨,把衣服往在中肩膀上一蓋,再把他往面前一摟,不讓他有機會掙扎出去。

在中嘆了一口氣:「這裡風大,你生病了怎麼辦?」

「你幫我擋著了嘛。」允浩笑笑,把目光投向遠處粼粼的江面,眼神也變得沉寂而又漆黑如罪。

在中看看他,然後也把目光投向了遠方。

「在在,我在想,」允浩的聲音突然輕輕傳到耳邊,「人的一生就如同這架橋一樣,有的人來到,另一些人又匆匆離開……很少有誰可以長久的停留下來。每個人的生活軌跡都向不同的方向延伸……而它每天面對這一江水,其實也在變,這一秒中的水流走了,就不會再回來……就像時間一樣,逝去了,就不會再重新來過……」

「在在,你的過去我沒來得及參與,但是請給我機會關注。我希望我們從此以後的人生都可以糾纏在一起,你的未來延伸到哪裡,我就跟到哪裡……我們都已經錯過了不能錯過的人,這一次,就讓我們抱緊彼此吧……我不會放開你,到死都不會。」

在中心安的聽著允浩的聲音在風中柔柔的傳開,沒有說話。他知道允浩是放心不下,即使兩個人朝夕相對,還是在害怕著失去。

自己又何嘗不是在同樣的擔心,擔心著這份身份懸殊的愛是否能一如既往的走下去。在中知道允浩愛他,愛著他的美麗,愛著他的身體,愛著他堅強而又柔軟的心,愛著兩個人承受著類似的痛,愛著自己為他做的一切。可是這份太過沉重的愛情將要面對的是無數考驗,來自世俗的壓力,來自社會的態度,甚至還有來自允浩的那個龐大的家庭背景。

在中是在看慣世態的人,一直以來,他都默默無聞的生活在一個狹小的圈子內,不能招惹的就儘量不去招惹,用最無言最低調的姿態獲取生活上的寧靜。然而遇到允浩之後,自己的一切都改變了,他被允浩捧到另一種生活圈子內,一個美麗富有,卻讓自己不知所措的圈子。難道真的要讓全世界都知道,赫赫有名的鄭氏集團的繼承人是一個同性戀嗎?更何況允浩的家庭勢力,是連允浩自己都應對不了的問題。

然而如果說就這樣放開,在中寧可去死……兩個人都是缺乏安全感的人,對溫暖的貧瘠以及對世態無常的歷經讓彼此不顧一切的想要抓緊對方。在中不想放開允浩,是允浩讓他明白了什麼是快樂,什麼是幸福,讓他明白了自己是為什麼而活著,他不可以沒有允浩……

在中的眼神漸漸沉靜下來……

所以……

就算是下地獄,也有我陪著你……

 

允浩回過頭,靜靜看著在中沉思的樣子,看著他漆黑的眼睛中被燈光映出的琉璃般的色彩,眼神溫柔而又心疼。

在中回過神來,看見允浩的樣子,突然綻開一個明媚的笑容,對著允浩的臉大大的“啵”了一口。

允浩一愣,也笑了:「好啊,居然敢偷襲我。不行,我要討回來。」

說著就要去親他。

在中立刻笑著去躲,允浩伸手抓住他的胳膊:「不許跑。」

在中躲閃不急,就張開嘴去咬允浩的手,允浩躲開他,抓著他手臂的手微微一鬆,在中立刻趁機掙開他,跑到一邊去。

「金小在你回來。」允浩笑著去抓他。

「我才不,你個大色狼。」在中一邊跑一邊對允浩叫,看見允浩過來抓他,立刻脫下披在肩膀上的允浩的外套,砸給允浩。

允浩被突然襲來的外套砸的微微一停,在中就“嗖”的跑遠了,看允浩離他還有一段距離,就轉過身面對著允浩,一邊衝允浩叫著一邊跳著往後退去,準備隨時開溜:

