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預告了下今天要放的這個文題材有點特別,因為我看了那麼多的豆花文,這篇文的設定是我至今還沒有看到過類似的,所以很新鮮!不過也有可能是本人閱讀的豆花文還不夠多,也許有類似的也說不定。

今天開始放的這篇文是《恨晚》,作者是“junsooholic”,應該是一個新人寫手。

先說說文裡主角的設定好了,在中是奔三的二八青年,允浩奔二的十八少年,對!這文裡的允浩是年下攻,而且還是小在中十歲的年下攻。這年齡的差距沒什麼特別的,還有差更多的!而在中和允浩的相遇是因為允浩的父親,而為什麼因為允浩的父親?因為在中和允浩的爸爸是戀人!這個‥‥可能有的親估會雷這個,還好文一開始就是分手了,所以衝擊應該會小一點。我看過另一篇前面幾章我就讀的很痛苦,看到在中和允浩的爸爸--「親愛的~我要親親」、「寶貝~我餵你!」、「XX,我最愛的就是你了!」‥‥==|||,氧化鈣!這樣叫我怎麼看得下去‥‥

我之所以會覺得這文題材很特別是後來允在意想不到的發展,看似很甜蜜~可隱約之中又透著不安‥‥

大綱:在中初入大學就遇上了他的初戀對象,大學教授“鄭宏”,鄭宏的溫柔、體貼、深情,讓在中即使知道自己是第三者也奮不顧身的陷下去十年的光陰,直到鄭宏的太太找上門才曝了光,也因為這樣讓在中看到了曾經偷偷看過的小允浩,如今已成長為18的翩翩少年。允浩一再的出現讓在中深感愧疚,同時允浩的冷漠也讓在中不解其意圖。某日,因為一場允浩有心安排的聚會,故意讓在中在允浩朋友面前丟盡顏面,在中也在那場聚會中受傷而昏迷過去。然在中再醒來時‥‥他的世界全部顛覆了‥‥‥“我叫金在中,28歲,目前失業中。在我面前的這個男孩子叫鄭允浩,18歲,是我的戀人。這是我醒來以後允浩告訴我的。”‥‥‥

=============================================

 

 

Chapter 1. 親愛的,我真的沒想到我會這樣出現在你眼前。

 

從來沒想過這一天會是怎樣,但它的姍姍來遲讓我曾一度以為我僥倖的逃過了這一天。所以當它來了的時候,我來不及思考,來不及防範。

 

 

「你這個狐狸精!騷貨!變態!一個大男人偏偏跑去勾引人家老公!」不算是年輕但風韻猶存的中年女人指著我的鼻子罵,嘴唇因為憤怒而顫抖。面對她的辱駡,我一點還嘴的想法都沒有。她罵得太有根有據,地上還散落著我和他老公擁抱,接吻的照片,那是她剛進門時甩在我臉上的,散落後,她就開始了對我的控罵。

「你說你賤不賤?!真是不要臉了!破壞人家的家庭你就不曉得羞?!」中年女人還在罵,我一直站著,目光放在地上。其實我是認得她的,她的家庭成員我都認得,女人名叫林曦真,他的妻子,婚姻生活已經20年,算是老夫老妻了。見我沒有回嘴的意思,林曦真更加驕橫,,一腳踩在那些不怎麼見得人照片上,神氣的雙手叉在胸前,:「看你倒是很識相,我就不為難你了,這是我給你的100萬,算是封口費,離開我們家阿宏,從此不許再跟他見面,也不許跟別人說你那些骯髒的破事,損我們家名譽,知道嗎?」厚厚的一個信封出現在了我面前。我抬起頭漠然的看了她一眼,沒有動作。林曦真當我是默認,把信封放在了桌上。她確實是個知理的女人,名校畢業,又有很好的家庭背景,只是碰上了老公出軌這件讓全世界女人都恨得咬牙切齒的事,更讓她恨的是她的情敵還是個男的,一時失去涵養也是正常的。我以前見過她的,她那時正在自己的花店裡插花,畫面美得不像話。

 

 

