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twenty-one——DAY 21

 

419宿舍今晚的氣氛很嚴肅,灰常,極其,以及特別的嚴肅!

沒有人在陽臺上對著月亮打算變身,也沒有人在地板上和啊嗚一起扮貓球滾動‥‥一字排開的四個人坐在不知打哪兒順來的木頭長桌前,統一的帶著黑色耳機,神情專注的盯著電腦,就連向來沒正形兒的胖子都抿著唇一言不發的裝深沉。

「謔,419的,你們這是幹嘛?」隔壁來借參考書的同班同學一進門,以為這屋子的人都被病毒入侵了呢,「走火入魔了?病毒入侵大腦了?」

「噓~~~~~」四個人同時轉身把手指豎在唇邊,嚇得無辜群眾落荒而逃。

完了完了,T綜大419赫赫有名的四大“豺狼”瘋了!!!

 

「不過,其實我想問的是,我們為什麼不能說話?」胖子揉揉眼睛,盯著正在緩慢下載的遊戲補丁,突然回魂兒一樣的問一邊兒的在中。

「我也想知道。」俊秀點頭附和,雖然說開著YY呢,但是還有十分鐘才到開會的時間啊。

「+12580。」大七滋溜滋溜的吸著麵條,三個人一致的看著捏著嗓子無聲的咿咿呀呀的自我娛樂的在中。

這孩子自從被大神收了之後就不太正常,這兩天正迷西廂記迷得走火入魔。

真真是,哪有他那麼傻乖傻乖還粉嫩嫩的崔鶯鶯,當張生都是大神那種無私分享的口味啊?!

「萬一我們說話被那邊聽見呢?隱私啊筒子們,這是隱私懂不懂?」在中用氣音小小聲的說話,搖頭晃腦的好像默劇演員。

這是前車之鑒啊喂!信金小在者永生啊!

他就是這麼被大神笑話的,吃一塹長一智啊,有木有?!

‥‥‥‥

o(╯□╰)o

「大哥,現在公會裡只有我們四個人你沒發現嗎?」胖子無力,半個多小時了,他嚇得連屁都不敢放一個,合著就為了這麼個無厘頭的原因,天知道他再憋一會肚子裡的氣體就跟氫氣球一樣讓他升天了,口胡!!

「哥,這個是YY,不是三四十年代村頭的廣播喇叭,不會一說話全村而都聽見的好不好?!」

「原來是這樣啊。」金在中如負釋重,原來高科技好像也就那麼回事,他還以為他一說話只要是開著YY的人都能聽見呢。

「不然你以為是那樣?」胖子活動筋骨,一會搞不好又是一場惡戰啊!

「不哪樣。」在中拿著滑鼠隨便亂點,怎麼還沒到八點啊,他都好幾天沒見到大神了。

「聽語氣很怨念嘛,小同志,」俊秀瞄了一樣神神叨叨的自家老哥,「最近也沒見你出門約會啊,大神呢?人間蒸發啦?」

喂!大神又不是水蒸氣!

 

自從那天幫聚回來,這倆人就沒有在三次元中聯繫過,別說出門約會,就連個熱線電話都沒有,在二次元遊戲中也依舊是一個言簡意賅的指揮,一個乖乖巧巧的跟著,上了線問好,下了線說晚安,一句多餘的膩歪都沒有,簡單的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那麼轟轟烈烈的表白事件一樣。

大神那邊是什麼情況他們不知道,但是吧,宿舍裡的某人每天下了線就抓心撓肝一樣的坐立不安,每隔一會都要翻出手機看看有沒有什麼陌生人來的短信,甚至不上遊戲的時候硬是拉著他們幾個在學校裡亂走,從東頭走到南頭,期待能來一場“有預謀”的邂逅。

可是,大神又不是一毛錢硬幣,你以為出門隨便低低頭就能撞上啊,一百元大鈔是那麼容易撿到的嘛?!口胡!

也就有那麼一次,某個下午,他們四個人晃悠到圖書館附近,無意間看見一個肖似大神的背影,還沒等胖子開口,他家老哥就把他們三個人撂那,自個跑得比兔子還快。

他金俊秀雖說這麼多年沒談過戀愛,但是沒吃過驢肉,好歹也在風雲裡看過嗷迪那隻蠢驢,沒破過案,也把黑貓警長看完了,但是,他絕對沒見過這麼彆扭的情侶!

見不到的時候念叨的跟什麼似的,眼看著要見到了吧,又躲得遠遠的,好像大神是僵屍一樣,你以為你是植物嘛,啊?!要不要我送你們倆一人一朵向日葵啊,口胡!

看的他們幾個都累啊,身心俱疲的掉頭發,一把一把跟狗換毛一樣,這難得有個優質股願意把他們舍寶收了,結果訂了貨人就沒影了,他們能不擔心嗎,這要是爛在手上可怎麼是好哦?!(喂= =!!)

