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3-2

 

夜色越來越深。允浩依然沒有回臥室。房間裡安靜的連呼吸聲都幾乎聽不到。不知道他在哪兒。在中沉默的裹了裹自己身上的被子,閉上眼睛,努力不去想剛剛允浩看他的眼神和說話的語氣。

很失望……真的很失望……雖然我理解你的立場和想法,但是還是非常的失望……

允浩,你怎麼能這樣不顧我的感受,你怎麼捨得把我一個人丟下自己離開……

在中翻了個身,突然感覺到自己竟如此的軟弱。是這麼長時間的溫暖讓他把曾經在磨礪中學到的一切都忘記了嗎?怎麼能這樣沒出息的去依賴……可是允浩,你知道嗎,你的不信任,比什麼,都要讓我痛一萬倍。

腦海裡有很多破碎的畫面拼湊在一起,越是不想去想,越是變得清晰。

 

無眠的一夜,如此漫長,亦如此寂寞。直到清早的光透過窗簾照射進來,在中還是不想起來。

看了一眼時間,差不多允浩該上班了。以往身體的生物鐘都會叫醒自己,怕允浩不好好吃飯,所以每天都會想盡法子給他準備早餐。但是今天……不受控制的想聽到允浩的動靜,但是沒有。

直到九點鐘的時候才起床,頭痛欲裂的下來,看見鏡子中自己眼睛裡佈滿的血絲,面無表情的低下頭,拿涼水潑臉。

空曠的房子,允浩果然是不在的,但是下樓走到轉角的時候卻一下子愣住了,潔白的餐桌上,一份早餐正乾乾淨淨的擺放在那裡。允浩給他熱了牛奶,煎了蛋,烤了麵包。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做的,不知道他什麼時候離開的。

在中走過去,端起已經變涼的牛奶,放在嘴邊喝了一口。被用微波爐加熱過的味道還是清晰的傳入口腔。

「真難喝……」在中半晌,才悶悶的說。允浩的手藝全都是在廚房的打下手生涯中磨練出來的,一點都不好。

心裡像是有什麼被堵住,找不到宣洩的出口。昨晚的難受微微變得有點酸澀,像是在委屈一樣。

「笨蛋……」

 

笨蛋這個時候已經去上班了,客廳的窗簾輕輕飄動,落地窗沒有關好。在中走過去,想關好窗,不經意間抬起頭,卻看見臺階上散落的一隻菸蒂。微微一怔,在中俯身撿起來,想把它扔進一旁的垃圾箱,卻突然愣住了。在他眼前,整個垃圾箱裡幾乎都被薄薄的一層菸蒂覆蓋。

他……一整夜都沒睡吧。一直都是潔身自好的人,幾乎從不抽菸的……在中的睫毛顫了顫,果然,允浩,還是讓你難做了吧?這件事把我們推到相悖的立場上去,你有你的為難之處,我亦有我的難言之隱。因為是我,所以才讓你那樣的無法接受吧……

可是我不會道歉的。即使知道你的難受,我依然不會以我父親的名義向你低頭……

我不知道這件事對你來說究竟有多麼的難以接受,我也不知道它終將會給我們帶來怎樣不好的結果……我愛你呀允浩,可是,我卻沒有辦法幫你減輕哪怕一絲一毫的負擔。

因為……

在我還是你的愛人之前,我就已經是一個兒子。

 

 

起風了,冬天快到了。這一年的秋天,真的很冷。午飯後,在中出門的時候穿了很厚的風衣,但是郊區的風依然凜冽異常。連呼吸都可以感覺到疼痛。

有時候人往往容易感覺到沮喪,特別是心情低落又獨自一人的時候。

墓地在很久之前就被允浩命人修繕了。偌大的一片土地正處在開發時期,機器轟鳴的聲音混著乾涸泥土的味道,挖出的土一堆一堆的被集中丟在一起。一片狼藉。

Desin的施工隊都在忙碌著,在中看了看四周的環境,走進了一角的墓地。

守陵的老人看見他,露出笑容。有些滄桑的,佈滿皺紋的臉。在這種地方待久了,是會寂寞的吧?在中有些近乎悲憫的回以微笑,霎時間覺得傷感起來。

 

