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2. 親愛的,對不起

 

從漁村回來已經有3天了,這三天裡我是好吃好喝,什麼事也不用做的被伺候著。伺候我的人自然是允浩,但是除了吃飯時間和睡覺的時候能看到他,別的時間基本上看不到。雖然不知道他在忙什麼的,但是總感覺他是有意的躲著我。在漁村發生的事回來後我們都很有默契的不再提起,還有那些已經是過去的過去,連我都覺得沒有必要再深究,但是允浩卻表現出了愧疚的樣子。那時的那一撞讓我想起了很多事情,那些漁村裡發生過的事情漸漸清晰,父母的音容笑貌,喧鬧市場旁的小小攤位,洪叔舉起我時有力的臂膀‥‥一件一件的事在我昏迷的時候像過電影一樣的在我腦海中重現。拾起那些回憶後才醒來的我,看到的是伏在我的病床邊睡得極不安穩的允浩,被我微小的動作弄醒的他,動著有點乾裂的嘴唇,說,「在中,對不起」。

鄭允浩‥‥

鄭允浩‥‥

在我拾起的記憶裡,沒有允浩的身影。我所能記起的只有離開漁村到市裡面來讀大學前的記憶,每一次想試著回想關於允浩的事情時,頭就會疼的很厲害,然後出現一個模糊的背影,被一個張牙舞爪的女人用指甲劃破,接著又是一片黑暗。

鄭允浩‥‥

 

第三遍在玻璃窗上劃下允浩的名字時,客廳裡面有了動靜。

「回來了呀。」我出房門迎上去,想要去接允浩手上的袋子,結果又是撲空。允浩還是堅持不讓我幹活,哪怕就是提點東西。想起這三天他對我的冷淡和小心翼翼,我一時氣不過,就抓起沙發上的抱枕往他背上用力一砸,扯開喉嚨大聲沖他喊:「鄭允浩大混蛋!」

允浩回頭,有點吃驚的看著我,眉頭微擰。

「有你這樣的嗎?!我都說了我沒事了,我不計較那些過去了,你怎麼還彆扭的像個女人似的啊!不讓我幹活,也不跟我說話,丟我一個人在家裡,等到我說我不玩了,不跟你好了,你才會著急是不是?!」頭已經開了,乾脆就把話說清楚吧,我金在中才不像你鄭允浩,藏著掖著就是不說自己的想法。

允浩提著兩個塑膠袋站在被砸到的地方看著我,嘴巴動了動,但是最終還是沒有說話,再轉回身走進了廚房。沒等我發紅的眼睛留下眼淚,他就出來了,話沒說,就是突然把我扛了起來。

「你要幹什麼?!鄭允浩,鄭允浩!!」

一陣天旋地轉,我感覺自己被扔到了一個軟軟的地方。

嗯?床?

 

反應過來時允浩的俊臉已經湊到了我的面前。

「誰像女人啊?嗯?」

幹嘛要靠的那麼近‥‥我退‥‥

「就你!」

「再說一遍。」

不要逼過來啊!

「就你!!!」

鄭允浩你不要逼過來啊!!嗯?!!

‥‥‥‥

 

「再說一遍,誰是女人啊?」

面前的男子用剛才在我口中作亂的舌頭舔著他已經很濕的嘴唇,表情從沒有過的邪氣。

「呼‥‥呼‥‥」我必須要大口喘氣,肺部裡的氧氣在剛才已經殆盡了。

「嗯?」危險的氣息再次逼近,我也不知道是從哪學的,竟然傻啦吧唧的用雙手護在了胸前,動作做完看到鄭允浩忍不住笑了才反應過來,剛想放下手就被鄭允浩抱住了,雙手被那個擁抱夾在我們兩個人之間,但不影響我們兩個的貼近。

「在中,對不起。」允浩的頭擱在我的肩上,用與剛才的強勢完全不同的溫柔語氣說

「鄭允浩你該死!‥額‥我是說,不讓我幹活的事,還有,剛才‥‥」鄭允浩那個吻太兇殘了,想起來還讓我臉紅心跳。

「會這樣炸毛的才是金在中,知道嗎?」允浩有點答非所問,但是抱著我的手卻越收越緊。

「什麼呀,又轉移話題,鄭允浩混蛋。」

「事不過三,金在中你夠了啊。」允浩輕笑著拍著我的背。「明天,我帶你去醫院檢查,如果你的頭疼是正常現象的話就讓你繼續去工作,好吧?」

「嗯!」

 

 

 

 

 

 

Chapter 13. 親愛的,我想有雙可以為你擋風雨的翅膀

 

醫院檢查的結果很樂觀,也就是說我可以繼續去上班了。消失了幾天,超市經理竟然也沒怎麼怪罪,只是說那幾天工資就不發了。倒是阿姨們很關心,聽說我之前是去醫院了,過來左捏捏右捏捏,東問問西問問,直到快要限時打折才把我放回海鮮區。