 

「才沒有,不許說大神壞話,我家大神很忙的,才不像你們一樣,一個個的遊手好閒,」金在中哼哼唧唧的維護大神,雖然一直氣鼓鼓的不開心這幾天斷了聯繫,但是,誰也不許說大神不好,「學生,學生,以學業為主懂不懂,懂不懂,好好學習懂不懂,誰像胖子天天出去吃包子,一吃吃半打,遲早把包子鋪吃黃了。」

「喂喂喂,不帶你這麼遷怒的啊。」胖子跳出來,他和他媳婦兒雖然能吃了一點,但是也不至於把包子店吃倒閉了啊,雖然說,最近包子店的老闆看他們的眼神有點奇怪?!

「就遷怒,就遷怒,怎麼著?不服單挑,明天試驗不要和我一組,哼。」在中嗷嗷挑釁,明天期末試驗考試,想跟他一組的人都排到大校門了,要不是胖子送了他五根大大的棒棒糖(咦= =?!),他才不和胖子一組呢,手指頭比顯微鏡都粗的主兒╭(╯^╰)╮

「得得得,您有大神撐腰,小的惹不起,甘拜下風。」

「敢欺負我,敢欺負我,我就開門放大神,專門咬你屁股。」

「話說,哥,大神親你的感覺怎麼樣?」

「幹嘛?」

「隨便問問嘛。」

「挺好的呀,就像,像,像‥‥」

「像什麼?吃豬肉的感覺?」

「才不是,就好像吃果凍一樣的感覺。」

「哦,」俊秀點頭,「喂,胖子你拿我皮鞋幹嘛?」

「倫家也想試試和大神接吻的感覺唄。」

「呀,死胖子!!!」

 

兩人吵得不亦樂乎,然後同時察覺到耳機裡傳來努力憋著,但是沒有憋住的嗤笑聲?跟自行車胎漏氣兒一樣,嘶嘶嘶的呼氣。

氧化鈣,有人?!

四個人同時回頭,這才發現,YY公會裡已經呼啦啦的進了不少人了,其中大神的ID閃閃發光的掛在第一位,底下的設置調成了自由麥序。

(#‵′)凸!!!!

金在中此刻什麼想法都沒有了,真的沒有了,他可不可以把內褲套在頭上,做不了超人,他做隱形人行不行?!

【即墨】:聲音開到最大。

【即墨】:遠程標藍,近攻標紅,醫生標白,有小號的注明職業和ID,明確分工。

【即墨】:醫生全部把小號開著,隨時準備復活自己。

【即墨】:紅名兒的半小時後到落霞峰找我。

【即墨】:城戰一小時後開始,還有什麼問題?

「有,老大你為什麼不開麥說話?」

不離不棄首先發問,聲音透過網路顯得有些不真實,那個初次見面純爺們一樣的大女人聲音柔柔的,滿是笑意。

「對啊對啊,老大開麥啊,幫聚我沒去啊,聽說發生了很驚天動地的事情啊?!」

某位被流放去H市上學的孩子痛心疾首。

「小白菜的聲音我聽見嘞,那個哼的真好聽啊,絕對傲嬌小受啊。」

某個女玩家打了雞血的聲音立刻得到了不少附和。

‥‥‥‥

【即墨】:因為我很忙,不能遊手好閒。

啊喂喂!金在中在電腦前崩潰,不帶這樣的,以為他聽不出來這是在囧他嘛?!

YY頻道裡的百十號人頓時笑成一片,其中以胖子的笑聲最為倡狂,這個公會申請了很久,但是平時一直很少用,這次這麼大規模的聚集在一起,還要追溯到那天幫聚之後‥‥

 

誰也不知道被無辜牽扯出去的不離不棄和芳華絕代說了什麼,不離不棄回來後就一直笑的神秘兮兮,然後沒幾天,本來加入俠骨柔腸的絕色的幫眾就集體退幫,然後開啟了風雲OL的第一場城戰。

風雲OL中除了決鬥,PK,挑戰之外還有幫戰和城戰兩種大規模的決鬥模式,幫戰顧名思義就是幫派之間的決戰,比如說在中剛進服的時候偶爾摻和了一腳的那場幫戰,這種系小規模的戰爭時常爆發,並不引人注意。

但是,城戰就不一樣了,風雲中各線地圖除了怪物雲集的各個點以外,是由很多大大小小不同功能的城市組成的,有些是遊戲的NPC管制,比如說盛唐大街,牡丹之鄉這種商業性的街區,還有一些則是由玩家來管理,每一個等級在140以上的玩家都可以通過特殊的任務得到建城令,然後通過佔領或者搶奪建造城市,聚集玩家,形成自己的勢力。

比如說,即墨大神就是全服第一個得到建城令的玩家,也是現在遊戲中擁有最繁華的城市——雲歸城的頂級玩家之一,大神之所以能毫無顧忌的在婚禮上揮霍金錢,除了本身財力雄厚以外,雲歸城的收入也佔了很大的比重。

這次芳華絕代不知道受了多大的刺激,竟然開啟了奪城戰役。

幫戰最多是洗白個一級兩級,但是城戰這種大型戰役,動輒就是十級十級的往下掉。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我得不到你,但是也絕對不讓你過的好嗎?!

在中從知道這個消息之後就一直默默吐槽,女人啊,都是可怕的生物,比如說泉水,比如說不離不棄,比如說,芳華絕代。

所以說,大神找他是多麼正確的一個決定啊!