「您把錢拿回去吧。」那是我對她說的第一句話,同時直視她,「我現在還不能做決定。」

「什麼意思?」林曦真顯然是嗅到了什麼,一下變了臉。

「我想見教授一面,親耳聽他說這件事情。如果他說不見,我會離開。」我很平靜的說。事實上,我壓不下我心中的罪惡感。

時隔那麼多年,我不再是大學生,他也已經不是教授,但我還是這樣叫他。從知道情愛起我就沒少自卑過,我有著和大多數男生不一樣的性向。我喜歡同性,對異性沒點感覺。教授說他從來沒有訝異過,他說我從外貌上就很招人疼。我長了一張陰柔的臉,精緻,比女人還漂亮,對此我不置可否。但年少時的我一直不敢將感情外露,不斷拒絕女生的同時也不敢接近男生。直到進了大學,遇到了教授。那年,他35歲,是個很有魅力的成熟男人。而我,只是一個剛剛進入大學校園,什麼都不懂的18歲少年。

第一節課,他的巧言善辯和儒雅舉止便將我迷倒,從那天開始,我開始偷偷的仰慕他。但我一直不知道我的偷偷傾慕是怎麼被發現的,幸福來得太快,在一個月後的迎新舞會上,我接受了他的表白。再後來是偷偷地戀愛,課堂上會意的相視一笑,下課後在他辦公室偷偷吻一吻。教授的溫柔是我從沒感受到過的,但僅在交往兩個月後,我卻在無法自拔的幸福中,聽到了那樣的事:

「教授有妻子了啊?聽說兒子都8歲了……教授可是富商的女婿啊,好像以後會接手林氏企業呢‥‥」

忘了那天是怎麼走到教授辦公室的,但他聽到我的責問後臉上僅有的一絲波瀾但現在我已無法記起,讓我永生難忘的是,他用溫柔得可以化成水的眼神看著我,說:「所以呢?我們就不能相愛了嗎?」

我的心刹那就被融化了。“相愛”,多麼美好的一個詞啊,正因為相愛,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很聽話的當起了他的地下情人,無論什麼事情,他都可以安排得很周全,帶著這種被人保護,被人呵護的“安全感”,我投入了這場遲早會將我燒盡的火海,義無反顧。

 

 

「你還有臉提這種要求啊?阿宏都答應我不再見你了,你還要不知羞恥到什麼地步?!真沒見過這麼給臉不要臉的人!!」

話越來越難聽,我卻開始擔心教授的處境。如果她在家裡也是這麼鬧的話,教授豈不是很尷尬?正想著,我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專屬於他的鈴聲。

我正猶豫著要不要接,林曦真像是猜出了什麼,搶先拿起了桌上的手機,按下通話鍵。

「鄭宏!你怎麼還給這個變態打電話啊?!以後不許再打了!」說完把我的手機往地上狠狠的一甩,手機“啪”的碎成了幾塊。

我完全沒有去拯救的機會,只能看著手機被摔,碎片散在地上,跟那些碎片一樣狼狽。摔完手機的林曦真開始歇斯底里,大概是看到手機裡我和教授的合照受了刺激,突然衝過來抓著我的衣領罵我是賤貨。我措不及防,重心不穩的往後倒。手碰到玄關鞋櫃上的花瓶,花瓶掉下發出了不小的破碎聲,人也倒在了地上,連同林曦真一起。

混亂中我感覺有人從虛掩的門外衝了進來,在林曦真的推攘中來到了我們兩的身邊。

「媽你沒事吧?!」那人分開纏在一起的我們,皺著眉詢問林曦真,冷峻的側臉讓我不禁心虛了幾分。

小浩‥‥

 

 

 

 

 

Chapter 2. 親愛的,這是我選的人生

 

林曦真被她的兒子帶走了,走之後,我感覺落魄的是我,不是她。

我被她兒子凜冽的目光擊倒了。那個我曾經偷偷跑去校門口看過幾眼的少年。

只是好多年沒見,當年的刺蝟頭小少年已經長成一個很有氣勢的小男人,扳著指頭算算,18了,確實是大人了。

我思考過我的心虛從何而來,最後結論是,我在後輩面前狼狽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一直在門外聽,聽到了什麼,但是,我跟他爸的事他不可能不知道。真是糗極了,在一個小輩面前這樣被羞辱。他扶著林曦真出去時回頭看我的那個眼神,我讀不懂。是仇恨,鄙夷,還是‥‥同情?總之那眼神讓我很不安,在他們離開後好久我都站不起來。我覺得我這人就是彆扭,在情敵面前撕破老臉都沒關係,但是在比自己小了10歲的人面前,無論如何都想保住一份作為長輩的尊嚴。就是不知道小浩他,認不認我這個長輩‥‥