就這樣一連工作了幾天,我對這份工作也得心應手了。今天來到超市,發現阿姨們又湊在一起八卦了,說的什麼誰家的孩子在房間裡陪人裸聊賺錢被員警查到關進了少管所。現在的年輕人可比我們時候鬼多了,真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不過我們家小朋友算是聽話吧,嘿嘿,好像一直都是他在替我操心啊,金在中,要努力賺錢,至少不用拖累允浩,這樣想著,真的幹勁十足呢。

收好限時打折的牌子,今天的工作也結束了。在更衣室換好衣服快要走到超市門口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些東西,於是又折了回去。出來的時候允浩一如往常的在門口等我,然後我們一起回家,我做飯,他繼續鑽進那間他一直不肯讓我進去的小房間裡不知道在搗鼓著什麼,出來的時候一身菸味,一臉倦容。

 

「允浩啊,」趁著吃飯的時間,我要好好拷問他:「你這幾天都在忙什麼啊?」

「掙錢,養你。」允浩往口裡扒著米飯,腮幫子鼓鼓,但發音很清晰。

「就在那個小房間裡?掙錢?你該不會是在陪別人裸聊賺錢吧?!」

「噗!」允浩竟然把扒進嘴裡的飯給噴了出來,至於嗎,飯粒都掉進菜裡面去了‥‥

「金在中,你的想像力能不能再豐富一點啊‥‥」緩過來的允浩一邊用紙巾擦嘴一邊一臉嫌棄的看著我。憑什麼啊?我都還沒嫌棄他浪費我的糧食呢!

「誰讓你老是神神秘秘的躲在那裡面不出來,問你你也不說在幹嘛啊?我跟你說,今天朴大媽就是說的有個女孩子陪人裸聊被員警抓了,到時候你被抓了我才不去看你呢!」我用筷子指著允浩,其實也不是覺得允浩肯定是在裸聊什麼的,就是擔心他在做什麼不好的事,或者說,是看他這樣一臉倦容而擔心他。

「這飯看來也是吃不了了,我帶你去個地方吧,答案你自己找。」

 

 

允浩要帶我去的地方竟然是一個正在營業的酒吧,Duet。

和想像中的酒吧不太一樣,不是那麼烏煙瘴氣,燈紅酒綠。酒吧裡流淌著舒服的Blue,有個女歌手坐在小小的舞臺上哼著不知名的歌曲,台下的人或交談,或聆聽,或靜靜品酒,整個酒吧的氣氛就像它的名字Duet一樣,和諧。

「來啦~」坐在吧台後面的一個穿著白襯衣的男子看到允浩後沖他揮手打招呼。

「嗯,賢載哥,好久不見。」允浩過去跟他擊掌,然後才把我帶到那個男子面前。

「金在中,我戀人。李賢載,和我一起長大的哥哥。」

就著有點昏暗的燈光我看到李賢載看我的眼神有點遲疑,過了幾秒才伸出手,帶著溫和的笑說:「你好。」

「你好!初次見面,請多指教!」我趕忙握住他的手,然後聽到允浩撲哧的笑出了聲,接著是一隻大手揉上了我頭頂的髮。

「不用這麼拘束的,在兄弟面前這是幹嘛呀。」

「我這不是禮貌話嘛‥‥」我小聲嘟囔著用手肘捅了一下站在身後的允浩,然後換來對面李賢載的大笑。

「在中真是可愛。」

 

接著我們三人就坐在吧台前聊了起來,李賢載和允浩一開始在聊酒吧的事情,比如新招的女歌手是什麼來頭啊,前陣子又購進來多少酒啊什麼的,不過那個李賢載好像對我更在意一些,沒聊多久,就開始將話題轉向我。

「在中你是允浩的同學嗎?怎麼之前沒見過你?」

「啊‥不是,我比允浩大很多‥‥」李賢載打一開始就沒跟我用敬語,所以當他問這個問題時我也沒覺得很意外,但是將事實說出來,我也挺在意的。我和允浩的年齡差,是我失憶以來最困擾的事,我不知道當初我是要有多大的勇氣才和一個小自己10歲的人在一起,但允浩,應該也是掙扎過的。他真的還小,身邊人的看法,或許會對他有很大的影響。

「是嗎?可是你看起來很年輕啊,頂多就是個大學生吧。」李賢載搖著手中的酒杯有點若有所思的看著我。

「我第一次見他的時候他確實還是大學生,但那已經是10年前的事了。」允浩的表情並沒有什麼變化,只是把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把我往他那邊摟了摟,「你說他是不是妖精。」