他吃的不多,也不挑食,睡覺還不用哄,又聽話,還不喜歡吵架,嘖嘖,真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了啊(噗= =!!)

只是,城戰不同於小型決鬥,需要非常默契的配合,作為守城的一方,大神似乎也很重視這次城戰,早早的就通知參戰人員在城戰開始前到YY集合開會,他親自進行語音指揮。

至於作為參戰人員中唯一不到110級的玩家的他為什麼能參與的原因,俊秀說是因為他是城主夫人,要和雲歸城共存亡。

大七說是因為一隻羊也是趕,一群羊也是放!

口胡!他根本就不知道雲歸城在哪個地圖上,結婚前他也不知道大神竟然還是個城主?!難道說,大神想偷偷隱瞞婚前財產?!

而胖子的解釋雖然比較刺激人,但是卻更靠譜一些,胖子說:你看啊,一般兩軍交戰,都會抓最弱的但是比較重要的那個當人質,所以我們還是先下手為強,把你抓回來比較好。

所以說,其實大神是擔心他像那什麼郭襄一樣被掛在杆子上還大義凜然的說——不要管我?!

不不不,他才不會那樣呢,他估計一定是抱著杆子嗚嗚的讓大神趕快救他,他恐高啊喂喂喂!

 

「嗷嗷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來遲了來遲了,老大不說話,是因為我把耳機都拿走了。」

幫寶適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富有磁性,在中覺得身邊的某位同學像是突然充滿電了一樣,一雙眼睛閃著綠光。

口胡!金俊秀,你能不能不要表現的這麼明顯?!節操,節操呢?!

「還有什麼問題?」

大神也緊跟著補充。

哇哇哇!大神的聲音透過網路也這麼好聽啊,他要飄起來了,艾瑪!

吃完麵的大七緩慢的回頭,只覺得黑暗中,有兩雙泛著綠光的眼睛亮堂的讓他感覺自己好像置身狼群。

嘶,好危險!

「我只想問,寶哥,你拿著三副耳機去幹嘛了?」

「宿舍的晾衣繩兒斷了,他拿耳機接一起曬衣服去了。」

鬼見愁默默的解釋完理由,又默默的退場。

然後,整個YY都沉默了五秒鐘。

摔!幫寶適副幫主,你就不怕耳機進水嗎?!你就不怕穿內褲的時候觸電嗎?!

 

「遠攻的職業二十分鐘後傳送到雲歸城,由鬼見愁指揮,弓箭手主攻,法師助攻,隨隊五名醫師,ID稍後公佈。」

大神的聲音淡然而平靜,絲毫聽不出來大戰在即的緊張感。

「收到。」

公會中的人卻被這樣的沉穩所感染,每一個人的聲音裡都透著興奮。

「近攻的職業由幫寶適指揮,戰士助攻,刺客助攻,隨隊十名醫師,ID稍後看板子。」

「收到。」

「不離不棄,泉水叮咚,胖子,屁股,大七,你們幾個從中統籌,主要注意城門的幾個薄弱點。」

「明白。」

「所有人城戰中一旦紅名兒立刻退回工事,不可戀戰,YY保持連接,隨時彙報情況,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明白。」

整齊一劃的回答,氣吞山河。

 

然後在中弱弱的聲音響起,所有人都明白了,他也聽明白了,可是他不明白,每個人都有任務,可是他要幹什麼?!

穿個白衣服把自己掛到牆頭裝鬼嗎?!還是乾脆先下線比較好?!

「你跟著我。」

跟著我,跟著我,跟著我,跟著‥‥跟著‥‥

哎呦哎呦,大神這是宣佈他的位置了?!

大神的語氣有了一點點波動,本來還一本正經的等著任務的各種人立刻開啟了起哄模式,一個比一個鬧的歡騰。

有唱婚禮進行曲的,有叫囂著要吃紅雞蛋的,有鬧著要當伴郎伴娘乾爹乾媽乾兒子?的,更有甚者開了麥高唱了一首:喜洋洋和灰太狼。

鬧哪樣?!

大神是喜洋洋,他是美羊羊嗎?!

都是有文化的人啊,有角的都是公羊是嘛?!所以是想表達他和大神也是符合天朝規定的是嗎?!摔!

 

 

21:00

城戰一觸即發!

眾人早早的跟隨者指揮來到自己的位置,嚴陣以待。

俊秀站在大神的身後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終於意識到一個嚴肅的問題:他哥呢?!

不會真的被當成人質抓走了吧?!喂!

 

『隊伍』【老紙屁股是D cup】:

口胡!你們誰看見小白菜了?!

 

『隊伍』【四五六八我是七】:

剛剛還在我身後‥‥

 

『隊伍』【泉水叮咚】:

呼呼~~~~~你們跑的真快,我下次一定也要搞個飛行坐騎。

 

『隊伍』【老紙屁股是D cup】:

泉水妞,看見小白菜了嗎?

 

『隊伍』【不離不棄】:

欸,我看見小花花‥‥

 

『隊伍』【老紙屁股是D cup】:

在哪????????