 

 

第二天早上我照例6點半起床,自己磨了豆漿又煮了稀飯,然後在去上班的時候捎一份給樓下的李奶奶。每當這個時候她都會說,哎呀你這小夥子太會照顧人了,怎麼就老找不著物件呢,一個人過太委屈你了,我也只是笑笑。腿腳不便的李奶奶不喜歡兒子媳婦的牛奶麵包,他倆根本就沒有時間給李奶奶做早餐,又加上外頭的豆漿大多數都是兌水的,我也就每天多做一份,以報答當時自己闌尾炎送自己上醫院的李奶奶的兒子兒媳。

來到公司剛剛坐下,許久未曾打過照面的人事部主管就把我叫去了。他欲言又止的樣子讓我發現了一些不怎麼好的苗頭,東扯西談了很久,他終於問起我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麼大人物。他說「在中啊,你是這裡的老員工了,工作一直很勤懇,雖然表現不是特別突出,但也從來沒有犯過錯,待人又友善,大家都挺喜歡你的。但是上頭突然有命令說無論如何不能留你了,我問過董事長,他說不出原因,我就想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麼大人物‥‥」

報復?我一下子就愣住了。對的,報復,電視裡不都是這樣演的嗎?妻子為了除掉第三者百般刁難,讓第三者寸步難行最後不得不離開。我不禁啞然,我到底也成了悲情劇中被算計的那一角兒了 ,但究竟我是主角還是配角,我說了似乎不算。

 

很淡定的收拾東西回家,我把整個人埋進了沙發。電視開著,手機‥‥還是壞著。我沒有試著再往哪家公司投簡歷,大公司我進不去,而我之前那家與林氏八竿子打不到的小公司公司都不敢要我了,還有哪家公司敢要我?當初林曦真太過輕易的離去時我就該預想到現在的不安寧了。教授那邊一點動靜都沒有,出了這樣的事他大概也抽不出身來見我了,想到這。我才有了要去買手機的念頭。那個‥‥大概是修不好了,要是教授給我打電話找不到我會很擔心的吧?想到這我立馬起身,把皺巴巴的襯衣整整平,穿上外套就要出去。

打開房門看到門外那個高挑的身影時我驚得掉了手裡的鑰匙。

「小‥‥浩?」不自覺的喊出口,那是他小時候教授對他的稱呼,被我採用了。但在我下意識喊出的時候,我看到他的眉頭似乎不悅的皺了一下。

「你要出去?」突兀的詢問從他口中而出,在察覺我的震驚後他挑眉,彎下腰,撿起掉在地上的鑰匙,卻沒有給我,而是自己拿著,甩下一句「先跟我去個地方」,然後逕自往樓梯口走去。

「那個‥‥允浩‥‥」我急忙關上門,跟在他身後小心翼翼的喊。

「想知道鄭宏要對你說什麼就跟我走。」

 

 

 

 

 

 

Chapter 3. 親愛的,你的遊戲對手為何是我?

 

聽到“鄭宏”兩個字我便著了魔般的跟著允浩上了他的車。說不想他是假,出事前我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有他的消息了,當時還有些納悶,但聯繫起昨天的事,或許能斷定是因為事發而採取的暫時回避吧。

允浩囂張的車速使我不得不抱緊他的腰。年齡不大卻有著寬寬的肩膀,結實的背脊,允浩和教授其實並不像,相較於教授的溫文儒雅,允浩則是硬朗,有著一種叫年少氣盛的張揚。然後我想起第一次見面時他稚氣而又帶有霸氣的刺蝟頭,還有陽光下沒有一絲顧忌的笑。

 

他的車竟然停在了一所高中的校門口,我還沒有完全從極速中緩過來時,就聽到了他用很硬的語氣說了一句,「把衣服整好,跟我去見老師。」帶著萬分疑惑,我被他帶到了一個年輕女人面前。