幾乎沒有人來這裡,在中低著頭穿過一座座低矮的墳頭。年代久遠的墓碑,用模糊不清的字跡刻著一個個已經不存在的名字。

父母的墳,即使已被重新修繕過,但是還是一如既往的淒涼。允浩上次陪他買的萬壽菊已經枯萎,被風吹的散落一地,無根的搖曳著。

在中走近,卻突然停下了腳步。

一個黑衣的老人正靜靜立在那兒,立在他父母的墳前,專注的看著墓碑上的字。即使已到不惑之年,依然散發著矍(ㄐㄩㄝˊ)鑠儒雅的氣質。他看了半晌,然後俯身,把懷中的一束潔白的花輕輕放在碑前。

在中走上前去,在一旁看著老人,遲疑的開口:「您……」

老人聞聲轉過臉,打量著在中,緩緩問道:「你是……」

「您,認識我父母嗎?」在中看著老人,心裡突然湧上難言的激動,「我是金在中……」

「在中,在中……」老人重複著在中的名字,專注的上下打量著他,過了半晌才開口道,「在中啊,過的好嗎?」

關心的,慈祥的語氣。在中的心一下子溫暖起來,對眼前這個陌生的老人產生前所未有的親近。

「請問您是……」

「啊,我認識你父親,今天特意來看看他。」老人微笑著看著他,把目光投向在中無懈可擊的衣著上,仿佛微微寬慰的說,「在中啊,這些年來,有沒有吃很多苦……」

「沒有,」在中看著老人的臉,欣喜而又感激的笑了,「爺爺,沒想到您還記得我父親……真的,太感謝您了……謝謝您……」

老人微微搖了搖頭:「十幾年了,我早該過來的……只是一直在美國,前幾天才剛回來。」

說著,仔細看著在中,說:「十幾年就這樣過去了,真快。」

在中側過臉,看著墓碑上的照片,勉強笑一下。

「在中啊,你就是在中……」老人的目光中有著唏噓,「你現在是在念書還是在工作?」

「我沒有念書了呢。」在中說。

「那工作好不好?辛不辛苦?生活呢?有沒有成家?」

「爺爺,」在中心裡湧上一陣溫暖,「我一點都不辛苦,我現在過得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老人感慨似的說,仿佛微微放心了一些。

「爺爺,您跟我父親,是怎麼認識的?」在中問。

「你父親他,以前幫過我很大一個忙。」老人說,「我都沒有謝過他……」

在中心裡微微一緊,但是依然寬慰的說:「爺爺,您今天能過來,我爸媽一定都非常開心,謝謝您。」

老人卻沒說話,只是靜靜注視著墓碑,眼神裡閃過悲傷的光芒。

 

兩人站了一會兒,在中扶著老人往回走。老人一直在詢問著在中的情況。

「是一個人嗎?現在有結婚物件了嗎?」

「嗯,」在中笑一笑,「有了。」

「哦?」老人關切的詢問他,「是什麼樣的人?」

「很善良的人。」在中笑著回答。

「能配的上你,那一定很漂亮吧?」老人故意開了開他的玩笑。

「嗯,」在中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很好看……臉也好看,手也很好看……」

「在中啊,」老人看著他的笑容,目光裡透著感慨,「你過的好,那就太好了……」

在中卻沒有說話,眼前閃過昨天夜裡允浩看他的目光,突然止住了笑容。

 

山下,有司機在等著老人。因為是回市區,所以在中也坐上了那輛車。車上,老人仔細留了在中的電話號碼。

「我家裡還在整理,等清理好了之後我再打電話告訴你地址。」

「嗯,我一定會去拜訪您的。」

老人慈祥的看著在中,眼神流露著近乎辛酸的光芒。

下車的時候老人在身後叫住在中,很認真的對他說:「生活上有難處的話,一定告訴爺爺,好嗎?」

在中看著他,眯起眼睛笑了:「我真的,過的很好。」

 

 

已經是傍晚了,冬天的黑夜早早就來到了。在中在市中心下了車,卻沒有回家,而是去找昌珉了。

昌珉不在家,可是昌珉的媽媽看見在中去了,怎樣都要留他在家裡吃飯,而且專門做了很多在中喜歡的菜。

菜燒的很香。很像媽媽的味道。

在中看著忙碌的昌珉媽媽,心裡微微有些哽咽。這樣的生活,不好嗎?真的……一定要打破嗎?