 

『隊伍』【不離不棄】:

‥‥的驢了。

 

『隊伍』【老紙屁股是D cup】:

不離不棄,你說話不大喘氣會死啊!!!!!!!!

哎呦我的哥哥啊!!!!!!!!!!!!!!!!你人呢?!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啊啊啊啊啊!!!!救命呀

哼(ˉ(∞)ˉ)唧

別找了,老紙掉坑裡了!!

 

眾人囧!!

順著座標找了一圈,才終於在城牆根兒下面的某個黑洞裡找到灰頭土臉的從洞裡仰望天空的金在中同學。

小白菜同學,你的RP到底是有多不好,這個大概是系統唯一因為BUG而產生的系統黑洞,踩到的幾率比走在大馬路上被動感光波秒殺的幾率都小,你都能踩進去?!

不過,在落霞峰的二層小樓裡都能迷路的人,能被櫃子和床困住出不來,最後不得不勞駕大神拆了半個房子的奇葩,咱不能對他要求太高!

俊秀默默安慰自己,飛速的截了圖之後:

 

『隊伍』【老紙屁股是D cup】:

OMO,井底之蛙!!!!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蛙你妹,我出不來了啊!!!

 

『隊伍』【老紙屁股是D cup】:

Shift+Q,跳出來。

 

然後圍在洞邊的人眼睜睜的看著小菜鳥努力的往上跳五米,然後往下滑兩米,循環往復‥‥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我,突然想到一道題。

 

『隊伍』【老紙屁股是D cup】:

什麼?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說,有一隻豬,他掉進了一個洞裡,他每天白天能爬五十米,但是晚上又會掉回去三十米,假設洞深500米,他要多久才能爬上來?

 

『隊伍』【泉水叮咚】:

我算算!!!!我是理科生!!!

 

『隊伍』【不離不棄】:

水兒啊,不用了。

 

『隊伍』【泉水叮咚】:

嗯?

 

『隊伍』【不離不棄】:

因為豬古力來了。

 

眾人回頭,之前在YY裡統籌全域的大神估計是得到了自己娘子失蹤的消息,正急匆匆的往這裡走。

所以說,豬古力的意思其實是:一隻豬鼓勵另一隻豬?!

果然學藝術的姑娘思維就是不一樣,泉水默默的想,還不如叫豬羅漢呢,疊羅漢估計出來的機會會大一點。

 

『隊伍』【即墨】:

娘子。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神,我出不來了,~~~~(>_<)~~~~

 

然後,大敵當前,但是我方主帥卻毅然決然的也跳進了洞裡,為了一隻不會爬樹的小豬?!

 

『隊伍』【不離不棄】:

這下真的是豬古力了!!!呦呦!

 

『隊伍』【即墨】:

娘子,點兩情依依的技能。

 

在中知道夫妻技能中有這項技能,但是卻從來沒有用過,不過就算是大神讓他去下油鍋,估計他也會去的,於是,小菜鳥乖乖的點了技能。

然後,他就看見螢幕上他整個人被大神背到背上,自己的腿緊緊地纏在大神的腰上,大神輕輕一躍,就帶他飛出了這個看起來好像無底深淵的地方。

大神,好像總是這樣,在遊戲裡好像救世主一樣的守護著他?!

可是,是不是真的只是在遊戲中這樣呢?!

為什麼連手機號碼都沒有給他呢?!

看著眾人石化的造型,在中選擇取消技能,沒想到卻得到了大神的拒絕,這個平時最淡漠的男人,就這麼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把他背到了城牆之上。

口胡!現在這麼主動算什麼?!

有本事現在到他們宿舍樓下然後背著他在學校裡繞場一周啊,摔!

好幾天都沒見到個真人兒了,雖然是網上認識的,但是也不能真把自個當網戀吧喂!

人家牛郎織女還會在七夕見一面呢,他們就隔一棟宿舍樓,一棟宿舍樓啊,走路都不要二十分鐘的,要不要搞得跟異地戀一樣啊喂喂!

此時此刻在風雲裡咆哮的金在中小同學,沒想到的是,他這個招搖校園的願望,很快就實現了。

 

 

 

 

 

Chapter twenty-two——DAY 22

 

21:10

國色天香服隱藏地圖——三線雲荒地圖首次全線開啟,雲荒區首城——雲歸城被系統自動劃入禁區,除了參與城戰的玩家,其他任何玩家不得在奪城戰役開啟期間擅自進入雲歸城區域,違者做封號十天處理。

 

21:20

雲歸城的臨城寞桑城已經人滿為患,幾乎所有玩家都湧到了三線地圖,一來是因為本服的三線地圖一直屬於半開啟狀態,這是頭一次全線開啟,二來這場城戰是該遊戲上市以來的首場,規模之大,參與人數之多,基本可以載入史冊,誰也不願意錯過。

 

21:25

風雲OL系統頒發奪城令權杖,開啟雲荒入城傳送帶。

YY公會裡本來嬉笑怒駡的玩家們集體沉默下來,安靜的可以聽見彼此的呼吸聲。

 

21:30

風雲OL自開服以來的第一場城戰緩緩拉開帷幕。

戰爭,近在眼前。

 

瞭望臺上,在中靜靜的站在大神的身邊,身後的胖子等人也一言不發,城下早就整整齊齊列隊的玩家在呼嘯的北風中,各自整裝待發帶著別樣的肅殺。

遊戲裡製作精美的斑駁的古老城牆竟讓他恍惚有了剛來學校時獨自爬上長城,那時在烽火臺上瞭望遠方的無錯的蒼茫感在此時此刻卻通通化成了一腔熱血,燒的他毫無畏懼的想要狠狠地廝殺一場。

就像戲文裡唱的那樣——男兒生當保家衛國,哪怕頭顱斷,鮮血流(呦?!)