「鄭允浩我怎麼以前沒看出來你這麼色!!大庭廣眾之下非禮我!你以為我就這麼好欺負嗎?」

「是誰先非禮誰的?」允浩不幹了,拿眼睛瞪在中。

「好啊,居然還瞪我!」在中立刻用有允浩兩個大的眼睛瞪回去,一邊往後退一邊氣鼓鼓的衝允浩叫道,「鄭允浩你從今以後都不許再碰我!」

話剛落音,就覺得腳下一空,原來自己退到了臺階處。在中一慌,重心的跌了下去,只覺得左腳一崴,身體向一邊倒去,於是立刻拿手撐住地。

「啊!允浩!」

允浩看見在中跌倒大驚,立刻衝了過去:「在在,沒事吧?」

在中扶著允浩的手臂站起來,結果腳下一軟,一陣劇痛傳來,在中立刻彎下腰扶住左腿:「痛!!」

「哪裡痛?」允浩一下子慌了,扶在中在臺階上坐下去,自己半跪在在中面前,檢查著。

在中苦著臉指指左腳,允浩捲起他的褲腳,輕輕捏了捏他的腳踝:「是這裡嗎?」

「輕點,允浩,疼!」在中疼的眼淚都要冒出來了。本來自己不是這點小傷就會叫疼的人,可是允浩在面前,自己就覺得好像有多委屈似的,連說話的口氣都帶著撒嬌的哭腔。

允浩擰著眉頭著急的看著他,手下的力度更溫柔了,看在中真的很疼的樣子,站起來要抱在中:「我們去醫院。」

在中把手伸給他:「拉我起來。」

允浩的目光一接觸到在中的手就立刻變了,剛才在中一急之下拿手撐住地,結果整個右手掌被磨破了好大一塊,有血絲滲出來了。

允浩又心疼又生氣,又蹲下身,捏過在中的手腕,拿出潔白的手帕小心的給他包紮,嘴上忍不住數落他:「你都多大的人了,還這麼能闖禍!」

「我闖禍?!」在中一聽就氣了,立刻就要縮回手,「我整天在家裡哪都不去,給你做飯洗衣服的,你還說我能闖禍!」

允浩捏住他的手腕不讓他動:「好好好,我說錯了,你別動了啊。」

「又沒有傷到你!你不要管我!」在中看著允浩敷衍他的態度更生氣了,拼命的不肯讓允浩給他包紮。

允浩嘆了一口氣,俯身親親他:「乖,不要鬧了,我情願傷的是我啊,我都心疼死了。」

在中癟癟嘴,沒說話了。

 

允浩把在中抱到車上,便驅車帶他到最近的一家醫院。

醫生過來查看了一下,捏捏在中的腳踝:「是這裡嗎?」

「哎喲。」在中被捏的疼的叫一聲。

「麻煩您輕點。」允浩在一旁看著,眉頭皺起來。

醫生看了他一眼,又檢查了一下,對他們道:「應該沒什麼事,拿點藥敷上,可能要腫幾天。」

「沒有傷到骨頭吧?」允浩不放心。

「不會,傷到骨頭就不止這點痛了。」醫生對他說。

「還是拍一下片子吧。」允浩還是不放心。

「那好吧。」醫生也沒說什麼,答應了,吩咐了旁邊的護士一聲。

允浩又說道:「先把他的手包紮一下。」

結果出來了,果然沒什麼事情,只是拉傷了韌帶。允浩去拿藥,又專心聽醫生講一些注意事項,在中在一旁坐著,腳踝被包了起來。護士拿過收費單讓允浩簽字,看著這個高大英俊的男人忍不住開口問道:「那是你弟弟嗎?」

允浩面無表情的簽了名交款,淡淡的道:「我是他老公。」

那個護士一時沒反應過來,允浩收起錢包,越過她,抱起椅子上的在中,離開了。

 