從昌珉家裡出來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外面的寒氣四面八方的灌進衣服,人群在身旁聚了又散,繁華的市區,絢爛之極的霓虹,散發著血液般甜美醉人的暖意。可是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頭之中,卻總是那麼的沒有安全感。

因為自身的寒意,而對這個世界喪失存在感。真的很想蒙住眼睛,不要再看到此後紛亂的世界。忘記當年的不甘心,忘記最初的走投無路,忘記少年時尊嚴被踐踏的無處收拾的歲月……如果我能忘記這些,該有多好。

指骨的關節被凍得有些僵硬了,在中深吸一口氣,沉默的向前走著。經過無數陌生人的身邊,很多人不由自主的回頭看這個年輕的男孩子不動聲色的側臉。他像初雪一樣,不屬於人間,而且仿佛很快就會被空氣消融。

在中明白,他自己身體內的冷靜緣自於天性,或許能被封印,卻永遠都不會消失。

所以……我知道自己要怎麼做。

 

回到家的時候,天色已經不早了。在道路上遠遠望過去,寬敞的房子漆黑一片。

允浩……沒回家嗎?心中難掩的失望。在中低下頭。今天一整天,兩人都沒有聯絡過,這是在冷戰嗎?

你……真的生氣了嗎?

原本就低落的心情一下子跌倒了最低點,在中在門外沉默了一下,然後輕輕按開了密碼鎖。

清脆的開門聲突兀的響起,卻讓四周顯得更寂寞。

在中在玄關處換了鞋子,剛走進去,想打開燈,卻突然被拉入了一個懷抱中。

溫暖的,強勢的,帶著最熟悉的氣息。

在中先是一愣,然後微微閉上眼睛,任他的氣息四面八方的包裹住自己,然後伸出手臂回抱住他。

「允……」

允浩撫上在中的髮,微涼的指間觸碰著柔軟的髮絲,然後微微用力。

過了很久很久,允浩才開口說:「對不起……」

在中在他懷裡想抬起頭,但是允浩把他抱的很緊。

「好像每一次讓你不開心的時候我都只能說對不起,」允浩頓了頓,說,「但是,我……」

「允浩,你沒有錯的……」在中輕輕的開口。

允浩鬆開他,借著月光看他的臉,過了半晌才說:「在中,我們,不要計較那些了,好嗎?」

在中看著他。

「那些事情都過去了,再去追究也沒什麼意義了。」允浩側身打開燈,突如其來的明亮霎時刺得人有些睜不開眼睛,「對我而言,現在最重要的,只有你。」

在中微微笑了,允浩拉他進去,見他不言語,轉過身,面對著他,一字一頓的說:「在中,我要你不要再想那些了。」

「為了我。」

在中看著他,然後點點頭,再抬起臉,已經是一個堅定的笑臉:「好。」

這就是愛著一個人的魔力,他的三言兩語就可以瞬間消散你心頭的抑鬱。在中看著允浩,突然覺得很輕鬆,真的很輕鬆。

允浩也笑了,一邊陪在中進去,一邊問:「今天去了哪?我一直都想打電話問你。」

「那你幹嘛不打?」在中看他一眼。

「給你時間讓你好好想想嘛。」允浩說。其實,也是給自己時間。

「我,」在中想了一下,然後說,「在外面閒逛呢。」

不想說自己去了哪裡,既然都答應了允浩忘記,那就真的要忘記吧。

「我買了很多好吃的。」允浩示意了一下滿滿的餐桌,衝他笑。

「不要笑的這麼討好,又不是你自己做的。」在中故意說。

「哎呀,來日方長。」允浩按著他坐下,「吃飯吃飯,餓死了。」

在中看著允浩這樣生氣勃勃的樣子,笑的很釋然。

鄭允浩就是這樣的一個人,能把一切的陰暗吸收過去,還之以奪目的光彩。他並不是沒有矛盾過,但允浩是何其理智的人……現在和未來遠遠比過去重要,如果只是狹隘的看見仇恨,那麼活著又有什麼意義。

在中心安的看著允浩的笑容,就這樣吧,就這樣拋開一切的守著他,人的一生能遇到幾次這樣的美好呢?現在,就已經足夠,足夠。

外面的天色已經完全的深沉了下去,星空很耀眼,看來明天依然是很好的天氣。

 