這一切的勇氣除了被這樣的場面生生的感染,另一方面大概就是因為身邊的這個人吧。

在中側著頭看著這群人裡唯一一個沒有鎧甲在身的大神,這樣的戰事當前,他依舊穿著一身標誌性的白衣,長髮翻飛,背上的長劍嗡嗡長鳴,那樣淡定的氣勢讓人不由自主的覺得安心。

沒有什麼是大神搞不定的!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才會有那麼多的人毫不猶豫的在這場本來和他們毫無瓜葛的城戰中選擇站在大神的這邊,選擇了雲歸城。

誓!死!守!衛!

 

「——嘶——,泉水姐,我有點緊張怎麼辦?」公會裡負責加狀態的女醫師聲音小小的,吱吱唔唔的引得大家都會心一笑。

「摸摸毛,嚇不著。」泉水笑嘻嘻的安慰。

「呦呦,摸摸臉,吐一晚。」胖子搗亂,唱的正歡。

「緊張的都去尿尿。」不離不棄的聲音緊跟著進來,似乎嘴裡塞著東西,模模糊糊的讓人懷疑她是不是正在吃晚飯。

「喂,不離不棄,你能文藝一點不?」泉水扶額。

「哦,那,如廁?出恭?排水?」

口胡!我還尿路系統失常呢,喂!

「‥‥這玩意兒也失常,看來你需要尿不濕。」

「哎,誰叫我?」正和俊秀說話的幫寶適冒頭。

「‥‥‥」

「所有人,準備。」

大神的聲音驀地響起,在中聽聞迅速的抬頭,果然雲歸城不遠處的大型傳送點接連有白光閃過。

所有人都明白,攻城的人,到了!

事實上,在中玩這個遊戲也有一段時間了,不管是之前的幫戰,還是後來的大大小小的決鬥,PK,他也算是見識了不少,但是,卻是頭一次看見這麼多而整齊的玩家。

城下的黃土地上,芳華絕代紅衣張揚的騎在火鳳凰的身上,手中握著冰刃之弓,身後是排列整齊的女玩家,每一個都裝備了價格不菲的加速鞋與赤紅之翼,而芳華絕代的身邊站著一個一身黑衣的男性玩家,同樣帶著大批純男性玩家,玩家後整齊排開的竟然是十隻BOSS級的神獸。

嗯,長得有點醜!像草泥馬!

最後一道白光消逝,傳送帶悄無聲息的掩入地下,宣告著兩方兵馬的正式交鋒。

這回真的是,兵臨城下!【沒有大運摩托,謝謝

 

「艸(ㄘㄠˇ),這女人竟然拉了火焰地獄來。」幫寶適的怒駡首先在YY響起,在中的記憶也立刻被喚起,難怪他看著那個男玩家那麼眼熟,合著就是那個被大神追殺的最後不得不偃旗息鼓的退出遊戲許久的地獄之門的幫主啊。

「火焰地獄什麼時候150級了!!!!還有他們竟然高價租用了神獸,老大,對比之下,,我們的兵力不足啊,地獄之門的遠程攻擊強度幾乎是我們的一倍,」鬼見愁理智的分析利弊,「我不確定我們的近程能不能抵擋的過他們神獸的衝擊。」

「NND,早知道老娘把碧海的人都拉來了,」泉水這次是作為娘家人自請出戰,並沒有將她幫派下的人都帶來,「一人一口吐沫也淹死他們了。」

「水兒,你當你幫眾都是飲水機啊,切。」

「滾滾滾!!!老紙是熱水器!!!」泉水怒,「大神,要不要我去叫人,他們就在臨城。」

「不用啦。」

「不需要。」

在中和大神的聲音一前一後響起,兩個人都是一愣,大神迅速的改變作戰計畫,在中卻是對著電腦笑出了聲。

這是默契吧?!

這應該算是默契吧?!

就好像舒克與貝塔兄弟?!海爾兄弟?!七個葫蘆娃?!絕對的心有靈犀!!!

他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篤定大神不會接受泉水的提議,他只是知道,大神,就算奮戰到最後,他也會以一己之力守護住他們的城市。

「所有的刺客,全部分出來,俊秀,你的加速鞋目前是全服數一數二的,你帶著這些刺客繞到芳華絕代的後面,絕色的攻擊很強,但是防禦一直是很大的缺口,記住,速戰速決。」

「OK。」

「泉水,你的寶寶在嗎?」

「我的小老虎啊,帶來了啊。」

「他們的神獸是豢養的,頂多是BOSS級別,你不用參戰,挑十個合作的玩家,主攻神獸,一定要打得他們沒有還手之力,他們敢借用神獸,我就讓他們賠到傾家蕩產。」

「‥‥明白。」

「所有人,打開防禦,準備迎戰。」

「是。」

果然是大神啊!