回到家裡,允浩把車停好,再把在中從車裡抱出來,一眼看到包在在中腳踝上刺目的紗布,心疼的嘆了口氣,想再教訓這個不老實的小東西兩句,可又捨不得。

在中任允浩把他摟進家裡,看著允浩心疼的表情,又想著剛才他對那個護士說的話,心裡甜絲絲的。

允浩忙裡忙外的給他弄這弄那,在中也不多說話,只是一直笑著看著允浩的臉。

允浩給他洗過澡,自己再洗,然後把在中抱到床上,拿毛巾給他擦頭髮。在中任由他像弄小狗一樣弄自己,過了很久,突然去摟住允浩。

允浩扔下手中的毛巾,回抱住像八腳章魚一樣趴在自己身上的在中,兩個人靜靜抱了一會兒,允浩才在他耳邊溫柔的開口:「下次不許這麼莽撞了。」

在中側臉咬住允浩的耳朵,吹著氣說:「知道了。」

允浩只感覺耳後癢癢的一片,身體不由得酥麻下來,把在中又往懷裡攬了攬,手開始不安分的伸進他衣服裡,嘴上開始撒嬌般的說:「在在,我要。」

在中沒有拒絕,任憑允浩的手在自己身上肆虐,動了動腰,象徵性的說:「允呐……我有傷的……」

「就那點傷嘛,不會碰到的。」允浩說著就把在中壓到身下,開始順著他的脖子往下親吻。

在中仰了仰脖子接受允浩的吻,手在允浩的後背摩挲著,小心的不讓包著自己右手的紗布硌到他。

允浩吻的情動,把穿在在中身上的自己的大T恤拉高,在中往下一鑽,就脫下來了。

「以後洗完澡之後不要穿衣服了,脫起來麻煩……」允浩抱緊在中,邊吸吮著他邊說。

「是你說洗完澡不穿衣服會著涼……」在中一邊喘息著一邊回吻著他說。

「只要你乖乖聽話……哪一次還不都是裸睡……有我在你怎麼會著涼……」

「我不穿衣服你肯定說我……勾引你……」

「………」

「………」

「我們在在,現在越來越主動了……」

「喜歡嗎?」吸了吸允浩的脖子。

允浩喘息著分開他的腿,順著滑嫩的大腿內側往裡面摸:「喜歡……你什麼樣我都喜歡……」

「這麼會說話啊……」

 

潤滑之後,允浩的分身闖了進來。已經完全習慣了的在中沒有感覺到不適應,配合著允浩的節拍,跟他一起享受著激情帶來的滿足感。

「我們……什麼都契合……你的嘴剛好夠我含住……這裡也剛好容納住我……」允浩說著色情的話,沉浸在自己愛人的身體中。

他是迷戀在中的身體的,迷戀到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程度。在中也知道這一點,並為此而開心,每次都會紅著臉,盡最大可能的滿足允浩。

沒有性愛的愛情並不是圓滿的愛情。兩個人的夜生活過的好,就會更加相愛。

因為我愛著你的身體,你也愛著我的身體,我們才會成為彼此的全部。

在中喜歡允浩給他口交,雖然在中從來沒有親口說過,但是允浩可以從他誠實的身體反應中看出來,所以每次都用最能滿足在中的方式。在中有時候也會為允浩做,但允浩覺得那樣努力吞咽的在中太辛苦,而且他口技並不是非常好,所以一般不肯讓在中這樣做。兩個人都選擇對方的喜好,因此夜生活圓滿無比。

允浩赤裸的身體非常性感,在中沉迷的撫摸著那完美的線條,嘴角彎起美好的弧度。激情中的兩人的視線久久膠在一起,在對方的眼睛裡看見自己的眼睛,看見雙份的愛意。

「允呐……左邊……」

「這裡嗎……」

「嗯,快一點……」

「可以吧?再打開一些……」

「好,嗯……舒服……」

「寶貝,真美。」

 

長夜漫漫,所謂做愛,就是要做一些彼此愛做的事情。兩個人每一次都持續好久,允浩體力很好,又很溫柔,也很顧及在中的感受,所以每一次交合,都給兩個人帶來美好的感覺。

釋放之後,允浩還會停留在在中身體內,肉體貼合在一起,帶來全身的安全感和滿足感。允浩怕在中不舒服,每次結束後都會抱在中去清理,溫度剛剛好的水洗刷著兩個人身上粘稠的汗水,允浩把手指伸進在中的後庭,再抽出來,看見自己的精華從在中身體內流出,順著大腿蜿蜒而下。

允浩喜歡這樣的畫面,讓他覺得自豪。這個全世界最美麗的人,是屬於自己的,無論是身體還是心。

 

洗過之後,在中睡在床上,允浩把他的左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輕輕的上藥按摩著,溫柔的問:「還有多痛?有沒有好一些?」

「好一些了,一點痛而已。」在中調皮的伸腳碰了碰允浩的關鍵部位。

「金在中你不要玩火。」

在中呵呵笑了笑,允浩幫他換上乾淨的紗布,繫好,然後撲過來輕輕壓住在中:「膽子越來越大了啊。」

「還不是你教的。」在中對他嘟嘴笑。

允浩對他的嘴咬了一口,伸手拿被子給兩人蓋好:「睡吧。」

「好。」在中往允浩懷裡窩了窩,找到一個最舒服的姿勢,閉上眼睛。允浩看著他笑了笑,無聲的收緊手臂,在中動了動身體,抱住允浩的腰:「允呐,早點睡吧,你明天還要上班呐。」

溫柔的,慵懶的聲音,鄭允浩想聽一輩子的聲音。允浩的吻落到在中額上:「寶貝,晚安。」

「晚安。」在中停了停,過會兒又加了句,「老公。」

即使是黑暗,也阻擋不了兩張笑容令天地為之屏息的奪目綻放。允浩呼吸著在中的體香,覺得他的在中越來越愛自己了,自己也越來越愛他。肯這樣叫自己的在中,在自己身下承歡的在中,給自己洗衣做飯調理身體的在中……真的越來越愛你……