「哦?那怎麼沒見你跟我提起過他啊?」李賢載似乎更來勁,但他看我的目光卻越來越不對,那目光讓我沒時間去好奇允浩的話,不自在。

「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我現在不是把他帶來介紹給你認識了嘛。」允浩沒有再說下去的想法,而是拿起酒杯碰了一下李賢載的,「哥你也趕緊給我找個嫂子吧,你這個工作狂,白天在公司幹,晚上還來幫我看著這個店,是該給自己放個假了好好玩一玩了。」

「我再忙還有你這個正牌店長未來總裁忙?現在又談起了戀愛,允浩,你真的長大了啊‥‥」

「等等。你們剛剛說什麼?這個店是允浩的?還有什麼未來總裁,是什麼東西啊?」我覺得我的大腦一定運轉不過來了,他們說的話我真是聽得雲裡霧裡,雖說對允浩的瞭解還不是很多,但是在我的印象裡允浩不過就是一個出手還算闊綽,有點不務正業,但心地不壞的休學高中生而已,這些冠在他頭上的名稱是怎麼回事啊?

「你不知道嗎?這家酒吧是允浩的,而他,是林氏的繼承人。」

「你真的是富二代啊!」我一時激動喊出了聲來,自然引起了周圍人的注目,允浩無奈的低頭扶額,一副不認識我的樣子。李賢載倒是還算淡定,笑著喝了口啤酒,然後遊刃有餘的說:「之前都不知道的嗎?允浩的家庭背景什麼的?確切的說,這小子是富三代,現在掌權的還是他的外公,也是一手創立林氏企業的皇帝。林氏,聽說過吧?」

我搖頭。確實是沒怎麼關注啊,我對金融業啊上層社會啊有錢人啊都不感興趣,離我太遠了,我從來沒想過我有一天會和那裡有交集,或許以前知道,但現在連身邊的人都想不起來,更別提那跟我八竿子打不著的什麼林氏了。

「允浩啊,你這個寶貝是從哪個原始森林裡面挖出來的吧,身為韓國人怎麼連林氏都不知道?」李賢載似乎是抓到可以做文章的話題了,我總覺得他的語氣裡有種不友善的愚弄。

「我沒有跟在中說過這些,他前段時間出了點事,記不起以前的事了。」允浩的語氣很平淡,讀不出什麼情緒。

「還有這樣的事啊,那還有記起來的可能吧?」

「有的,而且醫生說這個可能性很大。」說話的時候感覺到允浩摟著我的臂彎緊了又緊,不解的轉過頭去看他,竟看到了淡淡的愁緒。是愁緒嗎?

 

「好了,也不早了,我們回去吧,金在中你別忘了醫生說的要早睡,大腦沒有充足的休息時間你想怎麼恢復?」允浩避開我的目光拉著我起身,李賢載見勢也跟著站了起來,臉上掛著剛見面時的那種笑。

「那你們回去吧,有時間就多來這邊看看,允浩現在是大忙人,在中哥要是想來放鬆一下又沒人陪的話儘管來找我就是了。」

「嗯哥,辛苦你了,等忙完這一單我和在中請你吃飯。」

「去我們家,我給你們做好吃的。」不知怎麼的這句話就脫口而出了,我承認我是故意的,還把“我們家”三個字發了重音。然後我看到李賢載原來笑容燦爛的臉瞬間沉了一下。啊,真痛快。

 

「金在中你剛剛故意的吧?」走出Duet,允浩輕輕推了一下我頭,好像在笑,有點無奈的笑。

「故意什麼?我做了什麼嗎?」不就是悶了你的好哥哥嘛,這麼快就來尋仇了,好你個鄭允浩。

「這家店是我在16歲生日的時候向我外公要的生日禮物,因為還沒到法定就業年齡,所以店長註冊的是賢載哥。」允浩倒是沒有怎麼理會我的耍賴皮,牽起我的手邊走邊自顧自的說:「而且因為還有別的事要做,這家店也一直是他在幫忙打理。我們兩家是世交,他在我認識的那些公子哥裡面算是最有能力也是最正派的,所以我從小就很熟。」

「是不是還有指腹為婚什麼的啊?」我扁扁嘴,不滿的說。

「要是真有你打算怎麼辦?」鄭允浩樂了,一把摟過我笑咪咪的說。

「要是真有我就去你外公那裡鬧,真是老頑固,什麼時代了還指腹為婚,有錢人家真是無聊。」用手肘頂著允浩的腰,但是又不忍心扒下他放在我肩上的爪,我是看出來了李賢載對允浩有想法,我也不信鄭允浩他真不知道,他是語言上向著他行動上向著我,之前悶也悶過了,現在抱也抱著了,如果他再給我開個證明我就饒了他了。

「好好好,有錢人家再陪你無聊一次,八點檔喜歡嗎?」

「嗯?什麼八點檔?」

「香車,美人,熱吻‥‥」

‥‥‥‥

 