洗過澡之後,兩人擠在一起玩遊戲。

螢幕突兀的變了顏色,然後出現大大的“GAME OVER”。

在中無奈的嘆了口氣,認命的回頭看了一眼允浩,允浩和他對視了一下,然後止不住笑起來。

「笑什麼啊……討厭。」

「你怎麼就過不了這一關呢,總是輸。」允浩依舊笑。

在中也沒回嘴,只是又嘆了口氣。

允浩揉了揉他的頭髮:「再玩一次,我和你一起。」

「算了,不玩了,」在中躲開允浩的手,剛才被揉的一團糟的頭髮自己又恢復成服服貼貼。站起來,懶洋洋的往門外走去,「累死了,去睡覺。」

「你今天幹嘛去了?閒逛能逛一天?」允浩跟在他後面,追問。

「不要問廢話。」

「你,」允浩頓了一下,然後開口,「去城郊了吧?」

在中停下腳步,沒說話。

「你看你的鞋子……沒出市區的話,怎麼會那麼髒。」允浩輕描淡寫的說。

「嫌髒啊,還不是因為你們公司在那裡開發,弄得到處都是泥。」在中吊兒郎當的走進臥室,「髒死了。」

變相的承認了自己去了那裡,允浩笑了笑,看著在中一頭倒在床上的樣子,走過去,幫他把鞋子脫掉。

「今天是不是傷心了,嗯?」

「喂,」在中在床上坐起來,「你什麼意思啊?」

「問一問嘛,我都認過錯了。」允浩湊到他面前,笑著去親他。

在中看他一眼,摸摸他的頭,沒說話。

「我今天在想,」允浩抱著他躺在床上,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很感慨的說,「如果沒有你,我的世界是什麼樣。」

「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在中閉著眼睛說,「沒意思。」

允浩笑了笑:「記得我之前對你說過的話嗎?」

「嗯。」

「對我而言……」

「我知道了,不要肉麻了。」在中翻了個身,把臉埋在枕頭裡,「睡覺。」

允浩笑了起來,過了一會兒,湊到在中的耳邊:「親愛的,你知不知道有句話是這樣說的。」

「什麼話?」在中轉過臉看他。

「我也忘記了是怎麼講的,」允浩故意皺著眉頭想了一會兒,然後不懷好意的說,「大意就是,夫妻之間吵架了呢,第二天起床之後就會和好。」

在中愣了一下:「為什麼?」

允浩看著在中一臉純淨的樣子,笑的很壞。盯了他片刻,毫不猶豫的壓了上去,一邊把手伸進他衣服裡,一邊親吻他。

「你說呢?」

「呀,鄭允浩你……」

後面的話語被突如其來的深吻封住,溫暖的熟悉的氣息四面八方的包裹住自己,在中閉上眼睛,在洶湧著的激情中,微微笑了起來。

 

生活總是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事情,各種各樣意想不到的困難。在平靜的表面下暗藏的內裡,隱隱露出匕首一樣鋒芒危險的光。

可幸運的是,你能一如當初的愛著我,就像我一直如此地愛著你一樣。

允浩……不管發生什麼,你都是我最愛最愛的人。

 

 

 

 

 

 

Chapter 14-1

 

誰將帶你走出灰色的天空

誰將回溯到 你光芒萬丈的成長中

誰將成為你最心疼的男孩

誰將帶給你刻骨銘心的傷害

誰將在你的白襯衣上嗅出他喜歡的氣息

誰將讓你成為他的傳奇

誰將撫慰你悲傷的靈魂

誰將安鎮你黑暗的傷痕

誰將在你心中留下印記

誰將哭著說愛你

誰將為你拔去全身的刺

誰將往事終止

誰將在多年之後依然清晰的記得 你每一次回頭的樣子

誰將希望你此生幸福永遠

誰將許諾過來生之緣

誰將成為你生命中始終不變的愛戀

誰將被你懷抱在 他走之前

誰將永遠珍藏 你清晰的眉眼

誰將守著他曾經的誓言 直到滄海桑田

 

 

 