 

 

第二天允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檢查在中的腳,真的腫的老高,允浩心疼的嘆了口氣:「今天在家不許亂動了,阿姨會打掃的。」

「嗯。」

「披薩店裡我幫你請假。」

「好。」

「好好休息知道嗎?」

「允呐……」

「怎麼了?」

「扶我去廚房,我要做早餐。」

「你不要做了,我今天不想吃。」

「鄭允浩你不好好吃飯試試。」

「那我去公司吃……哎,你別下來了……好好好,你別亂動,我抱你去……」

一大清早的,家裡就熱鬧無比。

 

臨走的時候允浩不放心在中,就打了個電話給昌珉,正好昌珉今天一天只有早上一二節有課,所以下了課就跑了過來。

一進門就對用單腳跳著來給他開門的在中笑:「可憐啊。」

「我才不可憐呢,」在中白了昌珉一眼,自己大爺似的坐在沙發上,「冰箱裡有吃的,自己去拿。」

昌珉喜歡這樣的在中哥,這個被允浩調教的有血有肉的在中哥,而不是那個用冷眼看著這個世界的,了無生氣的金在中。

昌珉把冰箱裡自己喜歡的吃的全都拿出來,直到懷裡抱不下了才甘休。

在中又白了他一眼:「沈昌珉你還真不把自己當外人。」

「那是。」昌珉把零食放在桌子上,自己坐在在中旁邊,打開一包蛋糕就吃,「允浩哥從來都不讓我在他家裡當外人。」

「你就使勁吃吧,吃到腦子裡面全都是奶油,看你怎麼還能拿獎學金。」在中奚落他。

「這是智商的問題,在中呀,你是嫉妒不來的。」昌珉慢條斯理的說。

「沈昌珉誰讓你過來的!!」在中撲過去掐他脖子。

「當然是我親愛的允浩哥。」昌珉說著眼神落到在中面對自己大開的領口上,搖著頭咂嘴,「嘖嘖嘖嘖……」

在中低下頭,看見自己從脖子向下深深淺淺的吻痕,立刻拿手去遮。

「不用遮了,都看見了!」昌珉鄙視的看著在中的舉動,然後又對著他笑的一臉欠扁,「你們夜裡還不是一般的激烈啊!允浩哥的草莓種的不是一般的紅!」

「怎麼,羡慕了啊?」在中回嘴到,一邊故意湊到昌珉面前,「要不要我也給你種幾個?」

「去去去,」昌珉一臉嫌惡的撥開他,「少來噁心我。」

在中笑著,把身體往後一仰,靠在沙發上。

 

昌珉看著他,笑笑,又正色問:「哥,最近過的怎麼樣?」

「挺好的,」在中閉上眼睛,「以前從沒有想過的好……」

「那就好,」昌珉點點頭,「哥你現在一看就是很幸福的樣子。」

「有時候我也挺怕的,」在中睜開眼睛,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覺得這一切太不真實了,我好像活在偷來的時間裡……」

「不要想那麼多,」昌珉寬慰他,「你現在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允浩哥對你又好,又能幹,他也不是不專情的人,真有什麼事他也能處理好。哥辛苦了這麼多年,現在終於幸福了,還有什麼可害怕的?你以前那時候都沒怕過什麼,這會子反而怕起來了嗎?」

在中笑著睜開眼睛,伸手去摸摸昌珉的頭:「臭小子長大了嘛。」

「我本來也沒小你多少好不好,」昌珉白了他一眼,頓了頓,又道,「在中哥,你不知道我們都多喜歡你現在的樣子……現在的你才是真正的金在中……以前我跟你一起的時候,看你整天冷著一張臉,就擔心的要死。現在好了,每天的在中哥都是快快樂樂的……」

在中笑了,過了一會兒對昌珉說:「昨天允浩說要跟我結婚……」

「真的嗎?」昌珉笑的見牙不見眼,「那你答應了嗎?」

「他說一次我就答應了豈不是太沒面子了嗎?」

「就是就是,」昌珉點著頭,「多考驗他幾次,他以後才會對你更好。」

「不過,」在中想了一下,「我又怕這樣允浩會覺得我不夠愛他,他不開心。」

「你還真是賢慧啊!」昌珉的口氣不知道是讚美還是諷刺。

「小屁孩你懂什麼。」在中又敲了一下昌珉的腦袋。

昌珉撕開一袋餅乾,遞到在中面前:「要不要。」

在中搖了搖頭,突然對昌珉說:「昌珉,你回去幫我買幾本書,下次帶給我。」

「哥你想看什麼書?」昌珉好奇的問他。

在中指了指樓上:「到上面的客廳把我的那個白色的背包拿下來。」

昌珉答應著照做了。

 