一定從小到大都是把孫子兵法什麼的當成睡前讀物的,神馬奧特曼神馬蜘蛛俠都弱爆了,他們有大神奸詐嗎?!有大神缺‥‥那啥嗎?!

鏘鏘,大神一出,誰與爭鋒!!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哎呦喂!快看,他們還有旗幟呢。【踮腳

 

眾人順著胖子指的地方看過去,果然,底下烏泱泱的攻城大軍中舉著幾面旗幟,黑底白字掛在木棍上,顯得格外醒目。

——攻!

——破!

——絕色傾城!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還真的耶。【眺望狀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咱胖哥這也有,等著,絕對秒殺他們。

 

胖子說完話就在裝備包裡掏啊掏,白色的布條一張張的往外丟。

——三八婦女節快樂?!

——攻德無量?!萬受無疆?!

——中國隊加油?!

最扯的一個是明顯從某個店家偷出來的,還帶著點鞋印的條幅,上書兩個大字:

——甩賣!!!

啊喂喂!胖子,你這是坑爹呢吧?!

你確定你不是對方派過來的奸細?!你確定你不是來搞笑的?!口胡!

拜託嚴肅一點,我們這打仗呢!

不是打麻將!!

 

『隊伍』【不離不棄】:

胖子,你看見那邊有個長矛了嗎(蘭花指)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看見了!!

捆哪個?!我個人比較喜歡那個必勝。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看你是比較喜歡必勝客。

 

『隊伍』【不離不棄】:

不,我是需要你去拿起那根長矛,然後從你的菊花開始一直戳到你的嘴裡,然後掛在城牆上鼓舞士氣!!!!!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可不可以在下面加把火,直接烤豬肉串啊?!

 

『隊伍』【不離不棄】:

多加點孜然,我怕腥!!【捂鼻子

 

『隊伍』【四五六八我是七】:

這是在慶功嗎?!

可是,下面已經要打起來了。

 

大七的話終於把某兩位閒聊的人拉回正軌,在中趴在城牆上往下看,這才發現芳華絕代不知何時站在鳳凰的身上,手中的弓箭全開,三支鳳羽箭扣在弦上,遙遙的指向‥‥他?!

口胡!搞什麼啊?!

吃飽了撐的沒事就找他麻煩啊,這回還拿箭指著他,你當校門口五塊錢戳氣球啊,是不是戳中了頭獎,還給你個掉毛的玩具熊啊?!

願意射回家對著自己屁股戳啊,肉多還能重複利用。

哼(ˉ(∞)ˉ)唧

金在中暴走,手裡拎著大神給他防身的厚背大刀在城牆上來回亂走‥‥

於是,所有的參戰人員都看見芳華絕代如同帕金森綜合症爆發一般,弓如滿月的對著城牆上左右的來回抖啊抖,抖啊抖。

與此同時,大神的箭到了!

雖然白衣俠客是近程攻擊的職業,但是,在大神身上,什麼遠近根本構不成任何侷限。

廢話,你聽說過蜘蛛俠因為會爬牆所以不會爬樹的嗎,聽說過超人因為會飛所以不會走路的嗎,聽說過肯德基因為做雞所以不賣飯嗎‥‥

所以說,像大神這種級別的存在的人,基本都是十項全能的。

果然,大神的箭先是將芳華絕代射來的鳳羽箭從中間破開,然後猶有餘力的射中了她背後的旗幟——絕色傾城四個大字飄然落地。

這時大神幽幽的從懷裡掏出一張條幅,上書——“雲歸寂寞”四個大字,然後慢吞吞的掛在城樓的旗杆之上。

 

【系統】:雲歸城首戰告捷,攻城一方旗幟落地,靜默五分鐘。

 

「我靠,老大,你太奸詐了,竟然這時候才把旗幟拿出來,完全無視NPC啊。」幫寶適在YY裡歡樂地嚎著。

「艾瑪,鑽系統的空子啊,牛X。」

金小在同學看見首戰告捷四個字,笑得得意忘形的拿腳踹胖子的凳子,一邊抖得得瑟瑟的顯擺:「喵哈哈,看見沒,大神厲害不?!」

「夠奸詐。」

「你才奸詐,你全家都奸詐,你一戶口本都奸詐,這叫計謀,計謀懂不懂?」

「‥‥那我要是和你說,其實這個主意是我想的你會怎麼樣?」

「胖子,你真不要臉,這麼沒水準的招兒都出。」

胖子終於倒地抽搐!

什麼叫差別待遇,什麼叫雲泥之別,這絕對是最好的解釋啊!

那啥超人把內褲朝外穿是霸氣外露,他胖子把內褲朝外穿就是變態色情狂,憑什麼啊喂!