週末的時候,在中正在幫允浩整理資料的時候,接到了昌珉的電話。

「哥,你去我家怎麼不打電話告訴我!」一開口就是這樣的聲音。

在中的視線還在電腦上,半天才反應過來:「啊……你那天不是在上課嘛。」

「你找我有事沒?」

在中沉默了一下,然後說:「沒有啊,只是想看看你。」

「那你今天過來呀,我在家等著你。」昌珉愉快的說,「允浩哥在家嗎?」

「他不在。」

「那你過來玩,自己一個人在家多無聊。」昌珉積極的慫恿道。

在中看了一眼眼前的資料,猶豫了一下才答應:「也好,你等我一會兒。」

「快點快點。」

「知道了。」

在中掛上電話,但還是把手上的工作做好了才動身。

 

去到昌珉家的時候,昌珉正坐在地上玩遊戲,玩的不亦樂乎。在中按了半天的門鈴他才聽到。

「你都這麼大了,怎麼還是這個德行啊。」在中一進門就看到客廳地面上一堆亂七八糟的零食包裝袋,不滿的說。

「不然還能幹嘛?」昌珉打了一個呵欠,「我自己也無聊啊。」

「無聊就學習,」在中說,「你現在又不是小孩子了,念了大學之後更要好好學習,以後……」

「我媽媽附體到你身上了嗎?」昌珉打斷他,一副要瘋了的樣子,「這是誰慣的啊,你怎麼能這麼嘮叨!」

「行了,」在中不理他的話,看了一下房間,然後說,「我帶你出去算了,週末不要憋在家裡,電腦玩久了對身體不好。」

「去哪兒?」昌珉問。

「這附近沒好玩的地方嗎?」

「這裡是商業區啊,購物者的天堂啊,除了買東西以外能幹嘛。」昌珉想了一下,「要不去打電玩?」

「我來的時候看見下面有公園的,」在中說,「我們去看看吧。」

「呀,那是老年人待的地方。」昌珉跟在在中後面出去了,一邊不滿的說,「在中哥,你越來越老了……」

在中笑了笑,回頭說:「我只是喜歡綠色的植物。」

昌珉沉默了一下,半天沒好氣的說:「現在是冬天好不好,還綠色咧。」

 

不過公園的空氣是非常好的,落葉在地上鋪的軟軟一層,走上去嘎吱作響。昌珉把身上的大衣裹了裹,然後蹦蹦跳跳的走在在中身邊,黑髮馴服的貼在耳邊,那麼高的個子,笑起來眉眼卻很孩子氣。

在中看著他,覺得心情真的很好。自己在意的人都生活的很平靜,於他而言,平靜,就是最大的幸福。

在中看著昌珉,忍不住感歎的叫了一聲:「昌珉呐……」

昌珉正四處隨便的看,聽見在中的聲音,轉頭看他:「嗯?」

在中看著昌珉一臉無辜的樣子,不知道自己要說啥,於是又叫了一聲:「昌珉呐……」

叫完之後自己一直不停的笑。

昌珉看了他半天,看他笑的不止,忍不住咂咂嘴:「完了完了,你傻了。」

在中沒理他,輕輕閉上眼睛。冰冷的風像帶著翅膀一樣,從臉旁一掠而過。連呼吸都是潔淨的。

細碎的鵝卵石在腳下蔓延成路,植物沉默不語的沐浴在冬日的陽光中。帶著冷淡的靜謐,好像他一直都生活在這樣的靜謐中,從不曾失去,也永不會遠離。

 

遠處的一棵楓樹依然豔麗而又明媚。在中想到家裡的那棵,因為郊區溫度更偏低的原因,最近葉子已經掉落很多,自己一直都是喜歡那樣美麗高大的樹木的,於是不由自主的走過去。

一片葉子翩然下落,落到厚實的毛毯上。一位老人正端坐在樹下的輪椅上看書,溫暖而又整潔的打扮,帶著矍鑠的氣質。

在中看清之後,立刻驚喜的走過去。

「爺爺,是您?」

老人抬起頭,看見在中的臉,立刻驚喜的笑了:「在中啊……」

那天在父母的墳前見到的,就是這張慈祥的笑臉。

「您在這裡休息呀。」在中也笑了。

「難得天氣好,出來透透氣。」老人把目光投向一旁的昌珉,問道「這位是?」

「爺爺您好。」雖然不知道老人是誰,昌珉還是立刻鞠躬,打了招呼。

「沈昌珉,我弟弟。」在中介紹說,「從小一起長大的……」

老人慈愛的打量了昌珉片刻,然後把目光投向在中,微微笑:「週末不用工作的呀。」

「嗯……」在中猶豫了一下,還是這樣應著,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現在的自己……其實算是無業遊民吧……