在中接過包,從裡面拿出工資卡遞給昌珉:「你把這個拿著,幫我隨便賣點書,只要你覺得好,我又能看懂的就行。剩下的錢你拿著,交學費,買點東西。」

「哥,不要,我學費是免的。我獎學金都還沒用,你自己留著吧。」昌珉不肯要,又想了想說,「那我把我的書拿點來給你,我的書多。」

「也好。」在中點點頭,仍是把卡塞給昌珉,「叫你拿著你就拿著,就當我給你以後你娶媳婦的錢。」

「我娶媳婦還早著呢,你以後多給一點。」昌珉躲開他的手,往後退了退,「你有錢沒地方花就去給允浩哥買點東西啊,我現在不用錢,沒錢的時候再找你要。」

「給他買,你看他缺什麼呀。」在中說著,也不好再勉強昌珉,把卡收回去了,「你下午有課沒?」

「沒,只有夜自習,我們一星期就今天課最少。」昌珉答道。

「那你吃過晚飯再走,下午你允浩哥下班回來讓他帶你去吃好吃的。」

「允浩哥下班之後沒應酬嗎?」昌珉好奇的問。

「有,不過他能推就推掉了。我在家給他做飯呢。」

「果然,捨不得嬌妻獨守空房啊。」昌珉壞笑著說。

「臭小子你想死嗎?」

「不想,」昌珉嬉皮賴臉的說,「不過在中哥,你要是再不給我做飯的話,我就快餓死了。」

在中一聽就氣不打一處來:「沈昌珉你來到之後嘴閒到了嗎?一直在不停的吃吃吃,還餓!」

「現在是中午哎,中午不吃飯的話吃再多其它東西也還是會餓!」昌珉理直氣壯的說。

「那你叫外賣。」在中指了指電話,「我腳不能走。」

「在中哥我好不容易來你家一次就是想吃你做的菜,你居然讓我吃外賣!」昌珉氣鼓鼓的說,「你整天給允浩哥做好吃的,一頓都懶得給我做,你也太偏心了吧,這就是差距!」

「你沒看見我腳壞了嗎?」在中看著他。

「我可以背你去廚房啊!你手只是破一點皮,不影響你發揮廚藝的!」昌珉回看著他,「難道允浩哥現在在家,你也要他吃外賣嗎?」

「算了,怕你了,去給你做。」在中扶著昌珉的手站起來,又不甘心的加了一句,「如果允浩在家的話,不用我提出來他也會叫外賣的,他才不會像你一樣讓我下廚房,這就是差距!」

「好好好,就是你的允浩好,」昌珉眉開眼笑的扶著他,「我要喝大醬湯……」

………

 

一陣忙碌過後,在中坐在昌珉對面,笑著看著昌珉的狼吞虎嚥。昌珉和允浩吃他做的菜的時候都是這個德行,只不過昌珉只是因為菜好吃,而允浩往往會伴隨著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在把在中哄的團團轉之後趁機大吃一頓豆腐,這是允浩飯後的娛樂活動。

正想著,在中放在茶几上的手機響了,在中知道肯定是允浩,一般人找他,比如打掃衛生的阿姨,修草坪的大叔之類的找他差不多都會打家裡的電話,而允浩肯定是怕在中去接固定電話不方便,所以才打他手機上來。允浩在表面上看上去不是一個很細心的人,但對在中卻做到無論在任何一個細節上,都能讓在中感覺到自己是被愛著的。

「昌珉,幫我手機拿過來。」在中在餐桌邊發號司令。

昌珉不情願的起身,順手拿了一隻雞腿放嘴裡。

在中拿過電話,一看來電顯示上允浩的頭像就笑了。

「喂,允浩啊。」

「寶貝,在幹嘛?」依然是溫柔的可以溺死人的聲音。

「在和昌珉吃飯。」在中有些臉紅的看昌珉一眼。

「你做的嗎?」

「是啊,那臭小子非要我做給他。」在中向允浩告狀,對面的昌珉從碗裡抬起頭瞪他一眼。

「那你腳還疼嗎?」

「疼,都疼死了,都沒法走路。」在中用有些撒嬌的口氣說,對面昌珉對著面前的碗做了一個嘔吐的姿勢,在中立刻瞪回去。

「乖乖待著啊,不要到處動,很疼嗎?要不要我回去再幫你上一次藥?」允浩有些著急。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上的,只是腫的疼。」在中問,「允,你還在工地上嗎?」