「這位是?」年輕女人有點懷疑的看著我,看來被蒙在骨子裡的不只是我。我拘謹的站著,不知道該說什麼。

「家長。」允浩面無表情的說:「你不是要找家長嗎,他就是。」

「啊?」不僅是那位老師,我自己也被嚇到了。她大概是覺得我不像,而我,是不知道允浩這葫蘆裡究竟賣的什麼藥。

「鄭宏有事,他替鄭宏來的。你有什麼就快說,他很忙。」允浩臭著張臉把我推到老師跟前,那老師將信將疑的打量了我一會,或許是看到我身上的從公司回來還沒來得及換掉的西裝還算正派,才嘆了口氣說:「先生,您好,我是鄭允浩同學的班主任。我之所以要找您是因為他經常蹺課,落下了不少功課,眼看著也快要高考了,這樣的成績即使是家裡的條件再好也進不了好的大學啊。」她邊說邊遞給我一張紙,在允浩那無所謂的目光中我大膽的接了過來,結果卻看到‥‥

 

 

 

「國語5分,英語7分,數學10分‥‥允浩你真的覺得學習很困難嗎?還是‥‥你是故意考成這個樣子的?」跟著允浩出了辦公室,我便迫不及待的問他。知識淵博的教授,名校畢業的林曦真,照理來說是不會忽視孩子的教育的呀。而且我也不相信,眼前這個透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傲氣的孩子,會考出這樣拙眼的成績。

「你覺得呢?」走在前面的允浩沒有回頭,這讓我覺得他很討厭我。,無論如何也不想看我。但又為何‥‥

「教授‥‥你爸爸他從來不管你學習的嗎?」我跟著有點辛苦,因為允浩走得很快,而且他的腿明顯比我的長,這讓我不得不由走變成小跑。而之後允浩就一直沒有說話,應該是厭煩了我這種看起來像是窺探他家事的行為。對,我是個第三者,他怎麼會不討厭。

這種類似於逃亡的速度使我們很快走到了校門口,門衛沒有阻攔,就像我們剛來時那樣沒看到我們兩個似的。允浩長腿一跨又坐到了摩托車上,將車發動後看了我一眼,「上車」。有事命令似的口吻,帶著不容抗拒的氣勢。我也搞不懂我為什麼會被這個孩子吃得這麼死,或許是覺得愧對於他,或許是擔心他,想要關心他‥‥

 

 

這一次,車停在了一家手機店的門口。允浩把我帶到裡面,讓我自己挑。正當我驚愕於他那與我契合的心思時,他轉身去了另一邊櫃檯。果然還是不想跟我多接觸的,這孩子,討厭我。

我感到苦澀,但是不好表露,只能自己走走看看,想儘快選一部看著順眼的手機。選好手機,導購員二話不說將我帶到收銀台,我剛想掏錢包,就看到收銀員拿著一張金色的卡麻利的在刷卡機上一刷,然後微笑著將卡和裝好的手機交給我,說,「這是您朋友的卡,他說如果您還看上什麼就一併結帳。請問您還需要什麼嗎?」

「啊?」我懵懵懂懂的接過卡,一時反應不過來。看著收銀員笑得像花一樣的臉,愣了好久才緩過神來,左看右看沒有看到允浩,急忙拿起手機跑了出去。還好他還在,那身校服和那輛摩托讓他在熙攘的大街上特別顯眼。

我小跑過去,把卡亮了出來:「允浩,這個‥‥」

「買好了?」他從容的接過我手中的卡,看了一眼我另一隻手上的手機:「怎麼選了個那麼土的啊?進去換一個。」

「不是,允浩你為什麼要幫我付錢啊?我帶夠了錢的,我現在就把錢給你。」我向來不喜歡受人恩惠,我現在的房子,房子裡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用雙手換來的。工作了這麼多年,積蓄還是有的。教授也曾開玩笑的問我小金庫裡有多少,是不是準備要娶媳婦兒。我說這房子裡最值錢的都是你的了你怎麼還覬覦我的小金庫呢?然後教授很愧疚的說在中你怎麼就不肯讓我照顧你呢?我笑笑說因為我不想和教授成為互利關係,我的愛只能用你的愛換啊。

「這是你陪我去見老師的報酬。」

眼前的孩子真的還小,不懂得什麼才是最珍貴的,錢在我眼裡,恰恰是最不重要的。我搖搖頭,然後看著他說:「我不需要這樣的報酬,如果可以,我倒寧願你請我吃頓飯。然後好好聊聊。」

我看到他眼裡一閃而過的驚愕,那讓我覺得這孩子也並不是那麼難感化的。但是他很快又擺回了臭臉,「誰要跟你一起吃飯啊?如果你真的不想白拿我的錢就來做我的家教吧,不是說擔心我的成績嗎?反正你也沒工作做了,我會按一般的家教費用付給你工資的。」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