 

 

「鄭允浩~~鄭允浩~~鄭——允浩~~」沒錯,扯著嗓子鬼喊的就是我。回到家後他交代了我要早睡,自己卻又躲進了那個小房間裡,我是睡了一覺醒來了,才發現身邊還是空的。

淩晨4點了,他這是在幹嘛‥‥

「要不是這房子隔音好,我們家的窗現在大概已經被酒瓶拖鞋什麼的砸壞了。金在中你這是鬧得哪般。」在我鬼喊了一分鐘後,允浩出現了,頭髮有點亂,精神也不是特別好。

「誰讓你大晚上不睡覺來著。」我掀開身旁還整整齊齊的被子,拍拍床墊,「過來,睡覺。」

允浩瞇著眼看我,然後慢慢的走過來,從口袋了掏出了一個菸盒丟到了床上,菸盒被甩的開了口,裡面掉出了幾片口香糖。

「在我睡之前,你是不是要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會是這樣子的?」

看著那幾片口香糖,我的腦袋小小的短路了一下子,才記起來,這,不是我的傑作嗎。

「額,呵呵,這個啊,是我放進去的,抽菸不好。」

「什麼時候調的包?盒子裡的菸呢?」允浩嘆口氣,把口香糖和菸盒拾起放到床頭桌上,然後坐上床撥弄著我睡得有點亂的頭髮。靠過去,聞到他身上的薄荷味,我得意的吸吸鼻子,躺到了允浩的腿上,這種親密的動作現在做得越來越習慣了,在醫院那會兒還有點尷尬,醒來看到的一切,不光是允浩,都很陌生,但是這之後天天有允浩陪在身邊,再加上戀人這層關係的牽絆,我們的感情在一點一點升溫。

「就在我們快要出門的時候,你一般不是把菸盒放茶几上面嗎,我在你去拿外套的時候掉了包,你最近菸抽得太多了。」允浩低下的頭剛好在我臉上留下一小片陰影,我看得到他的倦意,於是抬手摸了摸他的臉。

「不喜歡嗎?」允浩抓住我的手,手指跟我的纏在一起,「不抽得話熬不了那麼晚。」

「那別熬夜不就好了嘛。」我擰起了眉心,「雖然你現在還很年輕,但身體也不能這麼糟蹋啊,有什麼事白天做不就好了。也不知道你成天窩在那裡幹些什麼東西。」後面那句話我是小聲嘀咕來著,但是允浩肯定聽到了,我看到他彎了一下嘴角,然後開始用空著的另一隻手慢慢順著我的頭髮。

 

「外公給我的時間是一個星期。」

「嗯?什麼?」

「用一個星期賺1億(約等於55萬RMB)。」

「1億?!一個星期?!」我被嚇得彈了起來,但是看到允浩一臉就知道你會驚訝的表情,又不服氣的把疑問吞了下去。我不應該低估有錢人家的孩子,怎麼說也是20好幾的人了,才不要在小孩子面前表現得像是沒見過世面一樣呢。

「嗯,他給了我幾個項目,讓我挑我覺得能賺到1億的,然後我可以使用公司的一切資源,而我的辦公室,就是那個小房間了。因為這是我和外公私下的約定,所以我現在還不是公司裡的人。」允浩好笑的把我掉下去的下巴抬回原位,不急不慢的說。

「那你以後會接管你外公的公司嗎?」

「以前不想的,可是現在想了,所以在爭取啊。」

「那就是說不一定是能接手咯?」

「因為還有別的競爭者。」允浩說這話的時候目光往窗外飄了一下,回過頭來的時候順勢把我拉回了他身邊,「不管我以後做什麼,你都要站在我這邊。」他看著我,認真的說。

「要是你做壞事我才不要站你那邊呢。」我說是這麼說,人卻不自主的又躺回了允浩的腿上,他這麼辛苦的原因我不是不知道,就靠他這樣一個高中休學中的剛滿18歲的孩子,還有我這個只能在超市賣賣海鮮,沒多少工資的小員工,要在一起生活肯定會很辛苦。允浩是有錢人家的孩子,但是他一定也不願意一輩子花家裡的錢,想到這,我不得不佩服這個外表和心態都已經足夠成熟的我的小戀人,鄭允浩,我低估你了。

「要是我真的做了壞事呢?」允浩的手又開始輕輕的順著我的頭髮,「鄭允浩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好。」

「那要看情況啦,要是殺人放火我肯定就不要你了,要是隨地吐痰什麼的我是會教育你的喲,讓你回來洗一個星期的碗怎麼樣,呵呵呵‥‥」允浩順我頭髮的手那麼輕柔,儘管剛睡醒,但在這個應該睡覺的時間,我的睡意還是漸漸的濃了起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