「是啊,這邊運水泥過來,好髒的呀,回去你要幫我洗了。」

「那你吃飯了嗎?」

「正要去吃,先來洗一下。」允浩的聲音變得更低啞性感,「寶貝,想我嗎?」

「嗯……」在中偷偷看昌珉一眼。

「到底想還是不想啊?」允浩追問,肉麻的說,「我一直都在想你,都沒法安心工作了……你想不想我呀?」

「哎呀……」

「說不說,不說我就不吃飯了。」允浩撒嬌著威脅他。

「嗯……」在中紅著臉,終於還是說了,「想……」

「等你們講完電話我再吃,」對面昌珉把碗一放,立刻乾脆的轉身走了,嘴上還嘀咕著,「聽你們講一次電話,我少活十年……」

「臭小子……」在中看著他的背影氣結。

「怎麼啦,昌珉欺負你了嗎?」允浩帶著笑意的聲音傳來。

「是啊,看我待會兒怎麼收拾他,」在中氣鼓鼓的說,「虧我還帶傷給他做飯,沒良心的小子……」

允浩可以想像得出在中在電話那端生氣的嘟著嘴的可愛模樣,真想去親親他。

「注意不要再碰到腳了。」允浩低低的囑咐。

「嗯,知道了,」在中催促到,「允呐,快去吃飯吧……」

「好,等我下班回家帶你們吃好吃的。」

「好,我等你回來……」

允浩親吻了一下電話。

 

在中紅著臉把電話掛上,一眼就看見昌珉坐在那頭沙發上正翹著二郎腿一臉鄙視的看著自己。

「臭小子,還不快過來吃飯。」在中倒是有點不好意思。

昌珉悠哉悠哉的晃過來,不住的拿眼睛打量著在中。

「看什麼啊你。」

「我看也不許看了嗎?」昌珉重新過來坐下,還是不停的看著在中。

在中被他看的心裡毛毛的:「我臉上有東西嗎?」

「有。」昌珉往嘴裡塞了一口飯,斬釘截鐵的說,「你臉上寫著你這一輩子都要被鄭允浩吃的死死的!」

「你這是什麼態度?」

「我說在中哥,你當年的氣概都到哪去了?」昌珉看著他,「你看你現在的樣子……真是的……允浩哥一句甜言蜜語就能把你美的……」

「我美我的,管你什麼事了?」在中白他一眼,「再不吃飯我就把它們倒掉,你別吃了!」

「你現在被允浩哥寵的脾氣壞的像吃了火藥一樣。」昌珉癟癟嘴,往嘴裡扒菜,吃著吃著忍不住笑了。

抬頭看看他在中哥愈發水靈的臉,突然覺得很開心。

這些年來一直像母雞護小雞那樣護著我的哥哥,讓我擔心不已心疼不已的哥哥,你幸福了,我也就放心了……

 

 

七點鐘的時候允浩回到家正看見兩個人正坐在自家沙發上拿零食大戰,昌珉的頭髮裡被在中弄的都是堅果殼,在中更是衣服上糊滿了奶油。

允浩笑著走過去分開他們,昌珉立刻躲到允浩身後,允浩握住在中過來抓昌珉的手,笑:「好了,不鬧了。」

「哥,你不知道你老婆今天多恐怖……」昌珉躲在允浩背後說,「居然拿衣架打我……」

在中想掙開允浩的手,無奈允浩握的更緊:「允浩,你放開我!看我不殺了他!你今天幹嘛把這個臭小子叫到我家來!」

「哥,你怎麼一直叫你親愛的弟弟臭小子!我是來陪你玩的!!」

「陪我玩?!」在中憤怒的衝允浩告狀,「他今天下午把我在廁所裡鎖了兩個鐘!!自己在書房玩電腦!!」

允浩頭疼的看著他們:「到底怎麼搞的?」

昌珉「嘿嘿」笑笑,然後才說:「下午在中哥要去廁所,他不肯讓我進去,我怕他自己出來亂跑,就把廁所門鎖上了,然後到隔壁你書房玩玩你電腦,結果……我兩個小時後才想起在中哥……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你家房子隔音效果太好了……我道過歉了……可在中哥就是不肯饒我……」

允浩回過頭,看見在中癟著嘴一副好委屈的樣子,而確實就是委屈他了,但又不好說昌珉什麼,只好摸摸在中的臉說:「算了啦……昌珉不是故意的,我帶你們去吃好吃的,不氣了,嗯?」