「謝娘子誇獎。」大神百忙之中還不忘表揚自己娘子的有眼力見兒,然後只聽見YY裡傳出一聲打響指的聲音,緊接著便是大神的命令。

——所有人,出城迎戰。

現在這個時刻無疑是最好的時機,攻城的部隊因為首戰失利而被停滯五分鐘,而他們正處於戰鬥的最佳狀態。

一群狼攻打一幫子木頭人,這完全是用大炮打蚊子嘛。

 

被勒令呆在城牆上不許亂跑的金小朋友跨坐在小毛驢的身上看著突然從雲歸城裡湧出去的玩家,默默的從裝備包裡翻出一把古琴,裝模作樣的開始彈奏,看著風雲自帶的音樂軟體裡飄出來的音符,他開始沾沾自喜‥‥

——嘶——,他這個樣子是不是挺像諸葛亮的,要是貼一把鬍子就更好了,嘿嘿!

眼見著形勢大好的在中笑顏逐開的引吭高歌:在那荒涼美麗瑪麗隔壁有一群草泥馬,他們‥‥

已然解除靜止的攻城部隊繼續石化,企圖借用軟梯登城的先鋒部隊嘴角抽搐的集體嘰裡咕嚕的滾了下去,摔得七葷八素。

無敵啊無敵,雲歸城竟然還有秘密武器?!

「小白白可以啊,知道用迂回戰術制敵了啊。」胖子在YY裡笑的上不來氣,他們舍寶唱兒歌的殺傷力有多大他們可是清楚的,基本可以媲美啊嗚學狗叫。

「‥‥我只是覺得我挺像諸葛亮的。」在中無辜狀。

YY沉默ING。

然後沈昌珉作為代表說出了大家的心聲:「小白菜,你其實比較像諸葛連弩。」

口胡!欺負他沒玩過三國殺啊,詛咒你們這輩子玩三國殺都抽不到桃,回回-1馬,被殺回老家,╭(╯^╰)╮。

 

「艸,地獄之門的人怎麼回事,集體開紅名兒,不怕被爆裝備嘛。」

本來一面倒的戰況因為地獄之門的人集體開了紅名兒,強制提高了攻擊值而漸漸平分秋色。

「氧化鈣!絕色也開紅名兒了。」

「我嘞個XX,這一群大姨媽來還買不起衛生巾的女人,血液上頭了嘛。」泉水氣的大罵,一個玩家開紅名兒的攻擊力會上升到原來的一倍。

就是說,他們現在等於一個人在和兩個同等級的高手決鬥,壓力山大了啊!

「老大,我們也開紅名兒,幹他娘的。」俠骨英雄是個急性子,眼看著身邊幾個等級略低的玩家被洗白回了城裡,整個人蹭蹭的冒火。

「不行,」大神言簡意賅的拒絕,「守住,我來。」

簡單的交代了一下,大神便不再說話,在中把視線拉回遊戲裡,才發現,大神竟然隻身進入了戰圈,直奔火焰地獄和芳華絕代而去。

雖然他也明白擒賊先擒王這個道理,但是,哪有一個人跑去單挑兩個王的道理啊,真把自己當太陽能的啊,就算是今天也是陰天啊,摔!

眼看著底下各色的技能亮成一片,在中急的直啃爪兒,努力的瞪大眼睛,恨不得給眼珠子裝個彈簧,好能彈出去看看情況,生怕大神出了點什麼意外,哪怕是遊戲裡也不行,他們家的大神,他可以啃,可以咬,其他人要是想動大神,他就‥‥,那也得看能不能打敗大神,哼。

口胡!有人偷襲!!

金在中突然發現一抹不起眼的黑色朝著大神的背心而去,嚇得魂飛魄散的大喊出聲,然後手撐城牆,一個翻身躍了出去。

大神,我來救你了!!!

哇哇哇哇~~~~~~~

(⊙o⊙)哦!!!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謔!大鵬展翅。

 

『隊伍』【四五六八我是七】:

乖!白鶴亮翅。

 

『隊伍』【不離不棄】:

媽呀!鹽酥雞翅!!!

 

『隊伍』【老紙屁股是D cup】:

口胡!你們倒是接著我哥點啊,摔殘了你們領回家去啊?!

 

三個人互看一眼,立刻拋下對手飛速的朝城牆下跑去,正常的金小在他們已經吃不消了,這要是在摔個腦殘啥的,我滴個天媽啊!!!

不過,他們低估了小菜鳥的降落速度,果然大神看上的都不是一般人,竟然還能在下降的過程中擺出各種造型,然後重重的把面前的土地砸出了一個巨大的人形坑,造成塵土飛揚。

咳咳咳咳咳!!!

這地是有多軟啊,他以前想把臉砸進蛋糕都沒這麼容易的好不好?!

金小在劇烈的咳嗽著爬出來,灰的像個煤球兒,遠遠的眺望了一眼大神,果然,正主兒很麻利兒的躲過了偷襲,此刻殺得正酣。

所以,倒楣的還是小菜鳥!!

氧化鈣!哪首歌誤導他超人不會飛的,這分明是菜鳥不會飛!小白菜不會飛!鹽酥雞翅不會飛!

什麼蜻蜓飛不過滄海啊?!

就算飛的過,你讓他來跳城牆試試,非把他砸成蜻蜓乾不可!!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小白白,趕快回去,你看你的驢在等你。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不要!我也能打!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嗯,你這樣確實能砸死幾個,但是,代價太大了,乖,等打完仗都沒胸沒屁股了,不划算。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本來就沒胸!!!