「這樣的很好呀,你們這個年齡,多感受一些事物,總是好的。」

老人點點頭,說。

「這裡,很舒服。」在中看著眼前的風景,說,「您身體好嗎?」

「算是好的吧。」老人說,「回國了,連空氣都變得不一樣了。」

在中笑了笑,剛想開口說話,另一旁卻走來一個中年男子,隨意的衣著,眉眼間也有著良好的素養,目光不經意掠過在中和昌珉,掃了一眼他們,便俯身把手中的保溫杯遞給老人。

「爸,身體還沒好呢,喝點熱水吧。」

老人點著頭接過來,擰開杯子,蒸騰的熱氣立刻從杯子裡暈染到空氣中,帶著溫暖的濕氣。

那個男子把目光投向一旁的在中和昌珉,雖然不認識,但還是禮貌的笑了笑。

昌珉本想回以微笑,卻突然感覺到不對勁。

側過臉,身旁的在中正臉色蒼白的怔怔看著那個男子,陌生而又熟悉的眼神,閃爍著複雜的光芒。半晌才有些失神的開口說。

「……是你。」

一陣風簌簌的吹過,樹葉在風中紛紛墜落,趨於腐爛的屍體,落到地面上,與泥土和污穢長眠在一起。

提前來到的這個冬天,真的很冷。

 

男子疑惑的看著在中,仿佛努力的回想一下,卻依然認不出,只是遲疑的問:「你是……」

在中卻不再看他,只是把目光投向老人。老人慈祥的面容上竟帶著隱隱的愧色,嘆了口氣,沒說話。

「爺爺,」在中看著老人,有些自嘲般的開口問,「這……就是您去看我父母的理由嗎?」

並不是質問的語氣,而是帶著深重的難過和荒涼。

昌珉疑惑的看著在中的反應,想問什麼,卻被在中的臉色嚇到。

「哥,你……」

「在中啊……」老人抬起頭,嘆息般的叫了一聲。

「在中?」男子思索著,似乎想從記憶中尋找到這個名字。

「金在中。」在中接過他的話,一字一頓的告訴他,突然冷冷一笑,「韓律師不記得了嗎?」

男子驚訝的看著他。

「金在中。」在中又重複了一遍,用昌珉從沒見過的殘酷而又絕望的表情死死的盯著眼前的人,「當年被韓大律師用花言巧語冠上十惡不赦的罪名,連靈魂都不會超渡的人的兒子。」

男子立刻大驚,溫和英俊的面容上寫滿了震驚和不可置信:「你……」

「我以為你死了,」在中看著他,聲音已經沙啞,突然有些崩潰的說,「我以為你早就死了,不然我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你!」

「哥……」

「在中……」老人看著他,有些焦急和擔憂的神情。

在中閉了閉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轉身離開。

他沒辦法再待下去,再面對著那張被一直他痛恨和詛咒著的臉,他會瘋掉。

「在中……」老人又在背後喚了他一聲,因為急切,膝蓋上的書本掉落到地上。

「等一下。」男子追上前,攔住了在中。

「滾開,」在中突然有些暴戾的看著他,眼睛裡隱隱有切膚的恨意浮現,「再讓我看你一眼,我立刻殺了你。」

殘酷而且決絕的口氣,讓昌珉的心一緊。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在中,平素冷漠但是隨和的人,現在像沙場前的戰士一樣,豎起了全身的刺。

昌珉攬住在中的肩膀,竟感覺到他身體在微微的顫抖,不禁心裡一疼,輕聲說:「哥,我們走吧。」

在中沒再多看一眼,跟昌珉離開了。

走過去的那一刹那,昌珉感覺到,在中好像全身立刻喪失氣力一樣,剛才的戒備和尖銳一下子消散,現在只剩下空乏無力的虛弱和痛苦。

「哥,」昌珉輕聲問,「你沒事吧?」

「那個人,」在中閉了閉眼睛,然後說,「是韓東佑。」

昌珉愣了一下,雖然剛剛猜出了一點,但是從在中口中聽到這個名字,還是震驚了一下,但是很快恢復了常態,懂事的沒有多問,只是扶著在中離開,路上一直擔憂的看著他的臉色。

 