「你們是串通好來一起欺負我的。」在中不依不饒的說。

「你給我和昌珉十個膽子我們也不敢欺負你呀……」允浩繼續哄他,「不氣了不氣了,我回來了你還有什麼好氣的……」

昌珉從允浩背後探出腦袋,對在中討好的笑:「是啊是啊,你給允浩哥一個面子嘛。我的好哥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知錯了……大不了下次我讓你也把我關在廁所裡,關四個鐘,好不好……對不起啦,你原諒我,我來生做牛做馬報答你……」

「不要來生了,你現在就立刻從我視線裡永遠的消失!」在中不理他的花言巧語。

「哥,不要這樣對我……」昌珉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允浩拿手溫柔的抹去在中臉上被糊上的奶油,看著他:「乖……不氣了……」

兩個人好說歹說才把在中哄好。允浩打橫抱起在中對昌珉說:「你到浴室洗一下,把頭髮弄乾淨,我給你在中哥換一件衣服。」

昌珉答應著,在中在被抱走之前還不忘瞪他一眼。

昌珉裝乖的笑著,跑到浴室裡去了。

 

等允浩把在中抱下來的時候昌珉已經坐在沙發上換五個台了,看著在中一臉還沒褪去的潮紅,就知道在臥室肯定又發生什麼香豔的事情了,當下大鄙視兩人。

「我們走吧。」允浩對昌珉說。

昌珉答應著,突然想起什麼的對允浩說:「對了,允浩哥,你把你電腦的密碼再換一個。」

允浩看著他:「怎麼?」

「沒有,我今天看你電腦裡好像有被試圖入侵的痕跡。」昌珉皺著眉頭說,「你有密碼,我沒有進去,不過我又試著裝了一套預備的安全系統給你。允浩哥,你電腦裡都是商業機密,要小心啊。」

「是啊,我知道有人試圖入侵過,不過我電腦系統也挺厲害的。」允浩淡淡的說,「幹我們這一行的,明裡暗裡都在競爭,現在想要搞垮鄭氏搞垮Desin的人數不勝數。」

「哥還是小心點,有事情可以叫我幫忙,電腦我還是懂一些的。」

「是啊是啊,可以叫昌珉過來幫你系統弄優化一些,」在中一直都在認真的聽著,看這件事關係到允浩,就也不記“仇”了,附和道,「昌珉這些很懂的。」

「好啊,」允浩點點頭對昌珉道,「我電腦還沒什麼,公司裡一些電腦直接連繫到鄭氏集團總部的就比較重要。那些東西系統都裝的很多,不過我對這些也沒什麼研究,你哪天過去幫我看一下。」

「那我星期天過來拿一些我自己弄的軟體給你,你去試一下,保准安全可用,」昌珉答應著,「我還來給在中哥送書呢。」

「送書?」允浩疑惑的看看懷裡的在中,「在在,你想要看什麼?」

「隨便看看呐,反正我那麼有空。」在中裝作不經意的答道,「我想多學一點東西,不想……」

不想讓在你身邊的我,是那麼的無知……

後面的話在中沒有說出口,允浩看看他,也沒有再問什麼。

 

 

三個人在一家很高檔的餐廳裡吃了飯,昌珉一邊大吃著一邊看著允浩對在中一直無微不至的呵護著,開心的笑了。

真的很為在中哥高興……這個像水晶一樣的人,在歷經了無數苦難之後,終於又還原到最初的純淨。

在中哥是一個缺少愛的人,在得到允浩哥的那麼多愛之後,他才又獲得滋潤,像一朵嬌嫩的鮮花一樣重新綻放。

允浩哥真的是一個難得的人,一個男人該具有的優點,他身上全都有。這個世界也只有在中哥才能配得起他。這兩個男人在一起的樣子,真的是連上天都會動容。

 

吃過飯之後,允浩和在中送昌珉回學校,昌珉笑眯眯的跟兩人道了別,然後意味深長的說了句「待會兒二人空間要愉快哦~~~」便一蹦一跳的走了。

在中看著昌珉高高瘦瘦的背影,笑了笑,把頭靠在允浩肩膀上。

「允呐……」

「嗯?」

「沒有,只是想叫你的名字。」

「今天開心嗎?」

「開心什麼,」在中嘟嘟嘴,「那個臭小子,氣死我了。看我下次怎麼收拾他。」

「不要老是叫人家臭小子,」允浩笑,「沒新意。」

「允浩你也來取笑我。」

「我哪敢啊,」允浩聲音裡溢滿了溫柔,突然問道,「在在,為什麼突然想看書呢?」

「哪有突然,我一直都是愛學習的好孩子……」在中故意歡快的說。

「那,」允浩頓了頓,「我送你去學校學習好嗎?」

在中愣住了。

允浩溫柔的又問一遍:「好嗎?」

「允浩……」

「在中,不要再去打工了,在那裡學不到什麼的,」允浩專心的看著他,漂亮的嘴唇吐出清晰的話語,「要覺得自己在家裡寂寞的話,就去做些事情,學語言,學開車,學自己想學又有用的東西……」