 

『隊伍』【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沒事,摸摸就有了,快回去啊,乖。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不要!!

 

『隊伍』【即墨】:

回去。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不!要!

 

他不要回去,憑什麼所有人都在下面為了守護自己的家園而廝殺,他卻要被放在最安全的地方看著自己關心的人,愛的人一次次的面臨危險,卻束手無策。

他也是男子漢,即使從小到大都被保護的很好,但是他也是頂天立地的男人,他也能與心愛的人並肩作戰!!

即使超人不會飛,他也要變成超人的翅膀!或者‥‥變成胸口的S也行。

袖中劍滑落在手,金在中隨手砍翻身邊的一個刺客,跟在胖子身後給自己的戰友加血復活,被秒殺了就立刻用血娃娃幫自己復活,然後繼續在兵荒馬亂的戰場上穿行。

自從玩遊戲,第一次這樣的跑位精准,操作準確,沒有浪費任何的時間,幾乎代替了幾個等級超高的醫師成為了新的奶爸。

不過,正是因為這樣,對方的幾個高手很快盯上了他,慢慢的成包抄局勢圍攏過來,等在中發現是已經回天無力,最後一個血娃娃用在了泉水身上,他只能等著被洗白回城裡,然後就要面臨著因為掉級太猛而無法出城的悲劇。

只是預想的系統提示並沒有到來,在中睜開眼只來得及看見身前一閃而逝的大神,以及回重生點的白光?!

 

【系統】:玩家即墨沉沒江湖,等待復活。

 

口胡!他家大神被洗白了?!

有人殺了幫他擋刀的大神?!

竟然有人敢秒殺他的大神?!

他都沒捨得殺呢,你們這些無知的人類,竟然敢動他的人?!

一瞬間被小月月附體的在中拎著厚背大刀站起來,頗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架勢,然後,手起刀落,洗白大神的戰士被秒殺。

叮!

叮!

叮!

‥‥‥

胖子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金在中炸毛,像剁豬肉一樣悶頭衝進人群一陣亂砍,也不管是敵是友,所到之處,重生白光亮成一片。

「水兒,快來看上帝。」

「媽呀,舍寶爆衝啦,大七,快拿殺蟲劑。」

「哦!拿殺蟲劑幹嘛啊?」

「神交,咱家殺蟲劑叫全無敵,多應景兒。」

「‥‥‥」

「老大啊,你快回來啊,小白菜這樣會不會把人都殺光啊,會紅名兒的啊。」

「老大好偏心,小白菜那把刀是神器。」

‥‥‥

YY裡幾個主要負責人混亂成一片,可是誰也不敢上去阻止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在中。

口胡!

誰敢上去啊,兔子急了還咬人呢?!

何況這根本就是頭小獅子啊,還是吃了半斤菠菜的獅子!!

在中虎虎生威的殺出一條血路,然後拎著刀指著地獄之門宣戰。

 

【系統】: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獲得自創技能,請命名。

 

「我說,小白白,我替你想了個很好的名字,聽不?」

「有話說,有屁放。」

「咿呀‥‥寡婦怨!」

!!!!

在中的刀刃立刻一拐,指向胖子。

嗷嗷嗷!大神救命啊,連兔子都不敢殺的舍寶殺紅眼了,摔!

「娘子,我沒事,」大神淡然的聲音終於響起,「下面交給為夫。」

任誰都聽出了大神語氣中的不妙,果然,攻城不要緊,被洗白也不要緊,但是有人想對大神的小白菜下手,那絕對是找死啊,絕對是死的不能再死的死法了。

阿彌陀佛,攻城的孩子們,你們好自為之,想明白的趕快投誠,保不齊還不用掛在牆頭示眾。

 

【系統】:玩家火焰地獄被舉報使用外掛,封號半個月以示警告。

【系統】:玩家地獄之路被舉報使用外掛,封號半個月以示警告。

【系統】:玩家地獄之虐被舉報使用外掛,封號半個月以示警告。

‥‥‥‥

 

系統不知為何接連刷出十幾條封號的狀態,然後地獄之門的主力一個個從戰場上消失。

艾瑪!這可比回重生點快多了,連根毛都沒留下!

剩下的絕色的女玩家就好對付多了,大神只是動動手指,動動嘴,這場為時兩個小時的戰役終於落幕。

雲歸城守城勝利,獲得永久經營權!

名震風雲一時的絕色幫解散,幫主芳華絕代被連殺三次,正式退出綜合排名榜,臨走前在世界中直言:

 

——即墨,你和她的異地戀會後悔的!

 

金小在茫然!

這位女神不會真覺得隔了棟樓就是異地戀了吧,那胖子和他媳婦中間還隔了條河,那豈不就是異國戀?!

恭喜聲中,玩家紛紛下線,在中這邊正打算把YY的閒雜人等清理乾淨,和大神好好談談他們的三次元生活問題的時候‥‥

宿舍大門被人一腳踹開,同班的女生高舉一遝子傳單衝了進來,嚷嚷著:「小在中,救場如救火啊!」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