韓東佑……他是知道的,他當然知道……

這個從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畢業回國的高材生,少年得意,剛回國就因解決了多起棘手的案件而名聲大噪,成為當年律師界的翹楚。

在那次轟動的撞船事故中,“盛港”大膽起用了這個年輕氣盛的律師,韓東佑作為“盛港”的辯護律師,以其淩厲的口才和充足的證據,將被告方的“垂死掙扎”一一駁回,將“遠航”送到殘酷的法律面前,使其受到應有的制裁。

在那次損失慘重的災難中,韓東佑以過人的智慧和冷靜的分析,保住了“盛港”的聲名,使其在事故之後化險為夷,並盛極一時。

所有的血淚都慢慢被時間平息,不相干的人早已把那件事忘記。那些背後隱藏的,不為人知的事情,全都被冠冕堂皇的證據所掩埋。再大的事故也被安然的,用最好的方式解決掉。

受到體恤和照顧的遇難者家屬……重新整合之後的海洋公司……

一切都又恢復了平靜和生機。

可是誰來為父母伸冤……那些罪名,那些死去之後還要被硬生生強加上的罪名,那些讓伶仃的孤兒得不到生活保障,還要受人仇視的罪名,那些根本不是父親要背負的罪名,被法庭上那個年輕的律師用冷眼一一道出,再壓到他們一家身上,讓死去的亡靈永世不得翻身。

他是恨著的……他怎麼能不恨?!

這些年來一想到父母的境遇便日夜不寧,每每在噩夢中驚醒之後,發現自己滿臉都是淚,嘴唇裡滲進的,是被咬破後腥鹹的血液的味道。他在夢裡都不會忘記那張臉,那張鋒芒畢露的,卻是世界上最醜陋最殘忍的臉。

他發誓一定要找到那個人,要揭穿他編織出的謊言,要還父母公道,可是在那次事件之後,在他還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孩子的時候,韓東佑這個人,從韓國,消失了。

有人說他是回母校進修,有人說他被國外大公司高薪聘請走,也有傳聞說他身染痼疾,不久英年早逝。總之,這個傳奇式的人物自此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並漸漸被人們淡忘。

但是在中一直記得,記得即便不是罪魁禍首,卻也是把自己一家逼到絕境的這個人。即使後來面對著生活帶來的巨大壓力,自己並沒有可能擁有那樣大的能力去改變什麼,但是他永遠不會忘記……

在成年之後更迫切的想要找到他,不是要再翻起那一場噩夢,而是要讓父母的在天之靈安息……可是茫茫的人海,發生在年幼之時的那一切,又從何追問起。

他的生活,本來早已遠離了那一切,本來面對他的,是越來越好的希望。

可是他見到了這些人,見到了他不想見卻又無比希望見到的人……這些人,曾毀掉他的一切,他必須要把那些討回來,這是他的責任,就算會打破這樣的寧靜生活,也必須扛起的責任。

 

 

回到昌珉家,昌珉倒了一杯熱水遞給在中,坐在他對面,看著他全身都喪失力氣的樣子,擔心的問:

「哥,你沒事吧?」

在中沉默的喝了一口水,過了一會兒才搖了搖頭。

「那個人,怎麼會在國內……」昌珉小心的開口問。

「應該是剛回來的,」在中的聲音雖然恢復了平靜,但是仍有複雜的情緒在起伏著,「那個……爺爺,我前幾天在城郊遇見他,他說他之前在國外。」

「哥,」昌珉喚了一聲,半天才開口,「哥心裡,是怎麼想的?」

「昌珉,」在中努力平定了一下呼吸,然後說,「我那天來找你就是想讓你幫我……我在Desin遇見了“盛港”的人。」

「盛港……?」

「就是當年去我家拿鑰匙的那個人,」在中說,「就是他,我認出他了……」

「他怎麼會在那裡?」

「談生意。」不知為何,在中並不想把允浩的叔叔曾在那裡工作過的事情說出來。

昌珉點點頭:「那哥想怎麼做?」

「我要把當年的那些資料找出來。」在中說,「我知道,那時候“盛港”一定是預謀好的。」

即使並沒有事實的根據,但是一定是這樣的……

 