在中沉默了一會兒,過了片刻,輕輕的說:「允浩,你會不會覺得我很丟你的臉……」

「在在,你在胡說什麼。」允浩口氣一緊,「我不許你說這樣的話!」

「我真的……」在中不知道該說什麼,那天他上網查了一下允浩念的那所大學,本來看見“麻省理工”四個字沒什麼感覺,但是等到真正瞭解之後他才感覺到他和允浩之間的差距,那不是他想忽略就可以忽略的掉的,「我沒有念過什麼書,沒有認識過什麼人,不懂你的事業,不懂你的朋友,你會的事情我統統都不會……鄭允浩一直都是被人讚歎的人,但是現在因為我,就要面對那些本不用面對的東西……我好像什麼都無法為你做,我很沒用,只是在一味的向你索要著……允浩,我真的……很抱歉,也很不安……」

允浩又是心疼又是心慌的聽著在中臉色蒼白的喃喃說著,突然大力一轉方向盤,把車刹到路邊,狠狠的封住了在中的嘴。

「我不許你這樣說……不許……」允浩邊吻著他邊喃喃的說,「我從來沒有覺得我的在在,是什麼沒用還是怎麼樣的人……我就是愛這樣的你……學問什麼的算什麼,我在我的在在身上看到的是這個世界最難能可貴的東西……我不需要你做什麼,你只要一直在我身邊,對我而言就足夠了……我什麼都可以不要,如果讓你覺得有壓力,我就把讓你有壓力的一切東西都放棄掉……」

「不要,允浩,不要。」在中感覺到口腔裡全是熟悉的溫暖氣息,突然有想哭的衝動,「允浩,是我太不懂事了……」

「沒有……」允浩騰出雙手緊緊抱住在中的腰,「在在,我很抱歉,讓你感覺到不安,我真的很抱歉,」唇舌糾纏在一起,「我以後會做的更好的……我會努力讓你安心下來的……在中,我愛你,真的真的很愛你……」

「允浩……」在中的眼淚唰的下來了。他以前從來不知道,自己會有這麼脆弱的一面。本以為無堅不摧的堅硬的心,在遇到允浩的事情上時,就變得優柔寡斷而又充滿傷感。

因為太在乎,所以沒有辦法無所謂。想縮小他們的差距,想讓自己可以真正配得起允浩,想讓允浩說起自己的時候,也會像自己說起他那樣充滿自豪……

 

允浩的唇緩緩放開在中的唇,然後移到他臉上,溫柔的吻去他的淚水。允浩把額頭抵在在中的額前,凝視著他的雙眼:「在中,我不准你想自己不好,你記著,在鄭允浩的心裡,你不只是最好看最善良最堅強最棒的人……你是唯一的人……」

「允……」

「如果沒有你,我活著,就不會再有意義……」

「我也是……」

「那麼,再答應我一次,」允浩把臉貼在在中臉上,感覺到絲滑的皮膚上的溫度,輕輕在他耳邊說,「永遠都不要離開我,而且,要每天都快樂幸福的在我身邊,不許自己給自己任何壓力……」

「我答應你……允浩……」

兩個人在一起總是用這樣的方式不斷確定著彼此的地位,好像要用盡這個世界的所有誓言,讓自己心安。太過濃烈的愛著,愛到哪怕放棄所有,也無法割捨。

 

回到家裡又是抵死纏綿,好像要把對方的一切都揉進了自己的身體內,化作自己的血肉,一同相隨到世界的盡頭。在中拼命的抱緊允浩,任允浩越來越失控的在他身體內進出,也不肯放開。他需要疼痛,需要允浩給他的疼痛來證明這個男人是完全屬於自己的。

允浩害怕自己把在中弄壞,可是在中的樣子又讓他無法停下來,過了很久很久,允浩溫熱的液體才噴薄而出,在中心安的承受著,任那些白色的液體灌注自己整個腸道。

就是這樣愛著……愛到就算這個世界毀滅也無法停止……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