昌珉眉頭皺了起來,過了很久才開口:「我只是在想,究竟能獲得怎樣大的利益,才可以讓有些人不顧幾十條性命,做出這樣傷天害理的事情。」

昌珉是一直站在在中這邊的,在中的為人他是知道的,這些年陪在他身邊,這件事早已不是在中一個人的事情了。

就算在中以為的不是正確的,但是如果能查明之後讓他心安,只要在中哥能夠心安的去生活下去,他可以付出最大的努力。

「保險公司賠償了非常巨大的一筆,把“遠航”這個最大的對手逼到破產,最後成功的收購了它……這樣的利益,還不夠巨大嗎。」在中冷冷一笑。

昌珉沉默了一下,半晌才說:「這樣的話,我們要從“盛港”下手了。」

在中點點頭,問:「昌珉……入侵一家公司的電腦,對你來說,有沒有那麼大的難度?」

昌珉頓了頓,才說:「哥,這是犯法的。」

「我知道,」在中有些黯然的說,「哥要為難你了……哥也是不得已……」

昌珉想了想,然後點點頭。

「我不會做其它的事情的,我只要查到當年的那些資料就好。」在中立刻保證道,「就算查不到,我也不會做什麼……」

「我知道的,哥。」昌珉笑了,「放心吧。」

在中點點頭,沒說話了。

「哥……不要告訴允浩哥嗎?」

在中立刻抬起頭,說:「不要,昌珉,不要告訴他。」

「為什麼?」昌珉有些不解,「告訴允浩哥的話不是更好辦嗎?以允浩哥的能力……」

「他最近忙。」在中打斷昌珉的話,「我自己做就行了。」

看昌珉依然一副不解的樣子,在中嘆了口氣,說:「你知道……這件事對允浩來說,也是最好不去提及的事情,我不想讓他難受。」

在中想起前幾天因為這件事情和允浩的爭吵,允浩不能自制的失望和憤怒,自己雖然心寒,但是也在後怕……他不想他再去想這件事,不想和允浩的感情出現質疑和尷尬。父輩間的矛盾,並不是他的一面之詞就可以釋然的東西。就算允浩相信了他的話,可是……恐怕也不能毫無保留的相信吧……

這件事於他和他,都是一道無法痊癒的傷疤,每提及一次,就會深切的痛一次。

「至少,」在中想了想,說,「等事情有了些眉目再說也不遲……」

昌珉看著在中,點了點頭。

他是何其聰明的人,怎會不知道在中的想法。允浩叔叔的事情,其實他有些耳聞。這件事把允浩和在中推到了對立的那一方,允浩哥知道了的話,會難受的吧。

如果在中猜測的一切都是錯誤的,那還不如不去告訴允浩,否則,面對那樣的矛盾,他們該如何收場……

允浩哥,會原諒的嗎?

 

昌珉不知道的是,允浩其實已經知道了。已經知道在中的家人是誰,可是他選擇的是釋然……選擇的不是過去,而是未來……

 

 

============================

 

在允浩猜對在中去城郊那段,我覺得作者寫得很矛盾

在中回來在玄關處換鞋子時燈還是暗的,所以允浩不可能看到他鞋子是髒的

然後打開了燈兩人說著情話進了屋裡,這時候允浩更不可能分心去注意那種小細節

這是第一個矛盾的地方

 

【你看你的鞋子……沒出市區的話,怎麼會那麼髒。】

允浩說這句話的畫面感像是在中腳上正穿著那雙髒了的鞋子

【允浩笑了笑,看著在中一頭倒在床上的樣子,走過去,幫他把鞋子脫掉。】

這裡作者又再次強調了在中腳上是穿著那雙髒鞋

可先前都已洗了澡,而且也早換了鞋,這樣的寫法太讓人疑惑了

這是第二個矛盾的地方~

 

但是也不是不可以說得通

就是允浩眼神很好一心二用確實在開燈的剎那注意到了在中的鞋子

然後“你看你的鞋子....”其實指的是脫在玄關的鞋子

最後幫在中脫掉的其實是室內拖鞋

 

(允在:你很無聊注意這些~你父母造嗎?)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